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古言小说《一舞倾城:昭揭贵妃》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9:07:5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一舞倾城:昭揭贵妃

第1章 新小主进宫

 华丽的宫殿里面,所有的人都装扮的好像这个地方是要举办选美比赛一样,可是其实这些漂亮的人,不过是伺候着皇后的宫女罢了,皇后娘娘就是喜欢这样,要让自己所住的地方,美女如云,因为这样也会是一个可以吸引皇上过来看自己的特色,不过有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宫女,不可以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大的过自己。古言小说《一舞倾城:昭揭贵妃》在线免费阅读

 所以即便是她真的允许谁被皇上看上之后就去服侍皇上,可是却早就已经在这些宫女被选过来,成为了伺候她的人的时候,就让自己身边的嬷嬷从民间弄来了一种药,导致所有的宫女全部都患有不孕不育的病症,这样也就导致谁都没有办法为皇上生下皇子。

 不过能够呆在皇后的身边,自然是所有当宫女的人心中所想的事情了,毕竟还可以利用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欺负其他宫里面的人,况且整个后宫只有皇后娘娘的官位最大,所有也就没有人敢真的不听她们的话。

 哪怕是没有办法生孩子,不过这些对于追求钱财还有荣华富贵的人来说,其实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大殿的中央,一个有气质的美丽女人,全身穿金戴银,她若是站在阳光的下面,一般人恐怕都不敢将自己的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因为实在是有些害怕,那些刺眼的金器,会将光芒折射到自己的眼里,然后刺伤到自己,不过这也是这个女人最想要得到的效果。

 “皇后娘娘,已经到了用膳的时辰了,您还是赶紧吃一些东西吧,不要因为那些小事儿烦忧了。”桂嬷嬷看着皇后娘娘哀愁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能够让眼前的女人宽心,毕竟后宫就是如此,皇上是绝对不会愿意为了某一个女人而做到守身如玉的,既然已经是九五之尊,那么肯定就会有千万佳丽围绕在自己的身边。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皇后的位置,作为后宫之首,若是连这么一点气度都没有,那么日后也只是会让皇上讨厌,最后不一定会是如何的下场,不过也不是说皇后就一定要包容大度,纵容皇上肆意的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该狠的时候,还是需要做到杀人不眨眼,只不过表面上的功夫需要做足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还算是小事,又是新小主进宫的时候了,每当这个时候,都是我最头痛的时候了。”皇后想着前几次,皇上在看见了一些新贡献过来的美女,两只眼睛恨不得是从脑袋上面掏出来,直接拽在那些女人的身上算了,真的是快要把人给气死了。

 “皇后,之前奴婢和您说的事情,您一定又是忘记了。”桂嬷嬷微笑着看着皇后,还是如同最一开始那般的有耐心,悉心的教导着这个年轻的皇后,桂嬷嬷早就已经算是宫里面的老人儿了,曾经伺候过太后,因为太后宠爱皇后,才将自己身边最不错的一个奴才给了她。

 但是可惜的一点就是,皇后的脑袋总是跟不上桂嬷嬷的节奏,智商完全就是不够用的节奏,也就导致了皇后经常会做出一些无厘头的错误事件,不过幸好都有桂嬷嬷及时给补救,才导致皇上没有对皇后有什么看法。

 “好了,桂嬷嬷,你不要总是好像我母亲一样,在我耳边念叨着,虽然我知道你的确是为了我好。”有一些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皇后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她对每一个人都是很嚣张跋扈,不过对待桂嬷嬷的时候,因为她是自己身边的唯一对待自己真心好的亲人了。网站163shenghuo.com

 “奴婢不是想要教训主子,只是希望您能够看清楚现在这个事实,必须要学会一些技能,才可以在这个狡诈的后宫活下去,至于今天选新小主的事情,放心,奴婢会从中帮您,一定让皇上一个都看不上。”桂嬷嬷阴险的朝着皇后笑了笑,然后便转身走出了宫殿,一走出来,便已经不是皇后身边那个只是会露出笑容的老嬷嬷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可怕的老女人。

 不是都说,老处女一般都是非常狠毒可怕的吗,在桂嬷嬷的身上就已经是验证出来了这个真理,而对于皇后来说,她身边所需要的,其实就是这样的人才。

 桂嬷嬷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赶在新小主还没有进宫去看见皇上的时候,就到了给新小主化妆的地方,嘱咐了所有的人,让她们在新小主的身上抹上一种十分难闻的香料,虽然新小主有一些不愿意,可是却还是被迫接受,当然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心里面就已经明白了,今天这些事情肯定又是那个全天下人都知道的可恶的皇后的主意。

 可是谁的权力和本事又是大的过皇后的呢,所有的人此时也不过全部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语什么而已,全部都呆呆的注视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纵然有一副漂亮精致的脸蛋,可是身上这样的一种味道,恐怕不要说是皇上,就连自己都有一些嫌弃自己了,还怎么能够去笼络皇上的心呢。

 在所有的人都很是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坐在众多小主中的一个女子,低着头正鼓捣着自己手中的绢帕,这条绢帕上面绣着她最喜欢的花,从小一直都将那花儿当成是自己的吉祥物,所以也就觉得只要是这绢帕在自己的身上,便一定可以化险为夷,有什么困难都能够过去的。

 而看着花儿的时候,也让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亲人,已经进宫有一段时间了,对家人的想念,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她恨不得马上飞回去看看自己的亲人,不过之前所遭受的苦就全部都白费了,不管如何,现在终归还是熬出头了,今天就要见到皇上了,以后是不是会荣华富贵,全部都要看今天这一次的努力。原文163shenghuo.com

 就在她发神的时候,旁边一个嬷嬷很不满的喊道:“昭揭小主,该走了。”因为这些新小主都还没有见到皇上,就已经被皇后如此的待遇,所以这里伺候的一些嬷嬷就全部都觉得,她们一定全部都不会有什么好的前途,就没有必要客气了。

 而自己刚才明明都已经喊了昭揭这个丫头很多声,谁知道她竟然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这位已经在宫里面当差很长时间的老嬷嬷,又怎么可能会不生气呢。

 “是,对不起,嬷嬷,刚才想起了家中的亲人,所以就没有听见你和我说话。”昭揭一直都觉得还是不要有太多的敌人,尤其是在宫中这么复杂的地方,还是多一个朋友比较好,所以才会如此的客气去道歉,将来说不定会用到谁呢。

 而这个嬷嬷也不是一种非常可恶,就是喜欢欺负人,一点道理都不讲的人,所以面对昭揭如此好脾气的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也就给了她一个笑容,然后搀扶着她走出了房间。

 桂嬷嬷站在院子里面,看着小主们排好队伍,有一些欣慰,虽然每个人身上全部都是很难闻的味道,可是这就是她所想要的结果,相信到时候就算是皇上再怎么喜欢,也会避而不理,那样自己的皇后也就不会担心地位不保了,想到这里,桂嬷嬷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非常满意的笑容。古言小说《一舞倾城:昭揭贵妃》在线免费阅读

 但是她的这个笑容,却在昭揭出来的时候,僵住了。

 因为她没有想到在这些小主里面,竟然有一个女人长得这样的貌美,之前只是听人说过,小主里面有几个长相不错的,不过她却是也觉得,一个小主而已长得还不都是差不多,所以也就没有特意过来瞧,可是如今一看,才知道,那些人和自己所说的话,根本就不是奉承,而是真心的对这个小主的夸赞。

 桂嬷嬷走到了管事的嬷嬷旁边,看着她问道:“那边最后面那个小主叫什么?”

 “您是说那个蓝衣服的吗?她是昭揭,这里面最漂亮的就是她了。”显而易见,昭揭的美貌,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不过今天皇后娘娘让桂嬷嬷过来一闹,也让人不住的开始有一些打鼓,因为完全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在这个时候让昭揭顺利的和皇上在一起。

 桂嬷嬷点点头,将昭揭的名字记在了自己的心里面,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准备去皇后那里汇报一下情况。

 所有的小主排好队伍之后,便跟着嬷嬷还有丫鬟一起朝着后花园走去,今天的题目是以舞蹈为中心,每一个人都准备自己的独特舞蹈,让皇上欣赏,谁若是真的有幸被皇上选中,然后被宠幸,再诞下皇子,那也算是祖先庇佑了,不过昭揭并没有这么贪心,只是希望以后可以安稳在后宫里面生活就好了,因为现在的她整颗心想的几乎全部都是家里面的亲人,希望他们能够过的好,自己才同意入宫的。

 到了后花园的时候,皇上和皇后已经待在那里多时,显然已经在皇后的脸上看见了不满两个字,不过皇上到还是一脸的兴致。163生活网

 接下来所有的人就都开始上前去表演自己之前准备好的节目,可是每一个人只要是一上前,皇上就皱紧了眉头,因为她们身上的味道,实在是让他觉得恶心,以前若是有一点姿色,他可能都收下了,可是这一次,却全部都摆手。

 最后是昭揭上台,当她走上去的时候,就连皇后都震惊了,原本以为是最后一个,肯定不会有人选中了,即便之前桂嬷嬷告诉自己,这个昭揭长相美貌,但是她不相信可以有多么厉害的本事。

 但是真的看见了昭揭的脸蛋,她从心底里面开始没有了自信,很害怕皇上会看上她,现在全部将希望寄托在那难闻气味上面了。可是当她转头看向皇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是输了,皇上的眼神已经表露出了答案。

 即便是再怎么恶心的味道,却还是无法掩盖视觉上面的惊叹。

 昭揭的舞蹈迷乱了皇上的整颗心,“好,就她了。”皇上拍拍手,看着皇后说道,像是在征求皇后的意见,其实根本就是宣布决定,太监也宣旨说皇上封了昭揭为常在。

 

第2章 为美女痴

 虽然说常在距离皇后的位置还需要很多的努力,并且距离还是有一定的遥远,可是却对皇后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昭揭的长相,就已经注定了她会成为皇后的劲敌,也是在这一天,皇后便将她变成了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

 所有的女人都知道,美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皇上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子,皇后早就已经知道了,以前也从来都没有阻止过他找新的妃子,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因为昭揭给她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她觉得这个敌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对抗,若是稍有不慎,可能满盘皆输。

 皇上看上了昭揭,根本就不会顾及别的,直接当时就抱着昭揭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在宫女们伺候着昭揭沐浴之后,送到了皇上的大床上,此时皇上才发现,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刚才那种难闻的味道,甚至是全身的女人香,再加上这漂亮动人的脸蛋,让皇上有一些迷失了自己的双眼,几乎是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比较好。

 “皇上,请饶恕臣妾不能够给您行礼。”昭揭因为被层层的红布包裹着,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害羞的脸蛋透着绯红的颜色,躺在床上,有一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皇上,眼神有一些飘忽,可是却又好像是能够看穿皇上的心思一般,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

 “没关系,朕帮你把它给解开。”皇上有一些迷失了自己的双眼,倒吸了一口气,然后解开了眼前人身上的红布,用力的将里面的人给抖了出来,紧接着一个非常美艳动人的女子,就出现在了他的大床之上,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诱惑。

 皇上哪里还会有什么耐心,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美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紧接着对她就是一阵狂热的亲吻,而昭揭也明白接下来究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来到这里,其实不过就是供给皇上欢愉之用,也没有什么必要去害羞还是什么别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她应该庆幸自己,在十几个人之中如此的幸运,被皇上选中了。

 只不过往往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此时昭揭的心情,与另外一个宫殿里面的那个女人,截然相反,皇后觉得自己现在甚至是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根本就不明白皇上是怎么一回事,以前他最讨厌的就是难闻的气味,因为天性就比较敏感的嗅觉,使得皇上闻不了一点自己不喜欢的味道,否则一定会觉得恶心头晕,甚至还会呕吐,可是这一次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见到了那个女人之后,竟然如此的心动。

 都不顾及她身上恶心的味道,直接抱回了自己的寝宫,皇后怎么可能会不觉得有威胁,再加上昭揭那漂亮的脸蛋,更是一种能够牢牢地抓住皇上心思的资本,最重要的就是,等到昭揭换了衣服,沐浴之后,就会知道她其实身上根本就没有恶心的味道。

 桂嬷嬷看着自己的皇后,有一些心疼,但是现在却也只能任由事情这样发展,给皇后捏着肩膀安慰着她说道:“好了,皇后,我知道你心里面不舒服,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就往前看,以后有的是时间对付她。”

 “皇上都已经这么宠爱她了,我看我们暂时是动不了她了。”皇后看了一眼桂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好像又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也很想要看看,她如今到了本宫的地盘,究竟以后是谁死的比较惨。”

 说完之后,两个可怕的女人一起发出了让人觉得后背发冷的笑容,而昭揭坐在温暖的大床上,都觉得自己的鼻子忽然一阵阵的发酸,打了好几个喷嚏,把皇上给心疼坏了,还以为自己的美人是感染风寒了。

 “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叫太医过来看看?”有一些担心的看着身边的美人,皇上温柔的问道,不过昭揭却只是摆摆手说自己没事,希望皇上不要担心,因为本身她也的确是并没有什么事情,摸摸自己的鼻子,看了一眼放在床边上面的两盆花,然后找了一个理由。

 “或者是因为对那种花的花粉比较过敏吧,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昭揭笑道,她之所以不想要将太医给叫过来,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害怕太医已经被皇后收买好,然后过来说自己有个什么传染病,到时候皇上不得不将自己打入冷宫,那岂不是一切都白来了,她才不要这样。

 昭揭也不是心眼太多,只是因为进入到这样的可怕的地方,必须要让自己的脑袋多张一个脑袋才行,不过她就算是想得再多,再怎么周全,却也还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绝对不会做出一些像是皇后那般心狠手辣的事情。

 几天下来了,皇上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爱上了这个女人,甚至是根本就无法离开昭揭的身边,就算是在自己上朝或者和大臣们商量事情的时候,脑海里面所想的也全部都是昭揭的美艳笑容。

 “皇上,皇上?”宰相拿着自己手中的奏折,正准备和皇上说一下最近朝中的事情,可是谁知道身边的皇上竟然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扳指发呆起来。其实他得到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的事情,全天下的人几乎都已经传遍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之前那般精明的皇上,此时竟然有些痴迷那个女子,自古都说红颜是祸水,宰相非常担心本朝会遭此劫难。

 “宰相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出来。”皇上注意到宰相脸上的表情变化有一些不满,觉得因为他打扰到了自己刚才的美好遐想,于是非常没好气的看着宰相说道。

 宰相大概的说了一些灾情还有朝中的事务,皇上根本就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将事情说完,就摆摆手说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做就好了,之后就起身离开了书房走向昭揭所在的西河殿。

 当外面的太监喊道:“皇上摆驾西河殿。”的时候,所有的大臣们全部都很有默契的摇摇头,有一些觉得无奈,但是却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谁也不敢上前多说一句什么,以免最后连累的会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谁都不害怕自己遭罪,但是所有的人却还是都心疼自己的家人的,若是因为自己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到时候让家人受苦难就罪过了。

 到了西河殿,皇上兴致不错,让人拿来了围棋,听说昭揭的下棋下的不错,便准备和昭揭好好的玩一玩,可是谁知道刚刚一走进去,就注意到了此时坐在桌子旁边的昭揭,一脸呆滞的模样,似乎是十分的不开心,却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上对着所有的太监还有宫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让人不要声张自己过来了,并且让所有的人全部都出去,只是为了不打扰此时正在思考事情的昭揭,自己则也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昭揭的身边,坐了下来。

 而一直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意识到身边已经坐了一个人的昭揭,所有的心思也不知道是放在了什么上面,呼出一口气,然后就趴在了桌子上面,嘴巴中嘀咕了一句:“真的是好没有意思啊,还以为宫里面非常的好玩呢,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是有意思,才算是好玩呢?”皇上听见昭揭说出来的话之后,便立刻应答了一句,把坐着的人给吓了一跳,昭揭睁大了自己的双眼,看着身边的皇上,简直是紧张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呆呆的看着皇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晃过神来,赶紧跪下给皇上请安。

 “皇上,臣妾不知道您来了,所以——”昭揭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刚才的状态,只能是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绢帕,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的安全感。

 不过皇上又怎么可能会生她的气,而是蹲下来将她给扶了起来,并且还是一如以前一般的温柔说道:“没事,朕现在告诉你,以后都不需要和朕行礼了,这样显得我们多生分啊。”

 “这样不好吧,若是被别人看见,肯定是会有很多的闲话的,臣妾现在只想要安稳的在宫中生活。”昭揭说出了自己的心意,皇上也觉得似乎是自己有些欠佳考虑,便将刚才的提议作罢了,不过却还是很关心的问起了身边的女人,她刚才发呆的原因。

 即便昭揭一直都在说自己没事,可是皇上却能够看的出来她其实是有心事的,可是她不愿意说,自己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而是想尽了办法,要讨她的欢心。可是想了很久,却也没有什么比较不错的主意,最后便想到了之前西域的人来的时候,进贡的东西,总是会让皇后很高兴,想必女人都是一样,喜欢稀奇古怪的宝贝,于是也就采用了一样的招数。

 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皇上是为了让昭揭开心,才让人进贡珍品的,这样的举动引来了所有的文武百官的冷嘲热讽。皇后在自己的宫殿里面知道了这件事情,也十分的不生气,不过却并没有去找皇上理论什么,因为她觉得前朝给皇上的压力就足够他承受的了,自己若是过去,只不过会变成发泄的出气筒。

 皇后就是想让皇上知道,究竟哪个女人才是对他比较重要的一个人,才是可以足够帮他支撑后宫再支持着他坐上百官之上的那个宝座的,等到他发现自己和昭揭在一起之后,尝到了苦头,相信就一定会回到自己的怀抱。

 

 

 

第3章 百官不满

 

 “皇后,您看着吧,过不了几天,朝中一定会有人向皇上说出不满的。”桂嬷嬷站在皇后的身边,看着不远处的队伍,那些全部都是进贡的珍品,皇上让人全部都送到了西河殿去,皇后此时不过是站在自己的宫殿外面,就已经看见了那队伍,可以想得出来,究竟是有多么的壮观。

 虽然说皇上赏赐了很多的东西,的确是让人心里面觉得有一些嫉妒,不过相对来说,她却还是很想要看见,究竟昭揭这个女人,会怎么样让百官不满,自古红颜都是祸水的道理,她也不是第一次听人说过,只要是百官都觉得这个昭揭就是亡国的祸水,那就绝对不会有人同意她继续留在皇上的身边。

 皇后回到了自己的宫殿里面,想到了之前宰相似乎是欠下了自己一个人情的样子,便让桂嬷嬷拿来了纸笔,给相国写了一封信,信中的大致内容,就是告诉他此时皇上究竟已经因为这个叫做昭揭的女人,痴迷到了什么程度,若是在这样下去,一定会亡国的,一向都是比较忠心爱国的宰相,看见了这样的信一定会冲上前来,进谏皇上的。

 皇后几乎都可以想像得到,比较顽固的宰相,究竟是会说出什么样的话出来,到时候一定非常的精彩,想到这里,脸上依旧还是那般可怕的微笑。

 桂嬷嬷接过了信封之后,便立刻走出了宫殿,因为皇后多疑的原因,所以从来都不会将自己的东西交给别人,而是由桂嬷嬷亲自去办,虽然说的确是有些劳累桂嬷嬷的这一把老骨头,不过这样做事才会是万无一失,绝对不会有人因为想要背叛自己,然后把自己从这皇后的宝座给拉下来。

 不过肯定不是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桂嬷嬷,其中有一些事情比较小,关联比较小的,就是由桂嬷嬷训练出来的一些心腹去做了。

 皇上来到了西河殿的时候,昭揭正摆弄着宫女刚刚送过来的一个巨大的红珊瑚,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珊瑚雕塑,怎么可能会不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住,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眨巴着双眼,看着面前的珊瑚,赞叹着说道:“天哪,真的是都快要比我还大了,皇宫里面还真的是有好东西。”

 昭揭点点头说道,一回头,谁知道正好撞进了一个温暖而又厚实的怀抱里面,郁闷的摸摸自己的小鼻子,刚想发脾气,谁知道一抬头竟然又是皇上,弄得昭揭也有一些无奈,不明白为什么皇上怎么就这么喜欢给自己惊喜啊。

 “皇上,以后能不能让人通报一声,您来了,不然臣妾不知道会有多少窘态被您看见了。”昭揭委屈的抱怨着,不过眼神里面却还是满满的对皇上的爱意,她是喜欢皇上的,至少现在,不由分说。

 “你难道不知道,朕就是喜欢看你的这个样子吗,若是你总是和别的妃子一样,强装出来另外的一个你,那朕和你们在一起不是都一样,有什么意思啊?”皇上委屈看着面前的人说道,三十多岁的人还撒娇,的确是让人觉得有一些全身发麻,尤其是昭揭这样的性子,甚至是觉得当时自己的全身都来了一股凉风,一阵鸡皮疙瘩。

 “皇上,这段时间,您总是给臣妾送东西,是不是有一些不好啊,若是被其他的姐姐们看见了,会讨厌臣妾的。”昭揭记得自己之前听一个宫女说过,究竟皇后都是如何对待那些后宫里面得宠的女子的,她才刚刚进宫,还有很多的福气没有享受,况且自己才十九岁啊,才不想要这么快就短命,一命呜呼的去见自己的祖先。

 “朕知道你最担心的是什么,不过,美人,你放心,有朕在,你就不会有事。”皇上信誓旦旦的看着昭揭做出了自己的保证,主要也是因为他实在太喜欢面前的这个女人了,还的确是从来都没有过此时自己的感觉,竟然会因为喜欢上一个女人,而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以前只不过是身体和眼睛满足了就觉得够了。

 但是现在对于昭揭,就是觉得自己的心里面满满的装的全部都是她这个人,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甚至是恨不得将她放在自己的身上,无时无刻不携带着。

 昭揭娇羞的低下了头,娇红的脸蛋,看的皇上份外的喜欢,忍不住对着她的脸颊多亲吻了几口。

 “美人,你真的好美。”皇上说完之后,就抱起了昭揭,走向了一边早就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的大床,似乎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可是屋中正享受着快乐的两个人,哪里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们究竟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昭揭就已经苏醒了过来,让宫女带着自己去御膳房做了一些食物,然后等待着皇上醒来之后,伺候着皇上洗漱穿衣吃饭。

 皇上也没有想到满桌子的饭菜全部都是昭揭亲手为自己做的,当听见宫女们说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温暖,这么多年了,还从来都没有一个妃子愿意为了自己早起,少睡觉,跑到御膳房给自己做一顿早饭,吃的很是窝心。

 “朕要去上朝了,你自己好好照顾呆着,任何人叫你,都不要过去。”皇上还是有一些不放心的看着昭揭嘱咐着,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要是自己不在这里的话,皇后究竟是不是会做出什么比较偏激的事情来欺负自己的昭揭。

 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皇上转身走出了西河殿,到了朝上,并没有如同以往一般,有一些心不在焉的懒散,反而是又恢复成了最一开始的那个精神焕发的皇上。

 因为昭揭昨天晚上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夜,让皇上不要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国事,不然的话她也就成为了千古的罪人了,到时候不知道整个天下究竟有多少人看自己不顺眼,希望自己死掉,也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谩骂自己。

 而且昭揭说自己以后活着都会活在罪责之中,会不快乐,很痛苦,听见昭揭的话之后,皇上自然是会非常的心疼,所以也就点头答应了她的话,而且也觉得昭揭说的非常有道理,其实自己想要保护她,并不是一直都呆在她的身边,而是去将国家壮大起来,有大家才有小家。

 皇上看完了一些灾区的奏折之后,全部都批准了以后,就问了朝下的其他大臣,是不是还有事情,谁知道他今天原本不错的心情,却全部都被面前的宰相给破坏了。

 “皇上,臣有事情要启奏。”宰相向前迈出了一步,看着皇上行了礼,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爱卿有什么话,尽管说。”皇上一脸的笑意,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今天皇上的心情真心的就是不错,可是如果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什么条件,应该是会被允许的,可是如果你想着提出让他不爽的事情,肯定是会坏了兴致,所以别人才全部都闭紧了自己的嘴巴,就看着别人的热闹就好。

 “臣是想说,关于昭揭常在的事情,臣觉得她根本就不适合生活在宫中,不适合留在皇上的身边,应该赶出宫去。”宰相十分虔诚的跪在了地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谁知道,却让刚才心情还不错的皇上,此时大怒,拍了龙椅一下,看着面前的人大吼:“你放肆!”

 “宰相,朕敬重你是功臣,所以不治罪于你,但是你不要太放肆。”皇上现在最宝贝宠爱的就是昭揭只要是有人在他的面前说昭揭的不是,当然都是会换来这样的结果,哪里还会有什么好的脸色看。

 “臣说的全部都是肺腑之言,所谓红颜祸水,像是昭揭这样的女人,刚刚入宫就让皇上迷恋如此,今后肯定是亡国之女。”宰相也一点都不顾及什么了,直接将内心里面所想的一切全部都说了出来,但是所有的官员都因为他刚才说出来的那句话而倒吸了一口气,所有的人都非常的佩服宰相,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么大的勇气。

 “你竟然敢说朕的爱妃是亡国女?朕告诉你,朕绝对不会将她赶出去,而且会向你证明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皇上说完之后,便让太监宣布退朝,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内室里面。

 脸色异常的难看,皇上身边伺候的人看见皇上的样子,全部都吓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去将昭揭给朕找来。”皇上觉得自己现在只有是看见了昭揭,或者才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变好。

 但是当昭揭来到内室的时候,谁知道皇上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昭揭不愿意打扰到皇上休息,于是便准备先回宫,去做一些补汤给皇上,之后再过来,但是谁知道,在路上竟然碰见了相国,本来就因为刚才皇上的震怒,使得相国心情也不好,所以现在看见了昭揭,更加是不会像是面对别的妃子一般。

 不过基本上的礼貌还是会有的,“臣给昭揭常在请安。”

 “宰相不必多礼,倒是本宫,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让宰相这么不满,要在朝堂之上给皇上难堪?”昭揭听说了上朝时候的事情,有一些不高兴的看着眼前的人问道。

 “臣要说的,都已经在朝中说完,皇上也已经听见去了,至于内容,恕臣不能告诉常在。”宰相抬起头,一脸嚣张的气势面对面前的人,很明显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他究竟是对昭揭有多么的不满。

 “你——”昭揭被气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可是却也不想继续争吵下去,还是觉得最后靠实力让所有看自己不爽的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只是摆设好看的花瓶而已,而是可以帮助到皇上的红颜知己,到时候给所有人的脸一个响亮的巴掌。

 

 

 

 

第4章 陈菲的心思

偏门山内,巨大的宫殿坐落在皇宫的北角,它的地位置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样偏僻孤陋,这是一座很美丽的宫殿,美轮美奂,每一处都透露出富丽堂皇的味道在里面,这是个很美丽的宫殿。充满着奢华和浮华,就像这座宫殿的主人一样。

“唔。”清晨偏门山内,内室里面躺着一个美人,十九岁的年纪,花一般的容貌,美人轻轻皱起眉头,嘟囔了一声,好像是要醒来了。

果然,陈菲一夜辗转,好不容易睡着了,不知道又因为什么而惊醒了。她皱起了眉头,慢慢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宫殿内床上的帷帐。她怅然若失的摸了摸旁边的被子,冷的,就和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她在指望着什么呢?指望着皇上会在半夜里来她的寝殿,为了不吵醒自己,所以便悄悄睡在自己旁边一夜吗?怎么可能啊,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她最受宠,皇上最喜欢她的时候都是不曾做过的。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期许,万一又这么一丝的可能呢?万一皇上就真的来了呢?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事实总是会让人很失望的,冰冷的被子昭示着昨晚根本没有人来过,陈菲心中一片冰冷,她抱紧自己的身体,期许得到一丝温暖。

为什么,为什么皇上不来了呢?难道皇上不喜欢她了?不会的,不会的,自己还只是十九岁,还是这么年轻貌美的年纪,皇上怎么会不喜欢自己呢。

一定是昭揭,是昭揭蛊惑了皇上,所以皇上才脱不了身,才不会来自己这里,皇上是最喜欢自己的了。他才舍不得抛下自己。

陈菲想通了之后,立马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掀开被子,朝着外面大喊了一声:“来人。都快给我进来。”她要赶紧起来,去皇上那里,皇上现在应该是刚刚下早朝,她要去找皇上,告诉他自己最近是多么的想他。

“娘娘。”一个梳着下人头,带着银簪子的老嬷嬷从外间走了进来,她朝着陈菲轻轻唤了一句。这是陈菲的奶妈,陈嬷嬷,从陈菲还在别人怀里喝奶的年纪,就一直伺候在她身边。是陈菲的心腹,对她更是宠爱有加,当初陈菲要入宫的时候,陈嬷嬷可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了,一心要跟着陈菲进宫服侍她帮她,真的是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亲那么三分。所以陈菲对陈嬷嬷也很是敬重,把她视作自己的心腹一般。

“嬷嬷,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皇上早朝完了吗?”陈菲急切的开口,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不知道皇上有没有下早朝,现在在哪里,能不能去 找皇上,。

“皇上还没下早朝,估计还有一会儿,娘娘不要着急”陈嬷嬷不愧是一直跟在陈菲身边服侍的老人了,对她的心思也是很了解的,一句话就把陈菲 想要知道的一切都表示了出来。

“快,服侍本宫更衣梳洗。”虽然皇上还没有下早朝,陈菲却也是很着急,急忙吩咐道。她边说边要下床穿鞋。

“外面的人进来,伺候娘娘梳洗。”陈嬷嬷一般朝外面的人吩咐道,一边上前,蹲下身子帮助陈菲穿鞋。

听到吩咐,一众宫女太监鱼贯而入,或端着装水的脸盆,或捧着一条洁白柔软的丝巾,又或端着供陈菲漱口的茶水,或....总之,种类之多,令人瞠目结舌,惊叹完之后便只能叹一句,真不愧是陈丞相的嫡女啊。

陈菲洗漱完毕之后,一众宫女太监便下去了。陈嬷嬷拍了拍手,又是一众奴才走了进来,这回捧着得的却是绫罗绸缎,锦衣华服,各种颜色,各种款式。

陈菲从排头捧衣服的宫女走到排位,又从排尾走到排头,却是一件满意的都没有。她将宫女手里捧着的所有衣服都挥到地上,边挥边忍不住不禁大怒道,“怎么都是这样的货色。这样如何配的上本宫。全都给本宫滚,滚。”

那些捧着衣服的宫女全都吓的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可是陈菲还是一脸怒相,她心中其实焦躁的很,带来的都是这样的货色,早都是皇上看厌的看腻的,要如何吸引皇上的目光呢,要是她穿着这样的衣服去,恐怕还不等见到皇上 ,就会被皇上拒绝接见她吧。该如何是好呢?本来就有了昭揭那个贱人在,要是自己再是一副老样子,皇上又怎么会还想来自己的偏门山呢,只怕是会夜夜宿在那个贱人的西河殿吧。

陈嬷嬷看着陈菲大怒的样子,她心中实在是心疼不已。知女莫若母,虽然自己不是陈菲的母亲,但是她从小便是她操持大的,一些服侍陈菲的活也都是她来做,这么十九年的光阴,看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长成了现在的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陈菲心中又什么心事,想些什么。陈嬷嬷还会不知道吗。

但是陈嬷嬷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尽管她的心中心疼不已,但她却是对一旁跪在地上的宫女骂道:“还不快滚下去,在这里哭成这样惹的娘娘生气做什么。”

跪在地上宫女虽然挨骂了,但却如蒙大赦免,赶忙磕了几个头,就弓着腰下去了。头也不敢抬起来看陈菲一眼。这些宫女下去了也不知道娘娘为什么今天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娘娘经常发脾气,他们都已经习惯了,除了陈嬷嬷,谁又会关心她到底为什么难过生气呢,她们只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受到责罚,由此希望陈菲少生些气少,发些火。

“娘娘,不要急,在老奴看来,不管娘娘穿什么衣服都是美若天仙,皇上一定会喜欢的。”陈嬷嬷走上前,站到陈菲的身边宽慰着她。其实这也算不上是宽慰,因为在陈嬷嬷眼中。陈菲真的是穿什么都好看,在她心里,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应该会喜欢陈菲的,就连九五之尊的皇上都不能例外。是啊,那个母亲眼中的女儿不是最美的呢。

陈菲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看着身旁的陈嬷嬷,眼中浮现了一层泪水。她知道陈嬷嬷对她好,把她当做命来看,可是,皇上并不是这样的啊,皇上身边有多少美人,她陈菲若是不好好的争取,只怕不知道会被哪里来的狐媚子把皇上给拐跑了,这不,现在的昭揭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所以她只是一味的沉默,什么都不说,她不想说出来,又徒添陈嬷嬷的伤心。

陈嬷嬷看陈菲一句话也不说,眼中也浮现了一层泪水,她就知道陈菲还没有放下。于是她便走到了一边的矮柜旁,拿出了一件枚红色的衣衫,将她展开来呈现在了陈菲眼前。

那是一件玫红色的衣衫,上面用暗绣的手法绣上了多多飞花,以及翩翩蝴蝶。可以想到这件衣服穿在陈菲身上,映衬着她那雪白的肌肤一定是特别的好看。这还是当初制衣局大师制作出来的一件衣服,只此一件,送到了陈菲那里。陈菲心中得意这至此一件属于她,可惜陈菲一向嫌弃这件衣服不够华丽高贵,是以试都没有试就把这件衣服给不知扔在了哪一个角落,还是陈嬷嬷将这件衣服收拾了起来。

陈菲一开始不明白陈嬷嬷的举动,等她把这件衣服完全展开在陈菲面前时,她才反应过来,知道了陈嬷嬷的意思。她不禁摇摇头,这件衣服怎么能穿去见皇上呢,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老款式的衣服可能见都见不到皇上,那么穿着这件衣服她估计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有。她可是一向以华贵雍容著称的陈菲娘娘,这么可以穿的这么朴素呢。

陈嬷嬷却没有因此而放弃,她将衣服一直举着,就那么举着不放下来,眼睛也一直看着陈菲,好像在鼓励着她试一下。

陈菲见陈嬷嬷执意如此,没有动怒,只是无奈的接过衣服,由陈嬷嬷服侍着穿了起来。陈嬷嬷难的有什么事情求她,陈菲又怎么能忍心拒绝她呢,就当试着玩吧,也好满足一下陈嬷嬷的心愿。

一阵穿衣打扮之后,陈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置信,镜子里站着一个美人,长身而立,枚红色的衣衫映衬着她雪白娇嫩的肌肤,真的是人比花娇,人面桃花相映红,不外如是。

陈菲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自己当初那么嫌弃的一件衣服居然穿在身上会如此的好看,真是没想到。皇上见了也一定会喜欢的,陈菲忍不住欢呼雀跃了,她转身握住陈嬷嬷的手,高兴的喊着:“嬷嬷,快,帮我梳妆。”说完,便坐在了化妆镜前,等候陈嬷嬷来化妆。

陈嬷嬷心中也高兴的不得了,这个小姑奶奶终于高兴了,她立马快步走上前,帮陈菲绾了一个“天仙髻”,又略施粉黛,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就在镜子中慢慢呈现了出来。不得不说陈嬷嬷还是很会化妆的,她知道陈菲适合什么样的衣服和妆容,不像陈菲只追求华丽和高贵。

陈菲梳洗打扮妥当之后,算着时间差不多,皇上也该下早朝了,她顾不上吃饭,就开心带着一众奴才的朝着皇上的养心殿走去了。

平常一刻钟的路程,硬是被陈菲给缩短了一半,她到了皇上的养心殿门口。门口的奴才正要通报,陈菲便挥了挥手,打断了,她要悄悄的进去,给皇上一个惊喜。

陈菲将奴才和宫女们都留在殿外,她提起裙摆,悄悄的走进了养心殿,还没进入养心殿,她便听到了一个娇嫩的女声,“皇上,这个好吃。”

 陈菲顿时大惊,顾不得什么,一下子冲了进去,却看见皇上和昭揭共同坐在桌子前,正在用膳,她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伸出手指在面前二人,手指尖不停的在颤抖。“你,昭...昭揭,你怎么在这里?”

 

一舞倾城:昭揭贵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舞倾城 或 昭揭贵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语已多,情未了

    阴柔含蓄、妩媚朦胧是婉约词的审美风格,回环婉转、情景交融是婉约词的创作特征。但凡文章表达不出,诗歌抒发不尽的情感,唯有在婉约词中完全可以形容出来。1、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2、斑竹枝,斑竹泪,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3、语已多,情未了。4、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5、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6、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7、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8、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

  • 如果国宝会“卖萌”:央视新年首部纪录片,看笑了所有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ID:efifan)如果国宝会“卖萌”年底综艺《国家宝藏》都追了吗?张国立带领全明星演绎国宝前世今生的故事不要太好看。只可惜,一个星期只讲三件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海报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有关博物馆里文物的纪录片。跟以往同类学术型历史纪录片不同,它的特点就是“非主流”。先看看着官方卖萌图:还有这宣传文案:从1月1号首播至今,豆瓣评分从9.1飙到9.4,b站弹幕密密麻麻,画风还有点小调皮。因为这次,央视终于走“亲民”路线,把文物拍出了烟火气。《如果国宝会说话》先导片告

  • 男人越是爱你,越不理你

    昨天有个女生发胆信问我,是不是有的男人越喜欢你,就越不好意思找你啊?我男朋友说很爱我,但就是没什么时间跟我多聊天相处。微信回的很慢,总是感觉他很忙。我说怎么可能啊。是啊,怎么可能呢。世上所有的人说“我没时间”,通常意味着“这事儿不重要”。我也可以跟你说,我超忙,忙到没时间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但那绝对不是真的,因为要是你给我一百万让我打扫房间,我立马就去做了。这意味着,时间是选择。一个人如果在你的印象里总是很忙,那只能说明你的优先级不够。你处在他的价值序列最无关紧要那一行,所以你总是被放弃、被滞后,

  • 女性长久保持魅力的秘诀

    爱情与生活欢迎朋友们保存最触动你的文字图片分享到朋友圈~荐读

  • 正规教育对我们有多重要?

    正规教育的地位社会生活不仅和沟通完全相同,而且一切沟通(因而也就是一切真正的社会生活)都具有教育性。当一个沟通的接受者,就获得扩大的和改变的经验。一个人分享别人所想到的和所感到的东西,他自己的态度也就或多或少有所改变。实验一下把某种经验全部地、正确地传送给另一个人,如果是比较复杂的经验,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对你的经验的态度也在变化;要是没有变化,你就会突然惊叫起来。要沟通经验,必须形成经验;要形成经验,就要身处经验之外,像另一个那样来看这个经验,考虑和另一个人的生活有什么联系点,以便把经验搞成这样的

  • 女方要求400万全款买房,男方哭成狗:这次我挺女方!

    内容授权自雾满拦江(ID:lwwuwuwu)(01)萧山有对情侣,托朋友公示了他们一段聊天记录。他们的理想:是自己的House,舒适体面的人居环境。他们的现实:是囊中羞涩,所以男方父母答应结婚时全款买房。——但男孩不想这么做。——不想结个婚,把爸妈一辈子积蓄掏空。真系个好孩纸。——但女孩有自己的想法:网络议论,多数力挺男孩: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创造,啃爹妈算什么本事?但我站在女孩一方。(02)爱情只有一个要素:爱!比如电影《太太你可好》……不是,是《泰坦尼克号》中,穷画家杰克,与贵族女露丝,船沉之前

  • 人养壶三年,壶又何止养人一生!

    紫砂壶的泡养,早已成为一种养壶文化。用好壶、养好壶,是人生的一件乐事与幸事。养壶养心,在养壶过程中修身养性,亦是紫砂壶艺文化的重要内容。一、壶与人共同成长紫砂泥在陶艺人的手中成坯,经过火的煅烧与洗礼方成器。刚从窑中取出的紫砂壶,带有燥气,壶的生气未发,壶韵隐藏。当它与我们结缘的那一刻起,它便开启了全新的生命历程。在茶汤的滋养下,燥气渐去,蕴育生香,它特有的润玉光泽逐渐显现。每一次棉质细布的擦拭,每一次净手的摩挲把玩,每一次茶渣的清理、壶内外的清洁,每一次的静置干燥,我们都充满了感情。▲仿古如意泡

  • 论文案,我只服他,句句老扎心了

    下午三点半进入今天的下午茶时间前两天分享了《前任3》的台词文案之后不少人在评论区讲述关于前任、现任的故事看得m-cases也百感交集今天看到江小白借势《前任3》的文案整理出来一起分享给大家01我们的相识,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请输入图片描述02最想说的话在眼睛里,草稿箱里,梦里,和酒里。请输入图片描述03庆幸曾经遇见你,遗憾只是遇见你。请输入图片描述04爱情不是因为所以,而是即使仍然。请输入图片描述05拥有时不懂珍惜,懂得时只剩遗憾。请输入图片描述06曾扬言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却在半路就走丢。请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