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绝世仙尊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37: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世仙尊

第三章蛮力破阵

耳畔没有传来骨头断裂声,也没有听到饿狼受伤的惨嚎声,范逸只觉得手上劲力全部落空,不由脸色大变。163生活网

可他现在身处半空,身后扑过来的几匹巨狼的狼吻已经距离自己不足三尺,范逸甚至闻到了它们嘴里恶心至极的腥臭味。

拼命一击竟然还是难逃葬身狼腹的命运,范逸听着四周鬼哭狼嚎般的风声,心里只来得及骂了一句那个把自己骗到这里来的二叔,然后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自己骨头鲜血漫天崩飞的样子。

“砰!”

一声闷响。

…………

过了许久,范逸睁开眼,看到一片光亮,不由得傻呆住了。难道这是阴曹地府?可他从来没听说过地府的太阳还这么晃人眼啊。

还没来得及把这个问题思考清楚,浑身骤然而起的疼痛告诉了范逸一个事实——他还活着。

一动不敢动地趴在地上呻吟着,范逸只觉得自己像是从九天之上摔了下来,浑身的骨头都散了架。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就连脸上抽动一下全身都会受牵引而痛的欲仙欲死,只恨不得咬舌自尽算了。

渐渐忍不住了,范逸也不顾四周有没有人,便大声的嚎叫了起来,声音尖利,直冲九霄,不时惊起群鸟无数,就连远处的走兽都以为是同类来抢地盘了,示威似的跟他对吼了一阵子。

直到嚎的嗓子都哑了,范逸才感觉到疼痛减轻了些,勉强翻过身来,慢慢睁开眼,范逸不由得再次傻呆了。

青石台阶,青石房子,不远处还有一张青石桌子。

自己竟然躺在了自家那破房子的门前!

见鬼了?!

这是范逸的第一个想法,可是看着头顶上的大太阳,范逸又收回了这个想法。说书的刘老汉说过,鬼是怕光的,范逸一直对这点坚信不疑。

那是怎么回事?带着惊疑和一丝恐慌,范逸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四处张望了一番,却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163生活网

“妈的!肯定是二叔搞的鬼。”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范逸把责任暂时塞给了那个打算放自己一辈子鸽子的老家伙身上。

手脚并用地爬回空荡的房子里,范逸轻轻地把自己放在床上,许久都没有动弹一下。他到现在还没想清楚自己方才去了哪里,最后自己险些丧身狼吻的时候又是怎么回来的。不过细细琢磨一下,那个到处散发着阴腐味道的地方才更像是地府。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精神由极度紧张放松下来,再加上浑身伤痛,范逸慢慢地竟睡了过去。睡梦中他找到了二叔,狠狠地拔了他一把胡子来撒气。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等到范逸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身上的痛楚减轻了不少。睁开眼发现两眼全黑,他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本想继续睡的,可是肚中的饥饿感却让他不得不起床找些吃的。

昨天二叔走了,范逸郁闷了一天根本就没吃东西。今天早上随便吃了点剩饭,可现在范逸连剩饭都找不到了。无奈,他只好拿出些面粉来煮了些热水做面汤喝。

吃饱喝足,范逸身上也觉得暖和了许多。走到房外被夜风一吹,仅有的一点睡意和疲惫感也消失殆尽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范逸是个执着的人,也是个爱较真儿的人。他并不认为二叔会在临走的时候再耍自己一顿,实际上他一直都认为二叔是个隐居的武林高手,可武林高手貌似并不会把自己弄到地府里这种神话故事里才有的招数啊。

雕像坑里肯定是有二叔留给自己的东西的,虽然范逸一直都觉得二叔人品不咋地,可对这一点,他确信无比。

可他同样用亲身经历知道了,那坑里有古怪,大古怪!

眯起眼睛坐在房外的石凳上,范逸瞧着雕像坑的方向,脑海中不断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

是二叔并没有走,躲在暗处跟自己开玩笑?还是那个坑里有一个通往阴曹地府的通道?亦或是自己因为二叔走了太伤心产生了幻觉?

范逸首先排出的是最后一个,因为他现在浑身仍然疼着,这让他万分确认早上的事情是真是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范逸心里愁闷着,虽然自己从小就是一个人做事情,可是没有二叔在一边给出出主意他还真不适应。

苦思良久,范逸也没想到一个好主意来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二叔留给自己的东西不要怪可惜的,虽然范逸一直觉得那老家伙也不会留给自己什么好玩意儿。可真要他再去雕像坑里走一遭,范逸是打死也不干了。

一去就见鬼,范逸开始觉得二叔走后,自己身边渐渐出现了些怪异的事情。

远方落子山北面的山林里,开始传来一阵阵狼嚎,让范逸再次想到了那几匹老牛般大小的饿狼,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紧了紧衣服,范逸蹒跚地站起来,往屋里走去。

走到屋门口的时候,范逸下意识地往右边看了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不由一亮,不顾身上的隐隐疼痛,急匆匆地走进了西边那间房。

一进门,接着月光,首先映入范逸眼帘的,是一张床,这张床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跟范逸睡的那张几乎一模一样。在床边,有一张书桌,桌上摆了几本书。房间里看上去很整洁,一点都不像是二叔那个老家伙住的样子。

可范逸知道,这就是二叔的房间。

二叔在的时候,曾经很严厉地告诫过范逸,不准进他的房间半步。由于二叔多年的威慑力,范逸一直没有犯戒,可如今二叔已经不在了,范逸自然就不担心什么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范逸先是一阵新鲜,毕竟是二叔住的地方,自己又一直没来过,接着想到那个把自己无耻地甩掉的老家伙,范逸又是一阵失落。最后想到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范逸大着胆子迈进房内,开始四处找了起来。

范逸此时的心理着实矛盾,他既害怕二叔突然出现把自己拖出去教训一顿,又希望二叔能够回来。带着这样的心情,他走到二叔的书桌前面,用火折子点燃油灯,随手拿起了一本书。

范逸是读过书的,虽然不多,但大部分的字,他还是认识的。看了看封皮,范逸认出上面的三个字是《日知录》,打开来,第一页上只有一句话:

世间万法,唯力破之!

看到这句话,范逸愣了愣,脑中似乎出现了二叔背着双手严肃地对自己说这句话的样子,很有一种老学究的作派,不由莞尔。

尽管范逸懂的东西不多,可从这八个字里面,他也读出了几分狂妄的味道。

世间万法,包罗万象,就算是有人力可拔山,但他真的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就连刘老汉说的那些神话故事里能开天辟地、移山倒海的金罗大仙都有摆不平的事情,光有蛮力能干的了什么?

轻轻摇了摇头,范逸不知道二叔是怎么琢磨出了这样一句话。翻过这页,他看着二叔接下来记的东西,发现并没有自己要找的关于雕像坑中异象的事情。而且大多数内容极其晦涩,以范逸的水平就算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研究也不一定能看懂十之一二,所以他索性随便找了找,便拿起了另外一本书。

《阵道》,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范逸翻开,发现里面不仅有文字,还有很多条条框框画出来的图案,这些图案并不像是画的具体的什么东西,但仔细看看,范逸却感觉这些线条圆圈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协调。

范逸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懂,二叔以前从没教过他这些。想到这,范逸便有些愤愤不平,貌似除了教自己一套可以让自己速度变快,力量变大以使得自己更像一个猎户的内功外,老头子好像别的什么都没教过自己。就算是读书都是范逸看山下镇子里跟自己一般大的孩子经常背着个书包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回来央求了二叔好几次他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的。

虽然不懂,但范逸还是慢慢理解了一些东西。不得不说,在二叔从小异于常人的虐待教育下,范逸的各方面能力都要比一般的同龄人要好上许多。

这是些能够产生各种各样神奇力量的阵法,这些阵法有的可以防住千军万马的攻击,有的可以瞬间灭掉万马千军。合上最后一页纸之后,范逸感觉有些惊诧。

这些都是真的吗?如果真有这么厉害的阵法的话,那刘老汉讲的那些故事里的神仙岂不也是存在的?

第四章若有人兮山之阿

想到这里,范逸又猛然想到二叔要自己去昆仑山学习修真法术。

难道修真法术就是神仙会的那些东西?对啊,刘老汉不是说过昆仑山是什么……帝之下都吗?西王母啊乱七八糟的好像有一大堆神仙住在那里呢。

二叔难道是让自己去找神仙学仙术?二叔不是一个隐居的武林高手吗?他又怎么认识神仙的?越想越觉得脑子开始混乱了,范逸心中对二叔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可能很厉害的武林高手,不知惹怒了哪个武林世家,被迫躲在这个鸟不下蛋的落子山里,郁郁不得志。

可现在看起来,好像自己以前想的一直都太简单了。

世上真有神仙?自己也可以学得仙法修炼成仙?想到这里,范逸只觉得浑身似乎都被一片暖洋洋的温水包容着,有些飘飘然了。

举手之间山河破碎,天地为之色变,可以御风飞行,直上九天之外,如星辰一般璀璨。可以长生不死,青春永驻,百病不侵。千里之距,倏忽而至,这是怎样的潇洒畅快?!

想着想着,范逸忍不住呵呵傻笑了起来,连嘴角流淌出晶莹的口水都没注意。

过了许久,范逸才从自己天马行空般的想象中恢复过来,擦了擦嘴角快要滴落下来的口水,他看了看桌上的另外几本书,发现并没有自己要找的关于雕像林中那怪事的东西后,不由得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二叔那张藤木椅上。

房间里空荡荡的,决计是藏不住什么东西的,二叔竟然除了几本书之外什么也没留给自己。亏自己养了他那么多年,也太小气了。愤愤地在心里又拔了那老家伙几根胡子,范逸盯着手中的书,陷入了沉思。

窗外不远处的林中,被夜风处乱的枝条发出呼呼的响声,伴随着不时传来的野兽嚎叫让这夜显得愈发的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依旧漆黑,油灯比先前暗了许多。范逸的一张瘦削而显得少年老成的脸在恍惚的灯光下,慢慢笑了起来。

“世间万法,唯力破之。这是你说的,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去试试。”

天一亮,范逸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来到了雕像坑里。这次虽然心里有了点准备,但他还是有些畏畏然,万一自己的想法不成功又去了那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不知道还会不会运气好再活着回来?

不过范逸性子里有股子天生俱来的倔强,决定了做什么事情,就是八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看着身前的那座雕像,范逸知道再往前迈两步可能自己又会去到那个地方,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尽量的不去看雕像的头部,慢慢举起了拳头。

这个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二叔布成了一个阵法,自己被弄到那个地方极有可能是阵法的效果。这是范逸想了一晚上的结论。虽然不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了。

重重的拳头瞬间落下,砸向身前的雕像。

“砰!”

石坑中央,范逸满身的石屑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两米处的那个石台。

石台上,一个古朴的圆环慢慢飘荡在半空,散发出轻微的光亮,在正午慢慢散去的薄雾中显得有些诡异。

此时整个石坑中已经有一半左右的雕像被范逸给生生砸毁了。他的想法没有错,用蛮力确实可以破阵。只不过这样的方法貌似也只适合像自己这样拥有一身蛮力的家伙。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力气变小了许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玩青冈岩就像捏泥巴一样容易,可只是打碎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愣了好大一会儿功夫,范逸才清醒过来,使劲喘了几口气,刚才那一番巨力破坏也把自己给累得不轻,他慢慢走上前去,近距离观赏起了眼前的小东西。

手腕粗细,非金非石的材质,看形状很像是山下李枣儿他娘手上戴的手镯,只不过人家的手镯还有些装饰用的雕刻图案,还是玉石做的,可这件却脏了吧唧的,就跟一个铁皮绕了一圈一样,难看得很。

要不是看它竟然能够飘在半空,范逸一定以为这是二叔那个老家伙在拿自己当猴耍,随便找了个破烂玩意儿骗自己。

不死心地拿手在圆环上面下面左面右面各扫了几下,确定没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吊着它,范逸才真的相信二叔这次很出乎他意料的留下了件好东西。

慢慢伸出手去,范逸想摸摸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做的。可就在这时,只听“呼”的一声轻响,范逸只觉得眼前一模糊,再反应过来时眼前的圆环已经不在了。

惊讶地抬起头来,范逸看到石台背面的一尊雕像上,一只雪白的狐狸正坐在二叔的头顶上,嘴里叼着那件圆环,一双小眼睛正眯眯地盯着自己,眼神似乎带着嘲讽之意。

呆了一下,不知道怎的,范逸觉得眼前的狐狸那张三角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狡黠的表情。正当他为自己这个古怪的想法改到莫名其妙时,却见那只狐狸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身飞快地跑进了石雕林中。

这次范逸彻底石化了,他敢对天发誓,他真的看到了狐狸的笑容,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只狐狸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了。

“不要跑,把东西还给我!”心中一急,范逸也不管那只狐狸能不能听懂人话,大喊一声就冲了过去,可还没跑几步,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被自己破坏的雕像林中似乎还是有那种危险的气息传来。

想法刚刚产生,一直在他前面不远处的雪白狐狸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下范逸慌了,那只狐狸明显是遇到了自己昨天遇到的情况,它掉进去倒没什么,可问题是二叔留给自己的宝贝可还在它嘴上挂着呢。

想到这些,范逸不敢怠慢,一双带着石屑的手砰砰一阵乱砸,很快他来到了狐狸消失的那几尊雕像前。抬了抬手,范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下去了。把这几尊雕像砸倒很容易,可他不确定这处阵法被自己破坏之后,那只狐狸是会被放出来还是一直在里面出不来了?

范逸不敢冒险,所以他只能咬咬牙,恨恨地骂了一声娘,然后走进了雕像林中。

又是一阵晃眼的强光,当他反应过来,已经身处另一个地方了。

出乎意料地范逸这次并没有回到那个如同地府一般阴风嚎叫,饿狼成群的世界。眼前的这个地方不仅平静,而且还很美丽。

举目四望,青草芳芳,一片平坦。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条大河,河水湍急,带着一阵阵浪花向下游流去。在范逸所在的前方,有一片林子,林子的一面正好临着河。

和煦的阳光让范逸看不出此时是什么时辰,赞叹地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平原大川,范逸四处环顾了一下,才猛然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到自己来的目的。

四处找了找,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只狐狸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无奈范逸只能猜了一个方向,然后狂奔着向前追去。

孰料还没跑几步,他就听到一声娇呼:“救命啊!”

听到喊声,范逸毫不犹豫,立马掉转方向向求救的地方更加拼命地跑去。一早上的砸石活动已经消耗了他大半体力,此时范逸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可他还是更加拼命地提升了几分速度。

二叔从小教导他要见义勇为,自从范逸花了许久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后他就一直牢记在心。不仅如此,他牢牢记着二叔当时还这样说了:“听到喊救命的,要救,不过要量力而为的救,打不过赶紧跑先。不过如果是听到漂亮的美女喊救命,那就一定要救,要不顾一切的救,只要打不死,半死你也得救!”

此时光听到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范逸就觉得拥有这么好听的声音的,一定是个漂亮女子。虽然范逸从小到大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一直都是镇里经常在他买酒的时候多给他打半两的酒坊老板娘。那个年过三十的寡妇,每次看到范逸到她店里,都会特意地给他准备点好吃的,然后用一种能把人瞅的脸红的眼神打量他,尽管他那时只有十二岁。

声音听着清楚,可范逸跑了许久都还没看到求救的那名女子的人影,等他赶进林子里的时候,就连声音也骤然中断了。

心中更加焦急,范逸心中暗骂着那个欺负良家少女的混蛋,向着先前传来声音的方向更加拼命地狂奔而去,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终于,在拐了十八道弯之后,范逸看到了眼前那令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的镜头。

出现在范逸面前的是一块略显空旷的平地,在他的左手边,一只白色的狐狸,身后摇晃着六条尾巴,嘴上叼着二叔留给范逸的圆环,正满脸畏惧之色地看着对面。正是范逸要找的对象。

而在范逸的右手边,一条身长超过七丈的蛟龙,微微盘着粗壮的身躯,四爪着地,巨大的尾巴不时来回晃着,扫在它身后的大树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第五章曼纱帐,凝脂香

范逸从来没见过蛟龙,甚至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活着的东西。之所以知道眼前的这个是蛟龙,完全是因为二叔小的时候给自己乱讲故事哄自己睡觉的时候描述的。乍眼看上去跟个小山包似的,估计它那几颗小树一般的牙齿上下一合,自己都不够它塞牙缝的。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范逸见蛟龙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而是瞪着一双比自家窗户还大的眼睛看着小狐狸,便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

刚才喊救命的女子就在附近,现在想在这蛟龙的眼皮底下去把二叔给自己的东西抢回来,无疑是送死。还是先把人救了再说吧。想着,范逸悄悄转过身去,想绕开这里继续寻找呼救的女子。

可就在这时,那只抢了他的东西的狐狸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存在,然后,再次让范逸差点昏倒在地的事情发生了。

“不要走,救我!”

声音从身后传来,范逸转过身来,首先看到的便是六尾白狐那张哀求的三角脸。范逸此时很想找块石头敲敲自己的脑袋看看是不是有毛病了。起初看到这只狐狸有表情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可他没想到它竟然还会说话?!

而且声音竟然如此的婉转好听!

这是什么世道啊?看着狐狸的表情,范逸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怎么二叔走后乱七八糟奇怪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堆啊?难道自己长了一副招引妖魔鬼怪的样子?

盯着六尾白狐的脸看了几下,范逸确定了这个声音跟刚才那个声音一模一样,就在他算计着是顾着自己小命赶紧跑还是先把二叔的东西拿到再说的时候,被六尾白狐的眼神一引,蛟龙那对吓死人不偿命的大眼也往这边看了过来。

完了!与蛟龙的眼睛一对视,范逸就被里面所包含的无尽戾气和强悍的气势震得连退三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范逸左看看,右看看,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和那只狐狸加起来都不够填蛟龙牙缝的。

被蛟龙注意到的范逸此时也成了它的关注对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只蛟龙似乎更在意六尾白狐。

看着范逸转过身来,六尾白狐脸上紧张哀求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一些。早上范逸在蛮力破阵的时候它可是在一边看到了的。此时有这么一个傻大劲儿帮自己,总好过自己没一点希望地被对面那个大家伙给活生生吞下去。

“这只蛟龙已经达到地阶中段了,实力强横的很,我在这里用幻术迷惑它一会儿,你赶紧趁机跑到它的背上攻击它颈下的逆鳞部位。”白狐把圆环从嘴里吐出来,放到自己身前,对着范逸说道。

“什么?地阶中段,什么意思?还有它的逆鳞在哪里啊?”短暂的时间内,范逸已经被迫地接受了狐狸会说话这个事实,可是听到狐狸说出来的话,他却不懂了。

地阶中段是什么样的实力?这只狐狸说它会……幻术,那又是什么玩意儿?还有这蛟龙的逆鳞,范逸有些疑惑地望着白狐,心里十分郁闷地想着,现在更加混乱了,怎么一只狐狸都比自己知道的还多!

“逆鳞就是它颈下逆向生长的那几排小鳞片。”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类,明明实力还算可以,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白狐解释完,又转过了头去,隔着数十丈远看着蛟龙。蛟龙虽然一直看着这边,可根本就听不懂这一人一狐在说些什么。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目的。

范逸和六尾白狐都没注意,其实它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的并不是六尾白狐,而是白狐嘴里叼着的圆环。

“待会我喊上,你就赶紧冲过去。”感觉到了对面的蛟龙气势越来越强,白狐不敢稍有怠慢,一边提醒着范逸,一边开始聚集体内的妖力。

闻言范逸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开始笼罩场间,知道自己命悬一线,范逸也不敢大意,连忙将注意力全部转向蛟龙,就听白狐一喊,自己马上过去拼命。

自己的性命竟然栓到了一只六条尾巴的狐狸身上,范逸心里虽然觉得别扭,可也知道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再说这几天自己遇到的怪事着实不少,也不差这件了。

三方都静默着,一大一小,一蛟一狐相互对视,范逸则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中间。

终于,被白狐和范逸两双眼睛盯着,蛟龙压抑不住野性爆发了。只见它仰头大吼一声,天地震动,尾巴抽动的幅度骤然加大,“咔嚓”一声,它身后的一棵参天大树瞬间拦腰折断,被它卷了起来,如同扔石子一样把它扔向了六尾白狐。

而几乎就在同时,范逸听到了白狐那娇润婉转的声音:“上!”

范逸已经十六岁了。因为从小修炼二叔教给自己的内功心法,再加上七岁就开始打猎养家,范逸看上去倒更像是十八岁。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受到酒坊老板娘特殊照顾的原因。

已经壮硕如成人的范逸在心理上却纯洁的跟落子山上的小白花一样。不过在酒坊老板娘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他也是会脸颊发烫,嗓子发干,浑身发热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范逸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的尴尬过,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舒服过。

两人几乎同时看到了对方,然后只听一声尖叫传入云霄:“啊!!!”

“你叫什么啊?是你压着我好不好。”过了半晌,尖锐的叫声才停下来,然后范逸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娇润婉转的声音。

尖叫的不是范逸身下的美人儿,而是范逸自己。

范逸当然不是因为被侵犯了而羞怒万分才叫,更不会是因为侵犯了别人后悔万分而叫。

叫完之后,范逸本想立马起来逃离这个地方,可他的手刚离开身下少女的身体撑到身旁的地上,却骤然发现一个让他很无奈的事实——他的腿受伤了。

这让范逸立马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迅速放松了下来。

看来自己运气很好,这次又在最关键时刻逃了回来。

想到不久前的情景,范逸似乎觉得腿伤更疼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再一次趴到了少女的身上。

心神回到那片林子里,就在六尾白狐对自己喊“上”的那一刻,范逸很及时地出手了。趁着蛟龙攻击白狐的空当,他凭着自己迅捷无比的速度快速冲到蛟龙身旁,然后纵身跃到蛟龙的背上。此时蛟龙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等它反应过来,范逸已经狠狠地一拳击了出去。

看到范逸一拳打在了蛟龙的逆鳞上,勉强躲过那棵大树的白狐心中一阵放松,以为靠着这一击,就算无法重伤蛟龙,给自己腾出点时间来逃跑总不成问题。

可孰料笑容还没浮现到脸上,白狐就彻底的呆住了。

就在它眼前不远处,明明已经击中蛟龙的范逸被狠狠地甩了出去,而那条蛟龙却一点事都没有。若不是自己一开始及时释放出的幻术扰乱了蛟龙的判断,恐怕范逸还没落地就被蛟龙一尾巴给抽死了。

趁着蛟龙四处乱抽,范逸慌忙逃了出来,可还没等范逸跑到白狐身前,从幻术中脱离出来的蛟龙终于发现了他,然后用它那巨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一般地扑了过来。

在最后一刻,范逸看到白狐惊惧的眼神,不知怎的,怜悯心一阵泛滥,不由自主地就跑过去将它挡在了身子底下。

…………

想清楚了前面发生的事,再看到眼前自己和少女的姿势,又在“不经意间”看到少女左手上戴着的正是二叔留给自己的圆环,最后想起刚刚自己摸到的那几条毛茸茸的……尾巴,范逸有些明白了身子底下这个漂亮的让自己心神不宁的女子是谁了。

不过范逸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个了,知道了女子的身份他反倒不怎么害怕了。毕竟这只六条尾巴的白狐已经给了自己那么多惊奇和惊惧了,范逸再胆小也多少有些麻木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刚才自己又一次趴到白狐所化的女子身上时,他下面那根不听话的东西正好无比坚挺而倔强地顶在了她的小腹处。粗布做的底裤根本就挡不住范逸释放出的无匹热量,野蛮的一击惹得身下的人儿又是一声娇呼。

范逸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可现实却告诉他就算现在有一条地缝,他也钻不进去,因为严重的腿伤和胳膊上的伤口让他根本就无法动弹丝毫。

那条蛟龙的皮还真是厚啊,自己的拳头说什么都是能劈开石头的,可在自己的拼命一拳下,那个家伙最脆弱的地方一点事都没有,自己的胳膊倒是差点给折断了。

听到白狐这句话,范逸傻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连忙不管浑身伤痛死命地从她身上翻了下来。只不过翻身的时候他的下面又是一动,惹得白狐再次哼出声,那娇媚的声音差点让范逸心神荡漾地失守,喷血而亡!

绝世仙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仙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青春阵痛第七章这妞是谁?“好。”指甲掐破了皮肤,手中未愈合的伤口缓慢而又清晰地疼痛着。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响起。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还有……最后一丝尊严。曾文霖诧异地看着我,显然没有想到我答应得这么快,随后他嗤笑一声,伸手就轻佻地在我脸上捏了一把。“果然是干这个的,行了行了,从今以后,老子走到哪里你都给我跟着。”也不知道曾文霖做了什么,后来校领导果然没有再找我谈话了,一场风波看似就这么过去了。为此,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激曾文霖,虽然对于他来说,这

  • 热门小说《轨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轨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轨情第7章我自己来吧陈兵正自己给自己倒水呢,听到门的动静,惊得一哆嗦,水撒在自己身上了。一见这天赐良机,小护士立马跑过来,明明水撒在了胸口位置,小护士却跪在在陈兵面前,解开他的裤带,“叔,你别动,我给你擦干净……我的老天!”小护士脱下陈兵的裤子后,看着那个把内裤几乎顶破的恐怖巨物,忍不住惊呼一声。门外赵兴听到动静,还以为发生什么问题了,忙打开办公室的门,小心翼翼的探头进来偷看,正见到小护士颤抖着把陈兵内裤扒下。陈兵没注意到门口有人偷看,有些尴尬

  • 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毁了我的脸手中的水果刀应声而落,何少白目光沉沉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她瑟缩如一只受惊的小鹿,灵动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水汽。“你说什么?”何少白喝问了一声。她居然要跟自己离婚?果然,她是跟郑洛宇有什么。“我说我们离婚!求求你放我走吧!”眼里的泪珠滚落下来,杜辰溪忘不了刚才挥之不去的恐惧,仿佛下一秒,何少白手中的刀就会在自己脸上添上划痕一般……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生活,她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倒不如趁早一刀两断,谁也痛快……“你做梦!

  • 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是爱说了谎第七章:一辈子困住她宁岚冷笑:“你的孩子需要爸爸,我的孩子就不需要爸爸了?”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小三,居然跑到正室面前说她的孩子需要爸爸?!简直是滑稽可笑!卫霆听到“爸爸”两字眉头有些松动,聂晴晴注意到这一点,马上跪在宁岚面前:“岚岚,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对阿霆是真心的,况且你不是跟乔昊然关系好吗?就算没有阿霆,你也可以过的很幸福的!”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极为可怜。卫霆连忙去扶起她:“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何必去求她?安心养

  • 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时光知我情深第七章:不离婚就引产唐瑞醒来的时候,外边天已经黑透了,她懵了一瞬间,随后迅速看向自己的肚子。肚子还是之前的样子,没有瘪下去,那就证明孩子还在。后怕让她不由得掉了眼泪,大哭之后又抑制不住的高兴,她的孩子还在,易凡远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决绝,他还是在乎她的,还是在乎孩子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易凡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林小婉。唐瑞本来还笑着的脸,看见林小婉的时候变得惨白。易凡连正眼也不想给她,将离婚协议递给唐瑞:“把字签了,我让你在这里

  • 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七章幸福似晚风清早,楚父拿过早报,头条竟是黑虎帮被灭门的消息,黑虎帮在A市立足已有二十余年,势力也是不容小觎的,这样的黑虎帮却在一夜之间被灭门,楚父暗思,如今的A市可真是鱼龙混杂,到底是谁有那么大能耐。楚父看完报,随手就将报纸扔给楚睿一,语重心长的说道,“看吧,混黑道的终究没有好下场,以后你也别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省得给家里招麻烦。”黑虎帮被灭?楚睿一瞥了一眼报纸头条,昨晚黑虎老大还给他发邮件来着,今

  • 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放荡的女人“嘟嘟……”安放心一听,长长的出了一口长气,这样,他应该是以为打错了的吧。不会再打来了吧。安放心刚进公司,还没有找到位置坐下,就听到办公司的同事们发出一阵阵的低呼声。“哇,是宫氏企业的总裁,宫圣!”“他怎么来我们公司了?”“谁知道,这么大一尊大神来我们公司,是不是说我们公司要发达了?”“那是不是说,老板要给我们加薪了。”“怎么办,他好帅,好性感!”“帅也不是我们能肖想的,人家可是宫圣,宫圣,快

  • 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7妥协了二年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别墅大门外的一处绿荫之下。俞潇潇深吸了口气,确定自己的情绪已经被控制住后,她带着淡淡的笑意走了过去。江荀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俞潇潇坐了进去,在她正欲绑上安全带的时候,一个轻如蝶翼的吻已然印上了她的眉心。“宝贝……”他唤了句亲昵的昵称,并欲将首埋入她的颈项汲取更多。他碰触她的感觉原本是会令她害羞难当的,但是此时此刻,当她的脑海中窜过她只是他已故女友的一个替身后,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