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琉璃笄7章(第七章 暗林)

2017/12/27 7:11: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琉璃笄

第七章 暗林
沅江已经接近了南疆,茂密的树林,湿潮的空气,越来越重的雾气让杨若渐渐呼吸不过来,她轻轻倚着一棵树蹲下来,试图让自己的呼吸轻松。琉璃笄7章(第七章 暗林)
杨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雾气沉沉,压根看不见天空,更不要说以星辰分辨方位了。就算自己懂得再多,也没有经验,杨若心下气急,暗暗扯了扯自己的袖子。
柳熙华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后面的人没有了动作,他转过一看,杨若一身淡色衣衫蹲在树旁,心下大惊,快速跑到杨若身边,扶起她,道:“若儿,怎么了?”
杨若微微道:“无妨,是我的身子弱,缓一缓就好。”
柳熙华脱下自己的披风,铺在地上道:“你坐,我们休息一会。”
杨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柳熙华道:“刚过傍晚,林中天暗得快。”
杨若挪了挪,坐在披风上,道:“穆大夫他们已经上路四天了,按照脚程,他们该昨天晚上就到了。如果顺利,今天晚上你表兄的人就能到。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柳熙华道:“所以你才让方达去渡口?”
杨若道:“这只是其一,我还怕他私自联系落雨轩和重花楼的人,如果让他们追到,我们就是腹背受敌。”她看了一眼柳熙华道:“你到底得醉了多少人?他们都追了你两天两夜了,毒死一波来一波。”
柳熙华道:“我哪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杨若道:“谁让你托付在大夫人的肚子里出生的,舅家还是凤凰左家。你还作死不习医术,这不是摆明了给那些庶兄庶弟给机会么?”
柳熙华无奈道:“我哪里知道。”
杨若继续嫌弃道:“柳熙华,你怎么就没有连武功也这样差,真不知道你怎么活了这么久。”
柳熙华更无奈道:“我怎么知道。阅读163shenghuo.com
杨若道:“好吧。我们已经甩掉他们了,暂时应该追不上了。”
柳熙华道:“你放心,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杨若看了一眼柳熙华,道:“你自身难保,怎么救我?”
柳熙华正色道:“只要他们放了你,我就自刎,绝不再逃。”
杨若愣了一愣,道:“你怎么这么傻?”
柳熙华道:“不傻,只要你平安,我怎样都好。”
杨若心下感动,故作坚强道:“还不傻?你死了我就是目击证人,他们难道不知道斩草除根的道理么?更何况,你怎么知道你死了他们就会放过我?这样的蠢主意不要再出了,乖乖听我的话,我们走出这片树林是正经。”说着她背过脸去,不让柳熙华看见她的眼眶中打旋的泪水。163生活网
柳熙华急道:“你别哭啊,我们肯定能走出去的。“
杨若道:“谁哭了,我就是转了下脸。”她仿佛自己也觉得谎言拙劣,便转移话题道:“今天上午在镇子上追我们的人,他们的口哨是做什么的?”
柳熙华道:“那个啊,是他驱蛊的蛊器,只要他吹出相应的旋律,就能驱使他饲养的蛊虫做出相应的动作。”
杨若道:“这个好玩,待我到了南疆,也一定养几条蛊虫来玩。你上次说你们南疆神奇的蛊多得很,给我说说啊。“
柳熙华见杨若有兴趣,便道:“传说中我们南疆有一种蛊,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让来自地狱的灵魂得到安息。听我娘讲过,叫做什么‘心有莲花一瓣,不惹凡尘之忧’,这种蛊叫做息尘。163生活网
杨若听得很是认真,问道:“息尘?好奇怪的名字。”
柳熙华道:“反正也没人见过,只是个传说罢了。”
杨若道:“好吧,等我们到了南疆再说。”
正在说笑间,杨若突然站起身来,道:“不好,他们追来了。”
柳熙华急道:“什么!怎么这么快,你不会听错了吧。”
杨若道:“我不是用耳朵听得,我是用鼻子闻的。今早上我们跑的时候我趁机在他们身上放了千里香。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这种香沾在身上数日不褪,最适合追踪。”
柳熙华道:“那还等什么,跑啊!”
杨若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见周围密林环绕,隐隐还有泉水的声音,山间厚重的雾气已经完全遮挡住了视线,天刚刚擦黑,月亮还未升上来,正是隐匿的好时机。
她向柳熙华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走过来。
柳熙华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早就对杨若心服了,见她打手势,立马走到她的身边道:“怎么了?”
杨若道:“你跟我来。”
她率先走在前面,微微试探着脚下,轻快地在林间穿梭。
柳熙华紧跟在后,跟随着杨若的脚步。他抬头看去,见杨若瘦弱的身影在一片昏暗中穿梭,如果不是她淡色的衣裙显眼,他都快看不见她了。柳熙华突然有种错觉,虽然杨若讨厌黑暗,讨厌杀戮,但不可否定,她适合黑暗,或者来说,她属于黑暗。她就像一只暗夜里的蝴蝶,虽然弱小,但却有无比敏锐的判断和无比坚定的信念。
杨若指着一颗古树道:“柳熙华,上去。”
柳熙华道:“什么?”
杨若道:“你上去啊,躲在树冠里,在我回来前,或者你表兄的人来之前,不要下来。”
柳熙华道:“若儿,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你怎能让我躲在树上?”
杨若瞪了一眼道:“你会什么?武功?巫术?咒蛊?”
柳熙华立马道:“都会!”
杨若平静地看了一眼,柳熙华的气势立马就弱了:“就是,就是会一点。”
杨若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柳熙华的肩膀道:“熙华,你听话,去树冠里躲着。他们要杀的是你,就算抓住我,也会用我要挟你出来。就算我被抓住了,我们也拖延了时间。现在,你就祈祷你表兄的救兵快点到吧。”
柳熙华有些无语,她这是在哄小孩子么?其实杨若并不擅长与别人交谈,在相府里,步步危机,她总是得很小心,哪怕只是少说少错。就这点哄孩子的本事还是从黎家小猴儿的身上学来的。
杨若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没事。”她拿出一个锦囊来,道:“你上树后,把里面的药拿出来服下,它可以暂时隐匿你身上的气息。其他的等我们安全了再说给你听。”
柳熙华道:“一切小心。”
杨若快步离开了古树,就这样的运动已经让她的身体无力负担,她尽量想有水的地方走去。她让柳熙华躲在方才的那颗古树上,正是因为靠水近,哪怕他几天之内走不出去,也可以在有水的地方活下来,等到家族的救援。
柳熙华一路来的善意她看在眼里,她就对不会让这个善良的人死在这卑污之手里。杨若坚信,虽然柳熙华不会巫蛊,不会武功,但他本身就是一座宝藏。虽然现在他心性纯良,风光霁月,不懂手段计谋,但正因如此,他才更可贵。就算将来他难免不会玩弄手段,但是一个人的心性不会变,有计谋又有正气,那样的他更适合做领导者。
心里这样想着,杨若不禁啐道:“怪不得什么也不会还这么招人忌惮!”又走了几步,杨若突然听到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杨若顿时停下,这是什么声音?蛊虫?
她朝四周看去,黑漆漆的地面并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但是这个声音越来越近,杨退了几步,靠在一边的树上。她静静站着,全身的感官此时已经全部被调动,她用力感知着黑暗中的来客。果然,就算他们不知道自己在那里,这蛊虫也能循着自己的气息找到自己,怪不得,这么快就找过来了。
杨若微微有些头皮发麻,真是棘手。默香就做好了那么一粒,给了柳熙华,这下可怎么好?杨若摸了摸腰间,只剩毒药和银针了。杨若有些无语,真是倒霉。
林间窸窸窣窣的声音愈发大了,似乎就在耳边了,杨若没办法,只能接着跑。
突然,她的脚下似乎踩中了一只虫子,虫子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杨若吓得迅速跳起来,站到一边,她定睛一看,隐隐约约黑暗中一只像甲壳虫一样的虫子,似乎在痛苦的扭动,杨若被这样的情形吓了一跳。她迅速抽出一根银针,若是这只虫子再有什么动作,她就用银针把它定死在地上。
只一会,虫子不动了,杨若微微舒了一口气,这是死了?但杨若的气还没缓过来,就见虫子的腹部好像被什么冲破了,但是天太黑了她看不清楚。杨若揉了揉眼睛再看,原来是许多同样的小虫子撑破了大虫子的腹部爬了出来。杨若下了一跳,这是杀不得么?死一只,就会再出现许多小虫子?
只见刚刚爬出来的小虫子,快速挥动触角,然后向自己的方向爬了过来。杨若心道:“不好,这是刚才踩破了母虫尸体的缘故?
杨若心里哀叫一声,只见更多的虫子朝自己这边涌了过来,在地上铺的密密麻麻,犹如一片黑色的草地一般。杨若只觉恶心的厉害,刚才消失的力气仿佛都回来了,她用力的向水边跑去。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显然那些南疆人已经追上来了。杨若暗叫祸不单行,现下只能先在水利躲一下了。
待她奋力跑到水边,她发呆了,这不是一条小河,而是一条瀑布!站在上面往下看足有一百多丈。杨若看了看来时的路,只见追兵已经赶上来了,杨若心里急道,救兵怎么还没有来啊,这个表兄也太不靠谱了。
她沿着瀑布的上流往里面跑,然后找了个水流相对平缓的地方,一头扎下去。果然河水掩盖了她的气息,那些蛊虫没有再跟上来。追兵们没有了蛊虫的指引,也就向不同的方向找过去了。
杨若等到周围都没有声音的时候才浮出水面,但是更糟糕的是,她没有力气了。
杨若浮出了水面,却没有力气游回岸边了。她只能牢牢地抓住水中的芦苇,等待着方达带人来救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失,杨若的意识也渐渐迷失。夜里的冷风呼呼地吹过水面,河水也愈发冰冷。水里的女子就像夜晚的幽灵一般,似乎没有气息,随着往下流地河水一动、一动,在水中摇曳。
柳熙华赶到岸边时,就看见了这样的情形。柳熙华暗骂一声,不是很厉害么,这是什么情况?杨若,若是你有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他迅速地冲下水去,却发现杨若已经抓不住水中的芦苇了,她开始随着水流向瀑布流去。柳熙华大惊,用力快速游过去,把杨若拦进怀里,奋力游向岸边。

琉璃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琉璃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