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丑妃当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24:19 来源:网络 [ ]

小说:丑妃当道

第一章 初入王府

三月初三

成景王府中。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听说了么,皇上这次下旨逼王爷娶得王妃是天底下最丑的女人。”一个小丫鬟小声窃语道。

“嗯,我也是听说,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薇,传闻相府的两位小姐,一美一丑,二小姐丑比东施,三小姐美若天仙。”

“可惜三小姐今日嫁了皇上,而咱王爷却得娶这二小姐,哎,你们想不想看看咱们这个新王妃有多丑。”

顾采薇一身红色嫁衣,凤冠霞帔,刚从拜礼堂上下来,经过走廊便听到这样的话,是一群王府小丫鬟在兴致勃勃地议论她。

她的脚步不由定祝

她们说的没错,她是顶着一张丑颜嫁过来的,她三岁时不知道谁给她下了毒,毒好之后让她容貌尽毁。

她原本也有一张清秀的脸,至少称得上平滑无痕,如今这副样子,她确实配不上他们王爷。来自163shenghuo.com

她被皇上下旨嫁给成景王,她也没有想到。

成景王,那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听闻他十三岁接将军印,曾征战沙场为凌启国立下赫赫战功,他少年封王,权倾朝野,这样的他,怎么会看上她,顾采微苦笑。

今日出嫁,那个男人没有去相府迎亲,也没有出门口迎接,甚至都没有出现在拜礼堂上,她就被这样的娶进了王府大门,身后两个小厮跟着便要送她回喜房。

顾采薇想想多少有些心酸了。

“大胆!你们竟敢私议王妃,活得不耐烦了。”顾采薇身后的小厮对前面挡着路议论的丫鬟们喊了一嗓子,声音不算严厉,像是一种提醒。

前面的丫鬟神色微惊,立马捂了嘴,都垂头恭敬地行礼站一边。说明163shenghuo.com

顾采薇知道,小厮这样的教训丫鬟们也不过是让她们嘴上闭上,或许她们还在嘲笑她一个丑王妃,可是那有什么办法,人心不是威吓就可以征服。

顾采薇什么话也没说便跟着小厮轻步往前路走。

“你们几个丫头还不快扶着王妃。”小厮又悻悻说了一句,几个丫鬟立马左右侧扶住顾采微。

王府的走廊有些长,顾采微走得小心翼翼。

脑中忽然回想母亲的话,“采微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他日嫁人定能赢得夫君喜欢。”

她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苏锦月,她在她八岁时便过世了,但顾采微确记得母亲说得每一句话。丑妃当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要好好活着,为了母亲,也为了世间有的那个懂她的那个男子,虽然她知道现今她的情况,她将嫁的男子铁定不喜欢她。

“王妃小心!”身后的小厮提高嗓音提醒了一句。

不过还是来不及,顾采微直直向前面地上扑去。

一旁的丫鬟忙掺她一把,然而随着这一跌一扶的动作,掩在头上的盖头巧然跌落在地。

一行人齐齐的目光向她的脸望来。

“呀,好丑!”扶着她的丫鬟手不由一抖,忍不住脱口而出。

一旁的几个丫鬟倒吸了口凉气,面面相觑。版权163shenghuo.com

她的脸是很丑的,吓着了众人。

扶着她的丫鬟忙尴尬道,“对不起王妃,奴婢不是故意的。”

明明记得脚下是谁绊了她一脚,可是追究又有什么意思,她们不过想看她的脸,对她的“丑”好奇。

“没关系。”顾采微垂下眼睫毛,只是轻摇下头。

她可以不在意,或许这已经成为习惯。

进了喜房,那红色的窗花,红色的桌子,红色的床幔,红色的地毯,各色的贺礼,桌上珍果连连。163生活网

可是顾采微丝毫没有感觉到它的喜气,反多了一丝悲凉。

“王妃,奴婢们先下去了,现在外面正是喜宴,估计王爷晚上会过来,请你在这里静等。”丫鬟把她轻扶到柔软的床上,理一理周围的床被,准备出去。

他连拜堂礼都没有去,他怎会在外面喜宴,她盖着盖头微颔首。

“嗯。”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房间点了烛光,顾采微就那样直直的坐着,等到月亮爬上星空。

沉静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呼吸的房间里,顾采微感觉紧张起来,那个男子,她未来的夫君会怎么对她呢?皇上的忽然赐婚并没有征求他的同意,他怎么会接受一个容貌尽毁的女人,她对他或许像一个耻辱,该怎么办?

她衣摆下的双手拉扯着衣袖不知过了多久,手心冒了薄汗。

过了良久

“王爷到!”门外小厮忽然一声清喊。

紧接着…

“你们下去吧。”屋外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道。

脚步声渐渐靠近,只听“嘭”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门外透进来阵阵凉气。

顾采微可以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一股寒气,被踢门的声音微吓了一惊,她忙正襟危坐。

淳于逸风深色的眸扫过房间,冷冷射向那喜床上静坐的女子,她看起来几分窈窕的身姿外罩一件华衣红色喜服,头上蒙着那鸳鸯戏水的锦绣盖头,乌黑的长发如锦缎一般顺着肩头缓缓流下,身前一双纤细光洁的手似不安的搅在一起。

她就是那个丑女?如果不用看她的脸的话,整体他会感觉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这种意识让他好奇,下面那张脸到底有多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又缓缓靠近,空气中一阵静致,顾采微直觉心跳加速起来,忽然眼前就一片明朗了。

“你…就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微?”淳于逸风一手握得长剑轻挑起她的下颌,微眯的眸望向她,银色的长剑在昏暗的房间中散发着阴冷的光。

顾采微抬起双眸,瞬间被眼前的那柄长剑惊了一下,他竟带了长剑?他就是用长剑挑起她的盖头的?

对面男子一身黑衣锦袍,今日他大婚却连喜袍也没有穿。向上他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剑眉入鬓,长而密的睫毛下是一双幽深的黑瞳,眼底似藏着怒气,鼻梁挺似利剑,紧抿的薄唇显示着无情。

成景王果然如传闻中的好看,不过他脸上那抹怒气,外加手中的长剑早早拉回了她的思绪。

“是,妾身顾采薇。”顾采薇镇定下来,忙起身盈盈一拜。

日后他便是她的夫君。

“呵,果然是个丑女,丑的让人恨不得拿剑一把劈了。”淳于逸风阴沉的声音忽然道。

他从没见过这般丑的女子,对面的女人除了一双眼眸生的清澈,眼睛之下的脸颊青紫一片还带着微肿,完全掩了脸颊的原形,丑到了极点,让人不想再看

第二眼,他说的恨不得拿剑劈了毫不夸张。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厌恶这张脸,还是因为心中的怒火,他的皇兄淳于晨风如今对他越来越顾忌,淳于晨风听信馋言,说他与朝中重臣勾结,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便想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大臣知道他才是皇上,只要他一张皇旨下,即使全天下最丑的女人他这个成景王也得娶。

他原本不曾有的事,被这样对待,这简直是对他简直是最大的侮辱,他怎会就这么接受。

没想到淳于逸风会这么如此厌恶她,甚至有些恨意,顾采薇抬眸望进他的眸中,心中说不出的感觉,还是微微刺痛了一下,因为他不是别人,将是她日后的夫君。

“妾身自知…”丑陋,顾采薇忍不住微哽道。

淳于逸风见顾采薇眸中一抹微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说起来今日你还得恭喜你的妹妹,今日她也是大喜,皇上原本该娶你的皇后,如今却娶了你的妹妹,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

顾采薇微惊,淳于逸风这便让她难堪么?

这件事说起来便是也算与她的婚事相关,顾采薇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她是嫡女,自小与皇上订婚的是她,可惜幼时毁了容貌,之后皇上与她的妹妹在相府相遇又一见倾心,皇上便改娶她的妹妹顾采洁为后,今日其实是她和她的妹妹同时出嫁的日子,现在的时辰她的妹妹想也举行完封后大典了。

说起这件事,顾采薇心中虽也有些不舒服,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她毁了容貌,怎能再为后,而她不做皇后那个位置即使不是她的这个妹妹,也会是别人。

“这一切大概是缘分使然,妾身相信命运。”顾采薇跪在地上抖胆对淳于逸风道。

淳于逸风的美眸瞥一眼地上的女子,这句话倒让他有些意外,原本想羞辱女子,没想到她看得这么淡,这倒有些像世人说得“相府才女”的气质。

“你倒是心胸宽广,不过本王可不会你如此想。”他嘲讽睨她一眼道。

第二章 别无选择

他忽然走上前,一只大手轻拉了她的手腕站起身来,接着向屋中的一面光洁的铜镜前走去。镜中两个人影立即清晰,一个身长玉立,面色白净,一个满脸青紫,徒留一双清澈的眸。

“你看你这个样子怎么配得上本王。”淳于逸风冷冽的声音忽道。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嘲讽。

顾采薇一瞬只觉心上被大锤锤了一下,仅管太多人说她丑,可是这样被一下拉过来对比还是

第一次,还是她的夫君,可见他的残忍。

顾采微当下明白,他不要她,其实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如此。

“妾身确实配不上王爷,比不得王爷的容颜,妾身还请王爷休了妾身。”她倾身下跪道。

这样可以了么?她是识时务的,如果他怨恨她,她愿以一封休书平息他的怒气。

“休了你?休了你本王岂不是对不起皇兄的美意?”淳于逸风好笑的眸望向顾采薇,修长的手一把握了长剑入鞘。

顾采微忽然不明白淳于逸风到底想怎样,不是休了她?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滚出王府,二是留在王府。”淳于逸风此时收起来眸中的冷笑,换上了一脸的阴寒道。

关于被休出府和滚出王府是两回事,得了休书出府,两人便从此脱离夫妻关系,再无瓜葛,而未拿休书被赶出府,女子仍是男子的人,且女子有未侍奉好夫君的责任,于凌启国的礼制算不守德甚至违国法,同时更不能回相府,她将无处可去,他在截断她的退路。

“妾身留在府上。”顾采微垂下睫毛只好道。

“好,既然如此,本王便答应你留下,只是你这般容貌怎配在这样的房间休息,陈于,帮她看一下王府还有什么闲置的空处可容人休息。”淳于逸风忽道,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护卫闯了进来。

他望眼顾采薇,接着向淳于逸风禀报。

“回王爷,挨了马场旁的猪圈旁有一去处,可供人祝”陈于犹豫一下,忽大声道。

淳于逸风下午就选定了一个地方,他早做了这样的打算。

“好,还不快替她安排。”淳于逸风嘴角弯起道。

猪圈?人如狗彘,顾采微忽然想到了这个词,他竟让她住那样的地方,尽管她心中镇静,还是吃了一惊。

他竟厌恶她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因为皇上的赐婚?因为她长得丑,他就想侮辱她?

她只想了他或许会休了她,没想到的是他竟做这么绝。

顾采薇心中忽然窒息一下,终忍不住道,“王爷…”

“怎么?你不想去。”

“妾身…”她无法开口。

“本王府中不养丑妇,要不你滚出府中,要不留下。”他打断她道。

他可没有顾采薇那样的想得开,谁惹怒了他,他一定要回击,即使是皇上也不行。

他原本就没做什么,有人冤枉他。

他要让他皇兄知道,他赐来的丑妃他将如何对待,他要把她与牲畜放在一起,唯有这样,才等于在他皇兄身上回他一拳。

这才只是开始,他的报复以后有的是机会。

顾采薇怔住,这便是她的夫君?

儿时读《女戒》,有一言,出嫁从夫。

“是。”她黯然道。

一步步踏出房门,顾采薇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眼睛也感到有些酸涩起来,她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对她,可是原来也不是全然不在乎。

她望向天上的星空,星辰闪烁,好像也是一付泪眼迷蒙的样子,原来今夜的她如此狼狈。

刚出了房间,院中不远处几个丫鬟,小厮站在那里,像是看热闹,都向她望来。

不知道屋中的话他们听到了没有,其中有下午扶她进房的丫鬟,现在看她似乎又是一重笑话。

一步步踏出院落,身后终响起闲言碎语。

“王爷好像让她睡猪窝旁,真够惨的,王妃睡猪窝?”

“谁让她长那么丑,晚上看了怪吓人的。”

“皇上给王爷找这么丑的,咱们王爷那般容颜岂是她能配上,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呸,什么相府二小姐。”

“这种容貌,要我早一头磕死了。”

顾采薇的脚步顿住,耳中充斥着各种狠毒的话语和笑声。

她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么骂她,于她们有什么好处,但不管什么,她都只能安然接受,她一向不是就是这样么?

她在相府也曾遭受非议,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沦落王府,更没有辨驳的资格。

母亲说过,“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母亲的话她一直记在心头,让她足够坚强。

继续向前走着,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围观,顾采薇忽然觉得她好似那街市的被耍的猴子,一群人围着看热闹,品头论足。

王府的院子今夜灯火通明,似乎不是为了这新婚之夜,而是为了让所有人识清她的脸而准备的。

“好丑!”

“传闻相府的三小姐美得不可一物,这二小姐怎么这么丑。”

她挺直胸膛走着,渐渐淡出了人群的视线,才稍微松口气。

陈于望向微松口气的顾采薇,只是冷冷睨她一眼。

一路跟着陈于渐渐走向偏僻的地方,又不知走了不知多久,顾采微猜想已经快要出王府了,接着才看到那一望无际的马场,顾采微不得不承认王府比相府大很多。

而相连着马场马厩一边的有几个猪圈,猪圈一旁搭了一个可容一个躺下的小窝。

“王妃,到了。”陈于冷不丁停下脚步道。

长长的马厩,相连着猪圈,在黑暗中散发着一股臭味。

“就是这里么?”顾采微身体微僵,声音有些不可置信说,这样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宰相府的生活虽然不甚如意,但她至少是千金小姐,这样连下人都不来的地方带给她的不仅是震惊,无措,还有一种耻辱感。

顾采微忽然想自嘲,她不得不再次承认那样一个好看的男人,心却这样狠。

“嗯,是。”陈于微转了侧脸,看她的脸色微微发白。

这样的地方,一个千金小姐住在这里,他们王爷是有些过分。

可是陈于一想到这个女人这般丑,皇上竟然让他们王爷娶她,这对他们王爷来说是一个耻辱,一想起这个,他心中也是冷哼,觉得活该。

看不到陈于面上的冷冽,顾采薇只是望向前方猪圈,马厩中传来的臭味让人有些作呕,还有那即使是夜里,依旧动荡不安的一阵马的吐气嘶鸣声和猪的嚎叫,让人微微害怕。

感觉他们像在嘲笑她,又像在欢迎她这个只能与牲畜为伴的女人,顾采薇感觉悲凉。

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谢谢你,麻烦你了,请回吧。”回头顾采微强迫自己要镇定,努力给自己面上保持了一个平和的笑,又对陈于施了个礼。

终是要过去的,她又怎么能逃避?她微呼口气,向她的窝走去。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温婉,她淡然一句,陈于的目光不由望向她。

在这么让人难堪的地方她还对他们施了礼,她果然是相府家有教养的小姐,她身上似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清雅的气质。可惜,如果不是她容貌丑陋,侮辱了他们王爷,或许她的下场会好些。

陈于的目光追向了远去的那个人影,黑亮的眼神不由惊讶定祝

红色的裙摆在夜里马场的风中飘舞,黑色的长发齐飞,在夜中划出了美丽的弧度,宛如一个夜色降临的魅人仙子,如果不是那张脸先入为主破坏了形象,他们铁定以为这样的女子是个仙女。

“很美,可惜”毁了容。

深夜的马场沉寂的没有一人,惟在寒风呼啸,马蹄不安的作响,时不时传来猪的呼噜声。

顾采微一身红色长裙坐在马场边,双手抱膝,将脸深深的埋进腿里。

泪水终是沾湿了她的衣襟,然后被融化的无影无踪。这是顾采薇

第一次夜晚没有忍住落泪,她一向会很坚强。

她知道她的容貌会让她的命运多舛,只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难堪,她一瞬也觉得无奈。

“母亲…我会坚强。”忽然有些怀念母亲,年幼时,母亲总是陪在她身旁的。母亲曾说过,“采微要坚强,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落泪。”

她一手抚上她的脸颊,除去眼角的多余的泪,她会继续坚强的活着的。

今夜于她只是有些想不到,独自一人的日子,她会更加努力。她乌黑清盈的目光望向夜空,她想,她的夫君看不到她的,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她。

生活似乎只要生命在,就没什么好不能活。那晚之后,顾采薇不再想那夜的难堪,开始想以后在王府的日子她要如何生活。

丑妃当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丑妃当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美图V6纪实摄影:成都深山制古琴老人的传承之美

    最近,一位摄影师带着美图V6手机记录了一位在成都深山隐居三年做古琴的老人,老人对古琴制作的制作与精细,对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多网友,今天,我们也来听听他的故事。观望美图V6手机已经很久了,从发布到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美图V6的测评图片。也很期待体验美图手机的拍摄性能。作为摄影记者,一机(佳能1Dx)、两镜(16-35的广角,70-200长焦)、一闪光灯,这个是我每天的标配,背在肩上每天压的好重。配备高像素、快速对焦和防抖镜头才能应对新闻采访中各种复杂光线与昏暗的拍摄环境。恰恰在美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丨老彦娟

    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文丨老彦娟(河南固始)“用不朽的黑暗,去抚摸那几片稚嫩的月光吧”我们系着神的化身,依靠在刚刚洗去贪婪的颂经台分辨从北方吹过来的没有因为贫穷而忘了行善的语言它们活得比我们好,尽管一只讨厌的乌鸦将它们发声的咽喉用尖锐的爪子,揉来揉去哦,我们身下的火始终不敢扔下羞愧的计算方式走到它们的正面,它们的正面所排列的说辞毕竟有别于神的道具【善】你都不知去向了,我的苦枝随手扔掉它吧,给你的负累已经太久黄鹂看管螳螂与蝉的时候你祈祷着我的懵懂初来不至大错特错替我遮盖好略带怀疑的眼神那样,允许杀

  •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文丨痴迷文学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家乡寄语】家乡是一坛陈酿的老酒,越品味越浓。弥漫着整座乡村。醉了我的心田。家乡夏夜里的流星、炊烟,曾勾起我童年温暖的回忆。家乡的红土地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庄稼的甘甜。家乡的风俗人情,家乡人的音容相貌,魂牵梦绕,耳熟能详。家乡,我几回梦里把你呼唤。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新时代的家乡,是农民的娱乐舞台,尽情抒写乡情华章。我的精神生活上有一本叫作《家乡》的杂志,她精彩纷呈。欣赏着《家乡》里的四季美景,闻着鸟语花香,陶冶情操。有《家乡》相伴,踏歌而来,迈向希望的田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小小说】空位丨马建忠

    空位文丨马建忠(河北秦皇岛)老富家的儿子娶媳妇,快点去,晚了就没有坐着吃饭的地方啦。去往富家庄最东头超级大院的村民人头簇动。你们吃席去,拉着我干啥呀,人家又没给信儿。小李子,这次你回娘家算是赶上了,弄好喽没准还能赚点路费。吃席都随份子,还能赚钱?真没碰见过结婚做慈善的。张婶说的没错,一个胖女人扭着身子呼哧呼哧说。日头已经越过屋檐,大院里的人额头冒着璀璨的光亮,几只灰喜鹊在树杈上叽叽喳喳蹦来蹦去,热腾腾的流水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胖女人眼睛放光疾步走到院门口冲着新郎说了句,早生贵子。帅气的新郎眼神有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秋日回乡(组诗)丨王凤国

    秋日回乡(组诗)文丨王凤国[回族](宁夏灵武)【田垄上】我又一次看到这闪着青光的铁器我又一次倾听到这嚯嚯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向我袭来我心里一惊,站在田边默默无语这是一把父亲手中磨过多年的镰刀每一次收割,我都想这镰刀能收割来富有吗可是父亲从那条坡地走过,步履蹒跚来不及停住,就让自己的年龄顺势下滑如今,父亲老了,下不了地,只能磨磨刀我看着这把刀,像一场凌厉的风掠过心里波浪滚滚,却不见庄稼我的收成在哪里?我不停地在问自己我也在顺着一条斜坡向下滑啊我也停不住脚步,一路风尘我看不清风景,我也不明白方

  • 2017中国好人榜 符良玲

    人物故事:人物简介:符良玲,女,汉族,1968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禁毒办副主任。事迹简介:2017年5月8日下午,符良玲在与社区戒毒对象做思想工作过程中突发消化道出血,病倒在办公室,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六年多来,她投身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走访帮教、就业安置、低保办理等工作,在许多帮教对象的心里,她好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或是犹如一位知心的姐姐,温柔抚慰着每一位帮教对象脆弱不堪的心。在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教工作上,她紧紧把握全、异、情、诚、实、新“六字真经”,把

  • 福建浙江两地符氏企业家交流活动

    福建符氏企业家一行考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记文交天下--符斌应浙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家的邀请,世界符氏商会福建联络处近期组织部分在福建的符氏宗亲企业家前往浙江台州考察当地的符氏宗亲企业和符氏宗亲文化。元月17日,18日福建符氏宗亲企业代表分别从福建厦门,福州,泉州等地启程前往浙江台州。这次福建符氏宗亲台州考察由厦门知名企业家符海军牵头。福建符氏宗亲抵到浙江台州后,受到台州符氏宗亲的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根据行程安排,元月18日,福建符氏宗亲走访浙江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长

  • 符日兰:坚守土法制陶技艺70年

    ■编者按每一件为人类带来美好体验的产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或一群严谨求实、精益求精的“匠人”。他们挚爱业务、默默无闻,不怕苦不畏难,不好高骛远、不轻言放弃,用寂寞的坚守换来技能的高超和文化的传承。在三亚,同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高超的技能,或守护着大国重器的深海装备,或传承着黎锦苗绣的传统文化;或精于根雕,或巧于制陶;或修补渔船、创新素斋、致力园林……他们在城市的角落忙碌着,却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三亚工匠,并以此为窗口,帮助读者了解三亚的独特文化元素。见习记者张慧膑/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