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烈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30: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烈爱

第1章 采天火莲

长夜漫漫。推荐163shenghuo.com

晨曦,君清浅睁开眼,看着缓缓升起的旭日,不禁轻轻的深呼吸了一下。一阵风吹来,很凉,打在君清浅身上冰冰凉凉,却也让君清浅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而一旁的夜君哲早已不见踪影,看着荒无人烟的周围,君清浅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荒凉感,而这一感觉让君清浅微微吃惊,什么时候自己也怕上了这种孤独感,自己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君清浅的思绪,回头望,夜君哲的面容便映入眼帘。

 对上君清浅的目光,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描金扇对着君清浅笑道:“可否一同吃个早饭。”说着,便从自己手指上套着的纳石中取出了一下些食物。

 把食物拿出来后,夜君哲轻扇着描金扇,一脸春风的说道:“可否赏脸。烈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看着花花绿绿的食物,君清浅没有太多的想法。吃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维持自己的生命而已。再美味、再精致的食物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件物品、。无论怎样也引不起她的欲.望。一脸轻笑,君清浅便随手拿起了离自己最近的食物开始进食。气氛很安宁偶尔一阵晨风吹过,使得气氛愈加静谧。163生活网

 饭后,君清浅迎风而立,望着远处的浮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远远望去君清浅就像世外仙人,不食人间烟火,拒人千里。

 “我很好奇,在你冰冷的外表之下,心是否也是一样。”夜君哲在背后看着君清浅的身影缓缓说道。复又说道:“你身上总有一种拒人千里的气息。”

 “如果每件事的背后注定是一场伤,那不如从未相遇,相见不如不见,预计不如从未相见。”淡淡的声音在风中凌乱。

 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扇子,摇了摇扇,淡笑不语。烈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转而说道:“你来这做什么。”

 “采天火莲。”

 说夜君哲走到君清浅的旁边,与她比肩而立,看着远方的景象说:“是为了步言。”

 “嗯,君清浅轻轻的回应,又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夜君哲说道:”把这个让他服下。”

 夜君哲拿过瓶子说道:“行。”

 这个药应该会对他的伤势有所帮助,君清浅望着远方,静静地想着,毕竟这个药可是花了她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出来的。

 君清浅看着透着一丝诡异的洞穴,眼神滑过一丝谨慎。阅读163shenghuo.com小心的走到洞口旁,屏住呼吸,慢慢的向洞内走去,而每一步都挑战者君清浅的神经,洞内一片黑暗,寸步难行。等到眼睛适应了洞内的光线后,君清浅警惕的打量着周围,手靠着墙壁缓缓而行。

 洞穴深.处头出一丝淡蓝色的光,君清浅下意识的朝光源走去,慢慢地接近了光源之后,君清浅也看清了发出蓝光的物体,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天火莲。

 看着天火莲,君清浅从纳石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君清浅便伸手摘下天火莲,放进盒中。

 一切做好后,君清浅不动声色的退出洞穴。

 退出洞穴时,君清浅不小心踩到一根树枝,轻微的声音却激起了守护天火莲的天灵兽的警觉。

 君清浅下意识的朝洞穴飞出去,而被惊醒的天灵兽一脸怒气的看着眼前的君清浅,一声大吼。推荐163shenghuo.com

 来不及防备的君清浅一下子被震飞到洞外,天灵兽也随之跑到洞外。

 天灵兽一脸怒气,咬牙切齿的看着君清浅,杀机四伏。

 看着眼前的天灵兽,君清浅伸手擦掉嘴边的血丝,随后从纳石中拿出一把古琴放在膝上,开始弹奏乐曲。

 古琴本就是温润之物,所弹奏出来的曲子更是十分的温和,借以古琴来弹奏宁神静息之之类的曲子更是事半功倍。

 君清浅把内力与琴音融为一体,使天灵兽能够更快的被催眠。

 看着渐渐疲惫的天灵兽,君清浅不禁缓了一口气,突然天灵兽的眼神变得凶恶的起来,朝君清浅眼神大吼,君清浅马上反应过来,一个飞跃躲开天灵兽的攻击,而古琴挡不住天灵兽的攻击,当场破裂。

 天灵说眼睛爆红,君清浅知道这个天灵兽是要以命相博,便立即从纳石中拿出一把青锋剑,想当初这把剑还是她从娘亲的遗物中无意中看到的。天灵兽看见君清浅拿出一把剑,便朝其怒吼,君清浅一个侧身躲开攻击,向上一跃,朝天灵兽刺去。

 看着飞跃而来剑,天灵兽猛的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君清浅马上一个燕子回旋,躲开烈火。

 战斗难分难解。

 看着完全疯.狂的天灵兽,君清浅脸上出现一丝凝重,这场战不是她死就是它死。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

 突然,天灵兽猛的向君清浅冲了过来,君清浅马上一个起身,飞离地面,飞到天灵兽的身后,往背上一刺。

 天灵兽仰天长嚎,用力的把君清浅摔开,君清浅被其用力一摔,直接撞到树干,后背的疼痛,君清浅眉都没皱一下,只是再次把嘴角边的血丝擦掉。

 而天灵兽也没让君清浅有喘气的机会,便又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击向君清浅。

 望着飞过来的火,君清浅马上向一旁跳去,树被火击断,火的威力也波及到君清浅。

 望着不远处的天灵兽,君清浅静息凝神说道:“召唤之术。”

 与此同时,天灵兽的四周出现了许多的藤蔓,那些藤蔓纷纷缠住天灵兽,被缠着的天灵兽拼命挣扎,想要挣断缠住它的藤蔓,却没想到越挣扎藤蔓缠得越紧。

 看着被藤蔓缠得紧紧的天灵兽,君清浅开口说道:“吸。”

 此时,藤蔓就像有了灵性般,开始吸收天灵兽的灵气。

 看着自己的灵气被藤蔓吸走,天灵兽变得更加暴躁,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

 月色朦胧。

 看着死了的天灵兽,君清浅松了一口气,月色下,一袭血衣,倚剑而立。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君清浅不禁感到一阵反感,她讨厌这种气息,看着身上的血衣,君清浅面无表情,缓缓的离开这个战场。

 月色迷蒙。

 走到水边,君清浅便快速的脱下身上的血衣,扔在一旁,踏进水中。

 夏夜的水总是很冰冷,但君清浅却仿佛一点感觉也没有,直直地走到水中央。君清浅直直地走到水的中央,水没到了君清浅的脖子。

 抬头望了望空中的明月,月明星稀。心随着平静的水面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身上每个细胞的活跃因子也静了下来,君清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入水中。

 片刻后,君清浅缓缓的浮出水面,月光撒在君清浅的脸上,宛如仙子般。

 君清浅捧起清水,向空中一抛,月光下,每颗水珠都反射出淡淡的光芒,望着水珠,君清浅笑了。

 而刚好出现的夜君哲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轻摇着描金扇,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感到身后的目光,君清浅马上释放内力,水四处飞散,形成一道水帘。

 水落,君清浅也穿好衣服,运用内力,向岸上的夜君哲飞去。

 落地,君清浅望向夜君哲,夜君哲一脸可惜。轻摇着描金说道:“可惜啊,好一幅月下美人图啊可惜,可惜。”

 望着夜君哲,君清浅一脸狡猾,也学着夜君哲的客气说道:“美人窟,英雄坟啊,公子可要小心啊。”

 夜君哲一脸壮志云天,看着君清浅坚强的说道:“那又何妨。”说着还不忘轻扇扇子表示感慨。

 而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一脸可惜的说道:“原来志气这般高啊。”

 “我不在乎。”夜君哲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打量着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嗯哼,原来是这样啊。”

 语落,鸦声一片。

望着君清浅,夜君哲缓缓说道:“彼此彼此,不愧是同类,知己啊。”

 君清浅轻笑道:“怕是君哲公子想错了。我可没那爱好。”

 “哦,我可没说是哪一类,你干嘛急着往下跳。”夜君哲一脸狡猾,复又说道:“难道你也是。”

 君清浅淡笑不语,只是一脸暧昧的看着夜君哲。

 夜君哲毫不脸红,睁大了眼睛让君清浅看,幽幽的说道:“莫非,浅儿看上我了。”一脸兴奋。

 君清浅一脸猫样,幽幽说道:“小心哦。平生不会相思,便会相思,才害相思。身似浮云,心若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夜君哲一声轻笑说道:“莫非浅儿相思了。”转而又说道:“莫不是我吧。”说着一脸惊喜交加。

 君清浅一脸严肃的看着夜君哲说道:“我很正常。”

 夜君哲也一脸严肃的说道:“嗯,我也很正常。”

 君清浅缓缓的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说道:“你,男女通吃。”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夜君哲心中暗自想着,但表面上却一副纨绔子弟,轻佻的说着:“那你可要一试。”

 君清浅原以为夜君哲是在开玩笑,便也轻浮的说道:“你要什么。”

 “我要你。”夜君哲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你便来吧。”君清浅轻轻说道。

 语落,夜君哲便低头吻上君清浅的红唇。片刻后,夜君哲放开了君清浅。

 获得自由的君清浅一脸潮红,努力的用内力调整自己紊乱的气息。

 而一旁的夜君哲一脸淡笑。

 长夜漫漫。

 心乱。

 清晨,君清浅便回到学院,脚刚一踏进院内,远远的看见了君清浅的轻舞便马上跑向君清浅,一脸高兴的看着君清浅说道:“小姐你回来,可想死轻舞,轻舞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回房。”

第2章 黄蜂尾后针

 望着轻舞,君清浅把心乱的情绪收了起来,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轻舞望着君清浅说道:“我在想小姐回来的时候一定很累,所以我已经帮小姐准备好热水了,小姐等下回去,就可以泡热水澡了,然后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看着轻舞,君清浅轻轻说道:“我说过你不用叫我小姐,叫我清浅便好;还有轻舞,谢谢你。”

 “哦,不用,清浅这是我应该做的。”听着君清浅的话,轻舞小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你帮我做了这么多,怎么说,我都应该谢谢你。”

 “不、不用,这是我自愿为清浅做的。”轻舞轻轻说道。

 君清浅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走着,为何自己与夜君哲在一起是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为何昨夜自己不生气,为何自己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难道自己已经不防备别人了。

 突然,君清浅猛的推开轻舞,掌心凝气,向自己前方出掌,周围的人纷纷被惊住停住脚步。

 空中凝了一块冰,坠下。

 轻舞马上跑过来说道:“清浅怎么了。”

 “有人放‘冷箭’。”君清浅缓缓的说着,而君清浅的一番话就像一块大石头冲.击着周围的人的心底。君清浅缓缓的走到冰块旁。

 看着冰中的银丝,君清浅的眼里滑过一丝阴郁,随后跟上的轻舞往冰中一看,不禁大声出声道:“黄蜂尾后针。”

 君清浅的脸上滑过一丝诧异。

 而周围的人听道后,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吧,我们回房吧。”君清浅淡淡地说着,波澜不惊。

 防备终还是在啊。

 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女子,而能看见的便只是女子的身影。青丝飞,衣抉坠。

 风,吹落一地芳华。

 灿烂繁星点点。

 风吹乱了竹林。也吹乱了一地竹影。

 君清浅举着手中的酒杯,眼睛望着不远处,但却不知她眼里容下了什么。

 “浅儿好兴致啊,你怎可独自品尝美酒,这不会太过乏味了吗。”一个莞尔的声音出现在君清浅的身后。

 她知道,是他。她没说什么,望着杯中的酒,她缓缓饮下。

 酒尽,置杯。

 望着面前的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想偷酒喝,却被抓个正着,还是被你发现了。”

 “让我来看看你喝的是什么好酒。”夜君哲说着,便拿起君清浅喝过的酒杯倒酒。

 不看夜君哲,君清浅轻拂身上的灰尘说道:“本就不是什么好酒。”

 她不爱喝酒,却也不讨厌喝酒,充其量不过是她对任何酒都有一点兴趣。

 放下酒杯,夜君哲说道:“确实不是什么好酒。”

 没有接下地君哲的话,君清浅转而说道:“你怎么会有兴趣来这。”

 “想看你啊。”啧啧,瞧瞧,这口气,多直接啊,咱们的夜君哲大公子多么的理直气壮。

 “你我可要多谢公子厚爱了。”君清浅莞尔的说道。

 “我觉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舒.服。”

 “你当我是一道菜啊。”

 “那也不错啊,色香味俱全呢。”

 君清浅淡笑,不再言语,夜君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那个,说真的。”

 “什么。”

 “这酒真的不怎么样。”

 “它叫梨花白,有点甜。”君清浅解释道。

 “下次我给你带一壶好酒来,我们一同畅饮。”

 “嗯。”

 清晨,君清浅站在院内,风轻轻扬扬的吹着,把暑意也吹散了一些。感受着轻轻凉凉的风,君清浅不禁张开双臂,感受着四面八方的风。晨光落在君清浅的四周,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光圈,宛如仙人。

 身后传来一些微响。

 君清浅放下双臂,转过去看着三人说道:“睡饱了。”

 “那能啊,但要是去晚了,又得挨一顿骂,还不如早去早回。”寒凌不满的说道。

 “注意啊,寒凌,形象啊。”君清浅看着寒凌夸张的说道。

 “别,在你面前我的形象有用吗,它值几个子啊。”寒凌不以为然的说道。

 “确实,你的形象在我这里一点用也没有。”君清浅十分诚恳的说道。

 “好了,你们别贫嘴了。快点走吧。”君诺在一旁无语的说道。

 “遵命,我的君诺大公子。”

 “是,哥哥。”

 “院长,这是你要我们采的地火莲。”冷枫说着额,便把地火莲递给了清云。

 清云看了看地火莲,点了点头,眼睛离开地火莲的那一瞬间,忽而又停住了目光。看着其中的一朵地火莲,伸手便把它拿了起来,把弄着地火莲,清云状似不经意的问:“这是谁采的。”

 “我。”君清浅毫不犹豫的说道。

 看着君清浅,清云缓缓说道:“这是你以前采的吧。”

 “是。”

 语落,惊起一池涟漪。

 三人望着君清浅,没说什么,但他们彼此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师兄,人来了。”清华的声音突然插入,打破了僵局。

 “嗯,进来吧。”

光被挡住。四个人影映在墙上。君清浅四人下意识的望了过去。青衫男子,白衫男子,红衣女子三人映入眼帘。

 清华与三个从未见过的两男一女走了过来。

 “师兄,这就是来进行交流的弟子。”

 “嗯。”看着三人,清云应道。转而向君清浅他们说道:“这是松北学院派来的交流生。”

 语落。君清浅四人抱拳示意。

 “寒凌。”

 “冷枫。”

 “君诺。”

 “君清浅。”

 君清浅四人说完,清云转向三人说道:“这是我收的四个徒弟。”

 看着君清浅四人,三人也抱拳示意回道。

 “隐青。”

 “白冽。”

 “红媚。”

 语落君清浅四人不禁想到,真明了。

 “你们三人旅途劳累了,清华带他们去歇息吧。”清云看着清华缓缓说道。

 身影渐行渐远。

 看着消失不见的身影,清云转向君清浅四人说道:“他们是来进行武术交流的。而且他们还提出只和皇室成员比武。”

 “以前不是不用吗。”冷枫疑惑的说道。

 “是啊,可不知为什么他们今年竟提出这个要求。所以今年的比武我决定派你和寒凌、灵雪去应战。”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院长你找灵雪有什么事吗。”一个甜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嗯,进.来吧。”

 “是。”

 望着灵雪,清云缓缓说道:“灵雪一个月后的比武我想派你去。你意下如何。”

 脸上一抹欣喜,灵雪飞快应答:“灵雪义不容辞。”眼神滑过君清浅,一眼挑衅。

 “嗯,那就这样,你们下去吧。”清云心里满是担忧,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与往常一样的说着。

 看着清云,君清浅没说什么,随着众人一同下去。

 灵雪知道这次的比武很重要,历年来,能够去参加比武的人都是拔尖的人,而自己这次能够参加则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想着脸上的得意之色不禁更深,人也变得骄傲起来。

 看着君清浅,灵雪不禁更加得意,转而向冷枫、寒凌说道:“我们现在去讨论一下一个月后的比武应该怎么做。”

 直接忽略灵雪,君清浅淡淡说道:“我们回房吧。”

 没说什么,三人默契的配合着君清浅的脚步,回房。

 身后,灵雪气的脸色青紫,望着君清浅脸上滑过一丝阴狠。

 院内石椅。

 “你们这次要小心。这三人不简单。”君清浅看着翠绿翠绿的树叶缓缓说着。

 有黄叶了。

 “而且我觉得他们来势汹汹,虽然刚才在院长那他们没有什么怪异,但我觉得他们与往常的那些挑战者不一样。”一脸凝重的冷枫若有所思的说着。

 “他们有点怪。”君清浅一直望着那片黄叶,好似发现新大陆般,一直看着。

 “怎么说。”寒凌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有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很怪。”死死的看着那片黄叶。

 “不过,那个红媚倒是挺媚的,合不合寒凌大少爷的口味啊。”君清浅调侃道。

 “别,无福消受。”寒凌马上应道。

 笑声四起。

 “清浅,我给你们泡了一壶茶解渴。”轻舞望着君清浅轻轻说道,眼睛滑过冷枫一眼,眼里滑过一丝波澜。

 而冷枫没有察觉,他的眼里倒映出来的是一个望着黄叶的人。

 君清浅听到轻舞的声音,便回头,而她眼里的波澜正好被君清浅抓住,没说什么,只是对着轻舞一笑。

 拿起杯子,君清浅缓缓的饮着杯子中的茶,眼睛轻轻的扫了冷枫一眼。

 风轻云淡。

 红烛照佳人,相映无双。

 门轻轻的被推开,君清浅下意识的回头望,一个落魄的身影映入眼帘。

 莞尔一笑。

 “你莫不是翻墙来的吧。”

 “是啊。”夜君哲自行走到桌旁坐下,清理身上的灰尘应道。一脸坦然。

 玩笑消失,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久久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以你的能力,轻轻松松就可以长驱而入到我这,这里怕是没有谁有这能力可以拦住你。”他的能力,她知道,虽然他从未表现过,她也从未见过。

 “长驱而入就没有了那份意思,那份情趣。”

 此时他的眼里有她。

 看着夜君哲,君清浅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波澜,望着他,没说什么,只是把刚才看得书收了起来。

 而夜君哲也默契的没说什么,慢慢的从纳石中取出酒和酒杯。

 “我说过,要给你带一壶好酒。你也答应过我,要与畅饮。”倒着酒的夜君哲连哄带骗的想让君清浅与他一同饮酒。

 一脸淡笑。

 君清浅没说什么,拿起了桌上的酒,轻轻的闻了一下,然后缓缓饮下。

 夜君哲也拿起酒杯,轻饮。

 这酒的酒香很淡,也很雅,就好像花香般,这酒也不会呛喉,喝下去之后,清清凉凉,好似春天的水般温润,风般轻柔。真独特。这样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杯子中的酒饮尽。

 放下手中的杯子,君清浅抬头望向夜君哲说道:“这酒很温和,这是什么酒。”

第3章 占了大便宜

 “这名为春凝露。”夜君哲献媚的说道。接着再次把君清浅的酒杯倒满。

 “好名字。”

 “再好,也抵不过佳人一笑。”

 君清浅淡笑,不再说什么,只拿起酒杯,缓缓饮尽杯中酒。

 夏日的光总是十分强烈。蒸发着周围一切事物的水分。

 冷枫轻轻的走进院中的那一下片竹林。

 脚落在竹林的枯叶上,发出一声微响,君清浅低头转向声源,映入眼帘的是冷枫淡笑的脸。

 望着君清浅,冷枫轻轻说道:“你好像很喜欢竹林。”

 此时的他很温润,就像古玉般,没有金属的耀眼,没有玉石的冰凉,质朴温和。少了一丝霸气,多了一丝随和。减了一分冰冷,增了一分亲和。她看着他,淡笑道:“是啊,我喜欢竹林。”说完,便转而望向天空。

 顺着君清浅的目光,冷枫望向天空,看着天空缓缓说道:“你为什么老是看着天空。”

 “天空很美,看着看着心也静了下来。”凝望着天空,君清浅淡淡说道。

 此刻,时间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而在多年后,纵使寒凌拥有了一片比这更大的竹林,但他的身旁却不在有过她的身影。他在竹林做着与她在一起时做的同一件事,但换来的却是无穷无尽的悲伤,但他却从未停止。心痛莫过心死。

 有多痛,才知道有多爱。

 “说来我还欠你一件事。”不再看天空,转而看向君清浅缓缓说道。

 “哦,怎么会。”望向冷枫,君清浅缓缓说道。

 “上次比赛,若无意外,我是输家,你是赢家。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输了,所以我欠你一件事。”

 “这样说,我还占了一个大便宜。”

 “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定会帮你完成。”

 看着一脸认真的冷枫,君清浅淡笑应道:“好。”

 可她从未想过,原来她真的有一天会要他做一件事。但这件是他无论如何都是完成不了。

 其实那天比赛,他是故意要输的。所以便故意落在最后,他有个直觉,赢的人会是她。他输了。他便可以以欠他一件事为由,与她有半丝半缕的牵挂。即使是这样,他也会很欣慰。

 君清浅轻轻转头,望向一个角落,白衣边角转了一个圈,然后消失不见。

 回头望向天空,无边无际,无波无澜。

日落西山,半玄月缓缓升起。

 月照柳梢头。

 “小姐你真的要去醉迷坊。”轻舞搅着手指头,不安的问。

 “嗯。”

 “可不可以不要去啊,毕竟去多了不好。”

 “没事的轻舞,好了。我要走了,等一下要是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有事,出去一下。”

 还没等轻舞抱怨一下,君清浅的身影便消失在黑夜之中,无法探寻。

 院内三人,听着声音渐渐越来越远,没做什么,只是继续做自己的是,他们仿佛就像不知情般。知道不如装作不知道,明了不如从未清楚。说到底都是狐狸。

 黑夜,迷乱。

 房内君清浅坐在大圆桌前把弄着杯盖,一下两下。而一旁的夜君哲便一声不响的看着她。

 门被推开。

 君清浅放下杯盖,微笑望向进来人。来人也回之一笑。

 来人望向夜君哲,只一脸深沉,该来的还是会来。但愿事情不会越来越糟,夜君哲看着他一脸深思,他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不点破,只一脸淡笑相对。

 三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入座。

 君清浅从纳石中取出一个瓶子,放到步言的桌前说道:“这是我给你配的药,你服下后,可以彻底让你伤完完全全的痊愈。”

 语落,步言身后的书生一脸激动的说道:“清浅姑娘真是神人,敢问这药是以何药制成。”

 “天火莲。”

 语落,震惊四座。当然,夜君哲除外。

 他们知道她不弱,但他们也没有想到她这么的强,他们知道天火莲是什么东西。也知道天火莲是不是那么容易采。他们采过,所以其中的艰辛他们知道。

 望着君清浅书生眼中划过一丝钦佩,其实他曾经也有想过要用天火莲,但天火莲药性太烈,。他试过几次,但都失败了。却没想过君清浅竟然可以。

 娃娃脸和武夫一脸感激望着君清浅,看着他们的眼神,君清浅划过一丝不自在,开口道:“你们不要这样看我。”

 语落,笑声一地。

 夜君哲莞尔说道:“浅儿还会不好意思啊。”

 “我叫风。”望着君清浅书生缓缓说道。

 “我叫雷。”武夫说道。

 “我叫雨。”娃娃脸说道。

 看着他们,君清浅不禁一笑,莞尔说道:“不要告诉我还有一个电啊。”

 “清浅姑娘你真聪敏。”武夫憨憨的说道。

 君清浅一脸汗:“呵呵,还真有啊。”

 流光四溢,语笑连篇。。

 曲终人散尽。

 君清浅凝视远方的星星点点,努力想要看清什么却什么也看不清。

 静静地看着远处,君清浅语调平静的对身后的月流辉说道:“我总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听着,月流辉眼里出现一丝不平静,缓缓说道:“什么事。”

 “学校这次的比武。我总觉的有什么不对劲,有一些怪异。好像是狂风暴雨前的大海一样,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却已经是波涛汹涌。”君清浅摩擦着挂在胸前的纳石说道,转头望向月流辉说道:“你对这次学校的比武怎么看。”

 “学院的比武每年都会有一次,表面上说是学院之间普普通通的武术交流,实际上却每个学院在暗中较劲,看谁的实力强。所以没什么可疑的。而如今的那三个交流生表面上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君清浅轻扶扶栏,有规律的发出一声声声响。片刻后,君清浅淡淡说道:“这样子的话,那你便派人去查一下他们这次提出这个要求的目的。我总感觉问题好像就出在这里。”君清浅的眼神滑过一丝闪光,就像一个猎人要捕捉猎物般。

 仿佛所有的事都挣脱了原来的轨道。朝着不可预知的地方发展。

 “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件事跟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君清浅转头望向远处的星星点点,幽幽的说道。

 而身后的人眼神越发的深沉。他知道她自觉从未错过。

 望着越方,君清浅的眼里露出一丝寒光,不管是什么,我都奉陪。但要是伤害我身边的人,那就被怪我心狠手辣。

 夜,深沉而又凝重。

 日升月落。门被猛烈的拍打着,

 君清浅缓缓走到门口,打开门。而轻舞一直在拍打,过程中力越来越猛,手一下子停不下来,直接拍向君清浅,君清浅马上一个侧身,躲开轻舞的意外攻击。

 手马上停止,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轻舞脸上满是歉意的对君清浅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下子停不下手。我、我。”

 “我知道,没事的。”君清浅无所谓的说道,继而善解人意的说道:“有什么事吗。”

 轻舞马上恍然大悟说道:“难怪,我觉的好像还有什么时没做。”转而指向院外说道:“王宫派人来接你。王要见你。”

 君清浅望向院外,一个金黄色的步辇映入眼帘,转而望向步辇旁的穿着红衣侍女,红衣侍女看着君清浅,低头行了一个礼。

 打量着红衣侍女,君清浅二话不说的走向红衣侍女,看着君清浅,红衣侍女微微欠了一个身说道:“清浅小姐请上步辇。”说着便掀起步辇的帘子。看着红衣侍女,君清浅没说什么,大大方方的上了步辇,稳稳当当的做到步辇上,该来的终是躲不掉。

 步辇缓缓的消失在学院的道路,而清华和清云两人站在学院的望月台上,看着金黄色的步辇渐行渐远。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师兄,她不会有风波吧。”看着已成金黄色小点的步辇,清华徐徐说道。

 “放心吧,她机灵着,何况,怕也是没有谁可以奈何得了她。”

 “哎,明明都把她的消息全都封锁了。怎么会。”

 “清华该来的总会来,我们封锁她的消息,只不过是推迟他知道她的存在而已。”

 缘起终缘灭。

 这一场盛世的繁华,终为她开启一世的纷乱。倾世繁华终不过是过眼云花。

 她终不是她。即使再像,也不是。任谁都无法改变。

 步辇上,君清浅静静的看着远方,思绪渐渐飘远,或许这次又和那个梅儿有关吧。

 她调查过,所有知道梅儿是谁,她也知道她与他们的关系。但她不是她,她不是谁的替身。

 手轻轻地扣着步辇上的扶栏,眼睛直直地望着远方的天空。她知道从她出学院后,身后便有人看着她,她也知道,他们封锁了她的一切消息,不让宫里的人知道;不然,从她来这时闹出的一切,早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也便会早就来找她。不会等到现在。

 而这次怕是冷枫去见他时,说出来的。

 眼睛落到还有侍女的身上。君清浅不禁打量着,她很清秀,但不是一般的清秀,她有一种可以让人对她放下一切装备的魔力。

 但她从小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对她放下一切装备,然后欺骗所有。

 眼里滑过一丝不屑,如果他们要与她斗,那么她奉陪,她陪他们玩到死。

 “清浅小姐。”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君清浅耳边响起,君清浅顺着声音望去。

 红衣侍女望着君清浅轻轻一笑,说道:“清浅小姐觉的奴婢怎么样。”说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甜腻。

第4章 梅花

 君清浅心里一个冷笑,转而百无聊赖的说道:“你的眼睛挺好看的啊。”

 语落,红衣侍女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的起来,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不自在的应道:“清浅小姐讲笑了。”

 不再看红衣侍女,君清浅冷冷的望向远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轻轻地望了君清浅一眼,红衣侍女一脸后悔,不该惹她的饿,惹上她就没有好路走,不知为什么,直觉这样告诉她,惹她就是自寻死路。红衣侍女一脸担忧的望着远方。

 君清浅不动声色的看着红衣侍女。放长线钓大鱼。冷笑。

好冷,一进这个房间,君清浅脑海里便浮现出这两个词。

 不同于外面的热,这里冷得可以,继续向里面走去,一盆盆的梅花映入眼帘。

 难怪这么冷,怕是没少花心思,看着一朵朵梅花君清浅静静的想着,手不禁摸了一下梅花花.瓣。

 “你觉的着梅花怎么样。”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君清浅的身后响起。

 君清浅没有回头,她知道她身后的是谁,能进这里的又有谁呢,想着,君清浅淡淡说道:“美中不足。”

 “哦,为何。”

 “梅花本该栽在土地上,而不是被弄成一盆盆的盆栽。失去本该有的孤傲,清冷。”君清浅淡漠的说道,而话实际的意思却是,徒留又有何用。

 风阳就像被人当头棒喝,继而缓缓说道:“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他没有说吾,他用了我,他不想跟她有距离。

 “饮一杯,如何。”风阳先开口说道。眼里流露出一丝希望。

 “有何不可。”看着风阳的眼睛,君清浅轻轻回道,就让她完成他的梦吧。

 君清浅拿起酒杯,轻轻地嗅了嗅杯子中的酒,继而说道:“这酒有梅花的清香。”

 “这是梅花酿,是我为她酿的。”沉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君清浅不再说什么,缓缓饮尽杯中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我知道,为了这张脸。”君清浅毫不掩饰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跟梅儿真的长的很像。”

 “但再像,我终究也不是她。就像时光不可以倒流,故事不可以重演。她是她,我是我。”

 时光一点一点的流逝。

 而君清浅没做什么,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陪着风阳,她看着他的身影渐渐的变得苍老起来,心被拨动,她知道,他爱的太深太深,太沉太沉。

 他努力的爱过,而她呢,她爱过吗,确切的说是,她有爱吗,她能够去爱吗,

 君清浅静静的想着,心变得复杂起来,心乱。

 看着心乱的君清浅,风阳缓缓说道:“你在疑惑什么。”

 看着风阳,君清浅开口说道:“值得吗。”

 淡笑,风阳缓缓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或愿意。我爱她,所以我愿意为她做尽一切事。”

 “或许吧,爱过方知情深,醉过方知酒浓。”淡淡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语气中仿佛漂浮着一丝一抹疑惑,飘散空中。

 看着日渐西沉的落日,风阳缓缓开口说道:“王宫今天会开洗尘宴。”

 “是那三个交流生。”

 “嗯,枫儿应该在接人,你就在王宫里装扮吧,我替你安排。”

 “好。”

 “对了,我想在今晚宣布封你为‘梅宸公主’。”

 “我不要。”看着已日落的落日,君清浅淡淡的说道,她不想被牵扯进王室这个漩涡,也不想被拖累。包括这个名号,这个身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请你答应一个行将木就的人的心愿吧。”看着君清浅,风阳缓缓的说道。

 一阵静默。一世静寂。

 流光四溢,杯影交错。

 宴会上,风阳望着下方众人,威严的说道:“今天,在宴会开始前,吾要向大家宣布一件喜事。”

 语落,众人不禁望向风阳,目不转睛。

 看着众人的目光纷纷聚集而来,风阳缓缓说道:“这位,是吾的公主,梅宸公主。”

 语落,风阳的眼睛望向右边的帘后。

 冷枫三人的眼神便的深沉,而冷枫的心重重的跳动了一下。

 梅字的重要,他们知道,但宸字却是不可小看,宸,是天子的住所,更是天子心中的心上人。

 众人若有所思的望向高处的帝王,顺着他的眼睛,看着即将要出现的‘梅宸’。脚落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近,金步摇晃.动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望着即将要出现的人儿,众人纷纷凝神静息。

 一袭以金丝镶边,绣着凤凰梅花图的红衣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看着熟悉的面孔,众人不禁惊叹。无可厚非,点红妆,穿红装的君清浅,美的让人忘了呼吸。君诺三人的眼神却百转千回,而座下的灵雪,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禁低下头。眼神滑过一丝怒意。

 “这就是吾的梅宸公主。”望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君清浅,风阳愉悦的说道。

 君清浅看着下方的人,得体的朝着众人微微一笑。

 荡起一池春水。

 “浅儿今天真漂亮。”一个调侃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君清浅抬头望向门外,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你的出场也够特别。”君清浅凡调侃道。

 言语间,谁也没看到冷枫的眼神暗了一下。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袭蓝衣,手执描金扇的夜君哲便利于大殿只之上。

 侍卫纷纷冲了出来。

 “下去。”一抹威严的声音响起。

 风阳望着夜君哲,缓缓说道:“尊客远来,不如入席同乐。”

 夜君哲轻笑,果然还是老狐狸狡猾啊。

 众人心中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却不想另一个声音女子的声音接着响起。

 “真热闹啊,我也来玩玩。”一个女子的声音由远至近的响起。

 下意识,众人再次纷纷望向门口。

 一段白丝从门外飞了进来。白丝上一个白衣少女立于白丝之上,旁边同时有几个粉衣少女护在身边。

 望着众人的目光,白衣少女缓缓落地。

 抬起眼眸,白衣少女对上君清浅的目光,目光交错。众人望着她们,心思各异。

 一场冷静的对持,白衣少女缓缓开口道:“让我为你唱一首歌吧。”语落。便从身旁的粉衣女子的手中接过古琴。

 手轻拂过琴弦,眼光直直落在君清浅身上,清浅一笑说道:“我叫轻凉。你要好好记住。”

 琴声四溢。

 殿上白衣少女吐气如兰的唱道:“每一个传说……”

 殿内,一片沉寂。

 音落,白衣少女,眼睛直直望向君清浅,目光对峙,淡唇轻启:“跟我走,清浅。”刹那,花飘零。瞬间,牵动有心人的心。

 所有人目光无一不例外的望向白衣少女,目光百转千回。

 “哦,为何。”寂静中,君清浅玩味的看着白衣少女。

 “命中注定。”

 “呵呵,我不信命。”

 “但你信我。”肯定的语气,肯定的眼神,王一般的胸有成竹,掷地有声。

 目光幽幽,彼此间都只看到对方的眼神,默默无语。

 一旁夜君哲莞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一抹轻笑飞快滑过。

 眼光离开君清浅,白衣少女轻轻一瞥一直静默的夜君哲,不语。决绝的转身,在搅乱了一池春水后。

 “你要去哪。”语落,君清浅便飞到白衣少女身旁,手抓着白衣少女的手臂。

 轻笑,刹那,繁花落。头轻轻的靠着君清浅的肩膀,语气轻佻:“要跟我吗。”风暴瞬间起。

 “不。”

 “呵呵。”仿佛一早便知道是这样的答复,白衣少女无所谓的轻笑。眸光流转,顾盼笑兮,再次开口道:“我要好好了解你--我的家人。”

 瞬间,温度一下子便冰了起来。陌生感萦绕在两人周围。

 “你在怕什么。”

 妖媚的轻笑,君清浅缓缓的看着白衣少女,手轻扬。是她大意了,竟让情绪随她而起伏,让自己这么的被动。眼光淡漠的看着白衣少女缓缓离去的背影

一开始,殿上的众人,看着夜君哲,疑问便在心中萦绕,而后出现的背影少女又惊起一池涟漪。淡淡琴音响起,而又落下。

 在整理思绪时,白衣少女和君清浅的对话,又扑向他们,白衣少女的那种肯定让他们都一愣,那种王者的气势让他们一惊,瞬间,他们便知道白衣少女有着她可以狂妄的资本。但是,殿上君诺、冷枫却不想君清浅离开,但他们两个人却无法说什么,君清浅一直以来都不是他们两个可以左右。心中一股忧伤像疯长的藤蔓般狠狠的缠绕在心上,硬生生的在心上勒出血痕。

 本以为君清浅会离开,但却未想,对完话后,在一阵沉默后,白衣少女决绝的转身,毫不留恋。一个红色的身影在他们的眼前滑过,速度快得让人惊异。定眼,君清浅的脸孔映入眼里。瞬间,千思万绪在他们心中滋生。结局扑朔。

 殿上一抹妖艳红与一抹琉璃白相视而立。

 君清浅抓住白衣少女的手臂,而白衣少女的头也靠在君清浅的肩膀,一切好似尘埃落定,远远的,看不清白衣少女在君清浅的耳边说了什么,君清浅的手轻扬,放开了白衣少女的手。之后,一阵陌生感便在两人之间萦绕,殿上的温度也低了下来。

 还未明白个中原由,便只见君清浅妖艳一笑,像罂粟般美丽但却充满危险。这一笑,瞬间让众人明白,她--君清浅,他们从未了解。之后,君清浅脸上的那抹自嘲,令人心隐隐作痛。

 静寂一片。

 最终,白衣少女的背影成为一个模糊的白点。而君清浅挺直的站在殿上,身后的他们无法做什么。

 无疾之宴。无疾而终。

 是夜,夜凉如水。

 空地,月光倾泻,幽幽的目光,没有一丝焦距:“以醉迷坊红颜的名义发请帖去给那些人。让他们明天到醉迷坊一聚。还有,你们不用跟在我旁边,需要时,你们再出现。”

 身后低垂脸孔的粉衣女子们,机械的点了点头后,便也消失在黑夜之中。

烈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烈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弘泰感悟】PS大神的脑洞,你不懂...

    合成最大的魅力就是将实际不存在的东西合出来,看起来还毫无违和感。看惯了正常脑洞合成的我们,偶尔容易思维僵化。那么,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些奇葩合成,以毒攻毒!1.把花当做鸭窝,花蕾稻草。在大小层级上做嫁接设计。配色浑然天成。发现了吗?最骚的是那一撇暖光,洒在花瓣和鸭子身上,让整体融合度大幅提升,同时使画面更加立体。这就跟我们最后cameraraw加颗粒强化画面一样,人为添加一个元素,提高素材融合度。2.打破常规的常见手法——颠倒。此图为颠倒设计结合水天溶图,一切只为给你带来震撼的超现实奇幻体验。配以

  • 从小年儿到十五,天天有讲究!大年初五(十二)

    正月初五大年初五,艮牛耕春。五路接财神,东西南北中,财富五路通。初五又被称为“破五”,这一天对于商家来说是个大日子,祈求一年财源广进,迎财神正是这天。“商店这天要开张,放鞭炮。”正月初五,按民间习俗是五路财神的生日,因此要迎接财神进家,保佑自家新的一年财源滚滚、年年有余,同时自然也是送走“穷”的日子,故有“送穷出门”一说。同时,这一天又俗称“破五”,意思是之前几天的诸多禁忌至此就结束了。关键词:迎财神/路头神/送穷/开市恭贺新年祝福123道

  • 宝骏潮生活丨龙水漆篮: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存在的

    *第五十九期【宝骏潮生活】生活就是你手中的橡皮泥,如何捏造全凭手艺和心意。无论你身在生活中的泥泞还是大海,小宝君带你找寻人生的诗和远方。中国有句俗语叫“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可不是所有的竹篮都没法打水哟,至少用龙水漆篮打水,就滴水不漏,那句俗语在龙水漆篮面前,是不成立的。那龙水漆篮到底是何方神圣呢?龙水漆篮是福建泉州永春县著名的一种民间传统纯手工制品。相传明朝正德年间诞生在永春仙夹镇龙水村,故而称之为“龙水漆篮”。2009年龙水漆篮被列入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在古代时,它除了日常用于放置

  • 演出提醒 | 初五迎财神!正确姿势原来是...

    售票厅今天开始营业啦!正月初五又叫“破五”新年前几天的诸多禁忌过此日可破正月初五还是财神爷的生日大家都会在在今天迎财神在此,小保祝大家鸿运高照,财源滚滚~还有一份好礼送给你中国古琴春晚传承人音乐会全国琴人大联欢·共贺2018新春之禧张家港是现代著名琴家、吴派古琴艺术的开创者吴景略先生的故里,是传承保护古琴艺术的重要阵地。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的传承、发展与普及,扩大古琴艺术的影响力。希望借由春节这样的传统人民节日,举办全国性联欢活动,提升古琴艺术的活跃程度。此外,

  • 看透

    当你看透一切的时候,你就活的清醒了,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爱恨情仇,什么豪车别墅,什么甜言蜜语,都变得无足轻重,都变得不值一提,都变得不足挂齿,那些为爱痴情的人,是那么可悲,那些为利疯狂的人,是那么可笑。当你看透一切的时侯,你就活的轻松了,有事心不乱,无事心不空,不再为事而计较,不再为情而伤感,不再为人而纠结,不再为利而互残,天地那么宽,让他三尺又何妨,缘分天注定,又何必自寻烦恼,争的再多也带不走分文,爱的再深也不一定陪同。当你看透一切的时候,你就活的不累了,人活着已经不易,吵吵闹闹又何必,朋友之间

  • 你知道什么是精神长相吗?涨知识了

    人之长相,分体貌和心灵。五官之美如花开艳阳,直接;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动,需依托,靠修养方能呈现。颜值可以美容,但掩盖不了本色;气质可以塑造,但脱离不了本性。心有境界行则正,腹有诗书气自华。精神长相,是一种看不到的能力,这个能力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力量。1.会说话是一门学问,有分寸是一种修养。“言而当,知也;默而当,亦知也。”语言最能暴露一个人,恰当的时候说话是智慧,沉默的恰当也是一种智慧。知道怎么说话,知道何时说话,知道不乱说话,是一种了不得的软实力。子禽问墨子:“多说话有好处吗?”墨子答道:“苍

  • 【HelenModa】春光正躁,不如换身春装走进春天里

    尽管,寒潮带来了雨雪降温尽管,我们依旧哆嗦着手脚但是,即将到来的节气立春都在告诉我们春天就要来了我们经过冗长的冬日满心期待一个灿烂的春天将对新年的憧憬一稿一版一针一线做成一件件舒适的春装我们都有美好情结愿春光明媚惊艳了岁月不负旧时光年华复往唯爱独特格调HelenModa2018SPRINGCAMPAIGN全新的开始

  • 拥有,只需足够就好

    人做对了,就什么都顺。忘记你所失去的,珍惜你所拥有的,未来的命运会怎样,全在于今天的努力。谁都不能苛责一个努力的生命。寒门可以培养孝子,洪炉可以炼成钢铁,困境可以成就伟人,苦涩可以酝酿甘甜,烦恼可以转为菩提。生活如波浪,有波谷,也有波峰。在高峰的时候,且慢高歌。在波谷的时候,不必落泪。一浪翻一浪,一波过一波,便是人生的彼岸。每一个人,都要替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推给别人没有用。没有人害得了你,没有人救得了你,赏识你也没有用,打击你也无济于事,一切就是自作自受。拥有,只需足够就好。食物,能吃好则可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