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绝代皇妃传在线阅读

2017/12/29 10:02: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代皇妃传
第3章 初入宫廷选为宫女

  一入宫廷前路茫,众女待选心各异,

  落者回归夫母畔,入者谱写宫中曲。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康熙五年初春,一年一度的宫女选秀开始了,根据制度,满洲八旗分上三旗和下五旗,而包衣则为家奴,而上三旗包衣地位较高也为旗人,但由内务府管理。包衣旗人与八旗旗人在地位上有很大的等级差别。八旗的女子三年选一次秀是备选宫中妃嫔主子或有皇上赐婚与皇亲国戚的,是由户部主持;而上三旗包衣女子一年选一次秀则是备选宫中宫女的,由内务府主持,当然入宫的宫女也有机会被皇上临幸,升为嫔妃。盖荣儿家为正黄旗包衣,所以入册宫女选拔。

  

  盖家的轿子将盖荣儿送至神午门口,盖荣儿走下轿子辞别了送他来的家里的管事,经守门的太监问了身份,按着门口迎人太监的要求向指定的地方走去。

  这宫女的选拔是由内务府总持,所以初选都不入宫,就在神午门旁的内务府执事院内进行,如果被选上了方可进宫,选不上则立即返家。

  此时这宫门口已经有不少待选的女孩聚集,一个太监正在大声的吆喝着来参选的女子们。小说:绝代皇妃传在线阅读“唉唉唉,说你呢,往哪儿走呢?过来,都到前边集合去,不要乱跑,这里是皇宫,可不是你们这些奴才乱闯的地方。”

  看着此景盖荣儿缓步向集合的方向走去,她终于接近了这个外人看来神圣而神秘的宫廷,对于宫女选秀,她非常的平静,顺其自然的心境让她不急不躁,而是抬头如观景边看着这周围发生的一切。

 “哎呀。”盖荣儿正看着景缓缓前行却被后面冲上来的一个女孩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有事吧?”一个穿着浅蓝色绸衣,长相甜甜美的女孩慌慌张张的说着,荣儿笑笑。“没事,这位妹妹慢着点。”

 女孩拍着胸说,“我好紧张好紧张啊,我阿玛说啊如果选入宫里就可以看到皇上呢,姐姐你想见到皇上吗?我好想看到皇上啊,如果能被皇上临幸,就能成为主子娘娘呢。版权163shenghuo.com

 盖荣儿笑笑没有说话,包衣出身,成为主子的机率太小了,荣儿未有过多期盼过,服侍主子到很有可能,想到这里,看着女孩天真的笑脸,盖荣儿反而觉得好笑。

 “我叫尹若兰,我阿玛是都察院都事,你呢?”尹若兰主动介绍着自己。

  “我是盖荣儿,家父是礼部员外郎。”盖荣儿礼貌回应。

“姐姐我们一起过去吧,我真的好紧张哦,对了,一直叫你姐姐,你多大啊?”“今年14岁。”

“我13,真是姐姐哦,我们快走吧。”盖荣儿被尹若兰拉着快步向人群跑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看这人群本年来参选的秀女,盖荣儿目测近百人,才站稳。人群前站着一内务府的公公,尖着嗓子喊。“都安静,都给我站好喽。”人群声音渐息。

  公公满意的继续说道:“你们听着一会儿杂家挨次叫名号,叫到名字的先到那张桌子边去核对旗籍,身份无误者,进旁边那间小屋去,会有姑姑们来给你们验身,验过身后条件不符者落选回家,验身通过的入宫,明日起会有姑姑给入选者进行十天的规矩教导,都听明白了吗?”

  见有人小声说“明白了”这位公公接着说道“好,看样子是没有人不明白了,那杂家就开始叫名字了。”

  

  但见这位公公扯着嗓子喊道“分管佐领王亦德之女王敬芝。”

  “民女在。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一名长相清丽的着浅绿色裙衣的女子走了出来。

  “嗯,过去吧。”名唤王敬芝的女子走到了桌旁,桌旁的公公只是再次核实了其身父姓氏及年龄便让她进了旁边的小屋。随后念名的公公又开始念下一位,如此一个一个的叫着。

  盖荣儿也不知道自己的名排几位,在旁边静静的等着,时间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尹若兰早已喊过名,也不知是否有通过,盖容儿站得感觉两腿都感酸痛时,总算听到了公公唤自己的名子。“礼部员外郎盖山之女盖荣儿。”

  “民女在。说明163shenghuo.com”盖荣儿缓步走向桌边,桌边的太监看着她问道,“你父亲是礼部员外郎盖山?”

  “正是。”荣儿轻声应道。“年龄?”桌边询问的太监没什么表情的提着嗓子问。

  “民女14岁。”小太监指指旁边小屋“嗯,进去吧。”

  

  盖荣儿走进旁边的小屋,几个宫女正在接受验身,刚进屋就听有姑姑喊道“脸部麻点明显,钦天监监判张生武之女张静芸落选。”

  这验身也就是量量身高,看看体形,看看有无残疾,长相是否合格,依次在几个年龄较大的宫女前走过,不同宫女查验不同的项目。盖荣儿验完身,最后一个看似掌事的姑姑递给她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

  “礼部员外郎盖山之女盖荣儿验身通过,牌子拿好,入宫。”于是让她从另一侧的一个门走了出去,门口有小太监守着,领着她从神武门旁的一个小门入宫,顺着高墙旁的一条小道走了一会儿,进了一个宫院,并来到一间房前。“初选通过的宫女都在这里候着,姑娘进这间,不要乱跑,不得出这宫院,明天开始会有姑姑来教导你们宫里的规矩。”小太监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姐姐,你也通过啦!”盖荣儿前脚进屋尹若兰的声音便立刻响了起来,“姐姐,过这儿来,你睡我旁边这张床铺。”盖荣儿浅笑着走了过去,“妹妹也通过了。”盖荣儿扫视了一番屋子,屋里大概有十张床位,八张床上已经坐有人了,每人都在整理自己的床铺,彼此也甚少交流,盖荣儿也开始整理床铺。尹若兰在旁边念着,“姐姐,你知道嘛,我们进了宫就有机会瞧到皇上了,如果能被皇上看中,就有机会被临幸哦。”盖荣儿苦笑了一下,想着这位妹妹想的还真远,只是未在言语。说话间又见一粉衣女子进了房,座到了最后一张床铺上,这位女子表情冷淡,皮肤细白,两眉上挑,两目如柳,长得确有几分美艳的感觉,她进屋后,没有与任何人交谈。

  盖荣儿静静的坐在床上,想着,初选过了,留在宫中为宫女恐怕也是十有八九的事了,希望运气好些能分到还比较好的差事,明天开始会有年龄大的宫女,也就是姑姑会对她们进行为期十天的教导,十天后就会进行分配,其实分到哪里,对于她来说,还是那句话:听天由命,望老天垂怜,能得个好的差事,进宫前听额娘说过来着,如果这几天表现不佳也还是有可能被遣出宫的。

  因为明天的教导对大家来说都很未知,且通过初选的女子都出身于旗人家,多略懂礼仪,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彼此甚少讲话,人人各怀心事,连话多的尹若兰都没怎么再讲话。

  傍晚时分有太监送来了晚膳,大家吃后,不多久,又有二个姑姑过来,送来了宫女的衣服,是清一色的绿绸子长裙,很多人都早早睡了,尹若兰更是早早跑到床上,说是要好好睡觉,明天好有精神。

第4章 深宫首夜各怀心事

入得宫中心起涟,有人欢喜有人忧;

月圆当是团圆日,从此别离亲与爱。

  盖荣儿坐在窗边看大家都相继上床躺下,而自己却全无睡意,于是轻轻走向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长长的呼了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在那间没人说话的大屋子里总还是感觉有些憋闷,打量所住之处,这是一个两进的小院落,宫院的大门已经紧紧的锁住了,荣儿不知道这是皇宫的哪里,他们应该是住在此院东面的大厢房里,西面好似也有一间大厢房,不知住的是否和她们一样,也是入选的宫女。盖荣儿走到院廊边的石桌旁轻轻坐在石凳上,抬头望天,正逢十五左右,今儿的月亮很远,“月圆之夜难团圆,雀儿从此入金笼。”荣儿笑笑,暗暗的打趣着自己。踏进这宫门,也许就是十年不得归家了吧。

  

  盖荣儿正沉思间,就见西屋房门也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个身着浅绿色衣服的女子从屋内缓缓走出,绿衣女子轻轻关上门,转过身抬眼看到了坐在对面屋廊旁石凳上的盖荣儿,只见绿衣女子浅笑一下,缓缓朝石桌走来。

  盖荣儿借着月色仔细打量,正是早前点名时被第一个念到名字的女孩,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好似是叫王敬芝。

  绿衣女子走到她旁边,问道:“我能坐下吗?”

  “姑娘请座。”盖荣儿笑笑说道。

  “我叫王敬芝,姑娘怎么称呼?”女孩礼貌的问着。

  “盖荣儿。敬芝姑娘怎么不休息?”对于女孩的礼貌盖荣儿产生了一丝亲切的感觉。

  “第一次别离父母,较难入眠,春风袭夜,敬芝想这夜晚的院落中空气当极为舒适,所以出来走走。荣儿姑娘也睡不着吗?”盖荣儿从王敬芝的谈吐动作上判断,这位姑娘应该是个家教甚好的女孩,颇具大家闺秀之气。

  “嗯,是呀,‘春风袭夜院落静,绿影悄然与妆容。”荣儿笑着淡淡的答道。

  “好才情啊,荣儿姑娘的诗对已显出荣儿姑娘的才情了,如果敬芝没猜错的话,此对是一对含两意。”王敬芝笑着道。

  “哦,敬芝姑娘此话怎讲?”盖荣儿含笑看向王敬芝问道。

  “其一之意:为这诗句面上的意思,是这春风静悄悄的吹过万物,绿色伴随着春风,悄悄将万物染上绿色,仿若画了一副绿色的妆容,仅从此意,便已是佳对。”

  盖荣儿笑着问道:“那其二呢?”

  “这其二之意:荣儿姑娘用了敬芝出来走走的缘由,‘春风袭夜院落静’,而‘绿影悄然与妆容’中的‘绿影’当是指敬芝了,敬芝今天身着绿衣, ’与妆’应同“遇撞”,‘容’字当为荣儿姑娘的同音,‘与妆容’,意思当为遇到荣儿姑娘吧。所以这对的隐含之意便是,敬芝春夜难以入眠,出来走走,却不期然的遇到了荣儿姑娘。”王敬芝顿顿,“不知敬芝解的可对?”

  荣儿笑着点头:“荣儿能作出此诗句不难,全是应景,而敬芝姑娘能解出此句中隐含之意,才更难得。”

  敬芝笑着摇摇头:“荣儿姑娘何必谦虚呢,以荣儿姑娘的才情及相貌相信定会获得皇上的喜欢的。”

  “敬芝姑娘抬举了,这宫中得皇上恩宠怎会如此容易,敬芝姑娘相貌才情亦佳,若荣儿有机会获恩,敬芝姑娘机会岂不更大。”盖荣儿笑着轻声回道。

  

  王敬芝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件物饰,突然降低了声调,“敬芝不盼得恩宠。”

  “呃,这到奇怪?哪个进宫的女孩不想被皇上看中呢,难不成敬芝姑娘乐意为奴?看姑娘也是从小没吃过苦的。”荣儿不解的问着,借着月光看到女孩手中握着一块儿玉佩。

  王敬芝盯着玉佩没有回答,最后笑笑,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敬芝先告辞了,荣儿姑娘也早点歇着。”说着话,女孩起了身道别后,向西厢房走去,

  

  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想着刚才女孩眼中透露着的惆怅之情,盖荣儿想她说的应该是实话?她为什么不想得恩宠呢?盖荣儿不得其解。盖荣儿知道能被皇上选上,能服侍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讲,那都当是一件幸事,于家中也是荣耀之事,既然已经选为宫女,从内心里她当然期盼能够被选上,只是她知道能否被选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什么也做不了,一切听天命而已,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所以她便也淡然,只是这名唤王敬芝的女孩为什么不希望被选上呢?盖荣儿真的很好奇。

  

  不过看着女孩恬淡的性子,到与自己有些相若,所以到添了不少的好感。春夜的风还真的是有些凉的,盖荣儿向东厢屋走去……

  

第5章 学习宫规谨小慎微

成为宫女丧自由,宫规要求苛而严;

弃梦失念识现实,从此只从主子话。

  第二天,卯时未到,便有姑姑来敲门,“都起来啦。”盖荣儿昨晚躺在床上,换了地方睡不习惯,辗转反侧没有睡好,感觉有些疲乏,挣扎着起来。

  大家迅速穿好衣服来到院中,荣儿看看了大家全都穿上了昨日新发来的宫服,统一的衣服,也让昨天最后进来的那个美艳的粉衣女孩在其中更突显美丽。院内站着三个姑姑,中间一个年龄看着较长一些,而两边那两个正是昨天送衣服来的两个宫女。

  就听中间的宫女开始说话了,“入得宫中就要懂得这宫中的规矩,你们在宫中的一言一行不仅代表你们自己,也关系着你们宫外面家人的性命,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谨慎,我姓肖,你们可以叫我肖姑姑,我左边的这位是连姑姑,右边的是宁姑姑,这几天有什么事可以找她们。你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北二所,我是这院子的掌事姑姑,这十天就有我们三个来教导你们这宫里的规矩,在这里,就必须听我的话,这也是宫里的规矩,新来的宫女要听先入宫的宫女的话。”

  

  “本次宫女选秀共选入宫20人,现在都给我站整齐了,念到名字了就福身喊‘在’。”

  念过名字后,肖姑姑又说道:“今天是第一天,我就先把这宫里的规矩给你们说说,你们都给我死死的记着。这第一,宫女早上寅时就必须起来,因为主子们会在卯时前起来梳洗完毕去给太皇太后请安,而皇上也要在卯时上朝,所以做奴才的是一定要起在主子前面的;这第二,在主子面前和年长你们的宫女面前,要自称奴婢,不可逾规逾矩,和主子及姑姑说话要低着头,不可直视;这宫里的规矩就是晚来的宫女要尊敬先来的宫女,比你们先进宫的宫女,你们要唤作姑姑;第三,当宫女的要朴素,平日里说话行动都不许轻浮,不许描眉画鬓;第四,宫女要“行不回头,笑不露齿”,走路要安安详详地走,不许头左右乱摇,不许回头乱看;笑不许出声,不许露齿,不许哭丧着脸。像你这样的脸面就不行。”肖姑姑说着话便指向了一人,正是那个美艳的女孩,刚才念名时盖荣儿听到她叫灵翘儿,从昨天见到她,盖荣儿好像还没见她笑过。

  肖姑姑指着灵翘儿说道:“你摆个脸色给谁看呢?长得好看别以为有什么不得了,你以为就会被皇上看上,我也明白告诉你们这宫里长得好看的宫女多了,见不到皇上的人也多了去,我入宫八年,我们包衣出身的当主子的我还没看到,皇上今年也才13岁,所以我劝你们最好也别抱着这个心,都给我安份点。”

  灵翘儿低声回道:“奴婢不敢。”

  “不敢?好,那你就给我笑。”肖姑姑再次指着灵翘儿喊道,灵翘儿咧咧嘴也算是笑了过了。

  肖姑姑显然不满意,继续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也不是人人有福气去伺候主子的,内务将会参考我的意见来对你们进行分配,如果在我看来不过关的话,那洗衣房,杂事房的粗使宫女的位子也等着你们呢……”

  整整一上午肖姑姑基本都是在大讲宫规训戒大家,盖荣儿也真是佩服,讲了那么长时间的话竟然也不累,想必这也是多年宫中生活训练出来的吧。不过盖荣儿可一点也不敢大意,这位姑姑隔上一小会儿就会随便叫个人出来提问。

  

  好不容易熬到巳时三刻的样子,肖姑姑总算让大家回房等候用午饭,不一会午饭就由几个太监送到了,和昨晚的火食差不多,几盘清淡的小菜,一人一碗白饭。饭后,公公们收了盘子,宁姑姑就进了屋来,这宁姑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给人的感觉很和气。

  “这十天,你们东厢屋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们三个人住在院门旁东面的小屋里,用过午饭你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一般这个时间是主子们用膳的时间,真要伺候主子了,吃饭的时间要比这晚,要在主子用过后方可吃饭。好了,现在你们先休息吧,未时的时候到院中集合。”宁姑姑说完这话就出了门。

  “姐姐,真的会看不到皇上吗?我以为进了宫就会瞧到皇上的。”尹若兰非常郁闷的问着坐在她身旁的盖荣儿。

  “妹妹,其实你何必在意呢?一切自有命数,顺其自然吧。”盖荣儿劝慰着。

  “呜,姐姐,如果不能被皇上选上,这日子要怎么过啊?你听今天那个肖姑姑把宫女生活说的多恐怖,我本就有点粗心,要是以后经常犯错,不是要死了啊。”尹若兰哀叹道。

  “那你就用心学啊,免得责罚。”盖荣儿正要答话,坐在盖荣儿旁边的苏雅笑着抢了话。

  “苏雅姑娘说的极是,你就认真努力的去学。”经过这一天相处,盖荣儿看这位苏雅姑娘相貌虽然较尹若兰,王敬芝,灵翘儿而言逊色的多,但人却是极为和善的。

  

  未时大家已在院中集合,肖姑姑先又是一番训戒,“好了,现在我就讲讲我们作为宫女的一些基本规矩,首先是这站,主子站着你不能座着,主子坐着没有允许你也只能站着,任何时候站都是宫女的第一步,只要主子没让坐就只能站。平时伺候主子那都是要站着。而站呢要站的直,但头不能高抬,视线是看着斜下方,连姑姑你给你们示范一下。”连姑姑示范后,“这站完了就是走……”

  整个一下午,就在指导,示范,抽查中学行了站,走,坐,举,递都一些宫女的仪姿。

  酉时三刻刚到,就听肖姑姑说道:“今天的学习就到这儿,你们回去都好好想想今天学了什么,给我心里记牢了,晚上都早点休息,明天早晨卯时在院中集合。”

  

  晚饭用过,大家坐在桌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宁姑姑又到了房里,问大家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尹若兰看宁姑姑和气拉着宁姑姑问,“姑姑,今天肖姑姑说的包衣宫女没有一个当主子的是不是真的?”,肖姑姑笑笑,肖姑姑入宫有八年了,她入宫时正是先帝爷独宠孝献皇后董鄂氏的时候,而当今皇上今年也才13,也没什么后妃,目前只有皇后一人,所以肖姑姑说她没亲眼看到那到也是真的,不过,最近听说皇上住的寝宫保和殿的宫女张乐琪得到皇上临幸,即将被封为答应,所以肖姑姑的话不全对。”

  听了宁姑姑这话,尹若兰总算笑开了颜,“那就是说有机会被皇上宠幸啦?”

  宁姑姑笑笑,“不过肖姑姑说的话也是在理的,宫女被选为主子的可能性非常小,千人里有一个都不错了,所以,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不瞒你们说,我打三年前进宫至今还没见过皇上。”

  “啊?”听了这话,尹若兰的小脸又搭了下来。宁姑姑无奈的笑笑,“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也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日大家如第一日般,在学习、训斥中渡过,宁姑姑一般在晚饭后都会来东厢房里坐一坐,和大家聊聊宫里的事,大多还是围绕着一些规矩的,她们现在学的都是最基本的宫规,以后分到各处,各处的掌事姑姑还会分派每人不同的差事学习不同的规矩。

  

  转眼到了第十天的下午,肖姑姑正讲着明天她们就会由内务府将这二十名宫女进行分配,就在肖姑姑强调着的时候,突然有个公公进了院里,朝着肖姑姑说,“肖姑姑,太皇太后有旨,传你速到慈宁宫问话。”

  “奴才领旨,这就去,劳烦曹公公了。”来的是慈宁宫总管曹公公,肖姑姑回过头对大家说道,“你们都散了吧。”然后随着传旨的曹公公匆匆忙忙走了。

第6章 太祖有心宫女面君

太祖天音传北所,众女凭空得希望;

翘首盼来面太祖,未想却得见君缘。

慈宁宫内,肖姑姑跪倒在地,“奴才叩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行了,起来吧,哀家问你,这批宫女召了多少人?”太皇太后问。

  “回禀太皇太后20人。“肖姑姑恭敬的回道

  “可有家世尚可,又瞧着顺眼的?”太皇太后接着问道。

  “呃,回禀太皇太后,有那么两三个还可以。”肖姑姑不知太皇太后的用意,紧张的回答道。

  “嗯,好了,这样吧,明天巳时你带她们到御花园的万春亭候着,我老人家要去瞧一瞧。”

  “奴才遵旨。”肖姑姑恭敬的应道。

  “好了,下去吧。”太皇太后挥了挥手。

  看着肖姑姑退了出去,太皇太后身边一直站着的跟了她一辈子的老宫女苏麻喇姑问道:“老祖宗怎么有兴致过问起宫女的事儿来了?”

  “苏沫儿啊,你说我这把老身子骨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皇上已经快14了,这鳌拜好似一点还政于皇上的打算也没有,我想啊,这定是看皇上小,要是皇上当了爹不就是大人了嘛,可这皇上大婚也大半年了,这皇后啊是一点动作都没有。

  “皇上皇后还小,老祖宗您也别太急喽。”苏麻喇姑劝慰着。

  “要说这个孙媳妇吧,真是贤惠,哀家是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就是这性格呢,稍微绵了点,不会耍心眼,也不会讨皇上开心,所以我知道,皇上虽挑不出皇后的不好来,但并不是非常喜欢,听奴才们讲啊,这皇上去坤宁宫的次数并不多。”太后叹道。

  “皇后从小家教甚言,克守本份,要不明儿个我和皇后去谈谈心,敲打敲打可好?”苏麻喇姑问道。

  “这敲打是要的,但我这也得想想别的法子,你说皇上小,可前两天皇上还临幸了个宫女,打算封为答应,这儿女之事皇上可不是不懂哦,可要说他懂,自打他十二岁起哀家便往她宫里精挑细选了几个长相尚佳的宫女,可至今只宠幸了一个宫女,哀家想定是皇上瞧不上眼。”太皇太后顿了顿说道:“这批入宫的宫女,年龄和皇上相当,不若之前的都比皇上大,听奴才们讲有几个不错,明儿个,皇上在我这儿问过安后,哀家就领着他去瞧瞧那几个宫女,看有没有他能看上眼的。”太皇太后说到这儿又叹了口气,“多几个选择,早点有了子嗣才好啊。”

  “老祖宗真是费心了,这晚膳已准备好了,老祖宗还是先用膳吧,这宫里的事可一样也少不了老祖宗您呢。”苏麻喇姑笑着说道。

  

  再说这边肖姑姑回到北二所时,大家刚用过晚饭,宁、连二位姑姑又分别到两屋急匆匆把大家招到院中集合。

  “你们真是好运,今儿太皇太后有旨,明天巳时漱芳斋召见你们,我教你们的规矩今天都给我好好的复习,明儿个要是有一点差错,在太皇太后面前丢了人,回来后绝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听到了吗?”肖姑姑训着。

  “特别是你,灵翘儿,你这脸面给我放柔了。”这十天的宫规教导中,灵翘儿没少被骂,虽然较之前一副冰霜脸有了一些改变,但盖荣儿想着这也就是改面没改本,只对着肖姑姑有笑容,十天下来大家同处一屋,彼此之间熟了话也就慢慢多了,但唯独灵翘儿还是甚少和大家说话,只是偶尔说上一句两句也便了了,其它宫女也不喜她这样拿架。其实盖荣儿到也相信肖姑姑说的话,以灵翘儿这样的性格分配了差事怕真是要吃亏的。

  肖姑姑又絮叨了一会儿宫规,便让大家各自回了屋,大家前脚进屋,宁姑姑后脚便跟了进来,“姑娘们,今儿个都好好的休息,明儿个见太皇太后时都精精神神的,姑娘们这次好福气,如果明儿太皇太后看上了,去伺候老祖宗就是你们的福分。”

  “姑姑,宫女分配前都会见太皇太后吗?”苏雅凑上来问道。

  “可不是每批宫女都有这福分的,祖上的规矩也没有这一出,这次也不知道为何太皇太后要见你们,咱这宫里头,宫女的地位是和你主子的地位相关的,所以明儿个若能被太皇太后相中了招到慈宁宫里去,姑娘们在宫里的地位也就算上去了。”说完让大家休息,肖姑姑便退了出去。

  这时尹若兰走到盖荣儿身边,“姐姐,如果被太皇太后选上了,到太后宫里当差,就能见到皇上了,对吧?肖姑姑有讲过,皇上每天都要去给太皇太后问安。”尹若兰充满希望的问着。

  盖荣儿无奈的笑道:“也许吧,若兰妹妹,你还真是一心就盼着见皇上啊。”

  

  盖荣儿扭头看向灵翘儿,她已经翻身躺在床上了。盖荣儿笑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的喜欢注意这个冷漠的女孩。

  

  按宫里的规矩,每日卯时太后和妃嫔们是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问安,若无特别吩咐,问过安的妃嫔们就可退了,而每日辰时皇上会在太和殿早朝,下朝后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和太后问安。

  

  第二天早朝过后,少年天子玄烨依例又来到慈宁宫给老祖宗和太后问安,问过安后,太皇太后说道;“皇上,今儿个有什么事你都先往后挪挪,先陪哀家去趟御花园。”

  “是,老祖宗,孙儿遵旨。”玄烨应道,又问:“皇祖母今日有雅兴要逛逛御花园?”

   “哀家便是有这样的雅兴,让苏沫儿陪着也便是了,怎么敢劳烦你这个忙人呢。”太皇太后笑着说道,“这次新进了二十名宫女,我看你宫里的使唤丫头也不够,去年底黄姑姑和喜姑姑允了她们出宫回家也没再补人,就想着让你亲自去挑两个自己合心的来伺候。”

  “是,孙儿明白了。”

  说着话,一席人就起身向御花园走去。

  

  再说御花园万春亭肖姑姑早领着众宫女早就在这里候着了,早上寅时肖姑姑训了话,大家用过早饭,不到卯时就到了御花园门口,内务府的总管主管太监及御花园的管事太监已经得了旨令早在这儿候着,把她们迎到园中亭下候着。盖荣儿初进御花园,也颇为新奇,她一直未在这宫中看到花草树木,却没想到全聚于这里了,又是春天,绿意也爬上了整个花园,不由得暗暗欣赏着园中的美景。

  

  大家正候着,就听到后面有公公坚着嗓子喊道:“皇上、太皇太后、太后驾到。”

  啊?皇上?盖荣儿的心里一跳,难道今天皇上也来了?

  

第7章 君前展屏渴得圣恩

孔雀展屏迎圣目,君王无意擦肩过;

未得圣恩情伤忧,渴得此恩心难控。

  刚有公公喊完皇上、太皇太后驾到后,这院里领头内务府总管太监孙公公与肖姑姑便带着大家跪倒并一齐喊到:“奴才恭迎皇上、太皇太后、太后。”正喊着,就见太皇太后率先进了院里,皇上和太后在两边跟着走了进来。“皇上万岁万万岁,太皇太后、太后千岁千千岁。”

  在亭子正中已经摆好三张椅,大家还在喊着的时候,太皇太后、皇上、太后便已落座。“好了,都起来吧。”太皇太后发了话。

  “谢皇上、太皇太后、太后。”说完这句,大家便都起来了。

  听到真是皇上来了,本来还挺淡然的盖荣儿,没来由感觉紧张了起来。也不敢抬头乱看,之前肖姑姑的宫规毕竟有说过,不可直视主子。盖荣儿偷偷看了看身旁的尹若兰,满脸的喜气,盖荣儿也不知道若兰这样到底好还是不好,喜怒全形于色。

  

  “嗯,曹忠,把牌子呈上来吧。”太皇太后说道。

  “是,老祖宗,牌子在这儿。”曹公公举着盛宫女的牌子的拖盘跪到太皇太后的跟前。

  这个牌子就是当时入官验身后,姑姑给每人的牌子,这牌子实际上是一个竹制的签牌,一寸宽、一尺长。上段染绿色,下段满涂白粉,上面书写宫女的姓名,旗籍,父亲的姓名官位等,其实宫中的嫔妃的签牌也是这样的,只是只写封号和名字,不写旗籍资料这些。在她们入宫第二天早上,肖姑姑点过名,核实过人后这牌子便收走了,说是会交到内务府统一管理,想是太后要用便取了出来。

 

  太皇太后瞅了一眼,又对曹公公说道,“还是你来念名吧,一次念五个,让念到的人走向前来。”

  “奴才遵旨。”曹公公说完,开始一一拿起签牌,念了五个人上去,尹若兰便在这五人里面,就见她们走到前面,依次站好。

  “抬起头来。”太皇太后说到。几个女孩便都抬起头来仍不敢直视,只是尹若兰忍不住好奇,还是偷偷瞅了眼上面的主子,又迅速避了目光。可她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还是引起了玄烨的注意,感觉她很有趣,仿若很高兴的样子。

  

  “你们挨个自己介绍下自己。”太皇太后命令道。

  于是大家依次介绍了自己,尹若兰本就想着见到皇上,看到皇上满脸的喜气,又生性可爱,说话时,声音也格外的轻快。

  “皇上,可有相的中的宫女?”等都讲完后,太皇太后问道。

  “嗯,这个分管佐领尹相孝的女儿好像比较机灵。”玄烨说道。

  “嗯,这丫头看着是挺机灵的。曹忠,将这丫头分到保和殿。叫下一组吧。”太皇太后吩咐道。

  “奴才遵旨。”曹公公又念了第二组、第三组的名字,皇上没有选任何人。连盖荣儿感觉很是清秀可人的王敬芝都没有被选上。

  这第四组,也是最后一组,盖荣儿和灵翘儿都在这组里。

  盖荣儿心中有了丝紧张,走到前面站好,就听太皇太后对大家说:“抬起头来。”

  盖荣儿抬起头偷偷的瞅了眼上面,就见中间椅子上座着一个年约五十余岁的贵气妇人,身上有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盖荣儿知道这定是之前宁姑姑聊天时说过的辅佐了三朝皇上的太皇太后了。太皇太后的右首坐着一位很朴实的中年妇女,这应该是太后了,才想起从她们进来到现在太后从未讲过话。之前宁姑姑有说过,这个太后不是皇上的生母,皇上的生母在皇上登基第二年就仙逝了,现在的这位太后是先皇的遗皇后,住在宁寿宫,平时除了拜见太皇太后就是一心念佛。而太后的左首坐着一位身着龙袍的少年,虽仅为13岁,但这少年明显看着要成熟许多,满脸的英气,很是有威严,长得极英俊。盖荣儿暗想,真没想到皇上长得这么好看,不由得心中一动。

  

  正想着,排她前面的苏雅也介绍完了自己,轮到她了,盖荣儿紧张的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但还是定定了神,介绍起了自己。“奴婢是正黄旗包衣,家父为礼部员外郎盖山,今年14岁。”

  “哦,你是礼部员外郎的女儿,可曾习过写字,读过诗书?”太皇太后发问道。

  “回太皇太后,家父自小有教过奴婢一些。”盖荣儿答道。

  太皇太后点点头没再说话,曹公公喊道:“下一个。”

  排在盖荣儿身后的灵翘儿随即应答:“奴婢灵翘儿,今年13岁,镶黄旗包衣,家父是三等侍卫灵询东。”

  

  玄烨看着站在面前的一排女子,灵翘儿的美艳之姿如此出众,当可称是艳冠群芳,特别是微微一笑,使周围人暗然无光,所以一眼便相中了她。当太后在大家介绍完后问玄烨可有想点之人时,玄烨便毫不犹豫的点了她。

  “这姑娘长得是不错,就是看着少了点喜气,皇上如果喜欢就派去保和殿吧,让宫里的姑姑再好好教导。”太皇太后接着说道:“曹忠,刚才皇上点的两个宫女分到保和殿,另外再分两个到坤宁宫皇后那儿去,嗯,我看……”太皇太后说着又将目光扫向下面站立着的宫女,“就那个盖荣儿和王敬芝吧,好歹都是好人家出来的,伺候皇后应该还成。”

  “是,奴才遵旨。”曹公公应着。

  “对了,另外再给张氏派两个丫头去吧,皇上封了她答应,按例应该分两个宫女,对了,明天给她颁个晋封的旨,再安排间房,嗯,就安排在坤宁宫吧,从明起就按答应的月供来供给。”

  “是,奴才照老祖宗的意思安排。”曹公公一一应道。

  “嗯,其它的宫女你们就看哪儿缺人就看着分吧。”太皇太后回头看着皇上和太后,说道:“也到了用膳的时候了,今儿个你们俩就陪着哀家到慈宁宫去用膳吧,皇上有事儿的话午膳后再去忙。”

  皇上和太后应着。就听曹公公尖着嗓子高喊:“皇上、太皇太后、太后起驾坤宁宫。”众人恭送。

  

  看着远去的众人,盖荣儿不由得感到有些伤感,毕竟在她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小小的祈盼,想她一向以顺其自然来对待自己的人生,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见了皇上后,她的心理竟然开始不那么淡然了,总想得到些什么,心里有了欲望还能如从前般淡然处世吗?

  

  随后,肖姑姑领着大家回到了北二所。

  

绝代皇妃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代皇妃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惹火老公,宠妻不停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火老公,宠妻不停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惹火老公,宠妻不停第15章不哭了喊报告他让她跑步,让她做俯卧撑,换着花样折磨和羞辱她,只不过想跟她多呆一会儿,不想让她这么快就再次远离他!哪怕她哭,他也不放过她,要让她呆到明天再放她走!他看看时间,这女人还真能哭,足足哭了二十分钟了还不停下来,她打算哭多久?唐以莫不知道的是,夏霏现在之所以哭得这么厉害,他羞辱了她固然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夏霏醉了。大半瓶红酒现在才开始在她的胃里发生作用,因为醉了,她就倍觉伤心,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夏

  • 小说总裁爱上宝贝妈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爱上宝贝妈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爱上宝贝妈第15章猫和老鼠萧斩腾今日的心情格外好,金口一张,分公司的员工中午都去吃了大餐,有萧总请客,个个嬉笑眼开。这是萧总要离开,所以才请客的么?有人暗下琢磨。可谁会知道,午后的一通电话,萧斩腾就变了脸色。该死的,她竟然敢逃走。萧斩腾午后,看了看时间,两点多的时候,他第五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李小姐醒了吗?”那声音,听的刘嫂都有些脸红。“什么?……你说什么?”萧斩腾大吼出声。惊的总裁办公室外的秘书组成员,面面相觑不知所以,萧斩腾来分司

  • 小说重生为凤:癫狂王爷哪里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为凤:癫狂王爷哪里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重生为凤:癫狂王爷哪里逃第15章第15章:谁的阴谋有人沿着蓝灵湘咬过的一处,将果肉抠了一块下来,将里面的果核露了出来。一看到那果核,大夫立即咦了一声,皱起了眉头,“这邪性东西,怎的会出现在这里?二小姐就是吃了这个,之后才吐血的么?之前二小姐是否还饮过葡萄酒?”“不错,先前听灵湘说过,她中午为了暖身子的确喝了一杯葡萄酒。大夫方才说这东西邪性,莫非它不是梅子?”蓝仲庭问道。“这哪里是梅子,这分明就是蛇梅果,生在老坟头上的果子,怎么可能

  • 小说引婚入局,总裁请入瓮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引婚入局,总裁请入瓮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引婚入局,总裁请入瓮第15章你看上去很美味“你想要吃鸡丁啊?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白司墨充满冷意和慵懒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狡黠。“什么条件?”为了吃的,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景沐悠的眼睛里又重新的燃烧起了希望。“做我的替身女朋友。”白司墨收起了笑意,认真的看着她。what?!女朋友?还是替身的。什么鬼?见小女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忍不住的解释了一下:“替身女朋友就是在外界假装是我女朋友。”景沐悠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不可置信的将他上上下下打

  • 小说暴力俏村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暴力俏村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暴力俏村姑第15章各房心思莫名得了这样一个宝物,夏枯草心里特异样,总觉得自己揣了一个仙宝,一旦暴露就会遭到杀身之祸一样。因此,夏枯草对于空间那是小心谨慎的,不敢让人知道。夏枯草想了想,她是怎么得到这个空间的,想来想去,只能想到那个刺在脑门的发簪。可那不是被书生拔掉了,拿去当了吗?难不成书生真的把发簪赎回,与她合葬了,不管怎么样,夏枯草得了宝物,心里美滋滋的。这一世也是老天厚爱她了,夏枯草这么一想,当即跪了下来,对天跪拜磕了三个头。感谢上天,感谢

  • 小说指天为誓:六宫无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指天为誓:六宫无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指天为誓:六宫无妃第15章第15章:三朝回门小梅给小兰上了药回来,赫然发现南宫玉茹在房间里规规矩矩坐着,安分的不像话。“小姐?”小梅试探着开口唤南宫玉茹。南宫玉茹张张唇,可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小梅吓坏了,跑去前院问了才知道,是赢厉阳吩咐容嬷嬷给自家小姐喂了药。“哼,说是专门治疗疯魔症的药,我看那就是哑药!”小梅一向直白,第一时间将这事儿跟瘫在床上的小兰说了。小兰听到小梅这话,眼睛一亮。南宫玉茹无故发疯,七王爷又差人给灌下哑药,这说明什么?

  • 小说前妻有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有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前妻有毒第15章来不及认识的生命方有才的嗓子很洪亮,一点也不像是四五十岁的人,这也引来一群看热闹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徐佳佳早已被他吓得梨花带雨的哭着朝一边跑去。方有才气呼呼的瞪了在场的看热闹的人,吼道,“你特么的,都站着等饭吃啊,该干嘛干嘛去!”远远的管琳娜就到了这个咆哮声,但是走进一看,却令她有些惊讶,居然是一个瘦瘦中老年人。走在她前面的徐彻像是见怪不怪,反而扬起笑容大笑的朝方有才走去,“方导,你看你,就不能对女孩子温柔些吗?”“哼,徐总你怎么来

  • 小说家有小逃妻:大少别来无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家有小逃妻:大少别来无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家有小逃妻:大少别来无恙第十五章你和我女儿什么关系李明诚看着叶擎苍和自己的妻子卿卿我我的离开,理智被妒火烧尽,猛地追了出去,他出去的时候电梯正好走了,李明诚一咬牙,而这时另一部电梯正好上来了,李明诚立即进去了。“叶擎苍,你放开我。”端木艺心出了电梯后,不悦地瞪着叶擎苍,这个男人,演的还真像,拜托,他们没有那么熟,要不是因为李明诚和王佳佳,她才不会跟她演戏。“宝贝,我知道孕妇容易情绪化,没关系的,你心情不好,尽管发泄出来,千万别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