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CEO的赔心交易10章

2017/12/27 21:01:01 来源:网络 [ ]
书名:CEO的赔心交易
第10章 越来越在乎

 

 黎梦嘻的声音在听筒里传来,陌诗茵听的很弄清楚,她嬉笑着,娇嗔着说:“亲爱的,昨天怎么突然走了呢?真是的,我的衣服都被你弄乱了,突然又一声不吭的走了,让我等了你好久……”

 夏征看了一眼陌诗茵,知道陌诗茵已经听到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夏征感觉到一种尴尬的气氛,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

 什么样的女人来给自己打这种电话,自己从来都是笑意满满再调戏一下,但现在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错事被抓住一样。

 不是没有看过那些出轨的事情,但是自己现在是在出轨吗?这段婚姻算什么,只能算是他和陌诗茵之间的一场交易吧,那为什么自己还想要做的更好?

 陌诗茵淡淡的,没有说什么,没有深呼吸一口气,那种颤抖的感觉。什么都没有,她只是淡淡的,然后笑了一下,说:“你还不讲话,人家那边都等急了。”

 当然,声音是极小的,陌诗茵怕那边的黎梦嘻听到。

 真是讽刺,明明自己才是和夏征拿了结婚证在法律上有着实实在在的婚姻名义的人,可是现在却在为另外一个女人让路。她觉得自己没有勇气,没有力气,更没有信心去让别的女人知难而退。版权163shenghuo.com

 最重要的是夏征,陌诗茵知道自己干涉不了夏征那么多。夏征那样神一般的男子,城府比自己深太多,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她不是夏征的对手。

 夏征呆呆的看着她,这个女人究竟是有多大的忍耐力?自己刚刚还觉得她是在乎自己的,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兴奋,但是现在却又表现可以容忍一切似的态度。

 一时之间兴趣全无,他冷冷的对电话那头说:“跟你有关系?没事的话我挂了。”

 说完,不等那边回复,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轮到陌诗茵愣了,她在夏征面前伪装的所有大度和坚强,只是想离开客厅,然后自己难过,让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温存。

 现在,夏征却拒绝了另一个女人,不对,不算拒绝。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陌诗茵不能想象的到黎梦嘻在那边有多么气急败坏,但总归是懂的她肯定十分的失望,好似被泼了盆冷水一般。

 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是和夏征毫无关系的人。

 太多的情绪哽咽在喉咙里令陌诗茵十分难受,她抬头望着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眼睛有些涩涩的。

 “你,你怎么挂了?”陌诗茵装作眼睛不舒服揉了揉眼睛,只是为了掩饰哽咽的声音。

 溢满太多的情绪没有地方发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征一笑,陌诗茵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个如神一般的男子,本就长得好看,此时这一笑,更是勾起她无限的爱慕。CEO的赔心交易10章

 爱慕?

 不对,陌诗茵摇了摇头,这不是她该有的感情。无论怎样,陌诗茵,你不能忘记,你们一年后就没有关系了。你们本来就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命运把你们绑在一起,你该做的只是你有义务要做的,其他的事情你想多了。

 不需要你有太多的情绪,你不该想太多的。他要了你的童贞,他限制了你一年的自由,你不该想太多,,更不该把他想成好人。

 “难道你不想要我挂吗?”还是那副淡定自若的笑。

 陌诗茵低下头,和夏征对视是很可怕的事情,他总是能看透你心中所想。163生活网这样的人是可怕的,每个人都会选择不同的伪装将自己包裹起来,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

 而夏征,一次又一次的弄破她的铠甲,把她最脆弱的地方展现出来。无论她是否愿意。

 夏征,我们并没有做到信任,还有许多事情是横在我们之间需要解决的。那些现实,是不能改变的,也不能被遗忘的,我也只能靠这些让我迅速的清醒过来。

 “陌诗茵,你做到一个妻子该做的了吗?你老公当着你的面跟其他女人调情,你觉得你可以接受吗?”夏征拿起茶几上的冰锐喝了起来。

 陌诗茵低着头不说话,妻子?她算是他的妻子吗?夏征,你帮我当成你的妻子了吗?最初的时候,说过要尽得妻子的义务,无非……是陪你做那种事而已。CEO的赔心交易10章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要求又变了呢?你真是喜怒无常,且,让人无法理解。

 夏征,你是不是觉得因为一年后我将得到你的一千万,所以你一定要在这里占尽所有便宜,才能心甘情愿的拿出那一千万?

 我总觉得,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一千万对我来说或许就不那么重要了。而现在,它对我唯一的用途,就是治好小豆的病。

 “……我管不了,也没有力气管,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给你空间。”陌诗茵强露出微笑,对夏征说。

 听到陌诗茵的话,看了一眼她,那笑容没有任何杂质。夏征愣了。

 夏征的嘴角随即露出一个魅惑的笑,慢慢的靠近陌诗茵,陌诗茵的屏住了呼吸,不明白夏征想干什么。

 他的脸,棱角分明,他的眼眸,清澈见底,他的眉梢眼角,都有她熟悉的情绪。

 陌诗茵直直的看着她,夏征把头埋在了陌诗茵的颈间,贪婪的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陌诗茵伸出手,轻轻的抱住夏征。夏征感觉到背上的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只是陌诗茵没有看见。

 陌诗茵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想要抱住他,其实曾经的自己,不是一直很排斥与他身体接触吗?

 现在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陌诗茵摇了摇头。其实,她也已经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害怕自己说出来。

 她越来越在乎夏征了,现在的夏征,让她觉得无比的想要靠近他。

 甚至忘了,自己和他是因为怎样的初衷才这样走在一起的。

 陌诗茵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突然,有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传了出来。轻轻的抽泣声,却刚好能让人听见。

 陌诗茵心里‘咯噔’一下,她记得这个声音,那天晚上,她听的就是这个声音。她以为是晚上,她的精神太紧张听错了,没想到在白天的时候还能听到。回过头看了看楼梯,这个大房子,有时候也会因为大让人觉得无比的恐怖。所有的恐怖片,几乎都是在很大的一个空间里拍的,特别是在夜晚,周围黑漆漆一片的时候,那种感觉最吓人。

 夏征依旧把头埋在陌诗茵的颈间,好像没有听到有女人哭的声音。

 陌诗茵安慰自己,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鬼神之说,恐怖片也是在道具的作用下。所以,不要担心,不要觉得慌张。

 “那个……夏征。”陌诗茵轻轻地叫了一声。

 夏征亲吻着陌诗茵的脖子,吻落在了颈间的每一步,陌诗茵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整个人呆在那里任由夏征摆弄。

 自己于他只是一个玩物,对于一个玩物,怎么会产生感情?

 “怎么了?”夏征松开她,嘴里发出磁性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陌诗茵回过神来,掩饰着声音和身体的颤抖问。

 夏征奇怪的看着她:“这里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吗?你刚刚发出的声音你自己听不到吗?”

 陌诗茵顿了顿,为什么只有自己听到了声音,而夏征没有听到呢?

 看到陌诗茵发呆的样子,夏征看了看楼梯后面的一间房间,然后又看了一眼陌诗茵,皱了皱眉头。陌诗茵当然没有看到夏征的表情,一直在想为什么只有自己听到声音了。

 总之,这件事让她很上心,这房子夏征住了时间不短了,有没有什么脏东西,他会不知道吗?

 夏征没有说什么,想必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还是不要再想了。

 “噢,没什么。”陌诗茵回过神来,看到夏征一直看着自己,可能是刚刚的问题让他举得自己很奇怪,所以立刻说了一句。

 中午,夏征和陌诗茵吃了午饭。王婶看到二人一起吃饭的样子,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虽然,陌诗茵心里也觉得很高兴,说不出来的高兴,但是还是不会表现出来。

 陌诗茵以为夏征一天都要呆在家里,所以下午也没安排事情,只想要好好陪陪夏征,也算是尽了妻子的‘义务’吧。

 吃完饭之后,陌诗茵就上楼准备睡午觉。夏征目送陌诗茵上楼之后,也出了家门,陌诗茵并不知道,一直等着夏征上来。

 等待一个人的时候,时间是过的既快又慢的,一直在告诉自己,他马上要上来,会上来的。结果,等到下午五点,夏征还是没有上来。午睡的时间就在这样的等待里一点一点逝去,最后没了。

 终于决定不在等候,陌诗茵从床上趴起来,洗漱打扮,换了件昨天新买的衣服,决定出去逛街。

 今天怎样也无法高兴起来,陌诗茵捧着自己的脸,摇了摇头。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一定要忍过去,马上就会没事了,所有的不安定也会消失。

 为了小豆,你不能走。

 进入了国贸,每家店都装修的那么精致,陌诗茵走了进去。夏征的卡,什么时候也刷不完的,现在她的生活,其实也是被很多人所羡慕着的吧。

 夏征坐在二十多层楼的办公室里的椅子上,背后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窗,窗外是繁华的一条街。他转过椅子,站起来,缓缓地向落地窗走去。街上的人来来往往,一个大商场里更是络绎不绝。未到夜晚,各种彩灯却全都开启。

 今天上午没来,果然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自己。孙腾飞问他上午为什么没来在哪里时,他毫不犹豫的说,在外面喝咖啡。

 孙腾飞显然不太相信他的理由,倒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这是夏征自己的公司,他爱什么时候来都没有人敢管他。所以,孙腾飞只是淡淡的一个哦,而夏征也知道他不相信自己的回答,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夏征绝不可能说自己是在家里,其实说出来也会被人说和老婆感情真好,但是,他总是很排斥别人这样说。最初……自己为什么硬是要把陌诗茵拉到自己身边呢?关于那个选美的冠军,比赛的内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CEO的赔心交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CEO的赔心交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公深深爱 最新章节

    原标题: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小说书名:老公深深爱目录预览:(1)思起(3)準備(4)实施(5)挣扎(6)嫉妒(1)思起一天晚上回到家中,父亲正在哄着儿子浩浩,桌子上摆着饭菜,妻子穿着一件睡裙正在收拾着屋子。由于父亲和我们一起住,所以即使在家的时候,妻子穿的也比较保守,哪怕是天气太热。但是由于今天收拾屋子,妻子偶尔会趴着擦沙发电视柜下面的灰,虽然妻子的睡裙很保守,但是最保守的睡裙,领口也比正常的衣服要大,每次妻子弯腰的时候,都能不经意从领口里看到妻子雪白的双乳和那道深深的沟壑,本来妻子的双峰就是34

  • 窥宝 最新章节

    原标题:窥宝最新章节小说书名:窥宝目录预览:第0001章赔我一条裤子第0002章假一赔十!?你,赔不起!第0003章你不配问我的名字第0004章我们买了吧第0005章记得刷牙第0001章赔我一条裤子“来吧————”猛地间,金锋睁开眼来,浑身大汗淋漓。四顾茫然。这时候,一个急切惶惶、如山谷流水般动听的声音传来。“你没事吧?”金锋慢慢地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双洁白莹净的纤细小腿。白皙如玉,纤细笔直,完美无瑕。金锋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秀色的腿。如牛奶般白嫩而细腻,似羊脂白玉般泛着莹莹玉光。往上望去,

  • 乡野小刁民 最新章节

    原标题:乡野小刁民最新章节小说名称:乡野小刁民目录预览:第1章村里一枝花第2章傻傻的大伯第3章无微不致的体贴第4章渴望觉醒第5章舍身相救第1章村里一枝花谢兰兰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秀外惠中,那脸蛋、那身段,在十里八乡都是一绝,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遭人稀罕。但这样美丽的乡村女子命运却不怎么好。说到底是被王二庆给骗过来的,当初说自家怎么好怎么好,还有祖传宝物之类,再加上,王二庆长得人模狗样的,嘴又会说,婚前就稀里糊涂的被他拉到草垛子里给糟蹋了,也就稀里糊涂地嫁给了他。到了他家才知道,他们家一

  • 追美高手 最新章节

    原标题:追美高手最新章节小说名:追美高手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山清水秀。在这样一个初春之际,正是旅游的大好时光。而秦川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上,跟随着学校的春游团队,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山上。用秦川的话说,就是两个字,卧槽。“卧槽,秦川,你看那白云像什么!”死党古允手指远处天际飘荡的白云,冲坐在树荫下的秦川大声叫道。秦川扇了扇手中那把花几块钱买来的扇子,抬眼看向古允所指的白云,不耐烦的说:“像老天竖起中指,准备对你猥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人人都有

  • 妖孽兵王 最新章节

    原标题:妖孽兵王最新章节小说:妖孽兵王目录预览:第001节、我的透视眼第002节、自信的左少爷!第003节、凌星辰的秘密第004节、打烂这小刺喽的脸!第005节、我是凌星辰的前男友?第001节、我的透视眼在华夏国中部云城,一个叫做荆家村的远离闹市的地方。正值七月炎夏。张浩坐在田野边上,叼着烟,看着地里正在掰玉米的小姨,细细打量,瞄着她那火爆的身材┈┈几年不见,小姨还是那么年轻,而身材却也越发地成熟了,大胸,大长腿,凹凸有致,冰肌玉骨,和几年前相比,更显得充满了魅力。尤其是这大热天的,汗水渗透了衣

  • 和厂花的日子 最新章节

    原标题:和厂花的日子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和厂花的日子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我叫少华,今年17岁,自幼生活在一个偏远的山区。父母靠一辆破旧货车跑运输挣点血汗钱,供养我和弟弟妹妹上学生活。高考一个月前,父亲出了车祸,虽然及时抢救过来,却再也无法起身自理了,从此瘫痪在床。我的大学之梦就这样破碎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五口之家吃喝拉撒的生活重担,落在了我的身上。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我便跟着水哥,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开始了我的打工之路。水哥是跟我同乡的一个远房亲戚,虽然远得八百竿子打不

  • 中了相思的毒药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中了相思的毒药最新章节小说名字:中了相思的毒药目录预览:第1章怀上孩子第2章她反正贱命一条第3章痛死你第4章怀孕了第5章你不能生下这个孩子第1章怀上孩子“啪啪啪……”这是今晚的第三百四十一下了,霍叶歌咬着牙,默默的数着,压在身上的男人,从后面对她一次次的侵入。“霍叶歌,你可真贱,竟然敢给我下.药!”陆深卿死死的抓着她纤细的腰肢,再一次的撞入。霍叶歌疼的蹙眉,却仍嘴硬道,“那又怎么样,到底还是你输了,你要了我,而且不止一次呢,我都数了,记住了。”“你真贱!你以为在我神志清醒的时候,我会想干

  • 山村鬼医 最新章节

    原标题:山村鬼医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山村鬼医目录预览:第一章尸变的鸭老三第二章树上长出爷爷的脸第三章尸体被挂在树上第四章爷爷的尸体被挂在树上第五章临终遗言第一章尸变的鸭老三我叫萧森,是一个医生,一个行走在山村之中的行脚医生。但是,我跟别的医生又有区别,因为我是一个鬼医,一个可以跟活人以外的东西打交道的医生。和他们对话,和他们交流。也许你会觉得这个职业很是古怪、稀奇,这很正常。因为我曾经,也怀疑过。我不信鬼,也不信神。但最后,我成为了一个鬼医。而我之所以会沾染上这个古怪的职业,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