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魔道情缘之玄冥在线阅读

2017/12/27 23:39:05 来源:网络 [ ]

书名:魔道情缘之玄冥
第一章魔族逃亡
前文      自天地初成,盘古垂死化身,血成江河,气成风云,身体化为三山五岳皆称人间净土,用生命孕育了整个神州大地。说明163shenghuo.com      神州大地逐渐衍生了人类精灵妖以及魔,自有天地;人间诸事无常,上有妖魔鬼怪作乱,下有人间纷争战乱,金戈铁马如火如荼。伤亡不计其数,哀鸿遍野。      世人道,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生老病死乃是遵循常理。有多少世人想脱离生死之道,不惜舍命去探求天道。要么功成名就成为一方仙君,要么功败垂成化为一缕硝烟。      人世间有种族之分,人族,魔族,精灵族,妖族,只数人族妖族较为庞大,人以及妖;族群混乱同处一方,势力均衡,故此战乱不断。而魔族从鼎盛时期如今以走向衰败。说明163shenghuo.com      在修真界某个未知的临界点,以及仙界某个临界点,都有通往魔域的奇异空间,统称为结界。相传;魔族人在体质以及血统上占有一定的优势,其种族势力与神并驾齐驱。      在魔族之中,有的低调顺服天命,有的狂妄自大逆道而行,在天庭初建成形之期,便向仙界悍然发起进攻。      在仙界众仙神的捍卫下暂时护住了天庭,所致诸多神魔同一时间陨灭。此战实属不义之举,魔族内部的反对之声频起,内部产生的分歧以致爆发内战,从魔族之中分离出去另一个强大的种族‘修罗族’。      前魔族之首焚阳魔君,竟已一人之力阻挡修罗族进攻仙界大军,在仙魔结界之处,焚阳魔君与修罗族四大修罗展开了惊世大战,以致六界颠覆人间山河崩塌。      数日苦战,四大修罗却三死一伤以致修罗族无力攻取仙界,焚阳魔君力战四大修罗,魔体皆损亦无法自愈修复,在垂死之际竟已魔道解兵,在魔族轮回重生,试图再塑魔体改变魔族今后之危局。原文163shenghuo.com      虽已如此,但魔族群龙无首却招致千百年来的杀身之祸,修罗族对魔族开始展开疯狂的猎杀及侵略,占领了魔族之地‘五灵圣域’魔族频临灭族之危。      仅有一魔族人冲破与人间的结界,逃亡到了人间神州大地,拜入人间修仙界大正道宗派其一的六绝玄宗,展开了在人间修行的历练。      第一章魔族逃亡      魔族五灵圣域地大物博,山野间透露着盎然生机,也是唯一没有经过战乱的清修之地,乃是魔族最后的栖身之处,紧邻以被修罗族占据的断海之渊以及疾风之岸,其中布有强大的结界。      这一日,五灵圣域聚集了数百名魔族人,杀猪宰羊张灯结彩,猪牛羊三牲供奉于桌前,美酒一坛坛摆放的整齐,仿佛在盛宴之前,将要举行一场盛大的仪式。      在热闹的呼喊声中,有四对青涩的青年男女,被众人推上了简陋的礼台,将要为他们举行一场盛大的成人之礼,台下则是一片欢舞。      正当所有族人沉浸在喜悦当中的时候,五灵圣域上空风云骤变,天地瞬间变得昏暗,浓厚的黑云卷席而来,形成巨大的漩涡,一道红光从漩涡的中心射向地面,巨大的光柱则是电闪雷鸣,大地都为之剧烈晃动,仿佛天地互转一般。      此景,顿时引起魔族残余部落阵阵惊慌,所有魔族人口中都呼喊着“修罗族的人来了。阅读163shenghuo.com”      魔族人逃窜之际,五灵圣域的上空忽然下起了陨石雨,一颗颗巨大的陨石砸向大地,每一颗陨石落地都会引起大地强烈震颤。      ‘——轰——’      陨石落地,地面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巨型陨坑,大地开始龟裂布满裂缝,岩浆顺着地缝开始向上涌。      伴随着大地的颤动,从陨坑中疯狂的涌跃出密集的修罗魔兵,牛头人身青面獠牙,手持开天大斧。全身赤红体外散发着浓烈的黑烟,伴随着嘶吼声在五灵圣域的大地上展开了厮杀,所及之处人烟泯灭草木不生。      其中的一位魔族长老奋力抵抗着修罗魔兵,眼看着刚刚有些壮大的魔族人又被一一杀害,声嘶力竭的怒吼,“是谁?是谁背叛了魔族?到底是谁?”      声音刚落,密集的修罗魔兵呼啸而过,魔族长老被埋没在修罗魔兵之中遭遇绞杀,伴随着凛冽的哀嚎声,一魔族长老随之烟消云散。      五灵圣域的五大魔族长老已折其一,所剩下的四位魔族长老依旧死守不降,眼见五灵圣域即将沦陷,并早已无力回天,某一长老喝道,“不能在抵抗了,再这样下去魔族就要亡了,咱们四人合力打开与人族结界通道,咱得给魔族留下一颗种子,只要魔族还有一人在,魔族就有希望!”      其中另一位长老,对着匍匐在地的一名魔族青年怒喝道,“玄冥,你给老子爬起来,朝着北山的瀑布跑,不许给老子停下,跑阿!”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五灵圣域的魔族人只剩下了四位长老,还有那匍匐在地的少年,那四位长老都唤他为玄冥,是族中唯一仅剩下的一名年轻人。      此时天火以及修罗魔兵正在吞噬这里的一切,玄冥摇摇晃晃努力的从地面上爬起,听从魔族大长老的指令,拼命的朝着北山瀑布跑去。网站163shenghuo.com      大地的剧烈晃动很难令玄冥站稳脚跟,两脚就像踏着木舟在惊涛骇浪上独行一般,跌跌撞撞翻滚着朝着北山的瀑布跑去。      跌倒了爬起,爬起再跌倒,跌倒再爬起,即使身上的创伤在痛,是那对求生的渴望,是那明天的太阳,是那魔族新生的希望迫使着他不能停下。      魔族四大长老同时身形一转,竭尽全身的力量联合布下了一个结界,作为阻挡修罗魔兵的屏障,以给玄冥争取更多的时间到达北山的瀑布。      大量的修罗魔兵暂时被那透明无形的屏障隔离在外,虽已成功阻挡了修罗魔兵,但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刚刚维持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无形的屏障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纹,这道屏障在修罗魔兵的冲击下随时都会被攻破。      魔族的四大长老借此之机,将权杖纷纷抛向空中,单手立于胸前心中口诀默念,魔之力透过权杖激荡出一道蓄积已久的闪电,试图开启这藏有奥妙玄机的强大法阵,将五灵圣域于人族的神州大陆的连接点,打开一条通道,此时从权杖激荡而出的雷电,透过北山坡的瀑布将水流瞬间一分为二,隔空被撕裂了条口子。      这条被撕裂的口子正是通往人族神州大地的通道,一个圆圆的黑洞边缘泛着亮光,每当时间流失一分洞口将会缩小一寸,一直到洞口完全闭合再也不会有通道出现。163生活网      “玄冥,——快跑,从那个黑洞离开这儿,不要回头!”      “修罗亡我之心不死,只要我们魔族尚有一人在,魔族就不会亡!‘玄冥’你给老子好好的活着,找出魔族的叛徒,为我们报仇!”      “不要回头,快跑—啊—”      于此,幸存的四大魔族长老,目送着玄冥进入了黑洞,四大长老立刻撤回了权杖将通道入口封闭。      那道将修罗魔兵阻隔在外的屏障,此时已经布满了裂纹,就在这道屏障即将破碎之际,四长老相视一笑,仿佛心中已经了无牵挂,“我们的使命达成了,我们魔族还有一粒‘种子’如今搭上我们的老命也值了!”      “那—老哥儿几个走着?”      “走着!”      “哈哈哈哈哈”      四大长老如今已不抵抗,则是仰天含笑,笑声中透露着阴森恐怖,在这一瞬间屏障支离破碎,修罗魔兵身前没有了障碍。      障碍虽除,但却没有一只修罗魔兵敢冲上前来,伴随着修罗魔兵的嘶吼声,修罗魔兵大幅度的向后撤退,它们仿佛感觉到了即将死亡的气息。      眨眼间,含笑声嘎然而止伴随着则是连续四声巨响,“——轰——。”      四大长老在笑声截止之时,同时选择了爆体,誓于修罗魔兵同归于尽。早已被沦陷的五灵圣域如同一个废弃的世界,随着爆破声响起,山石俱碎,一股如同岩浆一样的巨浪向撤退的修罗魔兵卷袭而去,顷刻间超过大半的修罗魔兵被巨浪吞噬,立刻被蒸发的一干二净。      自魔族的大魔神‘焚阳魔君’,魔道解兵轮回后的数千年里,魔族的最后一处盘踞之地被修罗族攻陷,随着下界魔族五大长老的牺牲,魔族的最后的‘一粒种子’流落到了人族的神州大地,在人族的神州大地上埋藏自己,等待着生根发芽甚至壮大。      夜幕深至皓月当空,漫天星辰交织在一起。整片星空犹如一幅画,似幻似真变幻莫测。      “-呼——”,一阵轻风拂过,大面积的狗尾草掀起了浪花,从断崖边的草丛中隐现一位青年男子。      透过皎洁的月光,这位青年男子的面孔开始逐渐清晰,憔悴的小脸有些淤青,附着着早以风干的血迹,暗黄的头发用一根麻绳高高的绑在一起。一双幽怨的双瞳,透着淡淡的蓝光略显有些忧伤,表情哀苦。      中等身材,光从体表他与常人并无差别。唯独他那奇特的双眼,使他异显的于常人不同。      他仰坐在草丛中,嘴里叼着一颗狗尾草,仰望着天上的星辰。热泪盈眶顺着面颊流到了嘴里,咸咸的味道中带有一些苦涩。      停留了数日,他如今早已不记得他是如何出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天边再也无路可走,是否依旧活在那个恐惧与频临绝境的世界,没有人给他明确的答案。      该青年男子忽然站起身来,拿下口中的狗尾草重重的摔在地面上,用脚底狠狠的将它踩扁,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不痛快都发泄在它的身上。      青年男子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悬崖边,低头俯视着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哗啦——”一声响起,碎石块从悬崖边滑落。      向前一步死很容易,退后一步生却很难,该青年男子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轻轻的挪动着自己的脚尖。      就在他心里起了轻生的念头,耳边仿佛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声音,声音有些力竭失声,“玄冥,你给老子好好的活下去,修罗亡我之心不死,只要魔族尚有一人在,魔族就不会亡,找出魔族的叛徒为我们报仇!”      这位青年男子正是从五灵圣域逃亡出来的玄冥,耳边突然响起了大长老临死前的声音,猛然的睁开了眼睛,急忙收回了自己的左脚,“不行,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岂不辜负了五位长老的苦心,我不能让他们白白死去,我要找出魔族的叛徒,我不会让修罗族得逞的!”      玄冥自言自语之际,在玄冥的身后突然有人一声大喝,“什么人?竟敢擅闯六绝玄宗禁地。”      这突如起来的声音顿时令玄冥心中一惊,还来不及回头去看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在惊慌失措的过程中,玄冥的脚下突然一滑,忽然一个跟头跌进了这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啊~啊~啊~救命——啊——”      玄冥面部朝天犹如流星一般划落,看着天上的星星,此时终于体验到了那种绝望的感觉,复兴魔族的愿景都在跌下山崖那一刻破灭了。      当玄冥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从山崖边突然飞跃出一位身穿白纱长裙的女子,虽然玄冥看不清女子的脸,但清晰的看见她蒙着一块面纱,就在玄冥失足落崖之际,那身穿白裙的女子一同跳下了山崖。   
第二章天剑发威
白裙女子,一手抓住了悬崖峭壁上的树干,从另一只袖口之中射出一条白绫,忽然缠住了玄冥的腰间。      女子向上用力拉扯那条白绫,右脚在峭壁上一蹬,身体飘飘然的腾飞而起,右手牵引着玄冥的身体,转身一个翻滚平稳的落向了地面。      玄冥本以为自己会必死无疑,当他落向地面的时候双眼顿时感觉到一阵模糊,他很想看清楚这个女子的脸,由于恐慌过度,大脑给他带来的眩晕立刻另他昏厥了过去。      大脑正处于深度睡眠的过程中,他不知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尸横遍野的魔族人以及魔族长老对他说话的话,频频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五灵圣域的遭遇仿佛刚刚发生一般。      那忽如其来的陨石坠地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耳边徘徊,玄冥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额头已经沁满了汗水,沉睡中的他终于被噩梦所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当他完全脱离梦境的时候,他才惊异的发现,自己只身处在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床榻上已经被自己的汗水阴湿了一大片。      从房屋的外面传来阵阵鼓声,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鼓声从多个地方传来,声音隆隆震天,竟然与睡梦中的声音契合。      玄冥手指用力挤压自己的太阳穴,努力的回想在自己昏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模糊的记忆中,他失足跌进悬崖的时候,是一名白衣女子救他上了岸,之后的事情却一概不知。      此时门外传来的鼓声频率逐渐加快,玄冥的心脏也开始随着鼓声的频率开始颤动。      “吱呀~”一声响,玄冥推开了房门,眼前豁然一片开朗,眼下竟然是无尽的山峰,云里雾绕犹如仙境!自己所处的这间大房子竟然建在了大山的顶峰,遥望与头顶上方,居然还有更高的山峰,最高的山峰直入云霄顶不可见。      面对如此气势磅礴的场景令玄冥大开眼界,开始对这里每一处事物都产生了好奇。追随着鼓声传来的方向,玄冥顺着门前的这条小路朝着山上走去。      这鼓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没过多久这上山的小路终于见到了尽头,在这巨大山腰的中间居然有一座巨大而又平旷的广场,这广场的边缘每隔百米都有一面大鼓,每面大鼓的旁边都竖着一面旗,旗子上的黑色大字分别写着,‘蜀山’‘龙啸会’‘千圣寺’‘烈炎宗’‘六绝玄宗’‘刑天阁’以及‘剑宗’等字眼。      这广场的中央聚集了竟有百人之多,并且距离自己不远,对面的喧闹声可以听的轻轻楚楚,玄冥躲在一块大岩石的后面,对此完全陌生的世界玄冥只能倍加小心,微微探出头来观察这里的一切。      没过多久,这隆隆喧天鼓声终于停止,这巨大的广场之中瞬间陷入一片死寂,场中近百人许久都没有一个人先打破宁静的局面,这一点玄冥看在眼里觉得十分奇怪。      距离玄冥最近的地方,有近十几人相对而坐,在众人之中站着一位年近中年身穿白色锦缎长袍的男子,另一位身穿红色锦缎长袍的年轻男子站其身后,手中持着一柄长剑。      在这十几人中,玄冥逐渐搜索到了一个另他熟悉的身影,在那名中年男子的右手边,坐着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一条薄薄的白纱掩面,根本无法看清她的容貌,但玄冥心理早已肯定那晚救他的人一定是她,也一定是她把自己带到这里。      玄冥在一边偷偷的观察了许久,这场中的气氛有些不对,瞬间感觉到气温骤降,甚至感觉到空气已经凝固了一般。      过了许久,终于有人按耐不住,打破了沉寂,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位火气旺盛的中年男子一掌拍碎了自己的座椅,直起身来将头扭向了一旁,讲话毫不客气,“琅琊,你信中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来说去还不是想统领正道其他六大宗派,什么正道危矣?我看这都是助你延续正道之首的借口罢了。”      那位略显年轻的白衣男子瞬间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又将目光平移到其他人的身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叶桐宗主,你可以随便猜忌我琅琊的为人,但是你别忘了,这里是六绝玄宗不是在你的烈炎宗,由不得你在此放肆”被称为琅琊的男子表面上虽是如此平淡,可他心里却已经动了真怒。      这时,坐在叶桐对面的一位中年男子,见叶桐脾气如此火爆,心中对此人也有许些不满,“叶桐,正道七大宗派的宗主全部到此可不是来听你发牢骚的,既然你不认可六绝玄宗继续来担任正道联盟之首的位置,那让你烈炎宗担任好了,省着浪费口舌!”      叶桐听得此话瞬间变得有些难堪,仿佛此男子的话说出了他的心声,“东凌宗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邪道三宗在三百年前被我正道重创,如今邪道已经涣散实属名存实亡,如今正道六大宗派没有必要继续联盟在一起,况且也不应继续由六绝玄宗为首带领其他五大宗派。”      东凌似乎非常了解叶桐这个人,听他言语之中,似乎已经看透了他心中真实想法,“我看叶宗主之意不是反对正道联盟,你是对六绝玄宗为正道宗派之首持有偏见,莫非你对六绝玄宗有所不服,至于这正道之首的位置想争上一争?”      “没错,我叶桐确实有些不服,这正道之首的位置应该重新易主。”      此时二人话锋相对争吵的有些激烈,东凌再问,“当初你我联手都败在了暮阳宗主的手上,正道之首理应六绝玄宗受衔,如今你又何来不服?”      玄冥躲在大岩石的后面,看着在场的众人都火药味十足,虽然不知他们在争什么,但这没有硝烟的战争却越发激烈。      叶桐冷哼一声道,“你说的,那都是四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论输赢结果还不一定呢!况且暮阳宗主早在三百年前那场大战之中突然变得疯疯癫癫,如今又不知去向,现在换成一个毛头小子来执掌六绝玄宗,哼,我当然质疑现在六绝玄宗的实力。就算暮阳他又突然间回来了,仅仅凭一个疯子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就在这时,站在琅琊身后的那位年轻男子突然间站了出来,这位男子在众人之中更显年轻,很显然,叶桐的某一段话触碰到了他的敏感神经,“叶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师父根本就没疯,你若是在敢诋毁我师父,小心我韩江对你不客气!”。      叶桐此时已经完全愣住,没想到一个毛头小子都敢对他放出如此狠话,这令叶桐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不客气?你能对我怎样?继续修炼你师父的功法,小心连你也疯掉,哈哈哈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这暮阳的徒弟有多大的本事。”      战火即将燃起,震怒的叶桐竟向其晚辈发出了挑战,而自称韩江的男子也豪不示弱,“我今天也要看看,我师父的手下败将是多么不堪一击!老匹夫——看剑吧——”年轻男子此时已经气急败坏,拔出手中的长剑便向叶桐刺去。      “哼!来吧!本宗主今天就替暮阳好好教教你”      叶桐右脚猛然踏向地面,身体向后飘飞数十米,站落在一面大鼓的上方,与场外人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韩江提起手中得长剑,一个箭步便追随上前,距离叶桐不到十米,只听韩江一声大喝,“回——风——舞——柳。”      韩江手举长剑,身形迅速一转瞬间分化八个虚幻的身影,纵身跃到空中长剑猛然向下一挥,上百道剑影瞬间迸发而出倾如雨下。      叶桐站在鼓架之上并没有躲避之意,而是将双手托举到头顶,大声喝道,“——真衍盾——。”      从叶桐的头顶顿时升起一道水蓝色的光罩,一道防御屏障立刻将叶桐笼罩在内,百余道剑气犹如雨点一般落入屏障之上,两者之间的碰撞并没有产生较大的波动。      随着剑气逐渐变弱,韩江并没有一次就破掉叶桐的防御,反而受到了剑气的反噬,有残余的数道剑气与韩江擦肩而过,衣服也被划破了一条口子。      韩江大怒,在修为境界上的悬殊,另他难以攻破叶桐的真衍盾,但为捍卫家师的尊严只能竭尽全力搏他一搏,韩江收摄心神,将功力催至十成将全身的力量全部凝聚在手中的这把剑,随之一声大喝,“——元气斩——。”      此时韩江手中的长剑凝聚成一柄长丈三的巨剑,左脚一步踏前手举巨剑骤然下劈。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巨剑斩在屏障之上,强烈的碰撞令整个广场都为之晃动,刺耳的声音响起,而叶桐脚下的鼓架瞬间散架。      当剑气与屏障交接的那一刻,韩江运足力气将巨剑抽回,反身挥起巨剑再次重重斩在真衍盾之上,伴随着强烈的碰撞声,真衍盾瞬间被破掉。      而此时的叶桐双臂早已被震的麻木,额头浸有一丝汗水,面对韩江两次连贯的重击,提醒了叶桐不能麻痹大意,而叶桐在真衍盾被破掉之际,瞬间做出了反击。      只见叶桐右手大袖一挥,伴随着一团红芒,右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朱红色的旗子,在场的所有人见状齐声惊呼,“——朱雀旗——”      再一旁观战的东凌见此心中都为之一惊,“上古大神火神祝融的法器,朱雀旗?叶桐你快住手!”      面对东凌的喝令已经晚矣,叶桐手中的朱雀旗一挥,一团火球挥之即出,向韩江吞噬而去,此火韩江根本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就在这危险万分的时刻,一柄重剑忽然从天而降直入火球中央并插向地面,只听“——轰——”的一声响起,随着爆破的声音响起,强大的冲击力从重剑的中央向外扩散,火球瞬间被冲散激荡起一层烟雾。      从烟雾内部,一股强烈的电流频频闪现,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电流交织发出“吱吱”的声音。烟雾散去之后,重剑的前端已经没入了大地,这个强烈的电流正是由剑身所散发出来的。      叶桐见得此剑更是惊讶,整个人都被惊呆了,“这是天怒剑?”      叶桐抬起头来,看见琅琊正在缓缓地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而此时琅琊的模样更令他难以置信,琅琊的体外包围着数千道剑气,是由数千道剑气所形成的巨大屏障,剑气在琅琊的身体周边呼啸盘旋,凡是接近他身边的人都有可能被剑气绞成粉末。      叶桐此时开始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他似乎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是真实的,“这是?这是这是?难道这就是天剑?不可能不可能的!没道理!你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天成之境的!你不要过来!”

魔道情缘之玄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魔道情缘之玄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缘来依然爱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缘来依然爱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缘来依然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新开始第二章来了第三章没事,我有时间第四章谈话,才刚刚开始第一章重新开始九月二十三日,秋分,微雨雨珠滴滴答答的打在透明的玻璃窗户上,窗外,能感觉到那是个冰凉的世界。窗内,氤氲的热气从乳白色的牛奶杯中缓缓升起,是那么的暖。雨越下越大,天越来越暗。雨打在玻璃上,散开,干净的水花。肆意,宁静......左手摸着隆起的肚子,右手端起牛奶杯。温热,刚好,轻轻的抿一口。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望着远方的霓虹闪烁,伊贝纳的眼眸中是心伤,是

  • 无删节杀手小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杀手小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杀手小心目录预览:第1集:血牙第2集:弑杀联盟第3集:任务来了第4集:轻敌之心第1集:血牙热闹的地铁站,一位年轻端庄的少妇,怀中抱着一名婴儿,神色惊慌,穿梭在人群之中,似乎在……逃!人群不少人看出了少妇的慌张,地铁站的管理人员正准备上前询问,那名少妇却匆匆从他的身旁穿过,让他措手不及的是,少妇离开的那一刻,一道冰冷的寒意,从他心头略过,让他疑惑不已。一道黑衣人走过的身旁,远远地跟着那名少妇,不急不缓,仿佛路人。少妇脚步慌忙,离开地铁之后,立刻拦下一辆出

  • 无删节晚风吹来女人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晚风吹来女人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晚风吹来女人香目录预览:楔子被分手第一章闺蜜郭嘉嘉第二章天降租客第三章找工作楔子被分手那晚的夜色正好,微风拂面,空气清爽宜人。若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和喜欢的人约个会,怕是极好的,可偏偏就是这样美好的时光里,俞晓眉失恋了。她一直无法相信自己会被甩掉,站在镜子面前扪心自问了好久,却始终想不明白:一个能养活自己,长得不赖,有房有车的二十六岁大姑娘,居然会被人甩了。俞晓眉花去一整天的时间把前任留下来的东西收拾好,天已经黑了,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买菜做饭,于是

  • 无删节南伊的城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南伊的城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南伊的城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天给什么就接什么第二章像是光芒照在了身上第三章平淡的生活变得沸腾第四章守护着自己喜欢的人第一章老天给什么就接什么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都洒满了温暖的光线。依旧是过着反反复复的日子,不期待什么也不盼望什么,就这样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南伊睁开眼睛伸手烦躁地关掉闹钟,然后起床洗漱。来到客厅,果然是一片狼藉。天花板上枯黄的墙皮都快要掉下来了,电视机上的鸡毛掸子早已不知去向,枕头和被子被扔在了地上,柜子已经破裂了,穿衣镜被砸碎,

  • 无删节末世重生之冰皇传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末世重生之冰皇传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末世重生之冰皇传说目录预览:重回三十年末世第一天遭遇幸存者载入史册的时候到了!重回三十年华夏,JZ市联合大学考场,一群大学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环——考试。在这万籁俱寂的考场上,有两名兢兢业业的监考老师正在巡逻。其中一位目光一扫,发现了一个很不对劲的事情“喂,那个趴桌子上的学生,起来,考试你都能睡着。”监考老师对着一名趴在桌子上的青(少?)年喊着。“恩?这是,考场?”被训的青(少?)年好不容易抬起了头,接着扫了一眼。张道生表示

  • 无删节痞妃倾城:误惹妖娆鬼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痞妃倾城:误惹妖娆鬼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痞妃倾城:误惹妖娆鬼王目录预览:第一章超级妖孽第二章主子,你被卖了第三章夜探太子府第四章大闹皇宫第一章超级妖孽是夜。一座豪华的宫殿。一抹红色且较小的影子在宫殿的上方跳跃,脚尖轻点,跃出几米远,很快,便出了皇宫。宫殿的院中,一名青衣女子和一名蓝衣女子看着红衣女子消失的方向,暗暗扶额。唉~对于她们家主子,两人更是无语透顶。是的,红衣女子便是这两名女子的主子,茉玥阁的阁主,同时也是当今蓝月国的二公主,蓝雨曦。而这两名女子是蓝雨曦七大护法中的两大护

  • 无删节下一朵薰衣薄眉花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下一朵薰衣薄眉花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下一朵薰衣薄眉花目录预览:两个哥哥我们见过?受伤伊始都曾无知两个哥哥雨,淅淅沥沥,落落洒洒,毫无征兆地倾盆而下。寒,寒极了,寒到哪怕只有一滴,都可以冰冻住人心。一群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却不以为然,惹得他们在水坑里玩得好不热闹。阡静眉淡淡地笑了一下,想着小孩子这么容易快乐,简直有些幼稚,却又立刻停止笑容,与他们相比,还在为分手而伤心的自己不是更幼稚。其实这不怨她,哪个分手的人不是这样,爱情中自己付出的那么多,到头只换来三个字:对不起。“眼眸有特殊的美

  • 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

    【题记】“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1.他家境贫寒。小学文化、贫农出身,十几岁时为了讨生活,稀里糊涂地跟着别人出去打仗。打到二十来岁时不知何故突然幡然醒悟,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从部队里开了小差出去寻找新的出路,辗转从深山老林来到热闹非凡的北京城,从开小差的兵蛋子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北漂一族。在这人才济济的大城市,小学文化水平的他却要尝试着靠写作来养活自己,这让人听起来像是滑天下之大稽,写作从来都是饱读诗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