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老公玩亲亲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7 4:23:2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老公玩亲亲

01.季先生,我是来暖床的!
    天黑黑,风轻轻。网站163shenghuo.com

    夜空中星辰璀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布将整个天地笼罩住一般。

    帝都。

    历郡大酒店。

    顶楼,总统套房。

    “boss,收购信宏的企划案,已经顺利下达,不出意外这个月底前就能够完成。”

    林深手捧着平板,一边手滑动着,一边严肃的报告着。

    而坐在沙发前的男子,听闻后,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网站163shenghuo.com

    随后将手中燃尽的烟蒂掐灭,他抬起头,一张俊美非凡的容颜暴露在林深的眼中,气质矜贵优雅,剪裁得体的西装将男子衬得格外清宁致远。

    “这些小事,你看着处理。”

    男子的声音极为好听,清冷干净似珠玉敲击。

    就像是他的名字一般薄凉。

    季薄凉。

    帝都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季家继承人,接手季氏集团lk,短短两年内,就让lk成为帝都不可撼动的龙头老大,手段高明狠绝,令人不得不心惊胆战。

    听到季薄凉的话,林深点头,“是。推荐163shenghuo.com

    季薄凉站起身,淡漠道,“如果没有什么事,你可以下班了。”

    “是。”

    季薄凉看了一眼林深脚下的地毯,眉宇不着痕迹的蹙起,“走之前,让人把地毯换了。”

    没有在看林深一眼,季薄凉直接离开沙发,往卧室方向走去。

    听到季薄凉的话,林深有些哭笑不得,跟了他这么久,对于季薄凉的怪癖,自然也是清楚明了。

    他有洁癖,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洁癖。

    只要是别人碰过的东西,必须要换掉,居住的环境,用的物品,必须要非常的干净。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就比如脚下这块,已经被林深踩过的地毯,季薄凉也根本接受不了。

    林深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酒店经理,让人换新地毯之余,顺便消毒一遍。

    走进卧室的季薄凉,随手开了灯,随手脱了衣服和领带,放在了一旁,然后解着衬衫的扣子,就准备去浴室走去。

    刚走到浴室门口,季薄凉好看的眉眼微微蹙起,他转过身,随即大步走到了大床边,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掀开。

    果不其然。

    床上有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看到女人的那一刻,季薄凉眼底划过一丝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眉头猛地拧了起来,拿过一旁的衣服,在避免自己触及到女人的情况下,他动作非常快的,将女人扔下了床。163生活网

    没错,扔下了床!

    夏暖星睡的正熟呢,还在做梦梦着什么,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拉扯着自己,随后屁股就痛的开花了。

    她一下子就惊醒了,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张精致好看的小脸,此时怒气冲天,起床气颇重的夏暖星,还没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就破口大骂。

    “我靠,是谁干的!”

    听到夏暖星粗俗的话语,季薄凉冷漠的看着她,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声音清冷至极,“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夏暖星愣了愣,随即仔细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季薄凉,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宿舍,而是在季薄凉的总统套房。

    夏暖星千方百计的找到了季薄凉的行踪,就为了能够接近他,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因为前一天的兼职太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一想到这乌龙,夏暖星都想打死自己了。

    看着眼前脸色冰冷的男子,眼珠薄凉的看着自己,夏暖星莫名感觉到一丝凉意。

    夏暖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努力保持镇定,漂亮的脸蛋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那啥长夜漫漫,最近天气也降温了,我这不是来给你暖*床的么。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季薄凉皱眉,眼睛微微眯起,声音更为冰冷,“暖*床?”

    听到这比刚刚还冷的声音,还有四周围瞬间降低了的温度,夏暖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果然,这传说中的季薄凉真的就是个冰块,而且气势还很强,说话的时候自带肃杀。

    夏暖星有些慌,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给人的压迫感十足,让她几乎都喘不上气来,她硬着头皮开口。

    “这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不是么?”

    夏暖星心里鄙夷着,还跟她装纯!

    听到她的话,季薄凉的冰冷气息就更显然了,那双幽深漆黑的瞳孔,就像是看不见底的漩涡一般,冷漠的看着夏暖星。

    随后。

    他一把拿起床上的被子,夏暖星还没反应过来,这被子已经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知道季薄凉是怎么动手的,她再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团成了团,悬在了半空中。

    季薄凉那漆黑的眼瞳,寒光一闪而过,直接大步走向卧室门的方向。

    夏暖星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喊出声来,随着一阵开门的声音,下一秒,她就被扔出了卧室。

    季薄凉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团成团的夏暖星,眼底冰冷厌恶,薄唇轻启,毫无任何温柔可言。

    “滚!”

    林深还未离开,听到动静的时候就看了过来,在看到被扔出来的夏暖星时,林深皱起了眉。

    他看向季薄凉,尊敬的叫了一声,“boss。”

    季薄凉的脸色冷如寒冰,“把她给我扔出去。”

    说完话,直接“砰”的一声,快速的关上了门!

    被扔在地上的夏暖星傻眼了,什么鬼?她投怀送抱还被扔了出来?

    “我靠!季薄凉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怎么可以把我扔出来!哇,气死我了……”

    林深站在一旁,做了个请姿,“夏小姐,请吧。”

    “林深,你说季薄凉是不是不行?”夏暖星叹了口气,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色*诱了。

    结果都是失败告终。

    这让夏暖星都觉得,或许季薄凉是真的身体有缺陷,所以才不碰女人。

    听到夏暖星的话,林深不改面色,“夏小姐,boss是不会出手的,所以你不需要做那么多的无用功。”

    夏暖星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知道这一次,自己又失败了。

    不过还没有到绝境,她没有必要灰心!

    只要不到最后一秒,夏暖星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但是这件事情又实在是难如登天,对象是别人还好,可偏偏是季薄凉!

    夏暖星灰溜溜的出了总统套房,准备坐电梯下楼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过看了一眼,忙紧张的接了起来。

    “妈。”

    “星儿,怎么样?”

    那边是妈妈白冰小心翼翼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急迫。

    夏暖星知道,妈妈是在问,自己色*诱季薄凉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夏暖星咬住了唇,不想让妈妈担心,便强颜欢笑回了一句,“妈妈,进展还算顺利。”

    听到这话,白冰才松了一口气,眼角泛了泪花,声音欣慰,“那就好,那就好,这样你弟弟的病,也就有救了。”

    “妈……”夏暖星听着话,有些难受,她深呼吸一口气,却是展颜一笑,“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色*诱成功,这样弟弟的病也会有救,到时候我再嫁入季家,那边就不会欺负我们了!”

    “委屈你了,星儿。”白冰也不愿意让自己女儿,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如今除了这样,没有任何的办法。

    听到母亲哽咽的声音,夏暖星却是笑的璀璨,“妈,嫁给季薄凉哎!那可是国民老公,我怎么会吃亏呢,行了您快早点睡吧,等我周末了,我就回来看看您。”

    “嗯,那你照顾好自己。”

    挂了电话。

    夏暖星的笑容却是坚持不住,挂了下来,她揉了揉眉心,一想到色*诱计划,就有些烦躁。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难追了。

    足足三个月的时间,她被扔了不下三十次,这哪是什么国民老公,压根就是国民恶魔!

    也不知道那些网民是不是眼瞎了,还说什么禁欲范,全都是一群傻逼,这样的男人送给她,她都不要!

    夏暖星嘴里嘀嘀咕咕的,把季薄凉骂了好一通,心里头才解了气。

    电梯门打开。

    夏暖星却没有走进去,她想到刚刚母亲打来的那通电话,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就这么看着电梯门关上。

    一大早,

    季薄凉就起了床,换上西装后,看了一眼时间,便准备出门。

    等打开房门的时候,却有一个东西滚了进来,季薄凉脸色瞬间阴沉,迅速的后退了几步,避免那个东西碰到自己刚换的衣服。

    下一秒。

    在看清楚滚进来的东西时,季薄凉的脸色更黑了。

    只见夏暖星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还有些懵懂呆滞,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般。

    好一会儿,她才缓慢的看了过去。

    眼前的季薄凉,面色堪比冰川,冷的渗人。

    夏暖星一大早被冻清醒了,噌的就爬了起来,看着季薄凉的脸色,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才故作自然的开口。

    “季先生,早安啊。”

    这样的夏暖星就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昨天季薄凉把她扔出去的事情,她就像忘记了一般,完全不在意,第二天照样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季薄凉的面前。

    季薄凉的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很快恢复如常,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而此时的走廊处,正走来林深带队的两排佣人和保镖。
02.碰到夏景炎
    林深走上前。

    佣人和保镖排成两队。

    季薄凉面无表情的迈动长腿,而夏暖星,一看季薄凉要走,整个人就懵了,龇牙咧嘴的就往前冲,想要跟上季薄凉,却被林深拦了下来。

    眼看着季薄凉要走了,夏暖星急了,小小的身子,灵活的从林深手臂下蹿出去。

    正得意自己的聪明,林深却比她更快,眼神示意下,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便站在了夏暖星的前面。

    夏暖星这刚想冲,就被反弹了回来,她吃痛的捂着鼻子,下意识的想要骂人,可抬眸看了一眼,只见这两人足足比自己高了近两个头,肌肉发达还在颤动,夏暖星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她缓缓的低下了头,又看了一眼自己单薄的身躯。

    想了想,还是识时务的转过了身,看着林深,夏暖星有些欲哭无泪,“林深你让他们快让开!”

    “夏小姐,BOSS不喜欢别人跟着。”

    “林深哥哥,就当我求求你了,”看着林深,夏暖星没忍住,直接叫了林深,“你知道的,我弟弟的病……”

    林深皱眉,打断了夏暖星的话,却是叹了口气,“小暖,这件事情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我有心帮你,却无力承担后果,BOSS脾气怪异,你要是在这样纠缠下去,他不一定会一直忍耐。”

    “不是啊,我就是想和季薄凉接近接近,我不会说我们认识的,就当我求求你了,行么?看在我和浅浅是好闺蜜的份上,就帮我一把吧?”

    夏暖星也不想用自己的闺蜜,让林深妥协,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季薄凉不肯出手的话,弟弟的病也就彻底没救了。

    林深看着夏暖星,眼底有些纠结,半晌还是摇了摇头,“BOSS不想做的事情,绝对没有人可以勉强。”

    说完话。

    林深转身离开。

    大批队伍就这么跟着,而夏暖星独自一人站在走廊尽头,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在心底里升起。

    这追男人怎么这么难!

    夏暖星一想到,自己要追的男人,还是季薄凉这样的冰块,这无力感更深了。

    正当夏暖星自怜自艾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一个激灵回过神,一把将手机拿了出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林浅的电话。

    她接了起来。

    “浅浅?”

    “小暖,你昨晚上去哪了,十点钟有老巫婆的课,你不会给忘记了吧?”

    一听到林浅的话,夏暖星的脑海里,就想到了老巫婆的样子,整个人都忍不住恶寒了一把,嘴里快速的说着让林浅拖住老巫婆点名,自己则是挂了电话,飞速的下了酒店。

    这家酒店没有去学校的直达汽车,坐计程车又实在是太贵,可是要是被老巫婆抓到,那只会是更惨的结局,想了想,夏暖星直接冲到马路对面,就开始拦车。

    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运气不好,这么显著的地,却是一辆车都拦不到,夏暖星整个人都不好了。

    嘴里嘀嘀咕咕的,“该死的季薄凉,要不是你这个王八蛋,我至于这么惨么!”

    她现在是已经把季薄凉,恨上了几十个洞洞。

    不行,要是每一次都被季薄凉扔出房间,她估计猴年马月都嫁不进季家,必须得找个月黑风高的夜,做点什么……

    夏暖星低头想着事,一辆兰博基尼却在一个漂移下,漂亮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叭——”

    汽车的喇叭声响了起来。

    车窗缓缓的摇下,露出一张俊美的容颜,略带了几分邪气,主人正斜睨着她。

    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夏暖星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眼底略带防备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星儿妹妹,这应该是我问你的话吧,一个女大学生,出现在顶级的酒店,要是传出去,这名声可不好。”夏景炎挑了眉眼,目光含笑的看向她,秋初的暖阳照射下,给他平白增添了几分魅力。

    听到夏景炎的话,夏暖星哼了一声,“跟你有关系么,我倒是要问问你,夏大少爷无端端的出现在这顶级酒店,昨晚上想必又是一夜春色吧,可得小心身体和媒体,免得把夏老爷子给气坏了。”

    “星儿妹妹,你怎么总是对我这么有敌意,我是真心的想要和你修复关系。”

    “那是你的事情,我和你们夏家不共戴天!”

    “可你也是我们夏家的人。”

    听到这话,夏暖星脸色一变,怒瞪夏景炎,“夏景炎,我懒得跟你烦!”

    每次看到夏景炎,准没好事,现在看来不是季薄凉那个扫把星,害她搭不到计程车,完全是因为十里内出现了夏景炎,她才会这么倒霉的。

    可夏景炎哪里会这么容易放过夏暖星,他喜欢逗弄她,看她精致的小脸被自己气的红扑扑的,就觉得可爱,这会儿,夏景炎更是笑眯眯的。

    “这个点,通常历骏酒店是没有计程车的,算你运气好,碰上我这么个大善人,走吧,载你一程。”

    听到夏景炎的话,夏暖星犹疑的看了他一眼,“你有这么好心?”

    “星儿妹妹,我对你可不薄啊。”夏景炎夸张的说着话。

    说完后就下了车,打开车门,朝着夏暖星做了个请姿。

    夏暖星还是有些犹犹豫豫,可看了一眼时间,要是在犹豫下去,自己绝对会被老巫婆记住,这年底的奖学金,可就悬了。

    为了那笔略显丰厚的奖学金,夏暖星毅然决然的上了夏景炎的车。

    看到她上车后,夏景炎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才坐上驾驶座的位置,扬尘而去。

    一路上。

    夏景炎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星儿妹妹,伯母还好么?”

    “托你们夏家的福,死不了。”她一向来对夏家人没什么好脸色,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虽然夏景炎送了她,但不代表她会对夏景炎有多么好的脸色。

    早就知道夏暖星的脾气,夏景炎自然不放在心上,又道,“过两天就是爸的生辰了,无论如何你作为夏家人,要不还是回来看看爸吧?”

    “等他进棺材了,我绝对到场。”

    夏暖星嗤笑了一声,语气里满是讽刺。

    听她这话,夏景炎抿了抿唇,转移了话题,笑道,“星儿妹妹,你在帝都大学还好么?需不需要哥哥帮你打点打点?”

    “不必了,夏景炎你就省省心吧,有这空你还不如多管管你自己的绯闻,新闻杂志简直满天飞。”

    从后视镜里,瞧见夏暖星那翻起的小白眼,夏景炎眼底多了几分促狭,笑意浓浓,“星儿妹妹,我可以把你这话自动理解成为,你在关心我,嗯?”

    这不要脸的话一出,夏暖星听了差点没到呛到,直接爆了粗口,“我呸!”
03.我要破身!
    真是够不要脸的!

    夏暖星的反应却是惹得夏景炎哈哈大笑,显然十分愉悦。

    有时候,看着夏暖星被自己逗得跳脚,他的心情几乎都能好上一倍。

    看着夏景炎笑的开心,夏暖星撇了撇嘴,懒得在和夏景炎说话,这人没个正经,虽然说对她没什么恶意,可那邪魅的样子,总是让夏暖星有些感觉怪阴森的。

    加上他是夏家那边的人,夏暖星不愿意跟那边的人有任何的瓜葛,所以即使夏景炎对自己再好,她也不会给他半点的好脸色。

    气氛安静了下来,夏景炎也没再逗弄她,从酒店到大学的时间,开车只需半个小时左右,到的时候九点半,距离上课还有半小时,看着时间,夏暖星松了口气。

    好歹没有迟到老巫婆的课,不然这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等车一停,夏暖星手脚快速的打开车门,径直下了车,刚准备走去学校,前边的车窗就被摇下。

    耳畔就传来夏景炎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星儿妹妹,我这都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了,你是不是也得请我吃个饭什么的?”

    “又不是我逼你帮忙的。”

    就知道夏景炎没这么好心,夏暖星翻了个白眼,才懒得搭理他。

    听到这话,夏景炎眼底笑意更盛,“等晚饭我过来接你,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的拉面馆吃,花不了你几个钱。”

    “我可是穷学生!”

    “那就这么说定了,星儿妹妹晚上见。”

    夏景炎完全不理会夏暖星的婉拒,十分好心情的关上车窗,随后扬尘而去。

    看着他那辆兰博基尼快速离开,夏暖星目瞪口呆,半晌才反应过来,我靠!竟然又被夏景炎给算计了!

    这人总是这样,每次帮完自己一个忙,就要让她陪他吃饭,或是收下他送的东西,还每每自己都拒绝不了,真气的夏暖星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干跺脚。

    算了,懒得管夏景炎了。

    进了学校后,夏暖星直接去了教室,大学的课程全都是大课程,好几个班一起上,这教室自然也大得很,夏暖星走进去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不得不说,夏暖星有着一副完美的皮囊,身材高挑,容貌精致,性格偏于活泼,不同于那些沉闷的美人儿,这样的女孩子更容易获得男生们的关注。

    夏暖星参加的课余活动也多,在帝都不久,却也成为了新生里面的翘楚。

    她尽量低着头,一眼看到了在最后面朝自己挥手的林浅,松一口气走上前,坐到了林浅的旁边,刚一坐下来,林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小暖,你昨晚上到底去哪了,怎么都没回宿舍?”

    “你说我还能去哪,”一想到昨晚上的失败,夏暖星不免叹了口气,拿过林浅递过来的书,“这冰块实在是太难融化了,真不知道你哥是怎么在他旁边待这么久的。”

    到现在,夏暖星开始由衷的佩服起林深来,这季薄凉简直就不是人啊。

    听到这话,林浅抿着嘴笑了,“竟然还有你夏大美人做不成的事情,果然不愧是我的男神。”

    “哇,林浅你还是不是人啊,竟然这么说你的闺蜜,你都不知道季薄凉有多可怕,这三个月来,我根本连碰他一根汗毛的机会都没有,再这样下去,我弟弟的病……”

    说到这,夏暖星微微皱起了眉头,眼底划过一丝担忧,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去这么大费周章的追一个人,更何况还是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可是这件事情,除了季薄凉,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她。

    这也是为什么夏暖星,非季薄凉不可的原因。

    看到夏暖星如此,林浅作为好闺蜜,也收敛了笑意,安慰了几句,“行了,尽人事听天命,要是真的办不到,也不要勉强自己。”

    “话虽然如此,不过我还是想要拼一把,我就不相信,我夏暖星就融化不了季薄凉这块冰了!”

    夏暖星微微眯起眸子,自信在眉眼间绽放,精致的容颜上,更夺目了几分。

    古话都说。

    男追女,隔座山。

    女追男,隔层纱。

    她可不能浪费了自己这性别,不就是追个三条腿的男人么,她就不信这个邪了!

    *

    大学的上课时间,一向来自由,今天课不多,除了老巫婆的课,也就下午一节课的时间,等到把课上完,夏暖星和林浅一道回了寝室。

    寝室里空荡荡的,还有两人没回来,估计是在泡图书馆,夏暖星直接坐到了自己的书桌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本子出来。

    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追男宝典’。

    翻开宝典。

    夏暖星随后拿出笔,在暖床色*诱上面,打了个叉叉。

    再往下看,只见上面写着,“如果连暖床色*诱都失败了,那么接下来女生们能做的,就是下药了。”

    夏暖星,“……”

    我去,这什么狗屁宝典!

    要是能下药那么简单粗暴,自己早就成功的睡到了季薄凉了好么!

    最主要的是,她压根就不知道季薄凉的行踪,昨晚上也是好不容易才知道的,可现在林深根本不会在帮自己,她只能完全靠自己了。

    一想到这,夏暖星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发着呆的功夫,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夏暖星有些兴致缺缺的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夏景炎的短信,说是半个小时后就到楼下。

    她这会儿才想起早上的事情,打开短信正准备回绝,却突然眸光一闪,笑容贼了几分,这夏景炎说不准,能有季薄凉的行踪,这样一想,夏暖星一下子又来劲了。

    她回了个‘好’字过去,随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裙子,去厕所换了上去,等出来的时候,就美滋滋的照着镜子,还一边问林浅,“浅浅,我穿这件好不好看?”

    “你要出去么?”

    “对,夏景炎约我吃晚饭。”

    林浅目瞪口呆,“夏景炎约你吃晚饭,你穿这么漂亮干嘛?”

    “当然是有原因的!”夏暖星鄙夷了一下林浅的智商,随后握紧拳头,漂亮的小脸干劲十足,豪言宣誓,“浅浅,坐等我破了处子之身归来!”

    林浅一口白开水就喷了出来。
04.利用夏景炎
    “我去,”林浅喷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小暖你不是吧,你跟夏景炎可是兄妹啊!”

    “兄妹怎么了,兄妹难道就不可以利用了么?”

    夏暖星觉得林浅说的话,有些怪怪的。

    听到这话,林浅惊吓的都有些结巴,“不……不是啊,小暖,我知道你恨夏家,可是……可是这乱*伦的事情,你可不能做啊。”

    乱*伦?

    夏暖星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林浅为什么会说到这个词。

    不过下一秒,她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反应了过来,走上前就捏住了林浅的脸蛋,胡乱的蹂躏着,“想什么呢臭浅浅,思想这么肮脏,晚上没少看小黄文吧。”

    “不是你说要破*处么?”

    “我是说要破,可没说跟夏景炎啊,”夏暖星对林浅的智商,都忍不住堪忧了起来,她扶额,“你说你怎么就不能聪明点呢,我肯定是通过夏景炎去知道季薄凉的行踪,怎么可能会跟他怎么怎么呢,你说你是不是缺根筋?”

    林浅委屈,小脸被捏的发红,“谁让你不说清楚的。”

    “我看你一定是小时候三鹿喝多了,脑袋都不怎么好使。”

    夏暖星对于好友的智商,越发的堪忧了起来,毕竟跟林浅长期在一起的是自己,都说这智商是有传染的,她可不想被拉低这智商!

    手机响了起来。

    夏暖星没在调侃林浅,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夏景炎的电话,看来是到了,她也没接,直接挂了电话,拿过包背上,随后走过去又揉了一把林浅,笑眯眯的道。

    “等着我凯旋归来,到时候做了季太太,你想吃啥就买啥。”

    林浅眼睛一亮,吃货本质,“那能吃学校那家烘培店的芝士蛋糕么!”

    夏暖星笑了,点了点她的额头,“出息。”

    跟林浅告完别,夏暖星就径直下了楼,一到宿舍楼下,就瞧见那辆拉风的拉博基尼停在面前,陆陆续续走过的学生,小声的议论着,还有几个女生在那犯花痴。

    而夏景炎则是穿着一身灰蓝色的针织衫,欣长的身材倚在车身上,贵公子气质满满,还时不时的朝着走过的女生,放几个电眼。

    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

    夏暖星看着这花蝴蝶,不免有些头疼,要是自己就这么上了他的车,估计明天学校的头条新闻,就会是自己了,说不准还是某女大学生攀上富二代。

    一想到这,夏暖星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躲到角落里,避免夏景炎见到自己,她快速的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他,注意到夏景炎正在看短信,夏暖星一溜烟的就从后门跑了。

    要是真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上了这车,估计自己在这帝都学院里,也就真的不用混了。

    等夏暖星到了学校的后门,夏景炎那骚包的兰博基尼就开了过来,直到开在她的面前,伸出头来,问了句,“为什么刚刚不坐我的车?”

    “我还不想死的那么早。”

    “什么意思?”

    夏暖星翻了个白眼,“我可是个穷学生,你却是个富二代,我要是上了你的车,到时候学校的流言蜚语可就满天飞了。”

    “那又怎么样,我是你哥啊。”

    “你觉得夏家的情况,跟外人解释的清楚么?”夏暖星鄙视的看向夏景炎,“再说了,鬼要跟你们夏家扯上关系。”

    对于夏暖星的态度,夏景炎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他仍旧是笑眯眯的,“那快点上车吧,我都快饿死了。”

    “你真要去吃拉面?”

    “不然呢?”

    夏暖星那贼溜溜的眼珠,咕噜的转了一圈,眼底划过一丝算计,“你晚上不是有很多聚会么,今晚难道没有?”

    听到这话,夏景炎挑了眉眼,“你想去?”

    这种活动,夏暖星一向来不稀罕,以前自己也不是没叫过她去做自己的女伴,可全都是被拒绝的,这一回竟然主动提起,其中没有猫腻,夏景炎都不信。

    “今天还真有活动?”一听这话,夏暖星眼睛都亮了起来,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璀璨无比。

    只要遇上夏暖星感兴趣的事情,她就会像是现在一般,露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么惊艳的模样。

    夏景炎的眸色略深了几分,似有深意的问了一句,“有是有,是关于赛车的,你感兴趣?”

    “赛车?”夏暖星皱了皱鼻子,这玩意有些危险,可转念一想,她都敢接近季薄凉这个头号危险人物了,还有什么是她不敢接近的么。

    想到这,夏暖星毅然决然的点头,表情就像是赶赴杀场一般,“行啊,反正我晚上也没事,正好去开开眼界,对了,一般都有谁参加啊?”

    她貌似无意的问了句。

    这话听在夏景炎耳里,却别有一番滋味,他的表情有些晦暗,让人看不清情绪,转而弯起唇笑道,“都是一些世家子弟,我还听说今晚上会来的,可能还有网上传的火爆的国民老公季薄凉,他好像也会来参加。”

    我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到季薄凉的名字,夏暖星几乎要高兴的蹦起来了,看来晚上求睡还是很有可能的,要是赛车的时候,季薄凉受伤了,说不准自己还能捡个尸回去,顺道破了处子身,到时候这季薄凉还不是任由自己宰割!

    想到这,夏暖星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看夏景炎还不开车,眉头不由蹙了起来,满脸的不耐烦,“还不走?”

    看到夏暖星,一听到季薄凉的名字,就这么激动,夏景炎一边开着车,一边故作无意的问了句,“星儿妹妹,你该不会是喜欢季薄凉吧?”

    “你想多了。”

    这话是实话,夏暖星真不喜欢季薄凉,睡他也是有目的的,谁吃的空没事,会去喜欢一块冰块呢。

    听到这话,夏景炎的眉眼舒展开来,弯了弯唇,“赛车活动八点才正式开始,现在还早,不如吃了晚饭再去,我知道附近开了一家料理店,味道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闻言,夏暖星直接抱住自己的包,小脸防备,“我没有钱,不去!”

书名:老公玩亲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老公玩亲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称:爱情白皮书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第二章替补拍戏!第三章傅司年救场!第四章片场离去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夜已深。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零点一刻。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够稳,打算留下还是流

  • 《恋爱到此为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恋爱到此为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恋爱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漆黑深夜第2章折磨羞辱第3章靠近可怕第4章滚烫身体第1章漆黑深夜漆黑的夜,寒意彻骨。宋鳕霖趴在床上,咬紧牙齿忍受身后男人肆意的折磨羞辱。完事了,男人抽身离开,甚至伸手推了一把女人的头。宋鳕霖双目赤红,回头注视快要进入浴室的男人。“陆赤闫,我们离婚吧。”宋鳕霖手放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她在尽全力地保护。面色阴鹜的男人只是冷冷一笑,肌肉线条流畅的身体强势逼近宋霖鳕身边,手指以要把宋霖鳕下

  • 《细水流年与君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细水流年与君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细水流年与君同目录预览:第一章偷个宝宝抱回家第二章不公平的交易第三章他居然失控了第四章小恶魔的恶作剧第一章偷个宝宝抱回家盛天酒店晚上九点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钻石展览,此时大厅宾客满座衣香鬓影。而钻石的主人却歇息在顶楼总统套房,右手拿着一杯香槟悠悠转动,目光深邃的望着屏幕,嘴角带着猎人狩猎般的精芒。——不知道这颗极品蓝色水钻能勾动哪些蠢蠢欲动的黑手?走廊。顾思妍整理好刚从侍女身上弄来的衣服,举着托盘朝总统套房走去。五年前因为形势

  • 《超级兵神混都市》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超级兵神混都市》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称:超级兵神混都市目录预览:第一章王林第二章初显身手第三章我要做保安第四章美女CEO第一章王林东北市一处火车站的安检处传出一阵安检仪的响声。嘀嘀嘀……刺耳的报警声此起披伏的出现了。“不好,他藏有武器!”这下,女警确定,探测仪肯定没问题,旁边两名男警立刻会意,纷纷从腰间掏出手枪,瞄准了男子,只要他敢动一下,立刻击毙。男子一脸淡然,微微笑了一下,缓缓举起双手,淡淡道:“别紧张,小心走火,你们这种手枪的保险可不怎么好。”对于别的,男子

  • 《重生之都市修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修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归来第2章谁是废物?第3章我赔钱第4章你自找的第1章重生归来燕京蒋家,乃是华夏八大家族之一。此时蒋家后花园,一红衣长裙女子纤纤玉手拖着精致的小脸,似乎被什么事情困惑住,那种忧郁的神色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为了她牺牲一切,酥胸高耸,一张瓜子脸如同是仙女下凡一般。“姐,我不同意你嫁给韩家那个废物。”此时一二十出头的男子忽然闯入到后花园,眉头紧皱,一脸的气愤。红裙女子盯着面前的鱼池,似乎这男子所说的事情和

  • 《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目录预览:第1章初遇,惊天动地第2章皇甫二公子第3章胸前的叶子第4章别样的降温方式第1章初遇,惊天动地傍晚的微风轻抚过,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咸味。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小渔村,甬道错落有致,鞋托敲打石板的声音清脆悦耳。于小鱼经过第三条甬道岔口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在那边,站住!”“皇甫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音落,“砰”的一

  • 《梦里繁华若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梦里繁华若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称:梦里繁华若初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很香第二章手表不是偷的吧?第三章笑天真第四章姐妹交恶第一章你,很香迷城,十五年了,迷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到处都是战火纷飞,唯独这迷城多了一份儿安宁。刚刚入春,乍暖还寒时候,沈若初拢了拢肩上的外套,看着窗外已经吐了新芽的树木,面上没什么表情,到了一处胡同口。沈若初忽的对着前面的司机开口:“良叔,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办些事情。”“四小姐,那您要快些,市长和夫人们都在家等着您呢,盼着您早点儿

  • 《一直都想嫁给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一直都想嫁给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一直都想嫁给你目录预览:第一章:血癌第二章:我回来了第三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第四章:绝不离婚第一章:血癌“白芷小姐,检验报告证明,你患了急-性-白血病,也就是俗称的血癌,建议立即住院治疗!”白芷的手紧了紧,面色苍白,沉吟片刻问:“如果不住院治疗,我还能活多久?”“如果不接受治疗,这个要根据病人的身体情况而定,但大多数都不会超过六个月时间。”“谢谢医生,我知道了。”白芷扯出一抹苦笑,起身离开。走出诊室那一刻,眼泪就无声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