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雪人妹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30: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

作者:雪人妹妹

第2章害羞的小白兔

小白兔雪白的毛发突然染上一层不可思义的粉红,它害羞地别开脸,不敢再看。163生活网毛绒绒的小手抚摸着小小的心脏,“砰砰、砰砰、砰砰”激烈地跳动着异常激烈的音符。

那厢,玉倾颜脱完衣服后,修长的双腿迈入温热的水中,缓缓坐下,捧起一盍水,洗了洗脸,然后拿海绵球开始搓手臂的皮肤。

洗涮涮洗涮涮!洗涮涮洗涮涮!

小白兔转回头时,玉倾颜正在抹沐浴露,把一条修长雪白的胳膊搓得全是泡泡。她悠然自得地搓泡泡,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小白兔如宝石般剔透晶亮的眼珠子溜溜一转,突然起身,跳下洗漱台,疾速向玉倾颜冲去。

玉倾颜刚搓了一堆泡泡正在洗肩膀,突然看见一团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扑来。没有思想准备之下,她下意识伸长手臂扯过浴巾包裹住身体,顺势往后躲闪,后脑勺重重撞在墙壁上,眼前一阵发晕,一缕鲜血沿着墙壁缓缓流下。网站163shenghuo.com

那厢,小白兔扑到玉倾颜的脸门,以雷霆万钧之势,用不可思义的力量将玉倾颜重重压进浴缸。玉倾颜只觉得胸前重压,呼吸艰难,几欲窒息。

意识渐渐模糊,神智渐渐泱散,昏迷前她的唯一意识就是:

小白兔害我!

靠之!

凤玄十年,御凤国京城。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火辣辣的大地,空气干燥得就仿佛要着火,偶尔几缕微风吹过,也像火炉喷出的热气,热辣辣的让人受不了。

虽然天气如此炎热,却难挡京城百姓的热情。今天,是刺杀当朝丞相骆海杰,并残忍斩杀其家一百八十五口的银发妖男行刑的日子。一大清早,京城百姓围聚刑场,只等着午时三刻——行刑那一刻的到来。163生活网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监斩台上鼓声雷动,监斩台下人声鼎沸。百姓们涌挤着,喧哗着,议论着刑台之上那个刺杀朝庭命官的冷血狂徒。

刽子手提起大刀,抱了酒坛,咕噜咕噜喝了大口,重重地喷在刀锋上。他大踏步朝跪在刑台之上的银发男子走来,抽出写着犯人姓名的木牌,扔在一旁。

监斩台上,监斩官手中的令牌高高举起,

“斩——”

监斩官一声令下,刽子手高高举起大刀。

白花花的夺目阳光照耀在亮闪闪的青铜刀身,折射出刺目的白光,晃花了一大片百姓的眼睛。

有的百姓眯起眼睛,有的百姓畏惧地移开脸庞,有的百姓下意识抬起手臂遮挡住眼前刺目光线,……

“咚!”

“卡嗤!”

“啊——”

那一刻,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明163shenghuo.com

当眼睛适应了眼前光线,众人只看见一个包着白色浴巾浑身不着寸褛的漂亮女人出现在刽子手刚刚站立的位置。在她的屁股下,坐着可怜兮兮被当成肉垫的刽子手。

钢刀刺穿了刽子手的胸膛,殷红的鲜血从他身下弥漫而出,汇成小流,缓缓流到银发男子脚边,染红了他的囚衣。

所有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无论平民百姓,还是台上的监斩官和士兵,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嘴巴张成大大的O形,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衣衫不整的神秘女人。

“哎呀——我的脑袋——”

玉倾颜哀号,摸摸被撞得疼痛的后脑勺。灵敏的鼻子似乎嗅到了某种异味,有点腥臊。玉倾颜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瞳孔骤然放大,石化了。163生活网

现在是什么状况?

台下人山人海的布衣黎民,台上高高的坐着的那个穿官服带官帽的男人,还有他周围站着的那些个手拿明晃晃长枪的士兵,……

眨眼!眨眼!再眨眼!

现在是什么状况?在拍古装戏吗?

某女精明的大脑瞬间呈现空白状态。

她怔住了。

求求你,谁能够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明明在浴室里洗澡的啊……

对了!洗澡!

玉倾颜低头,发现仅仅只包裹着浴巾的身体,意识到被人看光光了,突然发出令人恐怖的凄戾尖叫,

“哇啊啊——走光啦——走光啦——走光啦——”

玉倾颜一个鲤鱼打滚跳起来,忽然觉得地面软软的,湿漉漉的,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下压着的被自己当成肉垫已经气绝的刽子手。某女再度发出惊天动地的恐怖大叫,

“哇啊啊——死人啦——死人啦——死人啦——”

“住口!”

第3章要被斩首了!

嗖——嗖——

只觉阵阵冷风吹过,玉倾颜怯怯望向声音的制造者,那个被绑缚在刑台之上的银发男子,眼睛眨了一下,再眨一下。某女怯怯地问:“那个……大哥……你能够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是刑场,你是白痴吗?”

银发男子打量着玉倾颜那一身极度清凉的穿着,清秀的眉头拧成疙瘩,“快走!我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什么?”玉倾颜抓头,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那个……大哥……你能够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代吗?”

银发男子的眉头拧得更紧。他看向这个脑袋摔坏了的女人,仍好脾气回答:“现在是凤玄十年。【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雪人妹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凤玄?啥毛子凤玄?什么叫凤玄?

玉倾颜抓头,继续混乱中。

仔细打量被绑成粽子的银发男子,目光落在地上写着姓名以及一个大大的“斩”字的木牌上,玉倾颜抽了抽眉角,忍不住问:“大哥,你是死刑犯吗?”

某男,“是!”

“绿君柳,这是你的名字?”

“对!”

“这里是刑场?”

“对!”

“你要被斩首了?”

“对!”

“那被我压死的这个人……”

某女忽然有了非常之不好的预感,

“他是刽子手?”

某男耐着性子告诉她,“没错!”

然后,他听见某女自发总结,道:“我莫明其妙地穿越了,出现在古代的刑场,阴差阳错压死了准备行刑的刽子手,救了准备被斩首的你,……哇啊啊啊——”

某女突然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其凄戾恐怖的噪声音波,比之前更强百万倍,“哇啊啊——要死啦——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劫了法场——哇啊啊——救命呀——人家不想死呀——人家不想一辈子被官府通缉呀——啊啊啊——谁来救救我啊——帅哥呀——美银呀——你们快来救救我吧——”

某男“……”

“大哥!”

一脸未施脂粉的精致脸蛋突然出现在银发男子面前,把银发男子吓了一跳。

某女屁颠屁颠笑眯眯地谄媚地问:“大哥,如果我救了你,你能够带我逃出这里,保我平安吗?”

银发男子眼神古怪看向玉倾颜。

“你确定要救我?”

“嗯嗯!”

某女用力点头。

只要你能够帮我逃出这里,并保证我平安!就算是杀人犯我也照救!

在玉倾颜热烈的线视下,银发男子忽而移开脸庞,耳垂染上淡淡的红晕。

他低声应承,“好!”

“哇噻——大哥,谢谢你啊——”

玉倾颜兴奋尖叫,也顾不得台上震惊的监斩官和台下目瞪口呆的百姓。她提起钢刀,割断绑着银发男子的绳子,然后满脸兴奋地看着银发男子,屁颠屁颠地问:“大哥,现在怎么做?”

“抱着我。”

“哈?”

某女瞪大眼睛,再次石化。

这时,高台上的监斩官回过神来。看见即将逃跑的玉倾颜和银发男子,监斩官大叫,“来人啊——有人劫法场——来人啊——快上——把他们拿下——”

围在刑场四周的士兵这时也回过神来,如潮水般挥舞着长枪向玉倾颜和银发男子冲过来。

看见玉倾颜还在发呆,银发男子秀眉微拧,伸手一把抱住玉倾颜的纤腰,另一只手抽出腰间别着的玉笛,放在唇边,轻轻吹奏。

刹那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四起,刮得士兵七倒八歪。

狂风过后,空空如也的刑台之上,哪里还有他们的踪影!

刚逃出生天,从空中平安落地,某女突然暴发出又一阵凄戾尖叫,猛然推开银发男子,跳离他的势力范围,抓住即将“叛逃”的浴巾,用力拉紧,包严实。

这个女人的嗓门实在够大!说她河东狮哮也不为过。

某男禁不住抽了抽眉角,看见某女紧张兮兮地拉扯自己的浴巾,某男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调侃道:“不用再包了!该看的都看见了!你包也没有用!”

“哇啊啊——死色狼!臭色狼!大色狼!”

某女尖叫,破口大骂。

某男双手环胸,一副“我说的是事实”的痞子表情,“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玉倾颜!”

第4章姐是花魁姐怕谁

终于包严实了,玉倾颜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正眼打量银发男子。眼珠子溜溜在银发男子身上转了几圈,她发现,这个男人长得着实好看。尤其是那头漂亮的银发,流光溢彩,冽艳生辉,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她情不自禁伸手,拾起一缕,爱怜地抚摸着。

看见玉倾颜痴痴地盯住自己的银发无限爱怜地抚摸着,那专注而炙热的眼神令绿君柳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怿动。唇角一勾,他故作轻松笑问:“我这一头银发很奇怪吗?”

“不是奇怪,而且漂亮!太漂亮了!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如果我也有这样一头银发那该多好……

某女无限羡慕中。

绿君柳表情一僵,眼神愈加复杂而古怪,“你不觉得……不祥……”

“不祥?什么不祥?”

“在御凤国,银发是不祥的象征。”

“啊?”玉倾颜诧异道,“老年人不都是白头发吗?”

“白发不同于银发……”轻叹,绿君柳瞳眸之中流露出复杂难懂的感情,似乎……有些悲伤,“少年银发……不祥之子……命带孤星……克父克母……祸害苍生……”

“啊?这么严重?”玉倾颜讶异。

似乎想起什么悲伤的往事,绿君柳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

抓头,左想右想,某女看着绿君柳陷入沉思之中渐渐冰冷的面容,怯生生地说:“可是……我还是觉得……银发很漂亮耶……”

很漂亮吗?

呵呵!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呢!

一瞬间,绿君柳心情大好。

有趣的怪女人!也不知道她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她的思想怎么就如此的与众不同呢?

“那个……大哥……”

“叫我绿君柳。”

“绿君柳……咱们打个商量……你能不能……”

“嗯?”

绿君柳疑惑的目光投向玉倾颜。

玉倾颜指指绿君柳身上的衣服,一副“我跟你商量商量”的友好态度,“借件衣服我穿穿……”

绿君柳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囚衣一眼,失笑道:“你想要我的囚服?”

“呃……那个……”

其实我也不想穿囚服啦,不过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再说了,囚服总比我这身穿了等于什么都没穿的好。

“我会还的啦……”某女突然很白痴地补充了一句。

绿君柳闻言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这个女人果然有意思得紧!实在太有意思了!

绿君柳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神态暧昧看着玉倾颜,调侃道,“玉姑娘,做女人要懂得矜持。你我素未平生,便要我宽衣解带。你穿了我的衣服,那我穿什么?”

玉倾颜“……”

“再说了,若是被人误会我对你有非分之想,那就不好了!”言下之下,你要我的衣服,那就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玉倾颜“……”

靠!管你给不给,这衣服,今天老娘是要定了!

玉倾颜本就不是个斯文人,发起火来,更加不斯文了。她摆出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指着绿君柳说:“我就要你的衣服!你给不给!不给老娘扒光你!”

说罢,某女当真扑上前,如狼似虎动作粗暴要扒绿君柳的衣服。绿君柳吓了一跳,连忙护住自己的衣服,誓死捍卫自己的“贞*节”。

拉拉扯扯间,绿君柳被玉倾颜扑倒在草地上。玉倾颜整个人骑在绿君柳身上,双手死死地揪住绿君柳的衣领,用力拉扯。那架势,看起来,就像她想XXOO某男。

绿君柳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衣领,不让玉倾颜得逞。神色淡定,毫无惧色,唇角不变的,始终是那抹似笑非笑的戏谑弧度。

二人正在拉锯间,忽闻背后忽忽风声。某女下意识低头闪躲,只见一把锄头险险掠过脑门,擦过头皮,惊出她一身冷汗。

紧接着,她听见一个稚嫩的女声义愤填膺指责,“姐姐不要脸,竟然想强*暴大哥哥!”

玉倾颜闻言腾地红了脸,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和绿君柳的姿势有多暧昧。她反射性地跳起来,刚闪身想逃,左手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抓住。玉倾颜侧眸一看,只见一个拿着锄头的庄稼汉正满面怒容瞪着她,

“哪里来的野女人!不要脸!竟然敢在这里强*暴男人,老子灭了你!”说罢,抡起锄头就想打玉倾颜。

“哇啊啊——大叔、大叔——不要啊——我冤枉——冤枉啊啊啊——”

第5章被神眷顾的国家

玉倾颜失声尖叫,下意识护住脑袋。机智的大脑飞速运转,转眼间已经编好了说辞,“都是这个死没良心的啦——偷鸡摸狗,被官府抓了——好不容易逃出来,又遇强盗,害我差点就被那个那个啥……呜呜呜……人家气不过这才找他拼命的,绝对不是大叔你想的那样的啦——不是啊啊啊——”

庄稼汉闻言,锄头险险地在距离玉倾颜脑门前一寸停下,满脸狐疑地看着她,“你说的是真的?”

好不容易捡回条小命,玉倾颜连应不迭,手指一指绿君柳,正气凛然地说:“不信你问问他,他是不是叫绿君柳,他是不是官府逃犯?”

庄稼汉疑惑的目光转向绿君柳,在看见绿君柳衣服上那个大大的“囚”字后,庄稼汉对玉倾颜的话立刻信了七八成。

绿君柳拍拍衣服上的草屑,站起来。在接触到玉倾颜向他投来的恶狠狠的目光之后,他淡然一笑,对庄稼汉说:“大叔说的不错。刚才我和我娘子是闹着玩的。”他特意咬重音,强调“我娘子”这三个大字。

玉倾颜抽眉角,恨恨瞪向绿君柳,心里把这个该死的占她便宜的臭小子骂了三千五百六十八次,却无可奈何。

庄稼汉是个实在人,一听见人家说原来他们是小两口子,立刻收起锄头,大笑道:“原来小两口子闹别扭了!丫丫,没事儿!咱们误会人家了!”

叫丫丫的小女孩瞪着一双圆骨骨的大眼睛这个看看,那个瞧瞧,满脸纳闷,似懂非懂。

庄稼汉又对玉倾颜和绿君柳说:“二位别在意。我是个大老粗,是我鲁莽,差点误伤好人!我在这里给二位赔个不是!”

“大叔,您一片善心,我们怎能怪你!”绿君柳客气地说,“都怪我这个娘子,太任性了,疯疯癫癫,这才惹您误会!”说罢,还故作警告瞪了玉倾颜一眼。

玉倾颜可就郁闷了。明明错的人是绿君柳,咋又怪到她头上了呢!

庄稼汉大笑道:“无碍!妹子性子直率,你也别怪她!遇着了这样的事情,相信妹子心里也不好过!”说罢,庄稼汉睨向玉倾颜裸露的白皙肌肤,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细心的绿君柳发现了庄稼汉眼中一闪而逝的神色,他不着痕迹地揽住玉倾颜的肩膀,将她护在自己的怀抱之中。玉倾颜挣扎,想躲闪,绿君柳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警告:“如果你不想被人家看光光,那就乖乖的别动!”

玉倾颜闻言顿时如同被点穴般僵怔住。她恨恨瞪向绿君柳,脸色臭臭的,好像人家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看见玉倾颜的小女人姿态,绿君柳顿时心情大好。

他对庄稼汉说:“大叔,不知你家中可有多余衣物,可否借我夫妻两件?”

“当然!当然!”庄稼汉又贪婪地多看了玉倾颜几眼,这才对绿君柳说,“二位请到我家里来,我拿衣服给你们。”

绿君柳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转眼间,他又温文有礼道:“多谢!”

回到庄稼汉家,庄稼汉的妻子闻声而出,听完绿君柳和玉倾颜二人的“凄惨”遭遇之后,同情心暴发,立刻找出两套衣服给绿君柳和玉倾颜换上。虽然是粗布麻衣,可总好过玉倾颜衣不蔽体。非常时期,她也挑衅不了这么多了!

换好衣服,庄稼汉的妻子留二人在家里吃饭。玉倾颜肚子早就饿了,一听见有饭吃,立刻答应。既然玉倾颜答应了,绿君柳便妇唱夫随也留下了。庄稼汉的妻子热情地进厨房帮他们准备饭食。

等待吃饭的时间相当漫长,最是无聊。玉倾颜百无聊赖地跟庄稼汉攀谈,询问起这里的概况。庄稼汉是个直爽人,有问必答。很快,玉倾颜便从庄稼汉口中了解到许多信息。

根据庄稼汉所说,玉倾颜穿越的这个国家是历史书上从未记载过的一个叫做“御凤国”的国家,而她现在的所在地就是御凤国的京城——卞凉。

第6章她穿越了!

御凤国,一个受神眷顾的国土,在这里幻法与神力共存。这里的人分四种:第一种,天生拥有法力,后经培养,成为一个强大的神魔师,上可知天意,下可察民心,能穿越时空;第二种,天生没有法力,却有仙根,可通过后天努力学成某一种法术;第三种,天生没有法力,却能够通过某样神物又或者法器运用幻法,或造福百姓,或祸害人间;第四种,那就是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了。

幻法……就是传说中的魔法吗?玉倾颜被眼前的状况狠狠地雷了下,她竟然穿越到一个魔法国度!

是的!某女现在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只小白兔没有害死她,她穿越了!

像许多穿越小说的女主角一样,某女第一个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异世立足!

根据大叔所说,御凤国现任皇帝凤玄殿,是御凤国的第十任皇帝,年号凤玄。凤玄殿即位十余载,这也就是为什么绿君柳一开始告诉玉倾颜现在是“凤玄十年”的原因。

凤玄殿是先皇长子,他一共有七个弟弟。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四王爷凤喻离和六王爷凤译辄。

说起这位四王爷和六王爷,那可真是两个极品人物。六王爷凤译辄睿智聪明,才思敏捷,与靖边大将军裴叶凯,并称凤玄殿的左膀右臂。四王爷凤喻离,御封“逍遥王爷”,终日留恋青楼,游手好闲,是名副其实的闲散王爷一枚,在朝庭里没啥实权,至少,在外人眼中如此。

谈到朝庭,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国师白晓月。初始听到这个名字,玉倾颜还以为白晓月是个女人呢!可庄稼汉告诉她,白晓月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白晓月法力之高深莫测,实为御风国第一人。据庄稼汉所说,白晓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观日月之变幻,能察山河之变动。他能够预知过去未来,甚至能够穿越时空。

听见白晓月能够穿越时空,某女双眼立刻放射出道道青光。她兴奋地向庄稼汉打听白晓月的事情。庄稼汉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哪里知道许多。玉倾颜不禁失望,内心却坚定了要去见白晓月的想法。

聊着聊着聊回他们身上,庄稼汉看着绿君柳那一头银白的头发,好奇地问:“绿兄弟这一头银发……”

“哦,你说他的头发呀!”抢在绿君柳之前,玉倾颜回答,“殆思竭虑,一夜白头,未老先衰,说起来,也是罪过呀!大概,这就是上天对他做了这许多坏事的惩罚吧!”说罢,故作悔恨哀叹连连。

绿君柳扬眉,看向故作姿态哀声连连的玉倾颜,淡笑不语。

“哦!原来如此!”庄稼汉也是个实心人,毫不怀疑地相信了玉倾颜的话。他说:“绿兄弟,你可得小心些。我听说,最近官府正在抓捕一个银发妖人。……”

厨房里,传来庄稼汉妻子的声音,“相公,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听隔壁屋的张家婆娘说,妖人已经抓住了,今天就要在菜市口问斩。”

“哦!那我就放心了。”庄稼汉憨憨笑道,“绿兄弟你别介意,我也就随口一问……”

一旁的玉倾颜八卦道:“那个银发妖人犯了什么罪?”

“听说他杀了当朝丞相骆海杰一家一百八十五口。”

玉倾颜睨向绿君柳,后者笑得云淡风清,似乎他们正在谈论的话题与自己无关。玉倾颜狠狠地鄙视了某男一番,心里埋怨着如若自己不是为了自救,押根儿就不会跟这个杀人犯扯上关系!真是倒霉催的!

“大叔可知道他为什么杀人?”纯粹无聊八卦八卦。

庄稼汉摇头,他也就是道听途说,知之不祥,“听说……好像是仇杀……”

仇杀?绿君柳跟骆丞相有仇?玉倾颜又睨向绿君柳,后者依然笑得云淡风清。

靠!该死的杀人犯!看他笑得如此淡定,莫非是贯犯?!

玉倾颜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认知狠狠地震撼了。

天哪!我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要杀我灭口,那我该如何自保!

某女当即决定,从即刻起,杜绝任何有可能与某男单独相处的机会!绝、对!不能够让他有机可趁!

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颜天下 或 美男如此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十七章卖丹药接着便觉得这人肯定是被自己刚才的气势吓到了,他满意的笑了起来,高傲的打量了云冰涟一眼便走了。他最后那个眼神差点就让云冰涟没忍住开口骂人了。这是什么人呐。她默默的吐槽了一句,然后便砰的一下关上大门继续逗弄自家的小儿砸。第二天一早,云冰涟便动身去了炼丹房。明明是早上,炼丹房的人却还是很多,看着走进来的云冰涟,他们瞬间就沉默了,接着便悉悉索索的声音。“这云冰涟竟然敢来这里!!”“对呀对呀!怕不是来自取

  • 小说苦涩青春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苦涩青春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苦涩青春第十七章红姐的温柔听见我说话,在大厅坐着的其他几个‘社会大汉’围了过来,其中一个稍微清醒点的光头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来,小兄弟,跟哥说,手机哪去了?!”我心里也非常的害怕,就大着胆子说:“我刚刚在洗手间……打扫卫生,看见一个男的……然后……我看见那个人从那位大哥的兜里把手机给拿走了,我以为那是您们的朋友就……就没敢说话……刚您说手机丢了,我就想起刚刚……了”“妈的,竟然有人敢碰老子的东西,我今天不砸断他腿……”那个‘社会人’好像清醒了不少

  • 小说红颜幽魂苏妲己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红颜幽魂苏妲己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红颜幽魂苏妲己第十七章中毒回去后,我先抓了一把糯米对着棺材缝扔了下去。这东西克制凶煞,对付僵尸有一定的效果。一把糯米下去,棺材里传了“呜呜呜呜”的低吼,显然里面的东西吃了痛。不过,没等我高兴,棺材里的僵尸立马暴躁起来。此时不再顶棺材板子,而是改为拍,“咚咚咚”的闷响个不停。我顾不上害怕了,直接冲里面的僵尸喊了一声:“有我在,你别想出来!”说完,我又连抓了好几把糯米往里面撒去,然后找来了一卷墨斗线,迅速将棺材绕了一圈。墨斗线可以压制僵尸,这是刘

  • 小说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第十七章:减肥进行曲(一)十月,弥漫着黎是悦的亢奋情绪。她想到以前去过的,遍布全国各地所有有关于林相晟的现场,要么就是因为没票被拦截在广场之外,要么就是因为抢不到前排的票而只能在后排观望远处芝麻小点般的林相晟。这一次,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偶像,她是十分不敢相信的。所以,十月,成了她醉生梦死的一月。尽管每一次,无一不是一种享受,但是这次,绝对有更强大的触动。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黎是悦也不敢相信自己沉浸在学习里已经

  • 小说龙帝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龙帝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龙帝第十七章混进徐府林显冷冷的看着攻向自己的徐动,冷冷的笑着。想着“真是找死,现在还敢冲过来!”林显不知道徐动的力量突然翻了一倍,不然林显就不会这样想了。不过徐动可不会管林显知不知道他现在的力量是不是翻了一倍。当即便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向林显砸了过去。林显不以为然,显然没有注意到为什么徐动会有一种突如其来的自信。只当他是在垂死挣扎罢了。然后……林显自信地A了上去!林显快乐地笑了起来!林显迅速地飞了出去!林显悲伤地打出了GG!徐动看了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浑身

  • 小说高冷boss别撩我!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boss别撩我!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高冷boss别撩我!第十七章进行合作?不过为了工作,曲言言还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曲言言说完后就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的总裁,听着他手指敲在桌子上的声音心却一颤一颤的。难道他不知道等待是最磨人的吗?还不如给她一个痛快罢了。“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这个合作是吗?”墨玥不咸不淡的说道。听到他这说话的语气,曲言言也一时拿不住他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陪笑着说道:“我们连对方什么消息都不知道,就这样选择跟他们合作未免太过于危险。”曲言言尽量注意着

  • 小说修真者的后现代生活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真者的后现代生活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修真者的后现代生活第十七章太平间“我们王姑娘以后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伤好了就赶紧走。大夫都说了,你就是故意在这里要住院装可怜。你这样,活该单身一辈子。”刘禅被这么说了一通,还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是不住的摇头叹气。“活该,活该···”刘禅回身走了几步,见导诊台旁边有一个自助售货机,走上前,将怀里的一把零钱塞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变了一堆饮料出来。拿着饮料往回走,刘禅也不知道说什么。将饮料放下,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走了走了。

  • 小说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17章刘轩逸车子爆炸N国的道路一如多年前一样破旧,连年征战带来的伤害,即便是华国工程师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这个破败的地方重振。刘轩逸开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两旁的景物快速的往后退,楼房和大树的倒影不断的重叠,在他脑海里渐渐清晰不一会儿便成了安语曼的模样。他苦笑了一下,自己又开始想念那个小女人了,这种滋味还真是又煎熬又享受。他看了眼四周,似乎还挺安全的,算算时差,安语曼现在应该是在上班,他忍不住摸出手里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