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隐婚暖妻:老公,请放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31 0:15: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隐婚暖妻:老公,请放手
第8章 拿什么资格

  深吸了一口气,只要是关于顾念琛的,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她都想知道。说明163shenghuo.com

  就如同曾经,她总是会跑去问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江铭佑关于顾念琛的事情。

  她虽然是江家的私生女,但和江铭佑的关系一直很好。

  而顾念琛是江铭佑的高中同学兼好友。

  “你说吧!我听着。”

  “阑珊,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余阑珊苦笑了一下,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嗯,不会的。”

  “前几天的慈善晚宴你知道吧!”

  她当然知道,那天早上报纸就是顾念琛和白瑾瑜走红毯的照片。阅读163shenghuo.com

  “嗯。”

  “听说顾念琛在慈善晚宴上面拍下了一套钻石项链送给白瑾瑜。”

  余阑珊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云淡风轻的反问着:“就是这事?”

  那端的人被余阑珊这句话问住了,反应过来,道:“阑珊,这事不大吗?你可是他的妻子,你老公······”

  “梦梦,你知道的,我和他的关系。”

  “阑珊,对不起啦。”叶梦很抱歉,刚知道消息就急忙想告诉她,没有想到提到了阑珊的伤疤,“阑珊,你这么爱他,你可以告诉他的。”

  阑珊抬眸看着幽深夜空中悬着的皓月,她有资格告诉他吗?他是天之骄子,而她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罢了。

  他们之间本来就不该有交际的。来自163shenghuo.com

  如果不是江雪柔突然失踪,江家人也不会让自己替江雪柔嫁给他。

  “梦梦,爱情都是单方面的。”

  是的,在她余阑珊的爱情中,只会是独角戏。

  “阑珊,你们这么多年了,说不定顾念琛也喜欢上你了。”

  会吗?不会的。

  结婚三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然,他们相处在一起的日子多不过一个月。

  会产生感情吗?

  “不会的,他爱的人是江雪柔。推荐163shenghuo.com

  “阑珊。”叶梦也替阑珊忧伤,就如同她一样,可以看到他,就是无法走进他的心底,他的世界只有那一个人。

  回到熏锦园已经是十二点了。

  和叶梦通完电话,在别墅的花园里就整整做了几个小时。

  屋内漆黑一片,余阑珊已经习惯了在黑夜中行走,赤脚走了上去。

  整个人很是疲惫,进了自己的房间,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床上,不想再去思考任何,闭上眼睛脑海中却全是顾念琛和白瑾瑜走在红毯上的画面。

  男的英俊潇洒,女的高贵典雅,真的是天生一对。163生活网

  睡意刚席卷上心头,门外巨大的声音响起,余阑珊警觉的睁开眼睛,伸手按了灯,快速起床,手刚落到门把上,便听到管家的声音传来,“少爷,您小心点,别摔着了。”

  余阑珊心一紧,快速拉开门朝外走去,便看到醉酒的人被管家扶着上楼,管家注意到余阑珊,对着她道:“少夫人。”

  “他怎么喝的这么醉啊!”余阑珊不忍心还是朝他走了过去。

  浓郁的酒味刺入她的鼻翼之中,连忙对着管家道:“我来吧!您上了年纪早点休息。”

  管家犹豫了一下,担心余阑珊单薄的身子扶不动顾念琛,但转念一下,这样也或许可以让两个人的关系改善,让少爷看到少夫人的好,于是便道:“好,那麻烦少夫人了。”

  “嗯。”余阑珊扶过顾念琛,重重的力量压在她单薄的身子上,扶着他艰难的朝主卧室走去。版权163shenghuo.com

  将他放在床上,蹲下身脱下他脚下的鞋子袜子将他双脚放上床,看着他醉酒难受的样子,余阑珊快速折身朝浴室走去,拧了湿帕子出来,帮他擦着脸上的汗液,看到他的衬衣上有他呕吐过之后残留的异物,放下手中的帕子,犹豫了一下,伸手解着他衬衣纽扣。

  余阑珊刚接到第五颗纽扣时,手腕突然被人狠狠的握住,力道袭来,余阑珊立即松手。

  只见顾念琛因为酗酒之后一双猩红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她,余阑珊心突突突狂跳起来。

  旋即,伤人的话语重重的砸了下来,“余阑珊,你还真是饥不择食,想趁我醉酒对我做点什么,是不是?”

  “我······”余阑珊顿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她并不是。

  刚想解释,整个人被他狠狠一拽,整个身子直直的摔在了他的身上,浓郁的酒味刺激着她的大脑神经,让她一时乱了心智。

  “还真是不要脸,我不过是扯了你一下整个人就摔上来了,是不是又想求我回江家,嗯?”下巴被他狠狠的捏着,疼的余阑珊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余阑珊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缓缓道:“我不是。”

  “不是?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我昨晚上没有满足你。”说罢,顾念琛猛的翻身将余阑珊压在了身下。

第9章 一念阑珊,至此终生

  余阑珊挣扎着但是奈何力量悬殊。

  身上的衣服很快被他扯掉,“不要。”余阑珊哀求着。

  “不要?那你拿什么资格要求我去江家。”顾念琛凌厉的话语砸在她的头顶上。

  余阑珊死死咬着自己的唇瓣。

顾念琛看着身下的人,眸中流淌着哀神的情绪,她难受,他更难受。

  为什么江家的人对她如此的不好,她就是不知道反抗呢!

  她的性子怎么这么弱。

  如果今天自己没有去带她出来,她会不会被那些人狠狠的责骂?

  想到这里,顾念琛心底更加的窝火。

  俯身狠狠的咬住她的唇,揪着她的舌头,余阑珊只感觉到自己舌头一阵酥麻,旋即,一阵疼痛席卷着她的身子。

  余阑珊用着自己仅存的力量,不停的拍打着身上的人,双腿胡乱的踢着。

  但她越是这样顾念琛越是不放过她。

  唇齿之间已经麻木到似乎不像是她的了,眼泪不停的从眼眶中滑落。

  任凭她怎样哭喊顾念琛都对她熟视无睹。

  疯狂之后,顾念琛一双情-欲未散去的眸子看着身边已经晕厥过去的人,耳边的碎发不知是被纵-情之后的汗液打湿了,还是被她的泪水,他知道刚才她哭的厉害。

  但他的理智被吞噬掉了,不管她怎么哭,怎么闹腾,他就是不想放过她。

  顾念琛微微撑起自己的身子在她的眉心上吻下了一个吻,细细的凝着她。

  这是他深爱了十几年的女孩,但他却无法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那一年,他七岁,跟着父亲顾泽去西郊一个农庄钓鱼。

  远远,他看到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宛如一个小天使,站在池塘边垫着小脚尖,勾着身子伸手想要采摘荷花,面色胀的通红,他沿着池塘边走了过去,想要帮他摘荷花,还没有走到,便听到“扑通”一声,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掉入了水中。

  “啊···救命啊!”稚嫩的声音在水中响起,只见她的脑袋忽隐忽现的浮在水面,手不停的挥着,晕开一朵朵水花。

  “救命····救···”女孩沉入了水中。

  小顾念琛快速跑过去,跳入水中,在水在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孩,心脏紧张的快要跳了出来,拉住她悬着的手,拉着她上了岸。

  将她放在地上,“醒醒,醒醒。”小顾念琛不停的摇着小阑珊的身子,但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小时候的小顾念琛就已经懂了很多知识,鬼使神差的给她做了人工呼吸,看着她缓缓清醒了过来,但也只是片刻。

  “念琛,怎么了?”

  “爸爸,她落水了。”

  “我看看。”顾泽蹲下身子,把了她的脉,“没事的,等她醒来就很好了,我们要回去了。”

  “可是,她怎么办?”

  “她能够来这里肯定有家人在附近。”

  小顾念琛还是有些担忧,顾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她没事了,我们走吧!你衣服打湿了,还不快回去待会会着凉。”

  小顾念琛点点头,顾泽牵过他的手,余光注意到那朵荷花,松开顾泽的手,道:“爸爸,等等。”走到池边伸手将那朵荷花摘了下来,蹲下身子,放在小阑珊的手中。

  顾念琛看着身边脸上还带着绯色的人儿,阑珊,或许在七岁那年,这淬毒药就浸透在了他的身体每一个角落。

  一念阑珊,至此终生。

  -

  翌日,余阑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睁开眼睛,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但被子下还残余着他的温度。

  看到是经纪人陈晨打来的电话,余阑珊捡起地毯上的手机,接了起来,“喂,陈晨。”

  “阑珊,今天上午有广告拍摄你不要忘记了。”

  “好,我知道,我马上收拾,你这会儿开车来接我吧!”

  “好。”

  挂了电话,余阑珊捡起地方的衣服忍着痛胡乱的套上,回了自己的卧室。

  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脖子上面的红痕,拿起遮瑕膏不停的涂抹着,脑海中突然响起今天好像是拍摄护肤品广告,应该要下水,扯下自己肩头的衣领,视线落在了自己的雪白的肩头上面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红痕,整个人被狠狠一震。

  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来。

  余阑珊刚收拾便接到了陈晨的电话,“阑珊,刚才对方公司打电话话来,延迟拍摄。”

  听到陈晨的话,余阑珊瞬间松了一口气。

  旋即,想到了什么,问着陈晨,“好,我知道了,最近是不是都没有什么通告?”

  陈晨轻声“嗯,下周有你的戏份。”了一声。

  “好,正好我这段时间想好好休息一下。”

  “阑珊,我会努力帮你谈新戏的。”

  “好,我先挂了。”阑珊其实对拍戏的兴趣并不是很大,最初进入这个圈子也不是真的为了想成为大牌明星。

  只是因为他。

隐婚暖妻:老公,请放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隐婚暖妻 或 老公 或 请放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