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暗黑魔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38: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暗黑魔主

第2章 离开家乡

 李瑞见状,接了酒壶也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两人一人一碗的喝酒,也不吃菜,直喝了八碗,大哥才停下,低声道“老五,你此生定然是要走了?”

 李瑞肚里本来空空,八碗酒一喝下去,已然感觉头昏眼旋,听到大哥问话,一时思绪纷乱,愣住不知如何回答。大哥不再问话,也不做声,屋里一时静静的。

 李瑞垂着头,愣愣的盯着桌上的酒菜,半响,才低声说“大哥,我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想争口气,光宗耀祖。后来慢慢就变了,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只是有许多的不甘心……”

 大哥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五弟,屋外微风吹到破窗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屋内的烛火照在五弟身上,打出一个大大的黑影,忽明忽暗的脸上却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中那个爱出鬼主意,爱开玩笑的弟弟联系在一起。

 心中想到“罢了,罢了,一个人一个缘法……”

 伸手入怀,掏出一封信和一个布包放到桌上,打开布包里面却见里面有些银两,于是说道“既然想闯荡,呆在这小村子也不是办法。你嫂子有个舅舅,自她小的时候就没见过,说是搬去了中兴州,每隔个几年总有书信往来,听说最近在府衙做了师爷,你嫂子写了封信给他,你便去投靠他吧,在那面当个账房也好,启蒙的教书先生也好,总是先到外面,慢慢再寻别的出路。”

 说着叹了口气,见李瑞默不作声,自己又倒了碗酒喝了,幽幽的说道“中兴州啊,离这里不知多远,你这一去,只怕,只怕……”

 他本想说这一去,只怕再也不复相见了。163生活网说了两句便说不下去,只好话头一转,又道“这次路途遥远,我和你嫂子凑了点两银子,你在路上省着点,应该也够了。”

 李瑞哽咽道“大哥,我……”

 “五弟……”不待他说完,大哥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是兄弟,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今后要自己保重,我这就回去了,只盼你得偿心愿,早日名扬天下……”

 说着,大哥起身在李瑞肩头拍了拍,走出屋去。

 李瑞坐着原地,也不起身。只觉得眼眶湿润,一时只想起身大叫,又想放声大哭,良久,伸手拿过酒壶,仰头便喝,这一口喝的好急,一半喝到口中,一半洒在了衣襟上,他也不在意,一直喝空了酒壶,抬手把酒壶砸向墙壁。只听得啪的一身,酒壶粉碎,散了一地,寂静的夜空中酒壶碎裂声远远的传了出去。

 他本已头昏,喝了这许多酒后,此时看东西更是摇来晃去,头似千钧沉重,伏在桌上呜呜哭了两声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喵喵的叫声吵醒,只觉得头痛欲裂,抬眼向窗外看去,天色早已大亮,耳边又传来喵喵的叫声。小说暗黑魔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坐起向那声音望去,只见墙角破洞处一只白色小猫,探出半个身子朝他叫着。李瑞向那小猫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猫兄,好久不见啊”

 这只白猫比一般的小猫大些,足有半只狗的大小,李瑞向它说话,也不害怕。

 肥胖的猫身窜出洞来,一跃上了椅子,再一跳上了桌子,一双猫眼直盯着昨夜的烧鸡,李瑞轻笑一声,把剩下的菜推到小猫前面。

 那小猫毫不客气,大吃起来。

 李瑞微笑的看着小猫。他记得这小猫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那时候父母还在,家境富裕,他经常拿了吃的喂这小猫。

 一来二去这一人一猫便熟了,后来他家境衰败,这小猫也不离开,隔几天便来转转,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静静的蹲在墙角。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他和兄弟几人慢慢疏远,只得这小猫经常作伴,看小猫吃的香甜,心中也很高兴。

 忽的眼睛一飘,看见桌上的书信和银两,心中顿觉烦乱。拿起书信一瞧,只见信封正面端端正正写着舅父大人亲启,字迹娇小娟秀,自是女子笔迹。信封的背面写着舅舅在中兴州的地址。

 李瑞把信和银子放入自己背包之中,暗自寻思“去中兴州也好,只是这回走实在没脸和兄弟几人道别,哎,还欠着六弟的银子。见了二哥也不知他要怎样骂我。算了,反正大哥知道我的去向,我便悄无声息的走了吧。推荐163shenghuo.com以后回来再赔不是。”

 想到这里,他便不在犹豫,起身收了两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具放在背包里,环看屋子,心想“穷也有穷的好处,没什么牵挂,也不必收拾。”

 再看那小猫兀自还在桌上吃那烧鸡,便说道“猫兄,我这就去了,以后请多珍重。”他在后山村生活了二十几年,此番离开,唯一道别的竟然是只小猫。心中觉得讽刺无比。

 打开房门,也不上锁,径自在村外走去。那小猫突的抬起猫头,睁睁的望着他的背影,自然不明白李瑞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李瑞在东头出了村子,转而向北上山。他出村考了几次乡试,村子附近的山路早已走的熟了。一口气走到天黑,在怀里拿出烧饼,吃了两口,倒在路边便睡,时值早春,天气仍然有些寒冷,他也不在乎。只是睡了一会便被冻醒,于是起身,在月光下继续赶路。

 不一日,李瑞来到了平安州边境,虽刚穿过一个平原,而见此处又是群山环立,看来还要翻山。这一路他省吃俭用,大多在野外露宿,身上的银子还剩下大半,心中寻思自己马上就到了中兴州,银子定然是够了,不妨寻个镇子好好吃点,找个客栈休息下,明日再翻山。

 他极目向远处望去,只见山脚下隐隐约约似有个镇子。心中暗喜,虽然天刚中午,却也不想走了,只等进了镇子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下。

 心中有了念想,脚步也是轻快,不多时便进了镇子。这不是什么大的村镇,然而来来往往的人却多,李瑞心中奇怪,这山脚下的小村镇为何却聚集着如此多的人?街道旁高高低低的房屋里,尽是开着一些杂货日常的小店,摊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沿着街道走了没几步,来到了一处开阔处,这里更是热闹,到处都卖着各种吃食,俨然一个小型的集市。

 旁边一个两层的小楼,楼旁的石坛里立着一个丈余高的旗杆,杆上旗子迎风飘扬,旗子上绣着悦来客栈。

 见有客栈,李瑞心中欢喜,快步走了进去。

 进得屋内,只见不大房间里却挤满了人,大厅一边摆了4张桌子,每张卓都座满了食客,更多的人挤在门前柜台处。人声嘈杂,没有人注意李瑞。李瑞四下张望,没人过来招呼他,他也没见到店伙计,心中奇怪,这镇子怎地如此古怪。

 又等了会,心中正感不耐,忽听得内厨有人喊道“借过,借过了。”一个店伙计端着大托盘,托盘上摆着五六盘菜,从后厨出来,挤过人群,就要上楼。

 李瑞连忙道“店家,我要住店。”

 “咦!”那伙计似是奇怪,轻咦了声,也不回头,边上楼边说道“今日客满,明天也满了,要住店先排着吧。”说着径自上楼去了。

 “小兄弟也要过山吗?大伙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可好?”李瑞正暗自恼那店伙计无礼,忽听着一个粗犷的声音说话。

 抬眼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望着自己,这汉子身材高大威武,满脸的大胡子,虽看不出行业,看他脸色黝黑,却也能知道定是经常在外奔波之人。

 李瑞心中暗想这大胡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看他身后那几人应该和他是一起的,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妙。

 于是,冲那大胡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去别家看看,先别过了。”说完,也不待那大胡子答话。快步走了出去。

 只是一顿饭的功夫,李瑞就把镇子走了遍,他又找了个家客栈,情形却和刚才那家一样,挤满了人。心中无奈,只好在路边买了几个馒头,坐在一家布店边旁吃了起来。刚吃了几口,就见大胡子他们一伙从远处悦来客栈走了出来,其中一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用手一指,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

 李瑞见他们似乎在谈论自己,心中一惊,他们不会是匪人强盗把。如果盯上了自己,寻个没人处把自己一杀,谁能知道,他警觉顿起,也顾不上吃了,收起馒头,快步向村口走去。

 待到了村口,回头张望,没见到大胡子他们追来,才觉得安心。想到回村去怕是被人盯上了。今晚还是赶路躲过大胡子他们为妙。此时刚好是月中,一轮明月又大又圆,高高悬在半空,照的大地如白昼班明亮。

 李瑞在山里走了半夜,此间不时回头张望,或是停步细听。并未发现有人跟着自己,渐渐放下心来。边走边欣赏起这月色来。

 只是山上的小路弯弯曲曲,路旁杂草众多,似乎少有人来往。越往上越难行走。待到了半山腰处,杂草到处都是,已难辨的出路来。

第3章 魔兽

 李瑞停下脚步,心中大骂,这是什么破路,全被草占了。想着这没有多少人走过,难道是我走错了不成,槽糕,上山之前他的确找个人问问了,不过那个人说什么这里是魔兽森林,虽然是在魔兽森林的外围,不过有可能遇见一些成精的怪兽的,他嘴上虽然客气的道谢,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上了山中之后,却发现非常有可能自己误入了所谓的什么魔兽森林,进入了那个魔兽的领地,可是现在已经身在半山,是要回头下山,还是继续前行,一时却是犹豫起来。他向山上望了望,只见高高低低的树木到处都是,确实是无路了,心中微有退意。刚想回头下山,心念一动,又想我的生活不正如现在一般,难道遇到点困难就退了吗?前方有路也罢,没路也罢,我自己定是要闯出一条路来。

 想到此处,顿觉信心满满,不再犹豫,抬腿向前走去。只走了一步,耳边忽听着沙沙声响,似是有人踩在草丛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却没有人。当时月色正明,这一眼足可以见到十几丈外,只见远处只有树木,晚风吹来,树枝轻轻晃动,再无其他之物。

 他微觉奇怪,但又一想可能是风吹树枝的声音,不算什么。抬步再走,那沙沙的声音又起。这回他听得清楚,定然是人踩在草丛的声音。心中大惊,暗想该不会是那大胡子一伙追上来了吧。

 李瑞急的回头再看,仍是无人,他在原地转了圈,四下看了看。四周的林子都是稀稀疏疏,加上月光明亮,并不可能藏有什么人。

 他面朝山下,背朝山顶倒退着走了几步,这次那沙沙声却是从山顶方面传来。待他转过身子,向山顶走了几步,那沙沙的声音又从山底方面传来。试了几次,李瑞发现,那声音一定会从他身后传来,无乱他怎么快速转身,总是看不到身后有什么人。

 这时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了上来。心中一个念头只是一闪,便已吓的不能自持。莫不是,莫不是有鬼。这念头一起,他便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怪叫了一声,拔腿就跑。慌乱之中,也分辨不出是上山还是下山的路。只是他跑的越快,那沙沙的声音也响的越急,似是一直跟在身边。

 一颗心在胸膛砰砰乱跳,也不知是吓的,还是跑的太急,只觉得口干舌燥,心似乎要跳出来一般。忽的,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扫,他一个踉跄向前跌倒,趴在地上。待要爬起在跑,后背又挨了一下,把他打倒。似乎是被鞭子抽打一般,火辣辣的生疼,李瑞趴在地上,听着后面有人嘎嘎干笑“想不到哇,还有人不怕死,一人闯上山来。”

 这声音浑厚粗犷,却又含混不清,似是有人口里含着石头说话一般。李瑞听到有人说话,虽然害怕,但想到应该不是鬼,惊惧之心到去了一半。

 缓缓坐起,回头望去。这一看,又把他吓的半死,竟不比见鬼让害怕少多少。只见月光下,站着的人足有丈高,身着黄衣,似是虎皮制成。背后还有尾巴兀自摇晃,脸孔更是一张虎脸。

 李瑞颤声问道“你,你是人,还,还是鬼。”这话说的干涩颤抖,浑不似平时的声音 。

 那怪物又是嘎嘎一笑,呼呼的说道“你爷爷,不是人,也不是鬼。”说着张开嘴,满口锋利的牙齿在月光下微微闪光。

 李瑞心中一动,又问道“你,你是老虎精,要吃人?”

 那怪物嘿了一声,说道“你虎爷爷得道成仙,吃你是你的福气,你自己把衣服脱掉,让我吃的舒服些,我便让你死的痛快些。”

 李瑞听到此处,倒是不怕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他见老虎精站在远处不动,似是等自己脱衣服。说道“好,我脱衣服,你杀我快些”说着装着要脱自己衣服。

 老虎精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嘿嘿笑道“小子识趣的很,远比以前吃的人强。”

 李瑞见老虎精说话分心,用脚在地上一蹬,起身便向山下跑去。奔跑中,听着身后老虎骂道“小崽子,给脸不要脸,你可别怪得虎爷爷了。”说话间感到腰间剧痛,身子横了出去,跌在草丛里,想要起身,可是腰似乎断了一般,再也起不来。心中只想到完了,难道就死在这了吗?

 可是半响,老虎不再说话也无声息。李瑞挣扎着坐起向老虎看去。只见那老虎精歪着头看向旁边的林子,好久才森然道“难道还有别的道友。”

 见林中并无动静,又道“不管是谁,我先吃了这小子。”说着作势就要朝李瑞扑去。果然,听到如此说,林中传来喵喵声响,一只白色大猫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硕大的身躯很是灵活,冷冷的盯着老虎精。李瑞顿时大惊,这正是陪自己长大的那只白色小猫,它怎么会来此处。

 老虎精看到只是一只小猫,甩了甩尾巴,哈哈大笑道“还未炼骨硕型的小小猫,也敢挑战老子吗?看你也是修道一族,快去修炼吧,老子要吃人了。”

 原来妖族修炼,先要开灵智,即是有了人的思维,然后才可炼骨,从新硕型。老虎精见白猫有些道法,却还未硕型,自是不看在眼里,挥挥虎抓就可打发了它。

 老虎精不在理会白猫,嘎嘎狂笑着扑向李瑞。那白猫却是吱的尖叫一身,飞身挡在李瑞身前,张嘴向老虎咬去。老虎见白猫再次干扰自己,心中大怒,下手也不容情,挥起虎抓向白猫拍去,这一下力道好不惊人,就算是石板也得拍的粉碎。

 这一爪,正拍中白猫,白猫尖叫了一声,飞了出去,身躯撞在树上,跌落下来一动不动。李瑞见白猫被老虎精打的横飞了出去,大叫一声,顾不上腰间疼痛,一瘸一拐向白猫跑去。只是刚跑了两步,听得背后呼呼风响,不急躲闪,右面肩头一痛,被老虎精扑倒。这一下力道甚大,肩膀骨头似乎被抓碎,李瑞趴在地上转身想挥手去打老虎精,一条胳膊却使不上力气。

 只见那老虎精一张虎脸嘿嘿狞笑,张嘴就向李瑞喉咙咬去。李瑞心中大惊,腰间扭动,左手向老虎精脖子挡去。同时曲起双腿,对老虎精的腹部又踢又踹,也许惊恐中的人力气特别大,李瑞一脚踢在龙虎经腹部,虽没踢动它,自己却借了这一踢之力向旁滚了出去。

 老虎精一口没有咬中,也不生气,犹自嘿嘿笑道“反抗才有趣,不过你却要多吃些苦头了。”

 李瑞恐惧之极,心中却想得明白,跑是跑不掉了,而且还要把后背留给他,不如和它拼命,自己没什么力气,打不动它,就用牙齿咬它喉咙。想着,微微调整自己姿势,双目紧盯着老虎精,只等它扑来,自己躲过抽空去咬他喉咙。

 只是,那老虎精盯着李瑞,一双虎眼睁的大大,一动不动,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李瑞不明它耍什么诡计,不敢分心,上下把老虎精看了个便,见它依然不动。慢慢向左走了几步,见那老虎精脖子不扭,眼珠也不动,还是看着原来的地方。

 心中砰然而动,暗想,这妖怪不知怎么了,一动不动,我这时候转身而逃,它未必会来追我。

 虽然心知应该撒腿逃跑,可是老虎精明显在看身后的什么东西。李瑞压抑不住心中好奇,眼中盯着老虎精,脚下又向左走了几步,微微向右转身看了过去。

 这一眼看过去,再也收不回来,连不远的老虎精也顾不上了。

 只见一棵松树下的白猫身体,发出淡淡的白光,把四周的草木照的清晰无比,白猫也缓缓在空中飘起,白光中,白猫的身体似乎在变大,又似乎是白光的缘故变的透明。

 突的,白光大作,白猫的身体犹如太阳般发出刺眼之光,李瑞不禁闭起双眼,耳中只听得噗的一声轻响。待他睁开眼,只见白猫身体跌落在地上一动不动。抬头向上看时,却见半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动物虚影,似乎是猫,可是看起来这样巨大的样子又像是老虎。

 李瑞看的呆了,旁边的老虎精也是毫无动静。那空中巨大的凶兽斜眼看了老虎精一眼,轻笑道“你竟然敢杀我,活的太久了是吗?”

 老虎精听那巨大凶兽说话,低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可是我妖族?”语气全然不似先前狂妄。

 巨大的凶兽不屑道“妖族?哼,刚才你不还要得道成仙吗?在我面前提仙,不自量力。”

 老虎精见它不是本族,又兼之语气不善,低吼一声抢先出手,猛的向空中那凶手扑去。空中凶兽怒吼一声,右抓微张,对着老虎精“鬼道,震。”

 李瑞听到砰砰两声,只见那老虎精跃在空中似是撞到了一堵墙般,发出了砰的一声,头破血流,接着砰的一声却是跌落在地上。

 老虎精呼喝连连,想要冲身再上,可是身体四肢却似被捆绑了一般,不受控制无法行动,只能高声喊叫。

 凶兽扬天怒吼了一声,然后歪头看着老虎精道“小老虎,不自量力,当年我纵横天地时,你妈妈还未出世呢。”说到这,它猛的怔住,眼珠乱动,斜眼瞟到老虎精时又道“一个妖怪,冒犯了我,只能让你去死了。”说话间。伸出去的左边的爪子一翻道“压。”

 噗的一声,老虎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的筋骨尽断,鲜血四溅,几块带皮的骨肉飞起,挂在四周的树上。

第4章 悬空寺

 李瑞仰着头,看着空中的凶兽,怒吼连连,威风无比,完全呆住。睁大了眼睛,张着嘴,不发一言。凶兽环顾四周,看到李瑞的样子,发出了一阵轻笑,说道“吓到了吗?”

 李瑞这才惊醒,说道“猫兄,你。”

 “我可不是你猫兄,也不是白猫成了精。”凶兽打断了李瑞的话道“我只是被封在了小猫体内。”它抬头看向远方续道“现在有个好去处,我要走啦。”

 凶兽转身就欲飞走,只是犹豫了一下,叹口气回头又道“我见你也颇不如意,如果没有出路可去中兴州的佛光寺,找十方和尚,他应该有东西给你,此番别后,不复相见,你我各自珍重吧”张开了四肢,它的身上好像忽然之间长出翅膀一样,呼扇了两下,瞬间消失在天地之中。

 李瑞呆呆的望着凶兽消失的方向,心中一片茫然,这夜的事情如此匪夷所思如梦中一样,只是地上散落的血肉,和不远处白猫的尸体告诉他一切真实的发生过。

 良久,才回过神来,“哎!”轻叹了口气,走到白猫的身边寻思,不管救我的是白猫还是那女子,总得把猫兄的尸体埋了。想到此处,便找了处松软的草地,用树枝挖了坑,简单埋了。事毕,躬身又拜了一拜。

 这时一阵清风吹来,四周的树木被风吹的轻轻摆动,沙沙声响。原本舒适惬意的晚景,如今怎么看那林内都是鬼影重重。不知里面会不会再突然冲出几只怪物。

 李瑞不禁打了个寒颤。直觉浑身难受。原来他初始奔跑逃命,后来和老虎精挣扎早就出了一身的汗,只是那时恍然不觉,现在一切安定下来,才觉身上都是汗水。被风一吹,更加湿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平复了下心情,想到,不能再上山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妖怪,先回小镇打听打听。

 李瑞再回到山下小镇时,天已大亮,虽是清晨,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少。他找路人问了情况,不禁大骂自己愚蠢。原来附近的山上多是松树,所以这镇子叫松青镇。而山上有怪物吃人,早已是远近皆知。想过山的人们多是先聚集于此,待凑到百十号人,在一起翻山。

 不久又在悦来客栈门口碰见昨天的大胡子,两人交谈后,李瑞才知他也不是什么土匪强盗,琢磨加害自己,那大胡子姓李,只是寻常皮货商人,他和几个同行一起来到此地却不敢贸然上山,想着聚集些人一起。

 心中安定,当那大胡子再次邀请一起过山时,李瑞不再推辞,不过昨夜在山中遇见老虎精的事情他也没有说起。等候几天,凑了八十个人,大伙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这次却很顺利,再没遇见什么怪物。两天后,大家过了山,进入了中兴州。

 大胡子走南闯北,性格爽快,一行人中他都混的熟识。李瑞也不例外,虽然李瑞不想多说,只是那大胡子见识广博,又善于交谈,只说了两句就能吸引李瑞的兴趣。

 这一日,大胡子又在讲些奇闻异事,李瑞却心不在焉,他看着大家各有目的,径自散去,队伍只剩下大胡子的同伴和几人外人,自己这几天却一直犹豫不决,不知该去哪里。原想着去投奔大哥的舅舅,可是那白衣女子的话却一直在耳边响起,佛光寺,找十方,他有东西给你。

 “谁能留东西给自己呢?难道是自己的先辈,或者父母?又或者是什么人?”他一直想不明白。隐隐却有种去佛光寺看看有什么东西的想法。

 身边的大胡子兀自不觉,还在说着他的见闻。

 李瑞心中一动,随口问道“李大哥,你知道佛光寺吗?”

 “佛光寺,你也知道佛光寺啊,哈哈,我跟你说,这佛光寺可神秘的很啊。”大胡子本来说的起劲,被李瑞一句话打断,也不生气,听他问起佛光寺,接着他的话头开始讲起佛光寺了。

 “这寺的和尚都不念经的,听说啊,寺里供奉的也不是寻常的佛祖,我几年前去过一次,那佛像我是认不出是什么佛,附近的老百姓就没有认得出的。”

 他说更加起劲,用手挡在嘴边低声说道“更怪的是,寺里从不收香火钱,可只要有了灾害,那赈济的财物,舍出去的粮食可比官府多了几倍。你说,这都是哪来的?”

 “前些年,有强盗起了歹心,趁着夜晚想去抢掠,几十号人呐,手持火把,半边天都照亮了,可是一进寺里,立马就灭了,悄无声息地,一个人也没出来。”说道这,他唏嘘不已,沉默了一会,又低声有些神秘的说道”十里八村的百姓都传啊,寺里住着神仙。”

 李瑞听他说的玄乎,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问道“那百姓都害怕那佛光寺了?”

 “错了,错了,老百姓拜还来不急呢。”大胡子连连搓手道“大家认准了有神仙,都想着进去上柱香,求得神仙保佑,怎会害怕?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再去拜拜。”

 “嗯。”李瑞轻哼了声,寻思,看来这佛光寺确有些玄妙,说不准真会有些好东西等着自己呢,那白衣女子如此厉害,翻手就能压死老虎精,自然不必费事害自己。再说,我与它从小结识,可没做过什么坏事对它。有好东西,定然有好东西留给自己。

 大胡子见李瑞嗯了一声,不再言语,神色却变的古怪,最后嘴角微翘,好似要笑出来一般,心中不甚明白,猜想定是想到了好事,说道“刘兄弟,这佛光寺很是值得一拜的,你若是想去,正好和我顺路。

 大胡子这几日和李瑞交谈,知他不似一般贫贱之人粗俗,也不似城里贵人那样目中无人,所读之书杂七杂八,繁乱之极,偶而说上几句定能点中要害。心中很是喜欢与他同行。李瑞心中一动,暗想“也好,有这李大哥作伴认路,我也省去不少麻烦,先去看看,无论好坏再去找舅舅。”

 他微微一笑道“如此,便和大哥再走上一程,只是路上却要麻烦大哥了。”

 大胡子哈哈大笑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路上有小兄弟作伴定然有趣,前面镇子我们喝上几杯。”

 李瑞笑着答应了,跟着大胡子又走了一段路之后,这才告别了大胡子,李瑞独自前行,按着大胡子指点的方向朝山上走去,走了一会,发现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随便找人问了问,原来这些人都是前去佛光寺上香的善男信女。看着身边老老少少,李瑞心中暗想,看来这佛光寺却是有些玄妙,十里八乡的人都信服。

 随着人群上了半山腰,四处看去,不禁感叹这佛光寺雄伟,建造之人不凡。眼见寺庙建在半山,地势却很是平坦,实不像天然形成,到似被人用巨剑削去一块,砍平一般。再看两扇敞开的朱漆大门足有丈余高,李瑞心中不禁暗想,不知每天要用几个僧人来推开这大门。

 进的门去,环顾四周,只见四处的佛庙建筑无不大了许多,比起寻常房屋大了足有两倍,令人心生敬畏之感。

 正殿之中,李瑞如其他香客般上了住香,在一个不知是什么佛的巨大佛像面前跪拜,心中却不住的念叨,保佑自己诸事顺利,早日荣归故里。转念一想,自己平时并不敬佛,也不烧香,如今在这大佛脚下跪拜祈求发达,可也算的上是临时抱佛脚了,不禁暗觉自己好笑。

 礼毕,他四下张望,只见这正殿里里外外都是些烧香之人,却并未见一个寺中和尚,走出殿外,绕着旁边的厢房和耳房走了一圈,依然没见到一个和尚,暗想,我来这里是找人,不是烧香,找不到和尚可不行。见到前方有个花白头发的老者,上前询问寺中僧人在那里。那老者却说从未见过寺中僧人,不过这佛祖却是灵的。

 李瑞驻足,心中有阵阵挫败感,只是这念头刚起,倔强的脾气又出来,我就不信这庙里没和尚,就不信找不到你们。沿着正殿往后走去,只是这寺庙实在巨大,他一直走到日头西沉,在寺里东绕西绕,已走到寺庙后面的山脚下。却依然没见一个和尚

 看着天色渐黑,心想我去门口守着,晚上总该有和尚出来关门,难不成这庙里的和尚只有晚上才出来?转念一想,晚上才出来,难道……

 顿时觉得凉气上升,想到是那白衣女子让自己来此,此处若是有鬼,也说的过去,不管哪白衣女衣是何用意,见鬼总不会是好事情,正沉思间,忽听得脚步声响,一人低声道“阿弥陀佛,施主来此后山之处何事?”声音稚嫩,似是个孩童。

暗黑魔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暗黑魔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完整版【情归夜色阑珊处】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情归夜色阑珊处】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情归夜色阑珊处目录预览:第9章给他留着第10章这妞我看上了第11章加了料的酒第12章你不适合做这行第13章让我做陪练?第14章姜珂,你疯了第9章给他留着是我爸。我爸从饭桌那边扑了过来,一脚踢在我坐的板凳腿上,我跟着凳子,一个踉跄,朝侧后方倒去。我爸一个跨步过来,再一个拳头朝我的脸揍来。那一刻,我觉得时光仿佛倒流了,从前那个一喝醉就揍人的爸又回来了。只可惜,从前,我爸是揍两个人,现在是揍一个。拳头和脚如雨水般落下,我两个胳膊挡在脑袋两侧,

  • 完整版【许你余生多欢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许你余生多欢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许你余生多欢喜目录预览:第9章绝情第10章移植第11章刺穿第12章昵称第13章错爱第9章绝情言落,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染着挑衅看向他,“慕战北,有种就杀了我!”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却是一片死灰般的凄绝。和她对视的一瞬间,慕战北幽深的眸子怔了一下,捏着她脖子的手顿住。她这双素来装得清纯无比眼睛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凄冷,这般绝望。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凭什么绝望?有什么资格绝望?苒苒没了孩子没了子宫,最开心的不应该是她吗?“怎么?慕先生什么时

  • 完整版【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目录预览:第九章你只属于我第十章我错怪他了第十一章我出现太早了第十二章中标了第十三章不配我的女人第十四章我没有绑架过你第九章你只属于我洛千许以前收集过莫氏集团的资料,这次还真派上用场了。“默默,这是我以前收集的莫氏集团的资料。”洛千许把手中的U盘交给苏默。“千许,你跟我想到一起了,另外我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苏默赞叹的看着洛千许,复仇的心愿也更加明确。苏默朝洛千许招了招手,笑的一脸鸡贼:“千许,把你耳朵凑过

  • 完整版【尘埃落定负情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尘埃落定负情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尘埃落定负情深目录预览: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第10章:退婚,脱离父女关系?第11章:净身出户第12章:伺候好了小爷我……第13章:别动,有点甜第14章:引人犯罪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眼前这个油头粉面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连她家少爷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格跟她家少爷相提并论?夏初一就是为了这么个男人弄死也不肯嫁给她们家少爷?!福管家面色越来越冷!“福管家,小孩子不懂事,让您看笑话了。”夏江成一边抹着脸上的汗一边小心翼翼的道歉。福

  • 完整版【虐爱情如水】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虐爱情如水】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虐爱情如水目录预览:第9章连杀人犯也不放过第10章开除第11章一直喜欢她第12章一巴掌第13章眼角膜第14章未婚妻第9章连杀人犯也不放过他想他真是疯了,从“夜色”出来,就一路快车,竟然还跟到了这个地方。目光定在她身上披着的那件西服外套上,季凉川不由得握紧了方向盘,嗓音冰冷到了骨子里。“上来。”这儿空旷无人,沈知夏知道他是在和她说话,但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想和他牵扯到一分一毫的关系。“上来,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季凉川再次道,修长的指节在方向盘

  • 完整版【爱情启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爱情启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爱情启蒙目录预览:向依瞳告白徐彦一和苏半夏我家破产了你是我的东西大雨中的哭泣我跟你走向依瞳告白湛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的白云,很像可口的棉花糖,让人不自觉想要咬一口。依瞳坐在四楼的窗边,托腮看着外面。教室前,讲课老师正卖力地解决一道难题。宽阔的操场上,有班级在上体育课,熙熙攘攘的声音从一楼传到四楼,争先恐后地钻进依瞳的耳朵。她一直向往的大学生活,随时随地可以结束在颜洛辰的手里,她就像他手中的木偶,被牵扯一举一动。从被颜天荣收留的那一天起,她的生命

  • 完整版【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桀骜不驯,强势唐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目录预览:「009」一吻定情「010」放马过来(一)「011」放马过来(二)「012」少爷诉苦「013」近水楼台「014」春光乍泄「009」一吻定情犹豫了片刻,韩冰冰轻轻地闭上眼,默许地偏过了脑袋,将她那红透了的小脸蛋,完整无疑地暴露在唐小龙的眼皮底下!这一幕再次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神了!简直是神了!这小子仅仅用一个眼神,就把腾龙高中公认的最难泡到手的韩冰冰征服了!见韩冰冰默许了,唐小龙十分得意,然而此时此刻,他已经

  • 《总裁蜜宠小助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总裁蜜宠小助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总裁蜜宠小助理目录预览:第一章野女人第2章没怀你的孩子第3章请吃自助餐第4章被围住了第5章他找来了第6章请她上车第一章野女人“叮”——电梯停了,柯晓晓吃力的一提手里的外卖,今天康威的职员不知怎的集体点了她那个小店的外卖,沉呀,十几份呢。一脚迈出去,正要去向这一层楼的那间大办公室,忽的,手腕上一紧,她才要惊叫,嘴已经被一只手给堵住,扯着她就向楼梯间走,手里的外卖落地,听着那一声闷响,她却根本顾不得了。打劫?绑匪?无数种可能袭上心头,可她使尽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