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邪王宠妃-君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22: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邪王宠妃-君之

第一章 重生
阴雨连绵,休鲁格的天空已经连着下了整整半个月之久,此刻这漏雨的柴房内,因为地上的篝火显得的如此温馨,烤肉的香味充实着整间屋子。网站163shenghuo.com 被这肆意的香味勾引的哈喇直流的苏晚清,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支撑起自己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想要看清楚那香味来自于何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这会儿似乎应该在华夏边境和毒贩殊死搏斗,难道战争结束,自己被人营救了? 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她,眯着眼望向那光线阴暗的小屋,窗外的阳光洋洋洒洒的就这么照射在这火光四射的房内,只看见篝火的角落里出现一个肥硕的身躯慵懒的趴在地上,对着地上的篝火就是一口烈焰。 “你……” 这句话苏晚清还没能惊恐的说出来,就听见对方清脆的对着自己喊了一句:“你什么你?烤肉烤好了,过来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借着火焰的光束,苏晚清终于看清了对面的黑影是什么,准确的说那是一条龙,一只出现在奇幻小说内描述的龙,只不过,很肥硕,四肢粗壮,一声黑漆漆的龙鳞夹杂着少许的暗红色,背后的翅膀如同鸡翅膀一般大小看上去滑稽之极,盯着她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龙?还是怪兽! 虽然让苏晚清想到了奥特曼里面的怪兽,她依旧震惊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一声高亢的惨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苏家。 “啊啊啊啊啊啊……怪兽!” 几乎苏将军府里每天都会经历这样高亢的惨叫,用来取而代之那起床的号角声,这样高亢而又尖锐的声音基本能渗透整个苏家,院落里的行走的奴仆都已经习以为常。 尤其是练武场的苏家子弟都一脸鄙视的望向声音的发源地,藐视道:“苏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傻子?” “怪兽?晚清,你居然傻得连肥龙都不认识了?” 说话的那条龙一副同情的表情,瞅了一眼苏晚清,继续将烤架上的羊腿塞在了嘴里,吃相极为粗俗。 “晚清?” 苏晚清感觉自己疯了,居然听懂了那些奇奇怪怪的音符,惨叫的手脚发软,顾不得多想自己这会儿为什么会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而是想要趁机逃出去。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龙看了看今天表情多变的傻妞苏二小姐,伸手出爪子将烤好的羊腿如同往日那般送了过去,还没说话就听见苏晚清尖惧怕的呐喊:“你不要过来!怪兽……你……” 那龙狰狞的脸上呆愣了几秒大笑出声,用龙语对苏晚清道,“你这傻妞今天实在是太奇怪了。” 脚步并未停顿的向着苏晚清走去,苏晚清惨叫的只感觉浑身发烫,不等那长相狰狞的龙走向自己,迅速的将手一挥,一道红色的光束从手里绽放,如同火焰一般的十二根火箭从手掌呼啸而过,准确的刺向那走近自己的怪兽。 喷! 苏晚清自己都被自己震惊了,一脸呆愣的举着自己的右手,慌张的望向不远处同样呆愣被火焰刚刚击中的怪兽,含着泪怒吼出声:“你别过来!听见没有?” 苏晚清这会儿还真是无法探究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么一招火箭,此刻被对面不确定的生物狰狞面孔吓的浑身紧绷,一刻都不敢放松,看看对面那张一口吞了羊腿的嘴,自己这小身板也就两口吧? 可是即便她如此恐惧,那条龙似乎并不买账走开,而是有些兴奋疑惑的看向苏晚清:“魔法?你居然会使用魔法了?还能攻击我?” 他从小和在这苏家二小姐身边的肥龙此刻有些迷惑了,这小家伙可是从小都是一副痴傻样子,是个经脉全废的废物,只怕这辈子都难以修炼,如果刚才那一下不是眼花,这小丫头似乎有了攻击能力了。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发烧还能让人类自行修复本体? “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别吃我。”苏晚清很惧怕对面的那条看上去不怎么友善的龙,使劲将自己的身体向后靠,注视着不远处的房门,算计着如何脱身。 “我吃你?你说什么鬼话?”这回换成肥龙一脸惊恐了,下意识的退了好几步,爪子上的烤肉都被它兴奋的捏成了肉饼。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警告你,你别过来。163生活网”苏晚清这会儿脸色惨白,还发着高烧,只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完全是因为对面的生物太可怕,要在以往早就倒下不省人事了。 “天龙有眼啊,我就说,我不会这么倒霉,一辈子和个傻子!”肥龙这会儿激动来回渡步,小眼神盯着连站都站不稳自己契约的主人上下打量。 对上对面狰狞巨龙打量自己,苏晚清整个心一沉,这畜生该不会在考虑怎么吃自己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晚清整颗心狂跳不止,紧张的将自己的背靠在墙壁上,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对面的怪兽,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你要干什么?” 苏晚清还没能看清对面那龙的动态,只感觉自己体力透支,头重脚轻眼睛一闭一阵懊恼的失去了知觉,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身为缉毒警的自己最终没能被毒贩灭口,却被一只龙给吃了。 等到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清早了,呆呆的望着窗外肥硕的巨龙,有种想死都死不了的心结。 她并没有幸运的逃脱毒贩最后那一枪,掉入大海的时候已经死亡了,并且穿越到这样一个人人都随身携带巨龙的是圣光大陆,一个以武为尊的战龙世界。 圣光大陆分为黑炎、西山、南冥和北禁,四个国家围绕着贫瘠山脉依水而建,陆地上绝大多数的陆地都被森林覆盖,里面拥有大陆从低级到高级所有的魔兽。《邪王宠妃-君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苏晚清身处于西山皇朝的氏族名家苏家,世代为将的苏家是镇守西山皇朝的一张王牌,她的父亲苏啸天更是西山皇朝的镇国将军,而她却是苏家人人得知的草包废物。 五岁丧母就未能在见到父亲一眼,她那年和着苏家所有的子女一样,怀揣着梦想契约龙蛋的时候,契约了这头无法上飞上天的巨龙之后,连天赋都没能探查就被打上了无法成为巨龙骑士的标志。 拥有一头只知道吃不能上天的巨龙,很显然是个废柴无疑了,成为了苏家百年以来唯一一个永远都不能上天的龙骑,这无疑对苏家是个耻辱,年仅六岁的苏晚清就被苏家赶出了主家,硬塞到这休鲁格这样边陲小城的一脉分支。 “哈哈!” “吸气,收腰,出拳要有力道!” 望着窗外飞絮一般的樱花洋洋洒洒的落下,苏家武炼场的所有和她一般大小的少年少女一天中的晨练开始了,清脆的声音灌入她的耳膜,让她神色稍稍有些暗淡。 难道真的要一辈子这样窝囊?
第二章 姐妹情深
不! 她绝不这么快就认输了?几年特警生涯,让她经历了多少生死一线? 就算是契约了不能飞的肥龙怎么了?不能当飞龙骑士,也能当地龙骑士吧! 想到这里,苏晚清猛然起身,将盖在自己身上的破洞的棉絮揭开,套上有些破旧的羊皮靴,打算去外面溜达溜达找找自己的契约肥龙,不管日后如何,先要找到自己的契约兽填饱肚子在说。 “晚清,快出来看白龙啊!” 一声清脆而又惊喜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单单凭借那声音的主人,苏晚清脑海里就猜出了是谁,苏婉儿! 苏婉儿是苏正风这个分支族长的庶女,和苏晚清一样的是,两人都是个废物,但是苏婉儿和苏晚清相比较,苏婉儿至少还是个治愈系的龙武,总比苏婉儿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也许是两人都被苏家人排挤,天生胆小懦弱的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是惺惺相惜。说明163shenghuo.com 苏晚清好奇的推开门走了出去,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脸颊显得尤为苍白,门外来了十二三岁的少女,长发飘逸头上挽在脑后,白皙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乌黑的双眼,眼角上有颗痣,笑起来很甜美还有两个小巧可人的小酒窝,一脸的朝气让苏晚清很羡慕。 “晚清!” “婉儿!”苏晚清淡淡一笑并未急着走过去,毕竟自己不是苏晚清,还做不到和她太亲昵。 苏婉儿微微一愣并未在意,心急的一把拉住苏晚清的手指着前面大声喊道:“你想看白龙吗?” “白龙?” “对,白龙!”苏婉儿点点头,眼里露出一抹向往。 白龙! 苏晚清的记忆里的白龙是不会出现在休鲁格这样的边陲小城,强大的白龙骑士根本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再休鲁格,尤其是既没有发生战争,又没有奇珍异宝。 如果白龙骑士来这里,她倒是想见识见识,听闻苏婉儿这么说,倒是也有些心动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想看,常常听你念叨白龙,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真的能见到白龙,实在是太幸运了。”苏婉儿眼里带着一丝憧憬,小脸蛋因为兴奋而透出一抹淡红。163生活网 不等苏晚清反应,苏婉儿就拽着苏晚清向着苏家的前院一路狂奔,她的院落是苏家最偏的地方,离后山也就一个下坡的位置。 这还是苏晚清第一次踏出院落,眼里带着探究和好奇,如同苏婉儿所说,白龙骑士真的来了,所有苏家的人都追随着天空翱翔的白龙移动。 “那就是白龙啊!”苏晚清内心有点震撼,比起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契约兽来的惊吓,此刻看见巨大的白龙只剩下惊艳,因为实在难以形容这世界上会有如此美丽的物种了。 “草包!连白龙都没有见过?” 即便是苏晚清站的位置还挺远,却也听到了这样不友善的声音,果然草包废柴到哪里都会被欺负。 “雪儿姐姐,我们……我们就是看看!”苏婉儿即便对来人害怕的发抖,却将苏晚清护在了身后,这让苏晚清心里一暖。 “哼!真是物以类聚,废物!”苏饶雪嘴角冷冷一勾,露出一抹讥讽。 苏婉儿眼眶微红拉了拉苏晚清打算退到人群后面,却发现苏晚清就和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原地,有些焦急:“我们去后面晚清。” “为什么要去后面?我们站的这个位置恰当好处,别为了一只到处叫嚣的狗,扫了兴致。”苏晚清不算是个爱惹事的人,却是个正义感爆棚的女汉纸,受不了自己身边的人受欺负。 苏晚清这声音不大却也不小,原本还看热闹的众人都一脸错愕的盯着苏晚清,原本已经扭头要走的苏饶雪没想到自己被个废物给骂了,脸色一沉猛然转身目露凶光对着苏晚清怒吼:“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废物,竟敢出口伤人!” “不不……雪儿姐姐,我们没有恶意,晚清不是这个意思。”苏婉儿整个脸色都变得惨白,眼泪唰唰的流下。 “苏婉儿,你这个废物,给我滚!”这话一出,苏饶雪胸前迅速的凝结出冰箭,狰狞的盯着苏晚清道:“苏晚清你这个废物,你若是今天不跪着赔罪,我就让你变成肉渣!” 虽然,天上的白龙让大家都新奇,但是,这边苏晚清几人的纠纷也让很多少年少女散开一圈,苏饶雪是谁? 那可是族长的掌上明珠,因为天赋出色为人骄纵蛮横,苏家有不少人吃了她的亏,很多人都是绕道走,今天这废物居然撞到了枪口上,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快! “晚清,快给雪儿姐姐道歉啊!”苏婉儿总感觉苏晚清今天特别奇怪,平日里苏晚清可是非常惧怕苏饶雪,今天居然这么执拗的不妥协,难道是病傻了? “道歉?”苏晚清露出一抹不屑,瞟了一眼对面的苏饶雪,那天她一时情急弄出了火箭射杀肥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凝结出来的火箭要比苏饶雪大上好几倍。 “该死!”苏饶雪气急了,手中的冰箭如同感受到她的指令一般,锋利的剑刃对准了苏晚清的胸口。 “……二小姐,别和这个丑八怪客气。” “没错,二小姐,这丑八怪不知天高地厚,别和她客气。” “对!二小姐,杀了这个废物!” 周围的人都不断添油加醋,这让苏饶雪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上下扫了一遍这苏家的废物,平日里这废物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今日出来当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不……雪儿姐姐,就饶了晚清吧!”苏婉儿如果老母鸡一般护着苏晚清,怎能让苏晚清不感动? “婉儿!我……” “小心!” “嗖嗖!” 几只冰箭如同出鞘的暗器一般,朝着苏晚清的命门就刺了过去,显然对方想要出手伤及她的性命,还真是狠毒的女人。 虽然,还没能搞清如何运用体内的力量,但是苏晚清却在前几日已经学会了如何运用胸前的火箭,一个翻身灵巧的避开那冰箭,就在人错愕下聚集出的火箭瞬间朝着苏饶雪射了过去。 原本等着苏晚清受伤倒地的苏饶雪并未设防,等到苏晚清反击的时候,一脸的不知所措,那一根又一根的火箭如同那出鞘的利器,朝着她迎面扑来。 所有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背手而立的苏晚清,如同第一次见她一样,这要是苏家的废物,那么他们又是什么? 不是说她是个只有龙魂血脉却天生无法修炼的废物吗?什么时候能够聚集火箭了? 天啊,今天最大的亮点不是那天空中翱翔盘旋的白龙,而是眼前这个苏家千年废物能修炼这样诡异的一件事儿好吗?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但是苏饶雪气的脸蛋通红,即便是躲过了攻击,那地上的几个深坑足以证明,对面的废物攻击力不在自己之下!
第三章 意想不到的男人
“苏饶雪,你这废物,就是我们苏家养的一条狗,你给我去死吧!” 苏饶雪一脸狰狞恼羞成怒的盯着不远处的苏晚清,嘴里念念有词,原本缠在她肩上的一只闭着眼睛小巧的淡蓝色的龙慢慢苏醒,冰冷的双瞳盯着对面的苏晚清。 这是冰系龙武的常见契约龙,冰龙,通体散发出淡淡的蓝光,深受冰系少女喜欢,但是这小家伙虽然攻击力不高,却以灵动著称,是一种极为敏捷的龙种。 原本在旁边看傻了的苏婉儿听闻苏饶雪动真格的,吓的慌忙站在中间一脸焦急:“雪儿姐姐,别动气,就饶过晚清吧!她……” “你给我让开!”苏饶雪气急了,手上的冰箭疯狂的朝着苏婉儿就射了过去。 苏婉儿脸色惨白竟然连防御都没有聚集,苏晚清脸色一沉,顾不上这么多就扑向苏婉儿,几只冰箭就顺着她的耳边划过,不远处的地面发出一阵巨响。 这少女实在是太歹毒了! 她一脸愤怒的她瞪着苏饶雪,原本就悠着火气的苏饶雪是绝对受不了苏晚清这么瞪着自己,这草包平日里见到她都是绕道走,今天居然敢这么瞪着自己! 废物! “你在瞪我一眼,我就要了你的一双狗眼!”苏饶雪这话一出,一双白嫩的手向着空中一扬,露出一抹狠笑,她今日就算是要了这废物的命又如何? “那你试试看!” 敏锐的感受到苏饶雪的杀意,苏晚清心里一沉,原本就当苏饶雪是个孩子,此刻她却收了心思,这少女对她带着不仅仅是敌意更多却是杀意,那么她今个儿倒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她用身体挡在苏婉儿前面,神色小心谨慎的盯着苏饶雪聚集体内的龙灵之气,透着一股子的寒意,吓的周围所有人都被她的气势震撼了,愣是大气不敢出声。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冷酷的声音从人群外围传进来,人还未能到声音先到了,苏婉儿听闻这个声音眼里含着泪,悄悄扯了扯苏晚清的衣袖,担忧的对着她摇摇头,示意她莫要轻举妄动。 顺着众人后退让出一步,很快就看见来的人是谁,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深色冰冷面带怒气的挺拔英俊的少年,他身后和着一只体型弱小的红白相间的龙,一人一龙负手而站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他就是苏正风的长子苏德源,和苏饶雪一母同胎出声,长相有几分相似之处。 “大哥,让我杀了这废物!”苏饶雪一脸的不高兴,神色不善的盯着不远处苏晚清两人。 苏德源甚至看都没有看苏晚清两人一眼,面露难色:“恐怕不行,今天有贵客上门,让外人知道了不好,你和她之间的恩怨私下解决!” 这话一出苏晚清咬着贝齿捏紧拳头执拗的站在原处,第一次,她认为自己是如此弱小,弱小到生死都由不得自己,区区几句话就被人定了生死! “今天算是便宜你了!苏晚清走着瞧,若是想活命今晚趁早滚出苏家,我们苏家不养废物。”苏饶雪收了气息,一脸讥讽的盯着苏晚清露出一抹不屑。 有了大哥的这句话,那么她即便是杀了这废物,也不会有多大的事儿! 随着苏饶雪被苏德源带走,周围的少年少女带着轻蔑之色望着苏晚清两人。 苏晚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倒是让苏婉儿脸色一沉,咬着牙低着头拳头死死捏紧,并未看着苏晚清声音低沉:“晚清,你何时会修炼的?” 这句话声音很轻,轻到苏晚清不认真听都听不见,可是偏偏苏晚清听到了,原本扶苏婉儿的手微微一顿。 还没有出声回答就看见苏婉儿擦着泪仰着头望着苏晚清笑着道:“晚清,你能修炼了,真好!” 多少年以后,当苏晚清回想当初遇见苏婉儿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刻,她的那个甜甜的微笑让那时候的苏晚清,心酸且又找到了温暖。 白龙在天空盘旋了一周,直径冲下了的武练场,站在武练场中间的是苏正风几个分支的长老和嫡系的内家弟子,能近距离观望白龙让周围的所有苏家人都感受到了一丝自傲。 这条白龙属于中型巨龙,双翼展开足以遮盖住半个苏家,巨大的双翼将所有人覆盖在它的阴影之下,来自于龙威的震撼感让所有人激动的欢呼出声。 原本想要拖着苏晚清回去的苏婉儿,此刻激动的眼泪都掉了出来,苏晚清想想自己契约的龙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和这龙比较起来,自己那龙简直土的掉渣了,看看人家的龙实再是太拉风了。 很快白龙就降落在武训场上,点着脚尖苏婉儿一眼就看见了身披银色软铠从头一直延伸到脚,修长的身形显得肌肉匀称,一头黑色短发遮住了他的半只眼睛,五官坚硬显得很俊美,一双如同波斯猫一般的眼睛透着一股子的寒意。 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将近两米多的弯刀,龙鞍上悬挂着白龙骑士标配的龙枪,足足五米的龙枪泛着冷光,让周围苏家上下都羡慕的不行,却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那是出自于畏惧,也是出自于尊重,对强者的尊重。 整个西门只有纯白色的巨龙才是守护神,能契约白龙的人都被老百姓称之为通神白龙骑士,那是和白龙共享生命和力量,宛若天神的存在。 所以,当白龙停靠稳当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坐着虔诚的祷告,嘴里念念有词。 当然苏晚清就是个例外,她可不认为跪一跪前面的帅哥,就能百毒不侵。 “白龙骑士大人!” 苏正风的声音透着些许颤声,显然也很激动,仰头看着还坐在白龙上的男人,显得极为谦卑。 “苏晚清是不是在这里?” 那龙骑士声音透着一股子的冷意,迅速的从龙鞍上下来,带着蓝色幽谷的龙灵在头盔上轻轻一点,很快一头黑色的短发利索的展现在众人面前,俊美而又冷酷的气势让苏家众多少女都红了脸,尤其是苏饶雪更是盯着那龙骑士眼睛都不眨一下。 “苏晚清?”苏正风有些诧异,若是不是眼前年轻的龙骑找那废物,只怕他这辈子都忘记了,自己家里还收了个废物。 “没错,苏晚清,听说她十几年前被赶到了这里。”那龙骑环顾四周,直到眼神扫到不远处站的笔直看上去脏兮兮的苏晚清,不由自主的微微皱了皱眉。 “有,有!她的确在这里。”苏正风有些错愕慌忙的转身对着身边的人道:“将那丫头找过来。” “是。” 听闻那白龙骑士要找苏晚清,苏家的所有人都感觉很不可思议,尤其是刚刚和苏晚清吵过架的苏饶雪,更是一脸恨意的转身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傻站在边上的苏晚清。 苏晚清微微皱眉,对面那少年为何要找自己?她可不觉得对面那家伙是暗恋自己。 “走吧!”过来找寻她的小厮手脚很不客气的一把将她的胳膊抓住,使劲拉扯的向着前方走去,苏晚清眼神锐利的瞪了一眼来人,“放手!”
第4章 一个选择命运的机会
那小厮被苏晚清盯得心里发虚,随即放下了手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晚清,退到一边,若是以往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会儿那白龙骑士大人已经慢慢朝着这个方位走来,也不好下手。 苏晚清揉了揉手腕,盯着那少年优雅而又高贵的一步一步慢慢朝着自己走来,俊美的宛若天上的天神,每走一步众人都屏住了呼吸,都在猜测那龙骑士为何要寻苏家的废物? “晚清……”苏婉儿拽了拽苏晚清的手,激动的声音发颤,心里有那么一丝嫉妒蔓延,想到苏晚清毕竟是主家的嫡系出生,即便是个废物也能认识这样优秀的男人吧? 当羡慕的眼神落在了苏婉儿的眼帘里时,苏晚清心里却是失落的,那种失落溢于言表。 “你就是苏晚清?”宇文峥低沉沙哑的声音从一米开外传来。 “有何贵干?”苏晚清神情淡然即便身上的衣衫破旧,头上的发丝如同鸡窝,那双干净的宛若星辰的双眼如同能透析人的内心,就这么不卑不亢的盯着不远处的少年。 宇文峥一瞬间的诧异之后很快恢复的了以往的冰冷,像是蔑视般盯着苏晚清:“我是来退婚的!” 这句话一出,所有在场的人包括苏晚清都惊讶的瞪大了双眼,退婚? 苏饶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晚清,随后露出一抹笑意,就那废物,是个男人都会被退婚吧? 果然,所有人望着苏晚清的眼神变得嘲讽味儿十足。 苏婉儿微微皱眉盯着苏晚清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即便是她,也接受不了苏晚清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婚配。 “噗嗤!”苏晚清并未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大哭大闹,而是笑出了声,盯着对面那看上去老成的宇文峥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意:“若是我不同意呢?要知道,西门帝国可是最有契约精神的。”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这是苏家所有少女对苏晚清的评价,尤其是苏饶雪一脸愤慨的站起身指着苏晚清道:“苏晚清,你这个卑鄙狠毒的女人,就你还想嫁给骑士大人?” “怎么不能?和他有婚约的又不是你,你着什么急?”苏晚清的声音冷冷清清看不出悲喜,反倒是一脸痞笑的盯着对面的宇文峥上下打量:“没有想到我的便宜老爹送了我这么大一个礼物!我要怎么享用你呢?” 那猥琐的表情分分钟让所有人想杀了苏晚清,偏偏又不敢妄动,苏正风一脸愤怒的看着苏晚清道:“苏晚清,骑士大人既然来这里退婚,主家定是同意了,你这般粗俗不堪简直是丢了苏家的脸。” 苏晚清环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盯着苏正风道:“丢了苏家的脸?我苏晚清的确是个废物,那么今日起我自行滚出苏家如何?” “滚出苏家?滚出苏家你就只能等死!”苏德源脸上带着一抹讥讽。 苏晚清思量一番,猛然抬头单手指向天空原本还痞笑的脸,露出一抹张狂和怒意:“我苏晚清从今日起和苏家毫无关联,是生是死都和苏家无关,日后见面就是陌路之人。” 苏正风气急了反倒笑出声音来,指着苏晚清透着一股子阴狠:“我们苏家正好也不养喂不熟的狗,滚!”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我是来退婚的。”宇文峥显得有些不耐烦,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并未插话,看着苏晚清的脸色变得不善。 “条件!”苏晚清抿嘴一笑,纵了纵肩对着宇文峥道:“你也看见了,我被赶出了苏家,你若是不想娶我,就得要拿出足够的诚意。” 相对于留在苏家,苏晚清更在意对面小家伙给她开的条件。 宇文峥也不废话,迅速的掏出一枚带着烫金印章的卷轴,声音透着一股子冷漠:“这是龙骑士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你可以选择去龙骑士学院,也可以选择嫁给我。” 听完这些话,苏晚清都能感觉周围少女心碎的声音,尤其是苏饶雪嫉妒的尖叫出声:“你这个废物!” 这两个选择无疑都是令人嫉妒到发狂的存在,尤其是那龙骑士最后那句嫁给我,让所有少女幻灭,带着恨意盯向了苏晚清这个废物。 苏晚清被盯得后背发凉,但是却清楚的知道,龙骑士学院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每年的考试极为严苛,即便是现在她呆的苏家也没有一个能考上的,特别是苏饶雪和苏德源已经连着被拒绝了两次。 所以,在西门,能去龙骑士学院那是天大的荣誉,就单凭借苏晚清这样的资质这辈子都考不进去,所以,现在的苏家可是嫉妒的红了眼,恨不得杀了苏晚清取而代之。 “与其嫁给你这么一个不懂风情的木头,我还不如进龙骑士学院去找一群帅哥伺候我,我才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听完苏晚清的选择,所有人都心里呕血,这个瞎眼的废物,居然要去龙骑士的学院祸害其余的帅哥,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宇文峥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嘴角抽了抽露出一抹淡笑随即变得面无表情,这苏晚清倒是他见过所有少女中长相最不出众的,但是性格确是最为古怪的。 这三言两语让原本羞耻的事情,变得如此的平常。 苏晚清没想这么多,迅速的打开卷轴看着龙骑士学院的院长亲笔信,脸上的笑容如同盛开的花朵,带着一丝小激动,即便是龙骑士新生后补日后混出来也不愁吃喝,可以闯荡江湖行骗做土豪了。 想到日后自己有可能晋升为土豪,苏晚清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月眼弯弯的对着那少年的肩膀一拍:“ 送我一程?” 原本要离开的宇文峥有些别扭起来,从未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过话,盯着苏晚清误会的爪子自在随意的拍在自己的肩上,竟然没有想象中这么讨厌。 “别小气了,你看,他们的眼神各个都想吃了我,我害怕我走不出休鲁格就被这些人分尸了。” 苏晚清露出惊恐的眼神看着苏正风,那宇文峥微微皱眉冷眼了苏正风一眼。

邪王宠妃-君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邪王宠妃 或 君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放下爱情放下你16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6章小说名: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6章抢顾泽言的东西昏暗的灯光下,只隐隐约约看得见一个高大身影,林凡轻轻闭上了眼,把碎片放在了颈侧动脉处。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虽然闭着眼,但能感觉到屋内灯光一亮。随之一道熟悉的男声,带着满满的讶异落入她的耳里。“林凡,怎么是你?”睁开眼,林凡被一道强烈的白光刺得眯起了眼,有人正拿着手机自带手电筒,离她仅有半米距离。见到林凡的不适,那人反应过来,赶忙关了手电筒:“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凡眨了眨眼,好一会才适应过来,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一时惊讶的忘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6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6章小说: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6章合适的心脏源他脸色铁青的拉开两人,将顾安拉到自己的身后。他丝毫没有考虑到顾安身体的情况,也没看见她惨白的脸色。宁林泽用力的拽紧了她的手腕,那力气像是要将她的手腕捏碎。“疼,宁林泽你放开我!”手腕的痛意,痛的她眉头微微拧起,脸色越加的惨白。她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掰开他的手。可她越是这样,就越刺激到了宁林泽。他讽刺的一笑,接下来的话,丝毫没有顾虑到在场的余梦玥。“顾安,昨晚你在我身下叫唤的时候,口口声声叫唤的可是我的名字呢!”唰!听到他那嘲讽

  • 从此无心仍知痛16章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6章小说名称: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6章绑回去季杨苏手上的动作一停,半晌,嘴角淡淡的笑变成了苦笑,看着她干净澄澈的眼睛:“我知道,在国外的时候就知道你跟盛南天结婚了,你爱了他这么多年,终于得偿所愿了。”得偿所愿,展颜满心荒凉,盛南天怎么可能让她得偿所愿。而她只顾着自己悲伤,没有察觉到季杨苏说出这句话时语气里也有微微的苦涩。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儿,为什么就偏偏只把自己当个大哥哥?季杨苏有时候颇感无奈,大概因为自己从小喜欢她,所以对她格外的温柔有耐心,展颜就真的一心一意把自己当

  • 款款深情成眷恋16章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6章书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6章莫须有的罪名就在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季纯纯突然走了过来,经过方才的飞速飙车,她的面色还有些苍白,走来不过几步就微微的喘息起来。眼看季纯纯虚弱得就快要摔倒,唐辰一把甩开叶清的手,眼中的怒意在接触到季纯纯时化成了如水般的柔意。“对不起,刚刚是我没注意,你还好吧。”季纯纯故作委屈嘟起了嘴:“不好,很不好,我刚刚感觉差点就死了。”她的撒娇很是受用,只见唐辰眼中斟满了心疼,他抱起季纯纯的身子,将她放回了车座上,轻声哄道:“你先待会,我马上过来,等下带

  • 炊烟起,我等你!16章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6章小说名称:炊烟起,我等你!第16章你有没有爱过我?身体里像是有一个气球,充了气似的迅速膨胀,盛淮安觉得自己已经到达了情绪爆发的极致,可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在气这个女人的卑鄙,还是在气她竟然妄想要离开!这可是她以前想都不会去想的事情。这三年,他无时无刻不在觉得她可笑,明明知道他把她圈养在盛宅只是为了囚禁她,明明好多次都被他那羞辱性的话语折磨得撑不下来了,可偏偏,她还是装傻,像个疯子一样的留在他身边,承受着这无穷无尽的折磨。从没想过要离开。可是现在……“什么萧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6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6章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6章被发现杨笙的语气冷酷至极带着些许命令的味道,任何一个人看着都觉得心疼秦世欢。越发觉得委屈的女人赌气一般,自暴自弃地往前大跨了几步,却不小心踩到了放在墙边的拖鞋,身体失控地往后面摔去。尖叫声响起的那一刻,杨笙风一般地冲了过去。没有预料中的疼痛,秦世欢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强劲的力道带着她在空中一个旋转,直直地倒在一个宽阔的胸膛里。“真蠢。”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世欢猛地推开他,往后小碎步退着,深怕他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 让爱化作雨纷飞16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6章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6章局外人“陆太太,今天出席陆老太太寿宴,为什么没有陆总陪同?难道两人真如外界传言,二位婚姻已经出现裂痕吗?”“陆太太,今日穿着制服出现在寿宴现场,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陆太太,传闻您是小三上位,才得到陆太太这个身份,事实究竟如何呢?”镁光灯疯狂的闪烁着,顾玥避无可避,似乎每一个人都想将她踩在脚下,狠狠的践踏。传闻,流言,质问,这些字眼如同一座座巨山,将她彻底压垮。“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解释的声音,在嘈杂的人群里,显得是那么的微弱。就

  • 陪你路过全世界16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6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6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病房里瞬间安静无声。过了很久,那人才用力抓住他。“慕衍哥哥。”是许烟!顾慕衍的心好像被生生凿穿一大块,他缓缓睁开眼睛。其实,他也是知道的吧,不然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睁开眼睛。他其实也是知道的,但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他很想欺骗自己,只因为他的心空荡荡的,仿佛有个声音在心底告诉他,他醒来后唯一想听到的声音,从来都不是这个。“慕衍哥哥,你知道吗?你都病了三天了,明明医生都说你没什么大事,可你偏偏就是醒不来,我真的快急死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