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精品小说《穿越悍妃驯懒王》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27 18:37:47 来源:网络 [ ]

书名:穿越悍妃驯懒王

第一章篝火

漫天飘雪,风大得惊人。来自163shenghuo.com楚云裹着能把她装进去的大编织袋,缩在地铁站口的角落里。路灯照下荧荧白光,却显不出卖火柴小女孩温暖的家。

清晨天明,早高峰的地铁口人来人往,漠然匆忙,没人注意角落里那个小雪包,直到有人绊了一跤,赫然看见埋在里面已经冻僵了的小女孩……

“四姐……四姐……”有人吹着气声在床上趴着的小女孩的耳边软软的叫唤,“你快醒醒啊!你再不醒过来我就把你的早饭也都吃啦!”

“不准动我的早饭!”小女孩一骨碌爬起来,揪着床边上小屁孩的领子就给扔一边去,直接把桌上的早饭划拉到自己的领地范围内。

被丢在地上的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也不恼,笑嘻嘻的拍拍爬起来凑到小女孩身边:“嘿嘿,我就知道一提吃的四姐你准起!啧啧,护食护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柳家缺饭吃呢!”

楚云,不,现在已经叫柳梦云了,恶狠狠瞥了小弟柳梦岩一眼,匆匆忙忙的洗漱了就往自己嘴里塞早饭:“你干嘛来了?”

“四姐你忘啦,北漠国国王不是邀请了咱们一起秋猎么?大姐夫让我早点叫醒你好一起去啊!”柳梦岩摆弄着匕首,手腕灵活,匕首出鞘寒光闪闪,也不如他眼底的的精光更盛,可一点也不像是才十二岁的孩子的样。

柳梦云咬着包子含含糊糊:“要去你去,我又没那个本事,骑马又累又烦,回来都疼!我还是继续睡觉好了!”

“喂,四姐,咱们好歹是阳华国的使者,还顶着阳华国五皇子近身侍卫的名呢!你要是不去,丢脸的可是……”

“丢脸的不就是大姐夫么!还五皇子!你看他有半点五皇子的样么?一有事就往大姐身后躲!哼!”柳梦云截断柳梦岩的话,半点也不给周锡章面子,吃完饭回被窝继续睡大头觉。

柳梦岩没话说,收了匕首出门:“不去就算了!回头烤肉也没你吃的份!”

“咕嘟!”柳梦云咽了口口水:“烤肉?”

“对啊!”柳梦岩就知道这招管用,站在门口不出不入,“北漠王说了,晚上就用猎到的猎物烤肉开宴。人家北漠崇尚英雄,猎到的多就吃的多,没猎到的么……嘿嘿,就别吃啦!”话刚说完,眼前一花多了个人。精品小说《穿越悍妃驯懒王》全文在线阅读TXT

柳梦云一脸笑意春光明媚,早就换好了男装,搂着自家小弟的肩膀提着短剑斗志昂扬:“走吧,别让大姐夫和北漠王久等了!”

实在不能怪柳梦云一提吃的就兴奋,谁让她前辈子就是被冻饿死的呢?才十岁的小丫头死在地铁站门口理都没人理。不过上天待她不薄,借尸还魂,或者说穿越,就到了阳华国鼎鼎大名的莱国公柳家成了柳家四姑娘,还跟皇家沾亲带故。

五皇子周锡章出使北漠,柳家四姑娘和小弟就化了名扮作五皇子的近身侍卫一起出行。北漠是游牧民族组成的国家,出了王城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城东的山顶终年积雪,如玉冰寒。

柳梦云骑着一匹枣红马,和柳梦岩一左一右的在周锡章后傲然挺立。

北漠王身后有人窃笑,似乎对阳华国五皇子的两个侍卫有些另外的看法。

柳梦云心里比了个中指。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敢小看柳家的人?那真是瞎了狗眼了!

狩猎开始,周锡章看看周围早就奔出去的北漠贵族,有点无辜的眨眨眼:“小妹,小弟,你们也想去吧?”

柳梦岩鄙视:“我们要是去了谁管你?万一惊了马把你踩马蹄子底下怎么办?”

周锡章挠挠脸,心虚的不敢看柳梦岩:“那个……不至于吧……”

“大姐夫你说这话有底气么?”柳梦岩白了周锡章一眼,勒着马一动不动。

“哈哈!表哥,我说你怎么不跟着一起来呢,原来你是骑术不精啊!”风里传来爽朗的笑声,两匹马又回来了。

柳梦云看见当先那匹黑马上十五六岁的少年意气昂扬,模样却不是北漠常见的高鼻子蓝眼睛,反而跟他们阳华国人更像。

“表弟,我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不然你表嫂也不会让她这两个弟妹贴身顾着我嘛……”周锡章讪笑,反正柳家一大家子,就数他没本事就对了,连只有十二三的柳梦云柳梦岩也比他强得多。

黑马少年朗然对身后的人说:“力牧,你留下照顾我表哥。”又向柳梦云和柳梦岩邀请,“这样两位就可以离开一起去狩猎了吧?我可是早就听说这次跟着表哥来的两位近侍都是高手,想见识见识呢!”

柳梦云傲然一笑,拍马向前:“好啊!那我就要跟三王子你讨教讨教了!”

一黑一红的两匹马一前一后,就那么撞进了山里,然后,不负众望的,迷路了。

其实也就是两个人看中了一只鹿,然后比赛着追,追着追着鹿猎到手了,可是山深处,连北漠三王子都不知道两人究竟到哪儿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山中天冷又黑,只有少年点起来的篝火明亮。就着雪收拾了猎到的鹿,少年利落的烤肉,香飘四方。

柳梦云抽抽鼻子,肚子饿了,馋虫被勾出来了。

少年递了块鹿肉过去:“没事,发现我们不在他们就该找了,明天一准能找到我们。今晚就凑合一下吧!”

柳梦云捧着鹿肉啃,顺便鄙视:“你不是三王子么?你怎么还能迷路?”

少年抱着胳膊两腿一叉,挑眉问回去:“我怎么就不能迷路?”

柳梦云鄙弃得连话都懒得跟少年说。

“你叫什么?”少年看柳梦云冷得抱成一小团,把自己外衣解了丢过去,“我叫赫连倾,和你们五皇子是姨表兄弟。我母亲是他母亲的亲妹妹。阅读163shenghuo.com

难怪赫连倾看起来不像北漠人,原来是有一半的阳华血统。柳梦云这下明白了:“我叫……梦离。”

“梦离小兄弟本事不错!”赫连倾毫不吝啬的赞美,凑到柳梦云旁边把自己衣裳给柳梦云披了,直接把人摁到自己怀里,“睡吧,晚上山里冷,你们阳华国天气暖,你肯定不适应。我抱着你就不怕了。”

柳梦云挣了一下没挣开,脸上被篝火映得通红。赫连倾说得没错,有他抱着柳梦云就不冷了……

多年以后,有时柳梦云午夜梦回,仿佛还能看见山里的篝火和篝火旁把她当男孩抱着睡的少年……

第二章绑架新郎

“唉!来了来了!大哥,姐夫,小弟,有人来了!”

“这个?不行!二弟你什么眼光啊!都七老八十了,怎么能配我们小妹?”

“就是,起码也要年岁相当啊!”

“这都等了半天了,再碰不着人,吉时可就过了!”

“今天不行就明天!总能逮着人的!”

“来了来了!这回真的来了!大姐夫,你快看!这个成么?”

“好好好!就是他!大哥,二弟,小弟,二妹夫,三妹夫,就是他了!你们快呀!”

“哎哟,大姐夫,别揪我头发!疼!”

“唉,大姐夫,你拿根棍子干什么?”

“一会,你们上去,我就拿这棍子照他脑袋这么一砸!嘿嘿,我看他老实不老实!”

“大姐夫,你可手下留情啊!别把人砸坏了!我可不想要个傻妹夫!”

“跟傻子连襟?我不同意!”

“得了,二姐夫,我们早就跟傻子连襟了。”

“行了!别嚷!大姐夫,不许加重我的负担!一会你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啊!”

“干嘛?小弟你太看不起人了!为了小妹的婚姻大事!我绝对不能落后!你说小妹都是二十二岁的老姑娘了!再嫁不出去,可怎么得了哇!”

“所以大妹夫你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

“我是为了小妹的幸福!到了!冲啊!”

“大姐夫你慢点!哎呀,大哥你怎么不看住他!”

“完了!大姐夫你真砸人脑袋啊!”

“没死吧?”

“还有口气……”

“行了,送过去吧!跟小妹拜堂去!”

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扑腾着翅膀的老母鸡“咯咯咯”的到处乱窜,几个孩子跟在后面围追堵截。精品小说《穿越悍妃驯懒王》全文在线阅读TXT眼见着就要抓着一只了,突然一声大吼,震破穹苍。

“小混蛋你们又来偷鸡!”猛地从屋子里冲出来一尊女煞神,举着根烧火棍,怒冲冲的,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张脸挣得通红。

几个孩子从听见那吼声开始就一下子散了,全跑了个干净,几个胆子大的站在远远的地方嬉笑着喊:“莽姑娘来啦!莽姑娘来啦!母大虫,嫁不出去的母大虫!”

“小混蛋还敢说!”烧火棍黑乎乎的棒子头上还沾着火星,张牙舞爪的就奔着那喊嚷着的小孩子去了!

顿时小孩子一哄而散,窜哪去的都有,再没人敢留下。

“哼!一群小混蛋!”那母大虫叉着腰,鼻子里哼出气来,烧火棍在手里随意的抡着,又赶着喊了一声:“下次别让我逮着!饶不了你们!”

屋子的门帘一掀,婷婷袅袅的走出来一位美貌的妇人,手上端着碗水,皓腕轻舒,送到了母大虫的面前:“行了,小妹,跟几个孩子置什么气?喝口水吧。”

“那群小混蛋,天天来我这偷鸡!我那是养着下蛋的!他们都给拔了毛烤了吃了!”母大虫接过碗,兀自气哼哼的不平。

妇人掩着嘴轻笑:“小孩子贪玩也是有的。就给他们吃一只又何妨?”

母大虫斜着眼睛看妇人,一脸鄙视:“给他们吃无妨?好说!下次你和大姐夫没鸡蛋吃,别来找我要!”

“唉,小妹!”妇人急了,青葱玉指搭在母大虫的胳膊上,“你大姐夫就喜欢吃你养的鸡下的蛋!别人的他都不肯吃的……小妹……可别教你大姐夫没鸡蛋吃啊……小妹……”央求着,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人身子都酥了。

“大姐,别跟叫魂似的!”母大虫抖了抖肩膀,鄙弃,“你能正常点么?”

“你当都跟你似的?”妇人一点母大虫的额头,“喝了水,我还得把碗拿进去呢!”

母大虫也就一笑,颇有豪气的把那碗水灌进了肚子。然后“咕咚”一声,就倒在地上了。

妇人向着屋里一招手:“出来吧!给她换衣裳!”

四个夏花般争艳的妇人就全涌了出来,七手八脚的把母大虫抬了进去。

屋子里不知何时已经被布置成了喜堂,大红的颜色映得到处都诡异的艳。燃烧的红烛上衮着金色的双喜字,那火焰一跳一跳的,照着坐在首位上的老人的脸。

“唔唔唔!”老人的模样却有些狼狈。他被绑在了椅子上,连嘴都被布条堵住了,话也说不出来。看他的样子,应是生气的,可惜无处发泄。

“爹,我们也是为了小妹好!”给母大虫喝水的妇人看着妹妹和嫂子弟媳把母大虫抬到了里屋,婀娜的走过来细细的对着老人分解,“小妹这都二十二了。哪有这年纪的姑娘还没成亲的?就是你非说要给小妹找个读书人!给她耽误到了现在!”

老人怒目而视,挣扎着呜呜。

“唉,爹,你别急。我也知道,不全是你的错。就小妹这脾气,确实也不好嫁。方圆百里的,凡是听说过小妹的男人,就没有敢娶她的。不然,咱家门槛早不该被提亲的踏破了?”妇人说话不紧不慢,面上带着和善的微笑,“所以,我们两口子一商量,想了这么个办法。他们哥儿几个在路上埋伏着,看着有顺眼的,就给打晕了带回来,直接跟小妹拜堂。到了明儿一早,生米都成了熟饭,也赖不掉了不是?”

妇人正跟着老人说着,听见外头一阵喧嚷,六个男人带回来一个昏迷的汉子。瞅着那汉子的模样鼻青脸肿的,看来被揍得不轻。

“事办成了?”妇人惊喜。

“办成了!”斯斯文文的一个迎着妻子走过来,“小妹呢?马上给他们拜堂吧!”

“好!”妇人笑得眯了眼睛,转身进去里屋,和另外的四个妇人一起将母大虫扶了出来。

母大虫已经被换上了红色的喜服,头上蒙着红盖头。那六个男人也就把一件红袍子往那汉子身上一裹,搀着那汉子跟着母大虫拜了堂。

这场婚礼,上首的父亲是被绑着的。成亲拜堂的两个是昏迷的。唯有六男五女,欢欢喜喜的,开心着自家妹子终于嫁出去了。尤其那当大姐的,瞅着傀儡般被操纵着的两个新人夫妻对拜,一时感慨,投在自己丈夫怀里,哭得不行。

“你出的这馊主意!以后小妹要是有点什么事,我跟你没完!”妇人的泪水都打在丈夫的胸前。

做丈夫的也就怜爱的揽着妻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两个人话说到这里,堂上倒静了,另外的十来个人也全沉寂着,脸上褪了那做出来的欢笑。男人们攥紧了拳头,女人们垂了头。

妇人擦了眼泪,麻利的吩咐着:“行了,那两人给丢新房去!礼也成了,小妹这就算是,成亲了。”

第三章莫名其妙成夫妻

燃了一夜的龙凤红烛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泪,萎了一滩红色,冷硬着。大红的双喜字在窗上注视着屋里的两个人红衣的人。

柳梦云梦见被一只老虎追赶着,从山上扑下来,正压在她身上。那虎爪子死扒着她,尖牙利齿抵着她脖子,就要呜嗷一口咬下去。柳梦云吓了一跳,猛地一挣就醒了。可是那被老虎扑住的感觉还在,被个什么压得死死的,沉得她挣不开身子。

柳梦云总算缓过了劲,神思清明了,低头一看瞬时反应拎起床边的花瓶就砸了下去。一声凄厉嚎叫,宛如野兽。

柳梦云这才把扒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慌手慌脚的下了床。那人已经被花瓶砸得头破血流了,还没醒来,又昏迷了过去。

仔细的瞅了一圈,满眼都是红色的。自己身上还是红嫁衣,那被砸晕过去的汉子也是穿着红袍子。这诡异的情况,怎么想都肯定是着了大姐的道,胡乱把她给嫁出去了。只是不知那汉子是跟她一样被算计的,还是跟大姐夫他们一伙的。当然,想也能明白,就她柳梦云这母大虫的威名之下,估计也没人会自愿娶她就是了。

虽然心里也有点可怜那汉子,然而柳梦云手下却不留情,七捆八绕的把人给绑了起来,拴在床头。之后才奔了厨房去拿烧火棍,拎着就找人算账去了。

只是到了堂前,那十几个惹祸的人一个没在,就剩下个被堵着嘴绑在椅子上还兀自睡得香的老爹和一屋子的喜庆布置。柳梦云一把扯了捂着老爹嘴的布条,拍了拍老爹的脸。

“爹,醒醒!”

“啊……呼……睡得好累啊……”柳老爹还没醒透,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抻懒腰,才发现自己动不了,“唉?怎么回事?敌人?……啊……不是,梦云啊……你干嘛把我绑起来?呼哈……”

柳梦云头上青筋直跳,感情老爹还迷糊着呢。她简直咬牙切齿:“爹!你给我醒醒!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柳老爹这才在自家姑娘的摇撼下清醒了,想起了昨儿的事。然后开始嚎啕大哭:“梦云啊,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拦住啊!你姐姐她们那几个没良心的,把我给绑起来了!说什么要给你成亲。我昨儿一看那被你哥哥姐夫他们绑回来的死小子就不是读书人的料!可他们非扯着你们拜堂成亲了!梦云啊,爹对不起你啊!”

“成了,爹,别嚎了。”柳梦云头疼得很,“大姐和大姐夫他们呢?”肯定是那两个带的头出的馊主意!

“走了!”柳老爹收声不哭,斩钉截铁,“昨晚就都走光了。他们说了,怕你醒了报复,趁早走了干净。”

“柳锦云!周锡章!”柳梦云恨不得把那两个名字都咬碎了,一根烧火棍差点在她手底下被搓成木渣渣。

等看见自家姑娘终于气消了些,柳老爹才敢再开声:“那个,梦云,把我放开好不好?”讨好的笑,“爹太累了,这老胳膊老腿的,疼啊……”

“不行!”柳梦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老爹松绑,“不是说以前被人吊个三天三夜都没事么?怎么才绑了一个晚上就撑不住了?”

柳老爹赔笑:“那不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么……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不然,就你姐姐她们三个,我还能被她们给绑上?当她们都跟你似的呢?”

才把人放下来,就从柳老爹身上掉了一份信下来。柳梦云奇怪,捡起来,看见上头是大姐夫的字,写着“梦云小妹亲启”的字样。柳梦云也就拆开看了,开始还冷笑,后来再笑不出来了,一张脸沉得跟锅底似的。

柳老爹却没注意那么多,自顾的活动着筋骨:“梦云啊,那屋里那人,你打算怎么办?”也没等着柳梦云回话,“要我说,丢出去得了!他又不是读书人!我们家不要这样的女婿!我说了,一定给你找个读书人嫁的!”说完,又有点为难,“可是你们这堂都拜了……也没法不承认他是我们家的女婿了……这要是传出去,你将来更没法嫁人了……”想了想,转动了脑筋,“有了!把他宰了!嘿嘿!那就万事大吉了!”自言自语的寻思完,柳老爹就要去寻菜刀。

柳梦云一把抓住老爹的胳膊,不让人走:“行了,爹,别闹了。你不能杀他。这婚事我们也不能不承认。”

“什么意思?”柳老爹目光刹那如隼,犀利锋锐。

“你自己看这信吧。”柳梦云淡然的把信塞给了柳老爹,“我去把人放了。还给我绑在床头呢。”

“梦云……”柳老爹读完信眼睛都直了,叫住自己的女儿,“这事,你就由着你大姐夫他们做?”

“不然能怎样?”柳梦云轻笑了,带着淡淡的嘲弄,“这就是我们家的命。就是大姐,当初又是怎么嫁的?你一心让我嫁个读书人,又是为的什么?难道我不清楚?反正,也就是这么回事罢了。不管是嫁个读书人还是嫁他,对于我来说,不都是一样的么。”

“梦云……”柳老爹听见女儿这么说,心里也是愧疚。

“我去放了他吧。看他那模样,本来就有伤,昨儿又被大姐夫他们揍得可怜。今儿早上还挨了我一下,也算他够倒霉的了。”也不回头,也不再说,柳梦云奔了新房。

新房里那汉子还没醒,眉头皱得紧紧的,脸上轮廓深刻,鼻子尤其高挺。可惜除了那套喜服,里头的衣服都见着破破烂烂的,沾着泥巴灰土,脏得不行。最惨的是那些伤。额头上还流着血,新鲜的,刚刚被柳梦云拿花瓶打的。脸颊上的擦伤和嘴角的青紫看着就有点时间了。那破烂的衣服底下,柳梦云不看也知道,都带着伤的,不然怎么喜服上有的地方红得不对劲呢。

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去,柳梦云拉了把椅子倒骑着,坐在了汉子的对面。

汉子悠悠醒转,眨了眨眼,就模模糊糊的看见了面前的女子。他猛地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还被绑着。这一下挣得更厉害了,拼命摇撼着。

“别挣了。那绳子我捆得紧。”柳梦云的烧火棍倚在手边,“我是柳梦云,昨儿你被我大姐夫他们给打晕了,跟我拜堂成亲了。以后,我就是你妻子,你就是我丈夫。不管你认不认,这都是既成的事实了。”

汉子听了这一套话,又眨了眨眼,也不再挣扎,盯盯的瞅着柳梦云。那双眼睛带着些灰色,仔细看却其实是隐隐透着些碧的,与柳梦云他们这些阳晔国人不同。

“以后,你就跟着我和爹在这村子里住。行不?”柳梦云提起烧火棍,扛在了肩膀上,“你要是同意,我就把你绳子解了。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我不能放了你了。”

汉子眨了眨眼,点了点头。然后,问出了一个问题:“我是谁?”

柳梦云呆愣了半晌,爆吼了一声:“是谁打的他的脑袋!”气冲霄汉。

第四章拿个懒汉当黄牛

“还有别的事没?”柳梦云的新婚丈夫,目前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汉子,等着自己那位暴脾气的母大虫妻子在屋子里吼完,终于问了这么一句。

这倒把柳梦云问愣了,举着烧火棍的胳膊还没放下来:“没了……”想也没想就答。

“哦。”汉子应了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那我继续睡了。真累啊……困死我了。”也没再想过要松绑的事,就着那粽子样子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去了。

柳梦云一把揪住汉子的耳朵,将人给提了起来:“睡什么!起来沐浴!你都脏得成了泥猴了!我那新被褥都被你糟蹋了!”

“疼疼疼!”汉子被折腾得没了半点睡意。柳梦云揪耳朵的手法实在熟稔得很,也不知道是练了多少年出来的,老道厉害。就算汉子自诩能忍得痛,遇着柳梦云这样的也实在挨不住了。

柳梦云利落的给汉子松了绑,烧了水准备了浴桶,放在了屋子当中。汉子也就不客气,当着柳梦云的面开始脱衣服,没半点避讳的意思。

“哇!”柳梦云惊叫,忙背转了身,“无耻!你怎么这就脱衣服了!”她脑门上血液一阵冲涌,整个头都跟着晕。

“是你教我沐浴的。”汉子奇怪,“我不脱衣服怎么沐浴?”手上动作没停,眨眼把自己脱得干净,泡进了浴桶里,“来给我擦背。”一派理所当然的口气。

“胡扯!我怎么能替你擦背!下流!”柳梦云脸红得不行,几乎跟那炉子里的火似的,能用来炒菜了。

“你不是我妻子么?羞什么?”汉子哈哈笑着,“是你说的,以后你就是我妻子,我就是你丈夫。你帮我擦背,不是正该当的么?”水在他手下哗啦哗啦的,蒸腾的水汽悄悄弥漫。话才说完,就被几件衣服给丢在头上。

“二哥以前的衣裳。他比你壮,你先凑合穿一下。”最后几个字被落荒而逃的人关在了门外。

汉子又是一阵大笑,笑声传了老远。然而笑容渐渐收敛之后,却板住了一张脸,阴沉。

柳梦云逃到了屋外,好不容易才喘匀了气。那汉子陡然露在她面前的胸膛是雄壮的蜜色,一下子就晃了她的眼。她甩了头,怀里还抱着那汉子的破衣裳,低头瞅了瞅,一声冷哼,全被她给塞在灶膛里了,随着火烧了个干净。

正自出神,忽然听见院子外头人马嘶喊,自家老爹出去跟着什么人答话。老爹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传过来,对面显见被他训了个狗血淋头。

柳梦云起身又回了新房,却看见汉子还泡在桶里没出来,轻微的打着鼾,似睡熟了。她不敢看那汉子,背着身子丢了块手巾在汉子头上,训斥:“你怎么还没洗完?”

“给我擦背。”汉子被惊醒,懒洋洋的,耍着无赖。

“换上衣服,跟我下地。”柳梦云靠在窗口,尽量不去看那汉子,只注意着外面。透过窗子能看见柳老爹正跟着几个差官模样的人说话。那差官嬉皮笑脸的,牵着马在柳老爹身边赔礼。

“下地?”汉子正从浴桶里站起来,拿着手巾擦着水。他身上伤处不少,还有的地方因为泡了水又开始有些流血。

“正好家里老黄前些天病死了,看你身子板还成,正好可以代替老黄。”柳梦云一偏头,正从铜镜里看见他后背上一条渗血的刀伤。有心不管他,可还是禁不住那伤在她眼前晃:“还不快把衣服穿上!瞎晃荡什么!”

汉子知道柳梦云害羞,也不跟她争辩,老实的套衣服。只是才把裤子穿好,一双小手就抚上了他的背,随着一阵清凉的药膏的香味。伤口乍碰着那药膏,猛地一痛,随即却是舒服的淡淡清辣。

“还有什么地方有伤?”

“太多了,你上得完药?”汉子促狭一笑,指了指自己大腿。

一只瓷瓶砸上了他的脑袋:“自己上药!”人又出去了。空气里却仿佛还藏着那羞红。

汉子很快就明白了代替老黄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从差官在的前门出去的,两个人走的小路,直接从后门奔了田里。柳梦云把犁套在了汉子身上,自己在后头扶着:“走吧。”

“你把我当牛?”汉子不干了,甩了犁就要走。

柳梦云的烧火棍却比汉子的动作更快,直接朝着他砸了下来。汉子忙躲开,被那烧火棍上带的呼呼风声吓了一跳,撒腿就跑。柳梦云却是紧追不舍,在他后头赶着,两个人一追一跑,就到了大路上。

大路上迎面过来的又是一群官差,都骑着马,中间还杂着两个高鼻深目的异族人。汉子一瞅见那群人,忙止了步,就被柳梦云的烧火棍给砸身上了,一下子砸得实诚,汉子呲牙咧嘴的叫唤。

柳梦云不放过汉子,烧火棍劈头盖脸的继续打,一边打一边骂:“教你跑!教你跑!好吃懒做的!教你干活的时候你躲!睡觉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躲了?大早上的还得揪着你耳朵起床!才教你耕地,丢了犁耙就跑!看你还跑不跑了!就是欠揍呢!”

汉子就势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被烧火棍噼噼啪啪的打在胳膊上背上,疼得他嗷嗷叫。

柳梦云看看那官差快到近前了,烧火棍就地一扫,把汉子绊倒在地,正扑在前头的泥水坑里。那汉子整个上身扎了进去,顿时成了个泥人,什么都看不清了。

柳梦云还不解气,一脚踹在汉子背上,也不教他从泥水里起来,看着汉子扎着脑袋两手扑腾,柳梦云才笑了:“跑?我看你哪跑!”

柳梦云的气势把差官们给吓住了,都勒了马,战战兢兢的立着。其中带头的那个促着马前行了两步,对着柳梦云赔笑:“柳四姑娘,这是干嘛呢?”

柳梦云眼一瞪:“怎么,李县尉,我教训自家丈夫,你们也管?”烧火棍在手里抡了抡,颇有示威的意思。

“什么!”十来个官差一起惊叫,“柳四姑娘嫁出去了!”

“嗯?”柳梦云眼睛一斜,烧火棍在自己肩头拍了拍,脚下踩着汉子的架势倒跟庙里头的伏虎罗汉相似。

“不不不,柳四姑娘别误会,我我,我们是,是为姑姑娘高兴……”李县尉忙摆手。他胯下马刚刚被柳梦云吓得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把他给掀出去。

“久闻阳晔天朝上国,礼仪之邦。怎么还有这样的悍妇!好不教人耻笑!”怪腔怪调的说话方式,高鼻深目的人在看了半天热闹之后开口了。

“力牧使者!”李县尉急着去掩那异族人的口,“力牧使者,千万不要多言!”他悄悄的在力牧使者的耳边嘀咕着,“这女人得罪不得!”

“什么叫得罪不得?”另外一个异族人冷笑,“你们是朝廷官差,还怕了一个小小的村妇?”

李县尉当即垮了脸,都想学着柳老爹的样嚎啕大哭了:“竟离使者,那个……咱们先走吧……”

“慢着。”柳梦云收了踩着汉子的脚,踱到了那两个使者的马前,“你们,是干什么的?”

第五章异族来使

汉子终于能够从泥水里爬出来了,只是一身一脸的黑泥巴,眼睛都还没能睁开呢,都被糊上了。

李县尉忙回答:“这两位是北漠的使者。他们有逃犯跑到这边来了,我们正陪着他们追捕呢。”

“找到了?”柳梦云眉一挑。

“没……”李县尉苦笑。要是找到了他还用这么费劲的跟着挨个村子去查么,“柳四姑娘,要是看见什么陌生人,就来报我们知道啊!”

柳梦云歪着头想了想:“陌生人?是跟他们一样的?高鼻子蓝眼睛的?那可没见。”

“也不是。说是和我们阳晔人比较像的。”李县尉答着,“所以才比较容易混进来。”

柳梦云嘲笑着:“是么!怎么那些异族人还长的跟我们一样呢?不是都该他们一个样么?”

“是和我们这边通婚的孩子,所以跟我们像。”李县尉笑着,“柳四姑娘不知道了不是。北漠和我们通婚的人多了,好多人都和我们长得一个模样呢!”

“哦,原来是这样。”柳梦云就笑着,“我可真没见识了!要这么说,那可随便什么人都可能是那逃犯了。怎么样,李县尉,要不要看看我这丈夫?没准他就是那逃犯呢!”扭头一把揪住汉子的衣领,拖着把个八尺多高的男人硬压得比她还挨一截,“李县尉,要不要看看?”

“柳四姑娘说笑了。”李县尉紧摇手,看着那还在掏着耳朵里的泥的汉子,“你的丈夫,怎么会是北漠国的逃犯呢!不过是白说一声,请柳四姑娘帮着注意罢了。”说完催着众人要走,可不敢再跟着柳梦云耗,怕再惹了她不高兴。

“等等!”力牧使者却突然下了马,“我倒想看看这位,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李县尉一把没抓住力牧使者,听见他那话吓得魂飞魄散:“力牧使者,柳四姑娘的丈夫,绝对不会是的!咱们快走吧!”

力牧使者才刚走到柳梦云的身边,就被一条烧火棍给拦住了路:“这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柳梦云咧嘴笑着,眉眼轻嘲,“只是有些人还真是不识相,未免觉得可笑。”

“你说谁不识相?”力牧使者怒问。

“谁在吠呢?”

李县尉见两边对上了,吓得不轻,跟着滚下马鞍,一边拉着力牧使者,一边对着柳梦云赔笑:“柳四姑娘,别见怪,力牧使者不过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他背上冷汗簌簌直冒,才早春的天气,他却汗透了衣服。对于他们整个县里来说,得罪了谁,也不敢得罪了柳梦云。那母大虫凶起来,谁也吃不消。

汉子佝偻着背,柳梦云正揪着他耳朵拧着,疼得他哀叫连连,一张泥脸扭曲得不像样,五官都移了位。

“玩笑?倒是好玩笑!”柳梦云冷冷一笑,又一脚踹开了汉子,把人踢到泥水坑里去,“想看,那就看去!可我话说在前头。他要是,你们带走。他要不是,李县尉,我记得衙门大堂上有块匾,回头你们就拆下来,给我烧火吧。我这正好还缺了点柴!”

力牧使者听了也怔住了,这女人嚣张到了极点,敢说这样的话,没点凭恃可不行的。一回头,就见着那李县尉哭丧着脸跟他摇手,告饶作揖的,就差跪下了。

“怕什么!”竟离使者却大胆得很,上手就要揪住那汉子。手刚伸到半路,突然一条烧火棍就砸了过来,惊得他忙缩手。

“那是我的人!谁教你们去动他的!”柳梦云怒喝,“要看就这么看!敢上手的,我把他爪子砸折!”转头向着李县尉,“这两个什么国的使者,也太没规矩了!连我的人都敢动?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柳四姑娘!”李县尉苦苦告饶,死死拉着两个使者不教他们轻举妄动,“四姑娘,看在两个使者不熟悉的份上,可千万高抬贵手!我这就带着两位使者走!再不敢来打扰姑娘了!”

“算你识相,滚!”柳梦云回身又揪了汉子耳朵,把人提回去自家地里,“个没用的东西!比老黄还不如!给我老老实实犁地去!”

力牧使者和竟离使者实在被这一出给惊得不轻,不明白那女人究竟是什么人,能把县尉吓到这程度。虽然说县尉官职不大,可是也是掌管着一县的军士差役的武官。按说这小小村子里头的人,可没有敢跟县尉作对的。

“李县尉,那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力牧使者看不下去,皱着眉问,“来头可大?”

“来头?”李县尉爬起来,擦了头上的汗,感慨着终于逃过一劫,“她没来头!就是这村里的农妇。”

“那你们还这么怕她?”竟离使者简直不可思议。

“能不怕么!就是她没来头才怕!”李县尉爬起来,催促着上路,“她是个悍妇,胆子又大。上次闹县衙,把衙差打翻了十几个!抓也抓不住,拦也拦不住!把我们县令吓得躲在夫人屋里不敢出来!她要是有来头的,我们好歹还知道怎么应付!她没来头,又那么大胆子,谁心里不怕?后头没人的,敢这么嚣张?后头有人的,那人是谁?万一得罪了不能得罪的,我们脑袋还要不要了?”李县尉看着柳梦云边走边踹人的背影感叹,“所以,宁可不开罪她,不招惹她!千万不能拿小命冒险!”

离开了衙差的视线,柳梦云放开了汉子,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

“回去吧。都这个时候了,我得喂鸡了。”柳梦云仰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汉子被她掐得红肿了的耳朵,“明儿再来犁地,你也别想再跑。这牛你是当定了。”

“嗯。”汉子应了一声,好像也认命了。

“以后人家问,你就说自己叫杨连倾,跟我大姐夫沾了点亲戚,被我大姐夫给打晕了跟我拜的堂。”

“嗯。”

“晚上你睡里间,我睡外间。有什么事就叫我。”

“嗯……嗯?”汉子摸了摸火热的耳朵终于回了点神,“我们不是夫妻么?为什么分开睡?”

“谁要跟你一起睡!”柳梦云红着脸低吼,却又不敢声音大了被别人听见,“总之你听我的安排!”

“那也该是我睡外间你睡里间吧?”

“我怕你跑了!”柳梦云淡淡的,“好不容易找了个丈夫,要是被你跑了,我不得守活寡了?”

汉子站住了,定定的瞅着她问:“你真当我是丈夫么?”

柳梦云推开自己家的院子门,一群鸡围了上来要吃食:“我当你是牛,专门给我耕地的!”

穿越悍妃驯懒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悍妃驯懒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7章(第7章 扫把星)

    原标题: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7章(第7章扫把星)小说书名: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第7章扫把星回到合租的小公寓,裴珮还没起来。站在盥洗池前,俞桑婉两条腿微微打颤。昨晚太激烈,身体一时缓不过来。掬了把凉水洗脸,俞桑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扶着盥洗池无声的落泪她把自己弄成了这样,以后要怎么办啊?稳稳心神、洗漱收拾好,俞桑婉出了门坐上去郊区的地铁,去疗养院看望父亲。病房里,看护刚喂俞致远吃完早饭。“爸。”俞桑婉堆起笑容走过去。看到女儿,俞致远神志淡漠,并没有多少欢喜。瘫痪多年,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饱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7章(第7章 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

    原标题: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7章(第7章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小说名字: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第7章嘴笨的四小姐开窍了“大娘,慕兮冤枉。自从祖母上次说要交一副绣品,慕兮一直闭门不出精心刺绣,一时忽略了给祖母请安。今日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携着绣品给祖母赔罪,没想到太过心急,一脚踏空摔进池塘,以至来迟。都是慕兮的不是,请祖母责罚。”叶慕兮福身认错。一向木讷嘴笨的四小姐,今天却说出了一番陈词恳切的认错,口口声声都是为了老太君,更是丝毫不提自己其实是被人绊倒。叶慕兮没有证据,如果说是叶婉芙绊倒的,老太

  • 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7章(第7章 腹黑又闷骚)

    原标题: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7章(第7章腹黑又闷骚)书名: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第7章腹黑又闷骚“是你?”苏亦诧异极了。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厉如风面色变得极冷。扫了一眼身旁的助理:“赵云,这里交给你处理。”说完,牵起苏亦的手,大步离开。电梯里,很安静。苏亦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想到方才那一幕,不禁打了个寒颤,抱紧双臂。厉如风的目光随着苏亦看向电梯门边慢慢跳动的红色数字:“不是伶牙俐齿吗?怎么还让自己吃亏?”苏亦知道,男人说的伶牙俐齿是指她让司机转达给他的那句话。“那不一样。对你,我

  • 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7章(第7章 你妹妹害我)

    原标题: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7章(第7章你妹妹害我)小说名称: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第7章你妹妹害我董灵姗翘起嘴唇,脸上也有些懊恼的神色,嘟哝了声:“因为昨天晚上我把她送上了龙二少的床。”“什么?”董太太吃惊。龙家二少爷龙一飞不是女儿自己喜欢的男人吗?“妈,我起初也不知道那男人是龙二少啊,朋友骗我说是送给一个秃顶老头的,等我回家才知道送错了,若知道是龙二少,我怎么会让她去?”说着,她低下头,也低下了声音,“要知道,我自己去约会他了。”龙家可是N市排列前三的大豪门啊,而且家里的二位少爷跟顾家

  • 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7章(第7章 老婆,叫上瘾了)

    原标题: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7章(第7章老婆,叫上瘾了)小说名: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第7章老婆,叫上瘾了耳边,暧昧的低吟依旧在继续。唇上,温柔的吻也渐渐变得狂热。苏小小脸颊烫的厉害,心跳也急速加快,不知是不是周围一片黑的缘故,让她有种做坏事的感觉。双手紧紧的抵在男人的胸膛,苏小小用力的推拒。然而,她越是抗拒,男人的吻就越霸道。抬手将她搂紧,男人滚烫的大手,钳制着她的手腕,抵在冰凉的墙上。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苏小小的脸上,他极尽温柔的描摹她的唇瓣。良久,他才放开。“混蛋……”身子柔若无骨

  • 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7章(第7章 同归于尽)

    原标题: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7章(第7章同归于尽)小说: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第7章同归于尽郁夫人已经吓得身子都在抖了,的确,她确定了郁飘雪就是来拉垫背的,可偏偏她说的没错,宣王虽然废了,可不但手握重兵,军队里,也基本都是他的人,郁家,区区一个文官,就算有应国公做后盾,也绝对得罪不起宣王。“你……你可不要乱来,女子嫁入夫家,靠的可是娘家的势力,不然如何在夫家立足,你要是害了郁家,难道你也不想活了?”郁夫人的语气显然是和缓了下来,她知道,对付这种拉垫背的人是绝对不能刺激她的,所以她选择了怀柔

  • 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7章(第7章 慢慢调教)

    原标题: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7章(第7章慢慢调教)小说名: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第7章慢慢调教“确定不哭了?”他回头。与他“对视”的时候,郁可可感觉他的目光很炙热,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个男人竟然是……看不见。“嗯嗯,不哭了。”即便知道他看不到,回答他问听的时候,郁可可还是用力的点点头,用来表示自己“真的是这样想的”。“很好。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记得!”怕他故意下套给她,她忙强调,“你之前跟我说的是,要是哭一次就那个一次。我现在没在哭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乱来。”“哪个一次?”“呃……”郁

  • 狼性总裁温柔宠7章(第7章 不能出去)

    原标题:狼性总裁温柔宠7章(第7章不能出去)书名:狼性总裁温柔宠第7章不能出去陆司岑不是个安分的人。叶以笙回去之后,陆司岑就反复不断的折腾了一夜叶以笙。他快活了,洗了个澡,去上班了。把她留在别墅里,精疲力竭的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在她的印象中,陆司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正人君子,不会做出那些龌龊的事,这几天对陆司岑的认识,全然颠覆了她心中陆司岑的形象。她几乎是躺了一上午,才浑浑噩噩的清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来,一转头就看见了放在桌上的避孕药。这一点陆司岑倒是跟她想的不谋而合,他不想要她有孩子,她更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