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你是夫君又怎样》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4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你是夫君又怎样

第1章 前世今生
C城大厦,风若汐倚在落地窗前,看着万家灯火阑珊,渐渐陷入了沉思。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呵,27楼的风景还真是有些高处不胜寒呢,站得越高越孤独,不是吗?风若汐,你早该习惯了的,现在想这么多干嘛呢?风若汐抬起头,任风吹乱长发拂过脸颊,也吹散了那心底的一点点渴望。
‘咚咚咚’
“进来。”风若汐收起情绪,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若汐小姐”
众人只知她叫若汐,殊不知,她其实姓风,名若汐。
“这是我们老板让我交给您的。”男子高挺的身体向前走了两步,头微微低着,双手奉上一封信,便又恭敬的退了回去。
风若汐接过信封眉头便微微皱起,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完,便随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你是夫君又怎样》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你们老板那么肯定我会接?”风若汐抬起眼角,慵懒地说道。
“是的。”男子依旧毕恭毕敬,眼里透漏不出半丝情绪。
风若汐看着他的目光中杀意一闪而过,偌大的房间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若有若无。
良久,风若汐闭上眼睛,性感的薄唇微启:“告诉他,明晚。”
“是,打扰了。”男子看了她一眼,后退两步转身离去。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
郊外,一座雅致的别墅出现在两人的视线内。即使是黑夜,也没能掩盖住那两抹靓丽的身影。
“孤月,小心一些。”风若汐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无时无刻不在警惕,不由得出言提醒她一句。
“放心吧,汐汐,比这凶险的咱两不知道经历多少次了,找东西这活还真难不倒我。”孤月嘴角轻扬,自信的说道。
“嗯。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风若汐见她没放在心上也没再说些什么,一会自己多留心些就是了。
黑夜中,两道身影快速的避过巡卫,在花园的一角各自隐匿。
风若汐看着孤月转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这才快速的与黑夜融为一体。
“老板,她果然来了。”说话的便是昨天送信的男子,他看着风若汐和孤月进去别墅,眼神有些复杂。
“嗯。”他审身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深沉的目光透过黑夜似陷入了遥远的回忆,良久才转身回到车内。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风若汐刚踏进二楼便发现了不对劲,要知道,她们要找的可是血石,这东西非比寻常,即使受伤外面有孤月坐镇,可这屋内的防守也不应该如此,风若汐面容严肃,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她便已到达一面墙壁前。
管它什么阴谋诡计,既然来了,就断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巡视了屋内一圈,风若汐便将目光停在面前的这面墙上,果然,这墙壁上挂着的油画后面别有洞天。
风若汐不敢懈怠,小心地转动机关,弹出来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上着一把小小的锁,淡定的从腕间取出一枚银针,风若汐随手一拨便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血石,正散发出幽幽的红光,她鬼使神差的把它放入怀中,锁好盒子便一跃而出。
风若汐回到约定的地点迟迟不见孤月回来,心中有些着急,更让她着急的是那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作为杀手这一行,直觉一向很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第一次接这种活,她本来是不想同意的,可那个幕后之人竟然能够揣摩人心,知晓她的弱点,这无疑是向她挑衅,想她杀手界女王是摆设?
正想着便听到隐约有一人向这边靠近,果然,孤月向她抛了个媚眼,笑得灿烂。
风若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愈发强烈,来不及思考太多,做了个手势,两人便如来时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停下,孤月,拿着这个从后方撤退。”风若汐眉头深锁,从怀里掏出血石塞给孤月。
孤月早就嗅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安静,看到风若汐手里还拿着一个檀木盒子,抬头看向风若汐,眼中褪去了那抹轻佻,少有的认真。
彼此深深地对视,对方深深地刻在心底一般。
就在风若汐转身离开之际,一只手快速的夺过她手里的盒子,风若汐惊愕之后便只看到一抹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而手中正静静的躺着那块血石,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接着便向孤月消失的方向追去。
都说杀手最是无情,而一旦有情,便是死亡的开端!
孤月是和她一起在训练营中经历过生死存亡的伙伴,彼此一直很信任,互相扶持到现在,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孤月出事。
想到此,风若汐双眸有些微红,孤月,你一定不能有事!
风若汐很快便追上孤月,正欲斥责她时,眼角瞥到一个红色的原点对准孤月后背,瞳孔猛地睁大,一把推开孤月。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风若汐嘴角溢出些许血迹,双眸有些涣散,隐约看到孤月精致的小脸写满了震惊,不敢置信的呆滞着。
“快走,好好活着。”风若汐虚弱的开口催促她道,她能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正中心脏,看来自己真的是要见阎王了呢!
“孤月,走,我不想白死。”看到孤月不仅没走,反而向她这边靠近,风若汐使出最后力气向她喝道。
眼皮越来越沉重,风若汐费力的看她最后一眼,嘴角微微扬着,无力的瘫软在地。
夜色下,谁也没注意到,风若汐手中握着的血石,那沾染了血迹后似得到了极大满足般,散发出愈显诡异的红光。
……
第2章 真的只是巧合吗
“来人啊,不好了,快来人啊,少爷又浑身起热了……”
“快,快去请穆老过来。”
“少爷,都是奴婢照顾不周,是奴婢没用,呜呜呜……”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抹眼泪。
风若汐迷迷糊糊间感觉到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无奈一直抬不起眼皮,耳边烦不胜烦的声音让她感觉头疼的厉害。
此刻,她脑海中涌入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来,这里是云澜国。
她的老爹,也就是风允默风大将军,多年前临近的国家西凉国举兵来犯,兵临城下之际,是她老爹率领众将士打退了西凉国。
这件事在当时影响极大,风允默颇受百姓追捧爱戴。皇上对此也甚感欣慰,便赐给他侯爷的封号。
说是如此,但自古以来,有哪个皇帝疑心不重?明着是给你戴高冠,给你无上的荣耀,实则是不给你实权,提醒你要时刻安分守己罢了。
也正因如此,风允默逐渐淡了卷入朝堂的心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便能全身而退了。
至于她,也就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自打出生之日起,身体便多有虚弱,活脱脱一个药罐子,而为何从出生之日起就女扮男装,她的老爹从未说起过缘由,记忆中,每次提及此事,他都会黯然神伤,渐渐懂事的‘她’,后来便也不再过问了。
这位穆老本是风允默机缘巧合之下所结识,后来为了更好的照顾‘她’,也是因为信任他,才请他长居家中,专为‘她’调养身子,而‘她’女扮男装一事,除了她爹娘之外,便也只有这位穆老知晓而已。
须臾,一老者便匆匆赶来,走到风若汐床前,伸手拉起眼皮察看一番,随后拿出银针在她百会、太阳、风池、列缺等穴位为她施针。
“咳咳~”风若汐轻咳两声,吐出几口浊气,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竟是浅蓝色的帐幔,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药囊,不时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不适的动了动,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
陌生的环境,和昏迷之时的记忆完全重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
风若汐不敢置信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她身上,伸手悄悄往自己腰上拧一把,‘嘶’,还真疼,这么说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呢?难道已经不在了?
话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也叫风若汐,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你这孩子,感觉好些没有?”老者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维。
风若汐抬头看向老者,想必这便是她们所说的穆老了吧。
穆老虽头发花白,眼中却不失睿光,约莫是身为医者的缘故,面容并不像一般老人该有的衰老,反倒是面露红光,尤其是那花白的眉毛,给人一种亲切之感。
“穆爷爷,让您担心了。”风若汐虚弱一笑,尽量让自己做到和这具身体的主人相似。
“哎,你这孩子也是命苦啊,身子这么弱,以后还要经受更大的磨难。”穆老看着风若汐露出慈爱的眼神,他毕竟是看着她长大的,这孩子心性纯良,他也很不忍心看她遭这些罪啊!
“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煎药。”穆老嘱咐完便起身离开。
“少爷,您总算醒了,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小丫寰看到穆老离开,将将止住的泪水又毫无意外的滑了下来。
风若汐清冷的看她一眼。
“少,少爷,奴婢,奴婢……”落兰支支吾吾的说着。
她从没见过那样的少爷,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人觉得逃无可逃,也不敢在多说什么了。
风若汐无奈地看着这个爱哭的丫头,记忆中这丫头叫落兰,一直尽心尽力照顾她。
“落兰,我有些累了,你先出去吧。”风若汐知道她是真心为她好,也并未想真心责怪她。
“是,奴婢这就去。”落兰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欣喜。
这时快步走过来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呼吸略微急促,面带焦急询问道:“汐儿,你感觉如何了?告诉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爹?”
风若汐咽了咽口水,她是个孤儿,这样的感觉第一次让她深深地产生了渴望。
“爹,我没事,您就放心吧!”风若汐鼻尖有些酸楚。
“爹在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风候并未发现风若汐的异常,抱住她的手微微颤抖,不知是在安慰风若汐,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他真的好怕,好怕这个女儿就这样一睡不醒。
“汐儿,汐儿,我的汐儿受苦了。”风夫人疾步而来,眼眶微红道。
风若汐知晓这便是她的母亲和二姐,不着痕迹地打量起来,妇人打扮略显素雅,虽是当家主母,却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感,让人生不起厌来,而旁边的青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自己身上转了几转,这少女容貌秀丽之极,当真美玉荧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好弟弟,你没事吧!可把我和娘亲吓坏了。”风若灵说着上前几步愈发仔细的上下打量着。
“娘,二姐,又让你们为我担心了,我已无大碍,你们且安心罢。”风若汐开口安慰道。
“候爷,夫人,少爷并无什么大碍,好生休养一番便可。”穆老端着药汤过来,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开口安慰道。
“辛苦你了,穆老。”风候接过穆老手中的汤药亲自喂她喝下。
“爹,你刚下朝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就别赖在汐儿这里了,还有娘和二姐,你们也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你们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风若汐轻推着他离开,对于突然而来的亲情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孩子,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大碍了,你刚吃了药,那便好好休息。”风夫人知晓她平素喜静,替她掖好被角,又嘱咐几句,这才放下心来离去。
屋内只剩风若汐一人,她在床上静静的回想着这一切。
孤月,你还好吗?一定要好好活着!
孤月是她前世唯一的朋友,即使知道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但她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她知道,躺使是孤月,她也一定会那么做。
而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个从小就靠汤药滋养的女孩,女扮男装十四年了,一直很懂事很乐观的活着,却因为身体病痛就这样……
上天真的是造化弄人啊,像她这样的人,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她本该是去阎王那报到的,却阴差阳错的来到这异世,在这具躯壳里重生,她是幸运的吧!
既然来到这里,那她就必须代替她好好活着,尽她应尽的义务。
想到此,她眼里的神色更加坚定了。
第3章 青纱阁 闲王
听竹苑,初春的微风轻拂,梨花雨碎在她飘飞的衣襟上,石子小径,曲径通幽。
风若汐静静的躺在摇椅上,拿书的手微微垂着,穿行于枝影婆娑的林间,阳光斑斓的洒在她身上。
“少爷,该喝药了。”落兰将瓷碗放到一旁的石桌上,伸手拿过她手里的书。
“落兰,什么时辰了?”风若汐坐起身,慵懒的打着哈欠问道。
不知不觉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每天无非是看看书,陪母亲还有二姐风若灵说说话,这样的日子简单而幸福。
前世她每天都神经紧绷着,连睡觉都不曾真正放松过,当然,除了和孤月在一起时。
孤月,每每想起,她总会嘴角轻扬。
“再有一柱香便是酉时了,少爷,我们今晚还出去吗?”落兰有些不满的嘟着嘴。
“去,为何不去?”风若汐端起瓷碗,皱着眉头一口气喝了下去。
她不怕流血,不怕疼痛,偏偏就是怕吃药,不过还好,自己的医术也不是盖的,现在这具身体虽比不上现代那般,但也相差无几。看来,这些日子没白喝了这苦不堪言的中药啊,风若汐心中感叹。
“噗~”落兰看着自家主子皱眉的样子,不由得偷笑出声。
“落兰,好笑吗?”风若汐危险的看着她道。
“少爷,我错了。”落兰做辑求饶道,快速的从背后拿出一碟酸梅。
落兰很开心,因为少爷身体比起之前,硬朗许多,也不再轻易生病了。
自从少爷上次生病苏醒后,落兰便感觉到少爷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少爷不让她以奴婢自称,虽说有时候冷清的让人不敢接近,但她却觉得少爷并没有外表那么冷漠,反而是平易近人许多。
“还是落兰做的好吃。”风若汐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说道。
……
是夜,青纱阁前。
风若汐一袭墨色锦衣,头发高高束起,腰间只挂了一块质地极佳的墨玉,长眉星目,唇角微勾,一双眸子乌黑晶亮仿佛盛满璀璨星华,整个人自笼罩着一股超凡脱俗从容坦然的气质。
在她身后跟着一位面庞清秀,轮廓干净的蓝衣男子。
没错,那便是落兰了。
“少爷.”落兰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对自家主子放电,幽怨的看着风若汐。
“怎么,嫉妒了?”风若汐看着落兰可爱的表情,调戏她道。
“我,我,我没有。”落兰满脸通红,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走啦。”风若汐不再逗她,抬手轻敲弹她脑门。
二楼雅间内,风若汐手执玉杯,看着楼下大厅,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茶水氤氲出的水汽袅袅升起,为她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
忽而,大厅里的灯火熄灭,一阵轻快的琴声响起,紧接着从天而降一紫衣女子,女子薄纱遮面,长长的水袖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赤裸着双足,脚踝上的铃铛随着舞动的步伐铛铛作响,无不蛊惑着众人的心弦。
大厅里鸦雀无声,眼神都追着那曼妙的身姿舞动,女子遮在脸上的面纱被风挑起,若隐若现,惹得众人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了最美好的瞬间。
一曲终了,女子停下了脚步,回身向众人浅浅一躬。
直到女子消失不见,众人才如梦初醒。
“这姑娘是谁?怎么从没见过?”
“真tn的漂亮,今晚我要了。”
……
“大家稍安勿躁,”绮娘轻笑着上台,看着众人的反应,她轻轻朝二楼某个方向微微点头。
“方才是紫萝姑娘第一次为大家展示才艺,大家可还满意?”绮娘满脸笑意道。
“满意,满意,开价吧!”一个肥肠脑满的男人猥琐的笑道。
“各位,我们紫萝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一支舞起价一百两。”
“一百五十两。”绮娘话音刚落,便有人来口叫价。
“二百两。”
“三百两。”肥肠脑满的男人势在必得。
这下没人再敢往上加了,毕竟三百两一支舞不是人人都能出的起的。
“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绮娘上台看着众人微笑道,“三百两一次,三百两二次,三……”
“五百两。”一道慵懒的声音打断了绮娘。
“tn的,谁敢跟老子抢人?”肥肠脑满的男人听到有人要和他抢人可不乐意了,立马拍案而起。
众人纷纷朝说话之人望去,只见一男子懒散地倚在栏杆,红衣似火,眉目如画,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嘴角微微勾起,三千青丝只用一只玉簪随意挽着,几缕发丝散了下来,调皮的随风逸动,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
“大胆,胆敢辱骂我家王爷,找死!”只一瞬间,一名青衣男子便出现在肥肠脑满男人面前。
“归尘。”红衣男子淡淡开口。
归尘冷冷地撇了一眼男人,尔后收起长剑,飞身跃向二楼站在红衣男子身后。
肠肥脑满的男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摸向脖子,看到手上的鲜血惊叫出声。
绮娘一个眼神,很快便有人过来拖着他离开。
“呦,闲王真是豪爽,紫萝姑娘稍后便过去为您助兴。”绮娘满脸娇笑道。
闲王眼睛都没抬一下,摆摆手拎着酒壶喝酒,转身之际,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而这少年,明明年轻轻轻,却一副老成的模样。
有意思,闲王轻笑一声,招来身后之人,轻声吩咐着什么。
“少爷,那就是闲王吗?听说他平素都在红袖坊的,怎么今日倒来这青纱阁了?”落兰一脸不解。
“这说明你和绮娘做的很好啊,把闲王都给招来了。”风若汐一脸淡定的回答她。
闲王,当今三皇子慕容予,母妃是个不受宠的妃子,于多年前病逝。
皇上本就对他不喜,加之他不务正业,成天沉迷于酒色之中,因此赐他“闲王”,这在京城无人不晓,几乎都成了笑柄,只是,他却毫不在意,乐得逍遥。
“咚咚咚”
“公子,我家王爷就在隔壁,想请您过去喝一杯。”门外传来低沉的声音。
风若汐有些疑惑,抬头看向隔壁,慕容予像是有所感应般的,朝她微微一笑,一双桃花眼灼灼生辉。
风若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天色不早了,不妨改日再聚。”风若汐微微抱拳,继而转身离去。
“你,”归尘见风若汐丝毫不给自家主子面子,有些动怒欲拔出剑来。
“你什么你,还想拔剑?没大没小,你家王爷让我家公子去我家公子便去吗?那多没面子?”落兰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经过他身边还故意狠狠地踩他一脚。
归尘闷哼一声,看着她们离去怒目相瞪。
而慕容予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愈发大了。
“落兰,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出了青纱阁,风若汐便吩咐道。
“是,少爷。”
少爷自从上次昏迷以后,身体便奇迹般的好转起来,这三个月来,落兰跟在她身旁,更是亲眼见证了她从刚开始买下将要败落的花满楼,改名青纱阁之后,一步步风生水起,让她对风若汐佩服的五体投地,也因此对她的话从不质疑。
第4章 黑衣人
风若汐一个人漫步在嘈杂的街道上,天色确实不早了,很多夜市都已经摆出来了,路过一家阳春面馆前,微微停下了脚步。
还记得每次执行任务前,她都会和孤月跑到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面馆,两人吃的不亦乐乎,而现在……
“老板,两碗阳春面,一碗不放葱花,一碗不放香菜。”风若汐还是习惯性的点了两份。
“好嘞,客官稍等一下。”面馆老板是个年纪有些大的老爷爷,一脸乐呵呵的看着非常慈祥。
风若汐走到桌前坐下,丝毫不介意这和她身份不符。
没一会儿,面就上桌了。
“孩子,你朋友还没来?这面坨了可就不好吃咯。”老爷爷看着他淳朴的笑道。
“良伯,那一碗是我的。”风若汐刚想开口说就她一个人,便有一道更快的声音回答道。
“是容三呐,今日有空啦,快趁热吃面。”良伯和慕容予熟络的打着招呼。
风若汐看到一张惊艳的面容,微微一愣,尔后便是一派云淡风轻,后者则是冲他眨了眨桃花眼,一脸欠揍的笑着。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香菜?”慕容予喝了口汤,一脸满足道。
风若汐旁若无人的低头吃面。
慕容予见风若汐视他为空气,也不恼怒,邪魅的看着他吃面。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乌黑的发丝,有几缕调皮的散在耳边,一身清冷的气质让人挪不开眼。
“看够了没?”风若汐优雅的擦着嘴角,目光深邃的看着他。
“没,”慕容予若无其事的回道,丝毫没有被人发现的窘迫。
别看慕容予一脸惬意,其实他心里也很疑惑,自己怎么就看他入了神,难道是太久没碰到女人了?可是,他一个男子……
风若汐危险的眯起眼睛,凌厉的目光一闪而过。
即使很快,慕容予依然觉察到了,心中暗暗吃惊,却被他很好的掩饰着。
“哎,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慕容予看到风若汐离开,忙起身追上,临走不忘招呼一声,“良伯,下次再来。”
“呐,本王吃了你的面,要不待会请你喝酒。”慕容予追上风若汐,说着就要把手臂放到他肩膀上。
眼看就要碰到他的衣服了,风若汐快速的闪开,冷冷的看着他。
“额,”慕容予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摸着鼻尖。
风若汐正欲警告他,忽然发觉有一股未知的危险袭来。
思绪一转,便能够想到,这些人是冲着慕容予来的。
“好好享受吧,”风若汐并不想和皇室扯上关系。
慕容予这时也感知到了危险,心中讶异他竟有如此强的敏锐力,却依旧玩世不恭道:“可惜了,却要你陪本王一起赴黄泉呢。”
风若汐冷哼一声,在黑衣人到来之前闪身站在几米开外。
寒光微闪,黑衣人纷纷现身,“唰唰”抽出长剑,围成一个包围圈将慕容予困在里面。
“小没良心的,”慕容予完全没当黑衣人是回事,一脸幽怨的看着不远处淡定看戏的风若汐。
黑衣人这才发觉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少年,为首的头领一个眼神,便有一个黑衣人向他而来。
风若汐冷眼看着黑衣人,慢慢走向慕容予。
“杀,”一声令下,黑衣人全部出动。
慕容予打开折扇,随意的挥动几下,面前的黑衣人便纷纷倒下。
“小心,”眼看黑衣人的剑就要刺向风若汐,慕容予一把捞起他,将他护在身后,肩膀却不慎被黑衣首领划了一剑。
风若汐微微皱眉,最不喜欢欠人人情了。
黑衣首领看到自己的人一个个倒下,眼看任务就要失败,看到慕容予对身边的少年很是在乎,便把目标对准了少年。
风若汐看着遍地的尸体冷眼旁观,前世身为杀手,见过了太多这样的场面,突然,一道冷冽的目光射向自己。
风若汐看到黑衣首领的眼神,便知晓他是想利用自己,以此对慕容予下手。
只是,她真的会如他所愿吗?
黑衣人眼看就要得手了,却一瞬间瞳孔睁大,满脸的不敢置信,盯着风若汐嘴角讽刺的笑,不甘的向后倒入。
黑暗中,不远处的角落里,男子盯着风若汐,眸光微闪,别人没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可是他却注意到了,黑衣首领被银针贯穿眉心,一击中地。
好凌厉的手法!
慕容予刚好解决完最后一个黑衣人,回头便看到黑衣首领倒落在地,微微愣了一下,走到风若汐身边,绕着他转了两圈,一脸疑惑的打量着。
“你杀的?”慕容予终于顿住,站在风若汐身前,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风若汐嘴角微抽,强忍住翻白眼的动作,伸手推开他道:“互不相欠了。”
“嘶~”风若汐不小心碰到他肩上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
“怎么不相欠了?我还欠你一碗面呢?”慕容予追着他离开,可谓是把厚脸皮发挥的彻底。
风若汐有些头大,怎么之前就没有消息传来慕容予这三皇子还有这样的难缠功力?几个纵跃,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慕容予站在原地,收起了脸上那轻佻的神色,转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寂,“皇兄,这么快便按耐不住了吗?”
“主子,属下刚刚查探那具尸体,发现他眉心一枚银针贯穿而入。”归尘单膝跪地,手里捧着一枚银针。
慕容予优雅地捻起那枚银针嘴角微微勾起,有意思!
……

你是夫君又怎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你是夫君又怎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由世界屋脊走向文学的新境界

    生活里的卢一萍是个和气而宽厚、爱施与援手的人,面上又是含笑的,偶尔还会来上一句幽默。这样的人最容易被人引为兄弟和朋友,也最容易和生活达成和解。但他一下笔就是另一番情形了。在《白山》里,他采取了毫不妥协的批判立场。与鲁迅“刨一刨坏种的祖坟”那种冷峻不同,卢一萍用的是黑色幽默,但这丝毫没有减少作品的尖锐。它要做的恰恰是正中靶心。卢一萍在新疆待了20多年,那块地方早已成了他的第二故乡。《白山》写的是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那里被誉为生命禁区,氧气稀薄,终年积雪,驻守官兵一年有几个月与外界隔绝

  • 好文 | 聪明的人,往往喜欢独处

    来源:简易心理学,版权归原作者。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也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一、独处,可以让你摆脱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社交,我们并不陌生。从早上睁眼开始,拿起手机浏览信息,出门逢人打招呼,一起吃饭、聊天...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社交。“出门靠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很多人因为这些话广交朋友,为了社交而社交,不愿意面对独自一人的时光。太多人给社交贴上了一个崇高的标签,却给孤单下了一个不堪的定义,所以就给了太多年轻人

  • 艺海奇缘: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机缘与传奇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著名艺术家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一个真正的、富可敌国的全球金融业霸主与一个足不出户、整天闷在工作室里画画的艺术家之间从来就没有间接或直接的必然联系,而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如天方夜谭般的真实故事却发生在判断中的意料之外、因果里的情理之中。这种超越经验和常规的事情或许在我们周遭绝无发生的可能,但是却又是真真切切地发生的让人无从质疑。家族创始人梅耶·罗斯柴尔德倘若让一个曾经控制了这个星球近两个世纪经济命脉的强大家族、鼎盛时期的势力范围遍布欧美、所控制的财富甚至占了当时世界

  • 真正适合做投资的是这批人: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

    到了四十岁,我才明白,其实郭靖、阿甘和巴菲特都是同一类的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塑造了非常优秀的人的品质,那就是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他们的成功,绝不是聪明机巧,比其他人更快、更高、更强的结果,相反,是比他人更简单、更质朴、更坚韧的结果。“每代人都需要新的革命。”——托马斯.杰弗逊第一次读到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这句名言的时候,我还在读小学。学校位于福建武夷山区一个景色秀美的小县城,那里有清澈翠绿的小河和层层叠叠的小山峦,整个县城就在小河两边轻轻地舒展。年少的我读到这句话虽然有些

  • 你对食物的画面宣传精心设计了吗?||27款设计教程!

    咸的、甜的、辣的、酸的……其实,在我们所能看到的诱人可口的美食的背后,与美食有关的设计对视觉效果的要求非常高,它不仅需要紧紧拴住观众的味蕾,并且要使观众乐意购买图片里的食物。不论是餐厅的菜单、包装还是广告,食物的图像都需要高质量的色彩、质感和形状,来尽可能地增加吸引力。准备好去探索美味的食物海报设计技巧了吗?1.集合的新鲜食材EvoAgency为Birch&Waite的高端酱汁生产线做了一个有创意的营销活动,这个活动直接将新鲜食材装在罐子里,这样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酱汁由哪些食材做成,而且把制作过

  • 懂茶妹说茶|其实,我不懂茶;懂茶的,怕只有水了

    茶在未遇见水之前,它是干瘪的树叶标本。水让它重生,让它有有了第二次生命。喝茶,是简单的事;喝茶,也是复杂的事,从简单到复杂,从复杂回归简单。想品尝古人茶碗里的味道,并不需要搭乘时光穿梭机。在世界的某些角落,古老的茶依然存活着,优雅、朴素,那是让现代人陌生的,缓慢而温暖的时光。茗者八方皆好客,道处清风自然来。打开精致的茶盒,’金色的纸托上,三粒茶珠小小的圆润。轻轻展开棉纸,条索清晰,银毫隐约,闪着淡淡的光泽。炉上的水,是深山里的山泉,密封在桶里半年之久,清澈如初。常说流水不腐。她容身方寸,稳稳地静

  • 北京出资在巴黎修建的超现代设计公寓,要动工啦!两年可以完成?!

    ◆多年等待!巴黎大学城中国楼今年夏天开始动工啦!2011,citéU发起cité2020项目2016,各方商讨巴黎国际大学城“中国之家”项目2017,巴黎国际大学城“中国之家”正式命名为“和园”2018,今夏和园即将动工◆在法兰西修仙的岁月里,小编没少羡慕住在大学城的那些朋友们,置身公园一样的生活环境,低廉的房租,物美价廉的学生餐,齐全的生活设施:体育馆,音乐厅,剧院,咖啡厅,银行,刚来入住的大学城居民们还能享受到“不出家门”申请住房,看病和学生保险等福利!◆当然还有难于上青天的申请难度。这不可

  • 2017微信原创诗歌选

    个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白乐天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因事记言,因言成韵,古之学者视风云之变,草生木凋,有感于怀,而诉诸于笔。小子后学,慕先达意寓山水,情蕴木石,浩叹回抑,顿挫沉郁,聊以寄兴,一年之中,遂成二十一首,录之如下。元宵佳节,灯火如昼,与连襟小酌,未曾亲见上元之灯,然微信群中,火树银花,入目灿然,有感而作一首。尽道天官入上元,太一辛夜降甘泉。银花曾为宣神变,三教无如开灯传。三月十八日,携友回赵村,昔日良田美宅俱成过往,一片黄花,遍布其间,有主政者,昔日校友也,留言属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