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捉蛊记在线阅读

2017/12/28 0:05:1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捉蛊记

第一章 寺庙
  近年来随着国民收入增加,很多人都有了去旅游的想法,不过新闻里也爆出许多关于旅行团的负面报道,比如“女游客不愿骑马被殴打3分钟”、“贵州西江千户苗寨景点观众打架”,还有“九零后情侣曼谷失踪,女友被卖入妓寨”、“赴韩旅游成新时尚,谨防快速整容变鬼陷阱”等等。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乍一听,好多人连门都不敢出了,觉得外面太危险,还是家里最安全,其实如果正确引导的话,出去看看世界,开阔一下眼界,还是很好的。 当然提醒大家一点,那就是出门在外,即便是遇到不合理、不妥当的事情,也不要当面顶撞,最好的办法就是留下证据,等有关部门来处理,如果不然,很有可能就会麻烦缠身。 也有人觉得邪不胜正,理直气壮怕什么?那么我这里跟你讲一个小经历,看完之后,你或许会有别的想法。 事情得从我们公司的一次旅游说起,本来我是不想去的,那段时间肚子一直不太舒服,准备趁着假期休养呢,但禁不住同宿舍好友阿贵的劝,最终还是抹不开脸皮,就跟着一起去了。   结果公司报的旅行团,是最低价的那种,两天一夜的行程里,吃得是萝卜青菜豆腐,玩的项目尽是些免费的,整个行程下来特别没意思。而且还有一点特别让人讨厌,就是导游不断地带我们去当地的纪念品店买东西。   当地其实没什么好买的,那些玉器店说是从云南运过来的翡翠啊宝石,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B货,所以买的人没几个,一路上导游就板着个脸,跟家里死了人一样。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爬到莽山里面的一段路程时,一直没好脸色的导游突然又有劲了,把我们拉到了一个破庙前,带我们进去参观了一番。   导游讲得天花乱坠,其实这庙真没什么好看的,并不算大,还破破烂烂,里面黑漆漆的,没什么香火的样子。   正中是一个被香火熏得黑不拉几的泥土像,不知道是哪路神仙鬼怪,眼睛的地方油黑漆亮,抹的油好像有些不一样,给人感觉怪怪的。   我看了两眼,觉得心里莫名一阵慌,赶忙拜了拜,就出去了。   结果一出来,导游又带着我们到旁边的棚子里,那是一个卖佛像、挂坠、手链的地方,几个中年妇女看着摊子,导游跟我们讲,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庙里住持开过光的,可以保平安,还有十块钱一把的香火,很便宜,让我们买点去上香。   我听了觉得搞笑,刚才那庙中间摆着的,根本就不是佛像,怎么又出来住持呢?   我当时有点尿急,去上了个厕所,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吵架,一堆人围成一团,我挤不进去,只好抓住一楼产线的组长王磊,问怎么回事。   王磊告诉我,说是品质部的马全蛋跟人吵了起来,说这些都是骗人的,一开始是和导游吵,到后来,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穿黑袍子的古怪男人,两个人就掐起了架来。来自163shenghuo.com   我一开始还想凑上前去,但一听说是马全蛋,就没有管了。   品质部的马全蛋,他姐姐是我们公司二老板的小情儿,这家伙平日里嚣张惯了,人缘很差,愿意帮他的人少。   吵架并没有持续多久,过了一会儿,两边都给拉开了,那个古怪的男人临走前还发下话,说谁要是不敬神,就不要怪神不客气。   他气冲冲地离开,却把导游给吓到了,慌忙过来动员,说刚才冲撞了人家,得赶紧买点东西赔罪,要不然冲了灵,怪罪下来,可不得了。   我听到这话儿就想笑,怎么看那个穿黑袍子的家伙都像是托,不知道是从这附近哪个村子里找来的临时演员。   不过那导游一张嘴还真的是有点儿厉害,好多人都被他说得心里毛毛的,再说那香五块十块的也不贵,纪念品差了点,不过二三十保个平安,也挺划算,所以大家都懒得计较,就都陆陆续续买了一些。   阿贵问我要不要买,我一掏兜,才发现中午在酒店换了一身运动服爬山,根本就没带钱,问他有没有钱,他也摇头。捉蛊记在线阅读   我又去找关系比较熟的王磊借钱,结果他不但没带,还不屑地说怕个毛线,花钱求平安,我们又没钱,哪个来害我们?再说了,这么多人都买了,少我们几个,也没啥事的。   我一想也在理,就没有多想了。   回来后的几天,这一次旅游不断地被人吐槽,简直可以说是一场噩梦般的回忆。   然而对于我来说,却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   也许是爬山耗费了太多体力的缘故,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感觉极为疲倦,上班也打不起精神来。   又过了两天,和我住同一宿舍的阿贵突然发起了高烧,胡言乱语不说,而且还呕吐,吐着吐着,就把血都呕了出来。我原本还抱着同情的态度帮忙收拾,结果弄着弄着,自己也是晕头转向了,搞得第二天都上不了班。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记得第二天自己是坐120救护车去住的医院,一到了医院才知道,被送来的不只有我和阿贵,还有公司里的另外三个同事,包括王磊,他也是上吐下泻,被人用担架给直接弄过来的。   我当天烧得头昏脑涨,就记得自己不停地验血、吊盐水和洗胃,痛苦得仿佛要死去。   一个公司里有这么多人同时出事,上面自然有反应,第一怀疑的就是饭堂,不过很快就排查出并非是食物中毒,而是病毒性高烧。不过医院用了各种特效药,都不能止烧。   这个时候,负责公司后勤和行政的二老板带人过来看我们,表达了一下公司的慰问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我们是个德资公司,做高铁连接管的,几百号人,大老板是德国人,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语言又不通,所以二老板才是我们眼中最大的角色,他能够来瞧我们,实在是难得。   不过没等我开口,同病房的王磊却是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说这家伙肯定是来看他那便宜小舅子的。推荐163shenghuo.com   我一问,才知道马全蛋那家伙也住院了,不过人家命好,住的是单间,不像我、王磊和阿贵一样,命苦,三个人挤在一间病房里。   说到马全蛋,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阿贵突然提了一句:“你们发现一件事没有,住院的这些人,在莽山那破庙边,是不是都没花钱啊?”   阿贵的话语说得我眉头一跳,仔细想想,还真的是。   我脸色顿时吓得有些白,旁边的王磊却说道:“屁啦,要照你这么讲,当时没花钱的,总共十来个,为什么我们住院的,就只有这几人呢?”   阿贵“哦”了一声,也不反对,埋头继续睡觉,我则是越想越怕。   从小受我母亲影响,我整个人就特别迷信,子不语怪力乱神,鬼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存在啊?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浑身发热,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骑在我的脑袋上一样,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当天我翻来覆去地做恶梦,梦到自己回到了那小破庙,看着那庙中神像凶神恶煞的脸,还有那个被我当做托儿的黑袍人临走前阴冷的笑,止不住地打哆嗦。   那梦翻来倒去,我甚至还梦到穿黑袍子的人是我自己,眯着眼,阴冷地瞧着那些不花钱的家伙。   结果我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就尿床了。病床里面所有的灯都关着了,黑乎乎的,我在靠窗一侧的病房,床单里全部都是尿骚味。   这让我有点儿难为情,挺大一老爷们儿,居然还尿床,这简直丢脸到了极点。   我按了一下护士铃,半天没有反应,床上尽是臭烘烘的尿骚,也待不住,就爬下了床来,准备床单放到卫生间去,然后去护士站要一床新的。   我怕被王磊和阿贵两人嘲笑,就蹑手蹑脚地走,结果走了两步,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瞧见窗子边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第二章 跳楼
  我本来就是做恶梦醒来的,那人吓了我一大跳,不过仔细一看,原来是阿贵那家伙没睡,站在窗台边往外望呢。   阿贵既然没有睡,我也不好瞒他,低声问他在干嘛,那家伙好像没听到一样,直愣愣地站着,也不说话。   他连头都没有回。   我裤裆里一大泡尿,实在是没有心情多聊,他不理我,我也就走到了卫生间,灯也没亮,估计是保险丝烧了,我摸黑把病号裤给脱了,又把床单放在水桶里,想到没有带备用的裤子,总不能穿着条短裤去找护士吧?   这半夜三更的,我这么搞,保不准就给人当流氓给揍了。   想到这里,我出门就想去找同事送来的行李包,结果刚刚一走出卫生间,那病房的灯突然一下就亮了,紧接着阿贵也扭过了头来。   那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上面的肌肉全部绷得僵直,双眼直勾勾的,也许是做了一整宿噩梦的缘故,在灯亮起来的那一刹那,我总感觉此时的阿贵跟莽山的黑袍人,那脸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眼睛……   对,特别是眼睛,给人的感觉不寒而栗……   我吓得浑身僵直,站立在原地,而就在这个时候,灯突然就灭了下去,屋子里一片黑乎乎的,我慌忙推开门,结果刚出来,脑壳莫名生疼,天旋地转的,不知道怎么就给绊倒了。   趴在地上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下,却没有看见窗子边的阿贵。   当时的我害怕极了,却根本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瞧见,活着的阿贵。   阿贵死了。   从六楼摔下去的他脑袋朝下,硬生生地撞到了住院楼下面的花坛上面,摔得稀巴烂,脑浆子都洒落一地,模样十分凄惨。   这是我听别人说的,当时的我已经瘫在了地上,浑身汗出如浆,好像已经快要挂掉了一样。   我是几个小时之后苏醒的,听护士讲,说她们在值班,听到我病房门口有动静,就赶紧过来扶我,把我扶到床上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个病人,四处找都找不到,结果有个值班护士往窗外看了一眼,瞧见路灯下面,有一个黑影,歪歪斜斜地趴在花坛边。   我醒来的时候,医院已经报案了,护士见我醒过来之后,就叫了警察过来对我问询。   至于王磊,他已经问过了。   来的一共是两个警察,一个年轻女警,长得有点儿像杏树纱奈,不过没有那么甜美,板着脸,看着有点儿凶;至于另外一个,则是个快五十多岁的老警察,过来坐在我的床头,操着一口白话,态度一点也不好。   看来发生在这三更半夜的人命案,让他着实有点儿恼火。   我在病房里面没有见到王磊,估计是被回避了,那养眼的年轻女警察是负责记录的,而老警察则说了一段开场白之后,就问起了我之前发生的事情。   尽管心里面还在想着之前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惊吓不已,不过瞧见对方的制服,我心里就安了一点儿,把事情的经过,跟他们讲了一遍。   这事儿回忆起来,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我讲完了,两个警察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儿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老警察问道:“你确定你刚才讲的,都是真的?”   我满腹怨言地说道:“我有必要说假话么?”   老警察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瞧了那女警察一眼,女警察见状,清了清嗓子说道:“王明,你老实交代,不要偷奸耍滑!”   听到这话儿,我一瞬间就来火了。   要是那一脸死相的老警察,我或许就忍了,但这女警察一看就刚刚毕业,比我还小几岁,而且我好歹也是受害人,用这种口气,实在让人不爽,我也板着脸说道:“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讲的,都是假话?”   那女警察指着周围说道:“你刚才讲自己是半夜尿床醒过来的,那我告诉你,你的床铺好好的,而卫生间里,根本就没有被尿过的被子,连你的裤子,都没有任何尿的痕迹;另外,据另一个当事人王磊交代,说你半夜直挺挺地起来,就朝着窗户那边过去,他叫了你一声,你根本没有应他,就一直在窗子边站着……”   听到对方的话,我的冷汗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王磊说的那人,到底是我,还是阿贵啊?   我起床就往卫生间走去了,怎么可能站在窗台边,一动也不动呢?要是这样,那跳下去的,岂不就是我了?   那怎么死的是阿贵呢?   我心中莫名一阵惊慌,说道:“要照你这么说,我怎么又没跳呢?”   那女警察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这就是我们想问你的问题了。”   我双眼一翻,坐直起来,就大声吼道:“妈的,你们是不是还怀疑阿贵是我给推下去的啊?”   那老警察什么人没见过,瞧见我一阵恼怒,他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冲着我喊道:“叫什么叫?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前,谁都有嫌疑。你别闹情绪,要不然我们就不是在这里谈话了!”   我本来就是个怂人,被警察叔叔这么一喝骂,顿时就萎了,坐回了去,把所有的话语都咽到了肚子里。   两警察目光交流一下子,又问了我几句关于阿贵的问题,说他家里的情况,经济问题,是否有债务,又或者有什么感情问题之类的,试图找到他“自杀”的动机。   我看他们这么问,顿时就感觉一阵滑稽。   阿贵会自杀么?   肯定不会,这家伙向来就开朗乐观,老家在贵州省晋平县,家里虽然穷,但是充满希望。   他还有一个妹妹,在读大学,他大部分工资都在供自己的妹妹读书,有这么一负担,他怎么可能想不开去自杀?   警察了解完毕之后,便把记录拿给我签字,我大约地瞄了一眼,发现字迹挺清秀的,下意识地瞄了女警察一眼,觉得真是越看越好看,结果那妞儿竟瞪了我一眼:“看清楚点,没有出入就把名给签了。”   说实话,我对这女警察很有好感,毕竟她是一美女,而我则是一个血气方刚又没有女朋友的年轻人,不过被她这么一喝,顿时就觉得一瓢冰水淋到头上来,心一下子醒了。   也对,人家是穿着制服的警察姐姐,咱是谁?   一臭吊丝,要钱没钱,要房没房,拿什么东西去期盼那些摸不到边儿的事情?   一直到警察离开,我都还陷入这种深深的失落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来,在阿贵刚刚跳楼的这当口,我顿时就给吓得一阵哆嗦,仔细一看,却是刚才被带出去回避的王磊。   瞧见他,我想起之前警察说起的事情来,一把抓住他,问道:“你刚才没说谎?”   王磊是小心翼翼接近我的,结果我一把抓住他,把他给吓得直哆嗦,使劲往后退,我有点儿搞不明白,问他道:“王磊,你龟儿子到底干嘛啊,什么情况?”   王磊瞧见我的脸色,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拉了个板凳过来,坐在我床头,喘着气说道:“阿明,说实话,我之前被你给吓到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凶……”   我诧异,什么叫做吓到了?   王磊知道我就是这样的反应,便跟我讲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说法跟警察讲得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我本来要跳下去的,结果门口好像有人在叫我,就没跳成,没想到我刚刚走到门口,阿贵反倒是一出溜就跳了下去。   王磊的话语,说得我一头冷汗。   这大清早的,窗外还有阳光射进来,然而我却是浑身冰冷。   昨天我经历的那一切,难道真的是梦?   真的,还是假的?

捉蛊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捉蛊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