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杀手宝贝太难缠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9:35: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杀手宝贝太难缠

第1章:邪恶放肆的男人

第1章:邪恶放肆的男人

七月,烈日炎炎。网站163shenghuo.com

刺耳的蝉鸣一阵高过一阵,像是要生生将头顶的天幕撕成两半。

林浅浅抬头擦着热汗,缩着身子,试图将自己藏在大楼门口盆景的阴影下。

盆景后的保安冷漠地盯着她汗流浃背,两颊通红的模样,手里捏着一枚一元钱的硬币琢磨着要不要扔过去将她打发走。

烈日曝晒下,林浅浅好几天没有洗过的头发显得更加油腻,她唉声叹息了好半天,才终于搓了搓手,撩开额前的刘海,走到保安面前,“大哥,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陆少爷?”

“等等。”保安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来,同时不着痕迹地朝后退了两步,以免林浅浅嘴里的口水喷到自己脸上。

林浅浅哭丧着脸,揉了揉鼻子,“可是我都等了整整一天了。”

“才一天而已。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保安无动于衷,顺手指了指林浅浅身后几个衣着破烂的乞丐,“看见那些女人没有,她们想见陆少爷已经想了一年了。”

林浅浅两眼一红,捂住了自己的脸,“为了少爷,我等再久都无所谓,可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等不了啊。”

保安向来冰冷的脸第一次出现了一丝裂缝,他不敢置信地盯着林浅浅的肚子,“难道说……”

“对,是陆向东的。”林浅浅十分肯定。

保安已经风中凌乱了。

陆向东身为陆氏集团总裁,英俊帅气,年轻有为,不过二十七岁,就拥有了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东西。

传说中他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就从他父亲陆家荣那里继承了早些年留下的地盘,并顺利将陆氏集团洗白上市,这才有了现在的陆氏。网站163shenghuo.com

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让女人飞蛾扑火的存在。

保安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陆向东和眼前这个蓬头盖脸的女人联系起来。

林浅浅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笑意,她悄悄上前了几步,猛地吸了吸鼻涕,然后伸手一揉,作势要将鼻涕擦到保安身上。

“呀!”保安瞬间娇羞地叫了出来。

“林小姐。”就在林浅浅要趁机钻进陆氏集团的大楼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不紧不慢地打断了她。

林浅浅立刻收脚,站定,然后抬头定定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下一刻,她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前方那人的胳膊,眼泪鼻涕蹭了过去,“陆少爷,我总算见到你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被她突然抱住,方缜的脸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林小姐,你认错人了。我是方缜,陆少爷的私人特助,我们早上还通过电话的。”方缜抬起手,想要将林浅浅从自己的身上剥下去,可一看见她衣服上面乱七八糟的可疑污物,方缜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好在林浅浅听他这么一说之后,愣了愣,然后放开了他,抬头朝着方缜身后的男子看去。

那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这么热的天,衬衫纽扣仍旧是规规矩矩地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眉目俊朗,却像是雕塑一般,没有丝毫表情。

高挺的鼻梁上,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无比正气,怎么也难和那个他人口中诡计多端,邪恶放肆的男人联系在一起。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陆少爷。”林浅浅看着他,两眼发光。

陆向东眼神一凝。

林浅浅豪迈地一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奔放地扑了过去。

陆向东面无表情地抬手将方缜拉到了自己身前。

方缜:“……”

林浅浅一脸嫌弃地从方缜怀里站直了身体,哀怨地看了一眼陆向东。

陆向东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推了推脸上挂着的眼镜,一双又黑又深的眼眸波澜不惊地望着林浅浅,“找我有事?”

“嗯……”林浅浅低下头去,羞涩地将自己双手在身前拧成了麻花,“我想请你吃饭。推荐163shenghuo.com

陆向东冷漠地收回了视线,径直从林浅浅身边走过。

林浅浅一急,连忙伸手拉住了他。

陆向东眯起了眼,表情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林浅浅撇了撇嘴,恋恋不舍地在陆向东手背上摸了一把,这才收回了手,然后赶在陆向东将她踢出门之前,飞快地说道,“我能帮你找到房沁柔!”

第2章:‘不小心’扑进他怀里

第2章:‘不小心’扑进他怀里

“哦?”陆向东挑了挑眉,眼神深处闪过一抹不已察觉的波动,随即恢复了平静。

林浅浅微微皱眉。

陆向东满世界寻找房沁柔已经足足三年,却是毫无结果。

按理来说,听到房沁柔的消息,绝不应该这么平静。

“你不相信我?”林浅浅很受伤。

陆向东薄唇轻咧,不置可否地反问道,“我该相信你?”

“当然,我和沁柔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好朋友。”林浅浅说着,忽然蹲了下来,将自己背后的包放到地上,然后大包小包地开始朝着外面倒东西,“陆少爷,你看,这是我和她小时候光着屁股的合照!”

陆向东垂下眼睑,又黑又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抹斑驳的阴翳。

他抬手指着照片中间扎着两个冲天辫的女孩,低沉的嗓音好听异常,“这个是谁?”

“我啊,想不到少爷一眼就看中了我,真是好害羞。”林浅浅一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兴奋地望着陆向东。

一旁的方缜有些无语地看着照片上唯一的一个人,有些按捺不住地问道,“那房小姐呢?”

林浅浅放下手来,不甘不愿地对着相片角落露出的半个光屁股指了指,“这个。”

陆向东好看的眉头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声音阴沉得像是快要暴雨的夏夜,“你觉得我光看屁股就能知道这是我要找的人?”

“少爷慧眼如炬,当然不同凡响。”林浅浅无比肯定地点头,想了想,她又狐疑地看了看陆向东,“还是说少爷你根本没有那么爱房沁柔,都没有办法从千千万万个屁股里面分辨出她的?”

陆向东磨了磨牙,表情有些扭陆地想要说什么,却在张了口之后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林浅浅立刻乖巧温顺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林浅浅,我不介意你叫我小浅,浅浅也可以。”

陆向东悄无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这才没有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林浅浅大打出手。

他伸手拿过林浅浅手里的照片,放在怀里,对方缜使了个眼色,转身朝着停车场走去。

方缜会意,正要让林浅浅跟上,就看见一道五彩斑斓的身影闪电一样从自己身旁飞过,远远地,还传来了林浅浅撕心裂肺地嚎叫,“陆少爷抢东西了!”

林浅浅的大呼小叫差点让陆向东这些年来引以为豪的忍耐力尽数崩塌。

门口的保安想要上来将林浅浅拉住,但一想到方才她说自己有了陆向东的孩子,再看现在陆向东阴沉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

陆向东忍无可忍地回头,对着林浅浅恶狠狠地低喝道,“住嘴!”

林浅浅弱弱地噤声,目光幽怨地望着陆向东,两手紧紧地抓着脏兮兮的裤管,“可是,我真的能找到房沁柔啊……”

陆向东目光泛冷。

这些年来,虽然他一直在找房沁柔,但没有人不知道,房沁柔三个字就是他陆向东的逆鳞,是一个根本不敢提及的存在,偏偏叫林浅浅的女人还叽叽喳喳地不停说着。

陆向东怒极反笑,他一手插在裤兜里,转过身继续走着,像是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我花了那么多财力,人力,都没有找到,你可以?”

林浅浅吃力地跟上陆向东的步伐,“少爷不是已经看见了我和她的合照吗,我们关系很好,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两个人之间从来没有秘密,她还常常对我提起你。”

“哦,说我什么?”陆向东走得很快,林浅浅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得到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毫不犹豫的,林浅浅拍了拍胸脯,“当然是说少爷你高大威武,英俊帅气了。”

陆向东的脚步停了下来,林浅浅十分不小心地扑进了他的怀里,脸上的泥蹭到了陆向东的衬衫上。

陆向东出奇地没有生气,只是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林浅浅,“真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躲了我这么多年?”

林浅浅愣了愣。

陆向东没有等她回答,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林浅浅呆愣半秒之后,大步追了过去,“少爷,你也不是不知道房沁柔的脾气,她就是爱面子,我觉得吧,她还是喜欢你的。你放心,以她的狗脾……”

“嗯?”陆向东语气一冷。

第3章:喉咙,不自觉地发紧

第3章:喉咙,不自觉地发紧

林浅浅飞快地改口道,“我是说,虽然沁柔有着白莲花一样清高孤傲的性子,可只要少爷主动去找她,她一定会感动得重新回到你的怀抱,嘤嘤哭泣的。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告诉我她在M市,让我去找她了。”

陆向东不置可否,径直走到了自己的车旁,在兜里摸索找着钥匙。

暮光之下,他的脸好看得像是一幅画。

林浅浅应景地流下了一行口水。

陆向东微微扬起了唇,语气温和,“既然你和她那么好,那又怎么会背叛她,带我去找她?”

陆向东的声音很轻,很柔,就连嘴角的笑容,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但林浅浅还是感觉到了一抹寒意从脚底深处朝着自己涌了上来。

林浅浅的喉咙不自觉地发紧,她咽了咽口水,指尖悄无声息地掐进了自己的掌心里面。

陆向东靠在车门上面,懒洋洋地看着她,没有了其他人在场,陆向东眼里的冷漠,阴狠再也没有丝毫掩饰,透过薄薄的镜片,尽数落在了林浅浅身上。

林浅浅额头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少爷……”

“这是你留下的唯一机会。”陆向东神色阴冷。

林浅浅舔了舔下唇,露出了谄媚而世俗的笑容,“陆少爷,你别开玩笑了,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本能,少爷你这么帅,还有钱,是每个女人的梦想,房沁柔当然也不例外。我带你去找她,也是为了她好。”

陆向东垂眼看着自己放在车门上面的手,语气平静,却饱含威胁之意,“林浅浅。”

林浅浅呼吸微促,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陆向东。

眼看他打开车门,就要离开,林浅浅猛地攥紧了拳头,闭上眼睛,慌张地喊了出来,“因为我喜欢你!”

陆向东的动作一顿。

在他们身后,好不容易追上来的方缜还没有喘过气,就听见了如此劲爆的内容。

陆向东的眼眸黑得快要看不见底,如同要把人的灵魂都给吸进去了一样。

他摘下了眼镜,别在了衬衫口袋上,一发地看着林浅浅。

林浅浅用力大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陆向东,“陆少爷,我喜欢你。从电视上面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要和你在一起。房沁柔也好,其他人也罢,为了你,我可以背叛任何人!”

明明是脏兮兮得都快要看不出五官的一张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是格外明亮。

陆向东看着她,缓缓走了过去。

修长的两个指头,精准地捕获了林浅浅的下颌,迫使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

肌肤相触,从陆向东指尖传来的冰冷让林浅浅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陆向东本身,总觉得那两根手指的温度,像是从一具尸体散发出来的一样。

后背激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恍惚间,林浅浅终于是意识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恶魔。

那些曾经被陆向东击败过的对手,都曾经评价过他,说他是披着人皮的野兽。

林浅浅浑身发麻,但依然努力让自己笑得更加真诚一些。

她不能失败……

“喜欢我?”陆向东呢喃般重复着这三个字,黑眸深处,精光熠熠。他望着林浅浅几乎都要抽搐起来的脸庞,松开了手,“很好,林浅浅,永远不要忘记你今天说过的话。”

林浅浅暗地里松了一大口气。

她连忙点头,笑容灿烂,“当然,为了少爷,我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陆向东似笑非笑地说道,“方缜会为你安排住处。”

林浅浅笑得像一朵花一样,两眼发亮,扭扭捏捏地低下了头。

方缜在一旁看得头疼,“林小姐,怎么了?”

林浅浅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陆少爷让你给我安排住处,是不是准备金屋藏娇了?”

“当我没问。”方缜暗暗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恨自己没有管住自己的好奇心。

陆向东深深地看了林浅浅一眼,“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林浅浅刚要欢呼雀跃,却直觉得感到头皮一麻,不由定了定神,狐疑地看了陆向东一眼,“做什么?”

“吃香喝辣。”陆向东言简意赅地回道,说完,就上车扬长而去。

林浅浅站在烟尘中,咳得眼睛都快红了起来。

方缜淡定地放下自己捂着口鼻的手,将一张房卡递到了林浅浅面前。

林浅浅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没有接。

方缜满脸困惑,“怎么?”

“我没有车。”林浅浅十分严肃。

方缜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

林浅浅满眼委屈,“你忍心让我这么柔弱的女孩子大晚上独自回去吗,小缜缜?”

第4章:杀手,绝不能动感情

第4章:杀手,绝不能动感情

方缜转身就走。

林浅浅懒洋洋地提醒道,“少爷让你给我安排住处。”

方缜无动于衷。

林浅浅打了一个哈欠,“没有住的地方,我只能睡桥洞了。”

方缜越走越快。

“只是桥洞这么多,少爷明天早上该去哪里找我呢?”林浅浅担忧地望天。

方缜猛地一顿脚,回过头来,面目狰狞地盯着林浅浅,再次将房卡递了过去,“给。”

林浅浅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方缜咬了咬牙,收起了房卡,咬牙切齿地说道,“跟我上车。”

林浅浅立刻追了上去,生怕晚了一秒,方缜就后悔似的。

陆向东十分大方,给林浅浅安排的直接是一处五星级酒店的套房。

林浅浅进门之后,就兴奋地收起了房卡,将准备进屋歇一歇,喝口水再走的方缜一把推了出去。

方缜:“……”

林浅浅在房间里面蹦蹦跳跳半天之后,才似乎终于是想起了自己的一身脏乱,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她恋恋不舍地从沙发上面爬了下来,朝着浴室走去。

浴室的镜子又大又亮,无声地映射着林浅浅面黄肌瘦,油光满面的脸。

林浅浅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嘴角无赖玩痞的笑容渐渐抹平。

她抬起手来,摸索到自己已经结了泥痂的衣领,找了一枚一分钱硬币大小的坚硬物体。

“陆向东。”林浅浅神色微冷,这枚窃听器是陆向东逼问她,用手指夹着她下巴的时候趁机粘上去的。

没有直接将窃听器取出来,林浅浅拧开了水龙头,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泡在了水中。

哗啦啦的水中,像是一场大雨,冲刷过浴室的每一缕空气。

林浅浅定定地看着水面蔓延到了衣服上面,这才拿出了手机,熟练地拨下了一长串的数字。

“喂?”电话那头,男人温和如春风的声音,在黑夜中缓缓蔓延开来,无端让人感到了比夜色还要深沉的宁静。

林浅浅扬起了嘴角,“绍安。”

“你等等。”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窸窸窣窣下床的声音,没一会儿,陆绍安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嗯。”林浅浅无意识地将手机朝着自己方向贴得更紧了一些,恍惚中,像是离那个人也更近了许多,“陆向东已经让我留了下来,只是要让他完全相信我,恐怕还要等一段时间。”

陆绍安那边传来开红酒的声音,“让你去他身边卧底,我也不想。只是陆向东这一次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突然发疯一样满世界在找房沁柔,而他放出来的照片,却是和你一模一样。”

林浅浅揉了揉鼻子,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电视上那张照片时的震惊,有些恍神。

要不是她从小在国外长大,从来没有见过陆向东的话,她几乎都要以为,陆向东满世界在寻找的人就是自己了。

“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林浅浅定了定神,缓缓说道,“就是装疯卖傻挺累的。”

陆绍安低低地笑了出来,“我相信你,你是我手下最好的杀手。浅浅,给我三个月,我一定会把你安然无恙地接回来。陆向东心机很深,以防万一,我们越少联系越好。你好好休息,我挂了。”

“等等。”林浅浅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挂电话。

陆绍安顿了顿,十分耐心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林浅浅有些紧张地喘着气,手机握得太紧,隐隐有些发烫。

“浅浅?”陆绍安见林浅浅一直不回答,不由追问着。

林浅浅咬紧了下唇,一手无意识地抓着浴室的水龙头,关上,又拧开,反反复复了好几次之后,她才听见自己平静到好比深海的声音慢吞吞地说道,“没事了,你自己小心。”

陆绍安笑了笑,又叮嘱了林浅浅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浴室里,又只剩下了哗哗流淌的水声。

绍安……

林浅浅靠着墙壁,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身子,任由头顶的流水,哗啦啦地冲刷着她,像是要将她内心的烦躁和火热,一同冲刷干净一般。

一个好的杀手,是绝对不能动感情的。

林浅浅一直记得自己第一次握枪那一天,陆绍安是这样对她说的。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她感到自己离陆绍安越来越远。

虽然他还是经常揉乱她的发,经常用十分无奈但温和的目光看着她,但林浅浅还是能够察觉到,一股无能为力的惆怅日复一日地将她缠绕。

杀手宝贝太难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杀手宝贝太难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桃运小村医10章

    原标题:桃运小村医10章小说名字:桃运小村医第10章田秀娴的宿舍田护士长俏脸一红,啐道:“江小鱼,你还是小屁孩呢,就知道哄女人开心,再大一点还了得!”田杏儿见两个又斗成乌眼鸡,慌是拉起两个就走。一边回头说:“苗警官,麻烦你了,再见!”苗细柳道:“哎……”她本想说,我还没赔偿江小鱼精神损失费呢!见得这姐弟仨有说有笑的走出去了,她就打算改天亲自跑一趟桂花村。田杏儿找到了当护士长的干妹妹,她看病的事就好办了。由于验血,按医院程序要等上几个小时,田杏儿担心农场里的兔子出事,就托干妹妹帮忙拿化验报告单。她

  • 女总裁的贴身狂兵10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狂兵10章小说名: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第10章施主请留步经历了孙耀宗的事情这个插曲之后,洛烟华再次投入了工作之中。秦飞扬则是自己在办公室里面找来了一台电脑上网。他在寺院学会了上网之后,一直都在网上寻找自己手臂纹身的出处。只是,每次都让他非常失望。这个纹身,非常的神秘!有一次晚上做梦的时候,秦飞扬感觉自己置身一片幽暗之中,正当他茫然无措的时候,一条神秘的巨龙忽然撕破黑暗,横亘在他的面前。这条巨龙,长约百丈,很是蜿蜒盘旋,几乎遮蔽住了秦飞扬目光所能及的全部空间。在它的面前,秦飞扬就像

  • 先婚后爱:契约老婆腹黑爹10章

    原标题:先婚后爱:契约老婆腹黑爹10章小说名字:先婚后爱:契约老婆腹黑爹第10章秘密大约半个小时候之后,病房门终于吱呀开了,陆小俊走了出来,不过脸色很平静,看不出喜怒。“小俊……”陆静依急忙过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弟弟,发现没什么不妥这才放下心来,“你……你们……没事吧?”陆小俊摇摇头,然后抬眼看着姐姐:“姐,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姐信你。”陆静依鼻子微酸。“我回学校了,今天还有课,过几天期末考试了,这几天我就不过来了……”陆小俊扯了一下嘴角。陆静依点头,然后看着弟弟的身影消失在

  • 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10章

    原标题: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10章小说名称: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第10章再无自由尖锐的树枝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姬清秀眉紧蹙,死死的闭上了眼睛。死到临头,她还是怕了。上苍给她的机会她没有把握住,别说复仇了,她甚至连这片山脉都没能走出。她是废物!不过她还是有些侥幸,苏言应该会让她很快死去,不会像北堂轩那个小人,为夺她的至尊灵根将她泡在血棺之中,活活疼了她七七四十九天才让她咽气。这也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吧。姬清脸上浮现一丝苦涩的淡笑。“嘭。”然而,预料之中的刺痛并没有袭来,反倒是身上一轻,耳边响起重

  • 神医毒妃:邪王暖宠腹黑妻10章

    原标题:神医毒妃:邪王暖宠腹黑妻10章小说名:神医毒妃:邪王暖宠腹黑妻第10章接风洗尘慕靖柔连忙点了点头,有些胆战心惊地看了看四周,突然又似想起了什么,低头一笑,小声道:“娘,听说爷爷今晚要在府中设宴,为萧公子接风洗尘。娘,我看这萧公子很是眼熟,八成就是二姐给的那副画像上的萧将军,他……”知女莫若母,妇人不由笑了笑,“哟,我的柔儿这是情窦初开了?怎么,你看上那位公子了?”慕靖柔两颊绯红,一脸娇羞,低垂着头道:“娘您是没瞧见,那萧公子不仅英俊潇洒,气宇不凡,对人亦是谦和有礼,听说他在大月的地位更是

  • 武道神皇10章

    原标题:武道神皇10章小说书名:武道神皇第10章暗箭偷袭一路上黄毛狗一直在江宇的身边转悠,小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江宇,还时不时流口水饥饿贪婪地看着江宇肩上的冰火源狼的尸体,小鼻子一直在嗅动着。“你这贪吃货,你偷吃我的兽丹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还想打冰火源狼的注意,滚一边去。”江宇冷冷地瞪了一眼黄毛狗说道,真怀疑它的肚子是不是一个无底洞的,先前吃了这么多兽丹竟然都没饱。这江宇不生气还想不起来,贪吃狗偷吃的那可不是几颗,可是将近上百颗啊,其中还有三分之一是高级兽丹,能换取不少的金币和灵丹妙药。本来江宇想

  • 诛天神瞳10章

    原标题:诛天神瞳10章小说书名:诛天神瞳第一卷天王初醒第10章冰山少女顺着清风狼的身影,步凡紧随而去。刚才那声狼嚎,实在太过凄厉,恐怕是狼王对众狼群的一种召唤,想必一定是出现了什么状况。步凡年龄不大,但是由于体内天地精华极为精纯,所以淬体的效果极佳,别看只有淬体第六重的实力,但是速度却十分的快。很快,步凡发现至少有十只,甚至二十几只青风狼,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奔去。这些让步凡更加的确定,前方不远处,一定发生了什么战况,而且战况可能十分惨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步凡的心头有些小小的激动,如果能够看见强

  • 女神的贴身狂少10章

    原标题:女神的贴身狂少10章小说名:女神的贴身狂少第10章以前开过拖拉机,行吗“会开车吗?”段江跟着白牧歌坐进红色的甲壳虫车里,白牧歌扭着头如是问道。“以前开过拖拉机,行吗?”段江弱弱的回答道。作为一个业余的杀手,段江的驾驶技术其实也不错,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他不想开车。另外他也觉得自己虽然有很多优点,但也要学会隐藏,并不是他觉得自己需要低调,而是他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破事儿也就越多。简言之,他就是觉得麻烦。白牧歌:“……”“算了,还是我来吧。”居然请了一个不会开车的保镖,白牧歌懊恼地拍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