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沦陷在你的眼眸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7:57:12 来源:网络 [ ]

小说:沦陷在你的眼眸

第1章

冬末春初的阳城,阴冷潮湿,灰蒙蒙的天空低垂又厚重,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使得人心仿佛都布上一层浓郁的怎么也化不开的忧伤。无删节沦陷在你的眼眸免费阅读全文

苏静雅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头,宛如木偶般望着对面的大厦。

此刻,大厦墙壁上巨大的LED正播放着一条最新的娱乐消息:当红三栖女星郁曼卿刚从外国巡演归来,六月底将拍摄历史战争大片《王的战役》。荧幕上郁曼卿刚下飞机就被记者围堵,而荧幕下方赫然写着一排大字:著名影视歌星郁曼卿的正牌男友究竟是著名制片人周易,还是皇陵国际集团少东家皇甫御?答案今日终于揭晓——阳城第一大人物皇甫御与天后郁曼卿婚期将近。

苏静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紧紧锁住将郁曼卿搂在怀里在一群黑衣保镖护送下钻进轿车的男人身上,清幽的目光却渐渐泛起一层薄薄的雾气。

寒风肆意狂吹,卷起她垂落在耳鬓的两缕碎发,细雨迎面扑来砸在她苍白的脸颊上,竟是刺骨的冷。

而提在手里刚刚从超市购买的婴儿用品“啪~”的一声重重掉在地上,她缩着肩膀,一手护住她微微凸起的腹部,一手用力按向心口。

泛着冰冷的泪水不能遏制顺着她漂亮的小脸滑落。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她无助地望着四周,一切都那么空洞冷清,天地万物仿佛在刹那间全部失色。

“御,你真的决定娶她了吗?真的吗?”苏静雅泪流满面地自言自语。

虽然她早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在他将她丢在冰冷宽阔的别墅自生自灭开始,她就有心里准备,可是当残酷的现实赤.果.果摆在眼前,她还是心痛得无以复加。

明明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哭,不准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还是哭得像个孩子。

其实,爱上皇甫御那一刻,她就知道她的人生只剩下悲惨与荒凉,可她还是无怨无悔不要命的宛如飞蛾扑火向他奔去。

三个月前,她突然得到一则消息:皇甫御需要一个女人生孩子。推荐163shenghuo.com虽然不知道一向讨厌孩子的他,为何忽然下这个决定,但是她毅然决然决定最后一搏。

她签下一纸契约,沦为他的生子工具,却不曾想……

现在她就算有了孩子,恐怕也没办法继续留在他身边。

既然如此,那么……

静雅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LED里反复播放的男人帅气的照片,哽咽嘶哑的低低呢喃:

“御,那个时候,时间真的过得很慢,慢到我只能用一生的时间去爱你。”

“御,还记得榕树下那个秋千,还记得那个喜欢烦着你荡秋千的小女孩吗?”

“御,我有句话一直想要告诉你: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的惊喜,从小到大,我最爱的人一直是你。”

“御,如果你真的很爱很爱她,那么我愿意重回黑暗,躲在你看不见的角落……偷偷爱着你。”

“御,请允许我在心里最后一遍对你说:欢欢,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我是乐乐啊……”

……

深夜。

苏静雅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去的,她只知道自己失去他,失魂落魄的好像行尸走肉。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她刚推开大铁门,云姨便焦急迎上来。

“怎么了?”她无精打采反问。

“大少回来了,在后花园等你,你赶快去吧,别让大少久等了!”云姨催促道,推着她就向后花园走。

而苏静雅却呼吸一窒:他回来了?

恐怕是来打发她的。

掩起嘴角的嘲弄,心痛一笑,她对云姨说:“你先去休息,我自己过去。”

“好!”云姨连连点头。

苏静雅深吸几口气,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最后鼓足一百二十分勇气走向后花园。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该来的,终究要来,她除了坦然面对,已经别无选择了。

然,她刚入后花园便听到:“杀!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

漆黑的夜,她躲在角落听着他发布淡漠却决绝的命令,无法抑制地瑟瑟发抖,而原因居然是……

一个月后。

皇甫帝国集团(皇陵帝国集团),在春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是全球第一的跨国集团,资金雄厚的无人能及,其子公司、分公司遍布全球,各国皆有公司链接,而与皇甫帝国集团并驾齐驱的企业——黑幕帝国,它的最高执行者,与皇甫集团最高统治者,关系匪浅,只是黑幕集团的幕后统治者,至今仍然是个谜。

而皇甫集团最高统治者,皇甫御,金融界的佼佼者,年仅27岁就连续三年都登上福布斯财富榜榜首的位置,身价亿万。他邪魅诡异,冷酷暴戾,手段狠辣,却长得俊美如斯,就算嗜血恐怖,也有无数的千金名媛竞相追逐,只为被他瞧一眼。

只是,他却厌恶每一个想靠近他的女人,但凡不怕死想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下场只有……

而众所周知的秘密是:皇甫御深爱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

……

辽阔宽广的奢华别墅内。163生活网

超大的跆拳室里,二十名容貌出众的女佣手捧毛巾、红酒、香茗等等用具,毕恭毕敬整整齐齐站在台子一侧,每个人圆溜溜的大眼扑闪着期待的光芒直勾勾望着入口。

不一会儿,一具身材高大修长的身影赫然出现,她们见了,立即惊慌却是红着小脸垂下脑袋。

齐声喊道:“御少!!”

皇甫御面无表情,甩了甩飘逸的短发,将披在身上的大毛巾一扯,随手扔在一旁,下一刻快如猎豹般敏捷的身躯钻入台子,带着势不可挡的摄人心魄的凛冽霸气。

砰——啪——

啪——

叭——

拳脚与沙袋撞击的剧烈声响在跆拳室嘹亮与拨人心弦地响起。

所有女佣不能自控的偷偷抬起眼皮去瞄台子中央,此刻练拳击正练习得聚精会神的男人。

做佣人这一行的人,尤其是女人,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想来皇甫家工作的。

工资高是原因之一,之二是:皇甫家虽然占地广阔,但是佣人众多,分摊下来的工作量比较小。之三是:她们有个独特的福利,那就是男色。

第2章

“御少,你这是?”女人愕然询问,带着失落,带每周,皇甫御除了狙击不让她们靠近,游泳、拳击、剑击、高尔夫等等娱乐锻炼,她们都会在旁边伺候,不仅能偷偷欣赏皇甫御帅气迷人的俊脸,偶尔还能看到他完美足够媲美模特让所有女人喷鼻血的黄金比例身材。

练习半个小时,皇甫御赤修长的上身布上一层汗水。

他那比模特更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足足有188公分。白色的灯光下,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上,晶莹的水珠顺着他饱满而充满力量与爆发力的肌肉蜿蜒滴落,再往下是一条军用迷彩裤,脚踩特制皮靴,整个人意气风发,散发出一种迫人的凛冽,以及……让女人砰然心跳的魅力。

男人长得异常俊美邪魅。

飘逸的黑发被汗水打湿,几缕帖在完美的额头上;深邃犀利的黑眸;高挺立体的鼻梁;微微抿着完美弧度的薄薄。

五官拼凑在一起,精致得好似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

又练习了一会儿,跆拳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笔挺男人快步走到台前,低声喊道:“三哥!”

皇甫御几记辛辣的左右勾拳后,喘着大气停下,快速钻出台子。

“御少,毛巾!”拳击台一侧的女佣见了,赶忙上前递上毛巾。

抓过毛巾,皇甫御帅气擦干汗水,随即往地上一扔,直直坐在椅子上。

旁边端着红酒的女佣,秀眉一跳,目光在手中的红酒一转,咬着嘴角,小步走向皇甫御,却在弯腰放红酒的时候,故意脚底一滑,她整个人都倒在皇甫御怀里,殷红的酒,全数洒在皇甫御的肌肤上。

“御少,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给您……弄干净!”女佣心慌的支起身,张开小嘴就要触到皇甫御身上的红酒。

然而,下一刻,只觉下巴一痛,修长有力的指尖,毫不客气掐住她下颚,小女佣痛得泪水在眼眶打转。

楚楚可怜呢喃了句:“御少……”

一旁站着的女佣,纷纷惊悚的盯着那胆大包天的女人:难道她不知道,御少最讨厌女人主动献殷勤吗?居然还……故意倒在御少怀里……

皇甫御幽深的黑眸紧锁她巴掌大小的陌生脸庞,半晌,抬起她的下颚。

女佣美眸含泪,怔愣地望着他。

危险眯起黑眸,皇甫御撤回手,毫不客气将她推出怀抱,冷漠不屑地吩咐一旁的管家:“带下去,处理干净,然后送到兰坊三楼主卧。”

管家闻言,立即恭敬地颔首:“是,大少。”

言毕,他抬手示意身旁的保镖,将女佣带走。

让她女佣像是得到天大的恩泽,欣喜若狂羞答答退下。

所有入别院的人,恐怕都知晓:想要成为皇甫家族女主人,兰坊,是第一步。

皇甫御轻蔑瞄了眼消失在跆拳室的女人,随即看向一旁的男人,淡淡地询问:“如何?”

赵毅上前,恭敬回答:“三哥,那个女人抓到了!”

闻言,皇甫御刚握上女佣递上来的红酒杯的手指一紧,漆黑的眼底骤然迸射着浓浓的阴戾寒光……

兰坊三楼宽阔奢华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推开。

皇甫御穿着黑色浴袍走了进来,刚洗过澡,黑色碎发还滴着水。

刚进去,他便瞅见女佣穿着薄纱睡衣,身子微侧,仪态动人,。

皇甫御嘴角边浮出冷笑,转身走到酒柜前倒了杯红酒,一饮而尽。

皇甫御不屑轻蔑笑着:“想要与我皇甫御发生关系的女人,下场都是这个。怎么?其他女人都能接受的事情,堂堂副市长千金却无法接受?在我的地盘玩游戏,就要遵循我的游戏规则!”

皇甫御侮辱的话语,使得女人小脸白了白,觑见他眼底冷意与嘲弄,毕竟是千金小姐,哪里受得了这待遇?清澈的美眸立即泛起怒意。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居然还找其他男人侮辱我?”

皇甫御当着她的面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侮辱?谈不上,因为你还不够资格!顶多是想看看,你究竟有多不要脸。”

“你——”女人因为羞愤,小脸憋得通红,“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皇甫御冷眼瞥着她,阴冷的语气依旧淡然:“后悔?我等着,顺便滚回去告诉你父亲,想要升为市长,就光明正大用实力竞争,别在我面前耍手段妄图利用我帮他登上高位。”

“我爸,一定会升职成市长。我告诉你皇甫御,等我爸当上市长,我一定让他第一个收拾你!”俗话说百姓不与官斗,今日在这里收到的委屈,她,陈静仪总有一天双倍还上。

陈静仪起身,打算抓起衣服离开,谁知脚尖刚一着地,钻心的疼痛从身下传来,她双脚一抖,直接狼狈跌倒在地毯上。

第3章

“高雄,陈小姐已经被你搞得受不了了,没看见她摔倒了无法回去吗?”皇甫御云淡风轻地坐在沙发上,满脸戏谑,却恶狠狠地说,“还不赶快把她给我扔出去?”

“是,大少!”被称为高雄的魁梧男人,面无表情上前架着陈静仪的胳臂就将她拖出房间。

陈静仪满脸铁青与羞愤,在离开房间的刹那,她疯狂地咆哮:

“皇甫御,你个王八蛋孬.种,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皇甫御,我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

悲愤又绝望的谩骂在别墅回荡,皇甫御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闲适地喝着红酒。

高雄刚把陈静仪拖出去,赵毅便走了进来,颇担心地说:“三哥,这样得罪副市长,会不会不太好?”

皇甫御不屑冷冷一笑:“陈振飞,在我眼里就是个废物,找个机会把他从副市长的位置拖下来,安插上我们的人,然后暗暗废了。还有……”

皇甫御顿了顿,幽深的眸底狡黠之光隐隐一闪,他继续说:“打电话给市长,让他帮我查查,十七年前‘金三.角会议’有谁参与。三天之内我要名单。”

“三哥,你准备动手了?”赵毅皱紧眉心。

皇甫御点头:“十年的养精蓄锐,我的确该为我惨死的父母报仇了!”

“我马上去准备!”赵毅见皇甫御眼底流露的寒意,下意识地轻颤一下,他转身打算离开,可突然想到了什么。

皇甫御看着赵毅犹豫的模样,剑眉微蹙,道:“还有什么事?”

赵毅犹豫挣扎良久,最后鼓足勇气说:“三哥,我想谈谈苏静雅小姐,她现在怀着孩子,关在阴冷的暗室,会不会不太好?”

“所以呢?”

“我想让三哥换个地方。”

“然后呢?”

然后呢?赵毅错愕抬头望着皇甫御,不知他弦外之音是什么。

皇甫御噙着深不可测的笑意望着赵毅,挑了挑完美好看的眉锋,意有所指地问道:“你喜欢上那女人了?”

赵毅刚看着皇甫御嘴角浮出的诡异笑容,脸色吓得一白,他慌张摇头,再也不敢多管闲事,“唰~”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皇甫御修长素净的手指拿着着高脚杯,轻晃着里面殷红的液体,低低呢喃道:“苏静雅?孩子?”

那女人果然不简单,短短几天时间,居然将他最得力的心腹给收买了。

他真的要好好想想,究竟应该怎样……惩罚她呢?

四月的阳光,明亮,温暖,却灼伤了刚从暗室迈出来的苏静雅。

她站在大铁门前,一动不动。

五天四夜,暗无天日的暗室,对她来说仿佛是掉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无边的绝望与阴冷好似渗入血液里的氧气,如影随形紧紧包裹着她,甩不开扔不掉,如同梦魇般死死围绕着她。

她知道,一个月前突然消失逃亡想要逃离他掌控范围的行为,彻底激怒了那个男人,可是……面对他的惩罚、他的不削、他的冰冷、他的残酷,她从来没有恨过他,哪怕他没办法守住小时候对她的承诺,她也不怪他。

因为爱他,深爱着他,所以可以原谅包容他的一切。

即便他要娶其他女人了。

不过,既然他已经移情别恋,无法再分一毫克的爱与怜惜给她,为什么不愿意放她一条生路?不愿意给孩子一条活路?

苏静雅站在暖融融的阳光下,努力扬起憔悴苍白的小脸,竭尽全力映照在太阳下,让炙光驱除浸入骨血的阴冷。

可是身上的寒冷容易驱赶,但她那颗千疮百孔快要冻结成冰的心呢?

赵毅站在一旁,看着明明都怀孕四个月了,却显得愈发单薄清瘦的女人,心里翻滚着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因为身份的特殊,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女人有感情,更何况眼前,还是皇甫御的女人。

赵毅抿着嘴角,一言不发望着苏静雅:脏乱却乌黑的长发下,一张毫无血色历经沧桑巴掌大的小脸,镌刻着仿佛永远都无法消除的哀愁与凄厉,瘦小的身子在冷风中显得脆弱不堪,似乎只要吹大一点的风,这女人就会被吹走。

他,从来不是个多管闲事和有爱心的女人,可是苏静雅却能轻易挑起他隐藏于冷漠心脏最深处的怜悯。

“苏小姐,我们还是赶快去皇陵吧,如果逾时太久,我担心三哥他……”赵毅见苏静雅只穿着薄薄的单衣,虽然现在已经入春,却依旧寒冷,他解下下自己的西装,犹豫了下最后把衣服披在她身上。

苏静雅被他的动作吓了跳,惊恐地抬头望着他。

赵毅微微一笑:“走吧,去车上就不冷了。”

只是很平常的关心罢了,可是这一刻苏静雅却悲凉得想要大哭大叫:如果皇甫御对她,能有他百分之一好,她就死而无憾了。

可是,她知道皇甫御对她的好,已经成为过去式,成为历史,随同天际最遥远的云层,早该消失殚尽。

她苍白一笑,迈开步伐想要跟上前。谁知,她脚步还未动,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她吃痛地捂着肚子缓缓蹲身。

赵毅担心上前搀扶,焦急地问道:“苏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肚子突然好痛,你送我去医院好不好?”苏静雅死死抓住他的衣袖,哀求道。

“可是三哥那边……”赵毅十分为难,想到皇甫御之前的命令:两个小时之内,就算死,也要把那女人给我带皇陵来!

“赵先生,求你送我去医院,我肚子真的好痛,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你……”苏静雅一手捂着肚子,流着眼泪强撑着身上最后一丝力气跪下去。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这是好不容易才让他施舍给她。

赵毅见苏静雅苍白如纸的小脸布上冷汗,他深呼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拨打皇甫御手机。

电话刚一接通,他便慌张大声说:“三哥,苏小姐突然肚子痛,我可不可以先送她去医院,等稳定了再送皇陵?”

电话那头是无尽沉默,赵毅急迫大喊:“三哥,你有没有在听?”

“喂,三哥?”

“三哥……”

……

赵毅吼破嗓子也没人回复,刚要挂断电话,想要将苏静雅送去医院,谁知那头却传出一个平静冷漠的声音:“二十分钟!送不到,你就别回来了!”

第4章

啪——!!

高级病房的厚实木门被人一脚踹开,刚刚陷入昏睡的苏静雅猛然惊醒,惶恐的望向门口。而守在她身侧前的赵毅,也急速抬头看去……

只见一群穿着黑色西装,黑色领带,黑色皮鞋的保镖面容冷峻,步伐急促,犹如海啸一般,浩荡的走进病房。

赵毅拧紧剑眉,看着保镖心口的衣襟上绣着血红的火焰,他幽深的眼眸一沉,目光落在最后步入病房的男人身上,他惊慌站起身,快步迎上去。

“三哥?!”

可是不容他靠近,赵毅只觉眼前寒光一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心口顿时传来一阵剧痛,他捂着伤处“噗通”一声单膝跪下。缓慢垂下眼帘,只见……一枚红色飞镖深深插在他心口处,而飞镖的翼尾像极了一把正在燃烧的熊熊火焰,几乎要将他烧成灰烬。

鲜血顺着指缝滴在地上,他抬起头望着皇甫御,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未听从皇甫御的命令将苏静雅送往皇陵,而是送到医院,他忤逆了他,所以甘愿接受惩罚。

但是他没想到皇甫御居然动用“赤焰”,要知道赤焰可是……

皇甫御面无表情瞟了眼赵毅,深邃的黑眸全是足够令空气冷冻结冰的寒光,随即他慢慢将眸光投向早已吓傻的女人身上。

迈开修长的腿,皇甫御款步走近,狭长的美眸俯视着她的脸,漆黑的瞳孔如万丈深渊,让人看上一眼,就眩晕于它无底的深度,而他俊逸的脸庞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冷!

这是一个月来,苏静雅第一次见到他,她的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剧烈,好似要蹦出来了。

心跳不是心动,而是——畏惧与害怕。

她不得不承认,皇甫御是个令人心惊胆颤的男人,不管是发怒,还是平静,他周身都会产生一股无形的巨大压迫,震慑得每个人心甘情愿臣服于他脚下。

“两条路,要么拿掉孩子,要么马上——死!”他冰冷阴霾的声音骤然响起,苏静雅浑身一震,惶恐地抬头望着他。

呆愣片刻,她拼命摇头:“御,求你不要拿掉孩子,只要你不拿掉孩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滚得远远的,再也不招惹你了,这辈子都不出现在你眼前,污染你的眼睛。”

皇甫御不屑冷嗤:“一辈子都不出现在我面前,污染我的眼睛?”

“嗯嗯!”苏静雅拼命点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庞滑落,一颗颗砸在雪白的被子上,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着痕迹。

皇甫御帅气挑眉,完美的嘴角也扬起迷人的弧度,他点了点头:“一辈子都不出现,这的确是我想的。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那么……我成全你如何?”

苏静雅闻言,不敢相信的抬头望着皇甫御。他愿意放她走?真的吗?

欣喜的想要下来表示感谢,然后有多远就逃多远。谁知她掀开被角,眼前一花,紧接着呼吸一窒,脖子像狠锢着一条毒蛇。

皇甫御大力掐住她,双目血红,咬牙切齿低吼:“苏静雅,如果我是你,早在你做出那件事情后,就选择跳楼自尽了,既然你无耻的如此想活,那么……我就让你每天都活在地狱,生、不、如、死!”

话音刚落,皇甫御没有丝毫怜惜,一把拖她下,粗鲁冷凛地拽着她就往外走……

没有丝毫心里准备,突然被皇甫御狠厉拖下,苏静雅整个人“咚~”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膝盖和手肘磕在冰冷的地板上,钻心的疼痛便飞速传遍她全身每个细胞,直逼她伤痕累累的心脏。

腾出一只手,她小心翼翼护住自己的腹部,一手抓住皇甫御揪着她衣服的手,嗓音哭得沙哑地大声喊道:“御,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御——!!”

“御,放开我,求你放开我!”

“我肚子痛,御——!!”

“三哥,三哥!!”赵毅被皇甫御阴霾恐怖的模样吓着了,顾不得自己的伤口还在流血,他踉跄追上去,拦住皇甫御的去路。

“三哥,你不可以这样对静雅,她刚动了胎气,你再这样,孩子会保不住的!”

“静雅?”皇甫御冷冷一笑,下一刻犀利冰冷的目光犹如利剑般狠狠射过去,“称呼还真亲切。不过赵毅,身为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你眼光怎么这么烂?如此下作的女人,你也看得上?”

赵毅清晰地捕捉到皇甫御可怕的眼神,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让道,可是,他双脚好似被钉子订在地上,任凭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迈开哪怕一步。

“三哥,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我觉得……”

“闭嘴,滚开——”皇甫御雷霆万钧大呵一声,整栋房子都剧烈摇晃,冷声警告,“只有三秒钟的时间,你恐怕比谁都清楚,激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静雅?她……”

“你们那群废物杵那里做什么?把赵毅给我拖回去,严刑伺候!”皇甫御冲着身后的保镖冷声吼道,玄黑的眸子愈发幽深阴鹜,“如果弄不回去,我会让你们一个个死无全尸!”

听了皇甫御的话,保镖们通通吓得面如死灰,呆愣三秒上前制服赵毅,不顾他的挣扎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架走。

“三哥,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三哥,我求你别这样!!”

“三哥!!”

赵毅拼命挣扎,额角青筋突兀,眼睁睁看着苏静雅不知体力耗尽,还是吓傻了,她纤细的身子一点点倒下去,他几乎快要发疯发狂。只不过,他没那个能力与皇甫御对抗,毫无悬念被带走。

皇甫御冷瞄了眼马上就要不行了的女人,他嘲弄的勾了勾嘴角,拖着她继续走向走廊的尽头。

刚过去,手术室的门立即开了,一大群医生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皇甫御脸色不佳,不耐烦地命令道:“马上手术,孩子拿掉,子.宫切掉!”

他冷酷无情的言语,像晴天霹雳,“轰”的一声在她脑中炸开,良久猛然惊醒过来,抱住皇甫御的腿,惶恐的哭着乞求:“御,不要拿掉我的孩子,我求你不要让我进手术室,我给你磕头,求你不要对我这么狠心!”

皇甫御一脚踹开她,嘲讽的一笑:“求我不要这么狠心?苏静雅,当初你狠心对她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不要那么狠心?你当初害她变成什么样子,我今天就要把你变成什么样子!”

转而,皇甫御冲着医生呵斥道:“把她拖进去,记住,能搞多残废就给我搞多残废,如果残废得让我不满意,我就会让你们变成残废!”

他的声音,低沉而阴霾,携带着一股可怕的阴寒冷风,仿佛他刚从地狱袭来一样。

“是是是!”医生护士们吓得瑟瑟发抖,连忙上前想要把这倒霉的女人抬进手术室。

可是……

沦陷在你的眼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沦陷在你的眼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春光乍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春光乍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春光乍泄目录预览:记001不堪的初遇记002当年的偶像,现在的流氓记001不堪的初遇我叫戈薇,这是我的花名,我是80末生人,出生于黄浦江畔,但我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其实也只停留在十七岁之前。我是一名T台模特,平时也兼职私人伴游,也就是给那些富商官绅聚会时捧场的“宴客”。当然也有人直接陪睡的,像誉满全国的海天盛筵,就不乏我们工作室里的“高台”模特。我十七岁那年,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陪着他,隐瞒了父母,坐上距离故土整整一千多公里地的长途火车,就这样

  • 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你,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野种第1章怀孕“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她怀孕了。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想找自己的丈夫分享这个喜悦。不过顾逸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001章上门挑衅第002章当着正牌秀恩爱第001章上门挑衅“安小姐,我不想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吧,唐总喜欢的人是我。你占着夫人的名号也没什么用。反倒会让唐总为难。识相的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趁年轻还能再找一个人凑合着过日子。”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配合着精心打造的发型,说不出的艳丽夺目。也难怪会成为SJ捧出来的又一届新人嫩模。而与之相对比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安好景。二十三的年龄打扮看着却像是三

  • 谁寄锦书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谁寄锦书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第二章:妈,您女婿出轨了,还是和兄弟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的。我叫苏淼淼,今年24岁。长相一般,家庭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我的老公陈一鸣,是同公司的销售经理。我们是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见面都觉得彼此不错,一切水到渠成,认识一年,我们便扯证结婚。由于工作的原因,新婚第二天,一鸣便开始出差了。那天晚上,是他回来的日子。我提前一个小时就

  • 爱恨一线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恨一线牵目录预览:第1章:失败的婚姻第2章:被拽到酒吧第1章:失败的婚姻九月,一年当中最后一个让人闷热的秋老虎。装修风格严谨的办公室里面,空调温度打的并不是特别的低,但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宋楚然却从心头凉到了脚底。一身橘色的套裙将她那张苍白的脸衬托的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精致的小脸上,除了眉头微微拧在一起,就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心口有个地方堵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低头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些照片,沉默了好久,才抬起头问站在桌子前面的助理:“这件事情,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第2章一场征服,一场凌虐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痛!当撕心裂肺的疼痛贯穿身体的那一刻,洛璃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可是却被身上驰骋的男人给紧紧地扣住了四肢。没有小说里写的任何欢愉的感觉,除了痛还是痛。身体痛,心更痛!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滑落,在男人的喘息中悄然的消失在鬓角的发丝之中。终于还是把自己给卖了。洛璃看着上面的天花板心里苦笑着。如果妈妈知道她是靠着这样的方式得来她的医药费,估计会自寻

  • 闪婚总裁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闪婚总裁霸道宠目录预览: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第2章解除婚约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啊——”颜岚刚睡醒就看到了面前男人英俊的脸,生生地把尖叫声扼在喉头。这,这是怎么回事?颜岚敲了敲自己的头,昨夜的影像仿佛电影倒带一般在她的眼前闪过,婚礼前夕,发现奸、情,夜奔离家,街边买醉……喝多的她走到马路中间,差点被男人的车撞了。男人见她没什么大碍,就准备离开,但她色心大起,一把抓住他,威胁他,只要他陪她睡一晚,肇事逃逸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两人拉拉扯扯,最后去了酒店。颜岚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目录预览: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第2章特殊服务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楚楚,撤。”随着耳畔麦克风一声怒吼,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猫着身子,一闪躲进了旁边的玄关,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犹豫。该死的!安楚楚屏住了呼吸,顷刻,包厢里头传来了暴虐的怒喝——“刚刚那个妞儿是条子?x的,给老子追!”“糟糕……”安楚楚轻咬贝齿,这眼底满是不甘,就差一步,只要一步就能够抓住这一条大鱼,但是现在,愤恨的对着墙壁捶了一拳,拔腿就跑。她叫安楚楚,胸有大志想要做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