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36:39 来源:网络 [ ]

书名: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

第3章你当我hellokitty!

“季先生,我表妹年幼无知得罪了你,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她吧……”不同于以为奋不顾身的横冲直撞,夜亦翔低垂着头向季御长求情,态度恭敬。版权163shenghuo.com

微微侧头瞟了夜亦翔一眼,季御长唇角勾起一抹浅笑,眼角满溢的却是冷冽的寒意,“哦呀哦呀,我都忘记这还有别人了,这位先生,我和这位小姐现在还有些重要的事要谈,你可以先出去回避一下么?”

只此一眼,却叫夜亦翔浑身战栗。

久经沙场的人,都明白那眼神的危险性,带着肆掠的气息,有席卷一切的恐怖气势。

“季先生,对,对不起,我是她的表哥,所以我不能出去……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好像不能和季御长硬碰硬,夜亦翔一直保持低姿态恳求着,可是季御长却一点也没有放过安柒染的打算。

“这样啊,你想观赏我ok的,就是不知道你们家表妹怎么想了……”说着就把手放在安柒染的抚摸着,也不理会她的鬼吼鬼叫,季御长轻佻的像流氓。

视线触及到不可窥探的东西,夜亦翔有些尴尬的将脸转醒一边,可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像是在用如此的行径守护安柒染的安全。

“出去,表哥,你立马出去!等我收拾完这个人渣我就带你回家,快出去等我!”士可杀不可辱,被季御长的行为刺激到红爆了脸,安柒染几乎是用怒吼的声调叫夜亦翔离开。

看到安柒染憋屈到涨红脸的模样,夜亦翔愣了愣最后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他很清楚,要是自己再呆在那里,安柒染会尴尬到没脸见人。

见到碍事的第三者离开,季御长继续将轻佻的嘴脸凑近安柒染,一副一点也不怕暴怒中的狮子的模样,“小狐狸,碍事的人走了,你打算怎么收拾我这个人渣啊?”

将怒气强压下去,安柒染咧开嘴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靥,声音温柔的像天使,“你想知道啊,你靠过来啊,靠过来我就告诉你。”

一副明显的我设好圈套等着你上钩的样貌,可是即使知道其中有诈季御长还是不怕死的送上门去。嬉笑着将头凑近安柒染,季御长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小狐狸,我靠过来了,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啊,是不是想告诉我你爱上我啦……”

嘭!

卯足全身的力气将头当做凶器撞向季御长,虽然比不上彗星撞地球的力度,可却也在当初就撞出了两个大包。趁着季御长吃痛闪神的空档,痛的直飙泪的安柒染还不忘一抬腿用膝盖狠撞季御长的下体一下。

“臭混蛋,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从季御长的身边逃脱,看到一只手捂头一只手捂下面的季御长,安柒染一边抹眼泪一边穷凶极恶的吼道。

呜呜,物理老师说的对,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季御长那个混蛋很痛,她的头也好痛啊……

用满溢泪水的眼睛恶狠狠的瞪了季御长一眼,安柒染啼笑皆非的捂着自己肿了很大一个包的头冲了出去。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上下夹击的痛让季御长直不起来身子,可是他嘴角的笑颜却一直不曾消减,这只小狐狸真的太独特太与众不同了,他一定要驯服她得到她!

身边攀附献媚的各色女人见得太多了,他果然还是比较喜欢野性十足的小动物,独特又有个性,不会随他喜好随波逐流。

亲爱的小狐狸,无论用什么手段,我一定要得到你!

我要你从身到心再到灵魂,都彻底的被我征服!

……

“痛痛痛,表哥,你轻点!”痛的龇牙咧齿,安柒染拿过镜子看了看自己头上的大包,她怕是一个星期也不能出门见人了吧!

都是那个该死的轻佻男害的,要不是他把她逼到了绝路,她用得着来一个玉石俱焚么!敢占她安柒染的便宜,哼,她迟早要剁了他的手脚!

“表妹,你忍着点,要是我不给你上药消肿,你可能会痛的睡不着的。乖啦,不要乱动,咱们再喷点喷雾。”看着安柒染的狼狈样夜亦翔满脸心疼,明明自己在姨夫面前发过誓要好好照顾她的,可是今天自己竟被束缚,毫无作为,可恶!

“知道了,你不要再内疚啦,我想你肯定是有苦衷才不能救我的。以前无论我闯什么祸你都会替我出头的,这次你偃旗息鼓一定是有原因的啦。”虽然脾气火爆,性格敢爱敢恨,但是安柒染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乖乖的闭上眼睛让夜亦翔给她上药,一点也没在季御长面前的火爆样。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

“表妹,真的很对不起,表哥真是太没用了……要是不是那个男人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了解安柒染的夜亦翔知道她的脾性就是敢爱敢恨,对她好的人她会十倍的对人好,对她坏的人她也同样的回报别人。

在安柒染的世界,没有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不是爱就是恨,以至于她的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她很自我,但又不会不顾及周围疼她爱她的人的心,火爆的脾气一上来任十头牛也拉不住。

“好啦好啦,都叫你不要道歉啦。严格说起来,要不是我搞出这一茬,你也不会为此自责内疚的嘛。”像摸小狗一样的摸了摸夜亦翔的头,安柒染无限的善解人意,“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变成那样,他到底是怎么威胁你的?”

总觉得能威胁夜亦翔的人不多,虽然夜亦翔的个性温柔,可是只要是涉及自己的事,像人畜无害的羔羊的他总会爆发潜力化身为狼守护自己,她不明白那个季御长到底是使用了何种手段驯服了他。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在你进来之前他先拍了我的裸照……然后威胁我……”想起季御长对自己说过的话语,他说要是自己向安柒染曝光了他的身份他就灭了自己所在的帮会。163生活网为了保全大局,夜亦翔不得不编造一个谎话来堵住安柒染的嘴。

“什么,你居然先被他拍了艳照?噗哈哈,表哥,你真是太弱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那些艳照抢回来的!那个混蛋王八蛋季御长,我和他的梁子结下了!”先是不顾形象的将夜亦翔大肆的嘲笑一番,一想到季御长对自己的恶行安柒染就无比的生气。

先不说gay吧那事,明明她只是偷看又没偷拍又没偷传,他有必要大动干戈的害她失业么,那可是她全部的生活来源,她失业了他要她吃啥喝啥!这也就算了,现在他居然还敢轻薄自己夺走自己的初吻以及拍表哥的艳照,他季御长就是铁了心要和她安柒染过不去是吧!

好啊,敢惹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安柒染,她会让季御长明白什么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该死的季御长,你就洗洗干净等着我来给你抹脖子吧!

“柒染,别再和季御长死磕了,这个对手,你赢不了的。”看到安柒染一副我不报仇誓不为人的模样,夜亦翔偷偷的为她捏了一把汗,她是不知道季御长的背景有多复杂。

初生牛犊不畏虎是好,可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硬闯硬撞可是会头破血流的!他有预感,要是柒染再这么固执下去,迟早会被季御长那匹深藏不露的大野狼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表哥,你别给我说泄气话,快给我想想怎么对付季御长才好,我要他后悔跟我作对,悔到肠子都青掉!”遇强则强,安柒染一点也不畏惧,她现在是斗志昂扬。

夜亦翔见安柒染正在气头上,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于是采取缓兵之计,“知道了,不过这事咱们明天再接着想,今天你就早点休息啦!”

抱起医药箱往外走,夜亦翔看到安柒染乖乖的躺了下去,这才安心的离开。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他这个表妹,虽然强悍,但也不失可爱。

只是,遇上季御长,终有一天,她会不会变得不像自己?

他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季御长就是她的结,无药可解的劫。

但愿这次预感失误,他希望柒染幸福。

而季御长,是不可能给她那种她想要的幸福的。

因为,他明确的知道,他们不是一路人。

……

N市最高建筑物的顶楼。

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城市的夜景,季御长摇了摇高脚杯里的血腥玛丽,“告诉季凛风,别动那个女人,她是我的猎物。”

“是!”站在灯火所不能及的黑暗里,男子寂然出声,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还有,给我调查一下安柒染,我要她全部的资料。”轻抿一口红酒,总觉得味道不如安柒染的唇美味,季御长嘭的连酒带杯丢进垃圾桶。

“是。”再次机械出声,看到季御长再无吩咐,黑暗中的男子悄然退下。

灯火辉煌处迷离了眼,安柒染那张倔强的小脸一下涌上眼。季御长上扬嘴角清浅的笑笑,“安柒染,我一定会得到你!”

这是长久以来,第一次,他这么迫切的想要一个人。

好像,好久没有想要东西的欲望了喃……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屈指可数……这一次,他想要的她,一定要到手!

所以,安柒染,你已经逃不掉了!

第4章季御长我要住你家

祸不单行也就算了,居然还来个屋漏偏逢连夜雨!

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喋喋不休的房东太太,安柒染瞬间有一种将她嘴巴缝上然后丢进太平洋喂鲨鱼的冲动。

一大早来扰人清梦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她今天之内搬离这里,她可是预付了半年的房租的,现在还剩余三个月,想赶她走,门都没有!

“喂,我说安小姐,你到底听明白我在说什么没有,我说我的房子已经被一位大客户买下来,他让我在今天之内把姓安的住客全部赶出去,你倒是赶紧给我搬啊!这是你当初付的半年房租,现在我一分不差的退给你,之前的三个月我就算让你免费住的,你赶紧收拾收拾走人吧!”一副势利眼的模样,房东太太带着几个男人堵在安柒染的门口,那架势的潜台词就像是你要敢不搬我就动粗一样。

“你是说,买下这栋大楼的人叫你把住在这里的姓安的人都赶出去?”捕捉到了房东太太话语里的亮点,安柒染努力的压制脚底升腾而起的怒气继续发问,“买下这栋大楼的老板,不是刚好姓季吧,房东太太?”

一听到安柒染提到大手笔的大主顾,已是典型黄脸婆的房东太太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少女般的娇羞色彩,看的安柒染肠胃一紧。

“对呀对呀,那个大主顾好帅的,比电影电视里的偶像还帅。而且他出手大方,行动潇洒,动作优雅,呜呜呜,要是我晚出生二十年,我一定要倒追他!”露出痴迷的模样,房东太太说起姓季的大主顾满嘴的赞不绝口。

“呵呵,房东太太你自谦了,就凭你现在风韵犹存徐娘半老的模样,倒追那个姓季的也是绰绰有余。对了,那个季先生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全名啊,是不是叫季御长?!”先昧着良心将房东太太大肆夸赞一番,看到房东太太在自己的吹捧下心花怒放,安柒染步步紧扣的将自己想要的信息套出。

“嘿,没想到你居然认识大主顾,没错,他就是季氏集团总裁季御长!我跟你讲,他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气宇轩啊,一表人才,才高八斗……”

嘭。

不想再听房东太太花痴般的夸赞,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安柒染嘭的一声将门关起来,将所有的赞美之词都隔绝在门外。

“房东太太你放心,我今天一定会搬离这里。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很要紧的事情要做,你就等着下午来收房吧!”怒的咬牙切齿青筋暴露,安柒染握紧拳头愤恨的想三两拳揍死那个姓季的混蛋。

本来自己都打算息事宁人,乖乖的听表哥的劝告不再与他纠缠,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得寸进尺的变本加厉起来!

好啊,季御长,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

敢这么欺负我安柒染的人你是第一个,夺我第一次初吻,强我第一次自尊,我要让你为此第一付出惨重的代价!

利落的换好衣服戴上帽子遮住还有些微微肿起的额头,安柒染掏出电话打给夜亦翔,“表哥,马上给我查清楚季御长现在的位置,我要找他算账!”

……

N市最高的摩天大楼。

用手遮住阳光仰望了一下这栋建筑的高度,表哥说这栋大楼都是季氏的产业,安柒染愤恨的瞪了这栋大楼一眼,大有恨屋及乌的感觉!

哼,该死的季御长,我才不管你身家背景怎么样,敢惹我安柒染,你给姑奶奶我做好死的很惨的准备!

将帽子压了压,安柒染深呼吸一口浩浩荡荡的往大厅走去。那风风火火气势汹汹的样貌,吓得她周围的人都退避三尺。

“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么?”看到安柒染怒气冲冲的模样,前台小姐礼貌且温柔的出声,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安柒染的怒气。

“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只要告诉我季御长在那就好!”越靠近季御长,安柒染体内的怒火就烧的越旺,要是她有超能力,她一定烧了这栋季氏大楼以泄愤!

“好的,那请问小姐您和季总裁有预约么,请你出示预约号。”一样的客客气气,前台小姐似乎早就身经百战,对安柒染这样的态度觉得是小菜一碟。

“喂喂,有没搞错,老婆相见老公还需要预约的么?赶紧带我去他哪儿,不然回头我叫他炒你们鱿鱼!”故意露出凶狠状,现在无论用尽什么手段,她安柒染都要见到他季御长,不然她会被自己沸腾的怒气烧死的!

越想越生气,那个该死的季御长,先是害她失业,现在还要她流离失所,等她见到他她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老婆,您是季夫人?总裁什么时候结的婚你知道么?”像是不太相信安柒染的说法,前台小姐问了问旁边的人,那个女子也是一脸迷惘。

“没听说过耶,难不成是隐婚?”上下打量了安柒染一遍,前台的两位小姐都举棋不定,虽然她们认为总裁的品味不会这么差,但是以前从未出现过自称总裁夫人的人,这让她们乱了阵脚。

要是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那她们怠慢她不就等于怠慢了总裁,这可如何是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女子拿起电话打算拨打专线,像是为了确认什么。

“糟了,总裁和总裁秘书都不在办公司,他们现在肯定在开会。总裁夫人,麻烦您在这等一下,等我们确认了您的身份就带您去见总裁。”比之前还客气,前台小姐走出柜台指引安柒染去休息室休息,可刚进休息室安柒染就说想去洗手间。

“那个,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洗手间,你就回去工作吧。”捂着肚子皱起眉头,安柒染一副内急的模样,羞人的紧。

“好的,总裁夫人,待会儿等总裁回办公室了我们再来通知您。”恭谨的将安柒染送到洗手间再退下,看到前台小姐离开,安柒染立马冲进电梯间像被火烧了一样的焦急。

“呼呼,不好意思,请问会议室在几楼啊?”气喘吁吁的冲进电梯,安柒染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礼貌的对他笑笑然后发问。

“呵呵,32楼。”温和的替安柒染按下32楼的健,老者看着安柒染,觉得她充满了青春的朝气和活力,很是可爱。

“谢谢你。”笑靥如花的对老者笑笑,理顺呼吸,32楼很快就抵达。出门之前安柒染不忘再次感激的感谢老者,老者则是一直都噙着温暖的笑乐呵呵的站在一边。

出了电梯,安柒染一间间的巡查,最后在走廊尽头的大会议室听到了令人讨厌令人作呕令人怒不可遏的声音。

毫不顾虑的就嘭的推开大门,也不顾及一屋子惊讶的目光,安柒染愤恨的瞪着坐在最前方的季御长,伸出手来就直愣愣的指着他。

“季御长,我要住你家!”

因为这句话,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齐齐的将视线投射到季御长身上,只见季御长优雅的站起身来,露出温柔的浅笑,晕眩了所有的视线。

“好的,没问题。”

……

站在季御长家的门口,安柒染如坠梦境,总感觉眼前的一切不太真实。

本来自己做好了血拼到底,就算撒泼耍赖也要住进来的打算,可是岂料自己什么招都还没有出就轻而易举的住进大灰狼季御长家,这真的不是梦么?

“怎么了,还站在门口不进来,你的行李我都帮你放进你的房间了。”看到安柒染捏着帽子站在大门外发呆,季御长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像是在替她招魂。

“别管我,让我先冷静一下,这真的不是在做梦么?”还是不肯认清现实,安柒染痴呆呆的伸出手来掐了掐自己的脸颊,接着就传出呼天抢地的哀嚎声。

“啊,好痛,这居然是真的,我真的要跟你这个恶魔同居了!”用力过猛,安柒染一边不住的揉脸颊一边不停的哀嚎,她蹦着跳着就窜进季御长的家,不禁主人允许就四下转悠,打量一圈之后她这才回到一楼大厅。

“我叫安柒染,从今天开始就打扰了,请多多关照。啊,对了,我很中意走廊尽头的房间,从现在开始那间房就属于我了。还有,碍于你的关系我失业了,也请替我安排一分轻松又好玩的工作。以上,解说完毕!”先是礼貌的伸出手来做出要握手的样貌,结果季御长的大手刚伸出来安柒染就坏坏的将手收了回去。

看到季御长吃了闭门羹,安柒染得意洋洋的将手背到身后,以女主人的姿态自居,一点也没有任何的不自在之感。

“好的,没问题,只要你喜欢我都没问题。”一直绅士的噙着优雅的笑,即使被安柒染戏耍季御长还是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不过,这样的前提是你是我的,这样你也没问题么,亲爱的安柒染小姐。”

慢慢踱步到安柒染的身后,季御长出其不意的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搂抱,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他还恶作剧般的将嘴凑到安柒染的耳畔,将自己温热的气息全数洒向她的后颈,性感薄唇还似无意却有意的摩擦着安柒染的耳朵。

混蛋,又趁机吃她豆腐!

第5章混蛋,你居然伸舌头出来!

“啊……你这个臭gay,你放开我!”没想到一来又被轻薄,脸皮超薄的安柒染一下涨红了脸,恼羞成怒的她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要踩向季御长的脚背。

“我亲爱的公主,在外人面前我可以惯着你,可是在家你就得做一只听话的乖猫哦,不然可是会被惩罚的。”眼疾手快的揽下安柒染试图作恶的腿,季御长大手一伸将她立地的另一只一起揽起,接着两人就变成了公主抱的暧昧姿势。

“谁,谁是你的公主了!我,我先告诉你,我可是来报仇的,你不要自己在那乱误会些什么!”被季御长看的有些不舒服,安柒染一个鲤鱼翻身想从季御长的手里逃脱出来,她怎么也没料到季御长那个混蛋竟然在她动身的瞬间松开紧抱着她的手。

嘭。

毫不怜惜的与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安柒染华丽丽的摔倒在地上,虽然地面上铺着地毯,可是安柒染还是被摔的龇牙咧齿,生花。

“季御长,你这个混蛋,我和你没完!”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来这招,安柒染气的七窍生烟,她不顾疼痛的爬起来就要冲上去和季御长拼命。

“站住,你要是再上前等会儿我可就要吻你哦。如果你有自信可以在我吻你之前秒杀我,我倒是很欢迎你上前来的!”伸出手来做出一个交警喊停的姿势,季御长坏笑着出声,那一副我吃定你的表情看得安柒染想撕烂他那张好看的妖孽脸!

“季御长,你混蛋!”深谙正面冲突自己铁定赢不了人高马大的季御长,安柒染愤恨的往后退了退,现在明哲保身的要紧。

哼,表哥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她现在住进季御长家了,咱们来日方长!现在的退让并不表示她输了,她只是退回阵地养精蓄锐!

“小野猫,聪明的选择。”看到安柒染一副偃旗息鼓的模样,季御长毫不掩饰的将她夸赞一番,“作为判断正确的奖励,奖励香吻一枚。”

趁安柒染在一旁画圈圈诅咒自己的空档,季御长快步走到她身边,大手一圈将她禁锢,然后再肆无忌惮的落下一吻。

较之前的吻不同,季御长这一回极尽撩拨逗弄,暧昧的让人脸红心跳。

“你妹你大爷你姑姑,季御长,你居然敢伸舌头出来,我要杀了你!”

再次被偷香,安柒染气的跳脚,季御长聪明的在她爆发之前逃跑进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即使如此安柒染还是不屈不饶的在他房间的门前拳打脚踢。

“季御长,你个乌龟王八蛋,你有本事就给我出来,在里面做什么缩头乌龟喃!季御长,你给我滚出来,快给我滚出来!”初吻二吻都被季御长夺走,安柒染愤怒的像失控的暴走兽,凶恶的模样似乎要吃人。

完全不把安柒染的愤怒放在眼里,房间里的季御长淡定的走到门前对一门之隔的安柒染轻语,“您要怎样都请不要客气的随意,我先睡了,晚安。”

听到季御长云淡风轻的语调,简直就是在给安柒染的怒火浇油,她愤恨的踢了门大吼一声,“季御长,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捂着吃痛的脚在门外跳脚,愤恨的撂下这句狠话,安柒染怒气冲冲的回到房间,一场新的恶战即将酝酿发酵。

……

凌晨五点。

当闹钟和手机不厌其烦的响过一遍又一遍之后,安柒染终于怒气冲冲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季御长你这个混蛋,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一想起昨晚的耻辱,安柒染就恨得咬牙,虽然体内的万千瞌睡虫都在齐声呼喊让她继续与床共眠,可是安柒染还是凭借坚强的意志力穿好衣服下了床。

在季御长家搜寻了一圈,将可供敲响的锅碗瓢盆全数搬到季御长的门前。虽然这种报复戏码有些孩子气,可是只要季御长不开心了她就乐意了,只要季御长吃不好睡不香她的人生就算圆满了,噗哈哈。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先拿出两坨棉花将自己的耳朵堵上,安柒染拿起一个大汤勺敲响菜盆,咚咚作响的声音震耳欲聋。

敲了几分钟也不见里面有反应,安柒染再次换了个大的器皿,卯足全身的力气敲了起来,那发泄的力度就像是将季御长家的东西当成了季御长,狠狠的迎头痛击。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有人,怎么办喃,憋着便便上学堂。”再狠敲了良久季御长的房间还是死一般的寂静,安柒染果断的盘腿而坐,在季御长的门口自敲自唱,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天天不迟到,一点火我就跑,嘭的一声季御长没有鸟……没有鸟……没有鸟……鸟……鸟……鸟……”正当安柒染唱的正嗨的时候,季御长嘭的拉开了房门,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安柒染一直不停的重复最后一个字的音。

本来以为会迎来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可是开门之后看到的却是一张侵染春色满面桃花的脸,不带一丝怒气,满脸微笑。

“啊,谢谢你叫我起床,本来我还担心今天的早会会迟到,好在你及时的将我叫醒,真是万分感谢。”没有一丝微愠的气息,季御长的语气中饱含浓浓的感激之意,似乎将安柒染当成了恩人,“你现在可以回床上去补一场回笼觉哦,我做好早餐来叫你。”

一直带着一张宠辱不惊微笑淡晴的脸与安柒染对视,季御长说完之后再次将房门合上,毫不犹豫的将惊诧万分的安柒染隔离。

真是个孩子气的孩子,孩子气的可爱,孩子气的令人怜惜。

嘴角扬起狐狸般的窃笑,再次觉察到安柒染的与众不同,季御长暗自下定决心要将她彻底攻陷,让她成为独属于自己的所有物。

越是有难度越是好玩,他要成功的将安柒染对自己的感情转换,从最初的的误会到谅解,从最初的的厌恶与敌对变成喜欢与并肩,最后再转化为浓浓的深爱。

操纵人的感情,主宰人的喜怒哀乐可是一件很棒的事,那是神的本职,能做的除了神本身还有人类的王者,他就是后者。

拉开衣柜拿出今日要穿的衣服,季御长嘴角一直噙着笑,这样激情澎湃的生活他似乎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

安柒染,既然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了,就别想再逃出我的五指山!

只要是我钟意的,无论什么,我都一定会得到!

你是我的,别想再逃!

……

艰涩的咽了咽口水,安柒染短路的脑子完全没反应过来。

不对啊,按照她的剧本,这里的季御长应该暴跳如雷然后四处追杀她的吧?怎么现在变成礼貌微笑的向她道谢了,这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才会出现这样的差错的?

明明她是想让季御长气的吐血然后身亡的,明明她的恶魔计划从未失败过的,怎么现在她有一种怒气郁结无法发泄的情况?

啊啊啊,搞什么鬼,这一仗,她居然又华丽丽的输给季御长那个混蛋了,可恶!

吃了一记扎实的败仗,安柒染愤恨的将搬来的器皿堆放在季御长的门前,结实的堆砌出一堵由餐具组成的门,华丽丽的将季御长的门给堵住。

哼,就算没达到预期的目的,我也要制造一点小意外来当插曲!可恶的季御长,等你开门的时候,好好的享受一下被锅碗瓢盆砸的头晕眼花的惨状吧!

正当安柒染堆砌的洋洋得意之时,季御长的房门突然蓦地打开,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季御长就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安柒染眼前,还未堆砌成功的器具之门由于向心力往里面倒去,乒乒乓乓的砸在季御长的小腿和脚背上。

“哟,老婆大人,你还没去休息啊,难道是在等着我给你早安吻?”被砸到一点也不介怀,季御长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微笑着望着安柒染,他突然伸出长手一把勾过安柒染的脖子与她面面相觑,带着薄荷香气的温热气息洒满她粉嫩的脸颊。

“吻,吻你个头,你少占我便宜!”无论是行动上还是语言上,最后这句话,安柒染想了想最后还是吞了回去,她怕这个男人会更加离谱的变本加厉。

将小脸别向一边,安柒染伸出小手挡在两人之间,像是竖起了防护壁垒,岂料季御长那个色狼居然厚颜无耻的凑上嘴去亲吻了她的手心。

只此一下,像是有几千瓦的电流从手心窜入心脏,安柒染的心蓦地跳漏一拍,她赶紧收回手一个低头从季御长的牵制下逃脱出来。

“季御长,你这个流氓色狼老混蛋,我跟你没完!”泄气似的将手中的器皿丢掉,没讨着好彩头的安柒染闷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锁了起来。

那个人面兽心披着羊皮的狼,迟早有一天她要把他拆吃入腹,以泄心头之恨!

现在,她需要重新制定一套报复计划,一套让季御长后悔到哭的报复计划!

傲娇小甜心:邪少宠妻无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傲娇小甜心 或 邪少宠妻无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蓝田灯笼别样红!今年你舅给你送灯笼了吗?

    蓝田正月有种节日叫外甥打灯笼每年正月在蓝田的大街小巷或集市或者每个路口的边上都会看到灯笼的摊点当看到这些个景象时就说明年快要过完啦在蓝田甚至整个关中地区有句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着旧),过年了,舅舅要给外甥买一个新灯笼。无论是多穷的人家,年礼可以没有,但外甥的灯没有是不行的,这叫娘家人给闺女“抬点儿”,婆家也会怪这个理儿。灯笼的品种很多,有四角八角、圆形的,有鱼灯、荷花灯,有内壁上画着人物花草的彩灯。天一黑不用人打招呼,孩子们就自动组合成一队,越走人越多,打着灯围胡同转,一边转一边唱:“

  • 说不定你家就有!这种旧书现在一本就值11万元!甚至还有价值100万...

    连环画想必大家小时候都看过家中也难免都会有些旧书大家往往会在大扫除或者搬家时将堆放的旧书直接当做废品价格给卖掉了安徽省全国连环画交流会上,广西藏友林先生的两本《胸怀朝阳战烈火》连环画最终以11万元的高价被藏友收入囊中。而当时的原价,仅仅需要2毛——3毛钱。参加此次交流会的江西连环画爱好者联谊会会长万运浩告诉记者,一本连环画的价值取决于连环画的题材、印量、印制和装订等。“任何一本连环画上出现任何装订或包装上的瑕疵,都会影响它的价值。”据介绍,连环画(也称小人书)收藏通常以不同历史时期的版本进行分类

  • 颜王词序

    简介颜王词序2005年06月08日出生于山东烟台的一个13岁的另类麦手代表作品:纯挑,挑音的时代,挑音串烧中文名:不想说艺名:13岁的颜王词序国籍:中国汉族星座:金牛座身高:150cm体重:50kg出生地:日本东京出生日期:2005年06月08日全网搜索:颜王词序签约公司: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在晋南黄河岸畔领略古朴厚重的民俗风情“扎马角”,感受浓浓的年味

    2018年2月19日,农历正月初四。山西临猗孙吉镇师家村,一年一度的民间社火闹开了。其中,“扎马角”节目必不可少。每到元宵节前后,在山西晋南临猗县的黄河岸畔,若干个自然村(屈村、师家、南赵、北赵、安昌、蔡村、薛公等)至今仍保留着一种极为血腥和疯狂的社火表演节目:“扎马角”。“扎马角”简单的说,就是用近乎筷子粗的金属钢钎从嘴中向脸颊的某一侧刺出,从事这样活动的人称之为“马角”。当日,许多村民都喜欢和乐此不疲的“斗马角”。“斗马角”就是去摸马角的屁股,被激怒的马角表演者会用手里的鞭子抽打摸马角屁股的

  • 中国樵夫:认清形势 抓住机会 消灾免祸 有所收获

    人只有认清形势抓住相应的机会才能使自己消灾免祸有所收获一个人要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定要做到“审时度势”,审天下之时,度天下之势。所谓天下之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所谓天下之势,就是推动天下大势的各种力道。把握时势,就是弄潮。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圣人知时识势,因而治世;奸贼逆时生势,因而乱世。---鬼谷子《审时度势》。所谓“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如果把天下比做大海,风向是时,因风而动的潮流是“势”。如果世间没有可以利用的重大矛盾而形成“势”,那么就深深地隐藏以等待时机

  • 年初五不破不立!@所有贵州人,新的一年从今天开始啦~

    提示:↑即可关注今天是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所谓“不破不立”你是否做好告别过去、迎接明天的准备了呢~旧时,春节期间民间有很多禁忌如不得用生米做饭、妇女不能动针线、不能打扫卫生、不能打碎东西等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而称此日为“破五”正月初五也有“送年”的意思过了这一天一切都要恢复到节前的状态了正月初五还是民间“迎财神”的日子为争利市,图吉利每到正月初五零时零分人们就打开大门和窗户燃香放爆竹、点烟花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财神大家还要吃路头酒往往吃到天亮大家祈愿财神爷把金银财宝带到家里在新的一年里

  • 正定常山战鼓——千年鼓点里的传承!

    常山战鼓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期已具雏型,至明代已盛行于民间,石家庄市正定县是历史上“常山郡”所在地,故称其为“常山战鼓”。每逢春节,常山战鼓必参加县、市举行的民间花会表演,省、市、县各项重大庆祝活动也常来大显身手。春节期间,带着家人、朋友来到正定,领略赵子龙的大将之风,在庙前感受常山战鼓的虎虎雄风,让自己和家人在新的一年里更加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生活。常山战鼓发源地河北省正定县原名真定,系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河北省民间艺术之乡。自晋至清末以来一直都是郡、州、路、府的治所,是古代冀中冀南一带的经济文化

  • 一组动图告诉你:姑娘为什么一定要减肥!

    身材,真的很重要吗?当然重要这人一胖啊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玩个滑滑梯硬是被胯卡出去▼坐个摇摇鸭硬是给人家拔出来▼就连坐在路边的石墩上,竟也能给人家怼回地底下。▼稍微一用力,屁股就开花艾玛这画面太炸裂了!▼翻个跟头就跟地震了一样姑娘,你真的应该瘦一下了!▼当然,该控制自己体重的不应该只有姑娘你看这个男人跳个水就能制造一场冲击波▼跑步作弊也只能是倒数第一▼偶尔装装逼却反被装逼伤▼千万不要和胖子玩这个,绝对能把你弹飞咯!▼千万不要和胖子出去划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肚子一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