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转身爱上别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7:02:31 来源:网络 [ ]

书名:转身爱上别人
001:一遇误终身
  我跟陆岩出台那天,北城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要淋湿每一颗躁动的心。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城市怀揣着夏日的余温奔跑,焦躁似乎都集中到陆岩身上,一进房间他就等不及扯掉了我的衣裳,将我推进浴室,打开凉水喷在我身上,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洗干净,我嫌脏。”   这是我第一次出台,有点哆嗦,吓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该打开热水。我颤抖着手,用酒店特供的沐浴露把自己浑身洗了两三遍,这才拿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走出去。   陆岩手指尖夹着一根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身上就穿了条内裤,我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着脑袋看底下,我赤裸的脚掌踩在深厚的地毯上,软绵绵的。   他沉着脸,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就连声音也是冰冷的,朝我吐了一口烟,冷冽道,“过来。”   我哆嗦着走到窗前,他忽然把我拉到床上,我重心不稳倒下去时,他已经覆盖到我身。   我下意识地抓着枕头,我挣扎了两下,他贴在我后背上,冷嘲热讽,“真贱。原文163shenghuo.com”   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我学了乖,后面再也不出声儿,可陆岩更是不爽了,他一把抓着我头发将我往他胸前一拽,疼得我眼泪花泛滥,没等我求饶,他先说,“叫不叫?刚才还在叫,现在怎么跟个死人似的?刚才不是叫的挺欢的么!这会儿跟我装什么矜持?”   他扯得我生疼,我皱着眉头,紧咬嘴唇,一个字都不说,倔强地和他对视着。我这般态度让陆岩窝火,他抓着我头发使劲儿往上提了提,我没忍住疼痛,叫了一声。   “疼.......”我抓住他的手求饶说。   要是我再不服软,他今天非得把我头皮揭下来一块不可!   “我以为你哑巴了呢!”陆岩讥讽地笑了笑。   “陆先生,请您放手,疼。”当时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发丝被陆岩拽在手中,头皮已经麻了。   纵然我性格再倔,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求饶。网站163shenghuo.com   “陆先生,求求您了,您松开吧。”我低声下气地说,“我真的很疼。”   “求我?你不是婊、子吗?你笑啊,笑好了我给你加钱!在包间里你不挺能说笑的吗?现在怎么不吱声儿了?”他忽然加大了音量说,“拿出点职业素养来!你们妈咪没调教你?这会儿你给我演什么自尊心?”   眼泪不自觉地划过滚烫的双颊,流进我耳朵里,陆岩见我流泪,并没有一分怜香惜玉的意思,反而将我的双手禁锢在两侧,一只手狠狠在我脸上扇着巴掌,像条疯狗一样,不停地叫着,“你他妈笑啊!我叫你笑!你听到没!”   那一瞬间,我几乎崩溃了。   说实话,出来混这么一年多,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贱,至少我出卖自己不是为了安逸的生活,不是为了我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逼不得已踏上风尘路,我也很难受。   可今天,我却觉得自己真的很贱,很贱。   我竟然对着拽着我头发威胁我鄙视我恶心我的陆岩挤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那种我对着镜子练了不下百遍的笑容。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我的笑唤来陆岩的讽刺冷笑,“果然是婊、子,贱到骨头里了!”   说毕,他一把抓我的头发,拽着我脑袋往床头上摔,脑袋撞到床头上,“啪”的一声,疼得我眼泪花翻滚。   完事过后,他毫不客气地一脚把我踹下床,我赤裸着身子滚到地摊上,像一直匍匐的流浪狗,抓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挡住身体,迎接陆岩的冷嘲热讽。双腿不自觉地打颤。   而他,点燃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滚!”
002:有钱人真坏
  陆岩叫我滚,我就真的滚了,快速穿好衣服拢好头发,落荒而逃。   连出台的嫖资我都没敢开口要,怕他把我拖回去再揍一顿。   踏出酒店大门,半夜里清冷的风拂在我热辣辣的脸上,双腿打颤,每跨出一步都扯得疼。说明163shenghuo.com   几个小时前,我在化妆间化妆,于姐火急火燎地拉着我往三楼的皇朝包间赶,说莎莎生病请假了,客人又不好伺候,我看起来伶俐些,就赶鸭子上架了。   夜总会的包房也分三六九等。其他的房间都大同小异,有钱就能玩,唯独这一层,哪怕你有钱有势也不一定进得去。而在这一层陪酒的小姐,客人叫你吃屎你都得笑着吃下去。   我去的时候,小寒已经在包间里。她招呼我坐下,小声在我耳边提醒说陆岩今晚不高兴,仔细些,别到最后吃不了兜着走,规矩你懂的。   陆岩和乔江林是我们会所的常客,偶尔还有一个叫秦海洋的也来玩。163生活网   小寒是乔江林长期包着的,而陆岩则是一直点莎莎的台,我们从来没打过照面。   有钱人都会玩儿,陆岩要我们倒满了一桌子的酒,然后一杯一杯全喝完。喝第一杯小费二百,第二杯四百,第三杯八百,以此类推。我一看就晕了,但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喝。   小寒有乔江林罩着,没喝几杯就被乔江林拉倒一边玩儿去了,可我没人罩,只能默默喝酒,喝了大半桌子,到最后都站不稳了,还接着喝。   而从始至终,陆岩都坐在沙发昏暗的角落里,看着我喝,一言不发。   喝到后面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带着笑容看向黑暗里的陆岩请求地说,“陆先生,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没等我一个酒嗝打完,陆岩已经走到我跟前,一把抓着我长发,一手端起一杯酒往我嘴里灌。   我来不及吞,酒水全部流进我衣裳里,一杯又一杯,胸前湿哒哒的能滴水。   小寒本想帮我说话,但被乔江林拉住,只能眼看着我被陆岩折腾。   灌了三四杯后,陆岩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问,“自己喝还是我帮你?”   我吓得肝儿颤,酒水猛灌进喉咙里引起剧烈咳嗽,我趴在地上一面咳嗽,一面忙不迭求饶地说,“我自己喝,我自己喝------”   陆岩讥讽地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空杯子“啪”地扔在茶几上,响亮的一声把我从混沌中拉回来。   “陆先生,您看若棠实在是喝不下去了,要不剩下的我来帮她喝吧!”在我快被陆岩灌死的时候,小寒再也坐不住,她主动上前端起酒杯往自己嘴里灌,只听见陆岩冷笑说,“老乔,你的女人不太懂事啊。”   陆岩这话没把小寒吓着,倒是把我给吓着了,我怕她对小寒做什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抢过小寒手里的杯子,畏惧地看着陆岩说,“陆先生,我喝,我自己喝!”   小寒求助地看着乔江林,但乔江林并不打算为我求情,云淡风轻地走到陆岩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说,“今晚你也玩够了,走吧,回去了。”   此时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陆岩站在我跟前,掏出一叠钞票扔在我脸上,我笑得花枝乱颤地说谢谢陆先生,谢谢陆先生。   陆岩头也不回地走了,乔江林跟了上去。   小寒跟我一起匍匐着把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捡起来,“我今晚要跟乔总走,你清醒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啊!”   “嗯,你别担心我,你赶紧走吧,别让乔先生不高兴。”话音刚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捂着嘴巴,跌跌撞撞跑去洗手间,抱着水槽吐得昏天暗地。   稍微舒坦些后,我捧了一捧冷水洗脸,瘫坐在洗手间的瓷砖地板上,全身湿透,失魂落魄,感觉自己快死掉了。   尽管如此,我手里牢牢拽着陆岩给的一大把小费,一刻也没松开过。   吐完了,姑娘我又是一条好汉。   缓了好一会儿,我回到化妆间换衣服卸妆,准备回家。   可就在这时候,陆岩忽然闯进化妆间,面无表情地扔给我一把车钥匙,丢下一句“赶紧滚出来”就走了。   我握着车钥匙,不知所措,然后于姐一脸疑惑地推开门进来。   “若棠,这怎么回事儿?陆岩刚跟我说要你出台!”   我说,“姐,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于姐定定地看了我许久,明白过来了说,“若棠,以前也有客人点你出台,姐也都是问你的意见,你不答应,我都找借口帮你推了,可这一次,姐真的帮不了你,陆岩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你我都得罪不起。”   见我没说话,于姐又说,“你的情况我了解,就算你现在一晚上赶无数个场子,要多久才能凑足那笔钱?你还能有几年的青春能挥霍?”   最后,我卸完妆,换上自己的衣裳,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离开会所。陆岩的跑车停在会所门口,他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我一个字都没说,径自开车去了喜来登酒店开房间。   中途陆岩问我,“经常做?”   我发动车子,摇头说,“没呢,您是第一个。”   陆岩不屑地笑了笑,“还是处?”   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愣了愣,接着说,“倒不是。”   陆岩忽然没了声音,我赶紧转过脸去解释说,“陆先生,我以前不出台的,您是第一个。”   陆岩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冷哼地问,“那为什么跟我走?”   我双眼认真注视着前方的路,不假思索地说,“于姐说跟您走,一晚上两万块。我需要钱,你长得又好看。”   两万块一晚这事儿是我瞎编的,可能当时想钱想疯了吧,我随口胡诌了一句,说完我就后悔了,但陆岩没什么反应,靠在椅子上淡淡地“哦”了一声,再没有下文。   而夸他长得好看,是发自肺腑的。   嗯,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仿佛多看一眼就会醉。   可那么好看的男人,在床上却像个变态,像磕了药似的,叫人吃不消。   而且,他连嫖资都没给我,还叫我滚。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觉得自己真蠢,再怎么说也应该叫他付嫖资啊。   有钱人真坏。
003:婊子立牌坊
  陆岩那混蛋真的太狠了,平躺在床上我觉得腿心疼,疼得我睡不着觉。   我把他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这才有了点睡意,忽然想起来他今晚没带套,我赶紧从床上蹦起来,光脚跑到小寒房间里找了颗毓婷吃掉。   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我才起床收拾了打车去会所上班。   路过吧台时于姐正在喝饮料,让我去她办公室一下。   到了办公室后,于姐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里看着我,关心地问,“陆岩他们那种有钱人特别能玩儿,若棠,你出什么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脑海中划过昨晚陆岩折磨我的画面,小声说,“姐,我没事儿。”   于姐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了一个黄色的牛皮纸袋递给我,一面说,“下午陆岩叫人送来这个,说是给你的,我看了下,是两万块,提成就不用给我了,陆岩已经给过了。”   我捧着袋子,双腿打颤,没想到陆岩真的给我两万块!我以为他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的。   “若棠,”于姐见我恍恍惚惚的,喊了我一声,好半天才说,“你来会所也有一年多了,从你踏进来的第一天起,姐就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陆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要是他能帮你谋个出路,总比在这里坐台强,你是聪明的丫头,得为自己打算,懂吗。”   闻言我怔了怔,怅然地看着于姐说,“出路?姐,我能有什么出路啊?我现在就寻思着多赚点钱,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于姐还想说什么,忽然门被推开,莎莎顶着一头大波浪走进来,气呼呼地看着于姐说,“于姐,什么意思嘛!怎么把我安排去陈老板的包厢了?那个老色鬼------”   “说什么呢!”于姐一眼瞪着莎莎,打断了莎莎的抱怨,疾言厉色地说,“客人点你的台,你还能选?你要这么自由,到这儿来干嘛!”   “可我每周五都要去陆先生那边您又不是不知道!”莎莎双手抱在胸前气势汹汹地说,“我今晚没空的为什么要挂我的牌!”   莎莎跟于姐不和很久了,因为莎莎喜欢越过于姐去找经理,在经理面前风骚一把,睡一觉,省事儿又威风,所以于姐一直不待见她,她也不把于姐放在眼里。   于姐面无表情地说,“陆先生要求换人,以后你都不用去了。”   莎莎一听说换人了,那可不答应,当即跟于姐理论起来,“谁!哪个小贱人趁我不在使坏了!”   当时我站在一边,莎莎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瞪着我说,“若棠,是你?”   我连忙摆手解释说,“莎莎姐,我------”   没等我说完话,莎莎狠狠推了我一下,“说!是不是你!”   我腿心疼,没站稳,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莎莎气的面孔扭曲,正想上前揍我时,于姐拍桌而起,“顾客想换谁就换谁,莎莎你别跟我无理取闹!说话注意点儿场合,别太张狂了!”   莎莎不依不饶,指着于姐就开骂,“我无理取闹?于青梅你算个毛线!说换就换,你以为你谁呢!成哥都------”   就在她骂得正欢的时候,于姐忽然一巴掌扇到她脸上去,拿手指戳她眉心不客气地说,“瞧你这嘚瑟样儿!我给你点染色你还开起染坊了!我告诉你,今晚你要么给我去陈老板的场子好好伺候,要么收拾铺盖滚蛋!这事儿是陆先生亲自要求的,别说你找成哥,就算你找老板都没法!滚!”   莎莎捂着脸狠狠剜了我和于姐一眼,哭哭啼啼地跑出去了。   “于姐,这怎么回事儿?”我问,“他要我------”   “下午来送钱的人说,以后陆岩的场子,你去。”于姐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根烟,“他晚上要来,你是聪明人,怎么做不需要姐教你。这些有钱的主会玩儿,但只要你听话,会审时度势见好就收,一定比在这里强。”   我握着牛皮纸袋,心里七上八下的,脑子里全是昨夜在酒店里陆岩疯狂的样子,于姐见我神思恍惚,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若棠,不是谁都有这个运气的,你要抓紧,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回到化妆间,我把钱塞进柜子里锁好,这屁股还没坐稳呢,莎莎一杯冷水泼到我脸上,双手抱在胸前,盛气凌人地看着我说,“我才不在两天,你就滚到陆岩床上去,还让他一脚把我给踹了,若棠,来,你教教我,怎么做到的?我一直小瞧你了呵,哪天盯上陆岩的?这会所里这么多客人,你怎么就看上我的呢?我他妈跟你有仇啊!”   莎莎嗓门儿极大,跟平时哄客人时娇声娇气的模样判若两人,这会儿小姐们都聚集在化妆间化妆打扮,莎莎一嗓子把大家伙儿都吸引过来了。   我本想拿桌上的餐巾纸擦干水渍的,可莎莎抢先一步把餐巾纸丢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顺便一脚把垃圾桶给踢翻了,我只好伸手抹掉脸上的水渍,狼狈地看着莎莎,“莎莎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给你解释------”   “姐?你他妈叫谁姐呢?我艹你妈的!”我话没说完,莎莎一巴掌扇到我脸蛋上,“啪”的一声可响亮了。   “小贱人,仗着自己年轻几岁你就不得了了是吧!瞧你这闷骚样儿,都当小姐了还装什么清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我呸!我他妈就是请个假,你以为我不回来了是吧!”   我从小到大,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打我脸。   其实我这人性格挺温和的,出来混这么久,清楚怎么夹着尾巴做人。说好听点是脾气好,说难听了,我就是个包子。   但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腾地站起身来,一巴掌对准了莎莎的脸蛋狠狠扇过去,“你有什么资格打我!都说了不是我要去的,你妈没给你长耳朵?”

转身爱上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转身爱上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九界独尊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九界独尊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九界独尊目录预览:第一卷家族动乱第1章忘恩负义的凌猴第一卷家族动乱第2章因祸得福了第一卷家族动乱第3章轰杀凌猴第一卷家族动乱第4章眼前的危机第一卷家族动乱第1章忘恩负义的凌猴深夜时分,天岩城,凌家一处偏僻的宅院中。一个黑衣少年,站在一棵老树前,一拳又一拳,不知疲倦的击打着树干。这少年名凌寒天,是凌家族长嫡子,三年前就突破到了炼体三重,一举创造了天岩城修炼新纪录。但却在一夜间,诡异的修为全失,变成了一个炼体一重的废物。“我凌寒天绝不是废物,我一定可

  • 妖孽兵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妖孽兵王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妖孽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兵王归来第2章秒杀悍匪第3章有缘再见第4章为了三十三个孩子的家园第1章兵王归来“先生,打扰了,让我过去好吗?”CA918航班的头等舱里,叶辰刚刚坐稳,一个娇柔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辰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这是一位华夏女孩,却染了一头金黄的头发,烫成时尚的大波浪卷,脸蛋娇美,肤色白皙莹润,没有一点瑕疵,宛若上好的羊脂玉精雕细琢而成。她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紧身短背心,束缚娇躯凸凹有致……下身穿着一条短短的热

  • 爱上霸道女总裁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上霸道女总裁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上霸道女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蠢萌软妹子第2章拆了第3章你一定对这个姐姐干了坏事儿第4章奇厚无比第1章蠢萌软妹子“老子就是牛逼,第一天上班就把女老板上了,那女人还是第一次,不过老子也是二十四年的老处男,她也不亏!”李上坐在魔都老城区的一个早点摊前,大口吃着豆浆油条,第一次吃到国内这种特色早点,他就喜欢上了这种只停留在久远记忆中的味道。爸妈还在的时候,经常做给他吃。他有些遗憾,保安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在华夏隐藏身份追查姬长空的下落,就因为和那

  • 女总裁的阴阳高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女总裁的阴阳高手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女总裁的阴阳高手目录预览:第一卷年少有为第1章惹怒美女总裁第一卷年少有为第2章年轻有为第一卷年少有为第3章竟然是她第一卷年少有为第4章她有病第一卷年少有为第1章惹怒美女总裁如果是被美女温柔地看着,宁凡一百个乐意。但如果是被美女冷冰冰地瞪着,他觉得没什么比这更糟糕。非常不幸,此时他就被耀月房产的美女总裁……林玉璞冷冷地瞪着。“给我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了!”林玉璞对他发出了警告。宁凡看看她,欲言又止,样子相当无奈。这女人有病吧?自己哪里做错了

  • 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佃户的女儿第一卷第2章欺人太甚第一卷第3章逃避不能解决问题第一卷第4章猪油蒙了心第一卷第1章佃户的女儿窗外,午后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小屋内,光线有点暗,南音斜斜地靠坐在床上,小脸恹恹的。陈元新端着粗瓷碗,坐在南音的床边,正给她喂药。药汤很苦,南音蹙着眉,忍着恶心喝下去,药汁一入口,小脸立刻苦得皱成了包子,只好不时打量着周围,分散自己的注意。小房间的陈设极其简单,一张不

  • 美女的神医兵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的神医兵王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美女的神医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开悍马的美女第2章祖传止痒秘方第3章自作孽不可活第4章我是你爸爸第1章开悍马的美女珠江市被誉为火炉城市,特别是被太阳将路面都烘烤的冒烟的中午,更是让人心情烦躁。过往的行人无疑都是汗流不止,尽管很多人都撑着太阳伞,不过依旧是加快步伐,试图早一些脱离这赤裸裸的暴晒。可是,此时有一个年轻人不顾炎热,叼着一根烟蹲在马路边微微蹙着眉头,眼中偶尔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带着一股沧桑,一股洞穿世事的感觉。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

  • 桃运小村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桃运小村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桃运小村医目录预览:第1章田杏儿算帐第2章冒充名医第3章胃不疼了第4章把村长揍了一顿第1章田杏儿算帐流花河清冽冽,日夜暴响,凶猛地从白峰山喷涌而出,左弯右拐,一口气绕到了贫穷又美丽的桂花村。眼看大正午快过头,流花河的水面飘浮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乍看像尸体,细看那人的眼睛又睁着。那人不时埋脸到水里闭气,闭了长长的一息后,哗的一声乱响,甩干一脸的水珠,江小鱼听见肚子饿得咕咕叫。趁着大中午没人,他囫囵爬上岸,跑到村里漂亮单身女田杏儿的黄瓜地里,

  • 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狂兵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目录预览:第1章假和尚第2章假和尚下山第3章你惹毛我了第4章做她的保镖第1章假和尚深海市郊外的青华山,有一座名满华夏的古刹大明寺。清晨,穿着一身袈裟的秦飞扬坐在半山腰的面摊上吃着面条,一双眼睛却不住地在人群中穿梭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猎物。终于,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在青华山的半山腰上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了一名衣着考究,长相绝美的女子。看到女子之后,秦飞扬立即抹了抹嘴,对面摊的老板笑着说道:“老张,有肥羊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