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与尸共舞14章

2017/12/27 13:50:49 来源:网络 [ ]
小说:与尸共舞
第十四章 请神香
  “哈哈……”   一声阴狠中掺杂着些许豪迈的笑声传出。163生活网从不远处的一个围墙的后面走出来了一个穿着蓝色条纹衣服的男人,看上去约莫有四五十岁,和齐叔是差不多的年龄。   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有些像是酒壶一样的东西。   “你是谁?”看到他出现,解红尘的眼睛眯了起来,声音中带着一股的冷然,眼前的这个人,恐怕就是控制着黑猫衔子自杀的那个人。这人和解家究竟有什么样的仇怨,竟然要做这种事?   “解家的小娃娃,你比你爹要强一些!”那人没有看我,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解红尘,有些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而且长的也比你爹俊俏一些。”   解红尘的眸子转动。   手中的桃木剑攥紧,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而那人轻轻的晃动了一下酒壶,酒壶之中传出了好像是两个铜钱撞击的清脆的声音,紧接着,六只黑猫竟好像是听从召唤一样,回到了他的身边。网站163shenghuo.com然后饶有兴致的看向我,咧开嘴角笑了一声说道:“古家,你的爷爷,你的父亲,都算是人物。不过我更欣赏你的父亲,因为他的心足够狠,而且也足够好奇。”   说完之后,咧开嘴笑了起来。   笑容里带着一股邪恶的味道,听到他说这番话,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奶奶从来没有和我提过父亲的事情,只是说在我出声之前,父亲就已经死了。但是对他的经历却是很少提到。而前几天我也多少了解了一些,父亲应该是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导致到现在奶奶都没有原谅他……   眼前的这人,好像是认识父亲一般。版权163shenghuo.com   “你到底是谁!”我感觉到事情已经逐步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看着他,闷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股的怒气。   他扭动了一下脖子:“说实话,我还真的有些不忍心杀你们两个。不过,你们自己找死我也就没办法了……”   说话之间,手中的那酒壶一样的东西再次晃动了起来。一股清脆的声音传出,在铜钱交错的声音中,好像是穿插着毒蛇吐信的声音一样,阴冷的气息在身上蔓延。   “控灵术!”我的心中震惊。   看着在他脚下不断跃动的黑猫,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推荐163shenghuo.com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人?   而解红尘的眼睛里也是震惊无比,就好像是活见鬼了一样。   “喵呜……”   那撕裂的喉咙中,传出了一股股凄惨的猫叫。六只黑猫的身上好像是燃烧起了一股淡淡的白色的火焰,看上去诡异无比,黑猫白火,这是最邪性的东西之一。   “控灵瘟!”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那人手中拿着的那个酒壶,瞬间明白了究竟是什么东西。   难怪刚才那些黑猫就算是被我劈成两半,照样还能够站起来。控灵术,再加上控灵瘟,这对于寻常人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这控灵瘟是很邪性的一个东西,在传言之中,它能够操控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生灵,甚至是死去的亡灵。与尸共舞14章   当然,一切是夸张了。但是,这控灵瘟却依旧不可小觑。   传说中这是从苗寨传出来的东西,如果说运用得当的话,能够操控很多的东西,甚至是一些意志力薄弱的人。   “有点见识,不过并没有什么用。”那人的眼睛中透出一股的诧异,看着我,冷声的说道。   紧接着,控灵瘟被轻轻的拍打。   一阵有节奏的声音传出,那猫尸在瞬间扑了上来,周围的一切,对它们已经没有半分的用处了。与尸共舞14章在控灵瘟的作用下,这些原本就已经邪异异常的猫尸变得更加的危险。   解红尘刺出一剑,竟然连一条猫崽的皮都刺不破。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手持控灵瘟的那人,明白了为什么他之前不出来了。他是要尽最大的努力,将这些猫尸身上的怨气彻底的激发!   这样一来,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我冷哼一声:“退后,我来!”   解红尘的嘴巴抽动了下,也知道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身体瞬间后退了一步。   我瞬间从自己的香盒之中抽搐了一根燃香。   这一根燃香要比寻常的燃香稍微粗上那么一些。腰间红绳被我牵引而出。紧接着,在那燃香上缠绕一下。   手指黏住燃香的三分之一的位置。   吐出一口浊气,冷喝一声:“临劫,此香通天,烦请神降!”   “噗……”   那一瞬间,在我手中的燃香无火自燃,一股难以言明的精气在周围来回的环绕,盘旋直上九天。   “请神香?”那人似乎是有些震惊,眸子中射出一股精芒,冷哼着说道:“想要请神?没门!”   而那一瞬间,我的眼睛微微的闭了起来。   三只黑猫扑了上来,不过目标却并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请神香。   《玄香秘术》中,将一百零八张香方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三十六天罡,而另外一部分是七十二地煞!   共一百零八,形成大衍!   请神香,就属于三十六天罡之中的一种。   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我古家的香,就算是天上的神仙,都要争上那么一争,这才是老古家的传承一直没有断绝的最根本的原因。   “小心!”   解红尘闷哼一声,身体再次冲出,口中喷出一股浓血,血化成雾,染落在那桃木剑上,向着其中的一只黑猫狠狠的攻杀了过去。   “喵呜……”   黑猫怒哼,已经沾染尸气的牙齿变得漆黑无比,身体在空中灵巧的转身,然后向着解红尘狠狠的就咬了下来。   解红尘想要闪躲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这控灵瘟实在是太诡异了。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眼睛睁开了。   周围的一切,前所未有的清晰。我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就好像是开了第三只眼一般,伸出手去,猛然间一个前拨,将解红尘直接的移开。然后一拳狠狠的向着那个咬过来的黑猫砸了下去。   “嘭……”   硬碰硬的一拳。   黑猫的身体就好像是流星一样,被我直接捶飞。我看向了那男人,眼睛中带着一股的不屑,而后接着说:“你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了么?”   那男人的目光闪烁。   看上去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   “好小子,算你狠!”他的拳头猛然间握了一下,而后接着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说话之间,黑猫在霎那间跟在他的身后,消失在了那里。   “我靠,不能让他走了!”解红尘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股焦急,看着我急忙的说道:“我解家的危难还没有解除呢,咱们要乘胜追击啊!”   我瞪了一眼解红尘:“闭嘴!”   身体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个常青树一般,屹立不倒。   “你!”解红尘看着我,似乎是非常的愤怒一样。   而现在,我是有苦说不出,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请神,失败了!确实是有一丝丝的神力灌到了我的身体之中,可是,请神却失败了。并没有任何的神明降下。   我刚才挥出的那一拳,也不过是靠着灌注到我身体里的部分神力所打出来的而已。   感觉到那人应该已经走远。   “噗……”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好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萎靡下来。而憋在我体内肆虐的一股神力在我喷出鲜血的那一瞬间离开了我的身体。   “请神香,我现在果然还不能用!”我的脸色苍白,轻轻的拍了一下解红尘的肩膀,微微的摇头:“对不起,我也想追上去,不过当时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能够将之吓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心中明白,如果说刚才不是我用一丁点的神力将那人吓退的话,我和解红尘两个人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若是继续下去,我们两个就真的要折命在这里了。   请神香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   我虽然说已经足够小心,而且也认为自己的道行差不多。可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白白的浪费了一根请神香。   解红尘的脸上有些羞愧,急忙的摇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我不对,我背你回去……”   我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脏乱的长袍,苦笑一声:“我身上,挺脏的!”   而解红尘却是没有二话,直接的背起我,向着远方跑了过去。   我在解红尘的背上颠簸,意识逐渐的丧失,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是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呼喊着我的名字,那声音很好听,好像天籁一般,我循着声音看去,努力的想要看清叫我名字的人的模样……   只是看到,一袭米白色的长裙,再配上一头柔滑的过肩长发。站在河边,回头轻轻的呼唤。   我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就好像被一团雾气阻拦了一样。   “古今……”那个声音再次传出……

与尸共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与尸共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墨音雅韵】这个深冬依旧苍凉 主播:慈善大使 作者:梦在深巷

    这个深冬依旧苍凉梦在深巷/文雁行划过了一串省略号,延绵的一场素雪漫天飞扬,一切进入安然而庄严。冬晨的风,似乎没醒,熟睡在夜的衣袖,一丝光影吸引着雀鸟,大地黛褐的眼神,揉醒了所有的宁静。枝头的温度开始抖落,厚实的瓦砾舔舐着寒露。季节似乎开始休眠,万物寂静,静默里呼吸着缓缓蔓延的几丝凌乱野草。飘零的枫叶,支撑不住最后的婉约。被雨淋漓的几分憔悴,漠然褪去一片片殷红。总有一些别致婉约在缤纷,素袖里洒落的万朵千枝的琼绒,紧捂着裸色里的凡尘。江南的青石板多了沉寂,无法凝结的心思,依然抖落了一季忧郁。夜的鬓角

  • 什么样的壶,可以称得上是上等好壶?

    我们总结了十二大要诀:1、看堂号和名款画押通过壶身或盖子背面铸的堂号或者名款画押,可以识别该壶出自何堂、何人、何时、何地(如图07)。有著名堂号的铁壶,就像当下的名牌一样,价格会很高。也有一些很老的铁壶,在江户时期铁壶初期没有任何落款,但工艺、造型、材质也属上乘,一样是收藏佳品。2、特殊型款是精品老铁壶的独特造型,充分显示了釜师们对当代一些事物的理解、态度和心态的寄托。釜师们把壶制成房屋、井台、山水、动物、蔬果等器形,用以壶言情的表达方式,更加高深的注给壶以情感,独具灵性和美义。这类特殊器形的老

  • 那一缕醇厚的甜香:腊八节美文欣赏!

    老舍笔下的腊八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这种粥是用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各种的干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等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沈从文笔下的腊八把小米,饭豆,枣,栗,白糖,花生仁儿合并拢来糊糊涂涂煮成一锅,让它在锅中叹

  • 鉴定专家王鹏飞会见释永信大师

    本报讯(记者刘军),知名瓷器杂项鉴定专家王鹏飞在郑州天下收藏会见了少林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法师,并进行了亲切交谈。王鹏飞在会见时首先对释永信法师表示欢迎,祝贺少林寺武僧团事业成功,并对释永信法师发扬爱国爱教光荣传统,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做出的贡献,以及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多年来积极开展资助贫困学生就学、为缺水村庄打深井、为贫困乡村卫生院捐赠药品等扶贫助困救灾活动给予高度赞扬。王鹏飞介绍了当前古玩鉴赏发展情况。释永信法师出生于佛教家庭。1981年,至嵩山礼少林寺方丈行

  • 在这个寝室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智障儿童欢乐多而那段时光都和室友在一起女生宿舍:-1-我们寝室五个人,恰好都是平胸,于是别的寝室给我们寝室起名叫“AAAAA级风景区。”-2-大一时,我洗澡忘记忘带毛巾了,就喊我室友帮忙拿一下毛巾……不一会儿,她拿着一面镜子给我,我很纳闷说:“我要毛巾,你给我镜子干嘛?”室友也懵逼了,说:“我把毛巾听成了魔镜,我还纳闷你洗个澡要镜子干嘛,还是魔镜……”-3-我们宿舍经常用热得快烧水,一天晚上,舍友烧水,刚把热得快插上,听见“砰”的一声,跳闸了屋里黑了,这时舍友传来一声颤抖的声音:“我是被炸瞎了吗

  • 红酒搭配菜品的小常识

    葡萄酒在国内渐渐的流行,人们也对葡萄酒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慢慢注意到葡萄酒和菜品之间搭配。顾名思义,一个“搭”一个“配”,也就是指的一个组合,搭配讲究的是在一起要和谐,“搭”容易,但是“配”就需要一定的经验了,酒和食物一定要和谐,不能有一方太突出。味觉我们的味觉在一方面是可以感受到很多食物的味道,其中有比较基本的就是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这几种感觉是相互影响的。比如说咸加强苦,酸可以暂时的掩盖苦味,加强甜味,甜味可以降低咸酸苦。色泽在葡萄酒和食物的搭配中有一个很基本的准则就是红酒要搭配红肉

  • 【生活文摘报-深度好文】成功人懂的熬,失败人懂的逃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一个老板再难,也不会轻言放弃?而一个员工做得不顺就想逃走?为什么一对夫妻再大矛盾,也不会轻易离婚?而一对情侣常为一些很小的事就分开了?说到底,你在一件事,一段关系上投入多少,就决定你能承受多大的压力,能取得多大的成功,能坚守多长时间。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但你没有,普通人用对抗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光,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就是别人依靠的肩膀。孝

  • 《和我在靖江的街头走一走》,靖江警花深情演绎警察版《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