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最新章节

2017/12/28 4:05: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第1章 惊爆丑闻

天边泛起一丝光亮,一轮红日跃跃欲试,顽皮的跳跃,冲出束缚,将天际一点点染亮。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晨曦透过窗帘照进来,照在大床交颈同眠的男女身上,衬出一室的旖旎。

男子的眼皮动了动,眼睛一睁,茫然的看着天花板,臂弯的重量让他的眼眸一沉,眸光落在怀中的女子,女子戴着美神的面具,两眼紧闭,睡的正香。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来,一年一度的化妆舞会是城中最大的盛事,各行各业的精英齐聚一堂,戴着面具彻夜狂欢,成就了无数野鸳鸯,也成就了几桩美事。

赫连昭霆对这种场合向来无爱,但昨晚盛情难却,被朋友带了过来,气氛太过浪漫,他也不知怎么的,居然……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果断将怀中的女子推开,下床穿戴好,目光落在洁白的床单上,一抹嫣红如如雪中的红梅,艳丽而又迤逦。

赫连昭霆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从皮夹里抽出一张支票放在枕头上。

走了两步,赫连昭霆回过头走到床边,修长有力的右手伸过去,落在面具上,顿了两秒,手缩了回去,嘴角勾了勾,自嘲的笑了笑。

管她是什么人,于他何干!

他悄然走了出去,悄无声息,门上的房间号609三个数字黯淡无光,散发着幽幽的气息。163生活网

他刚走没多久,床上的女子翻了个身,雪白的床单落在地上,露出洁白如羔羊的柔嫩肌肤,肌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格外醒目。

肌肤接触到冷空气,细小的疙瘩起来了,女子嘤咛一声,睁开迷蒙的双眼,这是哪里?

身体的痛楚让温子薰微微蹙眉,奇怪,这是酒店吗?彩儿给她定的房间?

温子薰只记得喝了彩儿递过来的一杯鸡尾酒……后面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很热,热的她紧攀着男人不放……

男人?她的脸色大变,猛的坐起来,浑身又痛又酸,像被坦克辗过。

温子薰看向自己的身体,不禁傻眼,淤痕遍布每一寸肌肤,触目惊心。

她的脸刷的全白了,不敢置信,嘴唇直哆嗦,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天啊,怎么回事?

昨晚她主动跑来找未婚夫滕天阳求和的,两个人闹了大半个月的别扭,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她真的很爱很爱滕天阳!

两个人同是城中名人的子女,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大学开始交往,大三那年订了婚,就等着她大学毕业后办婚礼。

最近发生了些事情,两个人闹的不开心,冷战了许久,她早就后悔了,在闺蜜的提议下,跑来参加化妆舞会。

因为滕家是化妆舞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身为滕家唯一的儿子,他一定会出席!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浑身不停的发抖,再不懂人事,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163生活网

不!不不!

她一转头看到那张支票,一百万?这是……

如重锤猛击脑袋,眼前一阵阵发黑,彻底崩溃了。

她抖着手穿好衣服,一把拽下面具,拿在手里,跌跌撞撞的冲出去,完全乱了阵脚,一颗心飘飘荡荡,浑身冰冷,好冷啊。

她心神俱丧,四处乱晃,方向全无,转了好几圈,才找到出口的电梯。

一群记者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拿着长枪短炮将她包围,镁光灯连闪,将她的狼狈全都拍了下来。

如炮弹般的问话一个个砸过来,“温小姐,听说你昨晚跟人开房,不知对方是谁呢?”

“温小姐,你一直以乖乖女的形象示人,公众形象完美,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温小姐,你是有未婚夫的人,怎么能做出这样脚踏两条船的事?你有没有想过滕公子的感受?”

“滕公子那么出色的男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也有人直接开骂的,“水性杨花的贱人,温家的家教太差了。”

“这是第几次偷人?偷人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兴奋?”

难听话不绝于耳,如千百支利箭直刺温子熏的心口,鲜血淋漓,她拼命摇头,“我没有,没有。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衣衫不整,头发散乱,脸颊还残留着欢愉过后的红晕,落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副鬼混通宵的不堪模样。

一名女记者冲过来,熟练的撩起温子熏的领子,露出斑斑痕迹。

在场一阵沸腾,众人激动的热血沸腾,像打了鸡血般。

“你没有偷人?这是什么?”

闪光灯猛拍,温子熏羞愧难当,捂住自己的脸,惊惶失措的尖叫。“不要拍照,不要拍。”

第2章 悲剧

事情发生的太忽然,猝不及防,她不知所措,脑袋嗡嗡作响,羞窘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听着众人的指责,她的脸颊滚烫,如身坠在恶梦中。163生活网

是梦,一定是梦!

那女记者冷嘲热讽,“做出不要脸的丑事,居然还这么嚣张,温家的人都这么无耻吗?”

滕家和温家家世相当,都是城中的富豪,但最近不知为何反目成仇,闹上法庭,如今又闹了这样的事情,太精彩了。

记者们巴不得事情闹大,全世界皆知呢。

子熏既害怕又难过,泪水在眼眶打转,“我没有。”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一个冰冷的声音猛的响起,“子熏,这是真的吗?”

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站在不远处,俊美的容颜,优雅的气质,迷倒城中无数少女。

滕天阳是出了名的贵公子,商界的精英人物,年纪轻轻已经掌管滕氏一半的家业,被业内称为商界的未来之星。

当传出他和温家大小姐恋情时,不知有多少芳心破碎,并诅咒他们早日分手。

子熏心神大震,自惭形愧,无颜面对,不自觉的低头,两颗眼泪滚落下来,喃喃的叫了一声,“天阳。推荐163shenghuo.com

他怎么才来?!

一个红衣女子快步走上来,拉着子熏的胳膊拼命摇晃,“子熏,你知不知道天阳昨晚找了你一夜?打你电话又不通,把我们快急疯了,生怕你出了什么意外,没想到你……”

这是子熏最好的朋友姜彩儿,她此时一脸的痛心疾首,“居然做出这样的丑事,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子熏的眼眶红通通的,心痛如绞。“天阳,你听我解释。”

天阳的眼神阴沉的可怕,冷冷的质问,“你只要回答我,你昨晚跟谁在一起?”

现场的声音猛的静下来,所有人竖起耳朵,不约而同的看过来。

子熏是家中的独女,被父母娇宠长大,性格温软,从不说谎话。

尽管她急的满面通红,痛苦的挣扎了半天,还是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一夜沉沦,她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好可悲。

天阳如被人打了一巴掌,闭上眼晴,神情沉痛无比,“你让我很痛心,两家的婚约作废,我和你……”

他连作几个深呼吸,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就此结束。”

恩断义绝,两不相关,这本是在场的人都想看到的结果,但不知为何,没有高兴,只有满满的寂廖,莫名的悲伤。

子熏脸上的血色全失,受了极大的打击,身体晃了晃,结束?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快要晕过去了,眼泪哗拉拉的流下来。“不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她是温室的花朵,从小到大被父母护在羽翼之下,不懂人间险恶,也不知世态炎凉。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比谁都痛苦,都难过,可是,这不是她自愿的!

她好想扑进他怀里,求他原谅她这一回,想听到他温柔的安慰声,从小到大,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坚定的站在她身边。

可是,看到他冰冷至极的眼神,她浑身如被冰雪盖住,遍体发寒。

彩儿摇头叹息,面露愤怒之色,“子熏,你太过分了,就算你跟天阳冷战,也不能为了报复他跟别的男人鬼混,你太不应该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另有隐情。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原谅!

温子熏拼命摇头,颗颗晶莹剔透的眼泪在风中摇曳,“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天阳,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会……”

不等她说完,天阳断然喝止。“温子熏,没有以后了。”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温子熏看着他绝决的背影,眼前一黑,天都塌下来了,“天阳,天阳。”

彩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子熏,你太糊涂了,哎。”

一声叹息响起,彩儿已经快速追了上去。

子熏呆呆的站着不动,一颗芳心碎成千千万万片。

他和她真的完了?十几年的感情结束了?

手机铃声响起,连响了好几次,锲而不舍,她失魂落魄的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爹地的特助田秘书慌乱的声音。

“不好了,大小姐,董事长出了车祸,你快去医院。”

如一道焦雷在头顶炸开,她的脑袋天旋地转,吓白了小脸,天都塌下来了,“什么?”

当她匆匆赶到医院时,只看到妈咪和田秘书。

温夫人脸色发白,浑身发冷,紧紧拉住女儿的手。

她身体不好,心绪不能大喜大怒,平时在家里调养生活,照顾老公和孩子,不怎么出门。

第3章 家破人亡

老公是她们母女的天,是她们的依靠,也是她们最爱的人。

要是有个闪失,还让人怎么活?

子熏身体抖个不停,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妈咪,爹地呢?”

温夫人两眼红肿,面色惨白如纸,“他在里面做手术,我……”

她天性柔弱,以夫为天,没有什么主见,跟老公感情深厚,极为恩爱。

子熏如被刀子捅了好几下,面无人色,“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司机呢?怎么会这么大意?”

父亲是她头顶的天,只要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

田秘书支支吾吾,面有难色,“董事长得知……大小姐的事情,心急如焚……亲自开的车,车速过快,所以……”

他吞吞吐吐,半含半露,但话里的意思,子熏全听明白了,心神俱裂。

爹地是来找她的路上出的车祸?

是她不好,是她害了爹地!

要是爹地地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她痛苦的直吸气,呆若木鸡,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术室的灯暗了,身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走出来,面露歉意。

“温夫人,温小姐,我们尽了全力,很抱歉。”

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在温家母女的头顶,肝胆皆丧,痛不欲生。

一向温柔贤良的温夫人扑过去,抓着主治医生的胳膊,拼命摇晃,毫无形象可言。

“医生,救救我老公,救救他啊,我们不能没有他。”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整个人都崩溃了,泪如决堤的黄河水绵绵不绝。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在空荡的长廊回响,悲伤至极。

温子熏脑袋一片空白,像是傻了。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不是神,无力回天。”

见多了生离死别,一颗心早就麻木了,有什么办法呢。

子熏双手捂着忽忽乱跳的脑门,快要疯了,“不不不,我爹地不会死的,求求你们,救我爹地。”

一定是他们胡说八道,一定是搞错了!

爹地那么强大,那么健康,几乎无所不能,怎么可能会死?

医生很是同情,却无能为力,他们只是人,而不是神!

“两位节哀顺变。”

“不!”温夫人脸色涨的通红,忽然之间,她发出一声尖锐而又高亢的尖叫声,身体倒了下去。

子熏第一时间扶住妈咪,惊见她发紫的嘴唇,脑袋一懵。

“妈咪,妈咪,快来人,医生快救救我妈咪,妈咪,你不能有事,求你了,不可以扔下我……”

她妈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

医生也吓到了,连忙施救起来,但半个小时后,对着子熏无奈的表示,“温小姐,温夫人心脏病忽然发作,我们无能为力,救不了她。”

他挺同情这位温大小姐的,一夕之间,父母双亡,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如此柔弱的女子,能扛得住家破人亡的打击吗?

昨天还是威风显赫的温家主人,如今相继走上了黄泉路,可悲可叹!

人生无常,生命太过脆弱了!

“啊啊啊!”子熏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三天后,灵堂。

素白的灵堂,透着一股冰冷的死寂。

身着黑色丧服的子熏呆呆的跪坐在父母遗照前,整个人瘦的脱了形,眼晴红肿,憔悴不堪,眼神呆滞。

她在灵堂呆了一天,没有一个人上门祭奠,平时走动的很勤快的亲戚朋友一个都没当场,也没有商场的合作伙伴。

因为温家垮了,公司被人收购了,连这房子都要被银行收回去。

短短三天,她尝尽了世态炎凉,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小姐,四处奔波,为父母发丧,处理后事,全是她一个人打理的。

受人白眼,被人嘲讽,被人鄙视,她都咬牙忍了下来。

她的一颗心痛的麻木了,至今没法从父母双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她无法相信疼她爱她的父母离开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看着遗照里父母的笑脸,她的鼻子一酸,眼眶涩涩的,却没有了眼泪,她的泪水都哭干了。

爹地妈咪,很快女儿就去陪你们,到时我们一家人在地下团聚,你们等等我!

世情的冰冷,心家男人的绝情,对父母的歉疚,时时刻刻折磨着她的心,让她了无生趣,再也不想活了。

处理完父母的后事,她就能安安心心的去陪他们了,一家人永远也不分开!

这世上已经没有她留恋的人了!

“子熏。”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猛的响起。

温子熏猛的回头,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他来了?

第4章 残酷的真相

天阳和彩儿并肩站在她面前,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天阳看着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女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怜惜,飞快的一闪而过。

子熏傻了半响,忽然清醒了几分,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心爱的男子,泣不成声。

“天阳,天阳,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恶梦,梦到你不要我了,梦到爹地妈咪出事了,我好害怕,天阳……”

沙哑破碎的声音,很是难听,却字字泣血,让人不忍卒听。

天阳的身体一僵,没有抱住她,但也没有推开她。

彩儿眼中闪过一丝妒恨,上前一把扯开子熏,冰冰冷冷的开口,“不是梦,是真实的。”

明煦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彩儿。”

彩儿的神情一瑟,柔柔的劝道,“天阳,长痛不如短痛,她总会知道的。”

子熏脑袋乱糟糟的,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什么?”

“不要再说了。”天阳断然喝止,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子熏,“这是一百万,你拿了钱找个小城市,好好的生活,忘了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子熏眼晴瞪的大大的,心神大乱,“我不要钱,天阳,我只要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

对她来说,他非常的重要,是她最爱的男人,只要他还要她,她就能撑下去。

他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仅剩的希望,没有父母,没有家,她一无所有了。

姜彩儿冷哼一声,“残花败柳还想缠着滕家继承人不放,真不要脸。”

子熏猛的抬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彩儿,你说什么?”

姜彩儿冷嘲热讽,大力打压对方,“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装可怜?天阳又不是收破烂的,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只配去死。”

一声声指责,深深的刺痛了子熏的心,“你怎么这么对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姜彩儿冷笑一声,嗤之以鼻。“朋友?居高临下的施舍,我不稀罕。”

子熏像是第一次见到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以前跟情同姐妹的人,也变脸了?这到底是一个世道?

她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惊叫起来,“是你,对,那一天是你给我下了药,是你做了手脚,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姜彩儿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意,“是我干的,因为……”

“彩儿。”天阳的声音猛的响起。

姜彩儿的神情一僵,声音顿住了。

子熏的心扑突一声,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答案或许是她不能承受的。

但是,她想知道!“为什么?”

彩儿歉然的看了天阳一眼,转过头面对子熏时,神色变的冰冷,“因为滕家不能输,只能赢。”

子熏如挨了一道闷棍,眼前闪过无数小星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彩儿亲昵的挽上天阳的胳膊,脑袋靠他肩膀上,笑的甜蜜,“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呢?我怎么舍得心爱的男人受一点委屈?”

如一道惊雷砸下来,子熏的身体一晃,差点过去,“你说什么?”

姜彩儿嘴角轻扬,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这还要感谢你啊,没有你,我们不会认识,更不会相爱。”

子熏看着他们相握的双手,第一次希望自己的眼晴是瞎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

“相爱?你们相爱?那我算什么?”

她以前居然一点都没发现,眼晴怎么长的?

姜彩儿摆出一副冷傲状,“如果你不是温家大小姐,我们不会多看你一眼。”

以前捧着她,不过是看在温家的面子上,如今哪来的温家?轮到她得意了!

她等这一刻,等很久很久了!

子熏万万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不禁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她含着热泪,痴痴的看着心爱的男人,“是吗?真的是这样?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曾经那么温柔的待她,宠她爱她,如果那不是爱,那算是什么?

她不相信啊!

天阳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百般思绪。

彩儿的心里一急,连忙挡在天阳面前,气势汹汹的怒斥,“你怎么这么麻烦?死缠烂打也没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

子熏咬破了嘴唇,涩涩的血腥味在嘴里化开,尝到了绝望的味道。

“我只要一个答案,是?不是?”

天阳抬起头,面色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彩儿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的那么甜美,那么开心,她赢了!

第5章 爱情如烟花

“哈哈哈。”子熏万箭穿心,一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仰头大笑,笑的眼泪狂流,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

最好的朋友跟未婚夫联手背叛她,把她当成傻子般耍的团团转,设下圈套暗算她,害的她身败名裂,害死了她的父母。

这一切全是他们算计好的!

啊啊啊,这对贱人!去死!

“原来感情是假的,信任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无边无际的恨意奔腾而出,恨意燃烧,直冲脑门,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仇恨的滋味。

好恨,恨的想杀人!

欺骗她的人,去死!

害死她父母的人,去死!

这一瞬间,她打消了死念,一心只想复仇,只想让他们痛哭流涕的跪倒在父母的墓碑前认错,只想灭了这对狗男女!

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后悔!

天阳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走,走的越远越好,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听着绝情的话语,子熏冷笑一声。

“我是不是还要感激你不杀之恩?滕天阳。”

她的语气嘲讽而又冰冷,难掩那刻骨的恨意。

知人知面不知心,认识他十几年,终于看到他的真面目!

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烈!

滕天阳愣住了,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她变了!

这一刻,他的心刺痛,明明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般疼呢?

彩儿心里一紧,气势汹汹的怒斥,“别给脸不要脸,惹毛了我们,你的父母就是你的下场……”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她的话。

彩儿的眼瞳猛的瞪大,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你打我?天阳,你看看,她居然这么对我。”

要知道以温子熏柔弱的性子,别说打人了,就是骂人也不曾有过。

子熏仰起尖尖的下巴,倨傲冰冷,“你们可以滚了,狗男女。”

她像变个人,从娇娇软软的大小姐,一下子变的尖锐犀利,瞬间成熟了。

生活的苦难是一种催长剂,催人成长,也让人变了心性,变了模样。

滕天阳浑身一颤,心口堵的慌,呆了两秒,他转身就走。

后面传来含恨的声音,“今天不杀我,不要后悔!”

子熏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再也找不到半点心动的感受,只剩下满满的厌烦和恨意。

今日的种种,他日必百倍奉还。

滕天阳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彩儿狠狠瞪了她一眼,急急的追了上去。

“天阳,你真的要放过她?斩草不除根,野火吹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暗自心惊,脸色变了变。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她待你不薄,可你做了什么?”

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伤害,这样的人品,不足以信任。

彩儿心中有些着慌,急急的辩解。

“她对我没有什么真心,只是拿我当她发善心的标榜对象,我不欠她什么,天阳,我对你是真心的,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她在心里骂了子熏几百遍,恨不得除之以快,但男人阴沉的眼神,让她暗自心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滕天阳冷若冰霜,脸色阴沉的如风雪夜,掺着丝丝寒意。

“所以你安排了那一夜?”

彩儿打了个冷战,“那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走开一会儿……”

虽然中间出了点错,但结果是她想要的,她表示很满意,但这种话打死不敢说出来。

她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心!

滕天阳冷冷的打断她的话,“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彩儿看着冰冷的男子,心慌意乱,“不是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发誓……”

滕天阳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誓言是世间最可笑的东西。”

彩儿嫉妒的不行,全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女人,“天阳,你……后悔了?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那是他们的报应……”

死了也不冤!

“闭嘴。”滕天阳脸色大变,眼神犀利如刀,彩儿后背一阵发凉,捂着嘴,眼眶红红的,却不敢哭出来。

六年后,纽约,时尚之都。

一缕阳光照进来,晒在女子沉睡的脸上,小脸白里透红,粉粉嫩嫩,神情极为恬静。

闹铃不停的响起,她皱了皱眉头,闭着眼晴伸手乱摸,不一会儿,闹钟被砸出去,迅速阵亡了。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来,蹭着小短腿爬上床,白白嫩嫩的小手轻推熟睡中的女子。

“妈咪,快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蜜战100天 或 冷枭宠妻如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太原明县城灯展最全高清美图,领略锦绣龙城的盛世灯光!

    古城新韵彩灯展,就去明清古县衙。别样风情嘉年华,先看照片后爬墙。看后若去点赞赏,你就省下一百元!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5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2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32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

  • 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梦了梦还要睁着眼睛做梦

    生难以预计的是下一秒做的梦…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了梦还要睁开眼睛做梦人生最困惑的是梦碎了人生最可怕的是连梦都没有了——陈剑涛

  • 恋爱第一年要注意的10个意外

    恋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偌大的房子,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面对,晚上惊醒的时候,发现身边还有一人在陪伴着自己,不管是开心的事情还是痛苦的事情,都有一个人跟自己一起分享……但同时,女人在恋爱后,会有很多新的不一样的感觉袭来。生活从1个人变成了2个人,自然而然有许多新的状况产生。来看看恋爱的第一年里,都会有哪些意外发生吧。你会增重当他正式和你公开恋爱关系之前,你一直在减肥。你希望以最轻盈的体态和他一起外出逛街或参加朋友的聚会,希望曼妙身材的呢能吸引无数男人或女人羡慕的目光。可是,一旦你们的恋爱关系公开之

  • 怎么追到心仪的女生?

    追求心仪的女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有了心动的对象,首先,要先从内到外提升一下自己,使自己与心仪的女生看起来比较般配,甚至超女生一筹;然后可以开始找理由搭讪接触女生了,一开始干万不要猴急,不能暴露追求女生的企图;最后,在交往过程中,干方百计讨女生喜欢,表现得大方,体贴一点。这样,通过长时间的交往,慢慢地女生身边习惯有了你,直至最后已经离不开你,温水煮青蛙,这时,一切已是水到渠成,你想怎样就怎样了,恭喜你,她是你的了。————————学习更多,关注我看上一篇。

  • 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

    繁花开满世界,从未留香指尖。纵然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江山裹尽红颜,白雾漫也云烟。—陈剑涛

  •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 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2018年6月15,6月16,6月17闫国超老师领衔多名著名舞者秘鲁10年黄金东方舞艺术节。

  • 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

    郑志林赤松盆景▼江苏南京@郑志林自荐新作如下: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郑志林赤松盆景欣赏▼郑志林盆景新作欣赏精彩回放:质朴含蓄清新俊逸——郑志林盆景艺术赏析郑志林:台湾真柏改作记略欲为大树,莫与草争!欣赏龙鱼禾微型盆景:掌握好打开幸福之门的四把钥匙

  • 易经风水365 大年初五, 迎接财神,如何才能更加有效果……

    每年的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是中国民间“迎财神”的日子。相传,华夏第一正财神赵公明一年中仅在正月初五这一天走下龙虎玄坛,寻找厚德之人赐予其财运。所以人们都会在这天一大早焚香拜财神,抢在最前头将财神爷请回家。各位记得哦,在昨天的日记2018年大年初四是雨水节气大年初四的风俗和禁忌迎接财神,是初四晚上就开始的哦我们这个地方,是等夜里12点一到马上开始放烟花,炮仗哦各地有迎财神的日子,不知道您迎接了没有?首先祝福各位2018年财富盈门,财源广进在全国各地宗庙午夜12点之前,就已经有大批民排队。看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