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顾先生,约吗? 最新章节

2017/12/28 4:25:12 来源:网络 [ ]

小说:顾先生,约吗?

001回、翻墙前来为逼婚
  “你放心,你娶了我,你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你的院子里给我稍微挪一个落脚的房间就可以了!”   我朝着那坐在自制轮椅上的男人努力地表明我真的很好很好养活。163生活网   他着一身藏青色勾边绣浅灰色竹子的交领袍子,手中拿着一本书,似乎全然没有听见我的话,目光不曾落在我的身上一点半点!   我心里气急,但是我必须让他娶我!   选妃在即,就我这身份,就凭我父亲那手中的兵权,哪怕我容颜全无、才华全无,可是我还是会被选上!   更何况,虽然我出生武将之家,父亲彪悍粗狂,可是我的样貌取自母亲,不说惊为天人,但比起小家碧玉我又多了些妖冶豪放。   但是,我怎么甘于进入皇室,怎么想进那一趟浑水!   所以,我卢素月来了丞相府。   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丞相家公子娶我!   因为,我很清楚敢娶我、能将我从选妃那个沼泽里面拉出来的人只有一个——丞相家公子顾清禹。   丞相大人是太后的亲哥哥,而顾清禹虽然口舌不能言、腿脚不能行,但是却极得太后和皇上的赏识。   而且,京城盛传丞相家公子这一辈子极有可能是孤独终老。   那么,如果我求他娶我,他一旦答应了,这亲事定然就成了!   亲事成了,那么我自然也就能从那沼泽里面爬出来!   所以,我丢下了女子该有的矜持、该有的名节,来了丞相府!   我犹记得我让竖琴去叩门的时候,丞相府的下人那惊诧的神情和鄙夷的嘴角。   但是,这些我不在乎,比起被父亲当做是工具送入皇家,这点儿又算什么?   可是,哪怕我鼓足了这么大的勇气,将所有女儿家的矜持和自尊丢在脚下向顾清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我的话,目光始终凝在那书本上,仿佛我说的话还不如他手中的那一页纸来得重要。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母亲离世后,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什么事让我恼怒伤肝的了!   在将军府被二娘和那些所谓的哥哥姐姐欺负,我能不计较,因为我觉得计较起来浪费精力!   可是,当下他如此淡漠的反应让我不想忍了!   “你这破书就这么好看?顾清禹,你不娶就不娶,也没必要这么作践别人!”我伸手就将他手上的书抢了过来一把扔在地上!   提脚狠狠地踩了那书几脚,恨不得将心里那股子委屈和不平都发泄出来了!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后背一阵发凉,我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抬眸朝顾清禹瞥去,只见顾清禹眸子依旧凝视在地上的书本上。   他嘴角在这股冷风中微微抿起,搭在小腹处的芊芊玉指微微卷曲成拳。   他,生气了!?   这个认知让我一下子如坐针毡,看一眼地上的书又看一眼顾清禹,心里暗叹自己的作死。   “哪儿来的刁女子,竟敢!”   一声急呵让我动作一僵,看着不知怎么出现在顾清禹身侧的佩剑黑衣男子。   那人还欲说话,被一只微微抬起的手掌给截断了他后面的话。   他刚刚还卷曲成拳的手此刻在这冷风中扬起,微微扭头定视着那个佩刀男子,原本注视着地上书本的眸子直接划过我看向那个佩剑男子。   那眼神种的清冷看得我莫名后背一凉,刚想弯腰将书捡起来,却又丢不下这个面子。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愣在原地诧异地看着他扬起的那只手,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心里有些不服气,凭什么一个大男人的手比我的还要好看,看着又细又白!   我以为抬起头的顾清禹总算是要看我一眼了,却见他扬起的手放了下来,而他身后的男人走到我身边弯腰将地上被我踩过的书拾了起来,看着我冷哼一声,“公子的书也是你踩得的?”
002回、身带扫帚星光环
  我的目光一直在顾清禹身上,只见他抬头是抬头了,可是却没有看我,而是自己转着轮椅朝着一边走了去!   我仰头瞪了那个佩剑黑衣男子一眼,狗腿地走到顾清禹身后,“我推你吧!”   看着他转轮椅的手一僵,我心里一喜,伸手握上后面的扶手,推着顾清禹朝前走。   这是我第一次触碰这样东西,以前听说过顾公子身侧一米不见生人,现在看来只觉得传言误人。   顾清禹始终没有看我一眼,我推着他从刚刚的竹林小道走到了花园,看着荷花池里的荷花,决定趁热打铁!   “你看啊,如果你娶了我,你就可以解放双手,不用自己转轮椅了!还有啊,我很听话的,吃的也少,还会种地还会打仗还会……”   不对啊,我干嘛这么实诚?   我不是该说我会绣花、会作画、会吟诗作对?   我决定让顾清禹见识见识我的才华,我将他的轮椅固定住,负手在他跟前转了一圈,“其实,我还是很有才华的!”   嘿,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顾清禹的眸子这么好看!   他看我了,他看我了!   我心里一阵雀喜,他看我了,是不是就代表他期待我的才华!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那边的荷花和荷叶,清了清嗓子,“府内池塘有一口,二人院内走一走。素月长得也不丑,公子考虑好与否。”   “噗!这叫才华?”   听见后面那佩剑男一声噗笑,我急忙看向顾清禹,见他只是眉梢微微动了动,抿唇淡墨地看着眼前的荷塘。   我担心他变卦,急忙补救,“其实我可以作得更好的!咱们也不能一次性就卖弄完,你说是吧!而且你看啊,我刚刚做的诗,多么的押韵,多么的写实,多么的…多么的表情达意!”   见那佩剑之人又要笑,我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笑,再笑我不客气了啊!”   我见顾清禹皱眉,心里暗道糟了,现在在别人地盘上,横什么横!?   伸手拍了拍脑袋,急忙看向顾清禹,站着说话不方便,我索性蹲了下来,放低声音,尽量让我的声音和温柔沾边,“我平时很温柔的,大房不出二房不迈……”   见顾清禹眉头依旧皱着,我将脑袋低了下来,索性也不蹲了,直接盘腿在地上坐着,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我这样的人,谁娶了都是祸害!   不是这样吗?   你就是个扫把星,这是当年父亲的原话!   父亲说我把爷爷给咒死了,紧接着又把母亲给咒死了……   我说那些是巧合,可是父亲断定了我是扫把星转世,是个晦气的家伙!   我又怎么知道我说的都会一语成谶!   爷爷在世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竟然有爷爷出征会战死沙场,而且死状极惨的画面。推荐163shenghuo.com   那时候的我才不到四岁,哪里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就对父亲说了。当时父亲和母亲因为我说晦气话,将我给饿了一顿。   后来,又一次被我一语成谶。   脑海里面是母亲在生产二弟的时候会母子同时丧命,我对父亲说,父亲将我给打了一顿,禁足一个月。   可是,最后母亲难产,而拼死产下的二弟也因为在母体里面出来的晚,生下来就是个死的……   在将军府,父亲视我为仇人,我就这么顶着将军府嫡女的名头过着别人不知晓的人生十五年。   我将心里那些情绪全都收起来,朝顾清禹一笑,“其实,嫁给谁都是嫁,只是我终归是贪心。”   “打搅了,对不起!”我朝顾清禹和顾清禹身后的那个佩剑男子鞠了一躬。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直起身的那一瞬,他的眸子和我的视线对上,我只觉得有些荒唐,我竟然会在他面前想起了埋在心里面这么多年的事!   四目相对也就在一瞬之间,当我以为他看我了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直视着前方的荷塘了,似乎刚刚还真的就是幻觉。   顾清禹不会说话,这我知道,我朝他咧嘴一笑,“你是第一个见过我发脾气的人。顾清禹,踩了你的书,对不起!”   我深吸一口气,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可是就在我转身离开的瞬间,手却被拉住了。
003回、不娶还敢撩拨人
  我诧异地回头,只见顾清禹纤长的手指抓着我的指尖。   他的手出奇的不冰,带着些温热,让我一下就陷进他掌心的温度中忘记抽手。   这些年不被家人待见,被父亲视为仇人,这些委屈我从来不曾落过泪。阅读163shenghuo.com   可,就在刚刚转身时,心里却出奇的酸涩。   我想,可能我是享受那种发脾气的感觉的!   然,此刻却被他一个动作扰了我些许神智。   回过神来发现一块纯色的浅灰色手帕放进了我的手心里,我呆滞地看着那一块手帕诧异地看向顾清禹。   在我拿住手帕的一瞬间,他立马松开了手。   指尖的温度骤然失去,我下意识卷曲手指,想要去抓住他的爪子。   木轮滚动地面的声响让我一瞬清醒,看着已经转着轮椅背过身去了的顾清禹,心里一下子怅然若失。   “《舆国志》孤本!公子的珍宝!小姐你那一扔一踩,赔偿多少银钱,改日公子会上府与令尊商议!”   佩剑男子的话如当头棒喝,震得我哑口无言。   我自嘲地咧嘴看着他的背影,直叹自己的可笑!刚刚我竟然以为他答应了,不然也不会拉我的手……   我太隐忍了,也太能忍了。   这些年,自从爷爷战死沙场之后,父亲对我越来越冷淡,母亲也跟着疏远我,不到两年母亲也走了,父亲就更加的厌恶我讨厌我了。   顾清禹转身前什么眼神,我没见着,但是就凭他身后护卫的话也能窥测几许。   如果不是顾清禹授意的,他一个护卫敢替主子说这样的话?   我看着手上捏着的手帕,心一横死死捏住,眼珠一转直视顾清禹的背影和那佩剑男子,谑笑,“顾公子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你擅自拉我的手经过我的允许了吗?别说是银钱,就算是把你那《舆国志》撕了,你奈我何?单就你拉了我手这件事传了出去,你首先得做的是娶我!”   哼,不就是一本儿什么什么孤本吗!   我呸,拉了我的手还想我赔钱,顾清禹你狠!!!   “不过!谢你不娶之恩!我等着你称我一声表嫂或者是表弟妹!”脚一跺大步从顾清禹身侧走了过去。   在他身侧我顿了顿,手一扬将手帕往他身上一扔,“哼!”   出了丞相府,我看着站在丞相府后门等着我的竖琴,走上前勾着她的手腕,“怎么样,等急了吧!”   “小姐,怎么样了?顾公子答应了吗?”   我朝竖琴摇了摇头,不想再提这件事了!   看着竖琴比我还沮丧的脸,我被她逗笑了,“好啦,给小姐我笑一个!能嫁进皇室也很好,不是么!”   是啊,我不争不抢,只要一个落脚的院子就可以了。   回丞相府这一路上,我心里都对顾清禹恨得牙痒痒,该死的家伙,竟然敢拉了不娶,我去他大爷的!   我将被他拉过的手使劲儿在衣服上蹭了蹭,莫名的看着这只手有些火大!   回到将军府几天后,我都窝在自己的小院里,心里却不时回忆起顾清禹那时候的眼神和他掌心的温度!   该死,竟然把顾清禹给记在脑海里面了!
004回、父亲拒婚理由扯
  我坐在树干上数着手指,三日后便是要进秀女舫的日子了,依我父亲的性子,定然会欣喜若狂地将我给送去走。   外面一阵喧闹,我从树上旋身而下,抖了抖衣袍,蹙眉瞟向了院门之外。“竖琴,外面怎么这么吵?”   “不清楚……”竖琴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小姐小姐,丞相家来人了!”羌笛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一脸急色。   “丞相家?顾清禹来了没!”我说话的间隙,已经将袖子给撸起来了,“不就一本破书吗!还真的找来赔银钱了!”   气冲冲地就朝着前面跑去,手被拽住,“小姐,不是赔银子,是丞相家来提亲了!”   “提亲?提谁的?”我倒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盯着羌笛脱口反问了一句。   停下脚步我这才反应过来我那天去了丞相府,还求顾清禹娶我……   难道顾清禹脑子真的被门夹了,真的同意娶我了?   “羌笛,你再去打听打听,到底来提亲提的是不是我?快去快去!”我压下雀跃的心,手紧紧拽着竖琴的手,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我不住地点着头在院子门口踱步,“羌笛怎么这么慢,怎么去了这么久……”   因为紧张,我绝对十分口渴,我伸手捏了捏脖子滚动着喉头,左等右等羌笛还是没回来。   “小姐,你先坐一下,羌笛才刚刚去,不会这么快……”   竖琴说的话我也明白,但是我根本就静不下来,恨不得立刻抓着顾清禹问个明白。   我就在太阳下踱步了好久,久得我都想自己跑出去看个清楚明白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我立刻把目光投向声音处,看着羌笛的身影,也不等她走上来,我已经迈步走了去,伸手拽住她的衣袖,“怎么样,是不是我?”   “嗯!是小姐!”   听见这句话,仿佛有块大石头在我心里落了下来去,我松了一口气,朝竖琴和羌笛笑道,“我就知道顾清禹会娶我的,他可真是个大好人!”救人于水火之中!   “小姐,只是有件事,您听了可得挺住!”   我这才发现羌笛脸上似乎没有太大的喜悦,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你说。”   “等等,难道顾清禹提亲提的不止我一个?”我将自己的猜想给说了出来,随即掂量掂量退了一步,“哎呀,如果真是这样,我无所谓的。反正我只需要一间小屋子,别的他娶谁我管不了这么宽!”   “小姐,不是您想的那样!而是老爷……”羌笛抬头看着我,“老爷一口回绝了丞相家的提亲,还说你是要参加选秀的秀女。”   “你说我爹拒绝了丞相府的提亲?”仿佛一个惊雷从天而降,将我的欣喜全都打消了!   参加选秀的秀女?说的可真好听!   天色渐晚,随便吃了几口饭,我神秘兮兮地将羌笛和竖琴拉进我的房间,“今晚上如果二娘那边来人或者是我爹差人前来,你们可得挺住!我一会儿就回来!”   今夜我要夜逛丞相府,我得和顾清禹说清楚!   他都来提亲了,我要他必须娶我。   不管我爹答不答应,我相信他总有办法的!
005回、夜闯相府再求娶
  我伸手一挥,截断了竖琴和羌笛没有说出口的话。   “好啦,我知轻重!”   我安抚着她们,转身将我放在墙角那不起眼的细竹筒拿了出来。   “小姐,你这是?”竖琴诧异地看着我,一副小姐你这是要去决战的神情!   我左手握着竹节,右手拿着竹筒,左手用力一抽,将竹节抽出来,看着上面泛着冷光的铁针,咧嘴逗她们,“总得带着武器去呢,要是顾清禹这一次放弃了,我就胁迫他!”   我装作没有看见竖琴和羌笛耸肩转身的动作,将那竹筒往腰上一别,“好啦,我走了!”   翻身跃出了我这方小院的院墙,踏着月色朝着丞相府潜了去。   白天是正大光明的去丞相府,这夜晚悄悄的潜进去,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到了丞相府外,我竖起耳朵仔细听,怎么觉得丞相府晚上好像比较热闹?   我绕过丞相府正门,来到后门处,看着那一处院墙,我深吸一口气,后退了一丈院,一个助跑直接就翻过了那堵墙!   我猫着腰尽量减轻自己的动作和呼吸,打量着这个地方!   夜色中稀里哗啦的水声让我一愣,难道丞相府里面有活水不成?   不过也是,毕竟丞相大人可是太后的亲哥哥,这有活水有温泉都不足为奇!   循着中午的记忆,我很快就来到了顾清禹的院子,看着屋子里面熄灭了的灯,这周围的走廊房檐上也不见灯笼亮着,我站直了身子,心里嘀咕道:“也不知道点几个灯笼,这黑灯瞎火的进贼都发现不了!”   夜风吹得我打了个冷颤,我一下子清醒得不行,我今晚上悄悄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顾清禹,然后确认他娶不娶我么!   想到这里,我直接推开了眼前这扇门走了进去,反手将门给关上!   屋子里面有些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顾公子?顾清禹!”我小心翼翼地朝着屋子里面走,生怕绊到这屋子里面的什么东西!   喊了几声,我不免暗叹自己真是蠢。   顾清禹就算是听见了我喊他,他也没办法回答我啊,我还喊什么喊,直接走过去不就行了?   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将火折子点亮,一眼就瞄到了床边的蜡烛。   将蜡烛给点上,看着放下了帷布的床铺,啧啧啧,还有帷幔,没听说顾清禹有这癖好啊!   “顾清禹,我有话想说……”我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伸手刚刚捏住帷布,手腕却被人一下子给拉住,被大力一拽整个人被带上了床!   一瞬间我只觉得身上被什么压着,一股陌生的气息席卷我的鼻腔,神智一瞬呆住。   就在这时听见了敲门声,“公子,老爷说府里来了阿猫阿狗,想问问公子这里有没有事!属下可以进来确认一下吗?”   听着这话,我的心咯噔一下,手下意识地拽住什么,死死地屏住呼吸不敢出气。   我明明很小心的,怎么会被发现了?   只听见咚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地上,而门外的人立刻请罪,“属下知罪,扰了公子好眠!”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屋里面的蜡烛不知怎么的熄灭了,房里再一次伸手不见五指。   可是,这喷洒在我眼睛和鼻翼上的热气是怎么回事?   我挣扎着就要起身,这,我…我是来告诉他别放弃娶我的,怎么就落在了他的床榻之上?   漆黑一片的屋子里,我却能察觉到他的视线、感受到他的呼吸,一时间倒是有些慌神了。   “我…我只是来确认你还娶不娶我……”   我在心里哀嚎,这明明是一个哑巴外加残废,为什么在他面前我居然怂了!   “我,我先走了!”   可是,那人却只是翻身平躺着,还为我掖了掖被角。   他的动作轻柔得不像样,让我的心不着痕迹地跳慢了一拍。

顾先生,约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顾先生 或 约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五进官场的陶渊明

    五进官场的陶渊明原创薛传鹏奇才怪杰的诞生,需要两个条件:不平静的时代和不平凡的人生。和平时代,普通人生,不会有多余的意识,来反观生命本身。你饭后上学去,我早起上班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到的只是乏味和平庸。愤怒才会出诗人,痛苦才会出哲人。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六月十五,陶渊明出生在七里山安成,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宜丰县澄塘镇新安村安成自然村,因为他父亲在这儿做官。他老家是柴桑,在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西南,七里山安成与柴桑相距五百多里。陶渊明在七里山生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的另一个故乡。陶渊明降世之

  • 八风吹不动 一屁过江来

    今天是正月初四,恰逢佛印禅师殊胜纪念日,献上一则祖师公案趣闻,与大家同沾禅悦。佛印禅师(1031~1098),名了元,字觉老。江西人,俗家姓林,童真入道,在宝积寺出家。佛印禅师能诗文、善言辩,禅法成就高深莫测。哲宗元符元年正月四日,自在谈话告别大众,一笑而化。世寿六十七,为僧五十二载。苏东坡在江北瓜州任职时,和一江之隔的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是至交,两人经常谈禅论道。一日,东坡居士自觉修持有得,即撰诗一首: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诗成后遣书童递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品赏。禅师看后

  • 平家滩的来历

    到过淮南的朋友们在去往潘集,途经淮南平圩淮河大桥时,都会发现在大桥右侧的河中央,有一块很大的陆地,这是怎么回事呢?据传说,在古时候,淮河北岸的村子里居住着一位平善人,他乐善好施,深得百姓敬重。一天晚上,他突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的仙人对他说:“你平时长做好事,所以天帝要奖赏你。在本月的月圆之夜,在淮河中会给你送来一船财富。但是,要切忌不能惊动拉船的,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转眼之间,到了月圆之夜。平善人早早地来到河边等待着。不久,在雾蒙蒙的河中驶来一艘大船,船身吃水很深,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平

  • 大桥上的中国|百年铁桥见证越来越开放的兰州

    新华社推出四集微视频《大桥上的中国》。新华社兰州2月17日电在马汀的记忆中,黄河上的中山桥是跟祖父联系在一起的。和所有兰州人一样,他称中山桥为“铁桥”。小时候,他去黄河北岸的祖父家,都要坐公交车过铁桥。“爷爷开着一家牛肉面馆,每天骑车去店里都要经过铁桥。”40岁的马汀回忆说。牛肉面和中山桥都是兰州的标志。航拍的兰州中山桥。新华社记者辛悦卫摄永久的桥中山桥始建于1906年,是黄河上唯一留存的近代桥梁,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桥”。“兰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古丝绸之路中线上的重镇,中原文化通过这里向西传

  • 春节老照片,太珍贵了!

    来源:壹号收藏(ID:www1shoucangcom)中国的年,不管怎么变,都藏着中国人一份浓得难以化开的情,一种经年酿造的淳厚的味。年,是一种融入了文化的意境、是文化的象征。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旧时春节老照片,尝尝那时简单而幸福的年滋味儿,追回纯真年代那些过年的美好记忆……五十年代,离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那个时候,物质还没有现在这么富足,人们是这样欢度春节的。▼1950年,北京过了新中国的第一个春节,那年毛主席年画,非常受欢迎。▼有点文化的人,就帮大家写写对子,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但一笔一墨地也

  • 【@鹰城·过大年】大年初三,这些平顶山人这样过

    春节是回家团圆、走亲访友的日子,大家都是怎么过年的?来看看这些平顶山人是怎么度过大年初三的2月18日(正月初三)上午9点,在市区矿工路与新华路交叉口东50米路南人行道上,6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施工人员手握风镐、铁铲锹等工具,对一块四五平方米的盲道进行整修。市政维修队工作人员刘勇指挥工友将十多块下沉的盲道砖撬起,垫上沙灰后用震板机将地面碾压瓷实,最后把盲道砖重新盖好。刘勇说,他从事道路维护工作20多个年头,全年没有节假日,每天与沙土砖石为伴,今年春节假期,他仍旧和工友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的新年愿

  • 董卿春晚被替,真正的原因是~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春晚结束了,可董卿居然不在,网友们炸了:“没有董卿的春晚不圆满”“没有董卿陪我们一起,进行新年倒计时,真不习惯”“为什么没有董卿?不想再看春晚了!”……说起董卿,可谓家喻户晓,她是当之无愧的央视一姐,谈吐大方,灵活机敏,笑容亲切,曾13次登上春晚舞台,也陪伴了我们13个除夕夜。可今年,她却缺席了......1973年,她出生于上海,父母都是从复旦大学毕业的,爸爸董善祥是报社总编辑,妈妈金路德是大学物理系教授。她也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

  • 老外总是用如此逼真的超写实刺激我们的感官

    法国画家休伯特·德·拉帝格(HubertDeLartigue)的超写实油画作品,画中的女人像天使一样可爱,诱惑着每一位欣赏者,给人美的视觉享受。HubertDeLartigue,法国画家,出生于1963年,1988年从图形艺术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包装设计工作室工作,后逐渐转向他更感兴趣的领域——绘画,现在他每年大约绘制10幅作品。以“光”为主题他曾说:我认为我们不能继续只是描绘十九世纪的女性身体。我的绘画风格是永恒的,很少或没有衣服,化妆品和褶皱面料的相同。对于裸体本身,她可能是很纯洁的,也可以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