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爱你入骨】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7 1:01:5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爱你入骨
第9章 你的脸蛋是整容整的吧
  乔盛轩下车,倚着车身,笑望着她,问:“刚才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朋友,怎么了?”姚婧简短地回答。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哦,我看见他往你包里塞东西了,怕你上当受骗。”乔盛轩好心提醒道。   姚婧恍然大悟,笑了,说:“我的酬金,学校放假,我在打暑期工。”   “原来如此,我叫乔盛轩,北京来的,很高兴认识你。”乔盛轩笑道。   “我叫姚婧。”姚婧爽快地说。163生活网   “妖精?”乔盛轩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她说她叫妖精。   “你………我姓姚,姚婧。你哪只眼睛看我像妖精。这位大叔,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随便侮辱别人。”姚婧气冲冲地瞪着他。   “你叫我什么,大……大叔??!!”乔盛轩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地不可置信。   “大叔,你看看你那猥琐样儿啊,看见个美女就开着这辆破车上前搭讪,姐生平最讨厌别人叫姐妖精,你去死吧。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姚婧说完一脚踹了过去。   乔盛轩转身一闪,结果后面受了她一脚,他痛得惨叫一声,蹲了下去。   姚婧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她经常这样踢人的,也没见谁痛成这样啊???   “哎,你……你没事儿吧,少在姐面前装,马上起来。”姚婧喊道。   “断了。”乔盛轩艰难地说。   断了??不会吧,她还能一脚踢断他的脊柱骨么?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姚婧也不关心他伤的怎么样,拔腿就逃。完整版【爱你入骨】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乔盛轩似是知道她打断伤人逃逸,一把抓住了她的脚,低声说:“你别走,送我去医院,快。”   “哦…………”姚婧赶紧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将乔盛轩送到了医院。   乔盛轩拍片子去了,姚婧很想借机溜走,可是护士催促她去办手续,她只好硬着头皮跟在护士身后去办手续了。   一路走一路碎碎念:今天真是背,刚拿点钱,就踢伤了人家。   姚婧从包里拿出信封,数了一下,足足三十张毛爷爷,可是护士却让她交三千块钱交押金,不交钱,某人出了什么事,让她负责可怎么办?   咬咬牙,乖乖交钱,心里一万个不舍,可还是得交啊,谁让她踢的那么准,一脚就中了,回头一定买张彩票去。   医生办公室里,姚婧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门口死死揪着她的衣角,一脸地不知所措。   “在发生危险的情况下,人会本能的躲闪,从片子情况看,问题不大。163生活网你腰部有旧伤,所以才会这么严重,回去吃些活血化瘀的药,如果痛的话,用冰块外敷,局部消肿。”   医生的话让姚婧喜出望外,也就是说,她的三十张毛爷爷可以拿回来了。   乔盛轩黑着一张脸,拿了药,姚婧得意地拿回了她的住院押金。   回去的时候,在出租车上,姚婧一直在笑,掩饰不住地笑意,就那么嚣张地挂在嘴角。   她的笑容在乔盛轩看来是那么的刺眼,“你在笑什么?”   他突然发问,姚婧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说:“你真的好帅啊,告诉我,你脸蛋儿是整容整的吧……”   
第10章 难道他什么都没剩下
  乔盛轩又好气又好笑,她这个时候还在发花痴。   “那个,姚……姚剩下,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你也没事儿了,你的医药费也是我出的,你看,我是不是可以下车了。”姚婧转回正题,既然他没事儿,她应该可以走了吧。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叫我什么?”乔盛轩气恼地看着眼前这个古灵惊怪的女人。   她先是叫他大叔,然后踢了伤她,这会儿还乱给他改名,叫他要剩下。   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他怎么可能剩下?很多女人排队,都抢不到他。   “乔剩……剩下,不是剩下吗?”姚靖想了想,忘记他叫什么名字,刚才一通手忙脚乱,鸡飞狗跳,天记得他叫剩什么,不是剩下,难道他什么都没剩下??   “乔盛轩,我说最后一次,下次再叫错,别怪我不客气。”乔盛轩的脸冷若冰霜,出租车司机偷笑,却不敢笑出声。   姚婧认真地点点头,表示她记住了,然后问:“乔盛轩先生,请问一下,我们这是去哪里?”   “我的车还在咖啡馆门口,回去取车。”乔盛轩回答道。   “那个,你取车跟我应该没什么关系吧?我的意思是,我可不可以下车。”姚婧尽量保持微笑,客气地问。   “不可以,从今天起,你必须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直到我完全康复为止。”乔盛轩理直气壮地说。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她当保姆伺候他啊,他只是腰疼,别的都正常啊,需要她做什么?按摩她可不会。   再说了,她也就会坑蒙拐骗,混吃混喝,调戏帅哥,哪会照顾人啊。   姚婧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脱身之计,如果这会儿打开车门跳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摔死??   “到了,师傅,麻烦在路边停车。”乔盛轩打开车门下了车。   就在姚婧准备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说:“小姐,还没给钱呢,十二块。”   “哦。”姚婧拿出钱包,准备付钱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对司机师傅说:“师傅,开车,快走。”   “啊……”司机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乔盛轩却反应过来了,看姚婧没下车,猜她要逃跑,打开了车门。   “下车吧,还愣着干什么?”乔盛轩说道,说完打量着她,她嘿嘿一笑,说:“我正在找,有没有零钱。”   乔盛轩烦燥地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说:“不用找了。”   姚婧眼睛一亮,一把夺过乔盛轩手里的百元大钞,说:“我有零钱,我有零钱。”   姚婧递给司机十五块钱,等着司机找钱,然后理直气壮地把乔盛轩的百元大钞放进了自己的钱包。   下车以后,姚婧上了乔盛轩的车,坐在他身边,感觉怪怪的。   “拿出来。”乔盛轩朝她伸出手。   “什么??”姚婧装糊涂,不会这么小气吧,一百块钱而已,如果不是她抢过来,就打赏给出租车司机了。   “我的一百块钱。”乔盛轩冷冷地说。   姚婧眉头一皱,恨恨地瞪着乔盛轩,她现在怎么看他这张脸,一点儿也不帅,越看越难看呢。   “给你。”虽然心有不甘,虽然姚婧真的很喜欢毛爷爷,可还是把他的毛爷爷还给他了。   
第11章 你很期待我吻你?
乔盛轩接过百元大钞,打开车门,扔到了路边一个乞丐的碗里。   姚婧目瞪口呆,有没有搞错,他宁愿把钱给乞丐,也不给她这个如花似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大美女。   “把安全带寄上。”开车前,乔盛轩提醒道。   “现在去哪儿?”姚婧一边问一边把安全带扣上了。   “回家。”乔盛轩简短地回答。   他的家离这里并不远,穿过一条街就到了,市中心繁华路段的高级公寓,这里可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你住在这里?”姚婧惊讶地问。   “别费话,快下车,我下面火烧般地疼。”乔盛轩强忍着怒气说道,他再也不想回答她的任何弱智问题了。   可是,姚婧折腾半天,解不开安全带,乔盛轩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真的好想一掌劈死她,这个女人笨到连安全带都不会解。   他微微侧身,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眼睛死死盯着她看,温热的气息扑上她的脸上。   姚婧一阵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眼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惊慌失措。   他离她是不是太近了点儿,这么一看,他真的很帅,特别是那张唇,唇形非常完美,等等,这么近?难道他要吻自己吗?   不知道他喜欢湿吻还是舌吻,就在姚婧想入非非的时候,乔盛轩已经起来了,说:“好了,下车吧。”   啊?姚婧看了一眼已经解开的安全带,松了一口气,说:“还好不是要吻我!”   乔盛轩的确想吻她,近距离地看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干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脂粉,樱桃小嘴没有上唇彩也粉嘟嘟地诱人。   他就喜欢女人这样素面朝天,可是,又有几个女人敢素面朝天,以真面目示人,那些稍有姿色的女明星,不是整容就是画妆,全都是假的。亲她们一下,就是吃一嘴有毒的化妆品。   “难不成,你很期待我吻你?”乔盛轩的声音轻轻地飘过来。   姚婧连忙摇头,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下车以后,姚婧跟在乔盛轩身后进了他的公寓,面积不大,也就七八十平的样子,屋里的陈设也很简单。   跟姚婧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她以为里面金碧辉煌,到处都金灿灿地,能晃花她的眼,可是入眼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不过还算温馨。   乔盛轩跌坐在沙发上,解开了皮带,姚婧惊恐地看着他,结巴地问:“你……你想干嘛?”   “这个时候,你觉得我还能干嘛。去冰箱,给我拿些冰块来。”乔盛轩几乎是吼出来的。   “呃,我这就去。”姚婧将包扔到沙发,朝厨房跑去。   此时,乔盛轩看着她扔在沙发上的包,想起刚才在咖啡馆,那个男人往她包里塞了一个白色信封。   他打开了她的包,看到一个白色信封,信封里面有钱,心下明了,将信封原封不动的放回了她的包里。   姚婧打开冰箱,看到很多冰块,然后在厨房找了一只大碗,装了一碗冰块过来了。   “冰块来了。”姚婧说完,冲到沙发跟前,见乔盛轩趴在沙发上,掀开他的白衬衣,看了看。   乔盛轩惊讶地看着她,说:“腰疼着呢,你看什么看,快点儿,冰块。”
第12章 你最近很缺钱吗?
姚婧动作麻利地将冰块全倒进了乔盛轩的裤子里,然后乔盛轩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边跳边叫。   “你没事儿吧,很痛吗?”姚婧询问道。   “你笨死了,谁让你这么干的。用毛巾将冰块包起来冷敷,不是让你把冰块全倒进我的裤子里。”乔盛轩怒气冲冲地说。   姚婧在心里偷着乐啊,她就是故意的,想让她伺候他的,做梦。   忍着心里的笑意,她装出无辜的样子,说:“对不起啊,我不懂照顾人的,是你非让我来照顾你。”   “不用你了,笨死了,滚。”乔盛轩皱眉道。   姚婧眼睛一亮,就等他这句话了,让她滚了,还等什么,抓起沙发上的包,赶紧往门口逃去。   “给我回来。”乔盛轩突然喊道。   “对不起,滚远了,回不去了。”姚婧乐得屁颠屁颠地钻进了电梯,逃出了公寓。   坐上公交车,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往床上一倒,深吸一口气,暗自庆幸,终于摆脱了那个麻烦的男人。   这几天,妈妈一直打电话,催她回家,说姐姐要订婚了,让她回去露个脸儿。   她不是不想见妈妈,放了暑假,她宁愿待在出租屋也不想回那个金碧辉煌的家,对于那个家,她没有归属感,她原本也不属于那里。   更何况,那个所谓的姐姐与她一点儿血缘也没有,所以,姐姐订婚她出不出现,也没有人会在意。   睡醒一觉,天已黑了,姚婧穿着一件低胸露背裙出现在夜色酒吧的大厅,不算太丰满的胸部,挤一挤就呼之欲出了。   她将长发辫了起来,用发网固定在头上,然后戴上了金黄色的假发,画了一个浓浓的烟熏妆,浓到连她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妖精,你来了,裙子这么短,胸口这么低,都让人看光了,你最近很缺钱吗?”雄哥问。   “我不穿成这样,怎么钓肥羊??”姚婧没好气地说。   “你小心一点儿,别被人占便宜。”雄哥叮嘱道。   “雄哥,你不会让别人占我便宜的,对吧?有你在,我还担心什么,只要你不趁我喝醉占我便宜就行。”姚婧拍拍雄哥的肩笑道。   “我哪儿能啦,你是我的摇钱树,我可不敢得罪你。”雄哥认真地说。   “你都说了,我是你的摇钱树,那你讨好一下我呗,请我吃饭,要求不高,一份排骨饭就成,我还没吃晚饭。”姚婧嘻哈地笑着。   “你都开了口,我能不答应吗,去我办公室等着吧,我打电话叫外卖。”雄哥倒也爽快。   吃饱喝足,姚婧嚼着口香糖,吊儿郎当地来到酒吧大厅。   晚上八点,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走进酒吧,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开始了。   一辆宝时捷跑车停在酒吧门口,乔盛轩从车上下来,一头钻进酒吧,他不是来喝酒,是来找他亲爱的好妹妹。   乔盛轩刚走进酒吧大厅,就被乔羽墨的朋友发现了,提醒她,她哥哥来抓她了。   乔羽墨迅速开溜,还是被乔盛轩看见了,他边追边喊:“乔羽墨,你别跑,乖乖回家,我会替你求情,让老妈饶你不死。”
第13章 陪我喝一杯
“我才不回去呢,你当我傻啊。不过,你放心,你的订婚宴,我一定参加。”乔羽墨朝他做了个鬼脸,从酒吧后门冲了出去。   酒吧的后门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她跳上车,一个漂亮的甩尾,扬长而去。   乔盛轩笑着摇摇头,如果他真想把她抓回去,她就一定逃不掉。   他只是不想太过约束她,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只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玩几年。   乔羽墨最终的命运和他一样,年纪到了,父母便会给他们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如果婚前不好好玩,不好好爱一场的话,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乔盛轩折身回到酒吧,他的车停在酒吧前门,他本来是打算就此离开的,却意外在吧台见到那个美得像妖精的女人。   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小女人,他缓缓向姚婧走过去。姚婧感觉到背后注视的目光,她回过头,当她看到乔盛轩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一个词儿:冤家路窄。   她没有惊慌,也没有逃跑,她相信,化着这么浓的烟熏妆,他没可能认出她。   “美女,能不能陪我喝一杯?”乔盛轩在她身边坐下,饶有兴趣地说。   雄哥看着姚婧,她放在桌面的手大拇指动了一下,雄哥很快明白她的意思:这是一条大鱼,可以狠狠宰。   “好啊。”姚婧爽快的答应了。   平时姚婧很开朗很健谈,也许是做贼心虚,她今晚沉默了许多,几乎都是乔盛轩在问,她在答。   “你看上去很年轻,是学生吗??”乔盛轩问。   “是。”姚婧答。   乔盛轩笑了,说:“你好像很怕我,为什么??”   “没有,看见帅哥,有些紧张。”姚婧赶紧说。   “是吗??”乔盛轩故意将手放在姚婧的椅子靠背上,远远看过去,她就在他怀里。   姚婧更紧张了,怕他认出她,看到酒水上得差不多,她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在酒吧服务员的掩护下从后门溜了。   乔盛轩等了很久,都不见姚婧回来,他只好叫来服务员买单,“谢谢,您一共消费一万五千三百元,零头就不收您的,您付一万五千元就可以了。”   乔盛轩听到金额,眉头一皱,要求看帐单,看完以后,非常不爽地投诉酒水价格贵得离谱。   酒吧老板雄哥马上带着两个大块头走了过去,乔盛轩看到雄哥,很快明白过来,那个小妖精跟这酒吧老板是一伙的。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接受信用卡付款,如果你对酒水价格不满意,可以去相关部门投诉我们,但是你今天不付钱,就出不了这个门。”雄哥和气地说。   乔盛轩看到他身后的两个大高个儿,知道他不付钱是走不了了。可是,他出门的时候,走的匆忙,忘记带钱包,口袋里只有两千块钱,付零头都不够。   “我忘记带钱包,身上的现金不够,你们稍等一下,我打电话让朋友过来帮我付钱。”乔盛轩用商量的语气说。   “可以。”雄哥同意了。   乔盛轩眼睛一眯,心中暗骂,连他都敢宰,只要他一个电话,马上就会有人来将这间酒吧查封了。
第14章 被女人强了
可是,就在他得意地伸手去摸手机的时候,发现,他不仅仅忘记拿钱包,手机也没带的。他的手机和钱包通常会在一起,他没带钱包自然也没拿手机。   “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的电话,我忘记带手机出来。”乔盛轩走到收银台低声下气地请求。   “小子,你最好别跟我们玩什么花样儿。”雄哥身边的打手威胁道。   “哎,怎么可以对客人这么说话,请自便。”雄哥客气地说。   乔盛轩拿起电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死党秦以航的电话号码,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好将电话打给了乔羽墨。   乔羽墨让他别走,乖乖等她,很快就到,可是他在酒吧一直等到快打烊,乔羽墨都没有送钱过来。   吧台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妇搭上乔盛轩,表示愿意帮他付钱,条件是让他陪她一晚。   乔盛轩能记住的电话号码,除了办公室的,就是家里的,然后还有乔羽墨的,这个时间,办公室肯定没人,乔羽墨不管他,他只能打电话回家。   可是,打电话回家,老妈又不知道要怎么骂他了,他只好心一横,答应了美艳少妇的要求,先离开酒吧再说。   美艳少妇帮他付了酒钱,刚走出酒吧,她就问:“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去我家。”乔盛轩冷冷地说,心里把姚婧骂了千万遍,害他如此落迫。   当乔盛轩走到车边,打开车门的时候,美艳少妇惊讶地看着他,一个开着宝时捷跑车的男人,会没有钱付帐吗?   “上车。”乔盛轩冷冷地说。   “你确定要带我回家吗?”美艳少妇怀疑地问。   “这位女士,我非常感谢你为我解围,如果你不跟我回去,我怎么还钱给你。”乔盛轩不耐烦地说。   美艳少妇不高兴了,说:“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钱。”   “可是怎么办,我不缺钱。你要嘛现在跟我回家拿钱,要嘛留下你的银行帐号,我明天将钱转给你。”乔盛轩报出自己的大名。   “明天你要是不转钱给我,我上哪儿找你去,我跟你走。”美艳少妇踩着高跟鞋走到他的车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乔盛轩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将那个美艳少妇带回自己的公寓,那女人是情场老手,经常在声色场所混的。   她看到酒柜上有红酒,就让乔盛轩请她喝杯酒再走,她长长的指甲滑过杯子的边缘,将一层白色粉末洒进了酒杯里。   乔盛轩只想尽快打发她走,她让他请她喝杯酒,他就爽快地陪她喝了一杯,谁知酒喝下肚就中招了。   说出去,都没人信,久经花丛的乔关长让一个女人给强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醒来的时候,那一万多块钱就放在他的枕头边上,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让一个女人给强了,这一切,都是拜姚婧所赐。   第二天晚上,他又去了那间酒吧,等了一夜,姚婧和那个女人都没有出现,他一气之下,打电话叫人查封了酒吧。   酒吧被查封了,乔盛轩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只可惜,没有抓住那个小妖精还有那个强他的女人。

爱你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爱你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孔寨公社: “绿周末”为孩子们点亮绿色梦想

    河北头条哥全媒体讯(记者:河北头条哥)第48个世界地球日(4月22日),第23个世界读书日(4月23日)相约而至。这是世界定期的呼唤,提醒我们应该有个仪式,应该做点什么。4月21日、22日,燕赵晚报为家长和孩子们特别定制了一次“绿周末”——约“绘”春天、绿色“悦”读亲子公益活动。100组晚报亲子家庭响应这个呼唤,在孔寨公社·农业美学基地,共同感受农业之美,发现藏书之趣,体会阅读之乐。“花木含甘露,岂非时节好。”周末一场暮春的雨带来了另一种美。雨生百谷,滋养万物,在满满地泛着耀眼的绿的天地间,寻找

  • 生意人办公室挂什么装饰画 生意人办公室挂画有什么讲究

    在商业界,生意人是最在乎办公室的风水的,办公室的风水极大程度的影响着生意的好坏,要想拥有好的办公室风水,一幅好的装饰画是不能缺少的,可是什么样的字画装饰生意人办公室合适呢?懂风水的生意人都会在办公室装饰一幅风水山水画。山水画是描绘山川自然景物的绘画,清雅别致,极具自然美,装饰办公室可以给公司带来自然的气息,并且山水画中蕴含着极好的风水寓意,山管人丁、水管财禄,就是说山水画中有着兴人丁、旺财运的功效,用作装饰生意人办公室极合适!泰山日出宋唐风水靠山图作品《江山千秋图》这幅宋唐老师的泰山题材山水画,

  • 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三者的区别你知道多少?

    很多人在收藏紫檀工艺品的时候,经常会听到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样的名称。三个名字里面都有紫檀,于是有人就分不清楚了,这三者不一样吗?有什么区别吗?紫檀一般我们所说的紫檀就是小叶紫檀。但是很多叫“xx紫檀”的,虽然也叫紫檀,但并不是小叶紫檀。有很多与小叶紫檀外观非常相近的木材,为了方便区分,都是地区+紫檀这样来称呼。比如说:尼泊尔紫檀、非洲紫檀、赞比亚紫檀、安哥拉紫檀等,这些虽然也都叫做“紫檀”,但是并不是属于紫檀木类,所以与小叶紫檀也有很大的差距。其次还有大叶紫檀、鸟足紫檀、刺猬紫檀等等,虽然

  • 抱歉唯独对于感情这回事,我宁愿独善其身,也不愿意颠沛流离

    不是我不敢接受感情的失败,而是从一开始向死而生的我就没考虑过失败。。。如果结局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我宁愿一开始就不去参与这个过程我有我的骄傲凭什么为了你去卑微自己在你的全世界扮演那个哗众取宠的龙套我没你想象中的没那么无私我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无所畏惧尤其是对于一段需要用生命来捍卫的感情我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更要小心谨慎不是因为我不敢开始也不是因为我不能接受失败的结局更不是因为我讳疾忌医甚至不敢参与仅仅只是因为我对感情这件事比这世间的一切都要认真要么不爱要爱就要爱的轰轰烈烈地久天长除此之外的任何选择那都是失

  • “奇楠基因”创始人刘之强:什么才是好沉香,如何区分真假沉香

    说起香文化,汉时通西域开海路大规模的促进了中西文化的发展,才有了后来香在唐代的专香专用,除了富庶人事的喜爱还影响了当时的文人雅士,闻香品茶、吟诗作赋,论画逐意。据史实记载,中国关注沉香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到了宋时,香文化发展至顶峰,素有“一两沉一两金”之称,而奇楠沉香尤为神秘,被列为“香中上品”。人们熟知的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都暗藏了香坊店铺的影子,由此可知,沉香在中国古代的地位可见一斑,不仅是真正地位与财富的象征,同时用香习惯也已走入寻常百姓家。记者有幸采访到奇楠基因创始合伙人刘之强先

  • 从整体生命心理学谈觉悟与自性化丨吴怡

    本文为吴怡教授在第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假如我遇到荣格》的后半部分。文章经作者授权刊出,欢迎分享转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后台或在文末留言。点击文字查看前半部分:假如我遇到荣格《我与心——整体生命心理学》本书是我从哲学跨入心理学的唯一较系统的著作,由于它对应了这次的主题:觉悟与自性化,所以我把它的一些观点提出来讨论。我在整体生命哲学中,用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三个角,上方是道,左下方角是理或理论,右下方角是用,包括运用、实践等。而在整体生命心理学中,把心分成四个层次,即躯

  • 【专题报道】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优秀艺术家作品展—田儒书

    艺术简介:田儒书,男,1957年3月出生。贵州印江人,中学高级教师,贵州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三秦书画院书法理事,云山书画院艺术顾问。中学时开始爱好书法,曾临著名书法家周慧珺行书字帖,以后不断从传统书法中吸取精髓,广览近、现代名家墨迹。精研笔意,博采众长,成为自己独特的风格。2004年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梵净山书法培训班学习,得到了白煦、周俊杰等专家的亲自辅导和指点,受益匪浅。其书法作品在国际”金鹅杯“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97”屈原杯“国际名人书画大赛中获铜奖,庆香港回归东方文学创作交流展获铜奖,全国

  • 画语人生

    《梵高·画语人生》是一部需要安静观看的电影,这份安静情境下的震撼,一如很久以前在美术书里看到梵高的向日葵、鸢尾花、星空、自画像时产生的心灵脉动。梵高的一生,孤独、苦难、艰辛而不乏趣味,正是这样一种情形,最易让人心底止不住升起丝丝缕缕莫名的忧伤。静谧的氛围,流动的时间,火车开过田埂的隆隆声,梵高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眺望窗外湛蓝的天空。好几个镜头,他默默地坐在火车车厢内,前往下一个作画的地方,直至走到人生的尽头。长期衣食无着的生活,让他变得抑郁而疯狂,而这种抑郁和疯狂,却掩蔽着属于他的无人理解却能穿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