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00: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

001:家里有门禁。

黑色的雨夜,冷风灌着湿意,吹打在身上,犹如针刺,又冻又疼。

苏昀头上罩着的外套已经全进水了,她没想到雨会突然下这么大,出门时虽然刮了风,但绝对看不出要下雨的意思,还是这么大的局部骤雨。

又往前面跑了一阵,直到看到霓虹闪耀,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她才终于停下。

站在酒店大门口,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将湿漉漉的外套搭在手上,料理好了,她才走到前台,礼貌的开口:“你好,请问秦子琛先生,在哪间房?”

德悦酒店是景天市唯一一间七星级酒店,素以保全严密,隐私性好而著称。

前台服务人员看了苏昀好一会儿,像是在辨认她的身份。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昀看了看手表,有些着急:“我是秦先生的助理,是他让我来的。”

前台打了通电话,说了两句,挂断,才对苏昀指了指右边的电梯:“七楼左转第一间房,701。”

苏昀应了一声,走过去。

电梯没一会儿就来了,她进入,按了楼层,手还忙着收拾衣服上的水渍。

都已经睡觉了,结果顶头上司一通电话,她不来也得来。

三月前回国,她如意的进入秦氏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但是看在离心愿更近的份上,这点要求,也就无足轻重了。

秦氏在整个景天市,乃至整个南方,都是排的上号的领军型企业,她吃了这么多苦,念了三年硕士回国,就是为了进入秦氏,虽然现在只是个小小的助理,但她相信,努力点,职位上去了,总有机会。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七楼。

红色的地摊绵延的铺满了整个走廊,淡淡的玫瑰花香气,从旁边的装饰熏香灯里缓缓飘出。

苏昀找到701房,透过走廊的窗户,理了理湿润的头发,这才敲门。

敲了两声,没人开门。

再敲了两声,还是没人开门。

难道不是这儿?

她又确定了一下房号,正打算打电话去前台再问问,眼前的房门,咔嚓一声打开。

里面,上半身光裸,下半身围着条浴巾的男人,一边擦着湿发,一边看着她,狭长的黑眸里,含着一丝淡凉。最新最热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秦总……”苏昀咽了口唾沫,僵硬的看着眼前骤然出现的裸身型男,脸没有预兆的红了一片。

男人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眼,转身走进室内。

苏昀连忙跟进入。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朦胧的光线将环境衬托得有些迷离。

她站在房间正中央,小心的转着眼珠,四处打量。

“苏昀。”身前,顶着一头半干短发的男人,捞起沙发上的的衬衫,背着她问:“有驾照?”

苏昀站好,下意识点头:“有。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中国驾照?”

“……是。”

他不再说话,穿上衣服,顺势解开腰间的浴巾。

苏昀被他着不拘小节的动作,弄得一炸,赶紧转来视线,不敢看。

前方悉悉索索的声音响了好一会儿,直到扣皮带的声音响起,她才抬起头,发现他已经穿好了,总算松了口气。

捞起最后的外套,他一边理着袖口纽,一边朝门外走。

苏昀懵懵懂懂的跟上男人的脚步,有些匆忙。

走到电梯口,男人又开口:“家里有门禁?”

“额……没有。”这个问题,在应聘的时候,他已经问过了,她当时,也是这么回答。

似乎也只是再确定一次,得到答案,男人不再言语,此时,电梯到了。

走进去,他按了负二楼。

电梯里的气氛很沉默,到底才跟这位上司三个月,并且深夜被召唤,今天也是第一次,苏昀隐隐有些不安,毕竟,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开车。

是的,秦子琛就是叫她来开车的。

扣上安全带,她将车驶出停车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正在划手机的男人,询问:“秦总,我们去哪儿?”

“青山陵园。”

大半夜去陵园,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确切的说,任何时候去那种地方,都不算恰当。

苏昀愣了一下,确定自家上司没开玩笑,才收回诧然的目光,老实驱动车子。今夜的雨很大,窗外唰唰的声音,伴着风吹,感觉有些恐怖。

雨刷拼命地转动着,一下一下,划开玻璃上的雾色,却很快又被覆盖。

青山陵园距离市区足足有三小时的车程,非常远,并且加上夜路不好走,晚上开车还要控制速度。

不过一小时,苏昀已经有些累了,她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发现后座的男人,靠在椅背上,眸子紧闭,似乎睡着了。

听说今天,秦总有个酒会,就在徳悦办的,不过应该很早就结束了,可他似乎一直都在酒店,直到她去的时候。

那时候,已经将近十二点了。

收回心思,这些老板的事,跟她一个小助理没关系,她想再多也没用。

正在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

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的人,她几乎能猜到是谁。

又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确定男人没有醒,她咬咬牙,没接那通电话。

现在,客观来说,还属于她的上班时间。

“接吧。”

后面,淡凉的男音,突然有些沙哑的响起。

苏昀一愣,条件反射的拒绝:“秦总,没事儿。”

男人睁开眸,漆黑的眼瞳慵懒的敛着,不温不火:“接。”

这个字,简练,直接。

苏昀吞了口唾沫,有些被他的语调惊到。

老实的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她按了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传来个压抑着声量的女音:“你出去了?怎么这么晚出去?”

电话是安心打来的,刚刚回国,苏昀找不到合心意的房子,暂时是借住在旧同学安心的家里。

“是公事,临时出来的。”

那头安心的声音更低了些:“小风做恶梦了,嚷着要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苏昀心头紧了一下,又瞥了眼后视镜,见后座的男人恢复了之前的姿势,重新闭上了眼睛,她回道:“估计明天早上了,你帮我……”

“好了,知道了。”她的话还没说完,安心已经叹了口气:“我照顾小风就好,你专心做事,早点回来。”

“好。”她答应。

挂了电话,随意看了眼导航,预计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车程。

她吐了口气,揉揉眉心。

后面,男人的淡淡的音色,再次响起:“男朋友?”

“不是。”苏昀不太擅长跟上司闲聊,但车内太安静了,她也只有说点什么:“是好朋友,刚回国,现在住在她家。”

男人沉默一会儿,半晌,开口:“谈了朋友说一声,秦氏不是冷血企业,尽量不会影响员工性生活。”

003:抱怨我让你加班?

“咳咳咳……”苏昀被这话震得差点呛住,脸迅速红成猴屁股。

接下来的时间,苏昀是一句话都不敢说,深怕说点什么,又惹了自家上司,再次语出惊人。

三点过的样子,车子终于驶到青山陵园,此时雨越下越大,外面几乎已经到了狂风大作的情况。

“秦总,到了。”

俊美的男人睁开眸,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吩咐:“车上没伞,找个有檐的地方停。”

夜晚的视野不好,再加上雨太大,到处看着都是朦朦胧胧的,苏昀恍惚间看到停车场三个字,便驶了进去,终于找到个停车位。

后座的男人解开安全带,却没下车,只是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楼上有个穿着西装革履,肩上别着白布的男人匆匆跑下来,看到他们的车,一脸殷勤的走来。

秦子琛这才下车,与那男人握了握手。

“没想到这样的天气,秦总竟然会来,父亲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也会老怀安慰。”男人说着说着,表情沉痛下来。

秦子琛面色深沉:“节哀。”

男人吸了口气,赶紧领着秦子琛,往楼上的殡仪厅去。

苏昀在后面跟着,等到进了灵堂,看到了堂上的遗像,才认出,这就是前几天新闻上播得那位地产陈家的陈老。

她记得,秦氏和陈家好像有不少业务往来,难怪秦子琛不惜大半夜亲自前来。

给逝者上了香,秦子琛被领到靠前的位置,陈家的新任当家全程陪聊,苏昀也被带到了另外的位置休息。

守夜不是个轻松的活,等到四点过,苏昀已经开始发困了,她不知道第几次朝前面的秦子琛望去,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精神,到现在还不露半点疲态。

四点半的时候,苏昀惯性的又抬眼看过去,却看到位置上没人了。

嗯?

她四下望望,没找到秦子琛,不觉起身,走出殡仪厅。

刚出大门,一个转角,头便撞进了一个有些坚硬的怀抱。

她“唔”了一声,身体贯力往后一倒,手臂,却倏地被拉住,接着一个摇晃,她没往后倒,却往前倒了去,再次跌进了那个沉稳硬挺,带着几分热度的胸膛。

“不看路?”清冷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苏昀捂着脸,仰头,就对上自家上司微敛的黑眸,不觉身子一僵。

“抱,抱歉,秦总,我有点困,所以……”

“抱怨我让你加班?”男人沉声打断她的话。

苏昀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她口才并不算好,一时也找不出恰当的词,顿时着急。

秦子琛却没理她的慌张,看了眼厅内的情况,低声道:“早上六点火化,至少七点才能走。”话落,他又补了一句:“回去后,放你一天假。”

苏昀心里发苦,她真的没有计较的意思,可看自家上司一副“这样你总满意了吧”的表情,她只能闷闷的不再吭声。

其实,多一天假也是好事来的。

苏昀其实在国外读研的时候,也经常熬夜,但是绝对不是这样无聊的情况,她是孤儿,没有参加过什么葬礼,更没给谁守过灵,今晚,还真是第一次。

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私助 或 奶爸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贵州锦屏:摆古欢庆“六月六”

    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在吹芦笙迎接宾客。当日是农历六月初六,贵州省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汇聚于寨中的戏楼前,摆起长桌盛宴,举办摆古活动,欢庆“六月六”。摆古是一种反映该地区侗族迁徙历史的口头文学,是融歌、舞、戏、演说等表演艺术于一体的民俗盛会。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向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拦门酒。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敲锣打鼓欢庆“六月

  • 《肇论疏(陈)——又肇法师答刘隐士书》疏引(六)

    原文第三重。請詰下。遣言表理。有三師。一反釋。亦是非相對也。智之生也極於相內者。智生於相。相生於封。有相智生其中也。法本無相聖智何知者。異於世知秤無知也。世秤無知者。異於木石秤為知也。二。且無知下。就智體遣知無知。無知生於知。知無故無知亦無也。無有知也謂之非有。無無知也謂之非無。此句所遣知無知。即非有非無也。所以虗不失照照不失虗。此句明忘懷也。泊爾永寂下。體非閡礙。故不能使生有無也。此中明義。上十釋九難義無異途。故安法師波若略云。夫波若之為經也。文句累疊。義理重複。或難同而答異。或殊問而報同。難

  • 少年版《红楼梦》电影、电视及舞台剧小演员海选拉开序幕

    据【美联社讯】由好莱坞电影学院及世界青少年文联主办的少年版《红楼梦》昨日召开海选新闻发布会。活动目的是为了培养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在海外传承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青少年提供学习中国戏曲、舞蹈、歌唱、和舞台、电影表演艺术的机会,美国阳光教育学院、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和世界青少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将联合主办《少年红楼梦》舞台剧、电影的小演员海选培训活动。本次少年版《红楼梦》形体指导老师迪拉热上台讲话。她说到,我是阳光学院的舞蹈老师是本次的活动的形体指导与编舞,我希望通过本次少年红楼梦歌舞剧让我们在

  • 金庸笔下美丽接地气的西域少女 非香香公主却是她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很多诸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给后世的读者,带来很多关于边塞的风光,以及对于西域异族的遐想。大约如此,这些美丽的诗句,也影响了武侠小说作者,让他们不吝笔墨去描写西域。在侠骨柔情的世界里,不但有侠肝义胆,而且还有动人爱情,这就需要美丽的女主,哪怕是异族少女。金庸先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在他的处女作中,就有过香香公主和霍青桐两位美女的描述,其中香香的美,让乾隆皇帝为之迷乱,美丽可想而知。事实上,在金庸的另一部作品白马啸西风中,还有一位美丽的哈萨克少女的描写,当然她没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册封刘濞终导致七国之乱

    刘濞作为高帝刘邦哥哥刘仲的儿子,又能够带兵打仗,因此得到了高帝的赏识,后来被封为吴王。但是刘濞是不甘居人下之人,如高帝所言,有造反之气色,因此,高帝对刘濞的册封,就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埋下了祸根。刘濞造反,在客观条件上也具有优势。吴国有出产铜的矿山,铜是古代铸币之物,有了铜矿就有了铸造国家货币的原材料,而刘濞又是一个不安分之人,于是就招募天下亡命之徒偷偷铸钱,并在东边煮海水为盐。钱为国家货币,盐为国家专营,加之不向朝廷纳税,刘濞这些举动已经表明他的反叛之举拉开了序幕。刘濞造反的导火线是什么呢?太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受到几代皇帝赏识的刘交

    刘交作为刘邦同父异母的小弟,追随刘邦打下了汉朝的江山,因此得到了刘邦的信任和赏识,到了“与卢绾时常侍奉皇上,出入卧室内,转达国家机要大事”的程度,可见刘邦对刘交是何等信任。刘交一向以阅读精通《诗经》而著称,如书中所言:元王喜欢《诗经》,诸子都读《诗经》。申公最初对《诗经》作注解,名为《鲁诗》。元王也跟着替《诗经》作注解,名为《元王诗》。作为一位诸侯王,能对一部书的阅读达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刘交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礼遇臣下,书中提到一件事儿:元王尊敬并礼遇申公等,穆生不爱好喝酒,元王每次摆酒设宴,常

  • 道家姓名---十二守护神兽之(鳯冠鷄)

    酉十二守护神兽之中的“鳯冠鷄”与十二地支中的“酉”金相融合,“酉”金為寺鍾,居于西方正位,“寺”乃西方佛界聖地,佛家最高统领之人释迦摩尼所居之所。“酉”是天干“庚、辛”的底蕴根基,五行屬金,故將“酉”金歸類於寺鐘。“酉”的位置接近近“戍、亥”之地,“戍、亥”立於西北天門,當寺鍾敲之際,則響徹天門。根据五术经典“山医命卜相”的记载,古人在總結命理經驗時,凡是出生在“酉”年的人,时辰在天门初开之前的“寅”时,或者大运流年有“寅”木出现,謂之“鍾鳴山谷”,應聲響亮,人生遭逢大的机遇,不但有贵人提携,而

  • 《局面》王志安纽约专访“神秘人”自曝行踪是无谓冒险

    在自媒体的版面上看到《局面》出镜记者王志安,专程赴美国深入采访周立波事件,在对当事人之一唐爽进行专访后,接到“神秘人”电话约访,应约前往指定地点,并在自媒体上实时报道个人行踪,诸如“自由女神像正面10米”、“911纪念碑下”等。如此这般,是出于对“单刀赴会”之安全的考虑,还是故意为之以吸引自媒体读者及“吃瓜群众”的关注?不得而知,也令人费解。唐爽在纽约接受《局面》专访笔者作为做过多年媒体工作,并在美国洛杉矶中文媒体当过记者、编辑算是资深媒体人,对“王局”这种自曝行踪的冒险做法不以为然。笔者当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