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23: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第二章 属于自己的女人

“呈呈这一路也累了,你们先上楼休息,我让厨房准备些清淡的饭菜,待会儿下来吃饭!”楚女士适时开口,既防止了尴尬又安排合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沈呈呈起身道了句麻烦了,便跟在靳起身边朝楼上走去。

靳起的房间在四楼右手侧,一进门,风格就发生了变化。

黑灰色主题的房间,房间很规整,没有一丝一号的凌乱。

门关上,气氛再次凝结。

“咳,待会儿吃饭,我需要注意些什么吗?”沈呈呈看着面前的背影打破宁静。

“不需要!房间里有给你准备的衣服,冲个澡换身衣服,我去书房!”靳起看了眼她发皱的白色衬衣说道。

沈呈呈僵楞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他跟她说过的最长的话。小说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就连商量结婚都没说这么多话。

“好!”

房间是主卧,打开衣橱,一水的都是黑色西装,随手拉开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打男士内裤,不是性感的子弹裤,看似很普通的四角裤而已。

没有那种看到男生内裤就害羞的感觉,毕竟自己已过了那个懵懂的年纪。

阖上抽屉,她打开另一扇衣橱,女装!颜色倒都是她平时的喜好,裤装居多。

小抽屉里摆放的是已过水之后的内衣裤,看颜色,非黑即白,款式简单大方,摩挲着质地柔软的内衣,她竟忍不住想,这是谁为她准备的,会是他吗?忍不住笑着摇头,她拿了套内衣和为她准备的家居服转身进了浴室。

冲过澡,顺手把自己脱下的衣服手洗了,擦干头发后麻利的收拾了浴室,她这才从浴室走了出来。

靳起的决定不在她意料之内,所以,没做好准备的不光是靳家,包括她也没有。小说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喝了杯水,她从客厅书架上随便拿了本书半靠在了床头。

或许真累了,她翻了没几页人就梦会周公去了。

靳起进卧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沈呈呈靠在床头沉沉睡去的一幕。

她十指并不纤细,手型却出奇的好看,指尖圆润,指甲粉粉嫩嫩,很干净,不似家里的那些女人。

他静静的立在床前看着靠在自己床上睡着的女人,属于自己的女人!

她那么淡然,没有仓皇失措,没有被这无与伦比的富贵迷惑了眼眸,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不好奇这个家庭的结构,不好奇众人为何对她那么熟悉,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般淡然,仿若尘世间没什么能让她情绪波动。

温润本是形容男子的词,对她,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词语。

靳起躬身从她手中抽出那本《易经》,下意识的,他垂眸看向她看的那页,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靳起的眸光深了几许,许久,他转身出了卧室,轻轻带上房门,给楼下去了电话。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太太,三少爷说午饭不用准备他们的了!”负责厨房的佣人李妈上前回道。

大太太楚女士点头。

午饭后,众人歇去。

一直跟在大太太楚女士身边的佣人约莫五十出头,姓顾,宅子里的人都喊她顾妈,这个时间大太太准备午休,她拉上窗帘,转身就看到楚女士在发呆。

她没做声,跟在楚女士身边时间久了,她自然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果然,楚女士回过神,换下睡衣,似自言自语又仿佛跟她说话,“这个沈呈呈,我看不透。不过,确实不一般啊!”

整理大太太衣服顾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小心翼翼地问,“再让人查查吗?”

之前查来的消息似乎跟现在的有些出入。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高中毕业,十年前从凉州来到京都,从最普通的洗化超市导购员做到现在名下员工数百人的化妆品公司老板,在京都繁华地段有房,一百多万的车开着,对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她的奋斗不过是她们一句话就能成就的,不能说做的有多成功。

但对于一个没有家世背景,没有学历资本的女孩,做到这一步,着实证明这个人确实有能力。

但,这个条件,不足以让她这就是她吸引靳起的原因。

“继续查。”虽然,查来的未必是自己想知道的,可知己知彼才是上策。

她总该为自己的孩子谋算点什么。

第三章 帮我拉下拉链可以么

这一觉,沈呈呈睡得时间不短,醒来的时候已经十六点一刻了。163生活网

她苦笑了一声,掀开被子下床。

稍稍整理了一下头发,她蹭着拖鞋出了卧室,书房的门关着,在小客厅接了半杯温水,她端着水立在落地窗前,欣赏着这个她即将生活的地方,院子里绿色植被颇多,景色宜人,小亭子里,楚女士跟蒋女士在喝下午茶,似乎相处的很和谐。

对靳家,她所知道的也就是她眼前看到的这些,她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幼稚的以为看到的就是真实的。

轻轻叹了口气,选择了,她就走下去,谁让她就认定了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是她此生的良伴呢。

书房的门开了。

沈呈呈转身,目光对上靳起的,他换衣服了。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不是西装革履的样子,黑色运动装,袖口卷到胳膊肘,这样的穿着越发显得他挺拔。

“抱歉!”沈呈呈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楼下的人没叫他们吃饭是靳起吩咐的。

第一次登门自己就来了这么一出,着实有些抱歉了。

“换衣服准备下楼吧!”靳起没有多说,沈呈呈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沈呈呈嗯了一声,放下杯子进了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从衣橱里拿出一套偏优雅大方的黑色连衣裙,她很少穿裙子,但今晚这个场合穿的太随便确实不合适,中午见的是靳家的女人,晚上怕是老爷子他们都会在场。

刚脱掉身上的家居服,门就开了,沈呈呈有些尴尬的愣在当场,她没锁门是以为他知道自己在换衣服不会进来,怎么也没料到人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开门走了进来。

沈呈呈想拿衣服遮挡一下,又觉得有些做作了,脸颊不可避免的红了,好在房间里光线暗,他应该是看不出来,她强自镇定,把视线从他脸上拉了回来,佯装淡定的拿起放在床上的裙子穿上。

拉链拉到一半她就有些无能为力,太使劲儿她怕把拉链弄坏了,到时候在脱不下来穿不上去的可就尴尬了。

她转头,身后的人不知何时不见了,衣帽间没有,但浴室里响起了水声。

估计在冲澡,趁着这个空隙,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头发,高高的马尾,耳鬓留了几绺碎发,自然的散落着。

刚弄好头,里面的水声停止了,紧接着围着浴巾的靳起拉开门走了出来。

她就站在浴室门口照镜子,他拉门出来,两人距离近在咫尺,他胸口的起伏她都能看清,她没想到他就这么湿漉漉的出来了。

下意识的,两人凝视着彼此。

“帮我拉下拉链可以吗?”沈呈呈指了指自己背后的拉链,说着背对着靳起站着。

靳起没有说话,但他凉凉的指尖碰触到她白皙的皮肤时,她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五点四十,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意外的,沈呈呈没有看到靳家老爷子。

对老爷子的不出现没有人做出解释,自然沈呈呈也不会多问。

言谈中,沈呈呈知道了靳家的部分家庭结构,长子靳基,次子靳霁是楚女士的两个双生子,当然,异卵的。

靳霁长得像楚女士,尤其是那双优雅的眸子,很像,就连性格都有些,一直嘴角嵌着笑,只是,腿似乎有些残缺,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

老四靳犀和波浪发的靳娴是二太太蒋女士的一双儿女。

靳基和俞曼之有一个女儿,九岁的靳斓十。

第四章 不挑剔,很好相处

饭后,靳起回了楼上,她被楚女士留在了楼下闲聊。

聪明的女人问的自然是些不让人觉得厌烦的问题,女人之间,能聊的话题很多,从头发到指甲,从皮肤到工作。

“很少有你这么注意养生的女孩!”蒋女士瞥了眼沙发上一直摆弄手机的女儿。

纵然家里再有钱,护肤品用的再顶级,靳娴也没能逃脱色斑的追击。

她夜生活向来丰富多彩,凌晨三点之前很少睡觉,熬夜的皮肤能好的了?

所以,她几乎很少素颜见人。

听到沈呈呈每晚九点上床,十点睡觉,她从手机上挪了挪视线,眼神里带着不可思议。

“你跟三哥怎么认识的?”

“工作上有过交集!”沈呈呈接过女佣递给她的水果,水果是她要的,她有晚上吃些水果的习惯。

水果切的很精致,让人很有食欲,她道了谢,简单一句话回了靳娴的话。

“在你心里,我三哥是个什么样的人?”靳娴探着身子从水果盘儿里叉了颗蓝莓放嘴里。

蒋女士拍了拍女儿,快三十的人了,一点儿正行都没有,她失笑的看着沈呈呈。

沈呈呈把水果盘朝靳娴那边递了一下,莫名的脑子里窜出刚才她换衣服时的那一幕。

绅士两个字似乎沾不上边儿。

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桀骜不驯,玩世不恭?

她能说不太了解他吗?

看到众人含笑的眸子,她咽下嘴里的水果,“不挑剔,很好相处!”

靳娴:“……”

她俩说的是一个人吗?

八点,靳娴被一通电话叫了出去,众人也散了,沈呈呈回了楼上。

推开门,廊灯和地灯开着,书房门关着,门缝里有光露出来。

她没有回卧室,也没有进书房,而是打开了客厅的电视,顺手从手包里拿出被她调成飞行模式的手机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一关掉飞行模式,巴拉巴拉的信息就进来了。

最多的信息还是秘书汇报明天工作行程的,简单浏览了一下,她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上,右手拿着遥控器换着台,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京都卫视频道。

黄金时段的电视剧,谍战片,今年的谍战剧很火。

沙发很大,但两人的距离并不远,坐了不到十分钟,沈呈呈撑不住了,她动了动身子,刚想有所行动,一只靠枕递了过来,她微楞,目光落在靳起递过来的靠枕上,他的目光依旧在电视上,似乎很专注,他动作很随意却让她涌到嘴边的‘谢谢’退了回去。

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客气的说谢谢!

她唇角不觉间划了个弧度,接过靠枕,她放到自己腰后,试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回去,目光回到电视上,剧情很紧张,两人看得很投入。

20点50,紧张的剧情巧妙的卡住了,第五集演完了。

沈呈呈动了动身子,目光缓缓落在了靳起身上,“我先去休息了!”

靳起点头。

她起身进了卧室。

下午的时候冲过澡,简单洗漱了一番,蹭着拖鞋上了床。

她没带书,仍旧是拿着那本易经看,她习惯看书,晚上从不看手机。

刚捧起书,卧室的门开了,靳起走了进来,看了眼靠在床头看书的人,他转身进了浴室。

沈呈呈不是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她被这个社会侵蚀了十几年,她懂得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更何况,她之前做了那么多年的中医养生,夫妻间的那些私密,她除了没经历过,知道的甚至比结过婚的女人还要专业。

她跟靳起的婚姻虽然很匆促,但不是什么所谓的协议婚姻,他们不是在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结了婚,夫妻该做的,她不会拒绝,除非是靳起不想!

人家不想,她总不能扑上去吧?她还没开放到那个程度。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高圆圆真敢穿!全身只靠一片“绿叶”遮挡,结过婚就是不一样

    在这个众多锥子脸盛行的时代里,高圆圆的美成就了很多直男心中的审美。她的自然,就连女生都妒忌不起来。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人心暖,很多都觉得,高圆圆很美,但足以让人舒服。对于高圆圆的印象,大部分网友都是清纯又女神型的,但是没想到最近她的性感礼服照片也是引起大家的关注,高圆圆真敢穿,全身只靠一片“绿叶”遮挡,这肉色开叉也真是让人遐思。和姑父赵又廷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好身材也是保持的淋漓尽致。在整容脸遍布的娱乐圈,女神高圆圆不仅是颜值担当,也是一股清流。也就只有高圆圆能把这身晚礼服穿出端庄的感觉,结过婚

  • 太平天国为啥不准过年,过春节者一律捶打游街

    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特别的政权,很多制度都和之前的朝代不一样。那么,太平天国过春节吗?不过,太平天国不准过春节。一旦发现有人过春节,轻者杖责,重者丢命。这是怎么回事呢?咱们先从太平天国的创始人洪秀全说起。洪秀全,广东花县人。因其科举考试屡考不中,后称奉“上帝”之命,下界除妖,并自称是上帝第二子,也就是耶稣的弟弟。以此创立“拜上帝教”,并四处发展信众。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发动了武装起义,建立太平天国。1853年,太平军攻克南京后,洪秀全定都于此,将南京更名“天京”,其它各地的地名和

  • 剧照|2018中国诗词春节联欢晚会之《诗娃闹春》

    山东省日照市桂林路小学师生

  • 春节煮白茶完整攻略,简单易学,八个步骤煮出一壶好白茶!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腊月二十八开始大吃大喝,初一开始成为话唠。初三同学会。到了初四,是人都想歇一歇吧。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或者看场电影,或者听一首歌,或者看一本书,或者,煮一壶白茶。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段独处的时光,只有自己,最真实的自己。也许,你年前就败了一只陶壶,泥土烧的,带着大地的气息,笨笨的,圆圆的,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煮。这一次,终于可以拿出来秀一秀了。这一次,你只管享受煮茶的乐趣,不必去管村姑陈在一边唠叨:哎,陶壶煮茶,享受不到茶的原味啊。管她呢,反

  • 夜读:乔治·塞弗里斯:我在寻找故园,那是在异国天空下育成的思念

    所有人的乡愁都是一样的,关于怀旧、追寻、爱与思念。希腊诗人塞弗里斯的乡愁也是如此,在他的世界里,生命是一场旅行,一场冒险,但故乡希腊才是他精神激流的归宿和源泉。他对希腊的爱是创作的基本主题。今天是塞弗里斯诞辰,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时刻,让我们一起重读这位诗人满溢思乡之情的诗句,为了国与家、故乡和远方,珍惜、感恩、奋进!游子还乡“故友啊,你在寻找什么?经过长年漂泊,你已归来,怀着远离家乡,异国天空下育成的种种情思和想念。”“我在寻找旧家园;树木长到我的腰际,山丘宛如低低的台地那时我是个孩子,常在大片的

  • 陈忠实笔下年:过年,家乡圆梦的炮声

    交上农历腊月,在冰雪和凛冽的西风中紧缩了一个冬天的心,就开始不安生地蹦跳了。我的家乡灞河腊月初五吃“五豆”,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都吃用红豆绿豆黄豆黑豆豌豆和包谷或小米熬烧的稀饭。腊月初八吃“腊八”,在用大米熬烧的稀饭里煮上手擀的一指宽的面条,名曰“腊八面”,不仅一家大小吃得热气腾腾,而且要给果树吃。我便端着半碗腊八面,先给屋院过道里的柿子树吃,即用筷子把面条挑起来挂到树枝上,口里诵唱着“柿树柿树吃腊八,明年结得疙瘩瘩”。随之下了门前的塄坎到果园里,给每一棵沙果树、桃树和木瓜树的树枝上都挂上面条,反复

  • 剧照|2018中国诗词春节联欢晚会之合影

  • 鬲甗簋簠盨斝觯兕觥,你认识这些字吗?

    在博物馆的青铜区域,我们时常会看到一些“不明觉厉”的字,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的汉字储备。而这些字往往与吃的用具相关,鬲鬲(lì,音历):鬲象形字,金文字形,象饮食器具形。(用作国名和姓时念gé)鬲作为一种中国古代煮饭用的炊器,(念作lì),有陶制鬲和青铜鬲。青铜鬲最初是依照新石器时代已有的陶鬲制成的。其形状一般为侈口(口沿外倾),有三个中空的足,便于炊煮加热。青铜鬲流行于商代至春秋时期。甗甗(yǎn,音演):是中国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相当于现在的蒸锅。全器分上、下两部分,上部为甑(zèng,音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