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萌妻羞答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29: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萌妻羞答答

第11章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

江寰抬头看着傅小泗,眉头悄然间紧皱成一个‘川’字。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错,补充协议!叔叔,既然从今天起我要在这个家里住下,那么为避免一些不良画面出现,我想咱们有必要签订一份补充协议,毕竟男女有别!”

纵使现在江寰已经衣着工整的坐在她面前,在跟他对视的瞬间她大脑里闪现过的依旧是他浑身赤裸的画面,以及他那昂首的男性属性,脸颊的火辣让傅小泗不敢再跟江寰持续对视,于是将眼神撇到了一旁。

江寰没去回应傅小泗的话语而是继续审阅着这份补充合同。

合同内容:

第一条:甲方在与乙方共处一室时,乙方必须一桌工整、不得身着暴露衣着,比如不穿、或者仅着内衣出现在甲方面前。

第二条:乙方未经甲方同意不得擅自进入甲方的房间。

第三条:甲乙双方不得有身体接触。

若在合同履行期间,乙方违背了上述任何一条则视为违约,需要赔付甲方违约金100w。

看完这份补充协议的江寰,只想用三个字来表达自己此时内心的想法,那就是——

呵呵哒!!

“喂!你干嘛那个样子看我?难道说还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吗?”傅小泗说这话时面露警惕的看着江寰。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丫头,你似乎有一点没搞明白。”

“什么?”

“这是我家——!!”

“我知道这是你家,所以你不用用那么大的声音向我特意说明这一点,但是叔叔,我想你似乎也有一点没搞明白。”

“什么?”

“接下来的三年咱们要共处一室!”

“然后呢?”

“为了你方便也为了我方便所以还是签了这份补充协议吧!”

“若是我不签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只能把对叔叔的救命之恩放在心里,咱们有缘再见咯!”

傅小泗用一副极其惋惜的声音说罢,冲江寰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便朝玄关走去。

傅小泗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叫江寰傻眼了。

这丫头、这丫头竟然玩霸王硬上弓。

他是谁?

堂堂西市第一少!

多少女人见到他无不跪舔。

而她全然不放他于眼里不说还跟他玩手。推荐163shenghuo.com

很好。

坏丫头。

傅小泗走的格外决绝,没有丝毫迟疑跟停顿,因为他清楚江寰一定会喊住她。

然而……

“一,二,三,四,五……”

傅小泗本以为她数到‘三’的时候江寰一定会把她喊住,但是现如今她都数到‘五’了江寰还没开口,难道这男人真打算就这么算了?该死!玩火自焚了!早知道就不这样了。

出来工作这三个月,傅小泗深知挣钱不易,不光要看客人脸色还要看老板同事脸色,说是2500块工资,但扣除吃饭住宿能剩下1500都不错了,这都不说了,还要随时担心自己贞洁不保,因为客人会占便宜不说,连老板也不放过她,要不是江寰的话怕是她早就被非礼了,

但是在江寰这里她只要提防他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她在这吃住不花钱还能拿3000块,这种好事绝对是她在外面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所以此刻的傅小泗内心是一千一万个后悔自己闲的没事提出签订什么补充协议。

而就在傅小泗懊悔的想要用闹大撞墙的时候江寰的声音传来。阅读163shenghuo.com

“喂……”

第12章男人都爱耍酷的吗?

在听到江寰声音的瞬间,傅小泗简直觉得自己看到了自己人生里射入了一道温暖的阳光。

下一秒那是仿若打鸡血一般转身看着江寰道:“是,叔叔,请吩咐!”

“你是第一个敢跟我提条件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

“嗯?”

在傅小泗还未反应过来江寰这话什么意思时,江寰已挥笔砸补充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起身朝楼上走去。

傅小泗疾步上前,看着手中那两份签有江寰名字的协议大喜,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急忙冲朝楼梯上走去的江寰喊道:“哦对了,叔叔,还有一件事……”

“你的事还真不少?”

江寰话语间的不耐烦傅小泗又怎会听不出,连忙摆手道:“不多不多,就最后一件,更何况叔叔也说了对不美的事物过敏。”

江寰转身看着傅小泗道:“别给我绕圈子,说清楚。”

“我要去店里一趟,我的包包在店里,身份证、钱包、手机全在里面,而且我还要回家收拾下行李,顺便跟梦梦姐告个别,所以明天我想请一天假。”傅小泗两手合十看着江寰做拜托状。

“梦梦姐?”

“奥,就是和我同村带我来西市的一个姐姐,如果没有她我根本不会被KTV录用,说起来她还是我的贵人呢!”

“贵人?呵呵!”

江寰冷笑两声,转身继续朝二楼走去,只是这笑声让傅小泗有些不明所以,大声喊道:“喂!叔叔可以吗?我就请一天假!”

“不批!”

“喂,喂,叔叔……”

傅小泗高呼的同时抬脚朝楼梯上追去,虽然她跑的很快,但刚上二楼便见江寰进入房间然后重重的将房门摔上。萌妻羞答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咚咚咚,叔叔,叔叔,就明天一天,叔叔……”

在傅小泗的叫喊声中江寰打开房门,冷脸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下楼去,不然就给我滚出房间!”

傅小泗一看江寰是真的生气,于是那是一溜烟的跑下了楼。

江寰回到房间后拨通了徐绍的电话。

“江哥。”

“替我去办件事。”

……

夜色渐浓,万物都睡了。

但傅小泗却辗转难眠。

她瞪着两只圆碌碌的眸子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然后坐起身子打量起整个屋子来。说明163shenghuo.com

房子里的布局很漂亮,屋里很暖、床很软。

傅小泗发誓,这绝对是他长这么大睡的最好最好最好的房子,但是她却失眠了。

因为这一切太过于不真实,傅小泗生怕一闭上眼睛一切就消失,自己又回归到那个冰冷的租赁房里。

傅小泗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傅小泗看了看表,七点。

依照张嫂嘱托,江寰8点用早餐、8点半离开家去公司。

想到这里的傅小泗匆忙洗漱过后便到厨房准备早餐。

时间在忙碌中过的飞快,当傅小泗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上桌时江寰恰好从楼上走下。

傅小泗连忙高呼道:“叔叔,早餐准备好了!”

“我公司有点事情,不吃了!”

江寰说话间朝房外走去。

傅小泗紧追而上道:“叔叔,我真的需要一天假,叔叔……”

当傅小泗随着江寰走出房间时发现徐绍已经在外面站着。

徐绍将傅小泗拦下后道:“傅小姐,这些是少爷让我转交给你的。”

“这个,这个怎么在你这?”

傅小泗大惊。

因为徐绍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的手提包和行李箱。

当傅小泗着急的检查着行李和手机、钱包等物品是否都在时,徐绍已经载着江寰离开。

傅小泗看着江寰那逐渐离去的车子,嘴角不受控制上挑,冷哼一声道:“男人都爱耍酷的嘛?表面上装的那么不近人情,但其实并非如此,好吧,我现在有点相信干妈说的话了!”

第13章第一次给江寰打电话!

江寰最近为拿下西高新那块地近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纵使傅小泗跟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有时一天都见不到人。

而傅小泗每天的工作就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现如今连江寰人都看不到,意味着她连饭都不用做了。

这样的日子让傅小泗突然变得悠闲起来。

傅小泗活了15年从来没向现在这样悠闲过,而这也恰好让她好好的考虑考虑自己的人生。

辗转思索之后。

傅小泗决定自己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为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而奋斗。

明天是4月30日。

星期天。

也是傅小泗进入这个家后一直所期盼的日子。

因为这是她的休息日。

在这一天她可以去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所以这天早晨傅小泗起了个大早,做完家务准备好早餐也就是刚刚八点,但却江寰迟迟没有下楼,于是傅小泗上楼去敲门。

“咚咚咚……叔叔,叔叔起床了,叔叔……”

傅小泗再三呼唤,但都无人回应。

疑惑之下推开房门,却发现屋里被褥丝毫未动。

“难道说昨天晚上叔叔没回来?那我一会出去要不要给他说一下呢?”

傅小泗纠结了。

从楼上下来后抱着手机是想了又想。

辗转几次都没拨下江寰手机。

因为害怕。

是的,是害怕。

心中那股子莫名的恐惧竟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傅小泗一直墨迹到九点,这临出门的时候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拨通了江寰的手机。

伴随着‘嘟’声的响起,傅小泗整颗心提在了嗓子眼。

脑子里则是盘旋了无数遍电话接通时该说的话。

但是电话却迟迟无人接听。

“没人接哎,该不会是还在睡觉?还是说在忙着?”

傅小泗稍显失落。

本贴在耳边的手机也随之滑落。

而就在她欲要按下挂机键的时候。

那边传来一低沉且稍显沙哑的声音。

“喂?”

突如其来的声音叫傅小泗吓了一跳。

脑袋短路两秒钟后,急忙将手机贴回耳朵道:“叔叔,是我,小泗。”

“嗯,什么事?”

这低沉的声音里透露着如刀刃般的犀利,叫傅小泗一时间喘不过气来,猛做一记深呼吸道:“叔叔,我……”

傅小泗话还未说完电话那边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说:“江总,高部长来了。”

傅小泗能够感觉到江寰很忙,也有点懊悔自己干嘛要打这通电话,而就在这时只听江寰的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事?”

傅小泗连忙摆手道:“没,没有,没什么事,我只是看叔叔没有回来,所以给叔叔打个电话,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傅小泗说罢不等江寰开口便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傅小泗没敢再耽搁,匆忙收拾了东西便出门了。

她早就查好了路程,距离这里最近的公交站牌不行要半个小时,再从这到梦梦姐家要倒一趟公交一趟地铁再倒一趟公交,一切顺利不堵车的话少说要一个小时,这算起来就俩小时了,现在九点,等她到那里幸运的话也要十一点了。

想到这里的傅小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幸运的是,当她从山上下来时刚好看到一辆公交车。

这叫傅小泗格外狂喜。

傅小泗上车后,便给李梦去了电话。

第14章李梦失踪!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傅小泗听着电话那边所传来的职业化的女音,格外担心。

“还是没人接听,梦梦姐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傅小泗之所以用‘还’这个字,是因为傅小泗在拿到手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李梦去了电话,但是李梦的电话打不通。

对于傅小泗而言,李梦是带她来到这个城市的人,也是她在这个城市唯一信任和可以依靠的人,所以在联系不上李梦的这几天里傅小泗一直很担心,担心李梦是不是也遭到了赵明海的毒手,想到这里的傅小泗将手机紧攥,内心为李梦暗自祷告。

“梦梦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梦梦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

“梦梦姐……”

……

傅小泗随李梦来到西市后便跟李梦同住一室。

每个月傅小泗会向李梦交400块钱房租。

房间是一室两厅,老式楼房,屋里装修也格外简陋,但对于傅小泗而言在这陌生的城市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已是倍感满足。

傅小泗一路上不敢耽搁,可纵使如此抵达她和李梦的住处时也已经十一点了。

傅小泗一口气冲到四楼,掏出钥匙开门。

然而,当她把钥匙插到锁眼里的那一刻傻眼了。

因为——

扭不动!

是的!

钥匙插进锁眼里后任凭她来回转动,都始终是紧闭。

傅小泗几次尝试,但都打不开。

于是她只能高呼叫门。

“咚咚咚……咚咚咚……梦梦姐,梦梦姐,我是小泗,梦梦姐……”

傅小泗喊了半响都无人开门。

“难道说不在家?不应该啊,梦梦姐今天上夜班,依照她的习惯如果不睡到日上三竿是绝对不会起来的啊?”

想到这里的傅小泗再次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梦梦姐,梦梦……咔嚓!”

傅小泗话还未说完门开了。

但是——

“阿姨,你是谁?怎么在我家?梦梦姐的朋友吗?”

眼前女人约莫四十左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穿着睡衣,看得出她在睡觉。

她瞄了一眼傅小泗用很是不耐烦的声音道:“敲什么敲,敲什么敲,这大早晨的还让不让睡觉?”

“唔,阿姨,现在中午十一点了?”

“你谁啊你?”

“呃……这是我家啊阿姨……”

“什么你家,这房子明明是我三天前才租的。”

“什、什么?”

傅小泗傻了。

眼看女人要关门急忙将其制止道:“阿姨,您是说这房子是您三天前才租的?”

“有问题?”

“不不不,不是?我是想问您从哪儿租的?”

“房东田小红!”

“那梦梦姐呢?”

“梦梦?什么梦梦?”

“李梦!上一个租客!”

“不知道!”

“阿姨,那……嘭!!”

傅小泗话还未说完,女人已将房门紧关。

傅小泗傻站在门外,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大脑一片空白。

“这什么情况?梦梦姐搬走了?去了哪里?这会的傅小泗大脑不是一点的懵!”

傅小泗从一开始联系不上李梦的时候就想着打电话到KTV,但她生怕被赵明海知道,于是一直没那么干,但是现如今她管不了这些了。

想到这里的傅小泗急忙拨通KTV的前台座机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Sorry……”

傅小泗听着电话那边职业化的女音傻眼了。

“停机?这怎么可能?除非这店面关门,否则怎么可能会停机?”

然而半小时后当傅小泗抵达皇冠KTV时,那里已是关门大吉。

这下傅小泗更慌了。

刹那间万千种想法从大脑里闪现。

赵明海该不会卷款逃跑了吧?

梦梦姐该不会被他卖了吧?

要不要报警呢?

而就在这时傅小泗突然想到一个人。

第15章你给我一刀,我给你十刀!

“小、小泗?”

面前突然出现的傅小泗对于李梦而言宛若当头一棒。

“梦梦姐,我可找到你了!”

傅小泗说话间一把将李梦搂住。

“小泗,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手机一直打不通,我就去咱们住的地方找你才知道你搬家了,然后我又去了上班的地方,可是店面关门了,我怕你出事,想报警来着,但是突然想到莉莉姐,就给她去了电话,是她告诉我你在这的,对了,梦梦姐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突然搬家?还有店面怎么关门

了,这一切是不是和赵明海有关?”

随着傅小泗话音的落下,李梦神色间闪现过几抹不自然,但这几抹不自然傅小泗是全然没有注意,紧接着只听李梦以一副不明所以的口气问道:“赵明海?为什么说和赵明海有关?”

“赵明海简直、简直就是……”

“什么?”

“他、他简直就是个混蛋!1

“啊?为什么这么说?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不是感冒,你给我了两片感冒药,吃了药后药效上来了,然后我就去睡觉,谁知道一觉醒来后竟发现我跟赵明海共处一室,而赵明海竟然要对我做那种事……1

“啊?不会吧?”

“是真的!,还好我够机灵,趁机逃跑然后被人所救。”

“我还奇怪去叫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赵明海搞的鬼,我早就看他对你不轨,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竟然干出这种事,真是够不要脸的,也不怕遭天谴1李梦装出一副愤愤然的样子说。

“他早晚会遭天谴的!哦对了,梦梦姐,赵明海的店怎么关了?”

“你还不知道吧?赵明海破产了1

“什么?赵明海破产了?我记得赵明海在整个西市一共有13家分店,难道说这13家全部关门了?”

“没错!”

“O”

傅小泗听完李梦所说嘴巴长成了‘O’形。

然后说了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

“老天这么快就开眼了?YES!YES!!YES!!!”

李梦:摔!

这就是傅小泗!

不了解傅小泗的人首先会被她的外表给欺骗了。

外表瘦弱的她常给人一股子弱不禁风好欺负的感觉,如若你这样认为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傅小泗绝对是那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张,你给我一刀,我给你十刀的菇凉!

这一点傅小泗一直隐藏的很好,否则这些年里她在她那个冰冷无情的家里早就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只可惜傅小泗虽然有韧劲,但是缺少生活阅历。

否则也不会不知道自己中药是中了媚药,也不会不知道自己是被李梦给卖了。

毕竟她才十八岁,一个刚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能在这个充满着尔虞我诈的大都市里存活已经很不易了。

傅小泗在看到李梦那一脸尴尬的样子后道:“梦梦姐,难道你不觉得大快人心吗?这就真正的叫做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

“哦对了,梦梦姐,你电话为嘛一直打不通?”

“奥,那个、这个,我手机有点问题。”李梦说罢怕傅小泗追问赶忙道:“哦对了,你刚刚说你被人救了,被谁啊?”

“咳咳,提起这个那我还得感谢赵明海,要是没他我碰不到这么好的东家,梦梦姐你知道江寰吗?”

“江寰?谁啊?”

“咳咳,你稳住点,别吓住了,我要说了。”

“你个死丫头,装什么神,弄什么鬼,赶快说啦!”

“西市第一大房产商你知道是谁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可是西市所有丈母娘心中的国民女婿,所有女性心中的国民老公,江……”说到这里的李梦眼睛瞪的跟驼铃一般大,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她道:“什么?你说什么?难道说……”

“当当当当,没错,就是他!江寰!!!”

第16章被下药!

“说清楚,你刚不是说他是你东家吗?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就是、就是他家刚好缺个保姆,然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我就应聘上了,每个月三千块管吃管住,嘿嘿,所以我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

“这么一说还真是,小泗运气不错哦。”

李梦这话语间弥漫着一层怪异的语调,但完全处于亢奋状态的傅小泗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说,还拉着李梦说:“梦梦姐,我瞅个机会看看江寰还招人不,要招了你就过来,他这边就是做做家务,工资又高又不辛苦,而且咱俩又能在一起了。”

傅小泗说罢做撒娇状依附在李梦身上。

但对于李梦而言,此时傅小泗这话是极具滑稽的。

但显然她不可能把自己心里所想说出的,而是以一副极其热情的口气道:“好啊,那梦梦姐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好嘞。”

“咱俩说这么久,我还没给你倒水。”

李梦说罢疾步朝厨房走去,傅小泗尾随。

“梦梦姐你不用那么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李梦转身狠狠瞪了傅小泗一眼道:“死丫头,谁跟你客气了,你傍上金主翅膀硬了是不是?”

傅小泗调皮的朝李梦吐了吐舌头。

而就在李梦转过身的时候,将一颗白色的药丸放到了杯子里。

接水后朝傅小泗走去,然后递给她道:“诺。”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

“嗯呢,从早晨六点到现在一直在奔波,要死的感觉。”

“这样,我去买菜,你在家休息,咱俩今天小喝两杯,好好聊聊。”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跑一早晨肯定累了,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可是……嘭!”

傅小泗话还未说完李梦便摔门而去。

好吧,既然如此那她就只能在家里等了。

傅小泗端着水杯将李梦新租的房子一番打量,发现这是一个约莫三十平的公寓,房间里简陋的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厨房一团乱遭,洗手间不知堵了还是怎滴,一股子难闻的气味让傅小泗差点吐出来,床上地上随处堆着李梦的衣服和鞋子。

这哪里是一个家?

简直就像是随时可以跑路的临时住处。

傅小泗突然发觉自己能遇上江寰真的是因祸得福,祖上保佑。

虽然傅小泗还没来得及问李梦突然搬家因为什么?

但想一想也知道,是因为房租!

赵明海破产,李梦直接面临的是失业。

一个月八百块房租真的是蛮高了。

这么说起来,李梦真的很不容易。

“梦梦姐,等我回去了,就跟叔叔商量下,争取让你也过去工作。”

傅小泗说罢,喝下了手中水杯里的水。

放下杯子,傅小泗在手机里查看着距离江寰住处最近的图书馆,然而就在这时她的眼皮变得越发沉重起来,竟有想睡的冲动?一定是自己昨天晚上太过激动没睡好,算了,反正梦梦姐还没回来,我就小眯一会。

傅小泗没上床,而是在桌子上趴下。

近乎傅小泗刚闭上眼睛,李梦便推门而入。

“小泗?小泗?”

李梦呼唤的同时推了推傅小泗。

随着李梦的动作傅小泗‘咣当’一声摔在地上。

可纵使如此,傅小泗也没有睁开眼睛。

“哼哼,一个黄毛丫头在我面前嘚瑟,纯粹是活的不耐烦了,俗话说的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李梦诡异的声音说罢,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刚接通只听她喊道:“赵老板,我是李梦!”

第17章傅小泗出事了!

连续半个月的忙碌让江寰终于拿下西高新那块地。

格外高兴的他今晚他多喝了几杯、小醉。

而当他回到家里时发现整个别墅一片漆黑。

以至于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

该死的,那丫头搞什么鬼?

真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小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想到这里的江寰扯着领带站在院落里高喊而起。

“傅小泗,傅小泗,傅小泗……!!”

江寰的高喊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但是任凭他再怎么高喊,都无人回应。

江寰怒了。

“好你个傅小泗,你给我装死是不是?我看你弄不清楚自己身份,我、江寰,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江寰说罢、俩箭步上前打开房门连灯都顾不得开便直冲傅小泗卧室。

“嘭嘭嘭,嘭嘭嘭,傅小泗,傅小泗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听得见,傅小泗?好,你不出来是不是,你不出来,那我就进去了!”

江寰以为自己这样说傅小泗就会乖乖出来,但面前房门依旧紧闭。

于是江寰袖子一挽道:“傅小泗我警告你,我数三下,你若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就真进去了。”

“三!”

“二!”

江寰故意将’二’提高音调,但面前房门依旧纹丝不动。

江寰彻底怒了,道:“傅小泗,我看你纯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到这里的江寰攥着门把手一拧,随着’咔嚓’一声,门开了。

江寰开灯的同时便咆哮而起。

“傅小泗,你给我起来,我看你纯粹是……”

当漆黑的房间被光亮充斥时,江寰这才发现整个房间空无一人,而床上的被褥也没有丝毫动过的痕迹。

什么情况?

难道说那丫头没在家?

想到这里的江寰顿时酒醒三分。

看了看表。

23点15。

这个点,那丫头不在家能去哪儿?

想到这里的江寰连忙在屋里高喊傅小泗名字的同时,将一层的灯全部打开,然后朝二楼跑去,他每间房子都找了一遍,但没发现傅小泗半个影子。

顿时江寰火大起来。

不过比起大火,江寰更多的是担心。

傅小泗来西市只有三个月,可以说是无亲无故,唯一称得上她朋友亲人的人就是把她亲手送到赵明海床上的李梦,所以那丫头唯一能找的就是李梦,但若她真的去找李梦去了那就坏了。

想到这里的江寰突然想起早晨傅小泗给自己的那通欲言又止的电话。

于是他没再犹豫,而是急忙拨通了傅小泗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sorry……”

当这机械化的女音传来的瞬间,傅小泗的第一反应就是——

傅小泗出事了!

于是江寰连想都没想直接拨下了徐绍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不等徐绍开口,便听江寰那散发着凌厉气息的声音道:“给我找个人!”

“江哥,请吩咐。”

“李梦——!!”

第18章小泗,叔叔会很温柔的!

洁白的大床上。

在江寰的挑逗下,傅小泗剧烈的粗喘着。

当江寰的欲要撤掉她内裤时,她一把抓住他的手。

惊恐的声音道:“叔叔,我怕。”

“小泗不怕,叔叔会很温柔的。”

“真的?”

江寰亲了亲傅小泗桃花般粉嫩的唇瓣说:“当然是真的。”

听江寰如此一说的傅小泗才慢慢的松开紧抓他的手。

内裤脱落。

江寰挺身而入。

“啊啊啊——”

谁说不痛。

痛死了好不好?

在一连串惨叫声中傅小泗睁开了眼睛。

啊。

原来是梦啊?

傅小泗松口气。

只是……

只是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竟然梦到和叔叔?

和叔叔、那个!

OMG!

我一定、绝对极其肯定的疯了。

等等。

只是这里是哪里?

傅小泗朝四周打量而去。

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极其陌生的房间里。

房间里的灯光是红色的。

就连她所睡的床也是红色被褥。

床上空有交叉的弧形铁杠,铁杠上掉着四根软皮套的东西。

这什么鬼玩意?

好奇怪!

难不成还在梦里?

傅小泗想要起身。

随着她的动作房间里响起一连串‘哗啦啦’的金属碰撞声。

傅小泗一看,懵了。

因为她的双脚都被铁烤锁着。

整个人呈大字状躺在床上。

不是吧?

她梦见和叔叔OOXX就已经够难为情了,竟然还玩的是SM?

傅小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纯洁!

竟然做这种梦?

虽说在梦里,但傅小泗依旧能够感觉到双颊一片滚烫。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所以……

快点醒来。

傅小泗快点醒来!

傅小泗闭着眼睛自我催眠时耳畔边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醒了?”

傅小泗睁眼。

赵明海?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梦到的明明是江寰,为什么会变成赵明海?

傅小泗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靠近的赵明海,试图挣脱铁烤的束缚。

“呦呦呦,我说小泗,你这是怎么了?看到我用的着这么激动吗?”

“你怎么在这?叔叔呢?你把叔叔怎么了?”

“谁?叔叔?你是指我吗?不过我更喜欢你叫我爸爸?”

“变态!!”

“变态?呵呵,一会我会让你真正领悟什么是变态!”

傅小泗看着赵明海所露出的猥琐笑容,害怕至极。

“你别过来,我警告你,你别过来,否则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

“我就、我就……”

她现在好比那扔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还能怎样啊?

傅小泗哭。

但转念一想。

不对啊。

这是在梦里。

她只要醒了,那一切不就结束了。

可是怎么醒呢?

有了。

一疼不就醒了。

想到这里的傅小泗打算爽一把。

“赵明海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破产吗?就是因为你缺德的事做的太多才遭天谴的,你在现实世界做恶也就算了,现如今竟然跑到我梦里来放肆,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傅小泗这一通训斥叫赵明海一头雾水。

“我说傅小泗,你在这给我装什么疯卖什么傻呢?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嘿嘿,做梦,劳资今天弄不死你,我就不叫赵明海!”

“呸!”傅小泗一口吐沫吐到赵明海脸上说:“来呀,谁怕你!”

“骂了隔壁,我操你奶奶!”

赵明海怒吼一声朝傅小泗扑去。

吓了个半死的傅小泗张嘴朝嘴唇咬去。

嘶。

痛……

这下,梦该醒了吧?

傅小泗睁眼,看着眼前的赵明海差点吓晕。

还没醒?

不要啊。

就在傅小泗处于发懵状态时赵明海大手一挥只听‘嘶啦’一声,她身上的衬衣直接被扯破。

萌妻羞答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妻羞答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千年情缘赋做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千年情缘赋做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千年情缘赋做歌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4章满身吻痕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晚应该会出现的

  • 《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目录预览:001夜色深深有人约002放心我还玩得起003仇人相见又相杀004人渣父亲下死手001夜色深深有人约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今晚终于实现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挺好奇的,这个点了,谁还给我打电话?我瞟了眼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立刻心跳加速!手指滑过接听键,我故作淡然,“喂?”“今晚见个面?”他问。“现在?”“嗯。”“会不会太晚了?”

  • 《亲爱的,许你来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亲爱的,许你来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亲爱的,许你来生目录预览:第001章被掠夺了亲爱的,许你来生第002章救你的女孩找到了亲爱的,许你来生第001章被掠夺了今晚的夜格外浓黑,伸手不见五指。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咣!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炸开一片泥沙。“啊……”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抱着头跪坐在地,一脸懵圈地盯着底

  • 《摇曳花瓣爱落泪》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摇曳花瓣爱落泪》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摇曳花瓣爱落泪目录预览:第1章继母陷害第2章时隔五年再回国第3章一对萌宝宝第4章玉女不是用来形容她的第1章继母陷害痛……清晨!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唐悠悠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眼睛猛的撑大,她一只手扶着后劲的位置,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是被打晕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此刻,她身上一丝没挂,身体隐隐的刺痛灼伤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哪怕再迟钝的人,

  • 《先生,我们不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先生,我们不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01章老公出轨第02章献出初夜第03章爆出秘密第04章床照要挟第0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

  • 《也曾深爱共余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也曾深爱共余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也曾深爱共余生目录预览: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第2章恩断义绝第3章突如其来的车祸第4章居然是他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深呼吸了

  • 《素颜相伴醉了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素颜相伴醉了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素颜相伴醉了谁目录预览: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第二章只怪你没魅力第三章给你的买药钱第四章祸不单行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我和贺子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哦,不对,准确的说他第一次见我是在床上。而我在我们坦诚相对之前,已经跟踪了他近一个月。我不是跟踪狂,我会跟踪他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的未婚夫赵彦出轨了。我憋着这股恨劲儿,暗中跟踪了赵彦的出轨对象贺子敏。原本是打算像新闻中常看到的那样,原配当街手撕小三、教训她一番的,结果准备出

  • 《香村多娇》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香村多娇》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书名:香村多娇目录预览:第1章村里一枝花第2章傻傻的大伯第3章无微不致的体贴第4章渴望觉醒第1章村里一枝花谢兰兰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秀外惠中,那脸蛋、那身段,在十里八乡都是一绝,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遭人稀罕。但这样美丽的乡村女子命运却不怎么好。说到底是被王二庆给骗过来的,当初说自家怎么好怎么好,还有祖传宝物之类,再加上,王二庆长得人模狗样的,嘴又会说,婚前就稀里糊涂的被他拉到草垛子里给糟蹋了,也就稀里糊涂地嫁给了他。到了他家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