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豪门掠爱:帝少宠妻入骨】香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33:46 来源:网络 [ ]
小说:豪门掠爱:帝少宠妻入骨

作者:香菱

第二章灭渣男

“原来……不是梦……”颤抖的声音诉说着叶笑笑的心痛,让欧阳耀辰一愣。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是的,不是梦。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叶笑笑,那不是梦。

叶笑笑的心瞬间像是被蚂蚁啃噬着一般,抽疼的抽搐了起来。

欧阳耀辰狐疑的看着叶笑笑,看她脸上的悲伤不像是作伪,于是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笑笑无神的双眼撇了他一眼,欧阳耀辰分明能够感觉到他只是眼睛对着自己,可是她的视线却完全是空的,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自己的问话。

他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以前的那些女人,跟他上床醒来之后不是继续缠着他就是讨好他,每个女人都巴不得自己的视线一直绕着她转,可是这个女人却完全不一样。

这还是欧阳耀辰第一次被女人完全不放在眼中。

座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叶笑笑的眼睛慢慢的从无神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眼睛里的黯然是掩饰不住的。阅读163shenghuo.com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心是伤心,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

“请问,我的衣服在哪里?”叶笑笑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平静,可是颤抖还是止不住的,她找不到自己的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欧阳耀辰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问道。

叶笑笑默然的看了他一眼,道:“叶笑笑!”

“昨晚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因为……”叶笑笑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回忆道:“因为我的一个朋友约好了相亲的对象,但是她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我就替她来了,后来她那个相亲的对象,那个高先生可能在我的茶里面下药了,我很害怕,所以就跑了,结果跑到了这里。然后他又追上来了,然后就进入了这个房间,我看这个房间没有人,就想洗个澡,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问起,她也许就忘记自己是为什么来到这里了。

欧阳耀辰了然了,昨晚他开会回来之后忽然在浴室里发现了这个女人,以为是属下送来的,就不客气的收了,没有想到她只是误入了自己的房间。

即使已经发生了关系,欧阳耀辰是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叶笑笑死死的看着这个帅气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夺走了自己的清白,让自己现在如此的狼狈,可是自己竟然还在跟她说话。

软弱的叶笑笑,可怜的叶笑笑,你真是个大笨蛋,她在心里呐喊着。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欧阳耀辰淡然的说道。说完他拿起床边的一个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吩咐了两声便挂掉了。然后回过身来,看着愣神的叶笑笑,淡淡道:“五分钟之后我的人会来,至于你的衣服,在浴室里!”

“啊!”叶笑笑看着那个男人冷峻的样子,就断绝了让他帮自己的想法,用被子紧紧的遮挡住自己,匆匆的走向了浴室。

几分钟之后,她穿戴好走了出来。

“总裁,请问有什么吩咐!”一个美丽大方的女人穿着知性的职业装出现在了房间之内。来自163shenghuo.com

欧阳耀辰看了一眼旁边怯生生的叶笑笑,淡淡道:“你昨晚在餐厅的几号包厢吃饭?”

“五号!”

“那个陪你相亲的男人叫什么?”

“高伟业!”

“听到了么?”看了一眼服务员,欧阳耀辰淡淡道:“去查这个男人,三十分钟后我想看到这个人!”

“是!”那个美丽的女性恭敬的应道。

叶笑笑愣愣的看着男人俊朗的面孔,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完美,可是却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此刻的她只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这个男人却非要让她等待着高伟业的到来。

就这样在悲痛中,叶笑笑在半个小时后,她真的看到了那个高伟业。

高伟业的心里激动极了,今天早晨有人去他的家里,说欧阳总裁找他,高伟业当时就兴奋了。欧阳总裁,全国谁不知道这个知名的总裁。

他是霸天集团的总裁欧阳耀辰,全天下女人都想攀上的富贵之子。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她的父亲是霸天集团的董事长,L国富豪排行榜第一名,他拥有绝对实力,身兼上千家公司集团的总裁。他的每一次出现,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旋风。

他的长相、能力、家世,哪一样拿出来都会让人疯狂。更不要说他强势霸道的手腕,短短五年之内,将霸天集团带向了一个新的高峰。没有那个男人不佩服他,没有哪个女人不想攀上他。

传闻他冷冽狠辣,喜怒不形于色,眉宇间的威仪令人不敢侵犯。至于他的私生活,更是简单。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他的身边永远不缺少青春靓丽的女人,女人对他而言,不过是暖床发泄生理的工具,他从来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走进自己的心底。也正因为如此,让所有与他有过露水情缘的女子对他又爱又恨!

高伟业不是女人,所以他只对欧阳耀辰能够带来的金钱感兴趣,而欧阳耀辰所拥有的霸天集团,包围了整个L国的电子业,钻石,销售业,科技等等,凡是跟欧阳集团沾点边的都能挣钱。

他本来以为欧阳耀辰找他来是给他一个赚钱的机会,给他一个天堂,可是他却不知道,迎接他的,是一个无边的地狱。

欧阳耀辰早就已经派人将昨天叶笑笑喝的那杯茶拿去化验了,又将高伟业原来的一些违法事情,比如诈骗、吸毒、放高利贷等等收集好了材料,一股脑送给了等待在这里的市长和市警察局局长。

他的下场,已经没有人关心。

第三章屈辱

当所有人离开之后,叶笑笑转头看向欧阳耀辰道:“我可以离开了么?”眉宇间的悲痛是难以掩饰的,对于欧阳耀辰处理高伟业的事情,叶笑笑没有任何的感觉,即使他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找来了市长。现在的她,只想要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

叶笑笑急于离开这里的态度刺激了欧阳耀辰,从前有女人纠缠他的时候他会嫌烦,可是现在竟然碰到这么一个唯恐避自己而不及的女人,她眉宇间的悲伤刺痛了欧阳耀辰,难道,跟我上床让她这么痛苦么?

“女人,你以为我这里是哪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欧阳耀辰冷酷的看着叶笑笑的脸庞。

叶笑笑的细眉微蹙,让欧阳耀辰不由的心里一颤。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来你这里,我想,我还是有离开的自由的!”叶笑笑强忍着心头的悲伤,装作淡然的说道。

叶笑笑,你为什么要走错房间?如果不走错房间,你就不会失去初夜!

她只是一个女人,伤痛了之后,只想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栖息。

欧阳耀辰眉目一挑,看着女人惊慌失措的摸样,似笑非笑:“女人,在我这里,你是没有自由的,想要离开也可以,不如在伺候我一次?”

欧阳耀辰的话在叶笑笑本来流血的伤口上再次狠狠的一击,她的脸色急速的惨白了起来。

这个男人,有着这么一张精致完美的脸,却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比砒霜还要毒?

“你混蛋!”怒气上涌,不假思索的,叶笑笑右手挥起,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欧阳耀辰的脸上。

瞬间,欧阳耀辰的脸升起了一片红痕,是那样的明显。

然而这还不算完,叶笑笑已经飞起了一脚,朝着欧阳耀辰的下体重重的踢去,如果这一下要是被踢实了,就够他受的了。

刚才的那个耳光欧阳耀辰没有闪过,但是这一脚他有了准备,略略一闪,叶笑笑的一脚踢空了。

她的人脚步踉跄的向前,一下子扑到了欧阳耀辰的怀里。

平时的叶笑笑看起来有些柔弱,然而她骨子里的坚韧和果敢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的,而这一耳光和一脚就是她本能的反应。

欧阳耀辰的眸子里闪烁着怒火,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被人狠狠的扇过耳光,这个女人,该死的女人!

先是无视他的存在,然后狠狠的扇他耳光,她还想要做什么?

“女人,你惹火了我!”欧阳耀辰在叶笑笑的耳边狠狠的道:“你惨了!”

“你……”叶笑笑浑身颤抖着,被这个人男人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开始用力的挣扎,想要从这个男人的怀抱里挣脱,在挣扎的过程中,似乎隐隐的闻到了古龙水的味道。

欧阳耀辰眸子里的火焰燃烧的越发旺盛了,看到女人不断的挣扎,嘴角闪过了一丝冷意。

她忽然狠狠的将女人抱起,从客厅里抱进了房间,任叶笑笑挣扎也没有办法。

重重的将叶笑笑扔在了床上,虽然床垫软软的,可是叶笑笑还是被摔得痛呼了一声,然而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那个该死的男人已经飞速的解下了自己那真皮的腰带。

叶笑笑转头大惊,连忙叫道:“你要干什么?”

欧阳耀辰星一般的眸子里充满了怒火,看到叶笑笑的惊慌,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快意,手中的腰带高高的扬起,狠狠的落在了叶笑笑的身上。

“啊……”叶笑笑的背部被腰带狠狠的抽了两下,痛呼了起来。

欧阳耀辰右手拿着皮带,左手狠狠的将叶笑笑按下了自己的身下。

叶笑笑是被摔得爬在床上,所以后背对着欧阳耀辰。

而这正是欧阳耀辰要的结果,他狠狠的按住了叶笑笑,将她的两只手按在一起,很快用自己的腰带绑了起来。

“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叶笑笑无力的挣扎着,嘶喊着,痛哭着。

“你放过我吧!”叶笑笑哀求道,害怕,害怕,她的一颗心像是沉入了最无法自拔的深渊里,惊恐的大叫着。

欧阳耀辰却不会放过她,他的怒火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平息的,这个女人,一定要好好的折磨她。

过了好久好久,绑着她双手的皮带才解开。看着旁边的叶笑笑,欧阳耀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思考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转身,欧阳耀辰狠狠的关上了门。

第四章沉沦

轻轻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空旷的房间,而自己所在的大床上,床单的褶皱凌乱,刺痛了叶笑笑的双眼,似乎提醒着她,自己的清白,已经不在了。

沉默了好久,叶笑笑才慢慢的从床上走下来。自己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一个人,给他留了那么久的清白之躯,现在没了。

想着想着,叶笑笑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流着泪的叶笑笑忽然觉得自己很脏,一夕之间,自己就从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很脏的女人。

自己想要保留的,最珍贵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浴缸里还残留着昨夜的水,已经彻底的凉了,脏了。

叶笑笑将浴缸中的水放完,眼睛睁睁的看着这些水从放水口里流走。

脏水放完了就完了,浴缸里就可以重新放干净的热水。

可是自己呢,脏了就是脏了,还怎么干净的起来?

浴缸中的水很快便流完了,叶笑笑无神的堵上放水口,浴缸里放满了水,冰凉的水。

叶笑笑站起神来,伸出右腿,伸进了浴缸里,水是冰凉的,机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叶笑笑强忍着冰凉的感觉,整个人都钻进了浴缸里。

冰凉的水瞬间溢满了全身,冰凉的心似乎也浸满了悲伤的水。

“哥哥,哥哥,我为你保留了那么多年的清白之躯,没有了。”叶笑笑喃喃的道。

痛苦的眼泪不断的落下。

舒展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躺了下去,叶笑笑将头深深的埋在了水里,脸上的眼泪掺杂在水中,一时之间,分不清楚到底是水滴还是泪滴。

一分多钟,从浴缸的底部“咕噜咕噜”的冒起了水泡。

“哗”的一声,叶笑笑从水中爬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滑落。

哥哥,我是不是很可笑?

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掉落在膝盖上,混在了水中。

一串串晶莹的泪花,似乎点亮了整个阴翳的空间……

她的指甲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腿中,生疼。

她的灵魂似乎真的已经沉沦到了无底的深渊,再也得不到救赎。

她将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闭上,因为似乎一闭上眼睛,刚刚发生的那一幕都会在她的眼前重演。

那份深深埋藏在骨子里的屈辱,让她整个人都扭曲了。

叶笑笑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水里呆了多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这样,只是,那颗本来装得满满的心,一下子空荡了起来。

那种感觉,似乎本来整个人是沉着的,是脚踏实地的,可是现在,却似乎轻飘飘的,仿佛自己没有了根,无法安定下来。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深深的害怕着,可是她没有办法。

大脑似乎有些沉重,昏昏沉沉的,或许是在惩罚自己吧。

如果自己没有乱跑,没有误入这间房子,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哥哥,我该怎么回到从前?

哥哥,哥哥,哥哥……

欧阳耀辰刚刚离开是想要冷静一下,所以他从卧室里出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发呆了很久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控了。

想疼了脑瓜还是没有答案,于是他离开了书房。一切,似乎还是自己离开时候的样子。

推开门走出来,客厅安安静静的,似乎没有人的声息。

欧阳耀辰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来到了卧室,那个他跟叶笑笑缠绵的地方。

卧室里竟然也是空无一人,欧阳耀辰皱了皱眉头,难道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算了,离开就离开吧,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而已,得罪了自己的人,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的掌心。

来到窗户前,欧阳耀辰静静的端坐,眼神悠远的望着天边,似乎那是他最爱看的地方。

巨大的落地窗前,明媚的阳关照射进来,金色的光线撒在了他的身上,隐隐的,有些神秘的气息笼罩,似乎这一刻,欧阳耀辰化作了那太阳神阿波罗,而他的身边,却没有那位太阳神深爱的女神达芙妮。

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盒子,远远的看去似乎是香烟盒,欧阳耀辰从盒子里摸出一根香烟,然后点着了打火机,火苗升腾,很快就将香烟点燃了。

香烟头上的火星很快淹没在金色的阳光之中,轻轻的薄烟从欧阳耀辰的口中喷出,模糊了眼前的一片。

他喜欢抽烟,或者说,他喜欢看着自己的眼前烟雾升腾的感觉。那种如梦似幻的迷蒙,是他一直追求的。

他明亮的眸子,似乎也在烟雾里面渐渐的迷幻了起来。

烟雾渐渐的扩散,房间里有了淡淡的烟草味道,并不刺鼻。

良久,良久,燃烧的香烟已经到了尽头,火星几乎都已经看不见,欧阳耀辰才慢慢的站起来,走到客厅里,将手中的香烟掐灭,扔在了烟灰缸里。

看了一眼卧室旁边的一个房间,欧阳耀辰迟疑了一下, 终于还是走了过去,很快他便进入了那个房间,关上了门。

那是琴房。

叶笑笑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狼狈的从浴缸中走了出来,浴缸里有一条白色的浴巾,她没有任何的顾忌,将自己的身子擦干了,后背上,明显的两道红痕,却是欧阳耀辰皮带抽出来的痕迹。

叶笑笑忽然很想离开这里,忽然很想离开这里,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向他哭诉。

她用浴巾将自己的身体包裹了起来,隐隐约约的,更加有了魅惑的气质。

然而这一切,现在却没有人欣赏到。

第五章华美的房间

当叶笑笑走回卧室的卧室之后,她忽然苦笑的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已经被那个男人撕碎了。

大床的对面就是两个巨大的衣柜,叶笑笑迟疑的走过去,打开了左边的那个。

很快他便失望了,因为里面装满了男人的衣服,各种各样的西装、衬衣、领带等等。

那些都是叶笑笑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的牌子。

关上衣柜的门,叶笑笑来到了右边的柜子,祈祷着里面有一套女人的衣服,只要一套就可以。

或许是上帝听到了她的愿望,柜子里挂满了各式各样女人的衣服,每一件都极尽华美,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所有艺术品的集合。

叶笑笑屏息凝视,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一个并不怎么追求物质和华美的人,可是乍一看到这么多美丽的衣服,叶笑笑的心脏还是不争气的猛跳了几下。

相信没有一个女人看到这么多美丽的衣服而不动心的,叶笑笑自然也不例外。可是她很快便将心头微微的激动抛在了脑后,这些衣服再漂亮再好,又有什么用?

众多的衣服之中,有参加宴会的礼服,有工作穿的职业套装,有平时穿的休闲装。叶笑笑在其中不断的扒拉着,想要找一套最低调的。

扒拉开众多的衣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套低调的衣服,看了看,却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和一件上面映着晴天娃娃笑脸的T恤。

叶笑笑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是有一套不那么耀眼的了。朝着柜子里再看了看,想要找找内衣,毕竟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被那个男人撕坏了。

所有的衣服都整齐的挂在柜子里,一眼就看到里面并没有内衣,而在柜子的最下层却有着两个大大的抽屉。

叶笑笑蹲下身子拉开了其中的一个抽屉,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抽屉里整整齐齐的堆放满了各式各样的胸罩,五颜六色,耀眼逼人。

纯洁的白色,鬼魅的黑色,妖艳的红色,忧郁的蓝色……

随便的拿起来一款,香奈儿的,最少也得上万元的东西。迅速的打开旁边的那个抽屉,果然如同她猜测的一般,在另外一个抽屉里,整整齐齐的放满了女士的内裤,也是各种颜色,各种类型,甚至还能够看到几条丁字裤。

叶笑笑不由的有些羡慕这个女人,这个柜子的主人。

摇了摇头,叶笑笑将这个可笑的念头从自己的脑海里甩出去,随便拿了一个白色的胸罩和一个白色的内裤,便将抽屉和柜子都关上了。

迅速的换上衣服,内裤还好,胸罩的尺码稍微有一些大,显然不是叶笑笑的尺寸,T恤和牛仔裤穿起来还算是比较合适。

穿戴好之后,叶笑笑准备要离开,看见床上那已经褶皱的床单,心里一痛,那是她失去初夜的证明,那是她心里不能抹去的耻辱。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身上的衣服,她恨!

这时,欧阳耀辰从琴房里走出来,路过门扉半敞的卧室,一个身影,不禁牵动了他的心。

那是一道女子的身影,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映着晴天娃娃的T恤,下身穿着一条天蓝色的修身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有些微微的凌乱。

欧阳耀辰的眼睛里瞬间爆发出了一抹灿烂的光彩,过往的岁月似乎从他的眼睛里闪过,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好熟悉的身影,曾经也有这样一道身影,俏生生的站在这里。

那道身影,直到现在还深深的镂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不是么?

他的眼神一下子似乎穿透了时空,望向一个未知的地域,那道身影驻足之地。

丽娜,你在哪里?你,还好么?

现在,一道相似的身影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她的身上,穿着丽娜的衣服。

气质似乎跟丽娜有几分相像,然而,她终究不是丽娜!

怀念的思绪不过在他的心间两个盘旋,深深的吸一口气,他便将这些情绪统统的压抑下来。

然后代之而起的,那种叫做愤怒的情绪占据了他的脑海和心灵。

三步并作两步,欧阳耀辰飞速的走进了卧室,走到了叶笑笑的身边。

上下打量了叶笑笑一眼,欧阳耀辰脸上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这套衣服,谁叫你动的?”他的声音阴沉沉的,听起来让人心寒。

叶笑笑一愣,转身便看到了几乎要爆发的欧阳耀辰,解释道:“你将我的衣服都撕碎了,我只不过是想要……”

“我问你,谁让你动的!”欧阳耀辰怒吼道。

丽娜的衣服他一直都好好的保存着,但是,这是他的禁脔!

叶笑笑一呆,没有说话。

“脱下来!”欧阳耀辰一反常态,气急败坏的大叫道。

“可是……”叶笑笑倔强的看着欧阳耀辰,“我的衣服都让你撕了,我现在脱了,你让我怎么离开?”

欧阳耀辰根本就不听叶笑笑的解释,两步就跨到了叶笑笑的身前,狠狠的一个巴掌扇在了叶笑笑的脸上,接着他的怒吼声便在整个房间里回荡,“脱下来!”

叶笑笑白皙的脸庞飞速的现出了五道红红的指痕,嘴角一缕鲜血弯弯曲曲的流下。

白红相间,怵目惊心。

退后了一步的欧阳耀辰脸上的冰冷似乎都要化作千年的玄冰,将叶笑笑冰冻,声音也是无比的冷酷:“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叶笑笑双目死死的看着欧阳耀辰,似乎要把他吃掉一般,委屈,不甘,怨恨,各种复杂的情绪从他的心底涌出。

自己的第一次,就被这样一个没有风度的男人夺走,自己的第二次,竟然是被这个男人强迫,而不仅如此,他竟然还不断的侮辱着自己。

叶笑笑几乎都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了,终究还是从床边拿起了浴巾擦干了嘴角的鲜血,然后一件一件的脱掉了刚刚穿上不久的衣服。

“这下,你满意了吧?”叶笑笑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嘴角隐隐的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欧阳耀辰根本不理睬叶笑笑,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她脱下来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起来,像是捧起了最宝贵的东西。

叶笑笑将床上的被子拿起来,将自己的身体裹住,眼睛里带着不甘和怨恨,看着欧阳耀辰一举一动。

她的眼神冰冷而绝望,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度。

而即使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欧阳耀辰身上,可是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几件衣服之上,只见他小心意义的将那几件衣服折叠的整整齐齐,然后走到了衣柜前。

先是打开下面的两个抽屉,他轻轻的将胸罩和内裤放回了里面。

叶笑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的动作,忽然觉得他一定非常爱那个女人。

将T恤和牛仔裤好好的挂在了柜子里,关上柜子的门,欧阳耀辰才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来,只见叶笑笑已经裹着被子坐在了床边,嘴角似乎有些微微的红肿。

他如同君王般扫视一下四周,看了看房间四周被自己撕碎的衣服,欧阳耀辰开口道:“我会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你放心,肯定比你原来的衣服好个几百倍!”

他的言语之中透露着对叶笑笑的轻蔑。

第六章被羞辱了

叶笑笑一愣,然后面带倔强的道:“不用了,我只要一套普通的衣服就好,我只想离开这里!”

“哼!”欧阳耀辰冷冷的哼道,“普通的,在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东西是普通的,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跟你要钱的!”

“你!”叶笑笑气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可恶。

欧阳耀辰走到床边打了个电话,吩咐人送一套女士的衣服上来。

“你很爱她吧?”看到欧阳耀辰挂了电话,叶笑笑突兀的说道。

“什么?”欧阳耀辰眉头一皱。

“那个柜子的主人,你很爱她吧!”叶笑笑道。

欧阳耀辰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温柔,却很快被冰冷代替,他看向叶笑笑的目光也不善了起来,“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

“可惜她离开了吧,不然你不会这样对待她的衣服!”叶笑笑直白的说道,她是故意的,她看的出来,那是她眼前男人的弱点和禁地,这里是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不许别人触碰,所以,她就是要故意地问出来,让他不高兴,让他愤怒,这种伤口撒盐的感觉,就让这个男人好好尝一尝!

“你,是不是想要再让我强迫你一次?”欧阳耀辰上下打量了两眼叶笑笑,冷冷的说道,这个可恶的女人,一下子说道了他的痛处。

叶笑笑没说话,在心里思忖了一下,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男人,可怕的像是地狱的使者,惹怒了他,随时有厄运在等待着自己。现在,什么都比不上离开这里重要!叶笑笑,把头扭向了一边,沉默。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欧阳耀辰去了客厅,而卧室里,只剩下叶笑笑发呆着。

欧阳耀辰吩咐的人很快便将衣服送到了客厅里,他将衣服拿进来放在了叶笑笑的身边,冷淡的道:“这套衣服算是赔给你的,其他的,我自然会给你赔偿,你穿了衣服就离开吧!”说完欧阳耀辰看了看手表,到了开会的时间了,于是便不再多说,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说得话太快,叶笑笑一时反应不过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欧阳耀辰已经离开了。

“赔偿?!”欧阳耀辰的话重重的击打在了叶笑笑的心头,她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胸口憋闷的像是要吐血一般。

这种感觉就像,那个可恶的男人狠狠的将自己的自尊摔在了地上,还用力的在上面踩上几脚。

是不是他这样的有钱人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别人,一切都只会用金钱来解决。

“该死的!”叶笑笑愤愤不平的骂道,然后低头看到了他刚才拿过来的衣服。

白色的内衣裤,蓝色的牛仔裤和粉色的T恤,看起来价值不菲。。

叶笑笑看着手中这昂贵的衣服,犹豫着自己是穿还是不穿。这是用自己自尊换来的?如果真的穿上,就等于用尊严换来这么一套行头,屈辱。但是,若是不穿,现在又没有衣服能够救急,自己难道要在这个多看一眼都会恶心的房间里面,全裸着身体,踟蹰下去,甚至再被糟蹋?

这么一想,叶笑笑迅速选择穿上,赶紧把衣服整理好。要赶紧离开,不能犹豫了!

下定了决心,叶笑笑马上就付诸了行动,急匆匆的冲出了卧室,打开房间的大门,来到了走廊。

只见离门口不远处有一部电梯,正是昨天她上来时候乘坐的那部。

走到电梯旁,按下了按钮,等待着电梯上来。

因为着急离开,叶笑笑眼睛一直盯着电梯的按钮上方,不断显示着电梯所在的楼层。

十八层,十九层……

因为着急,所以也笑笑觉得电梯走得实在是太慢了。

终于,叮咚一声,电梯到了顶层,门慢慢的打开,叶笑笑刚要急匆匆的走进去,却忽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她穿着神色的职业套装,手中拿着一个袋子。

叶笑笑刚要走进电梯,那个女人却忽然打量了她几眼,开口道:“请问,你是叶小姐吗?”

叶笑笑一愣,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道:“是我,你是?”

“叶小姐你好,我是总裁的秘书,你可以叫我程秘书!”那个女人笑道。

“你好!”叶笑笑点头道。“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电梯的门慢慢的关上了。

“这是总裁让我交给你的。”程秘书说着递给了叶笑笑手中的袋子,眼角带着淡淡的鄙视,扫视了她一眼。

豪门掠爱:帝少宠妻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掠爱 或 帝少宠妻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年味满满】黄村镇村民们收到的这些春联可不简单!

    速读一幅幅承载美好祝福的对联,在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为黄村镇后辛庄的村民带来了浓浓的暖意。近日,由黄村镇组织书法爱好者们开展的"迎新春送春联送福字进万家"主题活动第一站在后辛庄村拉开序幕。这些书法爱好者来自大兴区老年大学黄村镇分校的师生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坚持练习书法十余年,挥毫泼墨,龙飞凤舞,有的经过十个月的培训,一开笔,书法有章,象模象样。寓意吉祥,承载着美好祝福的对联,一“出品”,就遭到了村民的“哄抢”,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明星”般的待遇。村民拿到喜气盈盈、写满了吉祥话儿的对联,乐得合不拢嘴。

  • 时代肖像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

  • 温其彪 中国著名书法家

    艺术简介温其彪,字华杰,戌子年生,湖南南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受教于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創办的书法大学。享受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团职待遇,工程师。书法作品隶书六条屏诸葛亮诫子书被沈阳市美术馆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沈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作品欣赏

  • 这两部剧,承包2018年的所有甜蜜

    最近的朋友圈被两个内容给刷屏了。即使没有去看,或者没有玩过,但也会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前任3:再见前任》和《恋与制作人》《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在上映之前,没有多少人看好这部电影。但这个影片却打破了所有票房分析机构的认知,成为了2018年的第一个票房黑马,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前任3》之所以能成为爆款,在于这部电影戳中了观众的情感经验,激发出了无数观众的前任情怀。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已是痛哭流涕。情感故事总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就不难理解《恋与制作人》这款恋爱养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意大利华商总会举行新年年会 分享“学习十九大精神”心得

    2018年1月15日,意大利华商总会在福海大酒店举行新年年会。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吴冬梅参赞,华商总会会长团成员及家属出席了活动。会长何焕龙致辞,秘书长陈建明主持活动。会长致辞2017年意大利华商总会在使馆的指领下,与兄弟侨团一起,做了多项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在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帮助困难侨胞等方面。去年9月,一位青田侨胞在意大利不幸溺水身亡,使馆启动领事保护机制,但还是找不到死者家属。华商总会积极协助使馆多方宣传,发动侨胞寻找,与其他兄弟侨团一起捐款,最终找到家属并助其在意大利圆满解决此事。参赞

  • 一部网络上四十年代北平中产家庭生活视频背后的故事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很好奇,完整的看了,也深挖了一下后边的故事。发出来大家看下。这期视频被推送之后,视频中那位教授的后人,看到了久远之前家人的影像。拜他们所赐,我们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个纪录短片的有趣细节。视频中出现了两位老人,被全家人谦恭地对待,也带孩子们去游园。解说称他们为孩子们的祖父祖母。实际上,这两位是他们的邻居,被临时找来扮演长辈的角色。而“祖父母”的生日,自然是配合剧组所做的演出,寿桃和长寿面,也是为拍摄而准备的。也许,导演是为了将当时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礼节习俗都在一个影片中展现,才

  • 《无问西东》被禁六年原因,查遍网络都找不到,面壁三天悟出三条

    《无问西东》作为一部表现清华大学传承的电影,应该系上安全绳,平安落地公映才是常理,但这部电影却被封存了六年。六年有多长?电影里表现的抗日战争,按照过去的说法,也就是八年。八年抗战的一大半时间都过去了,那么,实在令人好奇,《无问西东》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封存了?在网上寻找原因,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常见的隐约其辞的说法,说是这个电影里有“政治敏感”的原因,而迟迟没有公映。那么这个电影里的政治敏感表现在哪里呢?查遍了网络,动用了所有搜索引擎,都找不到只言片语。无奈之中,自己来想答案吧。面壁三天,果然有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