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爱成魔》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15:3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爱成魔

chapter 001 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一)
  深秋的街道,郁郁葱葱的常青藤爬上修道院的墙壁,迎风摇曳。来自163shenghuo.com冷风袭来,吹起苏米灰绿色格子围巾,她站在修道院外,仰头看着那些缠绕在墙头的常青藤。一辆红色的观光马车慢悠悠地驶过,那马夫带着帽子,看到她,绅士地取下帽子,笑容可掬地说道:“Miss,Can I help you?”   苏米的目光触到那中年的男子按在胸口的尖角帽子,生硬地扯出一丝笑容,用一种极淡极冷的嗓音说道:“No,thanks.”   她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羊皮小皮鞋,暗棕色的,有种年色已久的暗沉感。目视着那辆观光马车离开她的视线,苏米背起包,拿起长椅上的两本书籍,放进脚踏车的车篮里,踩在落叶上,骑车前往自己临时租的小屋。寒流即将来临,而她无论在哪里流浪,每到冬季都会如蛇冬眠一般缩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过冬。   Adare小镇在世界的极北端,与陆地隔着漫天的海水。茂密的小森林,绿色的湖水还有一排排白墙红烟囱、尖角玲珑的茅草屋,仿若被繁华遗落的世界。她喜欢在每个黄昏时分骑着单车顺着农舍的小路一路漫无目的地骑着,看着那些茅草屋、刷的鲜艳的门窗以及石墙外的草坪,仿佛时光都为之静止,岁月安好。《一爱成魔》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她斑驳不平的心在这里被熨烫地有些疼痛。苏米买好书,骑车回到临时租赁的茅草屋时,已是黄昏。一个男人坐在她小屋的前面,褐色的风衣,低垂着眼看着手腕上的Glashutte。   好心的房东路易斯太太隔着半开的窗户,指了指那个男人,冲着她笑,用很僵硬错误百出的中文喊道:“Manjusaka,找你的。”   苏米身子微微一震,那款腕表,她记得有一个人拥有这样的款式。线条流畅有着拱形蓝宝石水晶玻璃。苏南最喜欢收藏这样的格拉苏蒂。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南抬起头来,看着她,无比平静地说道:“我来接你回家。”   他的双眼太深邃,以至于苏米看不见他眼底的光。   脚踏车倒在了地上,那两本书籍跌出了篮子,孤零零地掉在地上。   她闭眼再睁开,看着眼前阔别多年的男子,只觉冷的血液都开始抽搐,那些尘封多年的过往蜂拥而来,呼啸着要将她撕成碎片。   六年前的苏南不会这样平心静气地等她,说要带她回家,他只会拿着枪指着她的脑袋嘶吼道:“滚,你给我滚出苏家。”   六年前的苏米也不会这样郁郁寡欢地流浪在世界各个角落,过着离群索居的日子,她会穿着金色的水晶鞋穿梭在自己的生日Party上做风光无限的苏家女儿。   这世上最悲哀的不是从公主跌落成灰姑娘,而是她一无所有地背负着不可被原谅的债。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六年,他们都被时光改变了。   苏米将书籍捡起来,有些抽疼地说道:“好。”没有问事件,没有问时间。她无法开口拒绝,这是她欠他,欠苏家的。   苏南是个雷厉风行的男人,从打包行李和路易斯一家告别,再从小镇一路辗转去都柏林,不过只用了一夜的时间。飞机在第二日就飞上了万里的高空,她靠在座椅上蜷缩着身子有些疲倦地睡去,梦里又是十八岁的苏米坐在苏家高高的树屋上,叶拓扒开郁郁葱葱的树叶,露出一张极为漂亮的面容,笑眯眯地说道:“小米,我看见你白花花的脚丫子了。”   她尖叫着拿起手边的鞋子砸过去,叶拓笑的一脸嚣张,身子灵活地闪躲开去,阳光照亮他嘴角的那颗小痣,神采飞扬。163生活网多年后,那颗红色的小痣慢慢成为她心口的一颗朱砂,长在肉里,用刀一割便能流出汩汩的血来。   
chapter 002 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   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   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   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一爱成魔》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他的嘴角勾起一丝讥诮的笑容,“苏家所有的产业、房子、车子都变卖了。这车是司家的,我如今在司漠手下打工。”   苏米的薄唇微微颤抖,如雪苍白。苏家败落了,就在她的手上败落。   “你需要我做什么?”车子行驶在暗影婆娑的山间,这一代是高级别墅区,以前的苏家也是住在半月湾上的。苏南如此大费周折地找到她,带她回来,不会是突然间良心发现,想起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来。   苏南沉默了一下,整理好思绪,言简意赅地说:“我要你帮我要回苏家,这是你赎罪的唯一机会。”   苏米靠在后背,抓着包的手指微微颤抖。   苏家,那个承载着他们年少欢愉与童真的苏家,在苏米的记忆里是绿草地围绕的一幢红房子,六年前苏家就不再属于他们。   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她如鸵鸟一样,埋头逃离,希望能死在流浪的途中,而苏南则选择了留下来面对一切。苏家没有了,她和苏南都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你希望我怎么做?”苏米些微沙哑地开口,垂下眼睫,指尖紧紧地攥住手中的包,微微发白。   愧疚与悔恨让她无法拒绝苏南。当年如小太阳一般的苏米变成了暗夜里的影子,她早已习惯多年的沉默寡言和孤寂寒冷。   苏南看着她苍白的无一丝血色的脸,眸底有暗光流过,带着冷意,一字一顿地说道:“去司家,司漠会告诉你怎么做。”   车子很快就到了司家,穿过占地宽广的草坪,停在了一株高大的树下,有暗香袭来。   苏南率先下车,苏米抱紧手中的包,下车才发现,暗香来自于月夜下的高大枝桠,密密层层的花朵开满枝头,草地间落了一层暗色的花瓣。这不知名的树种一左一右分立在苏家别墅的庭前,颇为不凡。   苏南站在一旁,淡淡地提醒道:“这是司家的主宅,老爷子这两年一直在外地休养,司家的子孙各自住在外面,极少回来,如今只有司家两兄弟司漠和司炎住在这里。”   司漠?司炎?   “我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立场,司漠是家族长孙,你进了司家,凡事不要触怒他。至于司炎,你直接忽视他的存在。”苏南淡漠地交代着。   说话间,司家的老总管出了光亮可见的正厅,走过来,挂着标准式的微笑,说道:“苏先生来了,大少今天有个晚宴,吩咐苏先生不必等他了。”   苏南点头笑道:“我知道了,谢谢李管家,这是小妹苏米,暂住司家,以后还望李管家多多关照一下。”   苏米垂下眼,不敢去看苏南俊朗的笑容,心微微刺痛。昔日高高在上的苏家少爷,如今会这样圆滑世故地对着司家的管家陪着笑脸说话。那样骄傲的苏南花了多久的时间才从他少爷的身份中走出来的?苏米只觉得骨子里都透出一股刺骨的寒意来,六年未见,苏南竟变得这样彻底。   李家管依旧微笑,说道:“苏先生客气了,此事我要请示大少爷,老爷子不在,宅子里的一切都要请示大少。”   这是司家的主宅,若无司漠的同意,无人能住进来。   苏南笑道:“好。”   李管家走到一旁,打电话请示司漠。   苏南见他走开,脸上的笑容淡去,看向苏米的目光透出一丝的苛刻和狠意来。   “你只有一次机会让司漠留下你,进了司家,我们才有希望,苏家所有变卖的一切后来都是由司家吃下的。”苏南的声音透出一丝的凶狠,紧紧抓住苏米的胳膊,低声说道,“你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也就不配再称为苏家人。”   苏米猛然闭眼,深呼吸,手臂被苏南抓得生疼,她毫不怀疑,若是她毁掉了苏南的计划,他一定不会再放过她。   “你将我当做一件物品卖给了司家?”苏米沙哑地说出来。   “不,不是卖,是直接送给了司漠。”李管家打完了电话,往回走,苏南的声音轻柔了起来,一边朝着李管家微笑,一边在苏米的耳边说道,“米米,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   米米,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   苏米猛然间感到一阵昏眩,她确实亏欠了司漠,那个男人恐怕至今还痛恨着她。苏米抬眼,双目刺痛地看着自己从小就仰慕的哥哥,苦笑道:“苏南,为了拿回苏家,你是不是连自己都出卖了?”   苏南嘴角的笑容突然僵住。   李管家走过来,笑道:“大少说苏小姐可以留下,苏先生请回吧,有事情,大少会联系你的。”   苏南淡淡道谢,深深看了苏米一眼,转身离开。   李管家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苏米,目光绕过她脚上那双光泽黯淡,连漆皮都被磨掉的小皮鞋,扬起客气的笑容说道:“苏小姐请随我来。”   他们走的是偏厅,苏米看着自己的小皮鞋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踩出淡淡的脚印。前面带路的李管家眉头抽搐了一下,依旧客气有礼地领她上了三楼,说道:“三楼是大少的私人活动空间,苏小姐可以住在三楼的客房,大少有洁癖,偏厅、庭院以及客房苏小姐可以随意逛。”   苏米默然,司漠有洁癖,言下之意,其他的地方禁止她踏足。   虽然说是三楼,但是苏米跟随李管家走过长长走廊时才发现,司家的主宅占地面积甚广。三楼是浓烈的英伦风格,苏米目光流转过走廊上罗列的惟妙惟肖的盔甲骑士和青铜雕塑,有些咋舌。这里倒不像是住宅,她险些以为进了博物馆。司漠,竟有收藏癖。   他们绕过了一扇扇紧闭的房门才到达西边的客房。   李管家打开门,朝他欠了欠身子,然后一言不发如同中古世纪的幽灵般消失在幽深的走廊上。   
chapter 003 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三)
  四周一片寂静。苏米一个人站在宽大的客房,靠在门上,深呼吸一口气。   客房超乎意外的大,屋内是冷色调,棕蓝色为主。就连窗帘都是灰蓝色的,上面是大片大片的曼荼罗暗纹。苏米将包放下,走向窗台,以手丈量着窗台的尺寸。很宽,足够她坐在上面看书。   窗台外是郁郁葱葱的庭院,有晕黄古朴的旧式壁灯点缀在树边,百合的清香随风飘来。   苏米低低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时差的原因还是畏惧的原因,她丝毫没有倦意。苏米深呼吸,站在房内数分钟后才想起来要找事情干。   泡澡,擦头发,她坐在床上才发现自己的身子有些冷,且无法控制的在颤抖。从包里翻出最常读的诗集,苏米坐在窗台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默默背诵着那些诗中的语句,平静着心绪。   年少时,她最爱的便是坐在苏家的树屋上,光着脚仰望着星空,幻想着种种美好的画面。那时候,苏南总是不屑她,她仗着父亲宠溺她,倒也不怕苏南,不像现在这般,简直是唯命是从。   想到父亲,苏米眸光一暗,闭眼,靠在窗台的墙壁上,光着脚,听着山风吹过松涛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米突然惊醒过来,膝间的书滑落在地上。   她的视线被一片阴影遮去,陌生的冷硬的气息侵袭着她赤裸在外的肌肤,她倒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身子一颤,往后跌去。   身后是悬空的窗台。一双大掌适时地攫住她的胳膊,拉住了她的身体。   那人垂下身子,面容隐在光影暗处,冷漠地开口,声音如金石坠地:“也许,我该任你跌下去摔死。苏米,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苏米紧紧地抱住眼前出现的强有力的臂膀,她抬眼,目光氤氲一片,感觉他袖子上的暗金色袖扣抵在她的手臂上很是生疼。她挣扎着站起来,下了窗台,对上一张矜贵冷漠的面容,低低地隐忍地说道:“我很好。”   她真的很好,如果没有叶拓、没有司漠的出现,苏家还在,她会更好。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司漠。第一次是六年前。她在医院里,跪在司漠的面前,司漠冰冷嫌恶地转身,给她冷漠的背影,淡漠地说道:“你欠我的,拿苏家来抵偿。”   那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对话。直到漂泊六年后,她重新站在这个男人面前,以这样屈辱的身份。   司漠抬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她数秒钟,然后隔着单薄的睡衣,突然攫住了她胸前的贲起,以手丈量着。   苏米的小脸陡然间苍白,一种羞耻感涌上心头,让她无血色的小脸慢慢地透出一丝的嫣红来。她僵硬着身子,没有动,死死地克制着反抗的念头,直到司漠收回了手。   她屏住呼吸,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司漠上前一步,将她逼到后面的墙壁上,以手指探入她的衣服,一路而下,进入她的身体,淡漠地问道:“是处吗?”   一丝疼痛感与惊惧感袭来,她的身子僵硬如石,想要反抗,却被他牢牢地困在他的身体与冰冷的墙壁间。   “不是。”她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内心似乎有一丝快慰闪过。   她该如实回答,讨好这个男人,毕竟他的手上掌控了整个苏家,苏米感觉到了一丝的悲哀。是不是处都不重要,她来司家注定了要成为交易品。   司漠皱着眉头,想要抽回手指,但是她的身体很敏感,很紧致,让他莫名的有了一种销魂感。司漠难得地沉默了数秒钟,看着眼前这个小脸苍白,短发凌乱的女孩。   她不像大多数女人留着长发,她的发只到肩膀,凌乱细致的美,凸显出了她的五官,这张脸只怕没有他的手掌大,白的近乎透明,双眼微微弯起一个弧度,有氤氲的水泽。这个女人,光是看着便能激起他的欲念。   苏南果真是个狠心的男人,不过也是个聪明的男人。若是寻常货色,哪里能进得了司家的大门。   司漠见她如石头一般杵在那里,很是不快地开口:“脱衣服。”   苏米身子一颤,咬住了下唇,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深如古潭,看不出一丝的情绪与欲望。   她抬眼看着司漠,脸色苍白。   司漠看着她的眼睛,淡淡地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如同大提琴,带着质感与冷漠:“苏南应该对你说过,我需要一个听话的宠物。”   “司先生应该不缺宠物。”她开口,声音干哑,尾音带着些许的颤抖。   司漠皱起了眉头,对于女人仅有的那点耐心所剩无几,他并不爱解释。他攫住她的下巴,强有力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抱起,抛在了床上。   陌生的带有侵略性的身体压上她时,苏米闭了闭眼睛,她偏过头去,攥紧手下的床单,细细地沙哑地说道:“不要有光。”   不要有光,如今的苏米是这样地惧怕光线,她六年来一直蜷缩在黑暗中囫囵生活,心早已坠入了黑暗,不敢碰触一丝的光明。如果身体能换来苏家,能赎罪,那么她也算还有最后一丝的价值。她无声地一笑,闭眼掩去满眼的伤痛。   男人没有说话,关了灯,他的指尖顺着她的衣服领口进去,碰触着她裸露在外冰冷的肌肤。苏米颤抖着,皱着眉尖,她的身体很僵硬,没有任何的前戏,司漠进入时,她的身子疼的弓了起来。   男人闷哼了一声,开始玩弄着她的身体,让她放松下来,然后开始猛烈地进攻。   没有光,唯有窗外的月光照亮窗台,暗夜中,她咬紧下唇,将到嘴的细碎的喘息声尽数吞下,陌生的欢愉还有猛烈的占有带来的昏眩感让她无法思考,身体早先的疼痛早已麻木,只剩下彼此交缠的身体以及欢爱的气息,强壮的男人,冷酷地占有,让苏米如同风雨中的小船只能紧紧地依附着他。   她的身体被男人开掘成一朵妖娆的暗夜之花,她咬住枕头,在欢愉和麻木中莫名地泪流满面。   “米米,米米,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追赶风。”追风一般的少年抱起她,无比欢快地叫道,“我们去追赶时光。”   年少的苏米张开双臂,拥抱着这个世界,尖叫地欢呼道:“叶拓,我要飞起来了。”   她泪流,高飞的苏米重重地摔了下来,摔断了所有的一切。   男人的动作强而有力,她张开口咬住他的肩膀,深深地咬住,低低地沙哑地哭道:“疼——”   疼的是身体还是心?   她早就知道,命运早已将她残酷抛弃。苏米,再也不是当年青涩单纯的少女,岁月沧桑了她的容颜和心。   司漠听到她细碎沙哑的声音,不知为何动作轻柔了一些,鬼使神差地低头吻住了她苍白的薄唇,肆意地吮吸着。   她如同脱水的鱼儿慢慢窒息,常年漂泊的瘦弱身子哪里经得住男人这般无节制地需索,在男人的折磨中昏眩过去。梦里依旧是十八岁的苏米,坐在苏家高高的树屋上,光着脚快乐地哼着歌,梦境的最后,她最喜欢的水晶鞋掉下了树屋,她跟着坠落了下来,坠进无尽的黑暗中。   
chapter 004 结满蜘蛛网的红房子(一)
  第二日醒来,司漠已经不在。苏米睁眼看着从灰蓝色窗帘内渗透进来的阳光,许久才眯眼,起身将窗帘全部拉上。屋内重新归于一片阴暗,她松了一口气,有些麻木地进了浴室,将热水打开,全身浸泡在浴缸里。   手机铃声不屈不挠地响着,沙哑的女声反复唱着那首《哭墙》,她曾经有段时间沉浸在这首歌里,变卖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孤身一人去了耶路撒冷。那年她去的时候,巴以地区的局势很动荡,经历了一周的血腥冲突之后,她见到了那一堵承载着无数风霜和历史的厚重城墙。   无数的犹太教徒从远方流浪回来,披着白衣白帽摩挲着哭墙,伏在上面痛哭涕零。她那时跪在哭墙前,触摸着它斑驳的痕迹,以为自己跋山涉水会失声痛哭,然而却哑着嗓子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她终于明白,有些痛,只有在沉默和黑夜里才能看见它流的黑色的泪。   她摸索着起身,找到掉在地毯上孤零零的包,翻出手机。   “你昨夜留在了司家?”苏南简洁生硬的声音响起。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那头传来苏南松口气的声音。   “司家的情况很复杂,我一时跟你说不清,你只要记住一点,抓住司漠的心就足够了。”苏南在那头冷静地交代着,许久才说了一句,“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不要让我后悔当年轻易放过你,你做的好,我会考虑带你去见父亲。”   苏南挂断电话。   苏米手中的手机陡然掉落在地,她有些昏眩地扶着凌乱的床沿,稳住身子,许久才喘过气来。   父亲?她觉得生出了一股的力量。   苏米换了衣裳,拉开窗帘,从窗台看向司家的院落。触目的是一色的绿色草坪,修剪精致的景观花卉,亭子后是花房,隐约能看见盛开的百合。   她目光微微一动,打开门,长廊内空无一人。阳光从落地窗户射入,照亮走廊。   苏米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下了楼,从偏厅进入庭院的花房。   花房内培育了不少名贵的花卉,有花匠负责打理。苏米剪了一支百合,按原路散漫地返回。   进入偏厅时,李管家正候在门边,一副职业的管家模样,笑容可掬地说道:“苏小姐,晚餐要到七点,苏小姐可以用下午茶。苏小姐缺什么东西可以列个清单,我们会安排人为您采购。”   苏米微微愣住,看了看西沉的太阳,她的时差没有调整过来,加上昨夜太过折腾,这一睡竟是到了下午。莫怪这位李总管的眼光中多了一丝的复杂的笑意,言语中更是有了一丝的不屑。   送上门的女人,这样的身份确实很难得到别人的尊重。   苏米自嘲一笑,凉薄地说道:“谢谢,我不缺什么。”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宽松的浅咖色线衫、布格子的裙子,灰绿色围巾。   这便是苏米,朴素的如同路人的苏米,她再也不是苏家的小姐,再也不会拥有自己的水晶鞋,多年离群索居的生活让她比谁都认清自己的本质。   她拿着手上才采摘来的百合朝着李管家点头,上楼去,走到一半忽而转身,说道:“花房的花培育的很好,尤其是这些荷兰百合。”   她指着手上纯洁的百合花,馨香、清纯,花朵上犹带露珠。   李管家愣住之时,苏米已经转身上了楼,嘴角扬起了一道讥诮的弧度。越是清纯越是讽刺。   

一爱成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一爱成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完整版【禁欲总裁宠上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禁欲总裁宠上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禁欲总裁宠上瘾目录预览:第9章有背景的新人第10章签约第11章证明自己第12章蒙尘的珍珠第13章季谣回来了第14章莫少的女人第9章有背景的新人“签了你我有什么好处?”“签了我,我能给你赚钱啊。”莫沉言不屑的嗤笑,“我不差你那点钱。”季谣语塞,有些赌气的继续去拉着车把手。“既然谈崩了那就让我下车。”“不如,我们来谈笔更大的生意。”她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像只小狐狸。“什么生意?”“一个亿的生意。”莫沉言嘴角的笑意显得很风流,意味不言而喻。季谣

  • 完整版【幸得遇见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幸得遇见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幸得遇见你目录预览:第9章祸不单行第10章上来踩背第11章只是,踩背?第12章我们完了第13章我不是潘金莲第14章车里怎么玩?第9章祸不单行婆婆一看,眼睛一挑,像是抓到了一个好机会,连忙朝着经理跑过去,伸手要抓着经理的手说道:“诶呦,欢颜领导啊,我跟你说啊,我们欢颜不检点,我来这里为我儿子讨个说法,结果这个女人还有我儿媳妇竟然要上来打我,您可要给我评评理啊!”经理的脸,瞬间就绿了,变成了猪肝色,朝着后面让了让,让婆婆放开。婆婆却完全不明白状

  • 完整版【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目录预览:第9章斯文败类第10章我要谢赫万劫不复第11章不强人所难?第12章合同第13章你说谁是丧妇!第14章我爱你第9章斯文败类进来的那几个男人都是一身黑衣的彪形大汉,满脸凶气,看起来就来者不善,他们很快就列成两队站好,低头弯腰像是在恭候什么人。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再看到杜非白,穿得西装革履,帅气斯文,和早晨在我身上施暴的那个禽兽截然不同。斯文败类?衣冠禽兽?那一刻,我狠狠地瞪着那个男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

  • 完整版【契约男友被偷种】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契约男友被偷种】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契约男友被偷种目录预览:第九章骚扰第十章沦为服务生的洛柒晨第十一章我们好好回忆下第十二章好好的伺候我第十三章孩子都有了第十四章不要你做爸爸第九章骚扰惊讶过后就是无尽的怒火,将她逼到墙角,“你这些年都到哪里去了?!”语气中带着咬牙切齿地味道,双手钳着她的肩膀,仿佛要将骨头捏碎。忍住肩膀上的疼痛,脸上却恢复了无比的平静,说出一句让他心碎的话,“有关系吗?我们好像不是很熟吧?”洛柒晨毫不畏惧地直视他的眼睛,他从中已经看出来,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

  • 完整版【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目录预览:第九章:装给谁看?第十章: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第十一章:她恋旧第十二章:你太让我失望了第十三章:还学会离家出走了第十四章:你是谁第九章:装给谁看?办公室里,一眼看过去,第一眼正好能看见上半身俯在办公桌上的陶梦然,她一身红色深V连衣包臀裙,上身随意的搭了一件白色小香风斗篷,一脸媚态的看着蔺席泯。而她面前的蔺席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就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正好落在陶梦然那一双瓷白

  • 完整版【腹黑小妻很撩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腹黑小妻很撩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腹黑小妻很撩人目录预览:第9章交易第10章开始第11章酒会第12章缘来是你第13章烂桃花第14章青梅竹马第9章交易“呵呵!妹妹还是这么少言寡语!”梁梦月很会自我麻醉地化解尴尬,罗凡直接一个白眼儿,是跟你没话好么。“妹妹,过得还好吧?”梁梦月不请自坐,还想拉梁碧落的手秀亲密。梁碧落抬手躲开了,脸色生冷,声音更冷:“叫我梁碧落就行,过得怎么样,似乎已经跟你没关系了。”“呵呵,妹妹别说气话了,爸爸那天说赶你出门也是一时气话,只是各位股东当了真,唉

  • 完整版【美女上司很傲娇】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美女上司很傲娇】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美女上司很傲娇目录预览:第九章心相印第十章气急败坏第十一章成为历史第十二章哥们儿第十三章借尸还魂第十四章气势锐减第九章心相印我面前的桌子摆着一盒“心相印”牌的纸巾,我不停地扯出纸巾,擦自己的双眼,刚才被一支美国原产的辣椒喷雾剂命中了,现在依然还是火辣辣地痛,仿佛是有人往眼睛里抹了两把胡椒粉似的!眼泪止不住地哗哗哗往下流!“死流氓!”林曦儿骂道,目光紧盯着我,“我再问你一次,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叹口气道:“我都说了两遍了!事情经过就是那样

  • 完整版【烈火青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烈火青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烈火青春目录预览:第009章破解相册秘密第010章被甩一巴掌第011章你爷爷来了第012章父亲的背影第013章一吻动情第014章视频聊天第009章破解相册秘密第二天我是顶着熊猫眼起床的,昨晚跟雪心蓝一直聊到深夜,几乎是连哄带骗终于拿到了相册的密码,但是当我打开QQ相册的时候,顿时傻了眼,里面全部都是雪心蓝的美照,有半露酥胸的,有拍她修长美腿的,一张张的美照看得我鼻血都要喷出来,可坑爹的是,这些美照全部没有露脸出来!被雪心蓝美照撩了一晚火的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