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 等你一次花开在线阅读

2017/12/29 11:37:3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 等你一次花开

第3章 你这个混蛋

顾之宸不顾温茹的哀求,坚持让她看完了那个男人的整个“表演”。阅读163shenghuo.com

回去后,温茹就病倒了,一连几天都高烧不退,浑身无力,吃什么吐什么。

连梦里都是男人猥琐的眼神和淫笑,一到晚上尖叫连连,温茹不敢睡觉,总是熬到天亮,日益消瘦。

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变成现在这样形销骨立,如惊弓之鸟,也只有冷血如顾之宸,才能做到无动于衷。

在药物治疗下,温茹的身体慢慢好转,可是心里的阴影却挥之不去,眼神里褪去了年少时的纯真烂漫,多了一份难以承受的伤痛。

她无法忘记她是怎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而她所爱的人又是怎么绝情狠心她的!

那个男人的猥琐只能恶心她,真正能伤得她体无完肤的,永远只有顾之宸!

温茹的病好得七七八八了,就想下楼走走,走到客厅,看到顾之宸正在看新闻节目。

“今日报道,本市房地产大企业温氏正式宣告破产,温氏总裁温宇已于数日前失踪……”

破产,失踪?

温茹只觉得一阵惊雷劈来,她怔怔地看着电视里记者的嘴巴一开一合,说着她难以理解的话。

顾之宸施施然关掉电视,走到她面前,等着她的质问,再给她狠狠一击。小说: 等你一次花开在线阅读

温茹果然问了:“怎么会……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眼角的泪滑下来,她已经难过得脑袋都无法思考了,却坚持想要顾之宸的解释。

可是顾之宸给她的永远只有伤害,他无所谓的笑道:“我只是答应考虑一下,并没有答应帮温氏。”

温茹瞬间气的双眼通红,破口大骂:“顾之宸,你这个混蛋!”

然后,冲上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顾之宸不耐烦地抓住她,吻了上去。

温茹越闪躲,他就吻得越凶,连撕带咬,很快一股血腥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

顾之宸不顾她的抗拒,把她扛起来,向三楼卧室走去。

温茹被迫趴在他背上,看着楼梯一节节向前,自己的身体一节节向后退,突然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绝望无助在心间渐渐加深……

一连被折腾了两个小时,温茹沉沉入睡,顾之宸一反常态地没有立马离去,而是看着温茹的睡颜。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是第一次,他看着温茹,而温茹的目光倒影里没有他。

夜幕降临,顾家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失踪了好几天的温宇现突然出现,他巧妙地避开几个佣人,从水管爬上三楼,轻敲窗户。

温茹被敲窗声惊醒,起身一看,竟是牵挂多日的大哥。

她连鞋都来不及穿,急忙跑下床,打开窗户,让温宇进来。

温宇脚刚落地,温茹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温热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胸前的衣服。

“哥哥,你去哪里了,我好担心你啊!”

温宇大手擦去温茹的眼泪,“对不起,小茹,哥哥不是故意不联系你,只是公司出事后,道上有人出一亿买我的命,我还没有查清楚是谁,怕你受到牵连。”

温宇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她的额头,哽咽着说,“小茹,哥哥是来向你辞行的……”

他还没说完,院子里汽笛声响起,

是顾之宸回来了。163生活网

第4章当着哥哥的面

顾之宸突然回来,温茹吓了一跳。

通过前几天的事,她已经彻底清醒,不再对他抱有幻想了。

他根本不会帮助温氏和大哥,只会落井下石,

她急忙把温宇推入衣帽间里藏身,按住他的嘴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大哥,你先委屈一下,等顾之宸走了,我开车带你出去。”

她把衣帽间关上落了锁,又掩上了衣帽间外的一扇门,在顾之宸进来的前一刻,把钥匙丢入床下。

顾之宸如闲庭信步般晃进来,在门口点了一根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温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浑身都不自在,试探着问,“你来干什么?”

顾之宸走近,喷了一口烟在她脸上,看温茹呛得咳了好一会,才抬起手像是想要给她拍拍后背。

温茹条件反射地躲开了他的手,顾之宸被她下意识的这个动作惹怒了,撕下了温柔的假面具。推荐163shenghuo.com

“看来你不喜欢我对你温柔,你喜欢粗暴一点是不是?”

他像往常一样,不容拒绝地抓住她扔在床上,按住她的身体,一阵狠吻。

想到大哥还在柜子,更会看到这一切,她抗拒更加厉害。

顾之宸一怒之下,扇了她一耳光,撕开睡裙,挤进双腿,不一会鲜血就染红了床单。

温茹半边脸都红肿了,瞥到顾之宸身后的衣帽间,又硬生生忍下了即将冲出喉头的痛呼。

顾之宸临近爆发的时候,俯下身,凑到她的耳边,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你说,你哥哥要是看见你现在的样子,该有多心疼?”

温茹瞬间眼睛就红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恨你!”

她掐住顾之宸脖子的双手下意识地收紧、再收紧,用上了她平生最大的力道。

顾之宸面色不改,甚至还把脖子往她的面前送,即使被掐住脖子,呼吸困难,他仍然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在赌,赌温茹爱他,舍不得伤他。小说: 等你一次花开在线阅读

果然,温如在他脸色青白,呼吸停止之前就松了手。

这场博弈,她一败涂地。

顾之宸离去之后,她才忍着剧痛,爬到床下,拿到钥匙,哆哆嗦嗦地转了很久,才打开了衣帽间。

温宇这几天一直东躲西藏,搞得很邋遢,但是他的贵公子气质是消磨不掉的,只要妹妹过得好,他怎么样都无所谓,而且他仍然相信自己能东山再起。

可是经过刚刚那一幕,他的世界正在坍塌。

温茹不忍去看温宇痛苦的表情,她受的苦正在报应在唯一的亲人身上。

她曾梦见温宇痛苦到扭曲的脸,现在,她最害怕的场景正在她面前血淋淋地上演。

温宇软弱地捂着脸无声流泪的样子深深刺伤了她。

良久,温宇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小茹,跟哥哥走吧,哥求你!”

看着他哭红的眼睛,温茹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她只能点头,“好。”

说完她就像小时候一样,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可是她心里明白,她离不开顾之宸。假装答应温宇,是骗温宇,也是骗她自己。

顾之宸盯着监视器,看着温茹久违的笑容,看着那张形状优美的小嘴里毫不犹豫地吐出一个“好”字,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第5章 走了好

这一夜,顾家的保安系统失灵了一般,温宇扶着温茹从后墙翻出,一路上可谓畅通无阻,温宇心里嘀咕了一下,但是此刻正在逃命,实在无暇多想。

“哥,怎么了?”温茹看大哥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

“没什么,但愿是我多心了。”温宇叹了口气,安慰她。

夜里凉风习习,码头边上人头攒动。

都是些年轻情侣,走得急了,女友还会扯一下,这个时候,前面的人就会可以放慢步子,以便两个人可以携手共进。

温茹痴痴地看着这些人,才想起,连这些简单的幸福,顾之宸也从未给过她。

温宇温暖的掌心覆盖住她的眼睛,轻柔的风吹开她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额角一道不起眼的疤痕,温宇轻吻疤痕,脱下外套,包住她冰冷的身体。

“走吧。”

温茹轻轻点头,靠在温宇的肩膀上。

温宇带着她左拐右拐,不知走了多久。

一艘中型游轮静静停泊在水边上,船体上用油漆画了个X,温宇把大拇指和食指合在一起,放进嘴里,吹了三下长的,停了两秒,又吹了两下短的。

他手指刚放下,舱门就打开了,通道连到了岸上,一个年轻男人张开怀抱,走出来。

“老吴!”温宇眼睛红了,上前给了他胸口一拳,右手环住他的肩膀,来了个男人间的熊抱。

老吴也看到温茹,笑着打趣,“这位就是大宇唯一宝贝的妹妹吧,上大学的时候整天就妹妹长妹妹短的,哈哈!”

温茹被他说得脸红了一下,“吴大哥见笑了,哥哥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老吴哈哈一笑,连连点头。

一行人进入船舱,老吴拿出了他珍藏的美酒,还亲自下厨做了牛排。

那一夜,爽朗的笑声响彻整个船舱……

吴赫安排兄妹俩洗漱过后,各自睡下。

温茹和衣而卧,睁着双眼等到凌晨时分,她脱下高跟鞋,拿在手上,轻手轻脚地踱步离开。

走到舱门那里,一个人影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等那个人走到灯下,明亮的烛火照亮了他俊朗的面容。

“原来是吴大哥啊,刚刚吓死我了。”温茹轻吐舌头,小声说道。

“小茹,你这是?”

“既然吴大哥看见了,我就直说了,我爱的人在这个城市,我哪里都去不了。我答应哥哥跟他走,只是缓兵之计,我怕他为我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而且我是个负累,跟着上路,只会连累哥哥。”

吴赫松了一口气,摸在怀里的手在温茹不注意的时候抽了出来。

他摸了摸她的头,用回忆般的口吻重复了一遍上船之前说的话:“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大宇就整天妹妹长妹妹短的。”

温茹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以为他要站在哥哥的立场上阻拦她,心里一阵着急。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吴大哥,你会告诉我哥吗?”

没想到,吴赫的答案和她的预料截然相反,“不会,我不会告诉大宇,你尽管放心走吧。”

温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噎了一下,提前想好的恳求的说辞都派不上用场了,只能干巴巴地道一句“谢谢”。

吴赫打开舱门,送温茹上岸,等温茹路过他的身边的时候,他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身前,一改刚才文质彬彬的形象,用力地掐着温茹的肩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走了就不要再回头!”

温茹肩膀吃痛,看着吴赫眼里的血丝,怔怔地点了下头。

第6章 出卖

第6章出卖

温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四面都是密封的墙,只有一个门可供进出。

霎时间,他就明白了什么,是老吴,出卖了他。

“吱啦。”老旧的木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响,一束微弱的光照在温宇的脸上,将他本来就泛白的脸庞衬托得更加渗人。

“哟,这不是温大少吗?”顾之宸顺手带上了房门,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拍了拍手,继续笑道:“温大少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顾之宸!”温宇声音嘶哑,死死地盯住他,像是一头关进铁笼的狮子,不断的挣扎咆哮。

顾之宸眯起双眼,脸上挂着久违的微笑,直到温宇精疲力尽,他才缓步走近,不含一丝感情的说道:“温大少,我可是对你想念得紧呐,今天好不容易碰面,咱俩肯定是要好好叙叙旧了。”

温宇突然平静了下来,既然顾之宸能把他绑到这里来,自然也不会那么轻易放任他离开。

可是接下来顾之宸的动作,确实让温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之宸随手搬了一条木凳,坐在他对面,脸上挂着机械的笑容,

两人距离不足一米,要不是温宇双手被牢牢的反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倒真像是许久未见叙旧的老朋友。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对视了三分钟,顾之宸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低头点上之后,再抬起头已经换上了一副认真脸,“温宇,看到我那样对你妹妹,心里难受吧?”

这句话像是一条导火线。

话音刚落,温宇立马激动的挣扎了起来,大声质问道:“顾之宸你这个王八蛋,我妹妹对你死心塌地,你居然还这样折磨她?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啊,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说着,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对着顾之宸吐了一口口水。

顾之宸无动于衷,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手帕,平静的擦了擦脸,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痛吧,痛就对了,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不过呢,你也不用那么激动,咱们有的是时间。”

顾之宸突然笑了笑,起身走向一个阴暗的角落,边走边说道:“你瞧,为了款待你温大少,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呢。”

温宇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直到他弯腰提起一个白色的手提箱,瞳孔猛地一缩。

……

大风刮得窗帘乱舞,“轰隆”一声雷响,温茹坐起身。

白色风信子的花纹,蓝色海岛的图案,入目都是熟悉的场景,她又回到了顾之宸的手掌心。

“哥哥呢,哥哥走了吗?”她双手拽紧头发,头痛欲裂,记忆慢慢清晰。

她突然想起,临走之时,老吴跟她说的一句话,他说,“走了就不要再回头。”

温茹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回去,回去哪里,是码头还是顾家,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脑海里突然炸雷一般,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发了疯一样爬起来找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

第7章 哥哥不见了

她胡乱的穿上衣服,三步并作两步跑下了楼,找到客厅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温茹放下电话,整个身体瘫倒在地上,心里那种莫名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想到哥哥有可能身处危险之中,她感觉仿佛整个世界在那一刻坍塌了下来。

“老吴,对,老吴。”温茹突然一个机灵,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披散着长发,赤着脚跑到码头,逮着人就打听。

可是一整天下来,她一无所获。

谁也没见过一艘带X的中型游轮,而且码头也没有一个叫吴赫的人,连人带船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到了夜里,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雨点像小石子般打在温茹的身上,可是她仿佛毫无知觉,身体已经感受不到痛,也不觉得冷和饿。

温茹的全身都泡在了雨水里,衣服贴在了身上,头发黏在脸庞上,一直在码头游荡,嘴里直念叨这两句话,“怎么会这样,哥哥呢?哥哥呢?”

过往的行人都以为这个漂亮的女孩疯了,露出了可惜的表情,可是谁也没有停留。

大雨冲刷着她的身体,她站在雨中,失了心神,如一座被雨水冲垮的堤坝,满目疮痍。

顾之宸坐在车里,盯着大雨中那抹瘦弱的身影,他的双手紧握住方向盘,用力到发白。

他是来欣赏温茹痛不欲生的样子,可是他发现他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跟随着她的身影,他开始为她而心痛。

温茹支撑不住地倒在地上,顾之宸摔开车门,迎着大雨冲向温茹……

温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一睁开眼,就是顾之宸的侧脸,喉咙干得冒烟,头痛欲裂,盛满水的玻璃杯就在床头柜上,她还是忍不住想先伸手摸摸顾之宸的发梢。

手伸出去一半,又缩了回来,“呵,多像一场梦啊,顾之宸怎么会安静地躺在她身边呢?他恨不得她死才对。”

顾之宸闭着眼睛,准确的抓住了温茹的手。

手指微动,十指紧扣,温茹的手触到他干燥的掌心,颤栗着感受这份难得的宁静,重新闭上了眼睛,不敢大声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个美梦。

在爱情里,所有人都是贪婪的,贪婪的想要拥有对方,哪怕只有短短一刻,就已胜过后半生所有的时光。

温茹能感受到顾之宸最近的变化。

以前她做的东西,他扫都不会扫一眼,直接倒掉;可是现在,他会嫌弃地批评两句,然后开始下筷。

以前他每到晚上都要带各种各样的女人回家,阳台卧室地板楼梯,无所禁忌;可是现在他下了班就回家,看看书,修剪一下花草,偶尔还游下泳。

温茹猜测着,是不是顾之宸厌倦了以折磨她为乐的日子,或者是,厌烦了她。

顾之宸每天下午4点就准时回家了,顾氏里的员工都在猜测老板是不是养了情人。

谣言往往传播得比事实更快,于是在顾之宸不知道的情况下,大家都知道,他有了一位“绯闻情人”。

等你一次花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等你一次花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都市修真魔少18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魔少18章小说书名:都市修真魔少第十九章武技“凌轩你修炼出内力了?”凌老爷子进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道。凌轩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出自己是修真者,毕竟修真者那是狂甩霸气吊炸天而且很神秘的职业,就算凌轩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凌轩以前我请神医给你检查,说你的体质修炼不出来内力,你当时的确怎么修炼内力都无法修炼出来,但你现在却拥有了内力,凌轩你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从凌轩秒杀了凌天的时候,凌老爷子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当年给凌轩检查身体的时候,凌老爷子亲自去的,而且诊断出凌轩无法修炼出来内力体质

  • 桃运天王18章

    原标题:桃运天王18章书名:桃运天王第十八章我叫张天“嗤”一道血花飞溅而出,不等血花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叶凡已经闪电般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腹部,将他踹得整个的朝后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一阵惨叫响起。然后叶凡也不等这些人冲来,而是直接冲向了这十多名混子,一把抓住了一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那人的手臂竟然被他一把拧断,然后反手一耳光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将其抽得朝一旁飞去,紧接着直接一脚踹出,踹在了第三人的双腿之间,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的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射而起,死死的夹住

  • 纵横异界时空18章

    原标题:纵横异界时空18章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十八章真正的历练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丝丝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林磊的脸上,这让刚刚经历过生死的林磊感觉暖暖的。威斯森林也越发活跃起来,不时会有妖兽的吼声从森林深处传来,这让林磊心安了不少,这总比那种静的让人心发慌要好得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林磊看小龙一直在前面飞着,有点不耐烦了。小龙是不觉得累,林磊可是完全靠着双脚走路啊。“看到前面那个草丛了吗?抓紧时间!”林磊顺着小龙指的方向看去,一片片茂密的紫色草丛,如果人躲在里面的话,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看

  • 纵宠佣兵狂后18章

    原标题:纵宠佣兵狂后18章小说名:纵宠佣兵狂后第十八章:万丈深渊云妄山。山风吹得急,一身白衣的女子站的如同悬崖边上傲然的孤松,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微光。凤云霄靠近崖边,俯身望向悬崖,悬崖陡峭,怪石嶙峋。峭壁之上,一朵一朵开得妖娆红艳的莲花迎风摆动。花瓣如鲜血一样的红。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莲花。纯洁中透着妖娆,她虽然不认识这东西,但知道,这一定是好东西,恐怕不只调气血这么简单。她站起身来,右手托着下巴,像福尔摩斯思考问题时的状态。“都说好东西都难得到,这血莲花倒是生长得在够危险的地方

  • 总裁下手留情18章

    原标题:总裁下手留情18章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十八章:临少的宠爱洛云夕这人也巧,属于棉花类型的,只要你不是太过分,不触及她的底线,在外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给人一种错觉,这人就是一小白兔。但如果你真那么想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只有和洛云夕亲近的才了解这丫头的本性就一扮猪吃老虎的货,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给坑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在徐丽丽训她的时候,洛云夕就装得很羞愧的样子低头看鞋尖,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什么的。心里却在想,这明显是找不到事做,来找她一个新人开刷来的,自己说得越多就

  • 都市最高手18章

    原标题:都市最高手18章小说名字:都市最高手第0018章军训开始“那可以毁约呀,把钱给他不就得了。”孙如婷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爸爸担心你。”“担心我?担心我他就不会一天到晚都不在家陪我了。”明显孙如婷是在埋怨父亲。“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爸爸整天忙活的,希望你能体谅,还有这是那个保镖的资料。”安叔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等到黎安走后,孙如婷感觉到自己有点太过分了,爸爸是怎样的人,她是知道的,从小母亲就失踪了,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她拉扯大,现在好

  • 羽帝18章

    原标题:羽帝18章小说名字:羽帝18原来如此赵府门前,一个剑眉星目的白衣少男用手指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少年脸庞充满了愤怒,似乎遇见了仇人一般,一些路人疑惑地看着这三位少男少女,更有一些眼尖之人认出了白衣少年便是若水城之中陈家的少主,而另外两名女子却是颇为面生。“什么..什么是我,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柳絮看着神色疯狂地陈羽,眼神略微有点躲闪,但却还要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一旁的赵茜微微偏过头,看着柳絮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这一切我都明白了,你他娘的不就是怕我高攀了你?居然如此狠毒,看来你们天

  • 修罗武尊18章

    原标题:修罗武尊18章小说名字:修罗武尊第十八章上品仙器“天地混沌破天,日月星辰灭地,阴阳二气星辰,遁锁乾坤万里,万千大道任我行,五行之火皆心中,灭龙十八魔咒,给我破...”白松大喝一声,双手轻轻合十,口中默念灵诀,随手打出一掌,未等欧阳洛反应,一道白光划过半空,欧阳洛浑身一沉,几条灵力幻化的巨龙,凭空降临于世,缠绕在欧阳洛身旁,把其牢牢给困住。欧阳洛挣扎半天,浑身有力使不出来,只好放弃了抵抗,望着天空一阵哀叹,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二人一切顺利,能够逃脱魔掌。见状,白松冷哼一声,右手伸入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