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越女风姿7章(第7章 无奈)

2017/12/27 20:15:4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越女风姿

第7章 无奈

 然而,这条路甚至比自己离奇穿越还要离奇的多,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茫然,不知道自己正在走一条怎样与众不同的道路,以后又会发生什么?

 二人停留了片刻,琉离便开始不断的下降,事物渐渐的放大,当双脚再次站在路面之时,姬梦尘心中忽然有了一份怅然。说明163shenghuo.com

 恍惚觉得,刚才做了一个美梦。

 二人面前,赫然便是春满楼!

 然而,琉离没有发现,在她行于天空之际,却是被远方的一人全部看在了眼里,眼中震惊之余,瞬间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此人,同样会驭空!

 此时的春满楼再次开张,来往的客人陆陆续续,哪里还有前几日的寂静清冷。

 当琉离于姬梦尘并肩进入春满楼之后,那花想容便是像看见了活菩萨般急步赶了上来。

 "公子,您可总算是回来了!"

 立刻道。琉离缓和一笑:"怎么了?"问出话后其实心中已经了然到几分,定是白简几人不安份了。"你快到后院看看吧,快炸锅了!"花想容目中焦急到道。

 琉离点点头,随之急步跟着花想容朝着后院而去。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此时的后院,真可谓火药味弥天。

 "今日这嫣然姑娘归我白简了,谁要是不服,可以来白梅山庄领人,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事。"

 白简看着眼前几人,目露讥笑,别说白城,就是这天音恐怕也没有几人敢跟白梅山庄做对吧,想到此,白简讥讽之色更浓,完全不把眼前几人看在眼里。

 而那嫣然也正被身后的几名侍从抓在了手中,一脸怒色,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放开她,你可以活着出去,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忽然,站在一侧的轩辕洛目光冷冷的盯着一脸猖狂的白简,杀光暗现。

 "哈哈,你?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白简突然大笑两声,一手掏了掏耳朵,故作不确定的问道。163生活网

 "哎,你说你俩要不要脸?明明技不如人吧,还在这里抢别人的人,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哎,今天我上官飞逸可是长见识咯。"

 哪知,白简的话音刚落,那上官飞逸却是在另一旁热嘲冷讽了起来,背上相当负责的背着那把姬梦尘的红泪,满不在乎的说道,完全不惧眼前二人。

 "你!"

 这话直接点燃了白简怒火,狠狠的看了一眼上官飞逸,目露凶光:"你这个将死之人也蹦达不了多久,就让你暂逞口舌之利!"

 白简轻哼一声。

 而那轩辕洛却是直接忽略了上官飞逸所说的话,看着被人抓住的纳兰嫣然,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道:"放了她,我说最后一次。"

 "不放!"

 白简却一脸鄙夷,很爽快的回绝了他,完全不在意他的威胁。

 紧闭着双唇,轩辕洛看向纳兰嫣然。

 "如果我将你救出,你今日便跟我回去。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此刻的纳兰嫣然恐怕是最为可怜之人,前有狼,后又虎,好在今日总算达成了父亲遗愿,厌恶的看了一眼轩辕洛,更厌恶的看了一下前方的对面的白简。

 "好,我答应你可以,不过,前提是你要杀了他。"

 纳兰嫣然冷笑一声,无情的说道。

 此话一出,轩辕洛却是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只是片刻,边点头表示答应了嫣然的请求。

 然而,白简看到这一幕却是感到可笑万分,目光渐渐的暗了下来,阴狠的盯着二人,今天还真是遇见了大乐子,居然有人敢如此当众挑衅自己,哼哼,好么,那就看看到底谁先躺在这里!

 "杀了他。"

 忽然,白简冷冷的吐出三字,面无表情的盯着轩辕洛。

 "是!"

 那押着纳兰嫣然的其中两位侍从应声道,话音落下,便瞬间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刀剑!

 "唰!"

 轩辕洛只觉眼前一花,便发现那二人已然来到了自己眼前。越女风姿7章(第7章 无奈)

 一刀一剑齐齐的刺向自己,轩辕洛却是没有半分的慌张!

 瞬间弯腰,左掌在地面一拍,侧身便穿过那二人之间的缝隙,紧接着转过身。

 "嘭嘭!"

 只听两声沉重的闷声响起,那两位侍从便是纷纷背上各挨一脚!

 但是,看似撞击之力猛烈的两脚,那二人却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一般,迅速转过身又齐齐的将刀剑刺向那轩辕洛。

 "啧啧,这二人的肉身还真是厉害,居然被踢了那两脚还没有一点反应。"

 这时,那上官飞逸两眼放光的看着场中,激动的说道。

 "少见多怪!"

 然而,却是引来那身侧贾笛的一声轻嗤。

 "喂喂,你难道不觉得很厉害么?"

 上官飞逸一见贾笛这表情当下便不爽的反口驳道。

 贾笛白了一眼那上官:"你要是见过那灵光寺的不死身,你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死身?嚯,名字够霸道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了,还不死身。"

 上官飞逸双手在胸前一环,满是不在乎的说道。

 "少见多怪。"

 "什么!你说谁少见多怪!"贾笛四个字刚说完,那上官飞逸便是一窜跳到了贾笛面前,不可思议的大吼道。贾笛一怔,这丫脑子没病吧,这么激动干嘛?

 贾笛不知,这上官飞逸从小在皇室长大,根本就没有机会溜出宫,但是天生却对两样东西莫名的感性,一个是美女,另一个便是那武功秘籍!

 一个皇宫,美女当然是好说,但是武功秘籍便有点匮乏了。

 皇宫多为练兵之道,权术一类的东西,哪里有那那些武林中才有的武功宝典呢?

 所以,这上官飞逸对此一直感到遗憾,但是还是通过许多渠道了解了一些比较常见的武功秘籍,不过也落的一个毛病,那便是要是谁敢在其面前说关于武术什么的见识短浅之类的话,他一定跟谁急!

 用一句话来概括,说出来的都是泪啊!

 所以,就在上官飞逸正想发火之际,一个声音却是在众人儿间不咸不淡的响起。

 "呀,这里可比白天看的那些畜类杂技表演可热闹多了啊!"

 这声音,正是出自那匆匆跟随花想容而来的琉离!

 若说前面那是火药味弥天,那么这一句话可谓是彻底引爆了这些火药,熊熊烈火开始凶猛的燃烧了起来。

 那两位侍从与轩辕洛都是停下了手中的打斗,待看清来人后,终于是明白来者何人。

 琉离三人一进入这片场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瞟了过去。

 这下正主来了,有的看了,哈哈,上官飞逸的脸上不禁扬起了一抹戏虐的笑容,毫不掩饰。

 琉离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看其他人,只是一步一步的向着白简靠近,脸色略带笑意,就那么步履从容不急不缓的越来越近。

 看着琉离的面色,白简始终觉得有点诡异,眉头微微一皱。

 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琉离,白简终于是忍不住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

 琉离眉梢一抬,停下了靠近白简的脚步,不过二人的距离已然很近。

 将目光从白简的脸上移开,看向了嫣然之处,此刻的纳兰嫣然早已是破罐子破摔,满脸的决然,琉离心中一叹,这古代的女人还真不好当啊,长的漂亮不行,不漂亮更惨。

 "喂,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抓住个姑娘好意思么?你爹娘没教过你要懂得怜香惜玉么?"

 在众人不明所以之下,琉离终于抬头对着那抓着嫣然不放的两个侍从一副教训口吻的吼道,活像个教书先生在斥责学子的样子。

 这让那两个大汉都是一怔,他俩有些蒙,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吧?不过,什么叫爹娘没教过,着实难听!

 想到此,那俩人都是狠狠的朝着琉离眼睛一瞪,碍于白简都没发话,也无法发作教训眼前之人。

 反观琉离,在被瞪之后却是身子往后微微一仰,眼睛一惊,像是被真的吓到般:"哎呀,还瞪?你爹娘没教过你怜香惜玉总教过你文明讲礼吧,有这么跟人说话的么!"

 在二人目瞪口呆之下,琉离皱眉一本正经的走到了那二人身前。

 将眼睛看向死死抓住嫣然的两只胳膊。

 "啪啪"

 不管三七二十一,琉离毫无迟缓的便是对那抓住嫣然的的二人胳膊一人一巴掌,发出清亮的响声!

 琉离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你爹娘没教好你们,那我今天就教教你们,对待这种美娇娘啊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说着,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琉离居然将那嫣然从二人手中扶了出来!然而,那两个侍从却是一直保持着原来那副模样!

 "嘶……"

 一股冷气忽然流过众人心头,当再次看向琉离时,眼中俨然都是微微的惊色。

 显然,那两个侍从是被琉离给无声无息的点了穴道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自觉的都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个名叫三念的少年来,忽然感觉其身上多了一层浓厚的神秘之色,看到此,那上官飞逸脸上是最先放光!

 琉离拉过嫣然,扶其慢慢走至了场地中央。

 "刚才你们谁要跟我抢嫣然?"忽然,琉离目光愤懑的看向那轩辕洛,这让其他几人心底都是一声低笑,这三念还真是有趣,既然问大家却还看向轩辕洛,这不是明摆着给那轩辕洛难堪么?

 而,此时的轩辕洛可谓是心中却是另一番计谋。

 刚才同侍卫交手之时,虽然自己有把握压制于那二人,但是绝对也不会很轻松,然而,这三念刚才露的那一手,可谓是彻底将自己比了下去,看其年龄比自己小了不少,武功竟然已如此了得!

越女风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女风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集]《一世情深为你》全文免费阅读花镜

    原标题:[全集]《一世情深为你》全文免费阅读花镜小说名:一世情深为你作者:花镜目录预览:第7章抓奸抓错了?第8章这辈子都不会爱你第9章打伤小三第10章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第11章一夜情第12章跟他勾搭多久了第7章抓奸抓错了?白子欣花容失色,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她抽抽搭搭的哭道:“陆夫人,你真的是误会了,我跟陆总真的没什么的。娱乐记者们就是爱乱写你应该知道的……”然后她泪眼婆娑的看向陆倾言,“陆总,真是对不起,因为我让您太太这么误会您……我……”“你够了!别装模作样了!”秦晓璐看见白子欣

  • [全集]《总裁在上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洛卿水

    原标题:[全集]《总裁在上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洛卿水小说名称:总裁在上娇妻不好惹作者:洛卿水目录预览:第7章各演一出第8章尴尬的人生第9章来给我开房第10章只要他这个人第11章针锋相对第12章戒指风波第7章各演一出宴会上,最开心的莫过于双方的家长了,好像看到了自己集团未来的春暖花开。顾少昀一路带着季青允四处敬酒,走的季青允脚都疼了。“我先去歇会儿。”季青允刚想抽出手离开,就被顾少昀的手臂用力夹紧。“马上就要上台讲话了,你哪儿都不能去。”果然,主持正在台上说着一连串的客套场面话,随后请季青允和

  • [全集]《缠情成瘾》全文免费阅读白若离

    原标题:[全集]《缠情成瘾》全文免费阅读白若离书名:缠情成瘾作者:白若离目录预览:当众羞辱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肋骨被踢裂假装友好设计绑架被揭穿当众羞辱啪!夏岚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林若清,林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夏岚大吼。啪!我毫不犹豫扬手回给她一巴掌;“夏岚,我告诉过你,我已经长大了,不会再任由你欺负!”夏岚抓住我的长发;“你个小贱人,你还敢打我!反了你了!”“夏岚你给我放手。”没想到这个老女人力气还挺大,我竟然一时挣脱不掉。长发竟成了弱点。“你说,你是怎么拿到SG项目的!”夏岚冷笑,又用力拉了

  • [全集]《腹黑总裁的囚妻》全文免费阅读浮生

    原标题:[全集]《腹黑总裁的囚妻》全文免费阅读浮生小说:腹黑总裁的囚妻作者:浮生目录预览:第7章嘲讽第8章倔强第9章狼狈第10章出走第11章出事第12章欺负第7章嘲讽听见安晴的回答,冷傲天皱了皱眉,但随即便想通了其中关键,脸上闪过一抹冷笑,声音里多了几分鄙夷:“安晴,为了留在这里,你果然什么都能做……”还没有弄明白冷傲天话语里的意思,阴森可怖的声音再次从耳边传来:“那么暖床呢。”安晴瞬间感觉如坠冰窖,冷傲天究竟把自己当做了什么?看着安晴惊吓的样子,冷傲天的话语冰冷嘲讽:“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听见

  • [全集]《兽性盛宠老公喂不饱》全文免费阅读顾小西

    原标题:[全集]《兽性盛宠老公喂不饱》全文免费阅读顾小西小说书名:兽性盛宠老公喂不饱作者:顾小西目录预览:第7章顶在她屁股下面第8章乖,别动……第9章越来越硬,越来越烫第10章我要你嫁给我第11章遭遇退婚第12章选择反击第7章顶在她屁股下面这一带是富人区,顾衫倒也见怪不怪,正要从车旁经过。贴了深色贴膜的后车窗徐徐下降,一张精致俊美的五官,就这样显露出来。“你……”顾衫目露惊诧,差点说不出话。男人清俊高冷的眸子扫向她,对上那双晶莹通透中,带着一点懵懂可爱的杏眼时,终于有了一丝温度。“上车。”他动了

  • [全集]《惹爱烧身》全文免费阅读若言

    原标题:[全集]《惹爱烧身》全文免费阅读若言书名:惹爱烧身作者:若言目录预览:第七章病治好了第八章我们离婚第九章和好不如初第十章两份报告单第十一章贫贱夫妻百事哀第十二章再次同学聚会第七章病治好了我难堪地看着路边的景观树,一棵棵飞速后退,就像我跟何文涛的感情,转眼消逝。宗岩的电话响了,他瞄了一眼手机屏,没接。我也下意识看了过去,是何文涛打过来的,他急了。稳住心神后,我小声道了歉:“宗岩,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何文涛要是因为我刚才的话骂你……”“没关系,他小子敢骂一句试试。”宗岩耸耸肩,笑得懒懒散

  • [全集]《秦少你的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树有叶

    原标题:[全集]《秦少你的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树有叶小说书名:秦少你的老婆又跑了作者:树有叶目录预览:秘密研究的代价冤家路窄回虎穴一语惊醒梦中人被陷害牢狱之灾秘密研究的代价日子随着江暖尸体被火化逐渐平静下来,秦越宸的日子少了这个调味品的调理也越来越平淡,像一杯白开水寡淡无味。而偷偷换了江暖“尸体”的医生,看到有关这个女人的事情的风声逐渐不那么紧了,便准备开始他的研究。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以后就准备开始解刨江暖的尸体了。小巧的手术刀闪着凛冽的寒光,一寸一寸贴近江暖的锁骨中间,这女人不愧是秦越宸的人

  • [全集]《蚀骨之爱》全文免费阅读秦小久

    原标题:[全集]《蚀骨之爱》全文免费阅读秦小久小说名称:蚀骨之爱作者:秦小久目录预览:他又走了满足要求怀孕了玩具就该有玩具的样子跪下来求我情敌回国他又走了在韩翊诺的身上,白穆熙感觉不到一点爱,甚至连正常的感觉都不存在。他缠着她的身体,有的只是无情的折磨、发泄。白穆熙只觉得头昏脑涨,扣着地板的手指几乎都要被生生掀翻。好久好久,那股力量终于从她的身上消失。白穆熙这才从地狱回到了人间。等她清醒的仰头望着天花板时,韩翊诺早已经甩门而去。他又走了。家里又陷入了一片沉静。但是,这真的是她想要的家吗?这几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