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转身爱上别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7:02:31 来源:网络 [ ]

书名:转身爱上别人
001:一遇误终身
  我跟陆岩出台那天,北城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要淋湿每一颗躁动的心。原文163shenghuo.com   城市怀揣着夏日的余温奔跑,焦躁似乎都集中到陆岩身上,一进房间他就等不及扯掉了我的衣裳,将我推进浴室,打开凉水喷在我身上,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洗干净,我嫌脏。”   这是我第一次出台,有点哆嗦,吓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该打开热水。我颤抖着手,用酒店特供的沐浴露把自己浑身洗了两三遍,这才拿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走出去。   陆岩手指尖夹着一根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身上就穿了条内裤,我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着脑袋看底下,我赤裸的脚掌踩在深厚的地毯上,软绵绵的。   他沉着脸,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就连声音也是冰冷的,朝我吐了一口烟,冷冽道,“过来。”   我哆嗦着走到窗前,他忽然把我拉到床上,我重心不稳倒下去时,他已经覆盖到我身。   我下意识地抓着枕头,我挣扎了两下,他贴在我后背上,冷嘲热讽,“真贱。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我学了乖,后面再也不出声儿,可陆岩更是不爽了,他一把抓着我头发将我往他胸前一拽,疼得我眼泪花泛滥,没等我求饶,他先说,“叫不叫?刚才还在叫,现在怎么跟个死人似的?刚才不是叫的挺欢的么!这会儿跟我装什么矜持?”   他扯得我生疼,我皱着眉头,紧咬嘴唇,一个字都不说,倔强地和他对视着。我这般态度让陆岩窝火,他抓着我头发使劲儿往上提了提,我没忍住疼痛,叫了一声。   “疼.......”我抓住他的手求饶说。   要是我再不服软,他今天非得把我头皮揭下来一块不可!   “我以为你哑巴了呢!”陆岩讥讽地笑了笑。   “陆先生,请您放手,疼。”当时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发丝被陆岩拽在手中,头皮已经麻了。   纵然我性格再倔,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求饶。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陆先生,求求您了,您松开吧。”我低声下气地说,“我真的很疼。”   “求我?你不是婊、子吗?你笑啊,笑好了我给你加钱!在包间里你不挺能说笑的吗?现在怎么不吱声儿了?”他忽然加大了音量说,“拿出点职业素养来!你们妈咪没调教你?这会儿你给我演什么自尊心?”   眼泪不自觉地划过滚烫的双颊,流进我耳朵里,陆岩见我流泪,并没有一分怜香惜玉的意思,反而将我的双手禁锢在两侧,一只手狠狠在我脸上扇着巴掌,像条疯狗一样,不停地叫着,“你他妈笑啊!我叫你笑!你听到没!”   那一瞬间,我几乎崩溃了。   说实话,出来混这么一年多,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贱,至少我出卖自己不是为了安逸的生活,不是为了我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逼不得已踏上风尘路,我也很难受。   可今天,我却觉得自己真的很贱,很贱。   我竟然对着拽着我头发威胁我鄙视我恶心我的陆岩挤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那种我对着镜子练了不下百遍的笑容。网站163shenghuo.com   而我的笑唤来陆岩的讽刺冷笑,“果然是婊、子,贱到骨头里了!”   说毕,他一把抓我的头发,拽着我脑袋往床头上摔,脑袋撞到床头上,“啪”的一声,疼得我眼泪花翻滚。   完事过后,他毫不客气地一脚把我踹下床,我赤裸着身子滚到地摊上,像一直匍匐的流浪狗,抓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挡住身体,迎接陆岩的冷嘲热讽。双腿不自觉地打颤。   而他,点燃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滚!”
002:有钱人真坏
  陆岩叫我滚,我就真的滚了,快速穿好衣服拢好头发,落荒而逃。   连出台的嫖资我都没敢开口要,怕他把我拖回去再揍一顿。   踏出酒店大门,半夜里清冷的风拂在我热辣辣的脸上,双腿打颤,每跨出一步都扯得疼。阅读163shenghuo.com   几个小时前,我在化妆间化妆,于姐火急火燎地拉着我往三楼的皇朝包间赶,说莎莎生病请假了,客人又不好伺候,我看起来伶俐些,就赶鸭子上架了。   夜总会的包房也分三六九等。其他的房间都大同小异,有钱就能玩,唯独这一层,哪怕你有钱有势也不一定进得去。而在这一层陪酒的小姐,客人叫你吃屎你都得笑着吃下去。   我去的时候,小寒已经在包间里。她招呼我坐下,小声在我耳边提醒说陆岩今晚不高兴,仔细些,别到最后吃不了兜着走,规矩你懂的。   陆岩和乔江林是我们会所的常客,偶尔还有一个叫秦海洋的也来玩。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小寒是乔江林长期包着的,而陆岩则是一直点莎莎的台,我们从来没打过照面。   有钱人都会玩儿,陆岩要我们倒满了一桌子的酒,然后一杯一杯全喝完。喝第一杯小费二百,第二杯四百,第三杯八百,以此类推。我一看就晕了,但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喝。   小寒有乔江林罩着,没喝几杯就被乔江林拉倒一边玩儿去了,可我没人罩,只能默默喝酒,喝了大半桌子,到最后都站不稳了,还接着喝。   而从始至终,陆岩都坐在沙发昏暗的角落里,看着我喝,一言不发。   喝到后面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带着笑容看向黑暗里的陆岩请求地说,“陆先生,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没等我一个酒嗝打完,陆岩已经走到我跟前,一把抓着我长发,一手端起一杯酒往我嘴里灌。   我来不及吞,酒水全部流进我衣裳里,一杯又一杯,胸前湿哒哒的能滴水。   小寒本想帮我说话,但被乔江林拉住,只能眼看着我被陆岩折腾。   灌了三四杯后,陆岩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问,“自己喝还是我帮你?”   我吓得肝儿颤,酒水猛灌进喉咙里引起剧烈咳嗽,我趴在地上一面咳嗽,一面忙不迭求饶地说,“我自己喝,我自己喝------”   陆岩讥讽地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空杯子“啪”地扔在茶几上,响亮的一声把我从混沌中拉回来。   “陆先生,您看若棠实在是喝不下去了,要不剩下的我来帮她喝吧!”在我快被陆岩灌死的时候,小寒再也坐不住,她主动上前端起酒杯往自己嘴里灌,只听见陆岩冷笑说,“老乔,你的女人不太懂事啊。”   陆岩这话没把小寒吓着,倒是把我给吓着了,我怕她对小寒做什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抢过小寒手里的杯子,畏惧地看着陆岩说,“陆先生,我喝,我自己喝!”   小寒求助地看着乔江林,但乔江林并不打算为我求情,云淡风轻地走到陆岩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说,“今晚你也玩够了,走吧,回去了。”   此时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陆岩站在我跟前,掏出一叠钞票扔在我脸上,我笑得花枝乱颤地说谢谢陆先生,谢谢陆先生。   陆岩头也不回地走了,乔江林跟了上去。   小寒跟我一起匍匐着把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捡起来,“我今晚要跟乔总走,你清醒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啊!”   “嗯,你别担心我,你赶紧走吧,别让乔先生不高兴。”话音刚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捂着嘴巴,跌跌撞撞跑去洗手间,抱着水槽吐得昏天暗地。   稍微舒坦些后,我捧了一捧冷水洗脸,瘫坐在洗手间的瓷砖地板上,全身湿透,失魂落魄,感觉自己快死掉了。   尽管如此,我手里牢牢拽着陆岩给的一大把小费,一刻也没松开过。   吐完了,姑娘我又是一条好汉。   缓了好一会儿,我回到化妆间换衣服卸妆,准备回家。   可就在这时候,陆岩忽然闯进化妆间,面无表情地扔给我一把车钥匙,丢下一句“赶紧滚出来”就走了。   我握着车钥匙,不知所措,然后于姐一脸疑惑地推开门进来。   “若棠,这怎么回事儿?陆岩刚跟我说要你出台!”   我说,“姐,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于姐定定地看了我许久,明白过来了说,“若棠,以前也有客人点你出台,姐也都是问你的意见,你不答应,我都找借口帮你推了,可这一次,姐真的帮不了你,陆岩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你我都得罪不起。”   见我没说话,于姐又说,“你的情况我了解,就算你现在一晚上赶无数个场子,要多久才能凑足那笔钱?你还能有几年的青春能挥霍?”   最后,我卸完妆,换上自己的衣裳,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离开会所。陆岩的跑车停在会所门口,他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我一个字都没说,径自开车去了喜来登酒店开房间。   中途陆岩问我,“经常做?”   我发动车子,摇头说,“没呢,您是第一个。”   陆岩不屑地笑了笑,“还是处?”   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愣了愣,接着说,“倒不是。”   陆岩忽然没了声音,我赶紧转过脸去解释说,“陆先生,我以前不出台的,您是第一个。”   陆岩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冷哼地问,“那为什么跟我走?”   我双眼认真注视着前方的路,不假思索地说,“于姐说跟您走,一晚上两万块。我需要钱,你长得又好看。”   两万块一晚这事儿是我瞎编的,可能当时想钱想疯了吧,我随口胡诌了一句,说完我就后悔了,但陆岩没什么反应,靠在椅子上淡淡地“哦”了一声,再没有下文。   而夸他长得好看,是发自肺腑的。   嗯,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仿佛多看一眼就会醉。   可那么好看的男人,在床上却像个变态,像磕了药似的,叫人吃不消。   而且,他连嫖资都没给我,还叫我滚。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觉得自己真蠢,再怎么说也应该叫他付嫖资啊。   有钱人真坏。
003:婊子立牌坊
  陆岩那混蛋真的太狠了,平躺在床上我觉得腿心疼,疼得我睡不着觉。   我把他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这才有了点睡意,忽然想起来他今晚没带套,我赶紧从床上蹦起来,光脚跑到小寒房间里找了颗毓婷吃掉。   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我才起床收拾了打车去会所上班。   路过吧台时于姐正在喝饮料,让我去她办公室一下。   到了办公室后,于姐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里看着我,关心地问,“陆岩他们那种有钱人特别能玩儿,若棠,你出什么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脑海中划过昨晚陆岩折磨我的画面,小声说,“姐,我没事儿。”   于姐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了一个黄色的牛皮纸袋递给我,一面说,“下午陆岩叫人送来这个,说是给你的,我看了下,是两万块,提成就不用给我了,陆岩已经给过了。”   我捧着袋子,双腿打颤,没想到陆岩真的给我两万块!我以为他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的。   “若棠,”于姐见我恍恍惚惚的,喊了我一声,好半天才说,“你来会所也有一年多了,从你踏进来的第一天起,姐就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陆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要是他能帮你谋个出路,总比在这里坐台强,你是聪明的丫头,得为自己打算,懂吗。”   闻言我怔了怔,怅然地看着于姐说,“出路?姐,我能有什么出路啊?我现在就寻思着多赚点钱,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于姐还想说什么,忽然门被推开,莎莎顶着一头大波浪走进来,气呼呼地看着于姐说,“于姐,什么意思嘛!怎么把我安排去陈老板的包厢了?那个老色鬼------”   “说什么呢!”于姐一眼瞪着莎莎,打断了莎莎的抱怨,疾言厉色地说,“客人点你的台,你还能选?你要这么自由,到这儿来干嘛!”   “可我每周五都要去陆先生那边您又不是不知道!”莎莎双手抱在胸前气势汹汹地说,“我今晚没空的为什么要挂我的牌!”   莎莎跟于姐不和很久了,因为莎莎喜欢越过于姐去找经理,在经理面前风骚一把,睡一觉,省事儿又威风,所以于姐一直不待见她,她也不把于姐放在眼里。   于姐面无表情地说,“陆先生要求换人,以后你都不用去了。”   莎莎一听说换人了,那可不答应,当即跟于姐理论起来,“谁!哪个小贱人趁我不在使坏了!”   当时我站在一边,莎莎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瞪着我说,“若棠,是你?”   我连忙摆手解释说,“莎莎姐,我------”   没等我说完话,莎莎狠狠推了我一下,“说!是不是你!”   我腿心疼,没站稳,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莎莎气的面孔扭曲,正想上前揍我时,于姐拍桌而起,“顾客想换谁就换谁,莎莎你别跟我无理取闹!说话注意点儿场合,别太张狂了!”   莎莎不依不饶,指着于姐就开骂,“我无理取闹?于青梅你算个毛线!说换就换,你以为你谁呢!成哥都------”   就在她骂得正欢的时候,于姐忽然一巴掌扇到她脸上去,拿手指戳她眉心不客气地说,“瞧你这嘚瑟样儿!我给你点染色你还开起染坊了!我告诉你,今晚你要么给我去陈老板的场子好好伺候,要么收拾铺盖滚蛋!这事儿是陆先生亲自要求的,别说你找成哥,就算你找老板都没法!滚!”   莎莎捂着脸狠狠剜了我和于姐一眼,哭哭啼啼地跑出去了。   “于姐,这怎么回事儿?”我问,“他要我------”   “下午来送钱的人说,以后陆岩的场子,你去。”于姐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根烟,“他晚上要来,你是聪明人,怎么做不需要姐教你。这些有钱的主会玩儿,但只要你听话,会审时度势见好就收,一定比在这里强。”   我握着牛皮纸袋,心里七上八下的,脑子里全是昨夜在酒店里陆岩疯狂的样子,于姐见我神思恍惚,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若棠,不是谁都有这个运气的,你要抓紧,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回到化妆间,我把钱塞进柜子里锁好,这屁股还没坐稳呢,莎莎一杯冷水泼到我脸上,双手抱在胸前,盛气凌人地看着我说,“我才不在两天,你就滚到陆岩床上去,还让他一脚把我给踹了,若棠,来,你教教我,怎么做到的?我一直小瞧你了呵,哪天盯上陆岩的?这会所里这么多客人,你怎么就看上我的呢?我他妈跟你有仇啊!”   莎莎嗓门儿极大,跟平时哄客人时娇声娇气的模样判若两人,这会儿小姐们都聚集在化妆间化妆打扮,莎莎一嗓子把大家伙儿都吸引过来了。   我本想拿桌上的餐巾纸擦干水渍的,可莎莎抢先一步把餐巾纸丢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顺便一脚把垃圾桶给踢翻了,我只好伸手抹掉脸上的水渍,狼狈地看着莎莎,“莎莎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给你解释------”   “姐?你他妈叫谁姐呢?我艹你妈的!”我话没说完,莎莎一巴掌扇到我脸蛋上,“啪”的一声可响亮了。   “小贱人,仗着自己年轻几岁你就不得了了是吧!瞧你这闷骚样儿,都当小姐了还装什么清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我呸!我他妈就是请个假,你以为我不回来了是吧!”   我从小到大,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打我脸。   其实我这人性格挺温和的,出来混这么久,清楚怎么夹着尾巴做人。说好听点是脾气好,说难听了,我就是个包子。   但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腾地站起身来,一巴掌对准了莎莎的脸蛋狠狠扇过去,“你有什么资格打我!都说了不是我要去的,你妈没给你长耳朵?”

转身爱上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转身爱上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011这蛇成精了秦子沫想了一下愣是没敢自己用手去接那条小白蛇,而是掀起了长衫的下摆用它兜住了小白蛇怕怕的问道:“它…会咬人吗?”“一般不会,不过你如果伺候的它不爽,它偶尔也会发脾气咬人的。”容芷对秦子沫展露了一个很是欠扁的笑容,接着他又补充地说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它可是排名十大毒物之首的银丝。”秦子沫听到容芷最后一句话,不由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小白蛇给丢了出去。“弱弱的问下,它喜欢上哪儿洗澡去?

  • 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010沐琛不是你可以靠近的男人深夜,苏瑾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时,擦头发的动作突然停止。“四叔,你怎么回来了?”今晚明明有美人在怀,竟然还舍得回来?陆淮璟衬衫半敞开,露出矫健平滑的胸膛,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转身看向苏瑾,从嘴里吐了口烟圈,“回来试试避孕套到底是不是你说的超薄款。”呃——毛巾瞬间从手里滑落,苏瑾惊慌的弯身从地上捡起,殊不知吊带的睡裙下的美好全数被男人收进眼底。刹那间,陆淮璟喉

  • 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第二夜接下去的时间,无论是在餐桌上,还是之后跟江隽一起回房,顾清幽都尴尬至极,最后唯有在房间里硬着头皮跟江隽解释,“那个……早上……早上床单上染了血,我……我一时想不到如何处理,就跟佣人说床单破损了,没想到……造成这样的误会。”江隽却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走进浴室之前,淡淡的声音平和地回了她一句,“你不需要跟我解释,这只是小事。”顾清幽松了口气,跟江隽点点头。其实她也有想过没必要刻意去跟江隽解释这件事,毕竟这的

  • 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受辱对方是郎琥诚的姑姑,加之这里又是郎家,就算被她打,皮佳盈也不敢还手,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她的欺负。“你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吗?还敢教训起我来了,啊……说啊!你到是继续说啊!”手用力的打在了她的脸上,一脸狰狞,语气带着激动的叫道;好似她才是那个受欺负的人一样。正在附近的管家,听到声音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当看到郎雯沁抓着皮佳盈的头发,还用力的抽打着她的脸,赶紧把郎雯沁拉开。可是,正在气愤中的郎雯沁是管家能拉

  • 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十一章又是勾引?莫离看着张倩扭着腰肢的模样有些好笑,刚才还说自己是狐狸精呢,怎么这时候看去,她更像是一只想要去勾引夜炎的狐狸精呢!总裁办公室里,张倩一脸笑容的将手中的企划书递给了夜炎。只见她俏脸含春,整个人如同迫切想要开放的花朵,绽放出成熟的气息!“夜总,您觉得怎么样?”张倩故意弯下了腰肢,将那一大片雪白的胸口呈现在夜炎的眼前!若是能够攀上夜炎这样的大树,她这一生当真是辉煌了!此刻的张倩搔首弄姿,尽情的摆放着自认

  • 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011章赴约,救人沐景颜刚进校门,便被一道修长的身影挡住了去路,冷眸微抬看到一脸愤怒的宋宪冷冷的望着自己,不由蹙眉。“你说,你和刚才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你真的被他包养了?”宋宪愤怒的出声质问道。沐景颜微微蹙眉,看着面前发怒的男人,眸底有着几分不耐烦,冷冷的出声:“我是不是被他包养和你有什么关系,让开!”“我不让,沐景颜你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不知道,你被有钱人包养的传闻整个学校都已经知道了,你还知

  • 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高冷军官穆佳云含笑不语,又吩咐道:“我娘的病是肺炎,有可能会传染,你们照顾我娘的时候一定要勤用热水洗手,娘的房间窗户经常打开让空气流通,用的餐具等必须分开清洗,清洗后放在锅里用开水煮一会。”空气什么这些专业知识汪叔是不懂的,在他心中只要是云小姐说的都是对的,连连点头一一牢记在心。穆佳云离开了家,坐黄包车前往吴公馆。本以为吴公馆和荣公馆一样只是那种带花园的单栋洋房,站在吴公馆门前她才知道,所谓的吴公馆竟是

  • 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有贱人要害我第十一章苏醒“大姐……”洛紫苏趴在了洛清歌的身上,嘤嘤地哭着。洛清歌眉头皱了皱了,长吁一声,睁开了眼睛。“大小姐!大小姐醒了!”菊香眼尖地看到了,忙不迭地叫了起来。什么情况?洛清歌皱紧了眉头,抚了抚虚浮的脑袋,有些困惑。“大姐!”洛紫苏顿时抱住了洛清歌,“你吓死紫苏了!”“你是……”洛清歌打量着眼前梨花带泪的小姑娘,有些诧异。“大姐,你不会烧糊涂了吧?我是紫苏啊!”洛紫苏惊愕地看着洛清歌,有些委屈。“大姐……”路清歌微眯起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