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冷情帝王的宠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8:31: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冷情帝王的宠妃

第1章 魂穿千年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吼,火火火!”韩静云哼着歌兴高采烈的就往学校外面冲,今儿个领了第一笔奖学金,甭说有多高兴了。推荐163shenghuo.com自家老姐听到自己有了笔小钱,立马压榨她,叫她请客吃饭。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天边就黑压压的一片,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还没等韩静云缓过神来,老天爷就很不给面子的下起了大雨。她真的是无语问苍天了,有必要在别人兴奋的时候泼一头冷水么?赶紧拦了辆出租车,便要往跟老姐的约定处赶去。

出租车司机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连着几个大转弯让韩静云是心惊肉跳的。韩静云连忙出口提醒道:“师傅,我虽然很赶时间,但是也没有这么赶,你不用玩漂移吧,慢慢看。”

司机有点不好意思,回过头抱歉的看了韩静云一眼:“昨晚打牌到太晚,所以有点没精神呀,小姑娘你别担心,我这好歹也开了将近二十年的车了,你放心没事的。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可是下一秒韩静云眼睛就睁得老大!

司机大叔,你可不可以不要转头啊!你说的没事啊!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车子会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啊?这要撞上了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么?

耳边传来巨响,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韩静云心里真的是一万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啊,她才18岁,正当芳华,就这样死了么..........真不甘心呐!

与此同此,坐在青田咖啡馆的姐姐韩青雅拿着咖啡杯的手突然剧烈的抖了一下,咖啡洒落在干净的白裙子上。她皱起好看的眉,为什么自己的心突然这么的不安,难道是静云那丫头出了什么事?应该是自己多想了吧,十分钟前她们还通了电话,那丫头还乐颠颠的赶来。也许是这些天的工作太忙了,看了过些日子也该请求调休了。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落着,韩青雅站在玻璃窗前望着窗外的风景,那灰色的天空,却越发让她的心情沉重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偌大的山谷中,因为这雨声格外的空灵。天空的阴霾渐渐散去,只见在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旁,趴着一个奇装异服的女子,她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呀!”一群乌鸦从树林里飞出。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女子便是韩静云,她缓缓睁开双眼,全身骨头就像是散掉一样。她警惕的打探着这陌生的环境,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出租车上,然后发生车祸了的啊,现在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没人的山谷里。而且根据这里的环境,以及空气质量来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被称为“雾都”的北京啊!这是在逗她玩呢,难道是她死亡的方式不对?

可是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有人的地方啊!不然她可不想留在这深山老林当野人。她沿着溪流的方向走去,又冷又饿,还好雨势有稍微小一点。此刻,韩静云无比怀念这香喷喷的鸡腿,牛肉拌饭,圣代冰淇林..........咽了咽口水,只能暗暗给自己鼓劲,等她出去了就可以买东西吃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在走到一片林子的时候,有听到人的声音。版权163shenghuo.com

她躲在一棵树后,偷偷打探着情况。眼前的这两个人真的是........难道她误入了什么片场?那两个男子,一个玄色衣衫,一个白色衣衫,这是黑白无常么?韩静云内心小小YY了一下。虽然只是看到背影,但是两个人的身材都是男神级别的诶,如果是在拍戏,那就是明星了,没准还可以上去要张签名照。

可是,她四处打量了,却没有看见任何摄像头。

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难不成,她,韩静云,穿越了?

那两个男子突然说话了。玄色衣衫的道:“哥,你真的要娶方家小姐为妻么?”白色衣衫的似乎很不愿意,但是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可是,爹娘那边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

白色衣衫的也低下头:“我竟不知哥有一天也会遇到烦心事。163生活网

“人生在世,哪能件件如意呢,子寒,哥只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自己中意的姑娘。”玄色衣衫的拍了拍被称作子寒的男子的肩膀:“好了,这天也快要黑了,咱们也得回去了。”

眼见着两个人要走了,韩静云也急了,这要是天黑了,她走不出去,没准就被这山里面的豺狼野兽给吃的渣渣都不剩了。连忙跟着这一对兄弟。

可是还没走几步,一把剑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是那个白色衣衫的子寒,他冷眼望着韩静云:“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

韩静云看着面前的男子,一瞬间愣住了。翩翩绝世佳公子,玉人无双,便是指的他吧。原文163shenghuo.com这样的好看,迷人的桃花眼,紧抿的薄唇,还有长长如扇子的睫毛。

“我.......我.......”她结结巴巴,感到脑子一阵发热,腿一软,便晕过去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看着瘫倒在自己怀中的奇怪女子,穆子寒无奈的望向自己的兄长穆子辰。穆子辰沉思了一回:“子寒,还是先把她带回去吧,你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能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看来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嗯。”第一次抱着女子,穆子寒怪不自在的。平日里很反感女子的触碰,今天却出奇的对这女子不是那么抗拒。

穆子寒抱着她,看着她安详的睡颜,却觉得这女子是这样的面熟,就像是多年前曾经见过一般。

第2章 意外获救

“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韩静云坐在床上,一脸纳闷的望着这再一次陌生的环境。她不是在原始大森林么,谁能告诉她,怎么晕了一回再醒来,就出现在一间古色古香干净典雅的房间里?难道她又穿越了?

“吱呀”房门开了,进来一个小丫鬟,手上拿着冒着热气的清粥和小菜。见韩静云已经醒过来,轻轻一笑:“小姐,你醒了,肯定饿了吧,快点吃点东西吧。”

韩静云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肚子早已经饿的天翻地覆了,连忙端起碗就开吃。一旁的小丫鬟被她的吃相惊住了,一个劲儿的劝她慢点吃别噎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又是谁?”

“这里是穆府,我是大少爷派过来照顾小姐你的丫鬟小翠。”她小心翼翼的说着:“小姐,你吃过后,等小翠给你梳洗一番,去见大少爷吧。”

“穆府?我怎么会在这里,真是奇怪。”她喃喃自语道。小翠解释道:“其实小翠也不是很清楚,是昨天傍晚,二少爷将湿漉漉的小姐抱回来的。就交代小翠要好好照顾小姐,小姐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不过大夫说小姐没事,就是受了点风寒。”

“哦这样,这么说,昨天那个美成妖孽的男子,是你们的二少爷了?他是不是叫什么子寒的对吧?”

“嗯,二少爷名唤穆子寒,大少爷名唤穆子辰。”

吃饱喝足后,心灵手巧的小翠给韩静云好好打扮了一番。看着昏黄的铜镜中模模糊糊的人像,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娇俏可人的样子。一身鹅黄色的襦裙,翠绿色的腰带,再加上青白色的绣花小鞋,韩静云就像是来了个大改造,从野蛮的丫头变成了端庄大方的闺阁小姐。

在小翠的带领下,韩静云来到了正厅。

坐在正厅的穆子辰正在算账,穆子寒却不在大厅。见韩静云来了,开口道:“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好多了,多谢少爷的相救。”韩静云浅浅的点头。穆子辰也长得很不错,一副儒雅的书生模样,文质彬彬,少了穆子寒的惊艳,却多了一份稳重成熟。韩静云心里偷偷的想,要是老姐在这里,准保被穆子辰给迷住。

“不知道姑娘怎么会一个人在灵谷之中,而且........看姑娘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我们雪落国的子民。”穆子辰盯着韩静云,脸上却是云淡风轻,尽量不让她感觉到压力。

雪落国?这是个什么国家,韩静云自认为自己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还是不错的,从来没听过有一个叫什么雪落国的啊。但是为了不让穆子辰把自己当做疯子给丢出去,她只好撒个善意的谎言了:“嗯,我的确不是雪落国人氏,我叫韩静云,我是雪落国边境处的一个小村庄的人,但是因为家里出了变故,我被恶人绑架,拼死逃出来,也不怎么的就在灵谷迷路了。好在遇到了大少爷和二少爷出手相救,不至于让我惨死在山谷之中。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穆子辰皱着眉头,半晌才出声:“既是这样,那么姑娘先在穆府安心住下........”

“不,不用麻烦,我不想太过打扰你们。”

“何来打扰之说,韩姑娘你无依无靠,一个人流落到了雪落国,既然被子辰碰到,也是缘分,就先安心住下,再做打算把。”

本来韩静云就是客套的推辞一下,现在听到穆子辰都这样说了,再不答应就是白痴。再说了,要她现在身无分文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她能去干嘛?还是先把这个国度的一切都弄清楚,再好好想想出路吧。既来之,则安之。

从小翠的嘴里,韩静云也渐渐明了这个时空的一切。她应该是到了一个架空时代,现在她身处的是雪落国。在这个大陆上,除了雪落国,还有霜翊国,雨涟国。三国鼎力,没有战争,相安无事,一片安和盛世。而穆家老爷是雪落国的尚书,而开始在穆子寒和穆子辰的对话中提到的方家小姐,是丞相的女儿方如晴,从小是跟穆子辰订了娃娃亲的。

在穆府住了几日,好吃好喝的。却再没见到穆子寒一次,话说,自从上次一面之后,韩静云就一直很期待可以再次跟美男的邂逅。在府中呆的实在无聊,韩静云就拉着小翠,兴致勃勃的要去外面逛逛。

没想到穆子辰听了,很大方的拿出了些银子给韩静云让她见到喜欢的便买。这把韩静云感动的啊,自己真的是命好啊,穿越可以碰到这样的好人!

走在喧闹的大街上,这古代的街上真的是特别的热闹,在韩静云的眼中,每件东西都输那么的新奇。小翠平日里也都是呆在深宅大院的,难得出来玩也显得格外的高兴,两个人一人叼着根糖葫芦,乐颠颠的东逛西瞧。走着走着,韩静云就被眼前这装修气派的阁楼给吸引了,但是这阁楼却大门紧闭着,门上高悬着牌匾“迎香阁”。这个地方,按她的直觉,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妓院吧。韩静云的眼睛放光了,可惜别人白天不营业。

小翠看着自家的小姐盯着妓院的牌匾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可吓得不轻:“小姐,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快点走开,别站在这门口,别叫人误会了去。”

韩静云努了努嘴巴,没办法,只好晚上的时候,偷偷溜出来瞧瞧热闹了。

第3章 青楼梦回

夜幕降临,韩静云鼓捣了一番,又穿上威逼利诱小翠给自己弄来的男装,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啧啧,还真不错,就是少了点杀气。眼珠子骨碌一转,主意便来了。往脸上又加了几笔,便心满意足的出门了。

当然,这么晚出去,肯定是要偷偷进行的。小翠那个胆小鬼,说什么也不肯跟她一起出来,没办法,她只好唬住她不让她告状,自己偷偷从无意中发现的密道出来了。说是密道,其实就是后院的.......呃——狗洞!

大丈夫能屈能伸,韩静云的身子又蛮小巧,轻而易举的便出来了。

可是她却没注意到,自己的一系列动作都被旁人看去了。

站在阁楼上的穆子辰看着男装打扮的韩静云爬出了院子,皱眉:“子寒,我觉得这韩姑娘真的是有些古怪,你跟去看看吧。”

“嗯。”穆子寒放下茶杯,便用了轻功,跟了上去。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这么大半夜的打扮的稀奇古怪的跑出去,莫不是真的是有什么阴谋?不知怎么的,他却隐隐的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而韩静云却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跟踪自己,而是满怀欣喜的向心心念念的迎香阁奔去。

华灯初上,迎香阁不像白日里的死气沉沉,到了夜里歌舞升平,一副热闹繁荣的景象。门口站着一些姿色普通的女子甩着香喷喷的帕子招揽着来客,韩静云刚到门口就被拉了进去。进了迎香阁,就像是进了一个香水瓶,里面暖香四溢,而且红灯绿酒的,暧昧的气氛在弥漫。

一个姿态妖娆的女子缓缓向韩静云走来,她里面穿着紧身的翠色衣裙,将婀娜的曲线毕露无遗,外面只是薄薄的罩了一层轻纱,这种隐隐约约雾里看花的不真实感却更加让人感到诱惑。她轻启朱唇道:“哟,这位公子瞧着面生,怕是第一次来我们迎香阁吧。”

“对啊,我这是第一次。呵呵,美人儿,把你们的妈妈叫出来呗?”韩静云嘻嘻一笑,装作风流伸手摸了一把美人儿的腰肢。哪知道美人却嗤嗤一笑:“公子见笑了,媚娘真是这迎香阁的掌柜儿。”

What?韩静云真的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本以为这么漂亮的姑娘应该是花魁啊之类的,按照电视剧里演的,老鸨不都是应该七老八十一副猥琐样子的老女人么?果然,不应该相信那些胡编乱造的电视剧,这下就糗了。

“没想到美人儿就是老鸨,真的是让本公子有点吃惊。媚娘,真是个好名字。”她扫了一眼其余的那些姑娘,都是些普普通通的样子,便问道:“我这是第一次,不知道媚娘有什么好推荐的。可不要用这些庸脂俗粉来打发我哦。”

媚娘眼瞧着韩静云的说话谈吐不俗,便娇笑道:“那是自然,咱们迎香阁别的不敢说,漂亮水灵的姑娘可是多的去,只是不知道,公子你.........”

瞧着她说话的语气,韩静云心里便知道是怎么了。放粗了声音道:“银子你别担心,我是穆家大少爷穆子辰的好友,你觉得银子会少了你么?”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媚娘的手中。要说这银子拿出来,韩静云可是肉疼的很呐,毕竟她寄人篱下,有点钱花真心不容易啊,可是在妓院这种地方,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真是作孽啊。

“穆家少爷?”媚娘心里思量了一番,收了银子娇滴滴道:“哎呀公子这话说的,不知公子你喜欢怎样的姑娘啊?”

“嗯,本公子喜欢文艺点的,素雅点的。”

“哟,公子真会挑,我们这里正好有一位姑娘,不过别人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儿,不知道公子你是否介意。”

“清倌儿,没事,本公子只是要个姑娘陪着便可。”这正中韩静云的下怀,如果真来个花倌儿,她可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便一副满意的样子由一个粗使丫鬟带着去了二楼的房间。推开房门,扑鼻的一阵清茶香气,不同于外面浓艳到有些刺鼻的香气,这里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入目的先是一层玲珑剔透的珠帘,只见帘子后面坐着一位粉白色衣裙的女子,身躯娇柔着。

她在帘子那头福了个身子,低低道:“奴家雨柔,见过公子。”

雨柔,真是个好名字。而且声音都是文文弱弱的,虽然不是很看得清她的样子,但是也能够想象出她应该是属于那种弱柳扶风类型的女子。韩静云自顾自的坐下,倒了被清茶,细细品尝起来。

“公子,可要听曲?”

“嗯,听媚娘说,你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儿,所以我今儿个来也没有啥别的指望,你就唱唱曲儿奏奏琴,陪公子我吟诗作对便可。”

“公子,你真的很不同。”

“哦?”

“别的客人虽然知道雨柔是清倌儿,可是还是会动手动脚的占奴家的便宜。像公子你这样的,真的是从未见过。公子,你慢慢品茶,雨柔这就为公子奏琴。”

得到美人这种特殊的青睐,韩静云心里还是偷偷乐了一下的。便安心的听起雨柔弹琴来。她把琴放平,先是缓了一缓,玉指开始在古琴上拨动,十分流畅。伴随着古琴,婉转而又有些哀怨的歌声缓缓流出,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音色犹如一汪清水,冷冷清清,好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引人心中放松,真是美不胜收...........

一曲罢。

清风与朗月,伴着这袅袅琴音,真的是美不胜收。雨柔站起身来道:“公子,奴家献丑了。”说着, 便掀开帘子,袅袅娉娉的走了出来。这个时候,韩静云才看到雨柔的样子,梨花一枝春带雨,真的是太符合她的名字了,那样清丽的五官,就像是一朵雨中的洁白梨花,那样令人怜爱,不忍伤害。

“公子,真的是相貌独特啊。”

“啊哈?”韩静云随着她打趣的目光看了看自己,郁闷的想,自己不就是为了更像男子,把眉毛画粗了点,还顺道的蘸上了一些假胡子么?真的有这么夸张么,为什么她自己觉着有蛮帅的诶。我站起身来,彬彬有礼的向她做了个请坐的动作,粗着嗓子道:“在下.......咳咳,便是这幅打扮,让雨柔姑娘见笑了。”

“倒真是见笑了,你是哪家贪玩的小姑娘,竟然跑到这种地方来玩了。”雨柔却突然这样说道,让韩静云倒惊了,这样就被发现了?这雨柔姑娘的眼力也太好了,还是自己的化妆技术太渣了。真的是很尴尬诶,韩静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真的有这么容易被看破么?”在得到雨柔肯定的回答之后,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纳闷:“那为什么媚娘没发现,按理说她见过那么的男子,应该是逃不过她的眼睛的啊。”

“呵呵,姑娘你真是天真,媚娘怎么可能看不出呢,只是她不拆穿罢了。毕竟你可是有银子的金主,只要有钱拿,这迎香阁的大门就为谁敞开。”雨柔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韩静云明显听出她的话中有话,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在青楼里的姑娘,谁都会有自己的心事。而雨柔现在愁的就是,哎,我现在虽是清倌儿,但是,却不能长久了,媚娘要我接客。”她苦笑道:“我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随着媚娘的意思,过上一条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的日子。”

虽然开始来到青楼,对这里很感兴趣。但是听到雨柔这样说,心里还是有点悲哀的意味,一想到这样灵动的女子要被糟蹋,真的是难堪。韩静云眨巴眼睛,问道:“那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办法........倒是有,但是,很难。”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除非我能在这次的百花会上得到第一,拿到那一千两的赏金,我就能给自己赎身了,只是,雨柔的资历尚浅,怎么能拿到第一呢。”她的周身有淡淡的忧伤,让旁人也被感染。

雨柔接着说道:“我已经决定了,虽然希望很小,我也要试试,如果不成功的话,我便.......我便......”说道后来,她的眼圈红了,有些哽咽。韩静云大吃惊:“你不会要做什么傻事吧,可别啊。”

“可是雨柔一想到会被糟蹋,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而且,我并不想让我的心上人的心中有个不干净的雨柔。”她越说越难过。韩静云只好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你要是信得过啊,那么我帮你吧。”

“你?”雨柔泪眼朦胧望着韩静云,一脸迷茫。

“嘿嘿,你就瞧好了吧。”韩静云心里暗暗嘀咕着,想我好歹是21世纪过来的高材生,开玩笑,对付你们这些小小的古人,肯定还是会有些办法的咯。

第4章 仗义相助

经过跟雨柔的一番交流,韩静云也知道了个大概。这百花大会,是由都城里所有的青楼合力举办的一次比赛,大赛地点事轮流的,这回轮到了迎香阁。大赛的规则跟在现代的选美比赛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才貌艺三个回合,再根据每一轮的表现选出最好的一个。谁要是当选了,那就是有第一花魁之称。

韩静云想了想,既然这媚娘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份,那也不怕了。便索性叫了小丫鬟把媚娘叫到雨柔的房间,跟她好好商量一下。只见媚娘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看着韩静云,道:“不知道小公子还有啥吩咐啊,莫不是雨柔伺候的不好?”

“诶,媚娘,你就别打趣我了。凭你的火眼金睛,怎么看不出我是女儿身。我把你找来呢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下关于雨柔参加百花大会的事。”见她的神色异常,她连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来砸场子的。我只是想帮帮雨柔,一句话,你想不想让雨柔拿到第一,一千两银子,再加上那名声大噪..........啧啧,想想都觉得诱人对吧。”

媚娘好像被他说的心动了,挑起眉,示意她再说下去:“我有办法,只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

“就是等到拿到一千两银子的时候,你要从中拿出一百两给我作为报酬,而且你必须得放了雨柔。怎么样?我相信媚娘你不是说话出尔反尔的人吧。”韩静云一字一段缓缓说道,还不忘时时抬头打量媚娘的表情。见她并没有什么奥怒的神色,心里暗暗偷笑这事有戏。其实也不算是她趁人之危,只是她必须得给自己找出路啊,不然离了穆府,她能去干什么啊。还是有些银子防身比较好。

“好,我媚娘也是个爽快人,不喜欢那些拐弯抹角的。只要你能让雨柔拿到第一,一百两银子觉得分文不少。”

韩静云也乐了,眨巴眨巴眼睛:“那你就瞧好了。”

接着跟媚娘,雨柔三人一番安排之后。眼见着也比较晚了,再胆大,夜路还是有些危险的,所以她也就告辞了。回去的心情比来时的心情还要好,整个人一直哼着小调。而一直在她身后的穆子寒真的是不解了,这个女子怎么会跑到妓院这种地方,而且,还叫了姑娘?问题是听到她跟那两人的谈话,也并无不妥,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不过,真是奇怪,在穆府,她还会为钱担心。这样的女子,他勾唇,有趣。

之后的几天,韩静云就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一会儿是服装造型问题,一会儿是仪态举止,要不就是配的什么音乐跳舞的动作啊什么的。好在之前在21世纪,有学过一些现代舞,正好在这古代派上用场,让这些古人好好瞧瞧。

而韩静云所吩咐的这些东西,都让媚娘还有雨柔惊奇不已。雨柔笑道:“阿云,你脑子里的这些古怪的想法都是从哪里来的啊?”

“亲爱的雨柔,我可以理解为你在间接的夸赞我聪明么?”韩静云得瑟的笑着,这些天的相处,她跟雨柔结下了深刻的革命友谊啊。当然,跟媚娘虽然没有跟雨柔一般嘻嘻哈哈,但也是可以调笑几句的。

而另一旁,穆府。穆子辰跟穆子寒都被这小小女子的行为所困扰了,她一个女孩子家家成天往青楼跑算个什么事。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导这个无知的小女人,穆子寒总算是忍不住了,堵在韩静云的去路。

眼见着这黑布隆冬的出现一个白色影子,把韩静云吓得不轻,救命啊闹鬼啊。可是还没叫出来,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捂住了嘴巴,撞进一个温暖而宽厚的怀抱。这是个什么情况?韩静云的脑子暂时断路了,半晌才怔怔的抬头看着面前那张完美的脸庞,穆子寒。

“你别叫,我不是坏人。”他的眼眸在黑夜里却闪闪发光的样子,直直的照进了韩静云的心里。她心中一动,点了点头。他放开她,勾了嘴角:“我是穆子寒。”

“我知道你是啊,不过你这样神出鬼没的是要干嘛啊?”

“我倒是要问你,这大半夜的总是往这种地方跑什么,而且就不怕出什么意外么。”穆子寒反问道,语气却是很有理由似的,让韩静云不知道如何反驳。就像是做错了的小学生一般,无奈的低下头,一副认错的表情:“我只是为事业奔波嘛。”

“青楼,事业。”穆子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头却越皱越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见他的这个样子,韩静云马上就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别瞎想啊,我只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说着,便边走回府,边把自己打算帮雨柔的事情说了出来。

月上柳梢头,两人并肩而走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之后的几天,虽然没说,但是穆子寒却会默默的在门口等着韩静云出来, 然后一起回府。

韩静云面上虽然很淡定,但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每天都可以见到子寒美男,而且他还默默的保护着自己。难道这是自己在古代的第一朵粉嫩嫩的桃花么。

眼见着这百花大会的日子就要近了,雨柔却是出奇的紧张,做事都心神不宁的,连茶杯都碎了好几个。没办法,韩静云只好给她做思想工作,拿出各种现代的心理治疗法给她放松精神。心里却是担心着,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差错的话,别说是雨柔不能赎身,自己的一百两银子也要打水漂了。

冷情帝王的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情帝王的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八)

    2017-10-18佳鹏德藏大一的时候,感觉进入大学,身心都不再一样,感觉自己看待外在事务的眼光也稍有不同了。在学校里遇到了高中班的同学,(因为高中班就在大学内)大家也颇为激动,也颇为赞叹我,认为我太厉害。但是我自己从不这样认为,不管任何的成功,如果没有付出,永远别想。当时高中有21个人读完一年一起高考,但是只有三个人考上,也都是考在本校。另外两个是女生,年龄比我大一岁,但是父母都是重庆下面区县的高级要员。也许因为大家都是同学,也许因为大家在大学里面还不熟悉,所以大家经常又在一起玩耍,经历了高考

  • 中国历史上的三大战神,死法个个窝囊无比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王朝能够千秋万代的一直统治下去,安稳的日子总是没有那么久,便会迎来乱世。在这乱世之中,自然会出现不少的英雄。同时很多人得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因此,历史上出现了很多堪称战神的男人。有趣的是,这些战神们可不是每一个都有个好下场的,甚至可以说是这些战神最后都死的很憋屈,善终的人寥寥无几。秦琼剧照一、秦琼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此人先后换了两个主子,李密,王世充,后来跟着李世民才有了一番作为,可以说对大唐有汗马功劳。此人本来是可以善终的,因为他在七十岁的时候,闲的没事非要和尉迟恭比赛举狮子

  • 红尘·往事·云烟

    时常,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不想说话。我所有想说的话,都在我的日记本里。我的朋友,都是浅浅淡淡,因为我从来不会和人靠的很近。直到那一刻,一个算是陌生的老人,见过2次的师父......2018.4.4号,北京戊戌读经站桩实修活动,树老师一通知这个消息,我就开始计划啦,一定要去的。去年的11月参加活动,身体已经得到很多的改善。之前呼吸都困难,每天脖子都像被掐着,后背整天痛的都想躺着不想动,通过师父的调理,基本上都缓解。回家后坚持在好的天气站桩锻炼,锻炼的过程中,也出现各种各样的排病反应(比如吐恶臭的痰

  • 污水做的冰棒,你还怕有人抢?用艺术诠释不一样的环保

    生活的文艺,无处不在。马上夏天了,贪凉的我们,还会放过冰棒吗?不!这是一个不太容易的事情。在追逐冰箱里食物的我们,会和别人一起分享同一支冰棒吗?如果你知道手中的冰棍儿,是用不干净的水做的,请注意,我还没有说到是污水!你还会吃吗?可是,在市面上售卖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冰棍儿里面,有多少又是干净的呢?你真的知道吗?据说,在之前有过一则报道,当然今天再次拿出来说,也是“陈年老调再重弹”了。就算是之前已经见过了,也不得不感叹一句:环保创意很是震撼。有人见过这些设计画面之后,就有了条件反射,想要将这些用污水做

  • 浅谈胡德全书法艺术中的文化味道——用水墨的浓淡诠释中国传统文化的厚重

    用水墨的浓淡诠释中国传统文化的厚重——浅谈胡德全的书法艺术中的文化味道◎丁子胡德全,笔名晓湖。职业诗人、书法家。甘肃天水人,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中国清新文化协会清新书画院副秘书长、中华文化名人堂研究员、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学艺术家联合协会理事、天水师范学院Asiasay·博鳌社艺术顾问、“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爱心家园义工联”爱心大使。现为北京香山继东博物馆签约书法家、安徽合肥文涛阁文化艺术传媒签约书法家、合肥师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约书法家,中国梦文化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天下

  • 读书以养气 文武共双修

    中华传统武术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但是近年来怀疑之声不绝,是因欺世盗名者太多,而真修实学者少,亦是因国人习武多是以武论功夫,少有学习文化之故。却不知文在武之上,习武要出功夫,必须要多读书,会读书!我们看一些小说电影,有时候会出现一些高手练到高层境界了,会放下武技,每天只是读书,写字,画画,或耕种,打柴,修花。也许很多人以为这只是小说之言,小说中很多练武之说多是猜测,真假混杂,但这一点却是少有的说对了。武当以前的正宗传人,要有文武三绝在身:文有三绝“诗书画”,武有三绝“软硬轻”。没有三绝在身,不

  • 第四套人民币正式退市第一天-5月1日北京马甸钱币行情汇报

    刀捆均为单张价格,要*数量

  • “五一”畅游五台山——云数据系列报道之佛母洞

    “五一”小长假迎来第二天,听得最多的是“去哪里吃啊,去哪里玩啊,去哪里游啊”之类的,可见大多数中国人对吃喝玩乐的渴望,在另一面,似乎也隐含了对“劳动”的厌倦。温饱已经不再被大多数人所追逐,精神世界的宁静成为当代很多人向往的乐园。五台山作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成为了大多数香客揽胜祈福的首选。接下来请跟随小编的镜头来领略五台山佛母洞夏日风光,最后祝愿来山祈福游客终得所愿。据了解,佛母洞又称千佛洞,它是一个石灰岩洞,坐落在山西省南台东南支脉接近山顶的地方。一座屏障似的山崖,在接近山顶处有一段岩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