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你是夫君又怎样》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4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你是夫君又怎样

第1章 前世今生
C城大厦,风若汐倚在落地窗前,看着万家灯火阑珊,渐渐陷入了沉思。163生活网
呵,27楼的风景还真是有些高处不胜寒呢,站得越高越孤独,不是吗?风若汐,你早该习惯了的,现在想这么多干嘛呢?风若汐抬起头,任风吹乱长发拂过脸颊,也吹散了那心底的一点点渴望。
‘咚咚咚’
“进来。”风若汐收起情绪,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若汐小姐”
众人只知她叫若汐,殊不知,她其实姓风,名若汐。
“这是我们老板让我交给您的。”男子高挺的身体向前走了两步,头微微低着,双手奉上一封信,便又恭敬的退了回去。
风若汐接过信封眉头便微微皱起,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完,便随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原文163shenghuo.com
“你们老板那么肯定我会接?”风若汐抬起眼角,慵懒地说道。
“是的。”男子依旧毕恭毕敬,眼里透漏不出半丝情绪。
风若汐看着他的目光中杀意一闪而过,偌大的房间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若有若无。
良久,风若汐闭上眼睛,性感的薄唇微启:“告诉他,明晚。”
“是,打扰了。”男子看了她一眼,后退两步转身离去。《你是夫君又怎样》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
郊外,一座雅致的别墅出现在两人的视线内。即使是黑夜,也没能掩盖住那两抹靓丽的身影。
“孤月,小心一些。”风若汐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无时无刻不在警惕,不由得出言提醒她一句。
“放心吧,汐汐,比这凶险的咱两不知道经历多少次了,找东西这活还真难不倒我。”孤月嘴角轻扬,自信的说道。
“嗯。网站163shenghuo.com”风若汐见她没放在心上也没再说些什么,一会自己多留心些就是了。
黑夜中,两道身影快速的避过巡卫,在花园的一角各自隐匿。
风若汐看着孤月转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这才快速的与黑夜融为一体。
“老板,她果然来了。”说话的便是昨天送信的男子,他看着风若汐和孤月进去别墅,眼神有些复杂。
“嗯。”他审身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深沉的目光透过黑夜似陷入了遥远的回忆,良久才转身回到车内。版权163shenghuo.com
风若汐刚踏进二楼便发现了不对劲,要知道,她们要找的可是血石,这东西非比寻常,即使受伤外面有孤月坐镇,可这屋内的防守也不应该如此,风若汐面容严肃,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她便已到达一面墙壁前。
管它什么阴谋诡计,既然来了,就断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巡视了屋内一圈,风若汐便将目光停在面前的这面墙上,果然,这墙壁上挂着的油画后面别有洞天。
风若汐不敢懈怠,小心地转动机关,弹出来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上着一把小小的锁,淡定的从腕间取出一枚银针,风若汐随手一拨便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血石,正散发出幽幽的红光,她鬼使神差的把它放入怀中,锁好盒子便一跃而出。
风若汐回到约定的地点迟迟不见孤月回来,心中有些着急,更让她着急的是那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作为杀手这一行,直觉一向很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第一次接这种活,她本来是不想同意的,可那个幕后之人竟然能够揣摩人心,知晓她的弱点,这无疑是向她挑衅,想她杀手界女王是摆设?
正想着便听到隐约有一人向这边靠近,果然,孤月向她抛了个媚眼,笑得灿烂。
风若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愈发强烈,来不及思考太多,做了个手势,两人便如来时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停下,孤月,拿着这个从后方撤退。”风若汐眉头深锁,从怀里掏出血石塞给孤月。
孤月早就嗅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安静,看到风若汐手里还拿着一个檀木盒子,抬头看向风若汐,眼中褪去了那抹轻佻,少有的认真。
彼此深深地对视,对方深深地刻在心底一般。
就在风若汐转身离开之际,一只手快速的夺过她手里的盒子,风若汐惊愕之后便只看到一抹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而手中正静静的躺着那块血石,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接着便向孤月消失的方向追去。
都说杀手最是无情,而一旦有情,便是死亡的开端!
孤月是和她一起在训练营中经历过生死存亡的伙伴,彼此一直很信任,互相扶持到现在,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孤月出事。
想到此,风若汐双眸有些微红,孤月,你一定不能有事!
风若汐很快便追上孤月,正欲斥责她时,眼角瞥到一个红色的原点对准孤月后背,瞳孔猛地睁大,一把推开孤月。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风若汐嘴角溢出些许血迹,双眸有些涣散,隐约看到孤月精致的小脸写满了震惊,不敢置信的呆滞着。
“快走,好好活着。”风若汐虚弱的开口催促她道,她能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正中心脏,看来自己真的是要见阎王了呢!
“孤月,走,我不想白死。”看到孤月不仅没走,反而向她这边靠近,风若汐使出最后力气向她喝道。
眼皮越来越沉重,风若汐费力的看她最后一眼,嘴角微微扬着,无力的瘫软在地。
夜色下,谁也没注意到,风若汐手中握着的血石,那沾染了血迹后似得到了极大满足般,散发出愈显诡异的红光。
……
第2章 真的只是巧合吗
“来人啊,不好了,快来人啊,少爷又浑身起热了……”
“快,快去请穆老过来。”
“少爷,都是奴婢照顾不周,是奴婢没用,呜呜呜……”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抹眼泪。
风若汐迷迷糊糊间感觉到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无奈一直抬不起眼皮,耳边烦不胜烦的声音让她感觉头疼的厉害。
此刻,她脑海中涌入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来,这里是云澜国。
她的老爹,也就是风允默风大将军,多年前临近的国家西凉国举兵来犯,兵临城下之际,是她老爹率领众将士打退了西凉国。
这件事在当时影响极大,风允默颇受百姓追捧爱戴。皇上对此也甚感欣慰,便赐给他侯爷的封号。
说是如此,但自古以来,有哪个皇帝疑心不重?明着是给你戴高冠,给你无上的荣耀,实则是不给你实权,提醒你要时刻安分守己罢了。
也正因如此,风允默逐渐淡了卷入朝堂的心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便能全身而退了。
至于她,也就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自打出生之日起,身体便多有虚弱,活脱脱一个药罐子,而为何从出生之日起就女扮男装,她的老爹从未说起过缘由,记忆中,每次提及此事,他都会黯然神伤,渐渐懂事的‘她’,后来便也不再过问了。
这位穆老本是风允默机缘巧合之下所结识,后来为了更好的照顾‘她’,也是因为信任他,才请他长居家中,专为‘她’调养身子,而‘她’女扮男装一事,除了她爹娘之外,便也只有这位穆老知晓而已。
须臾,一老者便匆匆赶来,走到风若汐床前,伸手拉起眼皮察看一番,随后拿出银针在她百会、太阳、风池、列缺等穴位为她施针。
“咳咳~”风若汐轻咳两声,吐出几口浊气,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竟是浅蓝色的帐幔,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药囊,不时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不适的动了动,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
陌生的环境,和昏迷之时的记忆完全重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
风若汐不敢置信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她身上,伸手悄悄往自己腰上拧一把,‘嘶’,还真疼,这么说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呢?难道已经不在了?
话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也叫风若汐,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你这孩子,感觉好些没有?”老者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维。
风若汐抬头看向老者,想必这便是她们所说的穆老了吧。
穆老虽头发花白,眼中却不失睿光,约莫是身为医者的缘故,面容并不像一般老人该有的衰老,反倒是面露红光,尤其是那花白的眉毛,给人一种亲切之感。
“穆爷爷,让您担心了。”风若汐虚弱一笑,尽量让自己做到和这具身体的主人相似。
“哎,你这孩子也是命苦啊,身子这么弱,以后还要经受更大的磨难。”穆老看着风若汐露出慈爱的眼神,他毕竟是看着她长大的,这孩子心性纯良,他也很不忍心看她遭这些罪啊!
“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煎药。”穆老嘱咐完便起身离开。
“少爷,您总算醒了,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小丫寰看到穆老离开,将将止住的泪水又毫无意外的滑了下来。
风若汐清冷的看她一眼。
“少,少爷,奴婢,奴婢……”落兰支支吾吾的说着。
她从没见过那样的少爷,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人觉得逃无可逃,也不敢在多说什么了。
风若汐无奈地看着这个爱哭的丫头,记忆中这丫头叫落兰,一直尽心尽力照顾她。
“落兰,我有些累了,你先出去吧。”风若汐知道她是真心为她好,也并未想真心责怪她。
“是,奴婢这就去。”落兰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欣喜。
这时快步走过来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呼吸略微急促,面带焦急询问道:“汐儿,你感觉如何了?告诉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爹?”
风若汐咽了咽口水,她是个孤儿,这样的感觉第一次让她深深地产生了渴望。
“爹,我没事,您就放心吧!”风若汐鼻尖有些酸楚。
“爹在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风候并未发现风若汐的异常,抱住她的手微微颤抖,不知是在安慰风若汐,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他真的好怕,好怕这个女儿就这样一睡不醒。
“汐儿,汐儿,我的汐儿受苦了。”风夫人疾步而来,眼眶微红道。
风若汐知晓这便是她的母亲和二姐,不着痕迹地打量起来,妇人打扮略显素雅,虽是当家主母,却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感,让人生不起厌来,而旁边的青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自己身上转了几转,这少女容貌秀丽之极,当真美玉荧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好弟弟,你没事吧!可把我和娘亲吓坏了。”风若灵说着上前几步愈发仔细的上下打量着。
“娘,二姐,又让你们为我担心了,我已无大碍,你们且安心罢。”风若汐开口安慰道。
“候爷,夫人,少爷并无什么大碍,好生休养一番便可。”穆老端着药汤过来,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开口安慰道。
“辛苦你了,穆老。”风候接过穆老手中的汤药亲自喂她喝下。
“爹,你刚下朝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就别赖在汐儿这里了,还有娘和二姐,你们也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你们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风若汐轻推着他离开,对于突然而来的亲情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孩子,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大碍了,你刚吃了药,那便好好休息。”风夫人知晓她平素喜静,替她掖好被角,又嘱咐几句,这才放下心来离去。
屋内只剩风若汐一人,她在床上静静的回想着这一切。
孤月,你还好吗?一定要好好活着!
孤月是她前世唯一的朋友,即使知道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但她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她知道,躺使是孤月,她也一定会那么做。
而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个从小就靠汤药滋养的女孩,女扮男装十四年了,一直很懂事很乐观的活着,却因为身体病痛就这样……
上天真的是造化弄人啊,像她这样的人,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她本该是去阎王那报到的,却阴差阳错的来到这异世,在这具躯壳里重生,她是幸运的吧!
既然来到这里,那她就必须代替她好好活着,尽她应尽的义务。
想到此,她眼里的神色更加坚定了。
第3章 青纱阁 闲王
听竹苑,初春的微风轻拂,梨花雨碎在她飘飞的衣襟上,石子小径,曲径通幽。
风若汐静静的躺在摇椅上,拿书的手微微垂着,穿行于枝影婆娑的林间,阳光斑斓的洒在她身上。
“少爷,该喝药了。”落兰将瓷碗放到一旁的石桌上,伸手拿过她手里的书。
“落兰,什么时辰了?”风若汐坐起身,慵懒的打着哈欠问道。
不知不觉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每天无非是看看书,陪母亲还有二姐风若灵说说话,这样的日子简单而幸福。
前世她每天都神经紧绷着,连睡觉都不曾真正放松过,当然,除了和孤月在一起时。
孤月,每每想起,她总会嘴角轻扬。
“再有一柱香便是酉时了,少爷,我们今晚还出去吗?”落兰有些不满的嘟着嘴。
“去,为何不去?”风若汐端起瓷碗,皱着眉头一口气喝了下去。
她不怕流血,不怕疼痛,偏偏就是怕吃药,不过还好,自己的医术也不是盖的,现在这具身体虽比不上现代那般,但也相差无几。看来,这些日子没白喝了这苦不堪言的中药啊,风若汐心中感叹。
“噗~”落兰看着自家主子皱眉的样子,不由得偷笑出声。
“落兰,好笑吗?”风若汐危险的看着她道。
“少爷,我错了。”落兰做辑求饶道,快速的从背后拿出一碟酸梅。
落兰很开心,因为少爷身体比起之前,硬朗许多,也不再轻易生病了。
自从少爷上次生病苏醒后,落兰便感觉到少爷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少爷不让她以奴婢自称,虽说有时候冷清的让人不敢接近,但她却觉得少爷并没有外表那么冷漠,反而是平易近人许多。
“还是落兰做的好吃。”风若汐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说道。
……
是夜,青纱阁前。
风若汐一袭墨色锦衣,头发高高束起,腰间只挂了一块质地极佳的墨玉,长眉星目,唇角微勾,一双眸子乌黑晶亮仿佛盛满璀璨星华,整个人自笼罩着一股超凡脱俗从容坦然的气质。
在她身后跟着一位面庞清秀,轮廓干净的蓝衣男子。
没错,那便是落兰了。
“少爷.”落兰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对自家主子放电,幽怨的看着风若汐。
“怎么,嫉妒了?”风若汐看着落兰可爱的表情,调戏她道。
“我,我,我没有。”落兰满脸通红,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走啦。”风若汐不再逗她,抬手轻敲弹她脑门。
二楼雅间内,风若汐手执玉杯,看着楼下大厅,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茶水氤氲出的水汽袅袅升起,为她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
忽而,大厅里的灯火熄灭,一阵轻快的琴声响起,紧接着从天而降一紫衣女子,女子薄纱遮面,长长的水袖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赤裸着双足,脚踝上的铃铛随着舞动的步伐铛铛作响,无不蛊惑着众人的心弦。
大厅里鸦雀无声,眼神都追着那曼妙的身姿舞动,女子遮在脸上的面纱被风挑起,若隐若现,惹得众人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了最美好的瞬间。
一曲终了,女子停下了脚步,回身向众人浅浅一躬。
直到女子消失不见,众人才如梦初醒。
“这姑娘是谁?怎么从没见过?”
“真tn的漂亮,今晚我要了。”
……
“大家稍安勿躁,”绮娘轻笑着上台,看着众人的反应,她轻轻朝二楼某个方向微微点头。
“方才是紫萝姑娘第一次为大家展示才艺,大家可还满意?”绮娘满脸笑意道。
“满意,满意,开价吧!”一个肥肠脑满的男人猥琐的笑道。
“各位,我们紫萝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一支舞起价一百两。”
“一百五十两。”绮娘话音刚落,便有人来口叫价。
“二百两。”
“三百两。”肥肠脑满的男人势在必得。
这下没人再敢往上加了,毕竟三百两一支舞不是人人都能出的起的。
“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绮娘上台看着众人微笑道,“三百两一次,三百两二次,三……”
“五百两。”一道慵懒的声音打断了绮娘。
“tn的,谁敢跟老子抢人?”肥肠脑满的男人听到有人要和他抢人可不乐意了,立马拍案而起。
众人纷纷朝说话之人望去,只见一男子懒散地倚在栏杆,红衣似火,眉目如画,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嘴角微微勾起,三千青丝只用一只玉簪随意挽着,几缕发丝散了下来,调皮的随风逸动,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
“大胆,胆敢辱骂我家王爷,找死!”只一瞬间,一名青衣男子便出现在肥肠脑满男人面前。
“归尘。”红衣男子淡淡开口。
归尘冷冷地撇了一眼男人,尔后收起长剑,飞身跃向二楼站在红衣男子身后。
肠肥脑满的男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摸向脖子,看到手上的鲜血惊叫出声。
绮娘一个眼神,很快便有人过来拖着他离开。
“呦,闲王真是豪爽,紫萝姑娘稍后便过去为您助兴。”绮娘满脸娇笑道。
闲王眼睛都没抬一下,摆摆手拎着酒壶喝酒,转身之际,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而这少年,明明年轻轻轻,却一副老成的模样。
有意思,闲王轻笑一声,招来身后之人,轻声吩咐着什么。
“少爷,那就是闲王吗?听说他平素都在红袖坊的,怎么今日倒来这青纱阁了?”落兰一脸不解。
“这说明你和绮娘做的很好啊,把闲王都给招来了。”风若汐一脸淡定的回答她。
闲王,当今三皇子慕容予,母妃是个不受宠的妃子,于多年前病逝。
皇上本就对他不喜,加之他不务正业,成天沉迷于酒色之中,因此赐他“闲王”,这在京城无人不晓,几乎都成了笑柄,只是,他却毫不在意,乐得逍遥。
“咚咚咚”
“公子,我家王爷就在隔壁,想请您过去喝一杯。”门外传来低沉的声音。
风若汐有些疑惑,抬头看向隔壁,慕容予像是有所感应般的,朝她微微一笑,一双桃花眼灼灼生辉。
风若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天色不早了,不妨改日再聚。”风若汐微微抱拳,继而转身离去。
“你,”归尘见风若汐丝毫不给自家主子面子,有些动怒欲拔出剑来。
“你什么你,还想拔剑?没大没小,你家王爷让我家公子去我家公子便去吗?那多没面子?”落兰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经过他身边还故意狠狠地踩他一脚。
归尘闷哼一声,看着她们离去怒目相瞪。
而慕容予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愈发大了。
“落兰,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出了青纱阁,风若汐便吩咐道。
“是,少爷。”
少爷自从上次昏迷以后,身体便奇迹般的好转起来,这三个月来,落兰跟在她身旁,更是亲眼见证了她从刚开始买下将要败落的花满楼,改名青纱阁之后,一步步风生水起,让她对风若汐佩服的五体投地,也因此对她的话从不质疑。
第4章 黑衣人
风若汐一个人漫步在嘈杂的街道上,天色确实不早了,很多夜市都已经摆出来了,路过一家阳春面馆前,微微停下了脚步。
还记得每次执行任务前,她都会和孤月跑到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面馆,两人吃的不亦乐乎,而现在……
“老板,两碗阳春面,一碗不放葱花,一碗不放香菜。”风若汐还是习惯性的点了两份。
“好嘞,客官稍等一下。”面馆老板是个年纪有些大的老爷爷,一脸乐呵呵的看着非常慈祥。
风若汐走到桌前坐下,丝毫不介意这和她身份不符。
没一会儿,面就上桌了。
“孩子,你朋友还没来?这面坨了可就不好吃咯。”老爷爷看着他淳朴的笑道。
“良伯,那一碗是我的。”风若汐刚想开口说就她一个人,便有一道更快的声音回答道。
“是容三呐,今日有空啦,快趁热吃面。”良伯和慕容予熟络的打着招呼。
风若汐看到一张惊艳的面容,微微一愣,尔后便是一派云淡风轻,后者则是冲他眨了眨桃花眼,一脸欠揍的笑着。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香菜?”慕容予喝了口汤,一脸满足道。
风若汐旁若无人的低头吃面。
慕容予见风若汐视他为空气,也不恼怒,邪魅的看着他吃面。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乌黑的发丝,有几缕调皮的散在耳边,一身清冷的气质让人挪不开眼。
“看够了没?”风若汐优雅的擦着嘴角,目光深邃的看着他。
“没,”慕容予若无其事的回道,丝毫没有被人发现的窘迫。
别看慕容予一脸惬意,其实他心里也很疑惑,自己怎么就看他入了神,难道是太久没碰到女人了?可是,他一个男子……
风若汐危险的眯起眼睛,凌厉的目光一闪而过。
即使很快,慕容予依然觉察到了,心中暗暗吃惊,却被他很好的掩饰着。
“哎,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慕容予看到风若汐离开,忙起身追上,临走不忘招呼一声,“良伯,下次再来。”
“呐,本王吃了你的面,要不待会请你喝酒。”慕容予追上风若汐,说着就要把手臂放到他肩膀上。
眼看就要碰到他的衣服了,风若汐快速的闪开,冷冷的看着他。
“额,”慕容予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摸着鼻尖。
风若汐正欲警告他,忽然发觉有一股未知的危险袭来。
思绪一转,便能够想到,这些人是冲着慕容予来的。
“好好享受吧,”风若汐并不想和皇室扯上关系。
慕容予这时也感知到了危险,心中讶异他竟有如此强的敏锐力,却依旧玩世不恭道:“可惜了,却要你陪本王一起赴黄泉呢。”
风若汐冷哼一声,在黑衣人到来之前闪身站在几米开外。
寒光微闪,黑衣人纷纷现身,“唰唰”抽出长剑,围成一个包围圈将慕容予困在里面。
“小没良心的,”慕容予完全没当黑衣人是回事,一脸幽怨的看着不远处淡定看戏的风若汐。
黑衣人这才发觉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少年,为首的头领一个眼神,便有一个黑衣人向他而来。
风若汐冷眼看着黑衣人,慢慢走向慕容予。
“杀,”一声令下,黑衣人全部出动。
慕容予打开折扇,随意的挥动几下,面前的黑衣人便纷纷倒下。
“小心,”眼看黑衣人的剑就要刺向风若汐,慕容予一把捞起他,将他护在身后,肩膀却不慎被黑衣首领划了一剑。
风若汐微微皱眉,最不喜欢欠人人情了。
黑衣首领看到自己的人一个个倒下,眼看任务就要失败,看到慕容予对身边的少年很是在乎,便把目标对准了少年。
风若汐看着遍地的尸体冷眼旁观,前世身为杀手,见过了太多这样的场面,突然,一道冷冽的目光射向自己。
风若汐看到黑衣首领的眼神,便知晓他是想利用自己,以此对慕容予下手。
只是,她真的会如他所愿吗?
黑衣人眼看就要得手了,却一瞬间瞳孔睁大,满脸的不敢置信,盯着风若汐嘴角讽刺的笑,不甘的向后倒入。
黑暗中,不远处的角落里,男子盯着风若汐,眸光微闪,别人没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可是他却注意到了,黑衣首领被银针贯穿眉心,一击中地。
好凌厉的手法!
慕容予刚好解决完最后一个黑衣人,回头便看到黑衣首领倒落在地,微微愣了一下,走到风若汐身边,绕着他转了两圈,一脸疑惑的打量着。
“你杀的?”慕容予终于顿住,站在风若汐身前,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风若汐嘴角微抽,强忍住翻白眼的动作,伸手推开他道:“互不相欠了。”
“嘶~”风若汐不小心碰到他肩上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
“怎么不相欠了?我还欠你一碗面呢?”慕容予追着他离开,可谓是把厚脸皮发挥的彻底。
风若汐有些头大,怎么之前就没有消息传来慕容予这三皇子还有这样的难缠功力?几个纵跃,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慕容予站在原地,收起了脸上那轻佻的神色,转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寂,“皇兄,这么快便按耐不住了吗?”
“主子,属下刚刚查探那具尸体,发现他眉心一枚银针贯穿而入。”归尘单膝跪地,手里捧着一枚银针。
慕容予优雅地捻起那枚银针嘴角微微勾起,有意思!
……

你是夫君又怎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你是夫君又怎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