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也曾生死许 最新章节

2017/12/28 4:08:2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也曾生死许
第1章 孩子是无辜的

“公主!求你放过我吧!孩子是无辜的,它是琰卿的骨血,你怎么忍心……”

我冷眼看着姚馨儿,心恨到了极处,“无辜?姚馨儿,徐琰卿不在这儿,你不必演戏。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我丈夫所有的疼爱。

成亲两年,除了新婚之夜那一次,徐琰卿再未碰过我。

姚馨儿拼命的冲我磕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独得琰卿的宠爱,可我有什么办法?明知道你是公主,却还要不知死活的进来,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这话听着真刺耳!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姚馨儿突然一头撞向墙壁。

我的丫鬟——翠儿惊呼,我也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拦着。

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猛地将我推开,我的脊背瞬间磕到了桌角,钻心的疼痛,顷刻间蔓延全身。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脸上重重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南淮月,你敢伤害馨儿和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

我冷冷看着徐琰卿,脸上的疼,背上的痛,都不及心窝里的那一刀来得又狠又绝。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身为大靖的燕云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妹妹,我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与谩骂。

翠儿红着眼把我搀起来,连翠儿都知道心疼我,可这不知好歹的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扬言要我的命。

我倔强的绷直身体,“徐琰卿,你敢打我,就不怕皇兄诛你九族?你为了这个女人,不要你徐家上下一百八十口人命了?”

“南淮月,你哪次不是拿皇上压我?”徐琰卿厉喝。

那副几欲吃人的表情,恨不能把我撕成碎片。

我将视线落在姚馨儿的肚子上,她猛地拽住了徐琰卿的胳膊,一脸哀戚的哭诉,“琰卿,你还是让我走吧!公主容不下我,我怕我留下来会保不住我们的孩子。琰卿,你放过我,我不想看着我们的孩子跟我一起死!”

徐琰卿轻叹着将姚馨儿搂在怀里,当着我的面吻上她的眉心。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温柔的模样,对着姚馨儿竟是处处温柔有加。阅读163shenghuo.com

我多希望他能分一点点给我,哪怕只是施舍。

只要他愿意哄一哄我,我会心甘情愿顺了他的心意,让他如愿以偿的给姚馨儿一个名分。

可徐琰卿就是小气啊!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是,我容不下他们,想在公主府里跟我抢男人,得看他们的命够不够硬!徐琰卿,你不顾九族性命,难道连你娘的命也不要了?”

语罢,我掉头就走。

“南淮月!”徐琰卿一声喊。

我心中一窒,他要跟我服软吗?

只要他服个软,我为了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谁知,徐琰卿却递给了我一封东西。

我浑身战栗,喉间满是腥甜滋味,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手里的东西。也曾生死许 最新章节

休书!!!

第2章 你不是爱我吗?我给你

徐琰卿竟然随身都带着休书?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离开我,抛弃我,跟姚馨儿双宿双栖。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你要休了我??”

为了姚馨儿,他要休了我?

两年,就算是养狗也该有感情,何况是人!!

“既然公主容不下我与馨儿,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他说这话的时候,口吻是那样的冷。

我仰头看着这张极是俊朗的容颜,深邃立体的五官,薄唇轻抿,这样好看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我嫁给你两年!两年!”我伸手接过徐琰卿手里的休书,“徐琰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没有我,徐琰卿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六品兵部主事,擢升为正二品兵部尚书?

我冲着屋子里的姚馨儿挥了挥手中的休书,“我告诉你徐琰卿,你休想和姚馨儿痛痛快快的在一起!”

当着徐琰卿的面,我亲手将休书撕得粉碎!

“南淮月!”徐琰卿愤恨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头,端着公主该有的仪态走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姚馨儿的哭声,“琰卿,我肚子好疼……琰卿……救我……”

翠儿啐了一口,“装得可真像!”

我没有理会,明明是正妻却狼狈得像丧家犬,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怕看见他对着另一个女人极致宠爱的模样。网站163shenghuo.com

那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会让我生不如死。

我回了冷冷清清的主院,依稀还能听见棠梨院那头传出的徐琰卿的愤怒嘶吼。

姚馨儿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她竟自导自演了这一出。

不过是仗着徐琰卿爱她……

呵!

我无心去管这些,回了房间就睡。

可到了夜里的时候,背上疼得厉害。

翠儿哭着说,我被桌角磕着的位置此刻微微凸起,像个小土包似的,不知道上了药能不能消肿。

这时,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徐琰卿气势汹汹地冲进来,瞪着翠儿一声吼,“滚!”

翠儿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我抬抬手,吩咐她出去了。也曾生死许 最新章节

天知道我心里多高兴.......徐琰卿已经很久没来过我的屋子了。

“你---”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徐琰卿已经将我狠狠推倒在床上。

下一刻,我的身子猛地被人翻转过来,脊背抵在床褥上,疼得我当即叫了一声。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徐琰卿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南淮月,你满意了吗?馨儿的孩子没了!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毒妇!!”

背上疼得我只想推开他,奈何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

我无力的喘着粗气,承受着徐琰卿的无边愤怒。

他大手一挥,撕碎了我身上仅有的单薄亵衣。

我惊慌失措,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徐琰卿,你疯了!”

“南淮月,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想要我?好,我给你,我都给你,我满足你!”徐琰卿狠狠咬着我的胸口,疼得我瞬时哭了出来。

毫无前戏的蛮狠挤入,那生涩的薄嫩刹那间被撑开,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所有的喊声卡在嗓子里。

第3章 南淮月,你找死

徐琰卿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疼痛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子像大海里的孤舟,在风口浪尖不断的浮浮沉沉。

带着彻骨的愤怒,徐琰卿猛地将我翻个身,我趴在床榻上的那一瞬,背上的压迫感终于消失。还没等我喘过气,他又不依不饶的闯了进来。

坚硬而滚烫的烙铁,摩擦得我灼疼,没有半点仁慈,有的只是愤怒和暴虐,仿佛那一刻我只是个发泄的工具,真的连人的资格都算不上。

我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琰卿,不要……”

徐琰卿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抬头看他。

模糊的视线里,我再没能看到那张俊美无双的容脸,所有的画面都变得如此狰狞。

“嘴里喊着不要,却夹得那么紧,南淮月你真贱。”他伏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恶毒的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若你不是公主,我真想马上掐死你。”

“你害了馨儿,我不会放过你。”

“南淮月,你欠我一条命,欠了我徐家那么多条人命……你该死。”

恍惚间,我意识模糊的想起了那年的梨花白,淡淡的梨花香,素白的梨花雪,那一袭白衣少年人站在梨花树下,回眸一笑宛若画中人。

就是那一眼,只是一眼,我便难以自拔。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翠儿在哭。

“公主!”翠儿快速搀起我,“公主总算醒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说着,哭得越发厉害,“公主在宫里,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公主……”

“徐琰卿呢?”我浑身疼得厉害,还记得昨晚……

背上动辄牵扯经髓,疼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翠儿一愣,便也知道了我的意思,“在……棠梨院。”

陪着姚馨儿。

我“哦”了一声,此后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是养伤,其实是怕听到那些与我无关的恩爱,怕自己会忍不住又冲出去。

到了第五日,我伤势好转,徐琰卿却让人来报信,说是让我去一趟佛堂。

佛堂里住着徐琰卿的母亲——王芝凤,徐琰卿幼年丧父,所以对于这个母亲很是尊重。但从王芝凤很不待见我,一直对我很冷淡。

是以我才会觉得奇怪,徐琰卿好好端端的为何让我过去。

我忐忑的进了佛堂,王芝凤刚好念完了经,放下了木鱼。乍见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几分诧异,转而便只剩下了厌恶。

翠儿领着所有的奴才退下,留我在佛堂里陪着王芝凤。

我行了礼,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婆婆。”

在礼数上应该是她给我行礼,因为我是公主,大靖的律法理当先君臣后婆媳。但……为了徐琰卿,什么君臣之礼,我都可以不在乎。

“闹得府里鸡犬不宁,成何体统?”王芝凤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不介意,反正都习惯了。

“是儿媳不好。”我哽咽着俯首,努力装出很乖顺的模样。

王芝凤终于回头看我,眼睛里迸射着怨毒,“你活该。”

我心头一窒,“婆婆,我……”

“你是不是去了棠梨院?”王芝凤冷问。

提起棠梨院,我心里猛地一揪,但还是如实的点头。

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我瞬间眼冒金星。

我及时扶住了桌子,否则定会摔在地上。

耳边,是王芝凤咬牙切齿的咒骂,“杀人偿命!!你身为公主罔顾夫家子嗣,连个妾室都容不下,如此蛇蝎毒妇,真让人大开眼界。”

她的手高高抬起,眼见着要来第二巴掌。

我自然不会再给她机会,当即捏住了她的手腕。

门突然被推开,“南淮月!!你找死!!!”

第4章 当初你怎么对她,如今我就怎么对你

我心说没有动王芝凤一根毫发,是王芝凤打了我。

可徐琰卿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我嘴里满是浓郁的血腥味。

呵,这就是我的好相公,我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王芝凤一屁股跌坐在地,瞬时哭天抢地,“造孽啊……徐家怎么会娶了这样的媳妇,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

徐琰卿搀起王芝凤,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我此刻已他被千刀万剐,片片凌迟。

我本就不喜欢解释,何况不在乎你的人,就算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一个字。

于徐琰卿而言,我的分量还不如姚馨儿一滴泪,王芝凤一声喊。

就在我准备跨出房门的那一瞬,我的头发猛地被揪住,疼痛让我叫了一声,身子不自觉的后仰。

徐琰卿的脸在我的视线里无限放大,他拽着我的头发用力的往外拖。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跟在他后面,不管我怎么喊,哪怕我泪流满面,他都没有放手。

推开房门,他一脚踹在我的腰上,我瞬时扑进了房间,疼得泪流满面。

翠儿在外头喊着,却被徐琰卿的人扣住。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我惊恐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徐琰卿,腰上和背上都疼得撕心裂肺。

“徐琰卿,我是燕云公主,你敢!!”腰上的疼痛让我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在地上匍匐着后退。我慌了神,也怕极了此刻的他。

原本的清风朗月,现在只剩下了双目通红。

“如果你不是公主,我真想杀了你!”他咬牙切齿,俯身蹲下来的时候,伸手去摸我的散乱的鬓发。

蓦地,他又揪住我的头发,直接将我拽到了他跟前。

四目相对,我清楚的看见他眼睛的愤怒和极度厌恶。

我流着泪看他,“我真的没有动手!”

“你以为我会相信??”徐琰卿冷笑,“南淮月,你自己做过什么不会都忘了吧?当初你是怎么对待馨儿的,以为我全然不知吗?!”

“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伤害馨儿。她所受的罪吃的苦,你得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他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我睁着眼睛流着泪,视线模糊的看着这个本该白衣清秀的男子,被我生生逼成了厉鬼索命。

呵,徐琰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太爱你,难道也有错??

新婚之夜得知他心里有馨儿这个人,我让人悄悄的去找过。后来怎么处理的我没有过问,反正来人说已经处理妥当。

“你竟然把馨儿送进那种地方,害得馨儿贞洁不保,南淮月,你这蛇蝎毒妇!!”

那种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

贞洁……是青楼妓馆吗?

窒息的感觉,让我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

醒来的时候,我竟然躺在稻草堆上,穿着府中丫鬟的衣服,脚踝后还拖着一条铁链。

我扶着墙慢吞吞的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脚上的铁链。

徐琰卿到底想怎么样?

柴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姚馨儿出现在门口,宛若胜利者的姿态。

第5章 她怀孕了?

我不敢置信的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姚馨儿,她不是刚刚小产???

这般趾高气扬,哪有半点虚弱的样子!!

“你来干什么?”我看了一眼门外,翠儿去哪了?

“在找你那个死丫头?”姚馨儿笑靥如花,好一副温婉可人的娇俏模样,“别找了,估摸着这会早就去了阎王殿报到。为了能让公主安心留在府中,琰卿把公主带来的人,都好好的安置了一番。”

我鼻尖酸涩,咬牙切齿的问,“你们杀了翠儿?”

翠儿是跟着我一起长大的丫头,没想到、没想到她们竟然杀了她!!!

“那丫头不识抬举,死了活该。也不睁眼瞧瞧,谁才是这公主府的主人。”姚馨儿摆弄着身上秀丽的罗裙。这些本是皇兄赏赐,没成想被徐琰卿拿走,穿在了姚馨儿的身上。

“你们敢软禁我!”我气得浑身颤抖,铁索森寒,我无路可逃。

悔不当初!!

真的悔不当初!!

“公主言重,这哪是软禁。公主府是公主的家,咱们只想和平共处罢了!”姚馨儿轻叹一声,“当然,若是公主想要男人,琰卿说了,府中众男丁随您挑选。”

“姚馨儿,我只恨当初下手太轻,怎么没把你剥皮拆骨??留着你这个祸害,如今反而害了我自己!!”我想冲上去,可铁链深入墙中被牢牢的固定。

铁链的长度有限,我始终碰不到姚馨儿分毫。

蓦地,姚馨儿扑通给我跪下,当即泪如雨下,“公主,我知道不该求您宽恕,可是公主……我与琰卿是真心相爱,你就成全我们吧!”

“公主若是真的要出气,我愿以死谢罪,绝不会……”

“你跪她做什么?”徐琰卿冲上来,快速将姚馨儿揽入怀中,百般呵护,“她如今已经是笼中鸟,插翅难飞。馨儿,我定会好好保护你。这一次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可是琰卿,公主毕竟是你的妻子,我……”姚馨儿泣泪,“我终是无名无分,你这样对待公主若是被皇上知晓会惹来大祸的。还不如放了我,让我在外面自生自灭吧!”

那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果真楚楚动人。

“你放心,没人敢泄露分毫。”徐琰卿的眼睛里透着少许复杂。

可我能看到的,终只有凉薄。

听着他们的卿卿我我,我像个十足的旁观者,心疼到麻木便不会再疼,“戏演够了吗?”

我再也哭不出来了。

我只是囚徒,一步步的走回稻草垛,脚上的铁链随着我的走动而发出清脆的声响,“演完了就滚。”

回到角落里的时候,我拒绝看任何人,觉得自己像个死人。

我想,我的心已经死了。

我爱的男人为了保护别的女人,把我锁在柴房里,杀光我身边所有的亲信,断绝了我与外界的联系。

好得很!

徐琰卿说,“南淮月,这是你欠了馨儿的,你得还。”

我问他,“那你欠我的呢?”

他冷笑,“我从未爱过你,又怎么会欠你分毫?南淮月,从始至终都是你的一厢情愿。”

我突然了悟,望着他低低的说了一句,“是我活该。”

大概是震住了,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徐琰卿盯着我看了很久。

临走前他说,“以后,我再同你解释。”

我无力的蜷缩在角落里,再也不需要了。

房门合上的时候,我听见了外头的狗叫声,为了姚馨儿,他可真是煞费苦心。

整整一个月,我吃的是狗食,喝的是馊水。

庆幸的是我还活着,只是十分虚弱。有时候夜里,我依稀能听见几声狗叫,有脚步声在窗外逗留,估计是徐琰卿派来的,想看看我死了没有。

呵,想让我死,我偏不让你们如愿。

可是今晚似乎特别冷,风从窗户的缝隙刮进来,我把自己缩成一团。身子有些烫,我依稀看见门口有光,有人站在那里。

眼皮子垂下,终是没了知觉。

恍惚间,我听见有人在说话。

“回大人的话,夫人这身子恰一月左右,只是脉象很弱,怕是……”

也曾生死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也曾生死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