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倾城小佳人7章(第7章)

2017/12/28 2:55:3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倾城小佳人

第7章
而此时周围的人,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不远处的芦苇丛,看着林管家小心翼翼抱着旺财猫重新上传准备打道回府,一时神色各异。163生活网

    大太太是皱眉,兀自立在那里不言语。

    二太太是轻轻吐了口气。

    三太太是默不作声,狐疑地望向阿萝。

    大老爷等人,则是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母亲,旺财既已寻到,儿子先陪着您老人家回屋去吧,免得在这里受了风。”

    比起那群媳妇,大老爷只是希望家宅安宁,自己这老母不至于因为个畜生太过伤心罢了。他虽不喜这小小阿萝自作主张,可是旺财找到了,总归是一件好事。

    老祖宗却是不回的:“等旺财过来,我须亲眼看看才放心。推荐163shenghuo.com

    大老爷点头,目光扫过自家母亲怀里那揽着的小小侄女,却见她白净小脸儿,一双黑眸清澈分明,正迎着风望向那小岛方向。

    “阿萝怎地知道旺财在那小岛上?”

    此事说来也奇怪,按理说狗游猫不游,这旺财猫儿不可能会洑水,更不要说在深秋的冷水中游到小岛中就此困在那里。

    他这一问,其他人等,皆都疑惑地打量向她。

    阿萝之前心忧旺财,既听到了旺财声响,也就说出来了。如今被这大伯当头一问,也是微怔。

    是了,她怎么能听到呢?

    虽说在那双月湖底,她在不分昼夜的寂静中听着那细弱的风声水声,早已经习惯了从中分辨出哪怕一丝一毫其他声响。可是现在,并不是在双月湖中,并不是那寂静沉闷的所在,周围明明有许多说话之声,她却在那么一瞬间,仿佛屏蔽了所有声响,仿佛回到了那双月湖底。163生活网

    “我……”在这一刻,阿萝红润的唇轻轻蠕动了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最后只是求助地望了眼老祖宗,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总觉得,好像听到了旺财向我求救。”

    她是那么可人疼的一个精致小姑娘,又不过才七岁而已,如今被大伯问起,被这么多人盯着,说出这番话,实在是情理之中。

    老祖宗护她,瞪了自家大儿子一眼:“阿萝自小跟在我身边,也是看着旺财长大的,平日里处得多,怕是心有灵犀了。再说她一个小姑娘家,哪里说得上个一二三!”

    大老爷听这话,也有道理,略一沉吟,正待要说什么,谁知这个时候林管家已经抱着那猫靠了岸,老祖宗自然是忙不迭地迎上去,接过那旺财。

    搂在怀里,却见旺财一身猫毛潮漉漉的,两只猫眼儿怯生生地望着周围,浑身瑟瑟发抖,再细细一看,旺财前脚的爪子抖得发颤,且残余着些许血迹。

    老祖宗大惊:“这是怎么了?”

    林管家从旁忙道:“适才找到旺财时,它握在石缝里,脚上仿佛受了伤,弄得血迹斑斑,奴才已经帮它略擦拭过。”

    老祖宗揽着旺财,越发心疼:“乖乖我的旺财,快,快去请大夫来!”

    大夫匆忙过来了,帮着查看了旺财的伤势,却原来是被一根硬钉子扎入了爪心中,又在那小岛上陷入了石缝里拔不出来。来自163shenghuo.com这位大夫拔去了那根硬钉子,又帮着涂药包扎,其间旺财惨叫连连,疼得老祖宗心肝肉地叫。

    阿萝从旁安抚地揉着旺财的脑袋,试图给它一点安慰。

    好不容易小爪子包扎好了,旺财圆滚滚的猫眼里都含着泪,又是让老祖宗心疼一番。

    这边阿萝抱了旺财,过去暖阁里歇着,老祖宗那边却是叫来了林管家,责令严查,底下人好好地怎么就没看住旺财,又怎么让它脚爪子上挨了这么一下跑到孤岛上。

    她是不信旺财自己洑水过去的,更不信小小孤岛上无缘无故会出现这么一个钉子。

    而暖阁的阿萝,只把自己当做七岁小儿不晓事,半靠在万事如意金丝大靠垫上,用个海棠云纹锦被盖在双腿上,又让旺财趴在自己腿上歇着。

    旺财受了那么一场折磨,如今蜷缩着身子总算睡去。来自163shenghuo.com

    睡梦中的猫儿尾巴轻微摇晃着,两只小耳朵时不时摆动下。

    “咱们都受了一场苦,所幸的是好歹保住了命。”她纤细的小手抚过旺财柔顺的猫毛,想着自己在双月湖底的日子,不由喃喃自语。

    “别怕,以后阿萝会护着你,再不让你受欺凌,好不好。”

    她半合着眸子,喃喃地这么说,回应她的,却只有旺财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

    鲁嬷嬷手脚轻巧地掀开锦帘,见这小人儿仿佛闭眼睡着的样子,便没敢惊动,示意底下人先把银耳羹隔水温着,等她醒来了再拿给她吃。

    谁知道这边鲁嬷嬷刚一回首,便见二太太过来了。推荐163shenghuo.com

    “刚睡下。”鲁嬷嬷福了一福,小声回道。

    她以前也是二太太房里的,后来专管照料阿萝,一直待在老祖宗身边,倒反看着像是老祖宗的人,可是她到底月钱是从二太太房中支领的。

    二太太点头,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径自走进暖阁。

    鲁嬷嬷见此,忙命底下丫鬟取来了锈杌,自己扶着二太太坐下,又奉了茶水给二太太。

    二太太无心茶水,只是透过暖阁里的锦账,看着里面半靠在金丝大靠垫的女儿。

    绣粉的锦帐朦朦胧胧,屋子里熏香稀淡地萦绕在耳边,七岁的小女儿揽着那只睡熟了的猫,可怜兮兮地蜷缩在锦被中,一张巴掌大的嫩白小脸儿泛着些许粉润。

    她轻声问道;“这暖阁里地龙烧得倒是旺?”

    鲁嬷嬷点头,低声道:“是,自从姑娘病了那一场,平日里总觉得冷,若是不烧暖和了,她又做噩梦。”

    二太太闻言,微微蹙眉,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默地坐在那里,捧着那盏茶水,凝视着炕上躺着的女儿。

    案头上的滴漏在静谧无声中发出轻微的声响,闭着眼睛装睡的阿萝,仿佛能听到锦帐外母亲的呼吸声。

    她是有些无奈,原本以为母亲不过是随意过来看几眼,就该走了,不曾想竟留了这么久。

    想起哥哥所说的话,她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母亲。

    七岁的她,和母亲并不亲,平日里见了,也只是叫声母亲,问声安罢了。

    如此煎熬了好半响,她小鼻子上都要冒出汗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假装翻身,然后睁开眼来,故作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

    胡嬷嬷忙上前伺候:“三姑娘,你可是醒了?”

    阿萝点头,茫然地看向锦帐外的母亲:“母亲,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就要下炕拜见。

    二太太放下茶水,淡声道:“不必了,你且躺着吧。”

    话虽这么说,阿萝还是下来拜见了。

    二太太凝视着自己这女儿:“身上觉得如何?”

    “回母亲,还好。”

    二太太点头:“既是曾落水,总是要仔细将养,女孩儿家的,莫要落下什么病根。”

    “阿萝知道的,谢谢母亲。”

    七岁的阿萝规规矩矩地回话,像模像样地应答,稚嫩的声音透着一本正经。

    说完这个后,母女二人相对沉默良久,再无言语了。

    胡嬷嬷见此,也颇觉得尴尬,便笑着道:“之前熬好的银耳羹,正用温水煲着,二太太可要陪着三姑娘用些?”

    “不了。”二太太说话字都不带多一个的。

    胡嬷嬷无奈地望了眼自家姑娘,心中暗叹,想着这位二太太可真是个冷美人儿,平日里少见笑模样,如今见了自己亲闺女,也是个面无表情。

    若说她根本心里没这女儿吧,巴巴地在这里坐了一盏茶功夫,若是记挂着这个女儿吧,如今面对面,却是连个带热气的话都没有!

    阿萝其实也颇觉得尴尬无奈,又觉得有些好笑。她仔细地从记忆中搜罗一番,记得早年自己和母亲,仿佛确实经常相对两无言。

    当下抿唇,想笑,忍住了,伸出手抚摸着猫尾巴。

    二太太垂眸,见女儿细白的小手顺着那猫背一路到尾巴,那只猫尾巴便讨好似的轻轻晃动下。

    这女儿像极了自己的,连那双手,都仿佛幼时的自己。

    “阿萝,今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望着那双手,那只猫,想起白间的事,到底还是开口了。

    阿萝低垂着头,她知道母亲是在问自己找到旺财的事。

    “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跟做梦一样……”

    关于这事,她还能说什么?

    其实她自己也不懂的。

    好好地,自己怎么就能听到旺财在孤岛上的声响?

    “做梦?”二太太凝视着女儿,想着她落水后的异常:“我听鲁嬷嬷说,你如今极怕冷的?”

    阿萝听得这话,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自己母亲,却从她那双和自己几乎一般无二的清眸中看到一丝担忧。

    心头没来由地便一紧,鼻子里酸酸甜甜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来母亲到底还是关心着自己的,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般?

    她低垂着脑袋,小脸上微微泛起绯红来,在母亲的注视下,不由得抬起手来挠了挠毛茸茸的小抓髻:“母亲……好像是的吧……”

    二太太见她那略有些羞涩的小模样,一时倒是眸中泛暖,不过那点暖意只是片刻功夫,便重新归为宁静清澈。

    “还是要仔细养着身子,不可大意。”又对旁边的鲁嬷嬷吩咐道;“我房里有些琼珍,还是阿萝舅父往年从山里得的,回头你过去我房里取些来,给阿萝每日添一些来用。”

    鲁嬷嬷忙应着:“是。”

    二太太回首再望着阿萝,想说什么,不过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头,也就不再说了。

    阿萝听得母亲这话,鼻头那酸楚却是更甚了,喉咙里也有几分哽咽。

    她往日只怪母亲冷淡,如今想来,或许并不是故意为之,只是她天性不爱言语,这才惹得幼年的自己诸般猜疑?

    她拼命地低下头来,让自己眼里的湿润不要被母亲看到,又作势去把旺财放在褥子上起身,背过身去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儿。

    再回过头来时,她耷拉着脑袋,想着该如何说句热乎话。

    母亲是在自己十岁时没有的,自那之后,她就是没娘的孩子了。

    纵然母亲在时,她未必觉得这母亲多疼自己几分,可到底存着点念想,后来彻底没了,那可真真是一肚子的孤苦没处诉说。

    她咬了咬唇,清凌凌的眸子左右瞧着,想着该说点什么来热乎下场面?

    谁知道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种仿佛风箱般的轰隆声。

    阿萝不免狐疑。

    这声音轰隆作响,迅疾猛烈有力,却又极为轻微,她是从来没听得这么奇特声响的。

    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错觉,于是拧眉侧耳细细倾听,终于辨得分明,这声响果然是有的。

    她诧异地抬起头来,目光顺着那声响,最后落在了母亲的小腹处。

    耳中依稀听到的那声音,便是从母亲腹中发出。

    其他人腹中并不会有这般奇特声响,莫不是母亲病了?

    二太太正襟危坐在那里,正默默地望着自己女儿,忽而就见女儿惊讶地抬起头,盯着自己腹部看。

    任凭再淡定的一个人儿,此时也不免诧异:“阿萝,这是?”

    阿萝其实也不懂这是怎么了,她盯了母亲腹部半响,终于忍不住呐讷地问道:“母亲……你,你最近可觉得身上哪里不适?”

书名:倾城小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倾城小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目录预览:第二章(上)我不是故意的!第二章(中)大BOSS!第二章(下)大BOSS!第二章(上)我不是故意的!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哦,解释完了?”“是的!”李小萌回答完后,愣住了。觉得好像进入了某种圈套。可又一时找不到圈套在哪里屈建华抿着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既然不是勾引,那就让开,你挡着我倒车。”“哦,好的。”李小萌悲喜交加,BOSS要开车走了,真是如蒙大赦啊。赶紧让开一条大路。站在一边,目送BOSS

  • 我的老师不是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我的老师不是人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我的老师不是人目录预览:3美丽的保洁4不看好5许浩然的挑衅3美丽的保洁高远住在安海城东的一处高档公寓,二室一厅,面积约70平米,光房租一月就要8000,这还不算物业费,管理费,水电等其他项目。收拾完桑塔纳团伙后,高远直接回到公寓。他来安海不久,这处公寓也是前一个星期才租下来的。因此,高远晚上并没有其他活动。拿着从飞哥身上捡的钱包,高远在超市买了食品,饮料,啤酒,提着这些玩意走到公寓门口。摸了半天钥匙,竟然没有摸到。高远这才想起,,自己把钥匙忘记在车里

  • 天才司机:美女的诱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才司机:美女的诱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天才司机:美女的诱惑目录预览:第三章两份不一样的协议第四章事情大条了第五章送上门来找抽第三章两份不一样的协议秦明月没有接打来的电话,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着起身下床进了洗手间。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澡后,秦明月打开叶辰的衣柜,找了件白色T恤。虽然她很不想穿,但自己的衣服撕破了,只能暂时先将就着穿他的,好在叶辰的衣服洗得还算干净。随后,秦明月简单地收拾了一番,将叶辰床上的床单抽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了包里。做好这些后,她吃起了油条和融资恢复体力。“当当当

  •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目录预览:第3章划车的小行家第4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5章别和妓女一样第3章划车的小行家第二天,早早的,卢颀爽便睁开眼,稍稍挪动了自己的身体,全身酸痛,特别是自己的腰和下面那处,挪动着远离身边的禽兽。这混蛋折腾了她一整晚,各种姿势,将她各种玩。卢颀爽爬下床裹上一边放着的浴袍,挪动着身子出卧室,她没有衣服,昨晚的晚礼服都因为这禽兽全撕碎不成样子,根本没法蔽体。卢颀爽对着卧室方向怒咒里面的禽兽精尽人亡!卢颀爽蹑手蹑脚的出

  •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目录预览:003大婚之日004他的羞辱005胆子大了003大婚之日男人挨了一巴掌,刚要说出口的话停在了嘴边,他脸色紧绷,看不出任何异常,柳叶一样的眉头紧蹙着,淡淡的薄唇轻抿。高挺的鼻梁,如雕刻般精致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每一处都衬着他王者的气派。一双琥珀色迷人的眼睛,锐利如鹰,此时正冷眼瞧着她。一身潇洒的白色风衣带着羽翼,肩膀处镶着白色的银羽,只是胸口处印出大片赤红。男人将手伸向她,却被洛殇狠狠的挡开。他轻笑一声

  • 傲娇萌妻么么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傲娇萌妻么么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傲娇萌妻么么哒目录预览:第003章这又是玩哪出第004章我不是病猫第005章楚天的暴发第003章这又是玩哪出次日早晨做在椅子上,黎曦无奈的纠结着眉头,满脑子回放的都是昨天混蛋吃自己豆腐的事情,她的小脸是越想越纠结,越想越纠结。“请问是黎曦小姐么?”熟悉的声音让黎曦拉回思绪,急忙舒展开拧成麻花的小眉头,将目光投向门边缓缓走来的艾米。可一眼却让黎曦身体绷直,波浪卷的斯文女人!这,这是那个混蛋的妖精秘书!“今天不营业!”黎曦一脸不爽,凡是跟那个混蛋挂边

  • 表白?经销商说这几款电动车送女孩子再合适不过了!

    今天有人特别特意极其用心地提醒了下本芭比:昨天是520,今天521咧诶~诶~诶~520,怎么了?521,鸟不起哦?不就是个520、521么?呵!想想本芭比母胎solo18年,早已看破红尘切!你们这些个凡夫俗子…哎呀,这是要羡慕嫉妒死我呀…不光能秀恩爱…还给买包包摔!↓好吧好吧,本芭比这么豁豁豁达今天就给你们个机会让你们一次恩爱秀个够5.20-5.21活动规则第1步:如上图秀恩爱所示,对你的另一半发3遍“我爱你”,看看Ta什么反应~有对象的秀个恩爱~没对象的可以借机告个白~第2步:将你俩这段咦……

  • 人性光辉的一面在严峻的社会环境之下楚楚可怜——《狗咬狗》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部经典电影《狗咬狗》,很久没有这样被一部港片深深打动了。片子拍得极赞。尤其前85分钟精彩纷呈近乎完美,可惜结尾部分不给力彻底沦为败笔,即便如此,本片扔可例如入新世纪港片十佳。4星半。李灿森和陈冠希都贡献出了最佳表演,郑保瑞单凭此片就足以秒杀彭浩翔,成为最值得期待的香港新生代导演。这是一部毋庸置疑的好电影,也可以说是我看过的华语电影中最绝望的一部。它天生的特质,注定不会被太多人欣赏,甚至会被很多人所愤恨咒骂,因为他太纯粹了,男主角柱子是一名来自柬埔寨的杀手。从小就生活在地下拳场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