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妙手小仙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8 10:47:13 来源:网络 [ ]

书名:书名:妙手小仙医

第1章 脑子进水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刘飞蹲在墙角,十根手指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心中凉透了。《书名:妙手小仙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父亲得了尿毒症。

    这对贫穷的刘家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灾难,别说换肾治疗了,就算透析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难道就这么看着父亲在痛苦中死去?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刘飞掏出老掉牙的的诺基亚,拨通了女友周小婷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四五声,一直都没人接听。

    怎么还不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刘飞心急如焚,正当他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周小婷终于接听了电话:“有事吗?有事赶紧说,我一会儿还要上课呢。”

    “小、小婷,你能借我点钱吗?”刘飞吞吞吐吐地说道。

    作为一个大男人,开口向自己的女朋友借钱,很丢面子,况且刘飞知道,周小婷的经济情况也不好。原文163shenghuo.com

    “借钱?你要钱干什么?”周小婷先是一惊,随后一改往日的温柔,大声问道。

    刘飞一愣,没想到周小婷的反应会这么大。

    “我爸病了。”刘飞说。

    “什么病?”周小婷问。

    “尿毒症晚期。”刘飞叹了口气,前些日子回家的时候,父亲的身体还很好,没想到突然得了尿毒症那。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电话那头沉默了。

    过了三十秒,电话里还没传来声音,刘飞试着问道:“小婷,你有在听吗?”

    “我在听。”周小婷的声音突然变冷了:“刘飞,我们分手吧!”

    分手!

    这两个字宛若晴天霹雳,在刘飞脑里炸响。

    “为什么?”刘飞大声质问。

    “因为你穷!因为你没钱!因为我要的生活你给不了!刘飞,你应该知道,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可能永远跟你这样的穷屌丝在一起的。”周小婷声音冷冰。

    “怎么,当初觉得我是潜力股,现在成垃圾股了?”想到周小婷是因为钱离开的自己,刘飞一阵心寒,冷笑着说道。《书名:妙手小仙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听到刘飞的冷笑,周小婷顿时怒火滔天:“垃圾股?你也配,你就是个垃圾,我周小婷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废物。不过一想到你爸得了尿毒症,我就开心啊!咯咯咯咯……是不是没钱治?没钱治就等死吧!”

    啪!

    周小婷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飞紧握着手机,脸上满是怒色,没想到跟自己朝夕相处的女人,竟然如此恶毒。当初真是瞎了眼。

    嘟嘟嘟——

    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刘家村的公用电话。

    刘飞刚按下接听键,就听见电话里传来妹妹刘芳无助的哭声:“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妹,你别担心,我现在去买车票,马上回来。”刘飞忙安慰说。说明163shenghuo.com父亲得了尿毒症,他哪还有心情读书。

    “哥哥,医生说爸爸必须在一个月内换肾,可手术费用至少需要三十万,那么多钱怎么办啊……呜呜……”

    妹妹的哭声,就像针一样扎在刘飞的心头。

    “小妹,你别着急,一切有我。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让咱爸有事的。”刘飞握着着拳头说道,紧跟着,他又问道:“咱妈怎么样?”

    “妈这几天憔悴了不少,自从老爸查出这个病后,妈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窝里流泪,刚才还叮嘱我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刘芳哭诉道。

    “小妹,照顾好咱爸咱妈,我马上就请假回来,你别担心,天塌下来,有哥顶着。163生活网

    安慰了一下妹妹,刘飞挂断电话,跟辅导员请过假后,急忙买了票,登上了从江城开往西山县的火车。

    到了晚上七点钟,火车才到达西山县。

    下了火车,刘飞又换乘通往大余镇的客车,他抵达大余镇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此时,大余镇到刘家村的城乡公交已经没了,加上时间又很晚了,根本找不到车,他只能步行回家。

    从大余镇到刘家村需要步行两个小时的山路。

    借着满天星光,刘飞步履匆忙的朝着刘家村赶去,走了一个多小时,刘飞肚子开始叫了起来,他现在又饥又渴,恨不得早点赶回家。

    “轰隆隆!”

    突然间,天空中雷声滚滚。

    刘飞抬起头望了一眼,只见刚才还是满天繁星的夜空,迅速被乌云遮盖,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不好,要下雨了。

    刘飞加快了脚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若是下起雨来,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没几分钟,一阵“哗哗哗”的声音响起,大雨倾盆而下,很快,刘飞整个身体都被淋湿透了。

    漆黑的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大半个夜空。

    “轰!”

    一声惊雷炸响。

    密密麻麻的雨点中,一道金色的雨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滴落在刘飞的头顶,顺着头皮渗入到了他的脑中。

    瞬间,刘飞只觉通体冰凉。

    大雨滂沱,土路上泥泞难走,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刘家村走去,一个小时后,一片低矮的土屋出现在他的面前。

    近乡情更怯。

    看着那扇黑漆漆的木门,刘飞停下了脚步,陡然,他发现不远处的一间屋子发出昏黄的灯光,隐约间还有尖叫声传来。

    刘飞心中一惊,因为那是寡妇王桂香家。
第2章 隔壁俏寡妇
刘飞快步奔着王桂香家走了过去。

    “嘿嘿!桂香,你可想死老子了。”一道粗鲁的声音响起。

    “刘大宝,你要干什么?你这是犯法的。”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出现在刘飞耳中。

    他第一时间就听了出来,这是王桂香的声音。

    王桂香虽然是寡妇,今年却不到三十岁,肌肤胜雪,白嫩剔透,尤其是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身材更是没的说,前凸后翘,杨柳细腰,是方圆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

    “老子是村长,在这刘家村,老子就是王法。”刘大宝低吼道,随后语气一变,笑嘻嘻的说道:“王桂香,你要是跟了老子,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等过两年,老子攒够了钱,就带你去县城,到时候住洋房,开小汽车,连穿鞋都有人服侍你。”

    “刘大宝,你给我放手,我不稀罕。”

    “别装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你会不寂寞?”

    “刘大宝,你不能这样,你再这样我喊人了。”王桂香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这么大的雨,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见,退一步说,就算有人听见,也不一定会来救你,你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我的大美人。”刘大宝肆无忌惮的笑道。

    在偏远的农村,村长就是土皇帝,管理着村中的大小事务,没有人敢得罪。

    咣!

    猛然,一声巨响,房门直接被踹开了。

    刘大宝吓了一跳,慌张的朝门口望去。

    “谁说没人的?”刘飞冷冷地看着刘大宝,脸上写满了愤怒之色。

    他和王桂香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虽然在一个村子住着,但两个人甚至都连话都没说过,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刘飞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你是谁?”刘大宝颤抖的问道,虽然是同村的人,但刘飞常年在外上学,加上灯光很昏暗,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是谁。

    刘飞冷冷的看着村长刘大宝,刘大宝身材矮小,个子刚一米六出头,皮肤更是跟黑炭一样,时常咧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

    “刘飞!”王桂香惊喜的喊道。

    虽然刘飞身上全被雨水淋湿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我,桂香嫂子。”刘飞语气缓和了不少,也放下心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刘大宝并没有得逞。

    王桂香挣脱刘大宝,飞快的朝刘飞跑了过去,此时,刘飞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倒是谁,原来是你小子啊。刘飞,你敢坏我的好事,胆子不小啊,你老子得了尿毒症,我本来还打算召集大伙募捐的,现在看来是不必了,除非——”

    刘大宝拉了个长声。

    “除非什么?”刘飞眯起了眼睛,这刘大宝肚子中肯定憋着什么坏水。

    刘家村不富裕,但也不是穷的揭不开锅那种,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有些余粮,如果每个人都能伸出援助之手,父亲的病,至少能维持一段时间。

    “除非你帮我按着王桂香,妈的,这个小贱人还敢反抗,反了天了。”刘大宝对王桂香骂了起来。

    刘飞心中的怒火蹭地一下燃了起来,他没想到刘大宝竟然这么无耻。

    “刘大宝,你真是个禽兽。”

    “刘飞!你是不是不想救你爸了?”刘大宝厉声问道,在刘家村,他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更何况还是刘飞这个后生。

    “趁我没发怒之前,赶紧滚蛋。”刘飞握紧拳头,双目浑圆。

    “你说什么?让我滚蛋!你脑袋没毛病吧?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妈了个巴子的,连你爸见到我都点头哈腰的,你个小兔崽子敢跟我叫板,还有没有王法?”

    刘大宝怒气冲冲的骂道,在这刘家村,他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你滚不滚?”刘飞声音冷了几分。

    “妈了个巴子。”刘大宝大怒,快步走到刘飞面前,扬起手一巴掌朝刘飞脸上甩去。

    “啊!”

    见刘大宝动手,马桂香尖叫一声。

    刷!

    刘飞身子微微一侧,躲开了刘大宝的拳头,然后反手一拳砸在刘大宝的眼睛上。

    啊——

    刘大宝被打了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捂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刘飞:“你敢打我?”

    “再不滚,我还揍你。”刘飞扬了扬拳头。

    “刘飞,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王桂香,还有你个小贱货,今年的贫困补助你别想要了。”刘大宝看着人高马大的刘飞威胁了一句,转身就跑,咣当一声撞在了墙上,连头皮都磕破了。

    瞧着刘大宝狼狈的模样,刘飞和王桂香两个人都笑了出来,刘大宝回过头,恶狠狠的看了两个人一眼,一句话也没说,愤恨的离去。

    屋里,此时只剩下刘飞和王桂香两个人,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突然间,王桂香脸色一红,刘飞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下身支起了小帐篷,在全身湿透的情况下,非常显眼。

    “桂香嫂子,你没事吧?”刘飞关心道。

    “没事。”

    王桂香红着脸,低下了头。

    “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刘飞说完,推门就离开了。

    王桂香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口。

    “谢谢你。”看着刘飞的背影消失,王桂香觉得心中悸动,那颗尘封的春心好似又活了过来。

    几分钟后,刘飞回到了家,几个月不见,妹妹刘芳又长高了不少,出落的亭亭玉立,虽然打扮很是朴素,却是清纯可人。

    “哥哥,你没事吧?”妹妹担心的问道,声音却是很小。

    在院子外面的时候,刘飞就发现父母的房间一片漆黑,想必应该是睡下了。

    “我能有什么事,早点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别打扰了爸妈。”刘飞笑着说道,亲昵的摸了摸妹妹的头,原先总缠着自己买糖吃的妹妹,如今也长成了十八岁的大姑娘。

    “好。”刘芳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床上钻进了被窝,没过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刘飞家里是两间土房,父母一间,自己和妹妹一间,小时候倒无所谓,可现在妹妹都十八岁了,还和自己睡一间房,刘飞总觉得有些怪异。

    连夜赶路,再加上与村长刘大宝打了一架,刘飞觉得身体异常的疲劳,刚躺在床上不久,就睡着了。

    睡梦中,隐约有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至昆仑山常入西王母石室,随风雨上下。”

    紧跟着,脑子里出现了一口泉水,“哗啦啦”泉水往外溢了出来,很快,刘飞呼吸不畅,快要窒息。

    啊——

    刘飞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呼!

    看着漆黑的房间,刘飞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原来是一场梦。

    躺在床上,又闭上眼睛,刘飞刚要睡,却发现泉水依旧存在脑海中。

    “靠,不会是梦还没醒吧!”刘飞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的‘嘶啊’一声,差点没叫出来。

    “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3章 疯狂的人参
第二天,刘飞起来的很早,换了身衣服,刚推开门,就看见了憔悴的母亲。

    “小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母亲齐秀兰惊讶的问道。

    母亲今年刚过四十,看起来却像五十岁,比上次刘飞离开的时候老了很多,不光脸上出现了深深的皱纹,头发也白了大半。

    “我昨晚回来的。”刘飞看着齐秀兰,一阵心疼,安慰道:“妈,您别担心吧,爸爸不会有事的。”

    “哎!”母亲重重的叹了口气:“已经晚期了,除非换肾,不然没救了。”

    “妈,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爸有事的。至于学校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老师请假了,不会耽误课程。”刘飞知道,母亲之所以不让妹妹告诉自己,主要是怕影响自己学业。

    “好,不影响学业就好。”齐秀兰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饿了吧!我现在就去做饭。”

    “好,我先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刘飞迈步离开了家门。

    昨夜一场暴雨过后,空气清新,刘飞的心情也略有好转。

    “脑海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口泉水?”刘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活动了下身体,见没有什么奇怪的状况发生,也懒得再想,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筹钱给父亲治病。

    昨天晚上刘飞就想好了,今天去大舅家借钱,所有的亲戚中,也就只有大舅家还算富裕,两家的关系一直也是不错。

    大舅家在隔壁陈村,离刘家村三里地,刘飞用了二十分钟,就走到了陈村。

    看着三间明亮的大瓦房,刘飞有些羡慕,踌躇了一下,面带笑容的走进院子。

    刚进院子,刘飞就见到大舅妈孙艳在院子里喂鸡。

    “舅妈。”

    听到声音,孙艳转过头,看到是刘飞后,又回过头喂鸡,淡淡道:“你回来了啊。”

    看到舅妈这个表情,刘飞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问道:“舅妈,我大舅呢?”

    “你大舅早上就出去了,有什么事跟我说吧。”孙艳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根本没有把刘飞请进屋的意思。

    刘飞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舅妈,我想找您借点钱,您放心,我不白借,别人给多少利息,我就给多少利息。”

    孙艳抬起头,冷漠地看着刘飞:“刘飞,不是我说你,你爸得了那个病,就是个无底洞,花再多钱也是治不好的,听舅妈一句劝,还是趁早死了心吧!”

    刘飞皱起了眉头,真想转身就走,不过一想到父亲急等着钱救命,咬牙陪着笑容说道:“舅妈,你放心,这钱我肯定不会赖账的,就算我家还不起,不还有我那吗,等我毕业挣了钱,肯定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

    “行了行了,赶紧走,愿上谁家借就去谁家借,我家没钱。”孙艳不耐烦地说完,又低着头喂鸡去了。

    刘飞咬了咬牙,转身就走,心中很不是滋味,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回去的路上,刘飞面色阴沉,所有的亲戚中,大舅家条件最好,以前两家的关系也不错,却没有想到不仅一分钱没借到,还被舅妈甩了脸色。

    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刘飞心急如焚,怎么办,三十万去哪儿凑?

    这一刻,他对金钱的渴望达到了顶点。

    刘飞木然的往回走,因为昨晚大雨的缘故,地上的黄泥土路很滑,好几次都差点让他摔倒在地上。

    妈的,到底去哪弄钱?

    刘飞急的脑子都快炸了,走着走着,走到土坎边上的时候,他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身体就失去了重心。

    啊——

    刘飞还没惊醒过来,只听“哐”的一声,身子重重摔在了地上。

    “草,真是倒霉!”刘飞骂了一句,刚要挣扎着起来,却看见前面的杂草中,生长着一株绿油油的植物,叶子上面,还绽放着一朵红色的小花。

    咦,怎么有点眼熟啊?

    刘飞是医学院的学生,专攻中医,常言道百草皆是药,所以他对花花草草异常敏感,看着那株绿油油的植物,刘飞觉得十分眼熟。

    他盯着植物,把书本上的东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终于,他认出了这株植物。

    野人参!

    没错,这就是野人参,跟书本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刘飞走出去,蹲在野人参的面前,仔细地看了看,心里暗道可惜,这株野人参才生长五年,如果是一株五十年的野人参,那父亲的病就有救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行字:“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

    刘飞不自觉的念了起来。

    随后,刘飞惊讶的发现,自己脑海中的泉水被调动了起来,泉水中分出一股细流。细流从脑海流经身体,又从身体流向手指,渐渐的,手指上出现一滴水滴。

    “叮!”

    水滴落下,直接滴在了野人参的那朵红花上,瞬间,刘飞就见野人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很快,就比刚才大了一倍。

    “这,这发生了什么?”

    刘飞愣在原地,双眼呆滞,仿佛活见鬼了。
第4章 注意点形象
 刘飞懵逼了。

    他盯着面前这株长大了三四倍的野人参,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害怕中带着一抹惊喜,急忙把埋在地下的人参挖了出来。

    靠,还真的变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飞把刚才的事情仔细回想了一遍,他有种感觉,野人参突然长大,与脑子里那口泉水有一定的关系,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一时又想不明白。

    算了,不想了。

    刘飞眼睛四下瞧了瞧,见没人,他急忙脱下衣服,包裹住野人参,快步向家中走去。

    回到家的时候,齐秀兰刚把饭做好,刘芳看见赤裸着上身的刘飞,瞬间脸色一红。

    “哥哥,注意点形象。”刘芳瞪了刘飞一眼。

    “嘿嘿,回屋说,回屋说。”刘飞神秘的笑道。

    “哥哥,你衣服中包的是什么?”看到哥哥神秘的模样,刘芳也来了兴趣。

    进了屋,刘飞打开了上衣,野人参瞬间出现在刘芳面前。

    “哇,这么大的野人参,起码也要二十年吧。”刘芳激动的说道,山里的孩子,对于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了解的。

    齐秀兰被女儿的惊呼声吸引了过来,当她看到人参时,也是一脸激动:“小飞,你这人参哪里来的?”

    “无意中发现的。”刘飞并不想过多的解释,因为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野人参为什么在短短一瞬间就会长到这么大。

    齐秀兰连忙道:“小芳,你赶紧出去打听打听,这么大个的野人参能值多少钱。”

    “行,我吃完饭就去。”刘芳一口答应下来。

    “吃什么吃啊,赶紧去问,回来再吃。”齐秀兰呵斥道。

    看着一脸委屈的妹妹,刘飞说道:“妈,我也饿了,要不咱们先吃饭吧,再说咱们这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野人参了,你让妹妹上哪去打听。”

    “也对,小飞,吃完饭你去打听一下,看看这人参值多少钱。”齐秀兰满脸期待。

    “对了,爸现在怎么样?”刘飞问道,昨天晚上回来,他就想去看看父亲,结果妹妹说父亲没在家。

    “现在只能透析维持着。”齐秀兰再次面露愁容。

    “妈,你别担心,只要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人参卖了,爸爸就不用来回跑了,直接住在县医院就行。”刘飞说。

    “嗯!”

    齐秀兰嗯了一声,然后走进厨房端饭去了。

    吃早饭的时候,刘飞想到了一个办法,现在是信息年代,只需要在电脑上搜索一下,就能知道野人参的价格。

    只是,刘家村根本就没电脑。

    “妹,咱村谁有智能手机?”刘飞朝刘芳问道。

    刘芳想了想:“昨天我看见兰妮姐回来了,她应该有智能手机。”

    刘飞皱了皱眉,妹妹口中的兰妮名叫李兰妮,从小就喜欢自己,比自己小两岁,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了,听说一直在县城的饭店当服务员。

    见刘飞脸色为难,刘芳道:“哥,要不然我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刘飞笑了笑,拒绝道。

    自己已经不再是十六七岁的青葱少年了,若是连借个手机都抹不开面子,以后怎么办。

    吃完饭,刘飞迈步朝李兰妮家走去,不到三分钟的路程,他就来到李兰妮家。

    刚进院子,刘飞就看见一道靓丽的身影。

    高高的个子,窈窕的身材,上身是一件白色短袖,下面是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正背对着自己在晾衣服,虽然穿着简单朴素,但浑身上下却充满了一种青春活力的气息。

    虽然没有看到正脸,刘飞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李兰妮。

    刘飞笑了笑,迈步朝李兰妮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李兰妮转过头,看到是刘飞后,李兰妮平静的脸上立刻出现灿烂的笑容。

    “刘飞哥。”李兰妮语气中带着喜悦。

    “兰妮,好久不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刘飞笑道,小时候李兰妮长得就很好看,不过总有一种没长开的感觉。

    如果说以前是花骨朵,那么现在就已经绽放成一朵美丽的鲜花。

    听到刘飞的话,李兰妮顿时俏脸一红,低下了头。

    看着李兰妮羞涩的模样,刘飞有些尴尬,自己来的主要目的是找她借手机,如果现在开口,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是恭维。

    过了一阵,李兰妮抬起头,红着脸看着刘飞道:“刘飞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回来的。对了,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刘飞如朋友般关心。

    “还好。”李兰妮点点头,眉宇间却带着一抹忧郁。

    刘飞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出言询问,自己家的事情就已经够麻烦得了,哪还有精力去管别人的事情。

    “那个,兰妮,你能把手机借我一下吗?”刘飞有些不好意思。

    李兰妮的脸再次红了,从兜中掏出手机,递给了刘飞。

    拿过李兰妮的手机,刘飞熟练的摆弄起来,打开网页,开始查找野生人参的资料。

    李兰妮凑过来看了一眼,见刘飞在搜索野生人参,好奇的问道:“刘飞哥,你查野生人参干什么?”

    “早上出去走了走,恰巧碰到个野生人参。”刘飞没打算对李兰妮隐瞒,但也并没有说那么详细。

    “哦!”李兰妮点点头,不再说话,站在刘飞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个熟悉的大男孩。

    此时的刘飞,给她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虽然刘飞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但李兰妮总觉得刘飞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在吸引着自己。

    刘飞查的很认真,根据人参的种类,年份,重量,个头,完好程度等判断出,野人参价格大概在四五万左右。

    虽然离三十万还有不小的数目,但也算解了燃眉之急,有了这四五万块钱,父亲就可以住院接受透析治疗了。

    突然,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不就晾个衣服吗,怎么那么慢。”

    刘飞刚转过头,就见门开了,李兰妮的母亲陈玉芬从屋中走了出来。

    陈玉芬看见刘飞,顿时一愣,皱眉说道:“刘飞,你怎么来了?”
第5章 你长点心吧
 刘飞看着陈玉芬,礼貌的说道:“阿姨,我来找兰妮借手机。”

    “怎么,现在你们家穷的连电话都打不起了。”陈玉芬厌恶的瞪了刘飞一眼,语气不善。

    刘飞皱了下眉头,把手机还给李兰妮,说道:“阿姨,兰妮,家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妈,你瞎说什么啊!”瞧着刘飞远去的背影,李兰妮跺着脚,气鼓鼓的说道。

    陈玉芬连忙警告道:“傻丫头,你可长点心吧!刘飞这个时候来找你,肯定没安好心,不是看上你的财,就是看上你的色了,我告诉你啊,往后离他远点。”

    “人家就是来借个手机,哪有你想象的那么龌龊,再说刘飞哥是大学生,怎么就没安好心了。”李兰妮梗着脖子说道。

    “大学生怎么了,别以为老妈什么也不懂,现在城里扫大街的都是大学生,大学生已经不值钱了,值钱的是你这样漂亮的大姑娘,陈村的二丫,上个月结的婚,光彩礼钱就十万块,还不算置办的家具。”提到钱,陈玉芬神采奕奕。

    “老妈,你怎么能这样,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了,如果是我不喜欢的人,我绝对不会嫁的。”

    李兰妮说完,“咣当”一声拽开门进了屋,她可不想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要他对你好就行,你放心,听妈的话,老妈不会让你吃亏的。”陈玉芬跟着进了屋,嘴里一直唠叨个不停。

    三分钟后,李兰妮捂着耳朵从屋中跑了出去,她实在忍受不了母亲的啰嗦,更不理解母亲的想法,难道钱真的那么重要吗?

    李兰妮刚出了院子,就看见篱笆外徘徊的刘飞,脸上瞬间有了笑容:“刘飞哥,你没走啊!”

    刘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兰妮,我还差一点就用完了,手机能借我再用一下吗?”

    李兰妮把手机递给刘飞,大方的说道:“没事,你用吧。”

    “我想回家一趟,要给人参拍一些照片,可以吗?”刘飞问道。

    如果没有照片,干巴巴一段文字的话,很难吸引到别人的注意,说不定还会被当成是骗子。

    “行,没关系。”李兰妮点点头答应下来,心中小鹿乱撞。

    刘飞走在前面,李兰妮如同小媳妇般跟在旁边,低着头,捏着衣角,十分的羞涩。

    “哥哥,你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看见刘飞回来,刘芳问道。

    紧随其后,刘芳看见了哥哥后面的李兰妮,脸色顿时有些怪异,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把李兰妮领回来。

    怪异一闪而逝,刘芳连忙打招呼:“兰妮姐。”

    “小芳,越来越漂亮了。”李兰妮朝刘芳笑道。

    刘飞没管二人,连忙来到床前,打开衣服,露出了人参,开始拍照。

    “这么大,得十多年了吧!”李兰妮一阵惊讶,她虽然对人参不是很了解,但从小在山里长大,一些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的,眼前的这颗人参,要比普通的三年参五年参大上好几倍。

    “最少二十年,还是野生的。”刘芳解释说,随后一脸期待的朝刘飞问道:“哥哥,查到值多少钱了吗?”

    “估计四五万吧!”刘飞淡淡一笑。

    现在的野生药材可以说是供不应求,尤其是有些年份的野生人参,可以说是有价无市,随着数量越来越少,价格肯定越来越昂贵,再等上几年,刘飞觉得翻上一番不成问题。

    听见能卖到四五万块钱,李兰妮长大了小嘴,满脸吃惊。

    普通的人参都是按斤卖的,价格好的时候,每斤也才七八百块钱,这个虽然个头挺大,但她没料到会这么值钱。

    “我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块钱,四五万我不吃不喝也要两年啊!”李兰妮惊呼道。

    刘家村地处偏远,虽然没有达到饿的连饭都吃不上,但绝对不富裕,普通人家能有个几万块钱的存款,在村中就算是富人了。

    如刘家,供着刘飞和妹妹两个学生,除了日常的开销后,基本上没有剩余。

    刘飞笑了笑,没说话,从二三十张照片中挑选了四张,发到本地的论坛上,又附上了自己的联系电话和家庭住址,才算完毕。

    “等着吧,到时候就有人上门了。”刘飞对此很有信心,毕竟对于野生药材来说,现在是卖方市场。

    正在这时,一阵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

    刘飞抬起头,只见陈玉芬站在院子中,双手叉腰一脸愤怒,指着女儿骂道:“你个死丫头,我不就是说你两句吗,转眼之间人就没了,害老娘找了半天,赶紧给我滚回家去。”

    李兰妮脸色一红,低着头,一句话没说。

    “玉芬来了,别在院子中站着啊!赶紧进屋坐。”齐秀兰一愣,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连忙出去迎接,她发现李兰妮对自己的儿子好像有些好感。

    李兰妮现在十九岁,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大美女,经常有人去提亲,说是把李家门槛踏破了也不为过,如果对方能成为自己的儿媳妇,齐秀兰还是非常愿意的。

    陈玉芬瞪了齐秀兰一眼,见女儿没动,顿时破口大骂:“李兰妮,想什么呢,赶紧给我滚回去。”

    “刘飞哥,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得先回去了,要不然我妈非得把我骂死。”李兰妮满脸歉意的说道。

    刘飞笑了笑:“没关系,我过两天再去找你。”

    “好。”李兰妮羞涩的点点头,声音低的如蚊子。

    见到自己女儿和刘飞眉来眼去的,陈玉芬立即大喊道:“李兰妮,磨磨蹭蹭干什么呢?还有你,刘飞,别打我女儿的注意,你也不看看你那怂样,配的上我家兰妮吗?”

    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被刘飞这个穷小子骗去。

    齐秀兰刚出门,就听见陈玉芬对儿子的诋毁,脸色立刻难看起来:“玉芬,我家小飞有什么不好,那点配不上你家兰妮了?”
第6章 陷害
“咋地,我说你儿子两句你还不乐意了,你瞧瞧你们家这两间破土房,拿什么配我们家的三间大砖房。”陈玉芬用手一指,把矛头转向齐秀兰,攻击力十足。

    “玉芬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家小飞可是大学生,毕业之后要留到大城市工作的,到时候住大楼房开小轿车,怎么就配不上你家姑娘了?”齐秀兰脸色微变。

    刘飞瞬间无语了,他和李兰妮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自己连她的电话都没有,怎么就突然间扯上婚姻大事了。

    李兰妮偷偷的抬起头,看了刘飞一眼,脸色一红。

    看到哥哥和兰妮姐两个人的模样,刘芳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呸!大学生怎么了?别以为现在是三十年前,出来个大学生就了不得,还住大楼房开小轿车,别做美梦了,想惦记我们家兰妮,你出的起彩礼钱吗?”陈玉芬牙尖嘴利。

    齐秀兰顿时语塞,虽然野人参能值几万块钱,但连治病的钱都不够,哪还有彩礼钱。

    刘飞脸上浮现一抹怒色,赌气的问道:“如果我出得起彩礼钱,你能把女儿嫁给我吗?”

    听到刘飞的话,李兰妮一脸羞涩,心中却满是甜蜜,这已经相当于变相提亲了。

    陈玉芬一脸不屑:“就你,出得起吗?”

    “说不定还真能出得起。”刘飞突然想起了变大的人参和体内的泉水,他虽然不知道泉水和人参的变化有什么关系,但人参的确是在滴上泉水后,才开始长大的。

    “刘飞,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我看你还是先把你爸的病治好,再把你家的房子翻盖一下再说吧。”陈玉芬冷冷的说道。

    老刘家全部的收入就是荒山上的几亩薄地,刘飞兄妹二人一年就得花费两万块钱,就算风调雨顺的年头,也存不下钱,更何况又摊上这么个大事。

    “只要有我在,我肯定不会让我爸有事的,至于我家的房子,你放心,不出一年,我保证是全村,乃至是方圆十里八乡中最好的。”刘飞霸气的话语,瞬间震慑住了四个女人。

    齐秀兰感觉到一阵欣慰,心中却有些担心,凭借自家现在的经济条件,想要实现儿子说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

    “哥哥,我相信你。”刘芳力挺道,她了解自己的哥哥,十分的要强,没有把握的事情更是从不夸下海口。

    李兰妮举起粉嫩的小拳头:“刘飞哥,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陈玉芬一把揪住李兰妮的耳朵,怒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别给我出来丢人现眼,赶紧滚回家去。”

    说完还不忘看了刘飞一眼:“说大话谁不会,等你家把房子盖起来再说吧。”

    扭着女儿的耳朵,陈玉芬二人朝着大门口走去,很快就出了刘飞的视线。

    陈玉芬母女走后,刘飞一阵心烦,也没在家呆着,一边走在村中的土路上散心,一边思考着如何为父亲筹钱治病,野人参虽然能卖个几万块钱,但距离三十万的巨款还是远远不够。

    怎么办,到哪里去筹钱啊?刘飞一筹莫展。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

    看到胖子,刘飞皱起了眉头。

    胖子名叫赵大虎,今年三十多岁,偷鸡摸狗不干正事,村中人见人躲,没人愿意搭理。

    刘飞见赵大虎朝自己走来,连忙闪躲,而对方却好像瞎了似得,直接冲着自己过来,咣当一声撞在自己身上。

    刘飞刚要开口,赵大虎就怒气冲冲的骂道:“你TM的瞎啊,撞我干啥?”

    “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明明是你撞得我。”刘飞理论道。

    刚才看见赵大虎朝自己走来,他特意往旁边走,把中间的主道让了出来,却没想到赵大虎奔着自己就撞了过来。

    “小B崽子,你说什么。”赵大虎拧着眉毛,伸手推了刘飞一把,差点没给他推倒。

    刘飞后退两步,没说话,抬头瞪了赵大虎一眼。

    “居然敢瞪我,草尼玛的,老子TM弄死你。”赵大虎一拳朝着刘飞的眼睛打去。

    忙往后退了一步,刘飞躲开了赵大虎的拳头。

    刘飞虽然长的不是特别壮硕,但却一直在坚持锻炼,所以身体素质相当不错。

    “你个小崽子,居然敢躲。”见刘飞躲开,赵大虎羞恼成怒,一拳砸了过去。

    躲过后,刘飞反手一拳,打在了赵大虎的头上。

    赵大虎吃痛,双手捂住了脑袋,借此机会,刘飞又出拳砸向赵大虎的鼻梁。

    啊——

    赵大虎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鼻血沾满半张脸,看起来十分吓人。

    “狗日的,别以为老子怕你。”刘飞跟着又狠狠一脚踢在赵大虎的身上。

    “滴呜——滴呜——滴呜——”

    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进耳里,刘飞猛然回头,只见一辆警车朝这边飞驰而来。

    很快,警车在刘飞面前停下,紧跟着,从警车上下来一个瘦巴巴的警察,扫了一眼地上的赵大虎,警察皱了皱眉头,然后拿出手铐,向刘飞走了过来。

    刘飞心感不妙。

    这个警察他认识,是镇上派出所的,名叫瘦猴。

    瘦猴冷冷的看着刘飞:“人是你打的?”

    “是的。但是赵大虎找茬在先。”

    “很好,只要承认是你打的人就行。”瘦猴说完,直接拿着手铐,往刘飞手上拷去。

    啪!

    刘飞伸出手,一把攥住了瘦猴的手腕。

书名:妙手小仙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妙手小仙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由他代拟的最后一道诏书,结束了千年的封建帝制!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道圣旨是《宣统帝退位诏书》,是大清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宣统三年十二月廿五)所颁布的退位诏书,从此大清统治中国最后结束。由于溥仪当时年仅六岁,无行为能力,因此由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宣统帝退位诏书》全文影像版那么诏书的起草者是谁呢?多数人认为是清末状元张謇,本篇文章对这段历史不做考证,旨在介绍张謇的书法艺术。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

  • 拓宽全球海洋视野 助推海洋强国建设:《世界海洋法译丛》在深圳举行首发式

    7月19日,由青岛出版社与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推出的国际海洋法学基础资料集《世界海洋法译丛》在第二十八届全国书博会主会场深圳会展中心举行了图书首发式。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张海文,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黄瑶,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孙杏林,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处长刘子文,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刷发行处处长刘咏梅,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为达,新华社海洋资讯中心主任董学清,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

  • 90%的人是这样被淘汰掉的

    从生物出现起丛林法则就一直存在于整个自然的进化当中纵观每一个精妙的物种无不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进化出属于自己的法宝方能获得一席之地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是如此安于现状和自怨自艾不能换来成功反而会在不经意间拆掉你进步的阶梯作者涔汐(id:zhangcenxi99)来源张涔汐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你正在被淘汰的时候,却浑然不知。01这几年一本科幻小说特别火,那就是大刘的《三体》,堪称一部神作。此书让互联网的大佬们爱不释手,甚至连高晓松都在节目中说:大刘,你负责创作,我负责给你打call。可见受欢迎的程度,为什么

  • 凡人曾国藩:成天道貌岸然 也为钱发愁

    记者吴敏实习生钟慧2011年09月09日14:17来源:《南方日报》但真实的曾国藩不可能只是一本励志的成功学故事,更不可能是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完人”。“我发现,细节中的曾国藩,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他很少洗澡,经常几个月才洗一次脚。他做穷京官时,成天为钱发愁。”今年是曾国藩诞辰200周年,9月3日,首届海峡两岸曾国藩学术研讨会在曾国藩的家乡湖南双峰举行,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曾国藩的纪念活动。从百姓口中的“曾剃头”到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口中的“汉奸侩子手”,在大半个世纪里,曾国藩一直顶

  • 高温闷热的“三伏天”要如何吃?-91搜墓网

    三伏天高温闷热,使人非常难受。国家级营养保健专家、湖南省胸科医院院长唐细良建议,在这炎热的天气,人体胃肠道的蠕动减弱,消化功能减退,会出现食欲减退、厌食等,饮食应以清淡、滋阴生津为主。三伏天容易出现种种不适俗话说,“进入小暑,上蒸下煮”,入伏后,高温、高热、高湿的天气将频繁出现,热浪袭人,酷暑难耐,各类健康问题也接踵而来。1、天气闷热,气压较低,容易使人产生胸闷气短,心率变缓等症状,严重时可引起心脏的不适。2、易引发中暑,一旦发生中暑,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等情况,应速至阴凉处休息,情况严重者

  •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选择合适的拍摄区域,尽显小姐姐的优雅感。拍照时可以让小姐姐稍微转动一下身体,露出双腿,营造出一种若隐若现的美感。可以让小姐姐转动一下肩膀,后肩略低于田间,可以展现小姐姐的修长动人。拍照时,小姐姐稍微倾斜一下身子,可以轻松的秀出完美的身材曲线。给小姐姐拍照,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画面的美感,要让小姐姐看上去很有气质。

  •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有时候我们可以给模特亲身示范所要做的动作。让模特更好的领会你的意图。想要拍出好看自然的照片,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模特感到舒适。给模特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才能更好的拍出模特的优雅美丽。模特站立的时候,两腿稳定,面朝摄影师,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拍照时可以让模特把重心放到后腿上,这样的话,模特看上去更加的迷人,更加的有动感。

  •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上山小麦我要分享有人说《红楼梦》其实可以看做是曹雪芹的自传,其实不然,曹雪芹出身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曹顒之子(一说曹頫之子),家庭地位可以说是十分显赫。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做过康熙帝的乳母,祖父曹寅做过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史。在康熙、雍正两朝,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主政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极富极贵,成为当时南京第一豪门,天下推为望族。因此曹雪芹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