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我的女朋友失踪了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36:09 来源:网络 [ ]

书名:我的女朋友失踪了

第11章不好的预感

卡夫和夏至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两个人的心底都有些沉重。我的女朋友失踪了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刚刚拨开一点谜团,试图找到一点线索,却又被拖入更深的深渊。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秦萌萌和陆小雪到底在哪里?还有李强,他们在一起么?

路边的行人看起来都很幸福,夏至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想法,似乎除了他和卡夫,大家都是幸福的。

远远的走过来了一对情侣,男生小心翼翼的牵着女生的手,女生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甜蜜。

和当初他跟秦萌萌谈恋爱的时候真像。夏至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所有看到北极光的人都会幸福吗?”女生的声音甜甜的,充满憧憬的看着男生。

“对,所有看到的人都会幸福的。我的女朋友失踪了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男生的眼神充满宠溺,微笑着回答。

夏至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正好听到这样一段对话,他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夏至?”卡夫走了两步突然发现不对劲,扭头就看到夏至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忍不住开口问道。

“所有看到的人……所有看到的人……”夏至喃喃的重复着,突然抬头看向卡夫:“是不是所有看到蓝玫瑰的人都会失踪?萌萌,陆小雪,李强……”

“可是咱俩不也看到了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咱俩没事,但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还会有人出事……”夏至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有种心慌的感觉。

“怎么可能,就咱们几个看到过啊!”卡夫笑了一下,不以为然的说道。

突然,卡夫和夏至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们两个对视了一下,缓缓的说出了同一句话:“花店老板。”

他们拔腿就往花店跑。163生活网两个人都快虚脱了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花店。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花店已经开了灯,在暗黄色的灯光下,花店老板正在专心的修剪着一盆白色的玫瑰。

一阵清风袭来,她耳边的碎发被刮起了些许,侧面柔和的让人心醉。

夏至和卡夫都松了口气,看起来一切都还好。或许是他们想多了。

两人对视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听到开门声响起的时候,花店老板缓缓地抬起头来,她脸部的轮廓是那么优美,仿佛这里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而她,则是纯净的公主。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看到来人的时候,她明显有些错愕,这两个每次来都说一些奇怪的话,又从来不买东西的人,实在是让她印象深刻。

“您好先生,欢迎光临。”她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扫视了一下二人空空如也的双手,有些奇怪的问道:“今天怎么没有拿蓝玫瑰?”

“来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是夏至,他是卡夫。”夏至想要开口询问她的近况,却突然发现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总不能就叫她花店老板吧……

“朱青鸾。”花店老板笑了笑,起身又给夏至和卡夫倒了一杯茶。

还是上次的位置,还是上次的人,但是心情似乎有些不同。

“朱青鸾,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斟酌了一下用词,夏至还是决定直接问。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有啊,一切都挺正常的,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对于夏至的问题,朱青鸾有些疑惑。这不是正常的朋友之间打招呼的方式吧?

“既然交换了名字就是朋友了,肯定是要互相关心一下的嘛。”夏至有些干巴巴的笑了一下,勉强找了一个理由应付道。

“唉!”卡夫偷偷拉了拉夏至的衣服,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把事情说清楚。他们两个不是为了朱青鸾的安危来的吗?不把事情说清楚怎么让她警觉起来呢?

趁朱青鸾低头的时候,夏至微不可见的冲着卡夫摇了摇头。卡夫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好暂且沉默不语。

“朱青鸾,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吗?你真的没有见过她吗?”

朱青鸾仔细回忆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啊。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这个店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在经营,你真的没有记错吗?”

“上周五,你有没有出去过?”

既然店里确实只有朱青鸾一个人,而且他又确信自己没有记错地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第12章你要蓝玫瑰吗

“我想想啊……”朱青鸾低头仔细思索了一会,有些不太敢肯定的说:“周五我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说要我去送花,就让隔壁的人帮我看了一会儿店,大概十分钟就回来了。”

“送花?去哪儿?”卡夫急忙问道。

“去中央大街,不过开门的人说没有打过电话,后来她的电话也打不通了。”说起这个,朱青鸾还有些愤恨,也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开这种恶劣的玩笑。

一个女孩打来的电话,会不会是那个脸色苍白给他们蓝玫瑰的女孩?难道是她故意支开了朱青鸾?她只是为了送出一盆蓝玫瑰吗?这背后还有什么阴谋?

夏至和卡夫相视良久,两个人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想了一下,夏至拿起桌子上的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随即递给朱青鸾:“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有什么突发情况,给我打电话。”

“怎么会遇到奇怪的事情呢?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朱青鸾敏感的察觉到了夏至话中的问题。

“万一又有人开玩笑让你白跑一趟,我们就给你出出气!”

夏至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朱青鸾的问题,只是打趣道。

看起来,花店里并没有什么线索,天已经黑透了,二人帮着朱青鸾把外面的花都收进来,准备关门。

“你住哪里?”卡夫随口问道。

“我就住在花店里呀。我父母都在国外,这边只有我自己,索性就和花住在一起啦。”朱青鸾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和她恬静的外表还真有点违和。

夏至没忍住扑哧一笑,朱青鸾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

“那我们先走啦,你注意安全,不要被哪朵花占了便宜!”卡夫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开玩笑道。

离开花店走了一会儿,卡夫才问出刚才就想问的问题:“夏至,你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

夏至沉默了一下,他也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她全部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她看起来那样与世无争,那样自得其乐,他不想用这件事情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吧。

“卡夫,我总觉得,知道的越多,她可能会越危险,我不想让她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

卡夫点了点头,也表示赞同:“也是,这么诡异的事情,她一个女孩子肯定会很害怕吧,不过我觉得是不是咱们想多了?也许李强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呢。”

“希望吧……”

朱青鸾站在花店门口,看着卡夫和夏至慢慢远去,似乎多了两个朋友也不错呢,她性子比较冷僻,平日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往来。

虽然他们看起来有点奇怪,说的话也是莫名其妙的,但是有朋友的感觉还不错。

朱青鸾低头微微笑了,就在她准备关店门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喊住了她。

“等一下!”

朱青鸾诧异的转身,只见一个一身白裙的女孩正在往这边走来。

女孩的脸色不是太好,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有些贫血的样子。

“姐姐,你这里要蓝玫瑰吗?”她抬起头看着台阶上的朱青鸾,笑的有些渗人。

朱青鸾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夏至说的卖给他蓝色玫瑰的女孩。太像了,脸色苍白,身体不好。难道就是她?

可是朱青鸾不知道秦萌萌和陆小雪的事情,更不知道李强的事情。在她看来,那不过就是一个卖玫瑰的女孩罢了。所以她丝毫没有在意。

“很抱歉啊,我不卖蓝玫瑰。”朱青鸾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为什么啊?”像是没有想到朱青鸾会这么痛快的回绝自己,女孩的表情充满了诧异。

“我这里都是纯天然的花,不卖蓝玫瑰那种染色的品种。”朱青鸾耐着性子向女孩解释道。

可是女孩的表情却变得诡异了起来,她看着朱青鸾了好一会,低声说道:“可是我的蓝玫瑰,也是纯天然长成的……”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支蓝玫瑰,那蓝色妖冶而浓烈……

“这是……”朱青鸾看到这蓝玫瑰,有些吃惊。这种蓝色看一次就不会忘记,不正是上次夏至拿来的那种蓝玫瑰吗?

“是你?”朱青鸾此时已经能够肯定,卖给夏至玫瑰的人就是眼前的女孩。

“什么?”

第13章卖花的小女孩

“你为什么在我的店里卖你的花?”朱青鸾有些不高兴了,这个花店是她的心血,她把这里视作自己最珍贵的地方。被人在这里偷偷买花,让她有种私有领土被侵犯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女孩明显愣了一下,她似乎没有想到朱青鸾已经知道了她偷偷在这里卖花的事情。她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你不想仔细看看这支玫瑰吗?”

朱青鸾是一个视花如命的人,她之所以不卖蓝玫瑰,和她说的一样,只是因为她的花都是纯天然的,如果如她所说,这种蓝玫瑰也是纯天然的……

不,不可能,玫瑰是不可能产生蓝色素的,不管怎样杂交,都只能得到近似蓝色的紫色,所以才会产生了染色的蓝玫瑰。

但是她还是没能抵御住好奇,或者说,没能抵御住对花的喜爱。

“进来说吧。”朱青鸾微微侧了侧身子,把女孩请入了屋内。

女孩缓缓的环视着四周,充满羡慕的说道:“这里有好多好多花啊,如果我也能拥有这样的一个花店该有多好。”

“你也很喜欢花吗?”

看到志同道合的人,朱青鸾心里也非常开心。虽然已经和夏至、卡夫成为了朋友,但是那样说话奇怪的人当然没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孩让人期待。

“对,我也喜欢花,可是拥有别人栽种的花又有什么意思呢?你拥有的开花的时刻,却不知道它过去的样子。这样有什么意思呢?”女该似乎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很认真的和朱青鸾探讨起来。

“我虽然不知道它们的过去,但是我见过它最美的样子,并且把它的美丽带给了别人,这样不好吗?”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它最美的样子?”

朱青鸾有些啼笑皆非,这个女孩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认定了一个念头,就执拗的不肯更改。再和她说下去也是于事无补的,她转移了话题。

“这些花,是你自己种的吗?”朱青鸾边问边给女孩也倒了一杯茶。

她有一个习惯,和人说话时总喜欢倒上一杯茶,一边说,一边浅酌。

“是我自己研究的新品种,一般的玫瑰花最少有20瓣花瓣,这个血色蓝玫瑰只有13片。而且,它是纯粹的蓝色。”

听到她的回答,朱青鸾忍不住挑了一下眉毛,竟然只有13片吗?她轻轻拨弄着玫瑰的花瓣确认了一下。

这枝玫瑰的花瓣异常的厚,虽然少了那么多片,但是没有仔细观察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发现。

朱青鸾盯着蓝玫瑰看的入神,丝毫没有发现女孩盯着她,眼神越来越有深意……

“姐姐,你想不想去我那里看看这种血色蓝玫瑰的成长环境?”女孩提出了邀请。

朱青鸾犹豫了一下,以她对花的喜爱,是真的想去看看这种新品种是怎么栽培出来的,要知道,蓝色玫瑰可是全世界各地都想要培育出的品种,可是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成功过,直到近代,有植物学家发现,玫瑰是不可能合成出蓝色素的,大家才渐渐放弃。

现在,这个不可能的事情居然有人做到了!可想而知,如果这个消息放出去,会有多么劲爆!且不说经济上的巨额回报,就只是荣誉上,都让人羡慕不已了。

她刚想点头同意,突然想到了今天夏至和卡夫说的话。奇怪的事情?这个事情算不算是奇怪的事情?

朱青鸾心生警觉,拒绝了女孩:“今天太晚了,明天你再来找我吧。”

女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朱青鸾却已经下了逐客令。

“现在太晚了,我要关门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见。”

女孩想了一下,把蓝玫瑰递给了朱青鸾:“姐姐,这枝玫瑰送给你了,我明天再过来。”说罢,没有再给朱青鸾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了花店。

朱青鸾正想好好再研究下这个玫瑰,当然求之不得。想到刚才女孩说的花名,她跑出店门喊道:“为什么这个蓝玫瑰叫做血色蓝玫瑰啊?”

女孩的身影越来越远了,她没有回头,只是回答道:“姐姐以后就知道了……再也没有比这更贴切的名字了呢……”

朱青鸾皱着眉头回到了店里,想了又想,还是给夏至发了一条信息:“你现在能不能来店里一下?”

随后,她又开始研究起这蓝玫瑰来。花瓣厚实,颜色妖冶,犹豫了一下,她一狠心拔掉了一片花瓣。

第14章朱青鸾失踪

空气除了花朵本身的香味,突然又散发出一点甜腻腻的味道,朱青鸾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晕,突然失去了知觉……

看到短信的时候,夏至和卡夫刚走到卡夫家门口,两个人正准备分开。

“卡夫,走,回花店,朱青鸾那儿好像有情况。”夏至看到短信,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赶忙打回去,可是朱青鸾的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夏至和卡夫赶忙坐车回到了花店,花店的灯还亮着,二人试图退了一下门,却发现本来锁着的店门只是虚掩着。

他们冲进花店,却发现到处都没有朱青鸾的影子。

花店里一切都和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区别,只是空气中多了一些甜腻腻的味道。

“夏至你看。”卡夫突然有了发现,他指着桌子让夏至看。之前他们与朱青鸾一起喝茶,桌面上应该是有三个杯子,而且,他们走之前,卡夫看着朱青鸾把杯子洗干净都收了起来。

但是现在,桌面上有两个杯子……

到底是谁来过了?朱青鸾呢?

夏至咽了一口唾沫,拉着卡夫继续寻找朱青鸾的踪影。二人把朱青鸾当做卧室了楼上也找了一遍,到处都没有她的痕迹。

“报警吧。”卡夫蹲在地上,抱着头说道。

这几日他们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秦萌萌、陆小雪、李强,现在又加上一个朱青鸾。他们已经疲惫不堪。

这次警察很快就来到了现场,录过口供之后,现场调查的警察也带回了结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在卡夫的坚持之下,警察带走了桌子上的两个茶杯,准备回去化验指纹和DNA。

“你们是说,在见到蓝色的玫瑰之后,秦萌萌、陆小雪、李强,朱青鸾纷纷失踪?”警察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我知道这么说您肯定很难接受,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感谢提供线索,我们会进行调查的。”

警察敷衍的回应着,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夏至和卡夫站在花店门口,突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朱青鸾,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她……来过了么?

“卡夫,你说这都算是什么事儿啊!人一个一个的消失,警察到底管不管啊!”夏至的情绪突然就崩溃了,他掏出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冲着警察局比了一个中指,又狠狠的把烟摔到了地上。

“唉。”卡夫叹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只是从兜里又掏出一根烟递给了夏至。然后在他旁边缓缓蹲下,给自己也点了一支。

两个男人一起看着远处黑漆漆的住宅区,沉默了好一会儿。

“咱再试试吧?只靠咱们两个的话,好像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卡夫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样看着夏至。

孤注一掷,可是他知道,夏至会同意的,因为他们已经别无退路。

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已经失踪了四个人,每个人都没有留下任何疑点。接下来是谁,还是见过蓝玫瑰的人吗?那么是夏至,还是卡夫?

他们两个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再这样下去,就是束手待毙了。

秦萌萌已经失踪了快一周了,陆小雪也失踪了四天了。她们现在还不知道是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起?”夏至没有问卡夫具体是要怎么做,因为目前他们除了这一条路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一起。”

两个男人一起扔掉了手中没有燃尽的香烟,在这一瞬间,夏至突然觉得,在他人生中已经过去的这二十多年里,他从来没有这么像一个男人。

“你们怎么又来了?”值夜班的警察正在整理今天的笔录,听到动静一抬头,却发现是今天报案的两个年轻人。

“警官,我们报案。”夏至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能相像到警察的反应,毕竟这几起失踪案都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所谓的脸色苍白的卖玫瑰的女孩更是无稽之谈。至于诡异的蓝玫瑰,这个他们更加不敢说,一旦说出来,大概会立刻被当成精神病赶出去。

“我知道你们报案,我这边已经记录过了,有任何消息都会通知你们的。”

这两个年轻人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失踪案,所谓的受害人失踪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也没有任何挣扎反抗的痕迹,按理说这样的案件根本就没有办法立案的,现在不仅立案了,还按照他们的要求对现场留下的茶杯进行化验,真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第15章报案

也不知道消失的女孩跟他们是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女警察对他们两个又有些不满。

“不,我要说的是秦萌萌和李强的失踪。”

“我要说的是陆小雪的失踪。

警察听到这里,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两位同志,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地方,不是让你们胡闹过家家的地方,失踪是小事么?是你们信口开河说失踪就是失踪的吗?”

“我是秦萌萌的男朋友夏至,一周前,秦萌萌在家中突然失踪,三天后,她的闺蜜陆小雪也消失不见。昨天,我委托朋友李强调查此事,随后李强失踪。今天晚上,同样知道此事的花店老板朱青鸾也离奇不见。警察同志,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我愿意为以上言论承担法律责任。”

“你以为报案是儿戏吗?”刚听到夏至开口的时候,她还被他严肃认真的样子影响了,认真的听着他的话,可是越听越觉得简直是无理取闹!

他以为警察局是可以信口开河的地方吗?他说谁失踪谁就失踪?这个城市的治安一向良好,一年也不会有几个失踪人口。现在他竟然无凭无据的说一周失踪了四个人吗?

“警察同事,他所说的句句属实,我是陆小雪的男朋友卡夫,我愿意为他刚才所说的话担保。”

“真是瞎胡闹!”

“公民有权利向公安机关反映情况,并要求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警察同志,我们要求立案调查他们四个的失踪。”

女警察心里对他们反映的情况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可是作为一名警察的责任感还是让她如实记录下了他们的话。随即表示一定会认真调查,让他们等候通知。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夏至和卡夫的心里都是一阵轻松,不管怎么样,警方介入调查总比他们单打独斗要好的多。希望能够有些线索。

“您好,请问是秦萌萌的母亲吗?我是警察,请您方便的时候来一下警察局协助调查好吗?”

第二天一早,秦萌萌的妈妈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她有些奇怪,难道秦萌萌干了什么坏事?带着满腹疑问,她急匆匆的赶到了警察局。

接待她的是一位很和善的中年女警察,也许是年轻偏大了的原因,她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警察同志,请问我女儿是犯了什么事情吗?还是她出了什么事?”

这位女警察正是昨天给夏至和卡夫录笔录的那位,她看到萌萌妈妈的反应,有些意外:“阿姨,我们接到报案,说秦萌萌失踪了,您不知道这个事情吗?”

萌萌妈妈明显愣了一下:“怎么会,夏至说萌萌是赌气去山上度假了呢,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就是夏至报的案。他说,秦萌萌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

萌萌妈妈一下子就失去了冷静,她猛地站起来,看着女警察,一字一顿的问道:“夏至说我女儿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

“是的。”女警察给了她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

“我女儿是因为和夏至吵架才离家出走的!夏至说去度假了!现在又说失踪,不对,这个事情有问题!”

秦萌萌是独生女,是她妈妈的命根子,突然得知爱女失踪的消息,让她的情绪整个都崩溃了。

“警察同志!一定是他,一定是夏至!”

“你先冷静一下,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女警察给萌萌妈妈倒了一杯水,边安抚她的情绪,边诱导她接着往下说。

“夏至和我女儿上大学时就在一起了,感情非常好,可是毕业之后,两个人就经常争吵。萌萌的性格比较强,在一家外企工作,事业发展的比较好。可是夏至,不思进取,因为工作的事情他们经常吵架。”

“刚才你说秦萌萌是离家出走?”女警察适时的打断了萌萌妈妈的回忆,直接问了重点。

不问这个还好,一问这个,萌萌妈妈似乎有着一肚子的气。她很铁不成钢般的回答道:“夏至的公司情况不好,裁员了。夏至失业了。他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听到了萌萌和他打电话吵架,说他不是个男人,失业就算了,还一蹶不振!”

想到这里,萌萌妈妈是一肚子心酸。她明明知道夏至的情况,可是不管她怎么反对,萌萌都一门心思的要跟夏至过日子,她也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第16章拘留

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就是以死相威胁,也绝对不会让秦萌萌和他夏至继续在一起!

“肯定是他!他先是骗我说萌萌和小雪去度假,现在又说萌萌失踪了,一定是他!警察同志,救救我的萌萌吧,她一定是遇到危险了!”说道这里,萌萌妈妈忍不住老泪纵横,她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一有一个三长两短,她可怎么活啊……

女警察正按照萌萌妈妈的话一句一句的做着记录,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她愣了一下,问道:“小雪?你说的是不是秦萌萌的闺蜜,陆小雪?”

萌萌妈妈抽泣了一下,有些愕然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陆小雪?”

“夏至报案,陆小雪也失踪了。”女警察淡淡的解释道。

“陆小雪也失踪了?怎么会?一定是他!一定是夏至!怎么可能有那么巧合,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他抓起来问一问啊,我的萌萌现在到底在哪里啊!”萌萌妈妈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站起身来,抓着女警察的手,不断的摇晃着。

女警察怕再刺激到萌萌妈妈的情绪,只好暂时停止了询问。她一边安抚着萌萌妈妈,一边把她送出了警察局。

真可怜。看着萌萌妈妈的背影,女警察的心里也有几分恻隐之心。刚进来的时候,萌萌妈妈看起来还是一个优雅的中年女人,走的时候,背影却多了几分萧瑟,整个人一下子就老了。

看起来秦萌萌是真的失踪了,不过现在来看,夏至在里面是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的。在他之后,就没有人看见过秦萌萌了。还是再询问一下夏至具体情况吧。

说做就做,女警察很快就电话通知了夏至和卡夫来警察局协助调查。

看着夏至坐在了询问室,女警察毫无铺垫的直奔主题:“夏至,在你离开之后没有其他人看见过秦萌萌了对吗?”

“是的。”夏至回答的非常痛快。

可是女警察并没有因为他的痛快而放过他,她继续追问道:“听说你和秦萌萌发生了争吵,随后她离家出走,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们没有争吵,那天我们约会了,随后我送她回家,第二天萌萌就失踪了。”

女警察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这个回答和秦萌萌妈妈的说法不一致,她重重的在这几句话下面划了横线。

“卡夫,在你之后也没有其他人看见过陆小雪了对吗?”

“是的。”

“你们有没有过争吵?”

“没有,那天我在玩游戏,出来的时候小雪已经不见了。”

女警擦又皱了一下眉头,卡夫的说法也和邻居的证词不一致,据说当晚,两个人曾经爆发过争执。

仔细斟酌了一下,女警察面色严肃的对夏至和卡夫宣布:“根据目前的调查结果,你们二人有加害秦萌萌和陆小雪的动机及作案时间,请你们留在公安局配合进一步调查。”

女警察面色严肃:“现在并没有证据证明你们与此事有关,只是有一定嫌疑,所以并不会拘留你们,只是在一定范围的限制自由协助调查,希望你们配合。”

卡夫看了一眼夏至,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他的想法。说的好听,可是限制自由了跟拘留有什么区别?那他们还怎么去调查?

可是夏至一直低着头,他完全看不到夏至的表情。

看来,警察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夏至低着头沉思着。这几件事太过诡异了。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不会相信的,但是这事怪就怪在完全没有证据上。

这个世界上,只要做了,就不可能一点端倪都没有。一定有什么被他们忽略了。既然警察这边没有把这些事情重视起来,就只有靠他们自己了。

被限制自由不要紧,可是如果在这段时间,又有其他人失踪呢?如果在这段时间里,秦萌萌她们出现了什么不测呢?

其实,夏至心里也知道,秦萌萌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了,如果歹徒真的心有恶意,她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可是他能怎么办,他只能与时间赛跑,去赌那一点点的可能。

“走!”夏至想到这里,猛地起身,拉着卡夫就往外跑。

第17章逃离

“啊?”卡夫还在揣测夏至的想法,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应付,猛地被夏至拉了起来,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时间,下意识的跟着夏至就往外跑。

现在是工作时间,很多警察都已经出警了,剩下的几个对于他们的突然窜出也毫无防备。

毕竟,他们只是来协助调查,又是报案者,并不是已经认定的犯罪嫌疑人。大家都没有想过他们会在这种时刻做出这样的选择。

本身只是协助调查的怀疑对象,这一跑可就是板上钉钉的犯罪嫌疑人了啊!

等到卡夫彻底反应过来这一跑意味着什么,他们已经跑出了警察局的大门,他想要阻止夏至,可是回头看到气势汹汹已经追出来的警察,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把想说的话一块儿咽了回去。

现在可真的不是说话的时候啊,这个时候被抓回去,可就不是限制自由协助调查那么简单了啊!

夏至转头看了一眼情况,果断的拉着夏至拐入了一个小胡同。两人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小岔路上甩开了后面的尾巴。

卡夫弯着腰使劲儿的喘着气,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一边指着夏至埋怨道:“你干什么啊,一点儿招呼也不打,太突然了吧你!”

“我有打招呼的机会吗?”夏至也累坏了,毕业之后他就朝九晚五的工作,一直也没有运动的机会。

这猛地一跑,还真是有点受不了。

夏至艰难的走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水,一瓶递给卡夫,一瓶直接浇到了自己的头上。

卡夫拧开水喝了一口,也有样学样的把水兜头浇下。果然舒坦了许多。

缓过劲儿来之后,他才有心情继续追问夏至:“你想什么呢啊。这一跑可就是黄泥烂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都这个时候了,夏至居然还被卡夫这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给逗乐了,他自己也有些无奈。

“你以为我想跑啊?不跑怎么办?警察已经明摆着怀疑咱俩了,倒霉点说不定直接把咱们当犯罪嫌疑人对待了,就算没有,拘留个几天,你以为陆小雪和秦萌萌还能有命?”

“现在只能靠咱们自己了。”夏至有些沉重的结束了自己的解释。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卡夫有些茫然。

“家里是回不去了,警察追不上咱们两个,就得去家里堵了。先去把卡里的钱都取出来,然后找个地方安置一下吧,再晚点,怕是卡都要被冻结了。”

卡夫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夏至怎么说,他就怎么去做。

其实他到现在也没能明白过来,一切怎么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本来是为了寻求帮助去报警,现在却变成掏出警察局被通缉。

“小心!”夏至本来想催卡夫快一点,一转身就看见楼上掉下来一个花盆,吓的夏至赶紧推了一把。

“嘭!”卡夫被他猛的一推,站立不稳,狠狠的摔倒在地。几乎是同时,花盆碎了一地。

夏至看到卡夫没有被花盆砸到,顾不上询问他到底有没有事,拔腿就往楼上跑。花盆是从顶楼落下来的,他刚才看到了一个人影晃了一下!

一定不是自己掉落的,楼上刚才有人!

是谁?他是想要警告,还是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夏至一路狂奔的来到了顶楼,一路上他都观察着其他的住户,没有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那个人一定还在楼上!

“吱……”夏至一把推开顶楼的大门。这个门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打开过,生了很多铁锈,推开的时候还有些艰难。

他先是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张望了一下,没人!

夏至缓缓的进入顶楼,左右环视了一圈,还是没人!

顶楼很空旷,除了几个太阳能热水器之外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夏至缓缓的走到边儿上,对下面的卡夫喊道:“有没有人下去了?”

其实夏至也知道他的回答会是什么。这种老式的居民楼只有一个楼梯,花盆掉落之后他立刻上楼,中途并没有遇到下楼的人。

“没有啊!”卡夫远远的站在一边,看样子似乎还有些后怕。

也不怪他,那么一个花盆从楼顶掉下去,要是真砸到了头上肯定是碗口大的一个窟窿,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第18章下一个目标

卡夫现在心里非常的复杂,他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夏至可能就是幕后黑手的下一个目标。

“小心!”卡夫仰着头看着夏至,突然发现他背后有人影一闪而过。夏至正趴在楼边低头看着自己,卡夫惊了一身冷汗。

夏至吓了一跳,赶忙转身,却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他低头看向卡夫,有些不悦:“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真的有人!小心啊!”卡夫没有解释更多,焦急的提醒着夏至。这可是在六楼顶层啊,万一被人一把推下来,肯定死的透透的。

看到卡夫如临大敌的样子,夏至心里也有些忐忑。他缓缓的后退了几步,远离了危险地带,然后继续搜寻可疑的身影。

没有人,到处都没有人。突然,夏至看到地上似乎有东西。他小心翼翼的走近,然后大惊失色。

是一朵蓝色的玫瑰,没有根茎,只有几片凋零的花瓣。

他愣住了很久,那一朵蓝色的玫瑰,就像是讽刺他一样,他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捡起蓝玫瑰一把撕掉了花瓣,然后向楼下扔去。

什么也没有,夏至歇斯底里的翻遍了楼顶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要说人,就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整个顶楼空荡荡的,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一丝丝甜腻腻的味道,让人头脑发胀。

他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下楼找卡夫汇合。

这是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除了他刚才买水的小卖部,连一个门面都没有,巷子里也没有什么人进出,整个巷子都笼罩在一种静谧的氛围之中。

“卡夫?”夏至到处都没有看到卡夫的身影,他小心翼翼的走出巷子,喊了几声他的名字。

到处都没有回音。

“到哪儿去了呢。”夏至皱着眉头拨通了卡夫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他又回到了巷子,巷子里还是和刚才一样,一个人也没有。夏至皱着眉头走进了刚才买水的小卖部。老大爷还是摇着扇子在听戏。

“老大爷,你有没有看见和我一起的人?”夏至走上前大声的问道。

“小点儿声,我还没聋呢!”老大爷有些不太高兴:“我怎么知道,你刚才是一个人来的啊。”

“我是说刚才跟我一块在门口的那个小伙子!”

“没有没有,刚才一个人买了两瓶水,浇自己头上一瓶又倒了一瓶,哪儿有什么人跟你一起。”老大爷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他挥挥手示意夏至赶紧离开,随即又悠闲的扇起扇子,听起戏来。

夏至怔怔的退出小卖部,有些难以置信。刚才明明是跟卡夫一起啊,现在他消失了,怎么能说刚才就没有他呢?

来到刚才卡夫站立的地方,花盆也不见了。

难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可能……不可能……

夏至喃喃自语着,一边后退一边摇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大爷为什么要说谎?

不对,难道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没有卡夫,没有花盆,没有蓝玫瑰?

这几天夏至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个觉,他只觉得精神越来越恍惚,意识越来越不清醒。

突然,他被路边泥土里的一点点蓝色吸引了注意力。

夏至蹲在路边,一点一点的抠出了深入泥土里的这一点点碎片,他仔细分辨着,没错,这就是刚才被他从楼上扔下来的蓝玫瑰花瓣,不知道被什么人踩碎了留下了这一点痕迹。

刚才的事情确实是发生了,那么为什么要假装没有发生呢?一定有隐藏的阴谋。不如将计就计。

夏至悄悄地把蓝色玫瑰的花瓣碎片藏在手心里,然后假装精神崩溃的继续抠着地上的泥土,一边抠,一边不住的重复着:“真的,假的;真的,假的……”

在夏至没有看到的角落里,一个人影似乎对看到的一切很满意,转身渐渐远去……

夏至蹲了一会儿,缓缓起身,无意识的在路上走着。

秦萌萌,陆小雪,李强,卡夫,接下来就是自己了吧……

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真的就是让看到蓝玫瑰的人都消失掉吗?难道这个蓝玫瑰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是如果蓝玫瑰本身有问题,她又为什么要把它送给自己和卡夫呢?

我的女朋友失踪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女朋友失踪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想买正规的水晶灯产品,就到这里来!!

    在21世纪的今天,水晶灯市场不断扩大,源于人们对生活美的追求,各种精美的水晶灯应适而生,水晶灯应由K9水晶材料制作的。在中国影响广泛,在世界各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美好的品质,外表明亮,闪闪发光,晶莹剔透而成为人们的喜爱之品!水晶灯饰起源于欧洲十七世纪中叶,“洛可”期。当时欧洲人对华丽璀璨的物品及装饰尤其向往追求,水晶灯饰便应运而生,并大受欢迎。其实在十六世纪初“文艺复兴”﹤公元1500-1650﹥时期,已经有水晶灯饰的历史记载。然而,当时的水晶灯饰是金属灯架,挂配天然水晶/石英垂饰、燃点蜡烛的照明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