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失忆冷妻在线阅读

2017/12/28 0:17: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失忆冷妻

第1章 失去记忆

 爱恨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很容易就迷失了自己,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到底是在哪里。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紫晓微,一个不知道爱和恨的人,虽然说情绪是人的根本,感情就是所谓的根源,但是她却已经失去了那些所有的一切。

 因为她失去了记忆。

 紫晓微,她长的非常的好看,清秀的脸,很是纯洁,脸上洋溢这那个年龄对生活的懵懂和向往,她像是寻找着一些东西。但是,她又迷失了。

 高挑的身材,雪白的皮肤,精制五官如同是人偶一样细腻,这一切都让她成为许多人的关注点。

 一次的意外,让她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她现在只知道的是玟月风,冯晓凤是自己的朋友,关于更多的,她已经忘记了。原文163shenghuo.com

 玟月风,是现在细心照顾着紫晓微的男人。

 但是紫晓微还记得那一个自己所爱的男人,古小侗,是他发现了自己,并且告诉了自己,两人是相爱的。

 紫晓微,古小侗两人过去爱的是那么轰烈的。

 古小侗是一个英俊,年轻的人,他看上去有些幼稚,但是总能给紫晓微一种特别的新鲜感和生活的刺激感,紫晓微喜欢和古小侗在一起。也因为这样而喜欢上他了。

 古小侗,他性格上更偏上有心机的那一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用上所有的手段。他喜欢一个名叫麦月雯的女人。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麦月雯,麦家的千金,身份高贵但是却有着很深的城府,没有人可以看得懂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喜欢的人,大概就是玟月风吧。

 这是一个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圈子,紫晓微过去的记忆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她所记得人只有古小侗,玟月风这两个人。

 尤其是古小侗,自己所喜欢的人。

 可惜,紫晓微并不知道古小侗喜欢的人是麦月雯,但是麦月雯喜欢的人是玟月风。

 古小侗性格上有些幼稚,给不了麦月雯足够的安全感,正是因为那样,所以麦月雯喜欢的人是玟月风。玟月风是那一种给人成熟和安全感的人,他有着一个庞大的企业,背景势力庞大,无上的权力让他和别人不一样。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只不过玟月风喜欢的人却是紫晓微,紫晓微有那一种不出世事,那种有让人强烈照顾的欲望,正是因为这样,在紫晓微失去记忆了以后,玟月风一直照顾的人都是紫晓微,不离不弃。

 其实古小侗的杀父仇人是玟月风,因为一次商业合并的事情将他的父亲活活气死,因为这样古小侗都很痛恨玟月风。

 之前,紫晓微是在玟月风的企业工作,当自己的秘书,因为这样,玟月风对这个活泼可爱,有带点粗心的小女孩动了情。

 知道了紫晓微失去了记忆并且受伤了以后玟月风是第一个过去照顾的人,其实担心紫晓微的人还有很多,像凌均文,紫晓微的大哥哥。

 只不过紫晓微已经不记得凌均文,那是学生时期认识的好朋友,凌均文一直如同一个大哥哥那样照顾着自己。

 失去记忆以后,紫晓微可以说很多东西都不记得。玟月风为了唤起紫晓微与自己的记忆,现在可以想的办法全都想出来了。推荐163shenghuo.com

 之前冯晓凤曾经偷过玟月风企业的一个商业合同,并且将这事情诬陷给了紫晓微。所以玟月风打算让紫晓微再一次想起这一件深刻的事情。

 只不过,今日玟月风照顾着紫晓微的时候却发现她一直在想着古小侗。因为最近有一天古小侗给紫晓微打过了电话,也不知道古小侗和紫晓微说了什么,但这一切都让玟月风感觉的很在意。所以便是来紫晓微的房间之中找她。

 紫晓微正睡在床上,她看着书,玟月风悄悄走了过去。

 玟月风看着她。原文163shenghuo.com“晓微,告诉我,倒是古小侗跟你说了什么话?为什么你突然就从我这里离开,然后还死心塌地的听从了他的话呢?”他必须要知道,所以一直不厌其烦的问着同样的问题,可是紫晓微也是同样不厌其烦的不想要告诉他这个问题。

 “你还是休息吧,等你好些了我就回去。”

 “回去哪里?他那里吗?他给你下药了还是怎么的?为什么这么听他的话?我和你说过的那些事情你都忘记了吗?”玟月风真的有点火了。“这样吧,你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吗?我帮你找回你的记忆,就一次机会就好了,我让那一幕你印象深刻的事情重演,试试看怎么样?”

 紫晓微看着他,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个男人,他真的是古小侗的杀父仇人吗?为什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呢?他的话,他的表情他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他是一个好人。

 而且她也查过他的资料,他执掌了玟氏集团很多年,成绩一直都很不错,身边的女人一堆,但是他还没有结婚,而自己也曾经出现过他的身边。但是为什么古小侗那样说?而且那样说了还要用跳海来证明他自己说的话,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

 “就一个星期,一次机会,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他的眼神那么的无辜,是一种渴望。

 紫晓微顿了顿,似乎自己再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他了,他说的一个星期,一个机会。对,自己何尝不想要回忆起来,但如果这个星期内没有办法让自己回忆起来,自己还是可以离开的。暂时离开古小侗一个星期,清静一些或许也是好事。

 “好……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告诉古小侗。”紫晓微害怕他知道。

 “好,我不告诉他。”玟月风不想要问原因,但这样已经足够。

 这一个星期里,他会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让她知道自己是真心的,而古小侗才是那个骗她的人。

 那天下午。

 玟月风在房间里,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找冯晓凤帮忙。

 “什么?帮你再演一次偷合同的事情……”冯晓凤听了之后眉头都皱起来了,这人不会是在提醒自己之前自己做过的错事吧,还要重演一遍,这……天啊。

 “嗯……我想这件事情对晓微来说印象应该比较深刻,她答应了我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帮她找到回忆,如果不行的话她就要回去,所以这一个星期对我来说完全是至关重要的。晓凤,你必须要帮我了。”玟月风的口气里带着的是商量,少了以前的那种霸道,以前的他什么事情完全是用通知的,而不是这样跟你商量的。

 冯晓凤没有办法说什么,这个世界上不管谁开口都可以拒绝,但是玟月风开口她是不会拒绝的,就算他现在让自己去死都可以。

 这或许就是一种爱的表达吧。

 “行吧,什么时候去?”

 “嗯……好,我知道了。”

 冯晓凤挂了手机,长吁了一口气。

 偷合同,让我再去偷合同嘛。

 周日。

 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已经放假了,有几位是被玟月风特意邀请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要上演一次那次偷合同的事件。

 而大家都很乐意帮这个忙。

 玟月风的脚还没有完好,他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而这次的忙碌完全是为了给紫晓微重演那一次的事情而忙碌的。

 他还特意请来了晓汶儿,这样可以让事情变得更清晰一些。

 周日上午九点多,玟月风带着紫晓微到了公司里去,带着她参观了一切。“晓微,这个是你之前办公过的位置,你是我的秘书,日常事物就是帮我安排形成,还有资料的事情。还有的就是……我们可以近距离的接触。”

 他指着一个不大的办公室给她看。

 紫晓微巡视了一周,这里她确实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感觉没有来过那样,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看看这个,记得吗?仙人掌,现在还活着呢,你说可以防辐射,所以你特意从你的住处带来了这里。”他继续说道,指着那颗在小小花盆里躺着的仙人球,特好看。

 “来,你在这里站着,看着等会她们的重演,完全是和那天的一模一样的。她演的是麦月雯,而她演的是你。”玟月风把她带到了办公室门口外面来,让她站在一旁,当一个看戏的人。

 紫晓微点点头。

 然后一切就在她的面前重演,开始了。

 “是你联合了方学礼……”

 “这合同就在你的包里,你要怎么解释?不是你做的吗?全公司上下都疯了一样的找合同,却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你昨晚还一夜都没有回去别墅,难道这要说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吗?这里牵扯的是上亿元……”

 “公司的损失……”

 画面在她的面前演着,晓汶儿,冯晓凤,麦月雯。

 她们几个人就这样演着,虽然没有办法一模一样,但基本的台词和表情,还有语气,也都大致相同的。

 紫晓微看到从包里掉落出来的合同这一幕的时候,她的脑子里有了反应。忽闪忽闪的闪过了一些什么。她紧蹙起眉头来。

 “晓微……”

 “真的不是我……”

 片段接二连三,但是没有办法连续起来。

 一段一段的。

 “晓微……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玟月风走了过来,发现她的异样,赶紧问着。

 “嗯?”

 “头有点疼。”

 “是不是有什么反应了?想到什么了?”他继续追问,好像比她都要兴奋了一样。紫晓微却难受的很,想要把片段给接连起来,但是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办法,这感觉很难受。

 顿了顿,紫晓微才恢复了起来,好受了一些。

 刚才的画面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再次的响起来呢,但是可以知道自己真的是紫晓微,而不是什么颜诺。

 

 

 

 

 

第2章 爱过的人

 她看向他。“……我……”她突然感觉自己什么话都没有办法说出口了一样。

 玟月风微蹙着眉头看着这个女人。“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

 “不用,我已经没事了。最近时不时的都会这样,一下就好了。”紫晓微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玟月风看着她,直到确定她是真的没什么事了他才放心了下来。

 看来这样的帮她找回记忆是有效果的,至少她看了以后已经有反应了,估计再帮她重演几个片段的话她可以想起来什么的。

 玟月风问过医生,要找一些病人之前发生过印象比较深刻的才会容易唤起来,可想而知,那个时候这合同的事件是伤害她很深的。

 “走,我们先回去吧。”

 “嗯……”

 紫晓微回到了玟月风的别墅里,但这一路上的过程都被另外的一双眼睛收入了眼里,这双眼睛就是故意来监视的。

 很快的,帮紫晓微找回记忆的这件事情就传到了派人出来监视的那个幕后人的耳朵里去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古小侗。

 他在找着紫晓微,麦月雯更是在找她。

 这事情已经被他知道,现在正火气往上冒呢。

 麦月雯被他叫来,这个时候的他正坐在泳池旁边的沙滩椅子上,翘着脚,喝着红酒。

 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古小侗坐直了身体,把高脚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看着她往自己这边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她的脚很漂亮,配上红色的高跟鞋,称的更美了。小腿白皙,走路起来完全和模特似的。“哟,走路挺有姿色嘛,我才发现呢,去哪里学的?”古小侗倒不生气了起来,看到了他感兴趣的女人来了。

 麦月雯却瞪着他,大步的走了过来。“还说什么废话,查的怎么样了?人呢?”

 “人当然已经知道在哪里了,但是我说出来你可能会暴跳如雷的。”他站起身来,拿起了整瓶红酒还有一个空的玻璃高脚杯。“先喝一杯要不要?”

 “不用你好心了,你别告诉我已经被玟月风先找到了?她在玟月风那里?”麦月雯瞪着他,他却不紧不慢的在倒着红酒。

 “来,喝一杯。我想说的是你和以前一样的聪明,什么事情总是一猜就中,哈哈……奖励一下,来……”他把红酒递给她,心情还特好的样子。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吗?以为紫晓微回去了自己就没有机会了?是要跟他在一起了吗?

 他这脑袋里无非想的是这个吧?

 想的美了。

 “哼,都什么时候了还喝什么喝,你这是在庆祝什么?”麦月雯把他端着酒杯的手给推开,没好气的瞪着他。“你说的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她继续追问。

 “我说,你如果可以放下的话不是更好吗?我们都不用这么累,我不用去找紫晓微,你也不用想方设法的去把紫晓微给挤走,你就在我的身边,我们在一起,这样不是更好?”他走到她的身边,伸手过来想要勾起她的下巴,却再次的被她的手给甩掉了。

 “我说古小侗,你是疯了吗?别给我乱想,到底怎么回事?真的回去玟月风的身边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的一副享受的样子?还不行动去把她抢过来?”麦月雯的话似乎他要理所当然的去为她做什么事情一样。

 古小侗喝了一口红酒,一副回味的样子。

 “什么?我去把她抢回来?那你要放在什么位置啊?再说了,我们是不是合作已经结束了?你又让我去做的话是不是又要另外奖励我了,嗯?”

 他这话的言下之意是在提醒自己上次的事情吗?那一夜和他的缠绵,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了。还会跟这个男人有什么牵扯?

 “滚开。”她呵斥道。

 古小侗一脸的无所谓,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要求着自己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用着急,现在戏都唱到一半了,难道她会让这戏没有下文吗?那不是她的性格,也不是她的作风。

 他坐在了沙滩椅子上,继续喝着红酒。麦月雯走到游泳池旁边,然后斜睨了坐在椅子上的古小侗,既然这个男人那么想要和自己在一起,那何不拿他来利用一下呢?用这个来骗他把紫晓微带走,不让紫晓微再回来,这样不是更好吗?

 麦月雯在那寻思了一番,把自己的这个计划想的周全了一些。

 “怎么?一个人在那相似?还是被气的不会说话了?”古小侗的话就像是在嘲笑她一样,而实则上他是在提醒她自己的存在。

 麦月雯转过身来看着他,她的心里正荡漾起一丝得意,然后慢条斯理的朝他那头走了过去,脸上挂着一抹邪恶的笑意,古小侗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干什么。

 “古小侗,你很想要跟我在一起吗?”她斜睨着他,俯下身来。

 “你说呢?麦月雯你该不是想要玩什么花样吧?改变的这么快可是很悬乎的,多少我还是了解你的,所以别想在我这里玩什么花招,当年在学校里我被你利用了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笨蛋的古小侗了,我是当红的影片制作人,更是唱片公司的总裁。”他指着自己的胸膛,就像是在宣示他的权利和层次一样。

 麦月雯站直了身体。“这跟我说的这话有关系吗?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她用食指勾起他的下巴,眼神有些神秘的色彩。

 古小侗看着她,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他有了想要吃了她的冲动,就像那个晚上那样,想要把她狠狠的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去。

 “我说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就放下玟月风,和我在一起吗?”古小侗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会有这么好人?突然转变可不是她麦月雯的个性。

 她退后了两步。“怎么了?看来你不想啊,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想听着你的劝告呢,你说的没有错,我都追了人家这么久了,可是他却还没有看上我,看上了别的女人,还穷追不舍的,这样下去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不过看来你不想给我这个回心转意的机会,那就算了。”

 古小侗看着她,一脸的无法置信。这个女人何时能变得这么好人了?真是这么好人么?

 “当然……如果你回心转意,我自然是乐意的很,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躺在我的怀里想着其他的男人,那这样的话我不是亏大了吗?”

 “哈哈……”麦月雯大笑了起来,弯下身子来,将他手里的杯子夺了过来。“想要让我和你同饮一杯酒,那你多少就要付出一些的,你说对吗?何况是要跟我在一起,你古小侗更要努力一些了。”

 “为什么?”

 “因为是你追的我,所以你必须要付出追我的代价。”她说的一脸天经地义,而古小侗却听的一脸茫然。这个女人,说到头来还是想要让自己帮她做点什么吧。

 顿了顿,他摊开了手。“好,你说,付出什么?帮你把紫晓微给弄走?”

 “嗯哼,这次你很聪明。”她指着他,杯中的酒她已经一饮而尽了。

 “哈哈……”

 他笑着,牙齿全都露出来晒太阳了。麦月雯听着这笑声,晚上是不舒服的很了。

 “麦月雯,你还不就是在利用我吗?还是让我把紫晓微给弄走?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你又何必去在意她的事情呢?她怎么样好像跟我们没有关系,对吧?”他走到她的身边,站在她的身后,气息就这样在她的脖颈间喷吐了出来。

 麦月雯心里都泛起了鸡皮疙瘩似的。

 “利用?说的这么难听吗?”转过身来,她挑了挑柳眉。

 “不然呢?我还得要感谢你是吗?”

 风吹来,她的金色海藻般发丝丝丝飘逸着,淡淡的芳香味道,不腻,而且很好闻。

 她的每个动作都有让古小侗想要霸占她,吃掉她的魅力。

 “好,既然不想的话那就算了,给你机会是你不知道珍惜,就不怪我了。”麦月雯摆摆手,转身踩着高跟鞋就要离开。

 古小侗会让自己嘴边的这块肥肉飞走吗?她的手腕已经在她转身的时候被擒住了,一个稍微用力,她已经顺势的倒在他的身上,刚好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要说顺势倒下去,倒不如说她已经是做好了这个准备,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了。

 “哎呀你干嘛?这是要偷袭吗?”

 “偷袭?怎么能说的上是偷袭呢?如果你说我不是被你利用,那怎么算的上我是偷袭你呢?我们那个晚上……”

 “古小侗,你适可而止,不要再提那个晚上的事情了。”麦月雯想到那个晚上自己就气愤的很,就这样便宜了这个家伙。

 “啧啧啧……就这个态度吗?还想要跟我在一起呢?难道跟我在一起就不能做那些事情了?你说……你这么有魅力,我根本就阻挡不了……”

 “好了。”

 她打断了他的话,这个男人说的甜言蜜语为什么自己就是听不进去呢。

 “好,那不说了。说吧,让我把紫晓微支开?然后呢?”古小侗倒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让自己做些什么,要做到什么地步去。

 “你把紫晓微带到国外去,不要让她再回来这里了。”她的话出来,简直让他感觉是一鸣惊人了,带她去国外不要出现,那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再跟她在一起?她还能跟自己在一起么?

 “哈哈……月雯,你不是当我真的傻了吧?而且还比在学校的时候更傻?要是这样的话你早去贴上人家玟月风了,还会来找我跟我在一起吗?”

 “不信?那我们完全可以签个协议。再怎么说我不跟玟月风在一起,但是我也不能让紫晓微那个女人有这样的命,你知道我不服。因为我每个地方,每个方面都要比她好,凭什么她能得到幸福我就不能?所以我要让她也得不到,反正她现在是失忆了,也被我们洗脑了,相信她不会那么轻易就忘记我们说过的话。所以现在是好时机,把她带走,目的达成之后我就跟你在一起,而且……做你的情人,如何?”麦月雯的条件开的还真是足够诱惑他的。

 古小侗听着她说这话,看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他该相信她的话吗?

 

 

 

 

 

 

 

失忆冷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失忆冷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