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我的新郎是猛鬼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3 3:01:27 来源:网络 [ ]

小说:我的新郎是猛鬼

第二章 色鬼压床(2)

虽然我不能说话不能呼吸,但是,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血液一点点深入我的毛孔的感觉,那一滴又一滴的鲜血,像极了一条条细小的虫,一点点蔓延到我的身体里面。小说我的新郎是猛鬼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我的身体慢慢变得僵硬,眼前,竟是出现了一面镜子,和我在洗刷间外面看到的那面镜子一模一样,镜面忽然裂开,里面伸出了一只手,周围都是血,可是,那只手却实那样的白皙,十指纤长,光泽如玉,慢慢地向我的面前靠近,我想要尖叫,但它却瞬间扼住了我的喉咙,我一口气没上来,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我想,我应该是死了,不被那只鬼手掐死,也会被那诡异的鬼血淹死。

我不再奢望我能看到阳光,我也不再奢望我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可是,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到了我的被子上,我还是从暖暖的被窝爬了起来。

暖暖的被窝?!

我瞬间打了个激灵,我昨晚不是被隔绝在门外差点被整死吗,怎么一醒来竟然会是在我的床上,而且,身上一点血迹都没有?!

我跳下床,跑到门口,把门推开,外面阳光正好,门外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哪有半丝血迹!

轻轻摸上我的脖子,那种窒息的疼也早已荡然无存,我随手拿起床头的一面镜子,发现脖子上没有半点被掐过的痕迹。将镜子扔在一旁,我愣愣地坐在床边,真的怀疑昨夜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甚至,我都怀疑,那个男鬼的事情,也不过是一个梦。

暖暖,你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做这么怪异的梦?莫非,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一转脸,刚好瞥到床头的那面镜子,我不禁打了个寒战。163生活网

这哪里是我放在平日里放在床头的那面镜子,分明就是公共厕所外面的那面镜子?!

原来,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的!

我拿起这面镜子,就把它扔了出去,这么诡异的一面镜子,我才不会让它留在我的房间!我扔这面镜子的时候,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原本以为会将它摔得四分五裂,没想到,它竟然安安稳稳地落到了地上,没有半点的损伤。我快速穿好衣服,连头发都顾不得梳,就离开了这间让我恐慌的屋子。

走到学校门口,我便遇到了迎面向我走来的唐宁,唐宁看到我顶着一个鸡窝头,忍俊不禁,“暖暖,你这是去哪里设计的新发型?真的是非一般的有型!”

“唐宁,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昨天晚上,那个男鬼又来了。”我皱着眉,没好气地看着唐宁说道,“你那些符,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不仅没用,还让他变本加厉了,差点把我给掐死!”

“暖暖,昨天晚上,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唐宁沉默了许久,忽然一脸担忧地看着我问道。

“他说,他说什么今天学校见。”沉默,在我和唐宁之间蔓延,不想气氛这么怪异,我故意干笑两声,“唐宁,他在说笑呢是不是?鬼哪能白天出现啊?对,他一定是在吓我的!”

“暖暖,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唐宁看着我重重叹了一口气,“我觉得……”

唐宁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忽然传来剧烈的碰撞声,那是车与人体相撞的声音!我拉着唐宁快速转身,鲜血,刚好溅在我的脚上,在我的白布鞋上染上了凄迷的红,像极了一朵朵盛开在白娟上的红梅,诡异,但又散发着致命的you惑。说明163shenghuo.com

“血!”我看着鞋上的鲜血,双腿发软,要不是唐宁扶住了我,我早就跌倒在地上了。学校门口发生车祸算不上多么稀奇,可令我不安的是,我的脚上竟然被溅上了鲜血,出了车祸的那人,还一动不动地躺在我的面前。

“秦朗!”随着一声凄厉的喊声,我才发现,被车撞倒的人,是我们学校的校草,秦朗,他的现任女朋友江茜哭得梨花带雨,扑在他的身上,而秦朗倒在血泊之中,显然伤得不轻。明明,秦朗和那只男鬼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秦朗气息奄奄地倒在地上,我竟然想起了那只男鬼。

很快,救护车就把秦朗运走了,只是,秦朗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医生都是无奈摇头,显然,他的伤,很让医生头疼。

“唉,人都已经不行了,救护车来了又有什么用!”身边不知道谁幽幽叹息了一句。

“唐宁,秦朗该不会死吧?”我攥紧唐宁的手,不安地问道。原文163shenghuo.com

“暖暖,秦朗已经死了。”唐宁眸中忧虑更重,“刚才我看到,秦朗的魂魄,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

唐宁有阴阳眼,这种事情,自然是逃不过她的眼睛,听到她这么说,我心中一颤,一种莫名的凉意将我的身体紧紧缠绕。脑袋,昏昏沉沉,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教室的,更不知道课上老师讲了些什么。

终于熬到了中午,唐宁那个吃货拉着我就向学校后面的美食街走去,没想到,走到学校后面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秦朗。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更衬得他英俊挺拔,五官深邃精致,远远看去,他就像是童话里面走出来的王子,只是,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令人说不出的阴寒,不管有再多的阳光照耀,都无法将这股阴寒掩盖。

使劲揉了揉眼睛,我指着迎面走来的秦朗对唐宁说道,“唐宁,你不是说秦朗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他又回来了?”

“暖暖,你别晃了,晃得我脑袋疼!”唐宁嘟着嘴,一脸的不满,我这才发现,我的指尖,一直在打颤。163生活网收回手,插进裤兜,唐宁的嘴,总算不再嘟得像根香肠。“我也不知道秦朗为什么会死而复生,反正现在他确实是活了,或许医院里的医生医术精湛,把他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吧。”

真的是这样吗?对于暖暖的话,我显然是不信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中昨夜男鬼的那句话,明天学校见。定定地看着秦朗,有个声音不断在我心中叫嚣着,他就是那个男鬼,他来找我了。

“晚上见……”秦朗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一下,那阴测测的声音,分明就是属于那男鬼的。我猛地转过脸,却发现秦朗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的身体,抖得就像是一只筛子,我死命地抓住暖暖的手,喃喃说道,“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暖暖,你是说,那只男鬼占用了秦朗的身体?”唐宁也意识到了些什么,眉毛微微一挑,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说道。小说我的新郎是猛鬼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嗯嗯!”我拼命点头,“唐宁,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以后真的要日日夜夜面对这只男鬼吗?”

“暖暖,你试试这块钟馗玉吧,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据说,见了这块钟馗玉,不管再厉害的鬼魂,都要魂飞魄散,希望能对那只男鬼管用。”说着,唐宁就把钟馗玉放进了我的掌心。

钟馗玉躺在我的掌心,散发着淡淡的金黄光芒,一看,就是一阳气极重的宝物。我开心地在唐宁脸上亲了一口,“唐宁,谢谢你,我真是爱死你了!”

“暖暖,大家一起玩耍这么多年,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肉麻呢!”唐宁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显然是被我给亲怕了。

虽然那些道符不是多管用,但晚上我还是在门里门外都贴满了,甚至,连我身上也贴满了。将钟馗玉放在床头,感受着它柔和的光芒,我心里安稳了不少。

为了保险起见,我把屋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就连高中时用来躲在被窝里看小说的手电也打开了。到了十二点,那只男鬼还没有出现,我渐渐松了一口气,鬼都是怕光的,我开着灯,谅他也不敢来。

正当我得意非常,忽然,屋子里的灯全都熄灭了,就连我握在手里的手电筒都灭了。我忍不住尖叫出声,我把钟馗玉握在手中,“你要是敢过来,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看着那张蓦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放大的俊脸,我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张脸,不是秦朗的脸,也就是说,这是这只色鬼的本来的面貌?

不得不说,那只鬼生得很是好看,比校草秦朗还要好看,可是,他再好看,还是一只鬼,一只让我打心底里畏惧的鬼。

“钟馗玉?!”那只鬼冷笑一声,我还没回过神来,钟馗玉就已经落到了他的掌心。

“你把钟馗玉还给我!”虽然我很害怕这只鬼,但还是这么说道,这是唐宁的爷爷留给她的东西,我一定不能把它搞丢。

“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亲我一下!”那只鬼忽而上前一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

亲他一下?!

我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打死我我都不会亲一只鬼,况且,我怕他,打心底里地害怕他,只想远远地躲开他,哪里愿意主动去亲他!

“既然你不愿意亲我,那我亲你好了。”说着,那只鬼就压倒了我的身上,阴冷的气息瞬间将我笼罩,我动都不敢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鬼的唇一点点向我的脸贴近。

第三章 鬼婚

唇,被一个冰凉的东西堵住,我知道,这是那只鬼的唇,我拼命想逃,但他的身子,却更是与我紧紧相贴。

想起那些电视剧中鬼趴在人嘴上吸光人阳气的行为,我不禁在想,这只鬼该不会是想要吸光我的阳气吧?

不,我不想死!我用力推那只鬼,希望可以远离他的唇,谁知,他却猛地将我压到了身下,阴测测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我便让昨夜的事情,重新上演一次。”

昨夜的事情?!想到那面诡异的镜子,想到那差点把我淹死的鲜血,想到那双扼住了我的喉咙的手,我再也不敢推那只鬼半下,如果真的要选择,我宁愿被这只鬼吸干阳气,也不要再经历一次昨夜的恐慌。

“老婆,这样才乖嘛。”那只鬼的唇,落在我的脖子上,冰凉的手,又开始在我身上乱摸,这一刻,我以为,我被关入了冰箱。

“谁是你老婆!你不要乱叫好不好!”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可以给一只鬼当老婆!压下心中的恐慌,我鼓起勇气对着这只鬼吼道。

“你本来就是我老婆!”那只鬼忽然皱起了眉,“我们连婚都结了,这辈子,除了我,你谁都别想嫁!”

婚都结了?我忽然就觉得很好笑,这之鬼该不会有什么幻想症吧?我风暖暖活了二十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已经结婚了!

“等等!你在说什么?什么叫做我是你老婆,我们连婚都结了啊?”

“你收了我的聘礼,自然就是我老婆。”那只鬼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们在阴间都登记了。”

“我哪有收过你的聘礼啊!你一定是记错了,对,一定是记错了!”想到有可能是他记错了,我顿时乐开了花,既然他找错了人,以后应该就不会纠缠我了吧!还登基,我才不记得有和一个鬼登记过呢!

我正心中暗自得意,他忽然握住了我的左手腕,上面带着的手镯,在这乌黑的屋子里竟看上去晶莹剔透、溢彩流光。

“你握我的手做什么?”这黑乎乎的夜里,被一只鬼握住了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吓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这血玉手镯,是我家的传家之宝,现在在你身上,你逃不掉的!”

“这血玉手镯是我花两块钱从地摊上买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你真有什么传家之宝,也不至于这么寒碜吧?!”才两块钱,我才不信是什么传家之宝呢!

“血玉手镯价值连城,哪能算是寒碜!”那鬼再次欺到我身上,在我唇上印下一个吻,“老婆,拿了我的聘礼,你就乖乖伺候你老公我吧!”

谁要伺候一只鬼!

“要是这血玉手镯是你的东西,那么,我还给你,只是拜托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好不好?我还要嫁人呢!”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看着那只鬼说道,希望他能够忽然良心发现,不再缠着我。

现在我心里满是悔恨,早知道这血玉手镯是这只鬼的东西,别说是两块钱,就算是两分钱我都不会买!用力将这血玉手镯褪下,可不知为何,不管我怎么用力,这血玉手镯都戴在我的手腕上纹丝不动。

“老婆,这血玉手镯既然你已经戴上,就再也别想褪下来了。除非,你投胎转世。”说完,他就走了出去,没有推开门。

我打了个寒战,除非投胎转世?也就是说,除非我死,否则我都要做这只鬼的老婆,被他非礼被他压?

“老婆,明天你还是搬到我的房子里去住吧,这间房子太小了,我住不惯!”

那只男鬼的声音,从门外幽幽传来,我又不争气地打了个寒战,搬去他的房子,那岂不是天天都要与鬼同住?也不知道他的房子里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恐怖的鬼。想到与乌压压的一屋子的鬼同住,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不去!”鼓起所有的勇气,我还是不敢大吼大叫,只是小声抗议道,“既然你嫌这间房子太小,以后你别来就好了,反正我也不想见到你!”

“你说什么!”一阵阴风拂过我的脸颊,那只鬼就坐到了窗前,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摞厚厚的符纸,显然是方才从门上撕下来的。看到他手中的符纸,我身子抖得更厉害了,这究竟是一只什么样的鬼啊,不仅不怕符纸,还拿着符纸玩耍?

“要是明天你不搬去,我以后天天压在你身上,当然,我也不能保证,明晚还是这张脸。”

威胁,红果果的威胁!但不得不说,这个威胁很管用,想到以后每天晚上我都要被一张顶着血淋淋的脑袋的鬼压在身上,心中就是一阵恶寒,我的声音就像是雨中的小树苗,“你刚才听错了吧,我说的是我明天一定会搬过去。”

“这还差不多。”那只鬼嘀咕了一句,又开始翻腾手中的符纸,还顺便把我贴在自己身上的符纸都扯了下来,“这符纸画得真难看,比你还难看。”那只鬼忽然拿着一张符纸对着我的脸比了一下,随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忽然被一只鬼嫌弃丑,心脏的愤怒瞬间压倒了惊慌,但碍于这只鬼的威势,我又不敢发作,只能气得干瞪眼。

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重,这只鬼不怕符纸,连钟馗玉都镇不住他,白天还能出现,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唐宁是对付不了他的,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青年,我有理想有抱负,怎么能一辈子给一只鬼当老婆!

第二天中午,我就乖乖地按照那只鬼发来的地址提着行礼走了过去,他现在用的是秦朗的身体,住的自然也是秦朗的房子,而且,他也让我喊他秦朗,只是,喊这只鬼秦朗,我着实难以喊出口啊!

有钱人住的房子,跟我们这些穷人住的就是不一样,秦朗的房子,是一栋小别墅,我刚想按门铃,就发现别墅的大门根本就没有关。拖着行李走了一小段路,忽然听到有女人的说话声,我心里顿时对这只鬼充满了鄙夷,想不到这里还有别的女人,还真是一只色鬼,也不怕纵欲过度再死翘翘一次!

“朗,你最近都不找人家,是不是看上别的小姑娘了?”房门没有关,我刚好能够看到江茜穿着一身,呃,一身性感到令人流鼻血的情趣nei衣,坐在秦朗的大腿上,丰满的胸脯,不断地蹭着秦朗健壮的胸膛。

这只鬼也太不要脸了,接收了秦朗的身份秦朗的身体秦朗的房子也就罢了,连人家秦朗的女人也要接收,真是色鬼中的战斗机!

“滚!”本以为会看到那只鬼色欲大发,把江茜按倒在床上,把她给那个那个了,谁知道他竟然板着秦朗的那张俊脸看着江茜一字一句说道,“我们分手吧,以后你和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江茜的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秦朗,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你feng流成xing不把女人当回事,可是,我都把女人最重要的东西给你了,你要是不对我负责,我就去找你父母!”江茜也不是省油的灯,褪xia身上的情趣nei衣,恶狠狠地扔到秦朗脸上,“你不是很迷恋我的身子吗,今天你是怎么了,我脱成这样你都没反应?!是不是上次车祸你脑袋受伤,连带着那里也受了伤,不能人道了?!”

不得不说,江茜的身材,真的很不错,看着江茜前凸后翘的身材,我鼻血与口水横流,可秦朗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看着江茜道,“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滚!”

江茜虽然知道秦朗薄情,但从来没见过他这副冷漠绝情的模样,心中微微有些害怕,从秦朗身上跳下来,穿上自己的衣服,不甘心地对着他说了一句,“秦朗,你今天这样对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说着,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我知道江茜不是好惹的,怕被她看到会有不必要的麻烦,我急忙藏到了旁边的栏杆后面,幸好,江茜只顾着生气,根本就没有闲情逸致理会我。

我拖着行礼走进秦朗的房间,看着一地的狼藉,以及各式各样的情趣nei衣,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迈脚了。可能因为是白天的缘故,我竟觉得那只鬼没有那般恐怖了,见他一直盯着我,气氛沉默得有些过分,我没话找话说,“那个,那个,江茜刚才都脱成那样了,你怎么还没有反应?你该不会是真的不能那个那个了吧?”

“你想要知道我究竟能不能那个?”秦朗从床上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一字一句说道,“今晚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究竟能不能那个。”

“不,不用了,我其实也不想知道。”搞笑,要是他向我证明他究竟能不能那个那个,那我岂不是要被他那个那个!我才没有被鬼非礼的特别嗜好呢!

“把房间收拾一下。”秦朗又坐回到了床上,一副大爷的模样,“记得,收拾得干净一点。”

“凭什么要我收拾?江茜是你招来的好不好,就算是应该有人收拾房间,也应该是你!”我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做家务,自然不想收拾这个乱糟糟的房间,借着晴天百日,我壮着胆子向那只鬼抗议道。

“那好,我现在就向你证明一下我究竟能不能那个那个!”

第四章 鬼楼惊魂(上)

我还没有看清楚秦朗是怎么起身的,就已经被他压到了身下,想到接下来我就要被一只鬼给那个那个了,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收拾房间还不行吗!”

见秦朗还没有放开的意思,我又加了一句,“我保证收拾得干干净净,一根头发都找不出来!”

身上一松,秦朗缓缓松开了我,身体得到自由,我快速从床上跳起来,就去打扫房间,与与其被一只鬼给那个那个了,我宁愿当扫地婆。

这只鬼也不知道究竟抽了什么风,竟然没逼我和他同床,甚至,半夜也没有去我的房间骚扰我。我心里乐得不行,真希望这只鬼天天抽风。

“暖暖,你快点出来,我失恋了!”手机里传来唐宁鬼哭狼嚎的声音,我挂了电话,急忙跑出去找她,生怕她会想不开。

我是在学校附近的酒吧找到唐宁的,她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忧伤。

“暖暖,你说他是不是个混蛋?我向他表白,他竟然把我拒绝了,还说,我身上没有半两肉,激不起他的兴趣!”唐宁说着使劲一挺胸膛,“我哪里没有半两肉了?!你倒是说啊,我哪里没有半两肉了!”

“暖暖,那是他没眼光,你看你,前凸后翘的,半斤肉都有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半两肉!”我瞟了瞟唐宁实在是算不上丰满的胸脯,昧着良心说道。

“暖暖,还是你对我比较好。”唐宁忽然抓住我的手,深情款款地看着我说道,“暖暖,陪我去鬼楼捉鬼吧!”

“捉鬼?还是算了吧!”我干笑几声,“唐宁,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我没醉!”唐宁撇了撇嘴,看了我一眼,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暖暖,你不是我朋友,我这么伤心,你都不愿意陪我!”

“唐宁,你不要哭了,我不是不想陪你,实在是……”实在是我是被鬼真的吓怕了!

“呜呜呜……”唐宁哭得更厉害了,肩膀微微颤抖,简直就是伤心到了极点。唐宁本来从幼儿园到大学就一直是校花,现在哭得这么梨花带雨更是惹人怜惜,同是女人的我都有些于心不忍了。“暖暖,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去鬼楼自生自灭就好了。”

“唐宁……”我使劲咬了咬唇,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要不,我还是陪你去吧。”家里有一只那么厉害的鬼,我都没有吓死,我就不信,鬼楼里的鬼会比那只死鬼还要厉害!

“暖暖,你真是对我太好了!我爱死你了!”唐宁握住我的胳膊,就向鬼楼跑去。

鬼楼就在学校里面,它原先不叫鬼楼,而是叫做4号公寓,是一栋女生宿舍楼。五年前,4号公寓444宿舍有一个女生被舍友在水中投毒杀死,随后又被人割掉了脑袋,据说那个女生死的时候,身上的血都流干了,444号宿舍雪白的地板砖被她的鲜血染成了红色,而她那没有了脑袋的身体,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形状,细细看来,地上的血迹像极了“我会回来的”这五个字。就在整栋宿舍楼都快要忘记444号宿舍曾经死过一个女生的时候,那个女生的鬼魂,果真回来了,444宿舍剩下的五个女生,都以极其恐怖的模样死去。据说,每到午夜十二点,经过444宿舍的时候,都能听到里面有凄厉的叫喊声,就像是一个人,被毒蛇紧紧缠住了身体一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曾经有几个胆大的女生,听到叫声时从打算从玻璃窗看一看,谁知,竟看到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正趴在玻璃窗上对她们笑,当时,那几个女生就被吓疯了,从此,444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学校怎么封锁都封锁不住,接下来,4号公寓又陆续死了几个女生,4号公寓再也无人敢住,逐渐变成了一所鬼楼。

鬼楼!是鬼楼啊!还未走进鬼楼的大门,便有一阵阴风吹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晃了一下唐宁的身子,小声说道,“唐宁,该不会真的有鬼吧?”

“暖暖,你是不是傻了,没鬼我会来吗?”唐宁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不容我反应,就拉着我继续往里面走去。

感受着周身的瑟瑟阴风,我真想撇下唐宁夺门而出,但脑子里又有一个声音不断叫嚣道,风暖暖,你这么做是不道义的,是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唐宁身后。

“我扎死你,扎死你!”走到二楼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我忍不住抱紧了唐宁的胳膊。

“唐宁,我听到声音了,该不会是鬼在这里吧?”我刚刚说完,一个黑色的影子就快速从我的脚上跑了过去,我忍不住大声尖叫起来,

“你叫鬼啊!”唐宁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刚才是一只猫!真是丢死人了,连一只猫都害怕!”

猫?我忍不住抬脸看向了那个黑影消失的地方,只见一只猫蹲在窗子上,散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和唐宁。

“唐宁,这只猫好像有点不对劲。”我扯了扯唐宁的胳膊,“它的眼睛,好恐怖啊!”

“暖暖,你真是被吓傻了,一只猫,有什么好可怕的!”唐宁忽然趴到我肩上,笑嘻嘻地说道:“其实,我都是逗你玩的,这栋楼里的鬼魂,早就被人封印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出来。我今晚来这里,不过是好奇所谓的鬼楼,究竟是个什么样。”

“可是,刚才我确实听到有声音呢!”听到唐宁说这里的鬼魂都被封印了,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方才的那个声音,我心里还是会慌慌的。

“这里确实有人,不过,是活人,不是死人。”说着,唐宁就拉着我走进了一个开着门的宿舍。这栋楼早就已经断了电,但这间宿舍,还是有亮光发出的,因为有人点了蜡烛,而且,那蜡烛排列的形状甚是怪异,顺着我的方向看去,像极了几个字。对,近百根蜡烛排成了“欢迎你回来”五个大字,而坐在蜡烛后面的,竟然是江茜!

昨天下午穿着情趣nei衣gou引秦朗的江茜!

“我扎死你,扎死你!”江茜近乎疯狂地对着手中的一个小人说道,“秦朗,你竟然敢那么对我,去死吧!”

唐宁又推了我一下,我上前一步,才看清楚,江茜手中的小人的胸口处写着“秦朗”两个字,江茜不断用针刺向它的胸口,而那个小人,竟然使用肉制成的,用白花花的肉制成的。

见江茜这副模样,我怕她中了什么魔障,急忙喊了她一声,可她恍若未闻,只是不断用针扎着手中的小人,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其实,我想告诉江茜,秦朗早就死了,她这么多,实在是多此一举,但看到她那副癫狂的模样,我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不好,她是在用血蛊!”见到江茜这副模样,唐宁的酒顿时醒了大半。

“什么是血蛊?”我不解的看着唐宁问道。这里一滴血都没有,怎么就变成什么血蛊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血蛊,但是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血蛊的施用方法。”唐宁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据说,施用血蛊要在怨气极重的地方,施用血蛊之人,可以达成自己的心愿,可是,施用血蛊会让周围变得极不稳定,唤醒沉睡的鬼魂。江茜在这里施用血蛊,极有可能唤醒被封印在这栋楼中的鬼魂!”

“那怎么办?”要是这栋楼中的鬼魂被唤醒了,我和唐宁肯定就出不去了,唐宁那点本事,对付三两个鬼魂还可以,要是对付一栋楼的鬼魂,难度颇大的!“我们能不能阻止她?”

“来不及了!”唐宁轻声叹息道,“血蛊一开始,就听不了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栋楼中已经有鬼魂开始苏醒了。”

“唐宁,你有办法对付这些鬼魂吗?”我心里还存着一丝丝的希望,或许,唐宁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

“有。”唐宁深深看了我一眼,忽然拉紧了我的胳膊。

“什么办法?”我心中顿时燃起了熊熊希望,只要唐宁能对付这些鬼魂,我就不用担心被吃掉了。

“三十六计,跑为上计,我们赶快跑啊!”说着,唐宁就拉着我快速向前跑去。

转身的刹那,我看到江茜用刀子在无名指上划了一道,散发着诡异的猩红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在她手中小人的胸口处,她的无名指,一直在流血,多的,就像是怎么都流不完似的。

房间中的蜡烛瞬间熄灭,我和唐宁疯狂地向前跑去,还未下楼,忽然听到身后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来,“你们跑不掉的!”

我和唐宁对视了一眼,转身竟然发现是江茜站在我们身后。

“江茜,你怎么了?”此时的江茜,眸中猩红一片,像极了方才她无名指流出的鲜血。

“你们跑不掉的,进入这栋楼的人,都得死!你们,该死!”说着,江茜就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我和唐宁扑来。

我的新郎是猛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的新郎是猛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