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凤逆九霄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3:00: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凤逆九霄

第5章:美男眼里的柔光

第5章:美男眼里的柔光

外面明明还下着倾盆大雨,但风浣凌眼前却仿佛风雨骤霁,温润明澈的月光穿过云层倾泻而下。版权163shenghuo.com

“对不起,我又来迟了……”

谪仙般的男子垂眸对上怀中人儿的视线,原本清冷疏离的目光落在她苍白的脸上,竟幻化出前所未有的柔光。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哪怕近到鼻息可闻,风浣凌都听得有些不真切。

而在初时的惊艳诧异后,她最先想到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是何人?”

匆匆赶来的陈嬷嬷见织瑶不仅没有沉尸湖中,竟连四小姐都被安然无恙地救起,心头登时一沉,对水榭里凭空多出来的两名男子便有些疾言厉色。

怀中还抱着风浣凌的男子缓缓转身,前一刻还潋尽天下柔光的视线,瞬间如雪光般寒冽,直看得众人皆是心头发寒。

其中最为震惊的当属陈嬷嬷,她是随大夫人嫁到丞相府的老奴,数年前曾见过这位白衣男子。

而若他这般清绝人物,自然是有幸见过一面便无法忘怀。

“奴婢叩见澈月王!”

陈嬷嬷双腿一软,面无血色的地伏地跪倒叩拜,其余众奴立时都吓得纷纷跪拜。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适才奴婢因急于救主多有冒犯,还望王爷恕罪。”

勉强压下满心恐慌,陈嬷嬷颤声先向澈月王谢罪,随即看向风浣凌,“四小姐你没事吧?可吓死老奴喽!”

风浣凌闻言,方才将凝在澈月王脸上的视线转向陈嬷嬷。

转眸间,她的目光已变得冷肃深沉,若千古寒潭般幽邃,再加之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更显出几分睥睨蝼蚁般的高冷姿态。

仅这一眼,陈嬷嬷便心头一惊。

向来性子懦弱的哑巴四小姐,怎么会露出这般慑人的目光?

看出陈嬷嬷是吃定了哑巴四小姐无法开口说话,所以便打算颠倒黑白将所有罪名推给替死鬼织瑶,风浣凌向织瑶使了个眼色。

“王爷恕奴斗胆,请王爷救人救到底,为四小姐与奴婢作主!适才正是这位陈嬷嬷意欲加害我们的!”

织瑶原本还胆怯犹豫是否要听从四小姐安排,如今眼见陈嬷嬷要让自己顶罪,立时别无选择只能放手一搏。

陈嬷嬷赶忙辨道:“王爷莫要听这贱婢胡言,奴婢亲眼看见是她将四小姐推下水的!”

“奴婢没有,明明是陈嬷嬷先害了四小姐,又把奴婢骗来推下水的!”

织瑶急得红了眼眶,满含乞求与希冀地看向澈月王,生怕他会信了陈嬷嬷的话。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丞相的家事本王不好妄断,还是去请老夫人作主吧,相信姑母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沉默好半晌的澈月王开口,话语温润如珠。

贵为当朝玄帝皇叔的澈月王如此一说,纵然陈嬷嬷心中何等不情愿,也只得听任安排。

风四小姐不会说话,所以风浣凌只能瞪视还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某人,他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不是都说澈月王清心寡欲,遗世孤高吗?

澈月王察觉怀中人儿的注视,深深看了眼那张被湖水浸湿却倍显清透灵澈的小脸儿,微不可闻地暗叹了一声,缓缓将她放下。当指尖彻底离开她的纤细腰身时,流露出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眷恋。

第6章:霎时,面无血色

第6章:霎时,面无血色

康瑞院里,老夫人龙氏正斜倚在贵妃榻上,听大夫人莫氏说着月余后寿宴的安排。

丫鬟来报刚刚回京的澈月王到访,让看到拜帖的龙氏不免有些惊讶,匆忙起身更衣理容,再带着众人到前厅相迎。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侄儿拜见姑母。”

“王爷肯叫老身一声姑母,我们便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龙氏亲自虚扶了澈月王一把,一双凤目中满是欣慰笑意。

龙氏闺名挽泓,乃是先皇仁帝在位时所认的义妹,本不姓龙,被封为公主方才赐了皇姓。

贵为当今圣上的祖姑母,两个儿子又都在朝中担任要职,龙氏于朝野内外的地位自是尊贵。

但澈月王却是出了名的清高孤傲,晌午刚刚晋见过玄帝便来看望姑母,着实给了天大的面子,也难怪龙氏如此欣喜。

老夫人的视线落到澈月王身后时,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侧目瞥了莫氏一眼。阅读163shenghuo.com

“浣凌,你难道淋雨了吗,怎地如此狼狈?衣服都湿透了……陈嬷嬷,你是怎么做事的?还不速速带四小姐下去换身衣裳!”

身着锦衣华服的莫氏落在风浣凌身上的目光一暗,但面上却也是忧心不已。

“老奴失职,这便带四小姐下去。”

闻言,陈嬷嬷嘴上自责着心中却是一喜,应了声便去拉四小姐手臂,不想风浣凌好似被她的手烫到般惊呼一声,面露恐慌地躲到织瑶身后。

“大夫人,四小姐她……”

织瑶也明白若就这样离开,今日险些丧命之事只怕便要被压下,急得想直接吐露真相。

“没见到澈月王大驾在此么?你这贱婢怎地这般不懂规矩!”

莫氏低斥了一句,原想着以陈嬷嬷的手段,借此雷雨肆虐的天气解决两个小丫头本是轻而易举之事,哪曾想到不仅失手竟然还闹到老夫人这里来,她自是不会给她们申辩的机会。

“小姐的身子要紧,还是速速随老奴回浣香院吧!”

陈嬷嬷被大夫人瞪了一眼,发狠地再次抓住四小姐手臂,连说出的话都透出几许咬牙切齿的焦急来。

“这丫头自幼胆小,让王爷见笑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王爷先请上座,尝尝圣上新赐的贡茶吧。”

龙氏自然看出此中有异,但且不说后宅的事她已久不过问,单是澈月王在此就绝非追究四小姐一身狼狈的时机。

“多谢姑母,不过品茶不急。本王来时恰巧撞见两位姑娘在湖中求救,当时顾不得许多将她们救起,后来才知竟是府上四小姐被害落水,还忘姑母莫要怪侄儿唐突。”

话虽说得好似“请罪”,但龙御沧分明是不让老夫人将此事就这般含糊过去。

而龙御沧随即落到陈嬷嬷刚刚抓住风浣凌手腕的目光,更是宛如锐不可挡的冰箭般,直吓得陈嬷嬷寒战着放开手。

“被害落水?王爷多虑了,浣凌自幼便不会讲话,身子也较为柔弱,许是今日风雨太大,才会不小心跌进湖里。她毕竟是堂堂丞相千金,怎可能在府中被旁人所害呢?”

听闻风浣凌是被澈月王亲自救起,龙氏还皱着笑纹的眼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心中虽也有所思量,但依然坚持要将此事暂且先压下去。

听老夫人都如此说了,陈嬷嬷便再度壮起胆子拉住四小姐往外走。

眼看着陈嬷嬷就要将自己拉出房门,风浣凌倏地奋力抽出被钳制的手臂,并猛推了身形宽硕的陈嬷嬷一把,借着反弹的力道连连后退几步,“恰巧”将愣在大夫人面前的织瑶给撞了出去。

织瑶踉跄着正摔倒在引澈月王入座的老夫人脚前,直吓得她霎时面无血色,只知跪伏在地上抖若筛糠。

第7章:三人成虎,有口难辩

第7章:三人成虎,有口难辩

风浣凌撞倒织瑶后顺势也跌坐在她身边,趁混乱之时俯在她耳边,快速道:“今日陈嬷嬷不死,就是你死!”

织瑶慌乱的心神一震,颤抖的身子霎时僵直如石雕,双眼却是异常清明起来,须臾后只听她颤抖却坚毅地道:“老夫人,奴婢有事禀告。”

彼时的老夫人脸色彻底沉下来,瞥了眼已泰然落座面无表情的澈月王,方才自齿缝中冷冷吐出一个字,“讲”。

“奴婢稍早时觉得身子不适正想去找许大夫帮着看看,不想半路被采菱拦住,说是三小姐找我。可奴婢到了花园湖心的水榭却只见陈嬷嬷,当时虽心中疑惑,却还是听了她的话站到围栏前看向湖面,不想却被她给推进湖里。”

与此同时,紧依着织瑶瑟缩成一团的风浣凌,也心有余悸地随着她的目光向后望去,只是旁人眼中四小姐满是恐惧的目光,落在陈嬷嬷眼里却平白多了丝诡异骇人。

“多亏澈月王殿下及时出手相救,否则奴婢与四小姐便都要葬身湖中了。”

想着这一关若不过,自己定然会如四小姐所言活不过明天,织瑶反倒渐渐冷静下来,待抬眼再看向老夫人时满目皆是镇定坦然。

“你这贱婢,怎能如此信口胡言,血口喷人?”

不待老夫人发话,陈嬷嬷已然恼羞成怒地先发制人,冲上前跪到另一边。

“老夫人明鉴,老奴侍奉四小姐多年,从未有何差错。今日实是织瑶先支开了老奴,又将三小姐推到湖里的,采菱可以作证!”

“传采菱过来!”

无论谁的话才是真的,显然采菱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证人之一。

不多时,衣裙发间都沾着雨水的采菱重回到康瑞院,跪在陈嬷嬷与织瑶中间向诸位主子叩首问安。

“平日都是你和陈嬷嬷在伺候四小姐,你可知四小姐今日在水榭为何落水?”

缓缓放下手中茶盏,龙氏瞥向采菱的目光肃厉威压,使得本就紧张的气氛愈加压抑。

“回禀老夫人,奴婢离开水榭正要回浣香院给二小姐取伞时,亲眼看到是织瑶将四小姐推进湖里的。”

面对着老夫人的亲自审问,采菱心中虽有些发虚,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瞎话。

“织瑶,你怎能如此狠毒?浣凌不会说话,纵然是不小心撞破了你什么秘密,你也不能对她下如此狠手啊!”

莫氏仿佛再也隐忍不住般出声训斥。

“老夫人,您今日可定要为四丫头作主,这织瑶实在太过可恨!”

在转向老夫人与澈月王时,莫氏甚至还卷起丝帕,拭了拭眼角莫须有的泪。

正所谓三人成虎,风浣凌眼看着莫氏在陈嬷嬷、采菱的配合下,轻易便定了织瑶的罪,险些没当场冷笑出声。

“还有一事,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注意到织瑶要开口辩解,惯常替主子“分忧”的陈嬷嬷立时抢过话头来。

“其实今日四小姐召见织瑶,是因为前些日子意外撞见有身份不明的男子与之私会,便写了字条命老奴私下里找织瑶代她训戒一番,劝其改过,哪曾想到这贱婢竟然意图杀人灭口……”

此言一出,无疑正契合了大夫人适才“猜测”,愈加落实了织瑶谋害四小姐的罪名。

府中舞姬与男子私通本已是大罪,如今又因恶行败露加害主子,织瑶简直死十次也难偿其罪!

“来人啊,立即将织瑶押下去依家法处置!”

第8章:凶手是谁

第8章:凶手是谁

急于结束此番“家丑”的龙氏,根本未曾想听织瑶如何分辨,便作出定论。

“姑母莫急,有一事本王还想不明白,怕是还需让织瑶来解答。”

见风浣凌目露凶光,龙御沧向来波澜不惊的冷澈眼底掠过抹轻暖笑意。

“既然织瑶已将四小姐推下水,为何自己又要跳进湖里?为何又会惊动已被‘支开’的采菱和陈嬷嬷,大张旗鼓地任她们去找人?”

风浣凌目光一怔,望进他那双笼着温润月华般的黑眸,只觉得他看似明澈剔透的双瞳,仿佛能够看穿世间的一切,包括她所有深藏的心思与秘密。

“王爷不知,别看织瑶这贱婢生得楚楚可怜,实则野心不小,数月前甚至还曾蓄意勾引相爷,妄图飞上枝头。但相爷怎会看上她这般卑贱奴才?想来她自知攀附相爷无望,便换了别的目标,不想却又被浣凌撞破,恼羞成怒之下会想要除掉口不能言的四小姐以绝后患,便也不奇怪了。”

莫氏适时接过话。

“哦?如此说来,丞相夫人已然认定,必是织瑶谋害四小姐的?”

龙御沧的语调淡然,不动声色间,便已将大夫人逼到一个难以置身事外的立场。

“这是自然,动机已然明了,又有两名证人指认,真凶不是织瑶又会是谁?”

“老夫人明鉴,奴婢从未曾与人私通,更不曾加害四小姐!奴婢自知人微言轻,在府中没有靠山庇护,不比陈嬷嬷与采菱皆出自大夫人院中。但奴婢却也深知本份,断断不敢加害主子的!”

织瑶已然涕泪横流,单薄的身子轻易便被粗使丫鬟们架起,不由分说便往外拖去。

失了织瑶依靠的风浣凌,霎时如梦初醒般瞠大双眸,看了眼紧攥的右手后急急跪行到老夫人面前,将冰冷得微微泛青的手掌缓缓摊开。

龙氏蹙眉俯首望去,但见静静躺在小孙女手上的乃是枚翠绿玉牌,成色并不算上等,但那却是丞相府中所有奴才都不能离身,且每人只配有一枚,用来标明其身份的名牌。

“这是你落水前拿到的?”

龙氏凤眸危险眯起,须臾间迸射出凌厉寒芒,只因那块玉牌上赫然镂刻着陈嬷嬷的名字。

“这名牌定然是四小姐被推入湖中时挣扎夺下的,姑母觉得,是否足以证明凶手是谁?”

同样清楚看到玉牌上名字的龙御沧,再度开口。

若说之前风浣凌还看不透澈月王的心思,现今已然可以确定他是在帮自己。

可是为什么他会帮风四小姐?难道连天下第一美人都看不上的归元第一美男,竟然对哑巴的庶出小姐一见钟情了?怎么可能?

风浣凌起身亲将被拖到门口的织瑶又拉了回来,在老夫人面前指着她郑重地摇了摇头。

“今日之事当真有趣得紧,四小姐说不是织瑶加害自己,丞相夫人又深信旧奴之言,认定是曾勾引过风相的织瑶加害了四小姐……咦?该不会是丞相夫人的旧奴太过忠心,以至于想要借此事除掉勾引风相的奴婢吧?”

龙御沧说话间,举起茶盏轻呷了口,姿态悠闲从容至极,说出的话却惊得大夫人背脊生寒。

风浣凌拉着织瑶跪倒在大夫人面前,纯净大眼中瞬间浮现水光,在叩首到地面时,再次朝织瑶使了个眼色。

这个时候,织瑶自然也醒悟了些,声泪俱下道,“大夫人,您若还迁怒于相爷酒醉与奴婢……那件事的话,尽管处置奴婢便是,又何必险些害得四小姐为此丧命呢?奴婢自知命贱,但四小姐何其无辜?为了算计奴婢害了四小姐,当真不……”

“你,你胡说什么?我何曾算计过你?两个旧奴与你有私怨相互倾轧,牵连了浣凌,又与我何干?”

第9章:王爷,可还满意

第9章:王爷,可还满意

莫氏眼见形势急转直下,竟然即将自身难保,立时决定牺牲陈嬷嬷与采菱。

今日之事太过邪性,明明不会凫水的风浣凌与织瑶都未被淹死不说,竟然还是被十余年不曾踏足丞相府的澈月王救起。

不过莫氏却只以为是织瑶平日装得谨慎愚笨,实则城府深沉,危险至极!

她哪里会想到,自幼被她看着长大,一向懦弱胆小的风四小姐,早已然脱胎换骨!

“老夫人,浣凌既已指定,那么今日之事定然便是陈嬷嬷与采菱的过错,还请老夫人依家法重罚!但这两个奴才毕竟出自我的院子,便请老夫人也罚了我这月的例银吧。”

年过六旬的龙氏,又岂会看不出莫氏那点心思?

此事必然是莫氏有意除掉织瑶,甚至于庶出的小孙女都是她本就打算“一箭双雕”的目标,而非“被牵连”!

看了眼满目期盼望着自己的风浣凌,龙氏无奈地暗叹了一声。

今日之事已然闹得太大,龙氏也就只能选择揣着明白装糊涂,闭着眼挥挥手,命人将不停喊冤的陈嬷嬷与采菱押入刑房受罚。

“王爷对此结果,可还满意?”

直至耳边彻底清静下来,老夫人方重又睁开凤眸,转头看向澈月王。

“姑母向来赏罚分明,这又是丞相府中的家事,本王岂会有何不满?”

龙御沧闲适地展开手中水墨折扇轻摇,话说得甚是置身事外。

黄昏时分,印有澈月王府徽的马车刚刚驶离丞相府前的大道,一道青灰色暗影已自马车中闪出,几个起落便跃进丞相府高高的围墙。

澈月王府。

当洛弦回到府中复命时,天色已暗,风雨已歇。

不见星光的夜空里,白色身影单手执书卷倚窗而座。

“她无碍吧?”

龙御沧放下手中书卷,蕴着月华的清冽双眸微微低垂。

“属下藏身暗处听那上官大夫所言,四小姐只感染了些风寒并无大碍。那两个设计谋害的奴才已被活活打死在刑房。”

尽管已随从多年,洛弦每每面对主子的绝世风姿,仍不自觉地心生敬仰,甘心俯首。

“恩,今日辛苦你了,下去歇着吧。”

洛弦领命告退,龙御沧缓缓起身,素白锦袍翩然飘忽间,他已踱步至书案前,自狭长的锦盒中取出支精美绝伦的画轴。

徐徐展开,雪白宣纸上渐渐显现出一个容颜秀丽英姿卓绝的女子,赫然便是当今圣上的皇后——颜无双。

龙御沧借着浅金色的烛光,目光幽暗不明地端详了这副画许久,直至背后墨锦般的松散长发滑过肩头倾落画卷之上,他方才如梦初醒地眨了眨墨色清眸。

小心翼翼地将那画卷放到一旁,他重又在书案上铺开一张崭新宣纸,提起温润的白玉狼毫,运笔如飞。

扬扬洒洒的水墨勾勒下,原本苍白的纸面,渐渐显露出一张栩栩如生的清纯容颜。

那是个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女,颜若桃花灼华却不妖,眼若秋水莹澈却不媚,唇若樱桃鲜嫩却不俗,浅浅笑靥犹如清甜桂花酿。

这清丽脱俗的女子。正是丞相府的四小姐风浣凌!

龙御沧笔下活色生香的风浣凌,显然并非过去那个懦弱胆小的哑巴四小姐,灵动的眉目间分明多了分飒飒英姿,以及张扬又不失沉稳的傲然。

“这一回,我断不会再让你受任何苦楚委屈了……”

凝望画中容颜半晌,他停滞许久的笔复又落下,于空白角落细细提上两行蝇头小字。

这一世不问苍生,只求守卿一世欢颜。

汝所求者,为之倾尽天下,又何妨?

放下笔,指腹缓缓抚上画中人的脸颊。

千回百转,似触未触,宛若正描摹着世间最珍贵的至宝般。

第10章:织瑶有孕,斩草除根

第10章:织瑶有孕,斩草除根

丞相府里共有两名大夫,资历尚浅的许旗专为姨娘、下人们诊病,而上官妙手因医术更高专为主子们诊病,尤其主要负责照看老夫人的身子。

前一晚还只是由许大夫诊看的织瑶,翌日却请到上官大夫出面,立时惊动了府里各院落中的夫人小姐。若不是有老夫人或相爷发话,量那自侍甚高的上官妙手,定然不会屈尊去给个舞姬诊治小小风寒。

因而这天清早,来向老夫人请安的两房女眷们,皆在等一个说法。

“昨日许大夫为织瑶诊治风寒时查出喜脉,已然两月有余。我与老大商量过了,自今日起织瑶便是二姨娘了。所以我特意安排上官大夫去照料二姨娘,等到孩子平安生下来后,一切再按原本的规矩来办。”

龙氏一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却在大房女眷中炸开了锅,尤其向来端庄得体的大夫人脸上,神情更是堪称精彩。

在座的人几乎都知道,约莫在两个多月前,相爷因与颜大将军政见不合而心绪烦闷,醉酒后宠幸过舞姬织瑶。只是无论风万全还是龙氏或莫氏,都未对此表态,旁人便也没有多事,反正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织瑶怀了相爷的孩子,这件事便不是小事了。

“这可真要恭喜大夫人了,眼看着来年便要为相爷添丁喽!说起来,织瑶肚子里的还真是命大,昨日刚落了水险些一尸两命啊!如今看来,陈嬷嬷跟采菱,死得还真是不冤!”

二房潭氏笑得花枝乱颤,平时她没少受大房打压,难得看莫氏受憋她自然觉得痛快。

显然老夫人与相爷根本没有跟莫氏商量,便将织瑶扶做了姨娘,因而她后半句直指昨日的事分明就是大夫人有意谋害织瑶,那两个被打死的奴才不过替死鬼。

“二夫人说得及是,二姨娘纵然出身低微了些,但若是当真能为父亲生下儿子,倒也居功甚伟。我也早想能多个弟弟了,母亲自然也是希望多个儿子的,是吧母亲?”

嫡三小姐风清媮,仿似听不懂潭氏的暗讽,轻柔婉转的说道。

但旁人看不到的角度里,风清媮却暗自扯了扯莫氏的衣袖。

“唔……这是自然。老夫人,不知您觉得把织……把二姨娘安置在哪座院子里为宜?”

纵然心头愤恨欲狂,莫氏终究及时省悟过来,强撑出恍端庄大度模样,只是扬起的笑容略显僵硬。

龙氏仿似未曾看到莫氏适才的脸色,执起青花细瓷茶盏轻轻抿了口茶汤后,方才道:“二姨娘如今有孕,需得选个清静些的院子才好,随身伺候的人也必须得精挑细选一番。”

莫氏心中还怀着愤懑之气,脑筋转得便有些慢,遂侧目看向小女儿,示意她来代为应对。

“祖母,正如二夫人所说,昨日二姨娘才刚刚受了惊吓,只怕现下心中还不安生,难免带得胎气不稳。若是依清媮看的话,不如就把二姨娘安排在苏姨娘的院子里吧,想来她们也能相处得很是融洽。”

前一日织瑶刚刚救了四小姐一命,若是安排在苏姨娘的院子里,除了她自己会安心外,理应也会得到最好的照顾。

风清媮本就因生得美貌又会说话而分外得长辈们怜爱,再加之声音轻柔婉转,这番话听起来便让人愈加觉得甚有道理。

一时还想不出女儿如此建议的更深一层用意,因而莫氏脸上的笑容仍有些僵硬,却垂首敛眸地掩盖过去。

“恩,还是三丫头最聪明懂事,就按你说的办吧!”

龙氏颇为赞许地看向风清媮,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后,方才转眸看向苏姨娘。

“苏姨娘,日后你可要仔细着照顾二姨娘。她毕竟年纪小又出身卑微,许多事你都要多教教她。”

坐在角落里的苏姨娘赶忙起身恭顺地应了声是,虽然同样都是生过两个女儿的人,她却比莫氏小了好几岁才三十过半,相貌柔美秀丽,只是太过谨小慎微,让人很容易便将她忽略。

凤逆九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逆九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绝品神医5章(第5章 这个小子留不得)

    原标题:绝品神医5章(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小说名:绝品神医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中午的时候,秦书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秦书,你跟我走。”听到声音,秦书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林可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全校就这屋顶最安静,现在的你肯定担心抛头露面。而且,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待的地方。”林可卿瞪了一眼秦书。秦书一阵恍然,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无形中就有了他之前的一些习惯。“怎么了,又胸闷?”秦书从地上坐起来。“没时间跟你说笑,快跟我走吧,有人找你

  • 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 见到赵妙涵)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见到赵妙涵)小说书名:校园纯情仙少第5章见到赵妙涵进了高三二班的教室后,早晨的那份尴尬情绪早已消失不见,苏婉婷先是拍了拍手,等到同学们都安静下来,皆一脸迷惑地望向她后,她的嘴角上才露出一抹神秘诱人的笑容。“今天呢,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说完,苏婉婷便对着尾随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宁逸说道:“来,给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宁逸点了点头,走到讲台上说,淡淡地说道:“大家好,我叫宁逸。”介绍完后,教室瞬间变得跟菜市场一样喧闹。“哇,帅哥唉。”“对啊对啊,他的桃花眼好迷人啊

  • 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 有钱就是任性)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小说名称:我的纯情校花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被夏小沫那温软如玉的小手握着,牧寒觉得真爽。不过唯一不爽的是,牧寒这个24K纯吊丝身无分文。作为至尊道场唯一的传人、高手中的高高手,竟然混到这个境地,牧寒觉得真心他娘的丢祖师爷的脸啊。“那个,妹子,咱商量个事成不?”牧寒突然出声道。“哎呀,叫我小沫就行啦。”夏小沫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什么事,说吧?”“那个,你看能不能先预付我三个月的工资啊。”“啊?你是不是没钱哦?”夏小沫满是惊讶。“这个,是的

  • 不灭丹尊5章(第5章 丹成鼎现)

    原标题:不灭丹尊5章(第5章丹成鼎现)书名:不灭丹尊第5章丹成鼎现炼制出五颗聚元丹,李家商号拿走三颗,宋星手里还有两颗,淡淡的丹香飘溢出来,让人闻之心旷神怡。炼丹师这份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嘛,简直就是如同公务员般的铁饭碗,福利更是丰厚的让人眼红。宋星微微一笑,起码现在可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有了丹药的辅助,相信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灵士之境了。服下一颗,一股清新的草木精华在舌尖化开,暖流被包裹着流向腹下丹田,转化为厚重的内力。半个时辰宋星睁开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灵药,尽管只是一品而已,却

  • 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 催眠戒指)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催眠戒指)小说:神医杀手特种兵第5章催眠戒指“我凭什么听……”张队长看着林峰的双眼,只感觉身体一抖,然后就非常突兀的甩了吴大壮一个耳光道:“你小子敢贿赂我,你是想让我下台呀。”“这怎么了,张队长……”吴大壮被一下子打懵了,这发生了什么事啊,张队长怎么忽然变脸了呢?啪啪啪!张队长连续甩出去了几个耳光,怒不可遏的道:“平时你小子就吆五喝六的在小吃街不正经做买卖,还跟人家抢着项目做,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张队长你要说给你的钱不够我再给你就是了,别打了呀。”吴大壮捂着脑

  • 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 隐身都市第5章 你不许走)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书名: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叶冰一边紧紧的抱着姜豪,一边往他怀中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姜豪身上又抓又挠。姜豪真的有点后悔,不该开这种玩笑,弄成了这个样子,该如何是好啊?他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愣愣的保持不动。“啊哈嗯,没想到你不仅是个暴力狂,还是个杀人狂……你个大坏人……”叶冰吓得都哭了。看到这里,姜豪不免有点心疼,鼓足了勇气,缓缓说道:“哎,你听我说,我要是告诉你,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会相信吗?”一听

  • 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 东霖道剑第5章 琅琊小侯爷)

    原标题: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书名: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大管家也顾不上和条狗计较,街道尽头,一辆金光闪耀,威武无比的巨大战车轰隆隆驶来,拉车的凶兽浑身雪白,额头正中螺旋尖利犄角竖起,竟然是传说中的独角兽。战车之后,跟着两队笼罩在漆黑战甲中的骑士,胯下坐骑全部都是洪荒猛兽,强大气势让周围城民们噤若寒蝉,竟然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琅琊侯唯一儿子啊,传闻性格乖戾,霸道无比,果然如此啊。”林同身旁,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小声嘀咕,被他听了个正着。战车在府门停下,

  • 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 大胆包天)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大胆包天)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女上司第5章大胆包天娜依好像也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过火,只见她撩动着额前的长发来掩盖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才微微点着头说道,“好了,对于你迟到的原因,我也不再追究了。”说着,娜依从办公桌的一边拿出一张表格,然后说道:“沈林风,你过来将入职表格填写一下。”沈林风快步走过去,将表格接到手中,趁机还摸了一下娜依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掌,那感觉着实不错。“用这支碳素笔来填写吧,填写完表格之后,你就正式成为三元公司的员工。”快速抽回被沈林风抚摸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