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有一美人兮 见之不忘20章

2017/12/27 17:09: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有一美人兮 见之不忘

_第20章:返老还童的黑幽灵
    “没了,版权163shenghuo.com只要你能记住这两点就行。”

    岳梓童的脸,又黑了下来:“别辜负了闵柔,她是个好女孩。”

    李南方反问:“那,如果她辜负我呢?”

    岳梓童冷冷地说:“那你就去死吧。”

    “行,成交。”

    李南方倒不在乎岳梓童说话这样难听,想了想才问道:“小姨,能不能问你个事?”

    “说。”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特工。”

    岳梓童也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卧槽,163生活网这么牛叉?”

    李南方很惊讶的样子。

    岳梓童没在意他说脏话,眯着眼阴阴地笑了:“所以呢,你以后在我面前最好是老实点,要不然我怕自己管不住自己,一枪崩了你。”

    李南方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后,岳梓童就不想看到他了,抬手挥了挥,好像轰苍蝇似的:“你现在可以走了。工作嘛,就是小车班的司机,我的专车司机。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明天一早,正式来公司上班。”

    还真让王德发说中了,从这一刻起,李南方就成了一名光荣的小车班司机。

    她这样安排人渣先生,也是为找个与她一起上下班的理由。

    “好的,小姨,那我走了。”

    李南方站起来,微微弯腰点头后,才转身走向门口。

    可能是因为他的乖巧,让岳梓童对他有了点好感:“等等,阅读163shenghuo.com你现在身上有钱吗?我家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品。”

    “区区铜臭之物,倒是不劳小姨您的费心——明天见。”

    李南方微笑着拒绝,在开门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以为,他视金钱如粪土的潇洒,会让岳梓童感到些许惊讶,说不定正用很复杂的目光盯着他背影呢。

    结果,人家压根没这意思,只是玩味的看着他:“怎么,还有事?”

    感觉很没脸的李南方,找了个拙劣的借口:“我就是想问问,现在天还早,163生活网我该去哪儿玩?”

    “愿死哪儿,就死哪儿去。”

    岳梓童淡淡说了句,拿过一份文件开始工作。

    其实,李南方倒是很想问问,昨天洗澡时,那三名蒙面杀手是不是她派去的。

    不过这种事不能直接问,就算问了她也不会承认,这需要李南方以后慢慢调查。

    岳梓童原来是一名特工的身份,让李南方心中恍然大悟:怪不得老头让我来保护她呢,干特工的能没仇家吗?

    李南方还是有些纳闷,就凭岳梓童这明显缺根筋的智商,能得罪多厉害的人物啊,还用得着他亲自出马,贴身保护?

    就在岳总嘴里的人渣满青山市的转悠时,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深山中,一个身穿黑袍,胡子老长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睛。

    在他盘膝而坐的大石前面,也站着个身穿同样黑袍的人,不过脸上却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金黄鬼面,哪怕是大白天,看上去也阴森森的很吓人,唯有眼洞后面那双眸子,黑黝黝的就像直通地狱。

    这是个女人,宽大的黑色纱袍,也无法遮掩她窈窕的身躯。

    白胡子老者闭着眼时,她就在这儿站很久了,却始终没有吭声,就仿佛老者不睁眼说话,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她就会一直这样站下去那样。

    老者看了她片刻,声音有些沙哑的缓缓说道:“昨晚我夜观天象,早在二十四年前就来自地狱中,能返老还童的天煞凶星,已经正式入世了。”

    “他现在哪儿,叫什么名字?”

    黑袍女人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股子让人心痒难耐的妖媚,就是冰冷的让人心悸,好像两块铁片在摩擦。

    “我看不透,就像我不知道他的生命,来自哪层地狱,又将归去何方。”

    老者说完,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黑袍女人没有再问什么,微微弯腰行礼,转身走时风吹起她耳边长发,露出的耳后肌肤,比山上的万年积雪还要白。

书名:有一美人兮 见之不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有一美人兮 或 见之不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 不认识)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不认识)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5章不认识“是你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床边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看不见他的长相,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宽阔的大手,和低沉嘶哑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再次听到秦世欢道谢,杨笙心中满是苦涩,面露讽刺,如果开车撞上的人不是他,如果秦世欢没有失明,她还能如此坦然地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么?答案不言而喻。病房里一度诡异地沉默着,秦世欢手指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打着转,无法用眼神与人交流是一件令人很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她已经两年没有

  • 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 妈妈)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妈妈)小说书名: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5章妈妈我看着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报纸上面那两个熟悉的面孔徒然放大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都被揪起来。我支撑着虚弱地身体,缓缓地爬起来,由于很多天没有进食,身子弱的仿佛能被风吹翻。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站起来,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报纸。从病床到沙发短短的一截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满脑子都是对蒋宸和薛敏的恨意。若不是这恨意,也许我都不能支撑着自己走到沙发。我颓然地坠倒在沙发上,虚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喘气来缓解疲劳。我

  • 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 取悦我)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取悦我)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5章取悦我当薄宁川看到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发抖的女孩子,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目眦yu裂。“都给我滚!”薄宁川朝后面一起寻找的兄弟吼了一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蹲在女孩子旁边,想要替她披上。但是安以若对他的触碰非常抵触,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噩梦里,身子避开他的手,嘴里不停说着,“走开,你不要碰我,求求你,放开我。”薄宁川看着这样的安以若,心里懊悔又自责,要不是自己非要来这个酒吧庆祝,就会被人算计。要不是自己给安以若打电话,

  • 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 洛水跳楼了)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洛水跳楼了)小说书名:求你别爱我第15章洛水跳楼了季夜寒盯着双眼泛白的洛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带着释然的笑意!不,不能让她死,她还得留着给幕晨晨移植眼角膜!紧扣的大手松开,洛水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地上,狼狈的趴着,脸朝下贴在医院的地板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空气突然钻进胸腔,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季夜寒甩了甩手,抽出手巾擦了擦手指,仿佛碰了洛水的手指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扔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留着你给晨晨移

  • 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 亲生女儿)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亲生女儿)小说名字: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5章亲生女儿余母脸上带着喜悦牵着余薇走进了珠宝店,四人对视。余母见到余歆檬的时候,愣在了原地。看着消瘦,剪着短发的余歆檬,她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余薇见到余歆檬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就被她纯真的眸子掩盖了过去。她一脸愧疚的走了过去,牵起余歆檬的手:“姐姐,对不起。煜皓不该那么冲动,让你在牢里呆了三年!”“姐姐?你在叫谁?”余歆檬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后退一步,眼底写满了疏离。“姐姐,对不起。对了,我马上

  • 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 猩红现实)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猩红现实)小说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5章猩红现实很快,薄煜辰额头上开始滴落着热汗,精壮的胸膛上像是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在白皙灯光的照耀下极其性感……可沐许凉却是越想越害怕,闷红着脸,将痛哭出声转换成默默哭泣……因为每一次的反抗与尖叫,换来的都是肉体上无情的惩罚。不知道过了多久,薄煜辰终于从沐许凉的身上翻身下来,双手捏着她的头发,讥笑着问道:“怎么?满意吗?不满意再来!”极大的羞辱感涌上脑中,让沐许凉心中的愤恨再也忍不住的倾泻出来。她双臂护胸,用力推开身上的男

  • 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 谁签的字?)

    原标题: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谁签的字?)小说书名:莫非爱情不透光第15章谁签的字?陈皓将莫小言的尸体安置好后,重新回到了医院。看到颓废坐在椅子上的宁霖川,二话不说,上去揪起他一拳砸了上去。刚好,宁霖川现在一肚子的怒火,他也没有地方发泄!就这样,两个人在医院扭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的凶狠。他们两个从小一块长大,从未向对方动过手,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为了莫小言动了两次手。“宁霖川,你让我鄙视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小言交给你,现在呢?你怎么对她的?到死,都是死无全尸!”陈

  • 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 赶人)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赶人)小说:相思一场终成空第15章赶人看到那张柔弱熟悉的脸之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罢转身,又重新坐回床上,心里走神的想着,他刚刚是在想什么?宁韵之看到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手里端着白粥,咬了咬唇走到床边,轻声开口。“昨天,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后来就看见尹泽扶着你回来了,看你醉成那个样子,我就留下照顾你……”“照顾我?一夜?”顾未辞的表情立即变的不太好看,这个尹泽怎么想的?居然放宁韵之进别墅照顾他一夜?“未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