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欲罢不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7 1:02: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欲罢不能

第1节重要客人来访
“喂,是小兰吗?”

    “是呀,是呀,玲姐,今天什么风让你这个大忙人有空打电话给我呀?”

    “哈哈,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后天要到北京开会,你可不可以派个帅哥来接我一下呀?”

    “呵呵,当然可以啦,到时我去机秤你!”

    “我不要你接,我要帅哥来接。推荐163shenghuo.com

    “哈哈,那好,我马上安排。”

    “好的,再见!”

    “拜拜!”

    玲姐,名叫——丁玲,是黄小兰的大学寝室室友,今年四十三岁,比黄小兰大一岁,现在是广州某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一直以来都很关照黄小兰公司。

    听说她们医院今年又要更换一批医疗器械了,总值有两千多万呢。所以,对她的到来,黄小兰是求之不得的。

    放下丁玲的电话,黄小兰便在想安排谁去接待丁玲,她可是指定要帅哥的啊,我们公司有那些帅哥呢,黄小兰不得不再次站在对着外面办公室的窗边,朝里面的几位男下属仔细打量。这时她发现刚来公司不久的高翔让她眼前一亮,一米七几的身材还算可以,国字脸,五官清晰,嘴唇厚厚的,还有菱有角,不但帅,还有一点英气。黄小兰从来没这么仔细地打量过自己的手下,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手下还有一位这么英俊的男人。163生活网她再次望向高翔,眼神有一点不舍得离开了。

    “嗯,他的举止也挺得体的,就安排他去吧.”黄小兰决定安排高翔去接丁玲。

    “小刘,帮我叫高翔来我办公室一下。”黄小兰跟她的秘书交待着。

    不一会,黄小兰就听到敲门声。

    “黄总,你找我吗?”

    “嗯,是的,小高,来,进来坐。”

    “是这样的,后天,我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来北京,她需要我们去机秤一下。阅读163shenghuo.com”在高翔坐下来后黄小兰接着说。“因为这个客人很重要,她是一家三甲医院的院长,我们不能随便安排个司机给她就算,我们要好地招呼她,她们医院今年又要更换一批医疗器械了,我们要打好这个基础,之后才有机会做得成她们的生意。所以,我想让你去接他。和她混熟了,以后她们医院的单就由你去跟进吧。”

    “好呀,没问题!”高翔想也没多想一下,满口答应着。

    “嗯,不错,那好,你准备一下,过两天她来的时候,你就开我的车去接她。”

    “好的,没问题!”高翔回答得还是那么爽快。版权163shenghuo.com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好的,谢谢黄总给个这么好的机会我!”高翔站起来很恭敬地向黄小兰说,说完就满怀开心地退了出去。

    是的,高翔来黄小兰公司已经半年多了,一单业务都还没拿下来,他已经有点着急了,再不签单,他就不好意思在黄小兰公司呆下去了。现在,黄总安排一个这么重要的客人给他,他当然开心不止了!

    高翔退出去后,黄小兰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丁玲的为人她是清楚的,她们认识二十年了,同室生活也有五年,她年轻时的风流是出了名的。因为人长得漂亮,她在某三甲医院实习的时候,很快地就与那家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有了亲密的关系,之后,她就很顺利地分配到了那家医院,后来还嫁给了那家医院的正院长的儿子,再后来,经过她的努力,四十三岁就当上了某三甲医院的副院长兼妇科主任。但是,听说她的婚姻就不是很愉快,因为她老公不行。阅读163shenghuo.com所以,这几年不断有她的风流事传出来—— 
2.帅哥
 高翔,广东人,今年二十六岁,毕业于北京某师范大学语文系,能说会道,风流倜傥——他自己认为。

    他读的是师范学校,但他不喜欢做老师,他报考师范学校是被他做校长的父亲迫的——他自己说。为此,他为了远离广东的家——他回去一定是要做老师的!他在读书的时候就不断地寻找户籍在北京的女朋友,为的是能娶了她,而名正言顺地留在北京。

    当然,以高翔高大英俊,能说会道的条件找过北京户籍的老婆一点也不难,在他大四那年就给他找到了,他老婆也是他学校的,同一届,外语系的,长得漂亮,很文静,有气质——像汤唯——高翔说!

    “她是高翔死缠烂打,连哄带骗,拐回来的”——高翔的朋友说。

    高翔和他老婆文静一毕业后就结婚了,并一起任职于北京的某中学,可是一年后,高翔就离开了学校,因为他太不喜欢做老师了,他喜欢在外面跑。“能说会道是我天生的本事,不好好发挥太对不起祖宗了!”——高翔说。

    从中学辞职出来后,高翔还做过两份工作。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一份是卖净水器的,每天都要在住宅小区里设点推销,成绩是可以,但每个净水器就那一千几百元的,他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所以,他去了一间销售玻璃幕墙的公司,这家公司主要客户是商业大楼,每单生意都好几百万的,但他去了快一年了还是一单都没拿下来,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也辞职了。

    现在,他来黄小兰公司已经半年了,一直很努力去跑,手头上也有两三个实在的客户,不用多久他就能成交的了——他说。但,一天没签合同,他的压力都是很大的。

    相反,高翔的老婆就踏实多了,她一直留在那间中学,现在已经转正了,加上帮学生补补课,每个月能拿到一万多元呢,而他还是三千元的底薪!这让他更是难受!

    “这次机会来了,黄总都这么重视的客户,一定很有来头的,说不定她手上有个大单呢!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她!”

    高翔从黄小兰办公室出来后,就一直在向自己下决心。

    以高翔能说会道的本事,他是有信心招待好这位重要客人的——
3.精心打扮
很快,时间就过了两天,这一天,高翔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裤子是牛仔裤,鞋子是白色的帆布便鞋。这是他惜心挑选的,他认为这样的穿着可以让他表现得休闲又庄重,普通又以视尊重,毕竟他的任务只是去接机的,穿得太隆重会让客人有压力的。

    “小高,我们三点出发去机秤客人!”高翔还在为自己这一身打扮得意的时候,黄小兰静静的来到他身边对他说。

    “哦,好的”高翔马上站起来回答黄小兰。

    “嗯,今天穿得满帅的嘛”黄小兰打量着站了起来的高翔说。

    “呵呵,接待黄总这么重要的客人,我不打扮得像样一些那里行开啊”高翔脸有点微红,傻笑着回答。

    “很好,态度正确!”黄小兰继续夸赞。

    “谢谢黄总夸奖!”

    “那三点我们在地下停车朝合?”

    “好的,没问题!”

    三点钟出发,到机场已经四点了,丁玲的飞机是四点半到达的。因为还有半个小时丁玲才到,所以他们决定就坐在到达大厅处一边聊聊天一边等。

    高翔是第一次与黄小兰单独聊天,能说会道的他不免也有点紧张。这一点黄小兰也能看得出来,所以黄小兰先说话了:

    “小高,今年几岁了?”

    “今年二十六了!”

    “哦,来我公司也有半年了吧,还习惯吗?”

    “嗯,感觉挺好的,其他同事都对我很好,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你结婚了吗?”黄小兰有意地问高翔。

    “结了!”高翔老实回答。

    “哦,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你老婆是那里的呀?现在在那里工作呀?”听高翔说他已经结婚了,黄小兰的心轻松一点,继续问高翔。

    “我老婆是北京的,就在某某中学上班。”

    “呀!是嘛,我老公也是在这间中学上班呢,李宗伟,副校长,知道吗?”

    “哦,李校长呀,我认识呀,我也在那间学校呆过一年的,但和你先生没怎么好好交流过,他现在还好吧?”

    “哦,原来你还做过老师呀,真是走眼了。怎么这么好的工作都做呀?”

    “嘻嘻,做老师太闷了,受不住。”

    “嗯,李宗伟就是那种能呆的,他就喜欢闷着脑袋教书,所以你们没什么交流也是很正常的。”

    ……

    “叮叮……”丁玲的电话来了。

    “喂,玲姐”

    “是呀,小兰,我已经下飞机了,现在正走出来,你们在哪里呀?”

    “哦,我们也到了,就在到达厅的出口等你呢。”

    “好的,等会见!”
1.探底
远远地,黄小兰就认出人群中的丁玲,她穿着一套红色的低胸连衣裙,头发电了小波浪,染成暗红色的,用橡皮筋扎成马尾,显得热烈而青春的。

    丁玲也看到黄小兰了,她朝黄小兰挥挥手,薇笑着。

    丁玲一走出来,黄小兰马上迎了上去,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高翔也快步上前接过丁玲的行礼箱。

    “玲姐,怎么穿得这么少呀,北京已经转凉了!”黄小兰对丁玲嗔怒着说。

    “呵呵,我不冷,如果冷,我箱子里有衣服呢。”丁玲温柔地说。

    “真不冷呀?”黄小兰再次向丁玲确认。

    “嗯”丁玲肯定地点了一下头。

    “来,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公司的小高。”黄小兰与丁玲寒喧过后帮拉过高翔到丁玲面前介绍着说“小高,这位是我的好姐姐玲姐。”

    “玲姐,你好,欢迎来到北京!”高翔有礼貌地伸出右手。

    “oh!这位帅哥好帅啊,幸会幸会”丁玲张开双手也给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高翔。

    “oh!小高的香水好特别呀,有种迷魂药的味道呢!”丁玲还没放开高翔就跟着说了。

    高翔没想到丁玲会这样说,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如何回答,站在那里,脸一下红了。

    黄小兰见状忙拉开丁玲说“别一见帅哥就晕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带你去吃餐好的!”

    “哈哈,好呀,好呀,走吧,帅哥”丁玲说完就拉着高翔的手臂迈开了脚步。

    在车上。

    “玲姐,我们先回酒店吧,你洗个澡,然后穿多件衣服出来,我们再去吃饭好吗?”黄小兰对丁玲说。

    “嗯,好的,但是,等会你们的车就停在酒店里,别开车去,今晚我要和你和这位帅哥好好喝一杯”丁玲说。

    高翔听丁玲前一句帅哥后也一句帅哥地叫着,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不好意思,只在老老实实地开着车,不敢回应她们的话。

    “这位帅哥不是你的情人吧?”丁玲将嘴巴贴着黄小兰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不是啦,你要就拿去吧。”黄小兰也将嘴巴贴着丁玲的耳朵轻轻地说。

    “这么帅的男人你都没要?太可惜了吧?”丁玲继续悄悄地说。

    “我没这个需要,不像你性欲这么强!”黄小兰坏坏地捏了一下丁玲的屁股说。

    “我看老李还是很强的,喂得你饱饱的!”丁玲也用力捏了一下黄小兰的腰笑着说。

    丁玲真是直接,话题直奔主题。

    高翔专心开着车,完全不知道他正在被后面的两位中年女人调戏着——
2.偷窥
 高翔没用多少时间就将车开到酒店,车停稳后,高翔连忙下车走到后面帮两位女士打开车门,黄小兰先出来,之后是丁玲,高翔站在敞开的车门边看着她们出来,当丁玲弯着腰从座位上钻出来时,他看见丁玲胸口一片雪白,丁玲的奶子大半个都露了出来,乳沟深深的,高翔的心马上“咯噔咯噔”的快速跳了几下。直到,丁玲下了车,说了声“谢谢”时,他才回过神来,赶忙关好门,再到后尾箱拿丁玲的行礼箱。

    当高翔盯着丁玲的胸看的时候,丁玲是知道的,黄小兰也看到了,但她俩个都当着没看到。丁玲对自己的胸都是很满意的,也从来不介意男人盯着她胸部看。黄小兰也看了一眼丁玲的胸,她自认自己的胸比不上丁玲的,但她也是很满意自己的胸的,毕竟四十多了,胸虽然没丁玲的大,但还是挺着的。

    “小高,你将车放好之后就在大堂等我们吧,我陪玲姐上去。”

    “好的!”

    “帅哥,拜拜!回头见!”丁玲给微笑高翔。

    “拜拜!”高翔扬扬手向两位女士说。

    黄小兰拉着丁玲的行礼箱往酒店里面走,丁玲挽着黄小兰的手臂。

    “什么时候请了位这么帅的帅哥呀?”丁玲看高翔走远了之后迫不急待地问黄小兰。

    “怎么啦,看上他了?他才刚来半年的。”黄小兰慎笑着回答。

    “呵呵,还以为你收了个小白脸不告诉我呢!”

    “哈哈,我没你这么强的性欲,我不需要小白脸。”

    “嘻嘻,是你们家的老李喂得你太饱了,让你没精力在外面偷吃吧!”

    “打你!没有啦,我们很少做的,都老夫老妻了。”

    “我比你还大呢,三十如儿狼,四十如虎,我正强着呢,怎么你却没有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不感性趣!”

    “怪不得你看上去比早两年老了这么多,你看你眼角的鱼尾纹都快能夹死蚊子了。”

    “不会吧!我经常有做美容的!”

    “做美容是没用的,你需要性爱的滋润才行!”

    “呵呵,我没你这么有魅力,没男人喜欢我呀!”

    “是你不去找,你看你这朵曾经的校花,还是风采依然的嘛!”

    黄小兰和丁玲一边走一边聊着,很快她们就回到酒店房间了。而这个时候,高翔也放好车坐在酒店一楼的大堂等了。

    高翔无聊地看着大堂上杂志,心里还在回味着丁玲的胸部“她的胸怎么这么大这么白呀,比我老婆的还大还白!”

    “她比黄小兰的年纪还大吗?看上去比黄总小多了。”

    “她们怎么还不下来呀,都快一个小时了”

    高翔一边看着杂志,一边想着——
3.私房话
黄小兰和丁玲已经快一年没见面了,所以她们有太多话要说了。她们进了酒店房间后还在不停地说,也没理时间过了多久,更没记起高翔在酒店大堂里无聊地等着。她坐在房间里继续聊着,但聊来聊去大部分的话题还是在性的方面。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最关注的就是自己的样貌和性生活了,工作和家庭已经稳定了,也不用怎么操心。对事业她们也没有多大的追求,对现在的工作她们已经是很满意的了。所以这些方面的事她们也不想聊。

    “老宋还好吧?”黄小兰向丁玲问起她的老公。

    “他呀,就整天到处出差,我们有时一两个月都见不到面。”丁玲的老公是当地卫生局的领导。至从他们的儿子上大学之后,他就潜心于工作,经常忙得不回家。这可难为如狼似虎的丁玲了,这次丁玲来北京前就为了他经常不在家而大吵了一回。

    “你的老李可好了,每天都可以陪着你。你们真的没性生活吗?”丁玲很奇怪地问黄小兰。

    “很少,偶尔一次也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的了。”黄小兰回答说。

    “怎么会这样?是你没需要还是他?”

    “他不主动要,我也没有主动要过。可能大家都老了吧!”

    “大家才四十多岁,怎么会老?!我的性欲就很强,晚上闭上眼睛就想那个事。”

    “呵呵,所以就出来找帅哥了吧?”黄小兰对丁玲坏笑着说。

    “哈哈,是呀!嗯,你这个小高还不错,你有没有用过呀?”丁玲毫不掩饰地说。

    “哈哈,你呀,一来就盯上人家啦,我不喜欢小白脸的,你拿去用吧?”黄小兰看着丁玲那毫不掩饰的神态开心地笑着说。

    “好呀,你不用,我就不客气啦。是了,他还在下面等呢。我要赶紧洗个澡了,你也一起洗吧,我们已经有二十年没一起洗过澡了。”丁玲突然记起高翔来,连忙站起来拉黄小兰一起洗澡。

    “我出来接你的时候已经洗过了,不洗了,你洗吧!”黄小兰摇着头说。

    “那,你在卫生间陪我洗吧”丁玲不肯罢休。

    “好吧!”黄小兰不忍心拒绝。

    丁玲看黄小兰答应了,满心欢喜着,并飞快地脱了衣服拉着黄小兰进了卫生间,进到卫生间,黄小兰就在马桶上坐着,丁玲就进沐凿了。

    “哇塞,玲姐,你的身材还保持得很好啊!还是那么丰满!”黄小兰看着丁玲的身体羡慕地说。

    “呵呵,你是说我胖了吧?”丁玲给黄小兰看得有点害羞了。

    “是胖了一点吧,但还是很吸引人的,连我看了都想摸一下了。”黄小兰真心地说。

    “呵呵,不行不行,只有你看我,没我看你的,你也进来让我看看!”丁玲拉开沐凿的玻璃门出来拉黄小兰。

    黄小兰看见丁玲站在旁边不肯罢休,便委曲地脱起衣服。黄小兰还是第一次在老公之外的人面前脱光过衣服。所以有点害羞,衣服脱光之后连忙用手挡住胸部。

    “哈哈,还怕羞呀,我又不是男人!来,让姐姐看看你的身材有没有变!”丁玲强行拉开黄小兰护在胸部的手。

    “哇,天呀,这真是我们医大的黄校花呢,身材二十年都不会变!”丁玲夸张地说,丁玲的话还没说完,手已经伸到黄小兰的胸部了,丁玲在黄小兰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胸”袭了黄小兰。黄小兰面对“胸”袭吓了一跳,赶紧避开。但还是给丁玲摸到了。

    “嘤”黄小兰满脸一下就红了,全身都觉得热了起来。

    “哈哈,还像小姑娘呢,我们的黄大美人的奶好有弹性啊!”丁玲抚着肚子不停地笑。

    “好,你摸我,我也摸你。”黄小兰不甘被摸,也伸出手去摸丁玲。她以为丁玲会闪开,谁知,丁玲不但没闪,还迎了上来。“好呀,你摸吧,反应是闲了很久的了!”

    这可难为黄小兰了,他本以为丁玲会闪开的,现在丁玲不但没闪开,还迎了上来,这可怎么办呀。她本来是想逗丁玲玩的,没想真摸,现在丁玲让她摸,她却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黄小兰举着右手正在犹豫的时候,丁玲轻轻的抓住黄小兰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哈哈,不敢摸呀?”丁玲看见黄小兰的手只是放在她的乳房上,但并没动,便坏笑着说。

    “呵呵,你又不是男人,我为什么要摸你呀!”黄小兰缩回手说。

    “哈哈,那我叫小高上来给你摸摸吧!”丁玲继续坏笑。

    “打你,快点洗吧,你的帅哥还在下面等你呢。”

    “哦,那你再给我摸一下,我就进去洗。”丁玲一边说一边就伸手摸向黄小兰的乳房,黄小兰还没答应,她就已经摸上了。黄小兰没办法,只能让她摸了。

    摸她乳房的人虽然是女性,但她还是第一次给老公之外的人摸奶,所以还是有点兴奋的感觉,身子也热了起来。

    丁玲也从来没摸过女性的乳房,她也感觉怪怪的,但她从手中也传来一种舒服的感觉,这是与摸男人的根部不一样的感觉。她的身子也热了,她突然间有了想吻黄小兰的欲望。

    这时,突然房间里传来电话的响声,她们一起吓了一跳。丁玲赶紧逃回沐凿,黄小兰赶紧出去房间接电话。

    “喂,老李呀,是的,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丁玲来北京了,我今晚陪她吃饭。”原来是黄小兰的老公打来的电话“嗯,好的,拜拜!”

    黄小兰接完老公的电话,也不敢进去了,想着刚才那一刻,回味着给丁玲摸的感觉。“如果丁玲是个男的就好了!”黄小兰的心底还是有一份对男人的欲望的。

    不久,丁玲就裹毛巾出来了。

    “小高吗?”丁玲问。

    “不是,是我老公。你快点换衣服吧,我们已经上来一个多小时了,小高在下面等了很久了。”黄小兰马上催着丁玲—— 

书名:欲罢不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欲罢不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我的冷艳总裁契约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的冷艳总裁契约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我的冷艳总裁契约妻目录预览:第1章:色诱计划第2章:直播换丝袜第3章:魔女小姨子第4章:开房解毒第5章:警花抓嫖第6章:按摩救命第7章:谋杀第1章:色诱计划某栋欧式别墅宽敞的卧室内,杨逍倚靠在床头,光着膀子虐五个王者段位菜鸟。砰!一声脆响,门被人踢开。但杨逍却似乎习以为常,连头都没抬,直接开口道:“我先打完这一局,不然会被举报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绸缎睡袍的绝顶美女。林青青,22岁,新时尚经纪公司总裁,沪海商圈公认最年轻、最漂亮的冰

  • 小说《久爱成瘾:前任的暖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久爱成瘾:前任的暖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久爱成瘾:前任的暖妻目录预览:001清晰的疼痛002血脉喷张003妇产科主任004董安阳005你就装吧006喘不过气007婆婆来了001清晰的疼痛苏暖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任由赵士升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他挤压她身体的触感是那么清晰,清晰的疼痛。他笨拙而胡乱的亲着,双手一路向下,试图挑起她的热情,苏暖也很配合的喘了几声,他觉得是时候了,所以快速的解除他们身上的束缚,趴在她的身上,好一击即中。苏暖抓着他的肩膀,很努力的配合他,他突然兴奋的说:

  • 小说《霸道总裁恋上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恋上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霸道总裁恋上我目录预览:第1章:陌生而危险第2章:心跳加快第3章:是不是要防着点第4章:带着较量的色彩第5章:一场角逐的视觉盛宴第6章:在暗示她什么第7章:做好公关应急第1章:陌生而危险“顾晚,这把刚好轮到你,敢不敢玩一把刺激的?”身边,刘明推了推顾晚,问她。闻言,顾晚挑唇,声音冷艳:“你的意思是?”“现在看向门口。”刘明庆指了指酒吧入口处,说:“稍后会陆续进来人,那么游戏规则是,从现在起进来的第一个男人,你要上前去解开他的衬衣纽扣,赢了

  • 小说《太后当朝之将军请上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太后当朝之将军请上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太后当朝之将军请上座目录预览:第1章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第2章没被哄住的莫良缘第3章一纸婚书,一句笑言第4章红梅白雪,雪中烈火第5章秀云的苦恼第6章护国公说,圣命难违第7章一句圣命难违第1章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冬至,大雪白了明月楼。高楼大火起时,身中数箭的严冬尽抱着莫良缘问:“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楼外响起欢呼声,有无数个声音在高喊,妖后和贼首死了。欢呼唾骂声中,烈焰焚身之时,莫良缘就只记得严冬尽的这句话,二十九年

  • 小说《腹黑总裁火力全开》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腹黑总裁火力全开》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腹黑总裁火力全开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是谁?]第二章神秘的征婚]第三章逃为上计]第四章就这么恨娶吗]第五章先试婚,行吗?]第六章踩死这个贱胚]第七章是在担心夫妻问题吗?]第一章你是谁?]天空一轮满月高挂,给龙腾别墅洒下了洁白的光芒,清晰的勾勒出它寂寥的轮廓。别墅里,古色古香的大床上,夏语彤还在昏睡着。她的睡相向来很差,一个180度的转体大翻身,然后是一声闷响,她就华丽丽的滚落到了地上。她“嘤咛”一声,身体好痛,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拆卸过,又重新组

  • 小说《我与总裁的私密二三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与总裁的私密二三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我与总裁的私密二三事目录预览:第0001章:内衣大盗第0002章:我给你笑一个第0003章:哪来的白痴?第0004章:春宵一刻第0005章:还好没来迟第0006章:感谢人渣第0007章:你还我清白!第0001章:内衣大盗“李潜龙,你是猪吗?才当了一个月保安,公司就发生三起失窃案,还全都是你值班的时候!”人事部办公室内,柳雪狠狠训斥着面前的李潜龙。她真是要气炸了,当了这么久的人事部经理,还是头一次撞见这么邪门的事。以前公司一年到头也没发生

  • 小说《春风不及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春风不及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春风不及我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你不配第2章这是你自找的第3章喜欢吗?第4章你就是药第5章旧人回归第6章为难陈氏第7章什么叫廉耻第1章你不配陈姗姗静静地坐沙发上,她已经等了老公将近四小时了。当听到外面停车的声音时,她感觉自己身体快要麻木了,终于回来了吗?顾昱杰进门之后,径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动作,已经无比熟练了。陈姗姗压下心底的酸涩,光着脚走到玄关处,猛地开了灯。顿时,客厅明亮的灯光,刺得顾昱杰一阵眯眼。“你干什么?”顾昱杰不用看都知道

  • 小说《我这样爱着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这样爱着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我这样爱着你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结束吧第2章我决定赌一把第3章你坏了我的大事儿第4章这个孩子,我不要第5章我们把证领了第6章我的孩子不见了第7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第1章我们结束吧天下雨了。窗外的雨声滴滴答答的,让人心烦得厉害,我站在窗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思索中。靳少宁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他道:“要不,今晚,我就住在这里了。”我跟他保持情人关系整整五年了,在这所公寓里,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回头,他刚刚从浴室里出来,赤裸着上身,正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