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后宫蔷薇:大小周后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16: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后宫蔷薇:大小周后传

第3章 :周家有女初长成(3)

七月初六是皇六子安定郡公李从嘉十八生辰,李璟下旨令朝中要员携家眷前往皇宫参加皇六子生辰之宴。推荐163shenghuo.com朝中要员人人皆深谙揣测帝王之能,纷纷猜测着是要给皇六子物色王妃,故而要大臣们携家眷参加。周宗虽已辞官归隐,但李璟念其为官期间兢兢业业,再者周娥皇的才貌在金陵早有盛名,故周家亦在受邀之列。

娥皇虽极不愿参加这类宫宴,但皇命不可违,只得随父母进宫。明日是七夕节,宫宴还需些时候方开始,但周宗一向慎重,携夫人及娥皇早早便离家了,将周薇留在了府中。

因着明日是乞巧节,西街越发显得繁华,车马来往不息,周家的马车行得甚是缓慢。周夫人微撩起布帘看了看,暗自松口气,幸好出来得尚早,不然迟到就不好了。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娥皇,周夫人不禁浮起笑容,若是娥皇被选为郡王妃,那周家又要盛极一时了。推荐163shenghuo.com

西街上喧闹的叫卖声隔着马车隐隐透过来,娥皇按捺不住,暗自打量微闭眼养神的父母,微微揭起车帘向外张望,瞥见一间绣坊,忽记起丝线快用完了,好不易出来一趟,她自是想要游逛一番。

一时雀跃,不禁道:“娘,俞石针啊,还有七色线,我那幅春雨图绣正缺着这种丝线呢,娘,让女儿下去逛一逛吧?我保证很快回来!”

娥皇一双美目明亮,竟抱了周夫人的手臂开始撒娇,十足孩子气。

周宗睁开眼,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一脸谨慎:“不行,京城虽是天子脚下,却也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儿家,怎好肆无忌惮地抛头露面?况且今日我们没带家丁随从,若是让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你,那可如何是好?”

“哎呀,爹爹,女儿只是买个丝线,很快的,我保证!”对于父亲的严厉,娥皇自小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惧怕。虽有些丧气,但只要她认准了的事,就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周夫人见女儿如此好兴致,不忍心拂逆,便笑着对丈夫说道:“老爷,就让她去吧;今日要不让她买了丝线,依她这性子,定要跟咱们闹上好一阵别扭呢!”

“夫人,可是这......”周宗还想坚持己见,哪知娥皇说了一声‘谢谢娘’后,竟已令车夫停车,然后一揭帘便灵快地跳下了车去。

徒留周宗一脸的无奈:“这......你看她,夫人啊,你就不怕惯坏了女儿?”

“老爷,瞧您急的,不就是买个丝线嘛,女儿又不是.....咦,娥皇呢?”周夫人掀起车帘,正想跟娥皇交待两句,却不想马车外面,娥皇已走得没有影踪。看着这眼前的车水马龙,难免有些担心了。后宫蔷薇:大小周后传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会儿要出了什么事,她该如何向丈夫交待?更别说宫里还有皇上、皇后在等着召见呢?

周夫人愣愣着看着车外,难掩忧色,:“老爷,这......这怎的一眨眼便不见了娥皇啊?”

“夫人,先不要急!”周宗尽量稳住心神,然后探出头来问车夫:“阿诚,你可看到小姐往哪边去了?”

阿诚一脸迷茫,摇了摇头,歉疚地答道:“老爷,小姐走得太快,小的一时也没看住!”

周宗在心里也有些忐忑,也没时间责怪夫人,赶忙揭帘下车,与车夫四下里寻找。周夫人哪里还坐得住,自是随即下车帮着寻找。

第4章 、遭遇劫匪1

娥皇本打算只买个丝线就罢的,哪知脚一落地,眼前便有一队杂耍招摇而过。

她心下好奇,玩性一起,脚下便不自觉地快步跟了上去,连丝线也没顾得及买。

繁华背后,总是有危险隐伏。周宗的马车还未进入闹市之前,早已被一帮人盯上。

娥皇一路跟着那帮杂耍,走着走着,突然杂耍不见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再放眼四望,刚才还繁华似锦的闹市,此时已变得人丁稀少,倒有些偏僻。

娥皇这才反应过来,当下心中一片恐慌。想要寻来时的路,赫然发现不知该往哪边走。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驾’,一辆黑篷的马车迎面奔来。娥皇吓得娇颜失色,还来不及避它一避,已有一只手从马车上伸下来,将她一拽,立时拖上了马车。

“放开我,你们是谁啊,救命......”娥皇又惊又怕,此时禁不住后悔莫及。如若不是贪玩,她此时应该还安生在待在爹娘身边。原文163shenghuo.com

如今却......

京城西郊,风景秀雅,河风习习,很是安静惬意。

河边的亭台里,有两男子静静端坐,远眺随风而起的微波粼纹。清风拂来,扑鼻的花香,顿让人忘了身处炎热的七月,而仿似如沐春日。

沉默良久,当中一年长些的男子开了口:“六弟,明日父皇母后或许会为你安排选妃之事;你也不小了,遇事该懂得孰轻孰重;你我同胞手足,你希望你站在大哥这边;明日,大哥希望你选御史中丞江文蔚的女儿......”

“大哥!”他的话还未说完,被称‘六弟’的男子便打断了他,声音清越却恭敬:“我的终身大事多是由父皇母后决定了罢,从嘉可能也别无选择。其实,大哥你也知道我向来对政事不感兴趣,这站在哪边,又有何用?”

说完,他便起身,目光投向亭外不再言语。

这兄弟二人正是大唐天子骄子,李璟的大儿子燕王李弘冀与六子安定郡公从嘉。

听六弟这样讲,分别是忤逆自己,谁不知父皇母后对皇六子极其宠爱,他愿谁当郡王妃还不是他说了算。后宫蔷薇:大小周后传小说txt全文阅读李弘冀忍不住又气又恼,也站起身,正想再说什么,猛然发现前头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眼见着就要撞上从嘉,毕竟是手足兄弟,只见李弘冀不顾一切地冲出亭子,向从嘉掠去......

马车风一般从兄弟二人脚边飙了过去。从嘉在李弘冀的怀里探出煞白的脸色,仍心有余悸地望着那辆远去的马车,呆若木鸡。李弘冀看着六弟惊吓成这样,不禁心中有些无奈,百无一用是书生,但言语间仍满是关切之意。

“六弟,你怎样,有没有被伤着?”李弘冀不顾脚上的伤痛,扶起从嘉,仔细检查他身上是否有伤。直到发现弟弟完好无损后,他才微松了一口气。若六弟带伤回宫,父皇定又要不悦了。

从嘉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答:“我没事,大哥你呢,有没有被伤着啊?”

李弘冀摇了摇头,眼神狐疑地望向已然远走的那辆马车,道:“六弟,你刚才有没有听见马车里好像有女子叫‘救命’?”

从嘉看着他,道:“没有啊。”说完又道:“大哥,宫外不安全,我们还是回去吧?”

李弘冀是个只要认准了一件事,便一头走到黑的人。对于此事,他不弄清了,是绝不会作罢的。此时便见他皱了皱眉,对从嘉道:“六弟,你且在此候着,我去去便来!”

“哎,大哥......”从嘉还来不及多说,李弘冀的人已往马车的方向掠出了三四丈远。

马车里坐了两个蒙了面的高大男子,此时娥皇被他二人强行按住,连个挣扎的余地也没有。幸好嘴没被封住,她唯有拼了命的大喊‘救命’。

只是,这样的荒野,那俩个歹人必是算准了此地平时无人经过,才放任她的呼叫吧。

“放开我,你们是谁,为何抓我?”娥皇愤怒的瞪着车里的歹人,虽弱质纤纤不是歹人的对手,可此时却已没了先前的害怕与慌张。

第5章 、遭遇劫匪2

俩歹人见此,不禁互望一眼,眼神里流露出复杂的表情。

趁着二人发呆的空隙,娥皇竟一脚踢向左边的男子,同时嘴也没闲着,对着右边男子的手就狠狠咬了下去。

“啊......”俩男子吃痛地惊呼出声,赶紧松开娥皇去瞧自己的伤。

时不可失,娥皇不顾还在飞驰的马车,就那么直直地跳了下来......

她闭着眼,以为这一跳下,即使不是粉身碎骨,必也是头破血流。可是,竟似乎撞上了一个人。

“姑娘,你没事吧?”直到这声音传来,娥皇才大吃一惊,赶忙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怀里。

惊奇的是,这白衣锦袍男子,竟也是蒙面之客。娥皇那颗刚刚燃起希望的心,在见得他脸上的黑布后,又迅速地往下沉去。

她以为他与那车上的歹人是一伙的。

瞧出她心里的想法,白袍男子那张隐在面巾后的脸绽开了笑容。这是怎样的一位绝色美人啊?貌如嫦娥、姿若洛神......

一时间,他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她的美、她的雅......他只知道,只此一眼,他已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

这时,前面的马车在马儿高高扬起前蹄的嘶叫声中停了下来,俩个歹人随即下车,往回掠了来。“喂,谁让你多管闲事的,快将她交给我们,这不是你该管的闲事!”

不是一伙的?听到歹徒这话,娥皇隐隐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是遇到救星了;只是这救星是否真能打赢面前这俩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呢?

她望着他,这才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于是俏脸免不得一红,微侧了头去,轻声提醒:“恩公,他们......追来了!”

“啊?”怔忡间,白袍男子这才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将她扶起立定了,他站在她的前面,一身无惧。虽蒙着脸,但娥皇却能感觉到,他是笑着的:“闲事?光天化日之下,尔等视王法为无物,公然掳掠少女,你说这是闲事?不过,今日这闲事我是管定了!”

俩歹人大为不屑,其中的一个更是冷哼了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你敢将面巾揭下来让我们看看吗?”

像听到了一个笑话般,白袍蒙面男子轻笑出声:“你们不也是带着面巾嘛,有本事,你们先揭来我瞧瞧?”

“废话少说,看招!”意识到口舌逞能很明显不是白袍男子的对手,俩个歹徒决定手上见招,来个先发制人。

“姑娘,小心!”见此,白袍男子飞快迎上去,单掌迎敌,轻轻松松就化解了对方的招式。

......

一刻钟后,俩歹人渐落下风;白袍男子却是越发的勇猛。眼见着败局已定,俩歹徒再无心斗下去了,使了一个虚招,就欲逃逸......

“哪里逃?”说时迟、那时快,白袍男子飞起一脚,劲风卷起地上的石子,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俩人的后脑勺上了。

将二人捆了,一番逼问,娥皇才晓得掳她的这俩人竟是一伙人贩子,专门朝漂亮的年轻姑娘下手。得手后,通常是先凌侮了,再卖到烟花之地。

如果今日被这俩歹人得手的话,那我......娥皇禁不住阵阵后怕;此时自是诚心对白袍男子言谢:“恩人在上,请受小女子......”

“哎,我是男子汉,可不受你小女子的跪拜哈!”没容娥皇将话说完,更没容她的膝盖着地,白袍男子已拦下了她,口吻极尽戏谑之意。

无奈,娥皇只得再次诚恳地道:“既是如此,能否请恩人揭下面巾、或者告之名讳,他日小女子也好随双亲登门亲自感谢!”

“行啊!”白袍男子很爽快地应了,就要伸手去摘面巾,却在一转眼间发现前面急匆匆来了一队人马。他一怔,当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怎么会是他?”

没容他多想,那边已传来了一妇人焦急的声音:“娥皇,我的女儿啊......”

白袍男子一愣,扯面巾的手反而更系紧了面巾,然后转头对娥皇说道:“姑娘,我看我还是先将这俩个人贩子送去官府吧,咱们后会有期,我走了!”

后宫蔷薇:大小周后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后宫蔷薇 或 大小周后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智商高的人到底多可怕

    第一次去女朋友家。她叮嘱说道:“我爸妈都非常讨厌抽烟,你忍几天不抽好不好?”“当然,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我掏出一根烟点上,忧郁的看着它,“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晚餐吧!”抽完,把烟和火机扔进了垃圾桶。她家住农村,一栋两层的小楼房,风景优美,很适合抽烟,不管是躲在厕所里,树林里,田野上,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烟抽了,对此,我很满意。遗憾的是我没烟了,并且隔小店还很远。吃过午饭,习惯性的掏口袋,空的!正如我那空空如也的肺,我开始慌了!我说:“我去买点东西。”“走吧!我陪你去,吃完饭刚好散散步。”她跑过来

  • 永远不会过期的是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青春就是晃,用大把的时间彷徨,只用几个瞬间来成长。能做的只是在每一场风后,把自己扶直。可以在一些时光过去以后,人们才会更加的觉得之前的幼小和可笑,仇啊恨啊都渺小的接近于数百年之外的星球尘埃。我们都曾经以为,经验可以帮助我们好好抵抗命运,但是不,岁月只能增加我们的忍让力,把意外比上一次处理得较为好看和妥当。可谓勇敢,并非是却反恐惧,而是尽管恐惧,却仍有所

  • 《月亮与六便士》摘文

    上帝的磨盘转动的很慢,但是把东西磨得很细。------毛姆

  • 《道德经》(报怨以德)以德报怨是为了导致他人泛滥不休么

    点击上方关注,获取更多精彩内容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所作为的,是没有作为。所从事的,是无所从事。所品味的,是恬淡无味。)顺势而为、自然而然、恬淡平凡,正是我的追求啊!大小多少,报怨以德。(把小的看做大的,把少的看做多的,用德行去回报怨恨。)以德报怨,是为了让人们能够倾诉内心,让人们获得内心的释怀。如果以德报怨只是为了导致人们泛滥不休、得寸进尺,那么何必去姑息?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比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解决困难宜从容易入手,成就大事宜从细小处开

  • ​唐代近体诗的平仄、粘对、对仗、用韵

    唐诗宋词元曲,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其中尤以唐诗为最。孔夫子云:不学诗,无以言。因此了解、学习一点唐诗对于提高个人的文学修养,增长知识大有裨益。学诗要先会鉴赏古典诗词唐代是一个充满活力,浪漫,温情,诗情画意的时代,至今仍令今人神往与陶醉。唐诗更是唐人生活、工作的感悟、总结。阴天傍晚饮酒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好友重逢,写诗唱和“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唐代上至皇帝,王公大臣,下至歌姬舞女,农夫渔民,莫不能诗。诗歌鉴赏的前提是读懂。

  • 天下第一门派和天下第一帮联合培养的人才有多强?看看他就知道了

    文/巴暘金庸在他的武侠小说中塑造了形象色色的门派和帮派,其中有两个最引人注目,一个就是号称天下第一门派的少林,另一个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帮派的丐帮,丐帮和少林可以说是武林中的两大最高学府,培养出不少武林高手,在江湖上是人才辈出。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丐帮和少林联合培养人才,也就是说天下第一门派和天下第一帮联合培养人,那么培养出的人能会达到多高成就?其实这点根本不用假设,是因为金庸武侠小说中就有一个人,正是丐帮和少林联合培养出来的,我们来看看他的成就有多高就知道了。是谁是丐帮和少林联合培养出来的?熟悉金

  • 红楼梦里王熙凤夫妇为何敢在白天“午嬉”?三个原因帮你看透真相

    本文由大愚小涵原创欢迎阅读请勿剽窃红楼梦里王熙凤敢作敢为,最大胆的莫过于周瑞家送宫花时,她和贾琏大白天的在房间“午嬉”。书中原文是这样的:(周瑞家的)进入凤姐院中。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正问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这段文字背后是中午时分,大姐(巧姐)睡午觉,周瑞奉命送宫花到贾琏凤姐处时的见闻,这其实是写贾琏王熙凤夫妇的床笫之欢。王熙凤夫妇为什么敢这么大胆呢?细读红楼

  • 聊城东昌府区庆祝“5·12”国际护士节颁奖晚会举办

    齐鲁网聊城5月12日讯5月11日晚,聊城市东昌府区庆祝“5·12”国际护士节颁奖晚会暨全区第六届党员进社区“萤火虫微光行动”启动仪式在人民广场隆重举办。该活动由东昌府区委区直机关工委、东昌府区文明办、共青团东昌府区委、东昌府区卫计局联合主办,聊城东昌医疗保健集团承办。聊城市卫计委副主任、市医学会会长赵素婷,聊城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程学武,聊城大学医院院长杨磊,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魏雷,东昌府区副区长郭海英,东昌医疗保健集团党委书记、院长郭敬春等领导,以及街道50余位社区书记、计生办主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