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三千爱不敌情深 大结局

2017/12/29 14:25:25 来源:网络 [ ]

书名:三千爱不敌情深

第一章:劈腿男

南郊香榭高档住宅区。三千爱不敌情深 大结局

向晚清站在房间门口,捏了捏手包带,抬手按响门铃。

跟季礼臣在一起三年,今天却是第一次来他家。

想到等下要说的事,她呼吸稍有些紧张,手心也都是汗。

“谁啊?”

房间里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别样的余韵隔着门板听得并不真切。

房门打开,传来浴室花洒淅沥的水声,向晚清看下半身只裹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晶莹的水滴正从清爽的短发滑过棱角如塑的俊脸,沿着结实的胸膛一路滑进小腹……

眼前景象完全突破两人交往以来最大尺度,向晚清不由眼皮跳了下,脸热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

“礼臣是外卖送来了吗?”

娇俏柔软的声音打断向晚清从浴室传来,伴随停止的水声,向晚清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女人,裹着宽大男士浴袍露出两条白细的玉腿朝门口过来,随着走动光着脚在地上留下一道玲珑的脚印,配着那张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可爱又性感。

女人走到季礼臣身边,娇小的身子小鸟依人靠在男人胸膛,柔嫩的脸颊贴着男人结实的肌肉,看到门口站着的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危机感下意识手臂宣誓主权般紧紧环着男人的腰。

“礼臣你跟向大小姐认识呀?”宋佳慧仰起头看着头顶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娇软的声音带着可爱的醋意,一向最容易让男人成就满足感。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轻啄怀里小女人粉嫩的唇瓣,瞥了向晚清一眼轻蔑道:“也只是认识而已,宝贝你别多想。”

只是认识而已……

他们在一起三年说这话是有多讽刺。

眼前这一幕,看的向晚清心头发紧,像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着心脏泛起一股疼痛,却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咬紧下唇忍住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季礼臣挑眉不耐烦地扫了门口的女人一眼,看腻了她什么事都是不咸不淡的同一副表情,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是那副冷艳高贵的模样仿佛总高别人一等。

男人语气里的不耐轻嘲向晚清怎么会听不出,攥紧手指内心急剧挣扎过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开口道:“我需要一些钱给妈妈交……”

“医药费”三个字还没完全说完,靠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便不合时宜的娇笑出声:

“向小姐是在求礼臣帮忙吗?可是我怎么听的像女王下命令一样,向家都没落成这样了,您还能撑着一身骨气真是难得。”

宋佳慧出席晚宴见过向晚清,那时候的女人光鲜亮丽明媚的好像奥地利最尊贵耀眼的钻石,夺去所有男人瞩目青睐,而包括她的其余女人就成了莹辉之光的萤火虫,完全被淹没在耀人光芒中。

落地凤凰不如鸡,昔日的G市第一千金,天之骄女,落魄到这种地步还死撑面子的样子实在可笑又让人爽快。阅读163shenghuo.com

向晚清被她话里话外明朝暗讽的一阵尴尬屈辱,捏紧拳头脱口而出道:“我有没有骨气都总比宋小姐谄媚勾引别人男朋友强!”

“我没有!”宋佳慧一向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一双美眸泫然欲泣求助地望向高大的男人,“礼臣……”

“向晚清这里是我家,你适可而止!”季礼臣将宋佳慧护在身后,向前一步与向晚清面对面对视,“我之前给你发过短信已经说清楚,我们分手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砰!”

向晚清看着截断消失在厚重门板后的背影,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巨大的房门关闭巨响声中颤抖几下,仿佛瞬息之间沧海桑田。

八月的A市阴霾酝酿了一整天的暴雨戛然而至,向晚清走在路面上,浅咖色的蝙蝠衫。

脚下没有防备踩到石头高跟鞋一歪失去重心摔坐在路边,恰逢一辆汽车从身边开过,溅起一片泥水哗然兜头落在她身上。

“啊啊啊!”

浑身上下都湿透又摔倒被溅了一身泥,向晚清抱着擦伤的膝盖捂着头发泄出声。

仰头任由瓢泼大雨噼啪打在细嫩的脸颊上,终于忍不住眼泪混合着雨一起滑落下来。

从前父母给她衣食无忧的优渥成长环境,如今她连父亲毕生心血的公司都挽救不了。

欠了一屁股债,母亲又重病住院急需医药费,所有重担压在她一个人肩上。三千爱不敌情深 大结局此时稀冷的马路上,瓢泼大声的雨水中,连日来所有委屈和压抑终于找到宣泄口。

停车倒退回来的黑色商务卡宴上,透过咖啡色玻璃看到马路牙子上坐着抱着膝盖蜷缩一团,像个气狠的孩子一样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微微敛眸。

墨司南勾了勾唇角,打开了驾驶座车门。

“天大的事情值得哭的这么委屈?”

雨水里淋得冰凉的肩上温热袭来,向晚清感觉带着温暖气息的重量压下来。

哽咽的抬头吸了吸鼻子,泪眼模糊的看着站在身前为他披上外套挡住大雨的男人,

那一眼,无论后来经历多少世事变迁浮沉事了,向晚清都记得男人引眉淡笑的模样,从此清贵疏冷不可驳逆的姿态强势破入她的世界。

氤氲的水汽蒸腾缭绕浴室半空,身子躺在浴缸中温热的水流熨帖着冰凉的身子渐渐回温。

捧了一捧水扑在脸颊上顺着纯净的肌肤滑落下来,跟一个相当于陌生的男人回家在他浴室梳洗,这在以前是她绝对不会做的出格事情,向家的房子被抵债收回,她每天跟妈妈住在医院里陪床,淋了雨又一身脏乱她实在没办法才跟着墨司南回家。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想到墨司南,那个男人花名在外又出了名的冷酷总裁,会这么好心的平白无故带她回来……

这些天四处奔波已经是身心皆惫,向晚清脑袋里想着事情靠在浴缸上睡了过去。

“这孩子出去了也不知道关浴室的灯。”

迷迷糊糊向晚清仿佛听到有人说话,实在是困得很了怎么也睁不开眼,忘了自己是在别人家里,等到开门声响,她撑着睡眼看过去,惊得瞬间睡意全无。

第二章:罂粟般的男人

“别进来!”向晚清下意识抱紧自己胸口,整个人几乎埋进水里。

“对不起对不起,阿姨不知道你在洗澡。”浴室门刚打开一半迈进一只脚的中年美妇闻声一怔,随即笑吟吟地为女孩将门关上,回身找自己包翻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

“喂,臭小子找了女朋友带回家了居然也不告诉我,你扔着人家姑娘一个人在家跑出去干嘛去了?”秦淑慧对着电话责问着,脸上拘着满满的喜色掩都掩不住。三千爱不敌情深 大结局

向晚清坐在浴缸里到现在都惊魂不定,听到浴室门外下楼的脚步声,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浴室磨砂玻璃门印出高大而修长的身影,墨司南敲了敲门,将手中的某品牌手提袋放在地上,磁性的声音隔着玻璃门板传来,“换洗衣服放在门口,你换好了到楼下。”

向晚清闻声应了“嗯”一声,等确定墨司南离开,从浴缸出来裹了一条浴巾,小心翼翼的拉开一条门缝,看到地上放的手提袋中的衣服,伸手拿了进来。

Chanel新一季藕荷色雪纺连身裙,穿在身上衬得镜子里的人更加肤白胜雪,沾着水滴的长发及腰,精致眉眼性状娇好的唇紧抿,气质清冷干净。

刚才听墨司南妈妈的语气又这么快打电话叫他回来,明显是误会了什么。

坐在客厅沙发上,秦淑慧看到她亲热的拉着她手格外欢喜的喊她名字话家常,完全想不到向晚清想要解释清楚,奈何找不到机会开口。

当听到墨妈妈问他们交往了多久,什么时候打算结婚时候,向晚清忙不迭摇头找到机会开口澄清,“阿姨我跟墨先生我们……”

“还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墨司南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抢过她的话来回答了一句这么模棱两可的话。

他们不仅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是压根就没开始谈好吗?

向晚清不解地看了墨司南一眼,想要说清楚,没想到墨妈妈下一个动作直接看的她一愣。

秦淑慧一巴掌拍在墨司南背上声音闷重有力,瞪着眼嗔怪道:“你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把人家女孩带回家了居然还说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难道非要等怀孕了奉子成婚才是时候吗?!”

奉子成婚?

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向晚清不淡定了,再不解释清楚,这弯越绕越大更混乱了,“阿姨您误会了,我跟墨先生并没有在一起。”

“没有在一起?”秦淑慧听了明显一愣,随后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眼,皱了皱眉摇头否定了某种猜想,看了一眼清冷高雅,坐在自己身边说话进退有度大方得体的向晚清,点了点头。

“阿姨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女孩,结了婚在一起也一样。”秦淑慧拍着她的手,说话间神情一副很是认可的模样。

“……”向晚清解释无力,明显她说的在一起和墨妈妈理解的差劈了,完全不是同一个意思。

墨司南坐在对面,看着张了张嘴一直试图想要解释又礼貌的不好意思打断母亲说话,因为插不上话向晚清一脸乖巧听得认真,又窘迫急的小脸儿纠结成一团。

唇角扬起一抹弧度,觉得眼前一幕格外顺眼。

相比每天被母亲追着要儿媳妇,也是时候让她转移注意力离开他身上。

仅剩两个人在客厅,向晚清攥了攥放在膝盖上的手,扬起下颌对对面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道:“今天…谢谢你,回去以后我会把买衣服的钱寄回给你。”

说着起身准备离开,没成想高跟鞋踩着地毯脚下一歪,身上的雪纺长裙绊住膝盖迈不开步子,重心不稳朝前结结实实摔在对面的男人身上。

好巧不巧的,她的手撑在身下,结果却按在了男人关键部位,痛的男人闷哼一声,被女人下意识一捏,某种异样的快感犹如一股电流蹿出小腹迸裂一束火花。

“如果这是你的酬谢方式,我倒也勉强乐意接受。”男人低头看着抱了满怀的女人,眼睛微眯,眼底深邃的目光仿佛漩涡带着无穷吸力,向晚清愣了一瞬,反应过来脸颊瞬间漫上一层酡红,推开男人站起来,看着男人俊脸的脸上有着恼色:“如果是这样那我想墨先生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

“哦?我以为向小姐走投无路流落街头跟我回来是以身相许……”男人噙着一抹笑意却不达眼底。

一个月前向阳集团破产,董事长向庆天承受不住高额负债抑郁症自杀,大厦倾覆,夕日的第一豪门朝夕哗变,墙倒众人推。

墨司南深冷的眸子睨视着闻言瞬间变脸的女人,点燃了一支烟,慵懒而矜雅地靠在沙发中,吐了一口烟雾缭绕模糊了女人精致的容颜,“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

如果说向家是G市第一豪门,那么墨家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世家,百年底蕴传承在外界看来神秘而强大。

墨司南作为墨家二少爷,一手独立创建了墨南集团,短短四年集团发展迅猛,墨司南的名字也因此频繁登上各大财经杂志封面,成为商界传奇新秀。

如此优秀卓越的男人忽然张口要她嫁给他,给她想要的一切。

不动心是不可能的,眼前的男人刀削斧刻宛如上帝最精心的艺术品的一张脸,深眸敛动间如罂粟对任何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可明知是罂粟,入之将会深陷沉迷,她怎么可能明知故犯。

“对不起。”向晚清收敛心底因为男人的悸动,避开男人精睿的目光垂眸,“如果之前有让墨先生误会的地方,还请见谅,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去做交易。”

话说完,她不作久留,拿起沙发上的手包,拎着自己替换下的衣服起身朝门外走,每一步走的都很稳健。

墨司南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脊背挺的直直的看起来倔强而坚定。

出了别墅大门走了不远,向晚清回头望向身后风格迥异的别墅,意外的撞到临窗而立的男人。

第三章:向晚晴是他的人

那双幽深眸子漆黑如墨,隔着二楼高大透明的落地窗遥望着她,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勾唇,向晚清像是被惊张的小鹿,转身加快脚步落荒而逃。

“放下话去,向晚清是我定下的人。”别墅二楼临窗而立的男人挂断手机,望着渐行渐远的猎物,眼睛里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深笑。

打车到市第一医院, 向晚清刚进病房看到里面站在母亲昏迷的病床前的男人,转身退了出来。

“小小姐!”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听到响动看到向晚清追了出来,大步跨前挡住她去路,“您还在生先生的气吗?”

“我从来不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心神。”向晚清扬着下巴一脸倨傲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一仆不侍二主,顾风你在那个男人身边呆的到是安心,回去告诉他,以后别再来打扰我和母亲!”

她们母女是死是活,都与那个男人没有半点儿关系。

“顾风原本就是老爷为大少爷培养的人。”

顾风不卑不亢的恭敬解释一句,看着错身要走开的向晚清叹了一口气,“小小姐您如果这次不跟我回去,大少爷有的是办法把你弄到他眼前,您这又是何必,跟大少爷对着干最后吃亏的还是您啊,而且您母亲的身体也拖不起了……”

闻言向晚清忽然停下步子,回头冷冷地盯着顾风的眼睛,直到看的顾风感觉心虚。听到她冷的渗人的声音,“那个男人有什么手段冲着我来,他敢动我母亲一下我拼死也会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向晚清的声音带着鱼死网破的恨意,说完甩开顾风的手转身离开。

“小小姐您误会了,大少爷没有拿您母亲威胁的意思,只是想帮你们……”

顾风的声音飘荡在背后的医院走廊越来越远。

帮她们?

当初害的向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居然说想帮她们,真是讽刺!

母亲跟她一样恨透了那个男人,她相信如果母亲醒着也绝对不会让她用那个男人的一分钱。

季风公司门前,门口安保看到自动玻璃门走出的男人恭敬的打招呼:“季总。”

“季礼臣!”

等在一边的向晚清看到人出来直接走了上去,她从医院出来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季礼臣提前吩咐门卫不要让向晚清进来,没想到她不死心竟然一直在外面等着。

“我们换个地方说。”季礼臣拖着女人手腕拉着她往路边便道走,季氏附近有家餐厅,季礼臣带着向晚清进了一间包厢,向晚清直接甩开男人的手,“我不是来吃饭的。”

“可我饿了,公司很忙我午餐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季礼臣说着喊来服务生点餐,点好自己那一份后,抬头看向对面,向晚清扭头对服务生道:“给我一杯柠檬汁,谢谢。”

季礼臣闻言皱了皱眉头,没有阻拦,他们已经分手了,她喝什么对胃好不好也已经跟他没关系。

“现在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牵扯被人看到让佳慧误会”

向晚清双手手指交叉放在餐桌上,抬头盯着男人一字一句道:“我需要五百万,等我找到工作如数还给你。”

她要付清妈妈医药费后把向家的别墅买回来,只有那里才是她和妈妈的家。

“季氏现在资金也很紧张……”

“我不是来请求你的。”向晚清果决的打断他的话,一双眸子泛着犀冷的光一眨不眨盯着季礼臣,“这是你欠我的,季家能有今天的发展,没有向家的帮扶早就在三年前破产了!”

三年前她跟季礼臣交往不久季风公司周转资金短缺一度要宣告破产,是她请父亲帮忙注资缓解季氏危机,等到季氏缓过来又如数还了回去。

几个亿的资金,足够买下当时季氏一大半股份,最后向家却什么都没要。

季礼臣自知季家能发展到如今地步离不开向晚清,但女人高人一等的姿态仍旧让人恼火,就在他打算答应向晚清时,背后的包厢门打开。

“礼臣?”

宋佳慧看着背对着自己和向晚清同桌用餐的季礼臣,不敢置信的叫出声。

她中午打电话给季礼臣说一起用餐,他说公司忙没有时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们。

“不好意思我忘了这间包厢已经有客人了,我带您去隔壁吧。”服务生打开门看到里面有人连忙出声道歉,没想到被宋佳慧开口拒绝,“不用了,我看他们也吃不下。”

宋佳慧转身要走,季礼臣反应过来拉住她,“佳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什么样?你不是说你没时间吃午餐吗,我原本想你爱吃这里的菜打包了给你送到公司,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陪前女友吃饭,如果你对她旧情未了可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宋佳慧说完甩开他的手,哭着跑出了包厢。

“佳慧!”季礼臣喊了一声,望着宋佳慧哭着跑出去的背影,回头恶狠狠地瞪着坐在那里装无辜的女人,“是你设计的,故意在公司拦住我,然后通知佳慧过来让她误会。”

虽然是问题男人却说的是肯定句,明显认定了是向晚清设计。她就呵呵了,她去找季礼臣不假,但餐厅是季礼臣选的,包厢也是他提出进的,现在什么脏水都往他身上扣?

女人脸上明显的嘲弄神色刺激到季礼臣,口不择言道:“向晚清你不用跟我解释,我现在就告诉你,想让我帮你休想,以后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拉开包厢门离开去追宋佳慧。

向晚清一个人坐在包厢里,脸上的轻嘲越来越明显,她笑着看着对面桌上摆的还未动过的牛排,一模一样的菜式,同样的地点,可是她跟季礼臣时隔不久再来这里身份却天翻地覆,不再是情侣,他视她如仇。

“小姐您的柠檬水。”服务生走进来将餐盘上的柠檬水端给向晚清,却被半路截住,下一秒整杯水泼在了向晚清脸上。

三千爱不敌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三千爱不敌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占卜邪后:陛下的心尖宠1章(第一章 火祭)

    原标题:占卜邪后:陛下的心尖宠1章(第一章火祭)小说名称:占卜邪后:陛下的心尖宠第一章火祭烫,浑身火浴般的灼烫!云姬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一片肆天的火海,喉咙一滞,更有浓烟滚滚入鼻,引得她剧烈地咳嗽着。噼噼啪啪,剧烈燃烧的声音响起,并有缕缕肉香伴随其中。云姬已是痛到喉咙干哑,只死命地挣扎着,猛然从一米多高的柴堆上滚落了下去。身子重重滚动着,犹如一只烤熟了并散架了的野味。火蛇依旧肆虐吞噬着云姬的身体,云姬却是却翻滚的力气都消散殆尽。“水!来人!快泼水!”遥远的呼喊急速破天传来。顷刻之间,云姬身上

  • 报复黑粉,上了她哥1章(第一章我还没活够)

    原标题:报复黑粉,上了她哥1章(第一章我还没活够)小说名称:报复黑粉,上了她哥第一章我还没活够古北又单方面被他哥古西殴打。最近他天天出去浪,给那些小模特花去的钱像是流水一样,古西调了他的银行流水,气的当场把古北叫回家。古北向来没皮没脸,他也不是第一次给小模特们花钱了,往常被哥哥呲两句还挺美,然而这回还没等美呢,被他哥一脚踹翻在地。光滑洁净的地板,他摔倒在地愣是没刹住车,脑袋直直的撞在厚重的花盆上,发出咚的一声。“哥……”古北话都没说完,就翻了白眼。古西并没有理会他,看了看手里的A4纸,气的想过去

  • 仙武真尊1章(第一章棺材仔)

    原标题:仙武真尊1章(第一章棺材仔)小说书名:仙武真尊第一章棺材仔七月一日,岳阳山上上下下来了不少人。原是岳阳宗开山收新晋弟子,所以人声鼎沸,极为喧闹。“李师兄,你看山上那个人好奇怪啊,他是在修炼吗?”一位十四岁,身穿粉红色长裙,晶莹剔透,五官精致的少女,柔柔问道。旁边的李师绩,是岳阳宗的外门弟子,不屑一顾的说:“嗨,灵儿师妹,你说他啊?一个白痴,不用理会,脑子有毛病的。”周灵儿微微皱眉:“我看他背负这么重的东西,肯定是为了锻炼肉体。”“棺材仔而已,三等灵脉还颇为不如,杂乱无章,无法修行,只不过

  • 名门挚宠:总裁大人悠着点1章(第一章被逃婚了)

    原标题:名门挚宠:总裁大人悠着点1章(第一章被逃婚了)小说:名门挚宠:总裁大人悠着点第一章被逃婚了今天应该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到现在她还嗅得到空气中鲜花的香味,只是夹杂了苦涩的味道。紧致的蕾丝纱裙,那是她自己花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亲手制作,手中的花束,礼堂的布置,甚至是哪被扔在脚边皱了的请帖,无一不是她的心血。不施粉黛便已清丽脱俗的容颜此刻那么安静,她一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个很长很长,怎么都醒不来的噩梦。是的,等她下一次真开眼,那个自己用尽心力爱着的男人一定会像往常一样将自己抱在怀里,轻声细

  • 宠婚撩人:总裁老公慢点宠1章(第1章黑暗中潜伏的危机)

    原标题:宠婚撩人:总裁老公慢点宠1章(第1章黑暗中潜伏的危机)小说名字:宠婚撩人:总裁老公慢点宠第1章黑暗中潜伏的危机天际边红霞染红了地平线,把一切都笼罩在期间。遥远的霞丝照耀着大地,沐浴黄昏的金色彩带在天边镀上世界最美的色彩,熏焚的红霞,染红了苍穹,掩盖起时间遗漏的瑕疵。黄昏的降临,预示着白天的结束,彰显了黑夜即将蔓延。街道尽头一座不起眼的楼阁,过早点起了橘色的小台灯。风撩起厚重的窗幔,沙拉沙拉的声响中,伴随着断断续续令人酥软的声。“不——不要——不要了……”喘气声,夹杂着虚弱的低吟,带来令人

  • 逆袭通天眼1章(第1章砸出来的特异功能)

    原标题:逆袭通天眼1章(第1章砸出来的特异功能)小说名:逆袭通天眼第1章砸出来的特异功能王志飞手里拿一张招聘简历,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夜来香夜总会,他来这里应聘服务生。“哎,你干嘛?这不是酒店,这是夜总会。”王志飞刚进门口,便被一个三十多岁脸色黝黑的保安拦住。“我来的就是夜总会。”王志飞说完,继续往里走。黑脸保安一把把王志飞拽住:“夜总会不能拖行李箱进去”“为什么?”王志飞一愣,回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黑脸保安。“看我干嘛?我说不行就不行!”黑脸保安说着朝王志飞的头打了一下。王志飞顺手一把把

  • 张秃子的忐忑人生笔记1章(1惑与醉)

    原标题:张秃子的忐忑人生笔记1章(1惑与醉)小说:张秃子的忐忑人生笔记1惑与醉想写一个关于70后的故事,虽然自己出生在70后,可能是由于刚刚过了不惑之年,还不能全面的认识自己,所以,也不能全面地总结70后的情况。也在网上与朋友之间征集了意见或建议,大家都是很支持的。我是77年生人,按照实际的农历生日是正月初七,在皖北也就是送火神爷的日子。所以,小时候,每当在我生日那天,我会克服一切困难,绑上一个比其他人都大都结实的火把,点着后跑起来,尽可能地把火把送的更远。记得,好像大人说,谁的火把送的越远,谁

  • 帝姬策:魅惑江山1章(第1章 楔子)

    原标题:帝姬策:魅惑江山1章(第1章楔子)小说书名:帝姬策:魅惑江山第1章楔子天气昏沉,夜未央,清寒的街道之上,一座恢宏大气、颇具历史底蕴的大宅之外,一面色冷峻、身披铠甲的男子坐在一高大的骏马之上,他的身后乌泱泱站着数百个士兵,在这样的天色之下,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肃穆。良久,男子突然抽搐腰间的青锋剑,指向天际,吼道:“众将听令,给我上,一个不留!”一声令下,数百士兵便如猛兽一般,冲向那府宅。所到之处,遍地哀鸿,只片刻,这座本是安详宁静的宅子被这鲜血染上了艳绝的颜色。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