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怨咒18章

2017/12/27 16:46:35 来源:网络 [ ]

小说:怨咒

第十八章 停尸房
  在路边的一个长凳上,我们坐了下来。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张小方愁眉苦脸的说,“禁忌被盗走,恐怕接下来会麻烦不断的。知道你杀死了老疤,恐怕黑猫会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那又能怎样?”我嘴里说得轻松,可是想到仅仅几只黑猫就险些要了我们两个的小命,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我们特殊事务处理所就需要你这种人,如果不嫌弃就来帮我们吧。”拍了拍我的肩膀,张小方笑着说。   “你们那有什么好的,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岂不更好?”我毫不在意的说。   “我们的待遇可非常丰厚啊,”张小方神秘的一笑,“比你打杂挣的多得多。阅读163shenghuo.com”   “真的吗?”摸了摸口袋里不多的几张钞票,我有点动心了,很快要交房租,如果不想点办法,恐怕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那是当然,”张小方说,“不过这件事我得回去跟所长商量一下,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好,”我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你们特殊事务处理所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神通广大吗?”   张小方点点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那是当然!”   “好吧,你帮我查个人!”我忽然想起叶琳托我帮她找母亲的事,便跟张小方说道。   “嗯。”张小方把他的宝贝电脑打开,“你告诉我要查的人的姓名吧。”   我把叶琳母亲的名字告诉了他。   张小方皱着眉头搜索了一会,然后说,“她已经死了!”   “真的查到她了?她是怎么死的?尸体在哪里?”我连珠炮似的问。163生活网   “十天以前,她的脑浆被喝光,与她同样死法的人还有好几个,因为怕引起恐慌,所以尸体被收藏起来。”   “哦,”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一定是被大头鬼婴给害了。”   “不错,可惜这次没有捉到它!”张小方有些后悔的说,“否则又能破一个大案子,所长那里也能有个交代。”   “尸体现在在哪里?”我想起对叶琳的承诺,又问道。   “这个我知道,那些尸体都存放在一个地方,恐怕他们不会让你去领尸体的。”张小方有些为难的说。   “告诉我在哪里就行了,我自己想办法。网站163shenghuo.com”我不想让他为难,直接说道。   “嗯,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啊,那里鬼气很重的。”张小方给我一个地址,然后就离开了,临走时让我等他的消息。   “你要快一点,否则可能会找不到我!”我开着玩笑说,“电话费都要交不起了。”   张小方点点头。   我独自往回走,一回头才发现墨狐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我,“难道它不放心我,一直在保护着我吗?或者它根本就是无处可去。”   望着同样孤单单的墨狐,我对着它摆摆手,“过来吧,我们一起走!”   听到我的话,墨狐稍微犹豫一下,然后快步跑过来,紧紧的跟在我的身边。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它的腿很短,尾巴毛茸茸的模样很可爱。   回到家里,墨狐也跟了进来,我在地板上铺了张毛毯,让它在上面休息。   墨狐翻着淡蓝色的眼睛,看了看我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趴在毛毯上睡着了。   它的眼神很忧郁,好像一直有什么解不开的愁楚似的。   第二天我请了一天假,然后去找叶琳。   看到我,叶琳忧伤的眼神里多少有了些喜意,她上身穿着白色的紧身衣,配着一条牛仔裤,映衬得身体更加的修长凹凸有致。   “有我母亲的消息了吗?”叶琳忙不迭的问。163生活网   “嗯。”我点点头,“我们这就去。”   “好。”她把披散着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然后穿上鞋子跟我走了出去。   门外面,墨狐正在那里等着我,看到墨狐,叶琳微微一愣,“这是什么动物?”   我摸了摸墨狐的脑袋,说,“它叫墨狐,很乖巧的,不会咬人。”   墨狐跟叶琳四目相对,它忽然变得高兴起来,摇着六根尾巴,用头蹭着叶琳的小腿。   我瞪了它一眼,“没想到这个小东西竟然这么好色!”   叶琳也很喜欢它,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把墨狐抱到了怀里。   叶琳拿出一根皮筋来,把墨狐的六根尾巴扎到一起,然后笑着说,“这样就不会那么显眼了,别人会以为它是一只长相怪异的小狗。”   我笑着点点头,“真亏她想得出来。”   墨狐毛乎乎的大尾巴看起来异常的可爱。   墨狐跳到地上,跟着我们往外走。   张小方说的地方距离城市数十里,我和叶琳坐着公交车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那里。   远远的,我就看到浓重的灰色怨气覆盖着一大片建筑。   那些房舍都是青色的,更像是一座庙宇。   红色的围墙把那些房舍围住,墙壁上拉着电网,大铁门旁边是门房。   一看怨气我就知道,里面一定有很多冤死者的尸体。   我打算先礼后兵,如果他们让我们进去探视最好,不成的话再想别的办法。   刚刚走进门房,就听到院子里面传来一声古怪的叫声,叶琳被吓得脸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后退好几步,低声问我,“是什么在叫?”   那声音很像是黑猫的叫声,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因为猫本身就是阴性动物,在这个放置尸体的地方避免不了会有猫的。   “没有什么的,”我安慰着她,“如果你害怕,就在这里等着我。”   “不,我要跟你一起进去。”叶琳咬咬牙,很坚定的说。   “嗯。”看了看对方坚毅的表情,很难跟当初那个爱哭的小护士联系到一起。   门房里有两名身穿蓝色制服的中年人正坐在那里。   他们的脸朝着窗外,好像看到了我们。   我轻轻的敲了敲窗子,说,“你好,我想进去认一具尸体!”   我一连喊了好几声,那两个人都像木头似的,一动也不动,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   “笑什么?”我有些生气,“让不让进,给个痛快话!”   可是他们仍旧一动不动,我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头,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我轻轻地推了一下靠着门那人的肩膀。   那人像木雕似的,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他们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我碰了碰另一个人,他同样倒地,身体冰冷。   叶琳躲在我的身后,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反正他们被害死了。”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一点。   说白了这里就是一处太平间,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害死他们。   扭头向里面望去,一大片房舍出现在面前,房子用大块的青砖砌成,有的青砖被侵蚀得变成了碎末,砖沫在风中飞舞着。   近代很少有使用这种青砖的,看来这些房舍一定有数百年历史了。   我边用手指吸食怨气,边往院子里面走。   有些房舍的屋顶上都长出了小树,在风中摇摆着,并发出沙沙的声音,使得这个寂静的院子更显得阴森恐怖。   叶琳的手颤抖着,拉着我的衣服。   “没事的。”我安慰着她,不过还是把桃木剑拿到了手中。   正对大门的是一大趟房子,虽然是白天,里面的光线还是很暗,黑乎乎的。   大部分的怨气都是从房间里升腾出来的。   “那个房间就是储存尸体的冷冻室。”我回头跟叶琳说,“不如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   我怕她会害怕,或者看到她母亲尸体的时候会接受不了,才这么跟她说。   “我跟你一起进去!”小护士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看来她已经做了决定。   “好吧!”我跟她说,“不过你要坚强些才行。”   “嗯。”叶琳点点头,眼泪已经在眼圈里转动了。   墨狐的小眼睛警惕的望着周围,然后停住脚步,好像有些担忧的样子。   

怨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怨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