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我回魂后那些年】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7:15:26 来源:网络 [ ]

小说:我回魂后那些年
第一章 青与紫 鬼掐婴儿
  1987年冬,12月8日,辽宁省灯塔县县医院一间产房内,一中年男人焦急的等在产房前来回度着步子,尽管隔着厚重的墙壁,但男人就好像要看穿墙壁一般,隔着墙壁向产房内看去,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他的额头滴落而下,焦急之心显而易见。网站163shenghuo.com   终于,产房内传出来婴儿的啼哭之声,产房外的中年男人也随之露出了笑容,待护士将房门打开,他就是迫不及待的冲进产房内,对着自己老婆的额头亲了一下,说辛苦你了!   床上的女人会心的一笑,似乎产子所带来的一切痛苦都被男人这一句话所掩埋。   这夫妻二人,便是我生我养我的父母亲。   我爸说完之后就急忙问护士:“护士,护士,生的男孩还是女孩啊?”   那护士娴熟老练,将被棉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我抱到我爸身前说:“恭喜啊,是个大胖小子,五斤九两重呢。”   我爸惊喜无比,要知道,身为地主后人的他一直到将近四十岁才与我母亲结婚,而今年刚满四十岁的他终于迎来了生命的结晶,我的降生。   老来得子的我爸自然高兴无比,急忙将我抱进怀里,使出了一个分辨男孩女孩的惯性手段,掀开棉布向我的裤裆看去。   然而,掀开棉布的那一刻,我爸的脸上并没有表现的多欢喜,相反,取而代之是慌乱,恐惧与震惊。   护士看到我爸的表情十分疑惑,按理说,无论是生的男孩还是女孩,父亲的脸上都应该是充满了欢喜的,而这个男人刚刚还满脸憨厚的笑容,这会儿是怎么了呢?于是,她顺着我爸的眼光看向被小棉被包裹着的我。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一看,顿时将护士吓得瞪大了眼睛,大叫着鬼,鬼啊,然后就慌忙的冲出了产房。   她这一叫,顿时将走廊里好多人都给吸引了过来,产房内,刚刚产子过后身体虚弱的我妈就问我爸:“怎么回事?她瞎叫什么呢?”   我爸抱着被小棉被包裹着的我来到我妈床前,不断的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之类的话语。   我妈不解,急忙将我抱入怀中,掀开棉被,看看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当我妈看到我时也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此时的我除了小脑袋瓜子以外,身子上一片青紫狼嚎的颜色,充斥着整个身体,甚至已经蔓延到了脖子,那些青紫色的纹路,看上去就像两只诡异莫测的手掌正在掐着我的脖子,甚为吓人,难怪刚刚的护士会说见鬼了。   不过,身为人母的我妈转瞬之间便已经安稳下来,对我父亲说:“你赶紧去找大夫,让他来看看咱儿子,快,快去。”   我爸当即回过神来,准备去找大夫,可就在我爸刚要动身之际,本来哭的哇哇的我突然停止了哭声,要知道,正在啼哭的新生儿突然停止啼哭可绝不是什么好现象,我爸急了,赶忙跑出去大喊护士,很快,一位三十多岁的护士便来到了产房。   护士看了襁褓中的我一眼,然后对我父亲说:“赶紧将孩子抱进育婴室。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爸也看出来了,那护士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于是,索性就是自己将我抱到了育婴事的门口,然后护士将我抱进保温箱内,看着我的小胳膊上系着我母亲名字的布条,然后就准备去主任,可这个时候我竟然又开始哭了。   小护士对我爸爸说,可能是因为母亲怀孕期间营养跟不上,导致孩子先天气血不足,你别急,我去叫主任过来看看。   我爸点头答应,然后就在育婴室外开始度起步子。   不大一会,育婴室内就汇聚了很多凑热闹的人,七嘴八舌的问我爸怎么回事,刚刚那护士为什么说有鬼之类的风凉话。   我爸本来心情就不好,被他们这么一闹,就如同一堆柴火上倒上一桶汽油,瞬间就被点燃,对着人群破口大骂,好在大家都体谅这个刚刚升为人父的男人,没有计较,很快就散了开去。   大夫看过保温箱内的我之后,得出的结论也是先天气血不足,至于青紫二色,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气血不足的原因导致的,最好是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我爸就问她怎么办才好,孩子刚下生,也不能吃补品啊!   主治医师告诉我父亲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要母乳跟得上,估摸着满月之前就会好转。   我爸对医生的话那是深信不疑,于是,又回到产房内去安慰我母亲,老两口子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时候乡下比较穷,虽然当时的医院不像现在这般收费高,但对于我家来说也有些负担,因此,三天之后,我爸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出生三天的我仍然很虚弱,跟别的婴儿比起来,我的哭声就像猫叫似的。   走出产房时,我妈打开包在我身上的棉被,想看看那些青紫之色是否消失一些,然而,事与愿违,青紫二色仍然布满我的全身,仅仅放过了头部的位置。   巧的是,就在我妈打开棉被时,一位来照看儿媳妇的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刚好经过我爸妈身边,不经意的瞄了一眼我的情况,然后哀怨的叹了口气。   我爸这三天因为我身上的青紫二色本来就够窝火的,被老太太这么一叹更是火大,于是,他大声斥问老太太:“你哎什么哎?”   老太太没有回答,提着水壶向远处走去。   我爸哪里肯答应,三步并做两步就冲到了老太太身前,抓住老太太的胳膊又问了一句:“你哎什么哎啊?啊?”   那老太太也不发怒,反而气定神闲的跟个世外高人一般,对我爸说:“大兄弟啊,我看你家娃娃像是招来了东西啊,还是去看看妥当些。”   本来我爸只是以为我是气血虚而已,但是被老太太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蹊跷,不然哪有娃儿刚降生身上就青紫狼嚎的?说不定还真是招来了什么东西。   那时候破四旧的风气早已过去,乡下已经逐渐有人开始搞起神鬼之事,有的说自己是什么黄仙狐仙上身,有的说自己在什么什么地方学成归来,能掐会算等等,总之,封建迷信那一套在乡下已经渐渐盛行。推荐163shenghuo.com   而我爸这个人呢,不知道还好,被老太太这么一说之后还真就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以前他就总听村里的人说,人被鬼掐了之后身上就会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像我身上这样青一片紫一片的还真是没听说,如果真是鬼掐的,那这得是招来了多少鬼啊!想想都令人胆寒!   于是,我爸当即下定了两条策略,一是先多买写下奶的补品给我妈吃,好让我妈奶水够充足,那样我的营养也就能向医生说的那样跟得上。   二就是我们隔壁村前一段时间出了一位先生,号称不仅能看病还能看各种事儿,为人驱邪消灾等等,更邪乎的是据说连坐在轮椅上多年的瘫痪病人都给看好了,向我这种情况估摸着他能给看好。   我爸向我妈提出了这个看法,那时候改革开放不久,别说农村人,就是城市里也接受高等问话教育的人也不多,所以,人们还是很封建的,对于神神鬼鬼之事更是深信不疑,我妈看着怀中的我,忧虑的对我爸说:“我怎么总觉得有点不靠谱呢,要不咱俩还是上省城的大医院看看去吧?”   我爸皱眉,说先去让有利给看看吧,我跟他爸有点交情,就算看不好也应该不会忽悠咱家,明天我就去找他,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去省城。   到省城路途遥远,那时候又机动车在乡下更是超级奢侈品,想去省城只能靠马车,最终我妈妥协,决定按照我爸的方法办,先给那先生看看再说。   
第二章 吕有利 癔病大能
我们这个村子是个贫困村,家家都靠着种那几亩田地为生,但是,这个村子却有一个很神圣的名字——观音阁。   据说,早在明末清初年间,观音大士到此地度化过一位乡间恶人,此地也因此而得名,在我们村子中间,坐落着我们村子的小学,将村子一分为二,靠在村子学校西侧的被称为大阁村,东侧的则被称为小阁村。   吕有利家住在大阁村,从我家走路过去,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不是很远。来自163shenghuo.com   话说那吕有利得道也有些蹊跷,他们一家兄弟三人,两位哥哥都已成家,剩下他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有一次跟几个发小去了趟县城之后,回来就总是犯癔病,时不时就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跟条受伤的大蛇似的,一开始他父母还没觉得怎么样,可慢慢的,他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身体也越来越消瘦,这时,他父母才觉得事情不好,得找个先生来看看才行。   可前前后后请了好几个先生来看,钱也花了不少,愣是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他父母并不放弃,一边悉心的照顾吕有利,一边打听哪里有高明的看事儿先生。   有一日,他父母出门回来,并没有请到先生前来帮助,有些心灰意冷,可是呢,这时候吕有利竟然端出了几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以及一大碗青椒木耳鸡蛋卤,看的吕父吕母一阵心暖,更加坚定了要给儿子寻找良医先生的想法,一家人吃了一顿虽不丰盛却也温馨的晚饭。   然而,事情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这吕有利长期被病痛折磨,早已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看着年迈的父母还在为自己的事情奔波劳累,更加愧疚,因此,想法不由得有些偏激,他是为父母做好了打卤面,但是却在面里放了乡下用来杀田间虫子的剧毒农药——敌敌畏!   好在吕家老大及时赶到,联合老二将父母以及三弟送到了县医院,前文已提到,那时候县里医疗水平不高,连洗胃机都没有,只能给他们使用治疗动物吃下毒药之后的办法,喝倒药,就是那种喝下去就能将胃里的东西吐出来的药物。   可是呢,这时又出现了难题,吕父吕母的嘴很自然的就被医生撬开,而吕有利呢?任凭医生与家人使尽了各种办法,他的嘴却怎么也撬不开,无奈之下,他的大哥只有签了放弃治疗,吕父吕母因救治及时,第二天苏醒过来,一家人赶着马车将吕有利拉回了家里。   这时,怪事又来了,一连十来天,吕有利虽然中毒,却并没有要死去的迹象,直到第十八天,他忽然醒来,大吵着说自己饿了,要吃东西,一开始他父母吓了一跳,在确认儿子确实没什么问题之后,二老急忙给他做饭吃。   吕有利吃完饭后,将筷子往碗上一放,说:“爸,妈,我现在能治病了。”   他爸妈还以为,这孩子受了这大半个月的折磨脑子坏掉了呢,但看到儿子如此坚持,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村里一位总是在半夜时分哭闹三岁孩子,连同其家长请到了家中。 哪知,这吕有利只是简单的瞧了一眼之后就对孩子的家长说:“你这病太简单了,是孩子的爷爷来了,想孙子了,你们回去到老人的坟上烧点纸钱,嘀咕几句以后会按时给老人寄钱,不要再来找孩子了,马上就好。”   孩子的家长将信将疑的出了吕家去给老人烧纸,然而,烧过纸钱之后,孩子还真的就不哭不闹了,每晚都一觉睡到大天亮,从此,吕有利名声大噪,十里八村之内时不时就有人前来请他看病,至于将那坐轮椅的老汉治好一事,我爸也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也不知道真伪,但吕有利会看癔病一事却是不争的事实。   早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吃过早饭之后,我把就提着一筐笨鸡蛋和半扇猪排骨前往大阁,找吕有利,想请他来家里。   奈何,村子里的老乡们知道我的出生之后纷纷前来道贺,有拿鸡蛋的,有拿猪蹄子的,还有送红布的,我爸在村子里最要好的一个老哥们直接送了二十块钱。   我妈用棉被将我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个小脑袋在外面,生怕被别人看到我身上的青紫之色遭人闲话,一番忙活之后时间已近晌午,等我爸收拾妥当,来到吕有利家之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   吕父见我爸前来,握手欢迎,说:“听说老哥你喜得贵子,真是恭喜,恭喜啊,老哥你来我家还拿什么东西啊!”   吕有利从我把的脸色上看出了端倪,说韩大爷,看你这脸色,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我爸将东西递给吕母,坐在炕沿上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我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吕有利听。   吕有利听完之后,握着我爸的手,说韩大爷你放心,你家的事我定会帮上一帮,只不过……   我爸急忙追问只不过什么?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哪怕倾家荡产,砸锅卖铁,只要能治好小儿的病,我也在所不惜。   吕有利急忙摆手,说不是,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我家老仙只在清晨六点钟到中午十二点前才能做法,而现在时间已经过了,这样,明天早上六点前你抱着你家孩子过来,我请老仙帮着看看,我那刚下生的小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爸连声道谢,说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我一定过来。   回到家里,我大伯家的大娘和两个姐姐正在我家帮我妈照看我,忽然就听到大姐急促的说:“二大爷,你快过来看看小弟呀!”   我爸急忙看向我,此时,我脖子上的青紫二色已经完全变化成了两只手掌的形状,而我呢,呼吸逐渐衰弱,一喘一喘的,脆弱不堪的生命放佛随时会离开人世,我爸妈不禁老泪纵横,将近四十岁才生出了我的他们,看见襁褓中的我被折磨的此般模样,连我的大娘以及两个姐姐在内,无不痛心疾首。   可光是痛苦跟本就不起作用,于是,我爸到小卖店买了点纸钱,到十字路口点燃,并且不断念叨着:“各路大神大鬼们,求你们放过小儿吧,以后我隔三差五就给你们烧点纸钱,只求你们放过我家小儿一命。”   但我的情况并没有因此而好转,这时,我爸抄起镰刀,房前房后的胡乱挥砍,且大骂着:“我艹你姥姥的孤魂野鬼,有本事你冲我来,拿捏个小屁孩子算什么本事,骂了隔壁的,你来啊,来啊!”   折腾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之后,还别说,我爸这发狠的一套还真就起了作用,我的呼吸渐渐平稳了,只不过,脖子上手掌般的青紫纹路并没有消失。   这一夜我爸妈基本没怎么睡觉,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就抱着我来到了吕有利的家中,由于时间还没到,我妈就将包裹在我身上的棉被打开,吕母咋看到我身上的模样着实吓了一跳,就问这孩子咋会这样啊?   吕父一把拉过吕母,说你个老娘们家家的胡说什么呢,要是没有事老哥会来找有利吗?然后他又向我爸安慰道:“老哥,你别急,等下有利也许有办法呢。”   我爸明白,吕父其实也吓了一跳,只不过是顾及他的尊严才强作镇静而已,他抽着老旱烟,沉默不语。   等啊盼啊的,六点的钟声终于响起!   老式的摆钟在咚咚咚的响了六声之后,堂屋内吕有利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将孩子抱进来吧!”   此时正值冬季,外面天色尚黑,而吕有利做法有个特点,就是屋子内不准有人,但是你可以在窗子外面观看,我爸妈哪里还顾得上外面的寒冷,将我送进堂屋之后,他们二老就急忙跑到屋子外面,隔着窗户开始观看起来。   屋子里,一老式红色木箱上面供奉着一个神龛,上面写着三排小字。   中间一排曰:保家仙蟒天刚之位。   右边曰:在深山修真养性。   左边曰:出苦海搭救万民。   神龛前摆满了各种贡品,吕有利并没有开灯,借助神龛前摇曳的烛火,我爸妈依稀间看见,他拿起三柱清香向墙壁上的神龛恭敬的拜了三拜,然后静静的盘坐在炕头的位置,而襁褓中的我正安详的躺在他的身前。   伴随着吕有利嘴唇的蠕动,他整个人的神态都变了,变得有些庄严,有些老成,还有点沧桑之感,见此情景,在外面观看的我爸妈对吕有利能治癔病这一说法更是深信不疑,二老互相对视了一眼,放佛都从对方的眼神看到了一丝希望。   屋子里,吕有利的嘴唇依旧蠕动着,放佛在跟什么人讲话,但屋子外面的我爸妈却听不清,远处的天空已经渐渐露出一抹鱼肚白,大约半个小时左后,里面的吕有利双目突然流出了两行血泪,紧接着,仰面朝天向后倒了下去。   这一突然状况着实惊呆我父母以及他父母,要知道,这是吕有利出道以来第一次出现此般状况,四人急忙跑进屋子。   吕有利正躺在炕上,胸前起伏不定,好似看到了万般惊恐之事,待吕父打开灯之后,他双目上的两行血泪已然消失不见,但是,嘴里却不停的在嘟囔着:“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第三章 先生命 二鬼把门
  吕父急忙扶起吕有利,就问他说,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旁的我爸更是焦急万分,本以为吕有利出马一定能够治好我的病呢,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般结果,于是,他也焦急的问道:“大侄子,怎么回事?你如实相告吧,我们两口子挺得住。”   吕有利在父母的搀扶下,勉强坐了起来,目光严肃的注视着我爸,说韩大爷,实在抱歉,您家孩子的病我帮不上忙了,实不相瞒,我出马也有几年光景了,请来的本是那条折磨我的蟒家仙,刚刚我家老仙捆了我半窍给你的孩子瞧了瞧,可是缠着你家孩子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它也无能为力,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见吕有利说的严肃,我父母哪里肯依,不断哀求着叫他帮忙,吕父吕母也劝儿子说你还是在帮着看看吧,不曾想,吕有利却说,韩大爷家与我家的关系我还不清楚么?能帮我一定会帮,但现在我真的无能为力了,老仙说他需要闭关一年方能出关,这一年之内我都不能为别人瞧病了。   见吕有利说的如此坚决,我爸妈自然能分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寒暄几句之后向吕家告辞。   回到家里,我的情况愈发严重,原本五斤九两身体这几天折腾下来瘦到了五斤半,这可急坏了我爸,也顾不得休息,便向老乡借了马车带着我赶往省城,希望省城的强大医疗技术能够治好我身上的青紫二斑。   到了省城之后,我爸在我姑妈家落了脚,然后由我姑妈家的我表哥带着他们赶往省城的各大医院,然而,事与愿违,几天下来,没有一家医院能够治疗我的状况,结论也差不多,都说是先天气血不足。 无奈之下,我爸妈只好有返回家中,整日以泪洗面,因为,眼看着我就要活不成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我就要满月了,县医院的大夫本来说满月时候我的症状就会有所好转,可事实上呢,我非但没好,反而身体瘦弱到只剩下三斤多重,每到夜里,我爸都拿着镰刀在我身边以及房前房后胡乱劈砍,并大声咒骂,而我妈看到我爸近弱疯狂的举动更是哭的伤心不已。   这段时间里,他们还请来了许多号称能掐会算的先生,只不过效果甚微,最后二老彻底放弃了,甚至连炕席(80年代铺在火炕上面的一种东西)都准备好了,等我死后留着包裹我用的,然后就是一天天的看着我挨日子。   话说这一天,村里又来了位能掐会算的能人,村子里很多人都去了,问前程,问姻缘等等,这些日子我爸早就被那些江湖术士给弄的伤透了心,也就懒得去了,请回来又能怎么样?无非就是一句爱莫能助。   时近晌午,那算命先生在看过了村东头老陈家的大丫头之后,收起行囊准备离去,很多人相送,在路过我家之时,情不自禁的摘掉了他眼眶上那个黑色的小眼镜,用浑浊模糊的双眼看向我家,然后点了几下头,说:“此间清气缭绕,我猜此户人家定是新生儿降生吧。”   随行的老乡点头,说是的,一个月前老韩大哥老来得子,家里添了个男丁。   他话未说完,算命先生就打断了他的话,重新带好眼镜之后又说:“果不其然,三上汇清,三阴沉聚,此子日后定不凡,金鳞岂是池中物。”   老乡见先生说的如此专业又如此慎重,他不禁笑了,先生扭头问他你笑什么? 他答道:“周先生,实不相瞒,老韩大哥家的娃儿此时恐怕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大问题,亏你还说什么金鳞岂是池中物。”说完,老乡看向周先生的眼神都变了,如果他知道神棍这一词语,一定会用来形容这周先生。   周先生被老乡这么一说也不慌乱,也不怕那老乡把他看成是江湖术士,反而自信的点了点头,说难怪这青龙抱穴之局中会有如此之大的怨气,果然,果然啊。   说完,他又问老乡可否带他前往我家一看,那老乡见周先生说的振振有词,虽然心生疑虑,但又想想这些个日子老韩大哥也为此时奔波不少,若是这周先生真能够驱除他家娃儿的病情,也算做了件功德,所以,就带着先生绕过我家房后的那条河来到了我家。   那老乡名叫张云江,跟我爸的关系还算不错,平日里两家总是互相干干田间的农活,我爸见他把算命先生带来,出门相迎,但是这些天受到的挫折太多,因此,我爸并没有表现的有多欢喜,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   张云江一见面就对我爸说:“早上来的那位先生说你家是什么什么局,还说你家孩子金鳞岂是池中物,于是我就把他给带来了,老哥你别多心啊。”   我爸苦笑,说云江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小儿也就那样了,给先生看看也无妨,早上时候我本来也想请先生来着,但是这些天的经历实在让我有些心灰意冷啊。   张云江向我爸简单介绍了一下周先生的情况,话说这周先生已过六旬高龄,身材消瘦,手中提着个鸟笼,笼中饲养着一只叫不上来名字的黄色小鸟,他算命主要靠的就是黄鸟衔牌。   黄鸟衔牌就是将48张生肖牌(每种生肖各四张,代表春夏秋冬)利用有灵性的黄鸟衔出与你属性相关的生肖牌,然后推算命理,周先生靠这一手能力也算是小有名气。   在张云江介绍完毕之后,我爸就请周先生到内屋为我查看病情,此时,我全身包裹着棉被被平放在炕头,奄奄一息。   周先生叫我妈打开我身上的棉被,我妈照做,当周先生看到我身上的状况之时,当即摘掉了那副黑色小眼镜,对着我仔细的端详起来。   此番情景我爸妈早就习以为常,因为每个先生来了之后都是对着我身上的青紫二色仔细查看,有的说我赐你灵符一道贴于房门,三日之内即可见效,我爸照做却无效果,有的开始做法,嘴里嘟嘟囔囔跟跳大神似的,然后就说明日就好,待我爸给了他们钱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乡张云江不是第一次看见我的情况,但此番见到仍然不禁向后退出几步,浑身打起冷颤,我爸妈也不怪他,想必任谁看了这种模样的孩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要说这周先生与别的先生倒也有不同之处,以往的先生都是看了几眼,最多超不过三分钟就给出了结论,可他却足足观看了将近半个小时,这倒是让我爸妈以及身后张云江都感到好奇。   突然间,周先生将眼镜放于一边,拍着大腿喊道:“壮哉,壮哉,我就说这青龙抱穴之局中出生的孩子定不会是凡人。”   我爸妈一听这话,顿感不对,周先生这话明显跟其他先生区别很大,莫不是他真有办法解决我家娃儿的病情?于是,我爸急忙上前,说周先生啊,听您的意思,可是有办法治好小儿的病症?   周先生继续笑,说此子乃上天赐予你老韩家的宝贝,此番能与我相识,也是有天大的机缘,你放心,就算千难万难,我也定要帮上一帮。   一旁的我妈这些天本来就压抑的不行,一听说我的生命有了希望,立马就给周先生跪下了,大哭着求周先生帮忙,我爸也是老泪纵横,紧紧拉着周先生的手,说望先生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儿,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周先生急忙把我妈扶了起来,说万不可如此,你这岂不是折我的阳寿吗,既然我今天有缘到此,你家小儿的事我定不会坐视不管,你们且放心,我先跟你们说明这其中原由。   张云江知趣,见周先生要与我爸妈商议事情就起身告辞了,张云江走后,周先生就对我爸妈说:“经过我刚才的一番观察,你家小儿乃是天宫正神转世,这种正神若是投胎与凡人身上,那么此人就是天生的先生命。”   我妈疑惑,问周先生说:“啥叫天生的先生命啊?”   周先生答道:“天生先生命就是从出生起就注定与阴阳二间之事拥有莫大牵连,一生必然要行阴阳之事,若是你们强行引他走向别路,那么此子必将早亡。”   此时的我爸妈哪里还管得了以后的事,眼下能将我救活下来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了,于是,我爸就说:“若是先生能将救我儿子,先生叫我怎样我就怎样。”   说到这里,我爸又疑惑问向周先生,说我儿子若是如您所说这般天神转世,那为什么身上为什么会又青又紫的?差点连命都活不成了?   周先生一摆手,说非也,此青紫二色按照道家理念来说,名曰二鬼把门,拥有先生命格之人,从转世之日起,地府中就会派出二鬼来正其道,护其身,也就是所谓的一鬼开路一鬼护身,这青紫二色乃是二鬼正在保护你家小儿。   我爸妈大惊,我爸就问周先生说:“既然如此,那我家小儿为什么还会出现此般状况呢?”

我回魂后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回魂后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只有想不到!今年被这些春联刷屏了,最奇葩的都在这……

    贴春联是春节重要的习俗之一我们从小熟悉的春联画风一般是这样的然而今年这些春联刷屏了1学霸的春联,我们不懂这是南京林业大学2017级环境工程专业学生卞正的杰作巧用化学元素周期表写了这副谐音对联“翻译”是这样的↓↓↓AgZnNaFGaHfMg(迎新纳福家和美)ReSgTcAuAsScTi(来喜得金身康泰)学中医的同学们贡献出了“荷芪生柴”这样的“神横批”音乐生专属的春联长这样这个也需要“翻译”上联:都发都发都都发下联:发啦发啦发发啦横批:发啦都发看完这些脑洞大开的春联我们只想感叹一句:这年头要是没点

  • 王京忠——用公益善举诠释着“爱心情怀”

    从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光芒四射到美中不足,可谓是异彩纷呈!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大氛围下,我们看到众多富有爱心情怀的人士正慢慢地撑起公益事业的另一片蓝天。其实,公益事业不仅是金钱上的付出,更重要的是用实际行动来践行公益善举。但是,中国公益之路漫漫长远,且不易。真正能把公益善举作为自己终身事业的人却寥寥无几。在京城一些或大或小的慈善活动上都有他的身影,他热衷于公益慈善事业。他在自己的漫长岁月里把对公益慈善事业的激情挥洒得淋漓尽致。他是一个想要在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地方静静流芳、润物无声的人。他时时刻刻都在

  • ”哥哥你好,我来给您拜年啦!

    “哥哥你好,我来给您拜年啦!”2月16日,库尔班·买买提拎着水果和牛奶来给他的结对亲戚阿拉山口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涛拜年。今年24岁的库尔班是和田地区皮山县农民,2017年6月,得益于自治区农业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政策,他成为阿拉山口市环卫局的一名环卫工。“阿拉山口好,我的亲戚更好。”聊天中,这是库尔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在来阿拉山口市之前,库尔班是靠打零工为生,收入一直不稳定,现在每月有2000元的固定收入,这让他对未来的生活更加有信心。他说:“我们在这里管吃、管住,医疗有保障,还可以学习到以前从未接

  • 乡村文化展风采 扶绥王村贺新年

    炮竹声声贺新春,欢欢喜喜过春节。2月19日晚,广西扶绥县龙头乡王村的村民们自发组织迎春文艺晚会在村里的文化广场举行。晚会的演员由回乡的大中小学生、务工人员、经商人士等回家过年的本村人组成。构成一幅幅美丽和谐的乡村图景。据了解,晚会表:的节目有舞蹈、合唱、独唱、小学生舞蹈、粤剧表演、歌伴舞等30多个节目,传达美丽乡村建设、生态文明、平安乡村、迎接新春美好祝福的乡村文化气息,内容丰富,振奋人心。晚会多数费用开支由村里的经商爱心人士腾国胜先生赞助。近年来,扶绥县龙头乡王村为满足农民群众文化生活的需求,

  • 琳琅满目的海南黄花梨市场没眼力劲可真是不行哟?

    琳琅满目的海南黄花梨市场没眼力劲可真是不行哟?

  • 丛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你知道多少?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种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包括口头传统、传统表演艺术、民俗活动和礼仪与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传统手工艺技能等以及与上述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今天小编给各位粉儿们收集了丛台区的那些非遗~我们一起来看看吧!类别:传统音乐属地:邯郸市丛台区(2013年列入省级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赵奢战鼓来自丛台微视00:0005:22赵奢战鼓简介赵奢战鼓起源于战国时期的赵国,首创于赵国名将赵奢,最初为行军战鼓,每

  • 营销人员8个必备职业技能,不知道你就out了!

    如果你是一名从事营销方面的人员,我希望你能够拥有到以下8种职业技能,那么,如果具备了,相信你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赚到大钱。1.不怕辛苦首先社会化营销是一个没有假期的工作,是真正需要付出时间的,不能在正常上班时间外,付出你的精神和时间的,不用考虑。2.热情投入除了时间,就是心思。你会毫无条件的爱上你的客户,把客户视为你的伙伴吗?你紧张客户或者是品牌的策略、执行,以及结果吗?3.观察力强你的脑筋必须不停的在动,不断想着怎样可以进步,怎样可以做的更好。好的观察力才会培养好的创意,有好的创意才能为用户带来惊

  • 禁放令下安静的接财神日

    今天是接财神日,家在昆山禁放区内,这个春节过的比较安静,昨晚12点左右有一阵鞭炮声,以后基本安静。据说,为了保证禁放令真正落实下去,我市各街道社区年前就开始了大规模宣传,各小区都播放禁放令录音;春节期间,城管和街道都一直有人值班,而且加大了处罚力度。燃放烟花爆竹是我们很多活动的传统习惯,但城市由于建筑物和人口集中,的确不适合燃放烟花爆竹,合理合情的政策,大家还是支持的。接财神有很多办法,不一定就是放鞭炮,所以今年安静的接财神日,也是我们对待许多传统习惯的一个参考,如何使发展和传统共存互赢,不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