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笛少宠妻需节制5章(第5章 恶魔来了)

2018/1/4 12:46:4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笛少宠妻需节制

第5章 恶魔来了

“啷个哩个啷……”

叶凌放下了手中整理着的衣服,拿出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她踌躇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万一是爸爸公司打来的呢。163生活网

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叶凌叶小姐?”

叶凌迟疑了一下:“对,是我”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了:“叶小姐,是这样的,我们笛总想请你来办公室喝茶。”

叶凌翻了个白眼,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她现在自杀的心都有了,还有心情和什么长笛短笛的喝茶?

“对不起,你们可能是搞错了,我不喜欢喝茶。”

赵北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笛总说了,您必须来,下午两点,DM集团。”

说完不等叶凌拒绝,就干净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叶凌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有些茫然,张了张嘴,又想不到要说什么,难道爸爸的事情还和DM集团有关系?那可是国内第一大集团啊。

王因看女儿傻站在那,上前询问道:“谁打来的电话,该不会是那个禽兽吧?”

叶凌露出一个让妈妈放心的笑容:“不是了,是我们店里有急事,需要我回去一趟,妈,家里就麻烦你收拾了。”不等王因再问,就拿起包包出门了。阅读163shenghuo.com

走在路上,叶凌还在不停的想着,DM,可是本市的龙头老大啊,几乎没有他们不涉及的领域,影视,房地产,食品……

爸爸的公司会和他们扯上关系么?

那那个电话里男人说的什么长笛短笛不就是在A市一手遮天的笛安?!!

叶凌一边想,一边越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她实在摸不透对方的意图。只能硬着头皮前去赴约。

一路的胡思乱想加脑补,叶凌终于站在了DM的大楼前。叶凌抬头看着这栋位于市中心已经成了A市标志性建筑的大楼,拍了拍胸口,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

大厅里还站着私家保镖,叶凌更紧张了,步子都有些不稳,她本以为会有秘书或者助理什么的来带领她,可一直到她进了总裁电梯,也没有搭理她,她直得自己找到传说中的总裁办公室。

入眼全是黑白的格调,奢华却内敛,叶凌没有心情去欣赏办公室内的装潢,只站在那不安的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前身形挺拔的男人。

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叶凌鼓足了勇气开了口:“笛……笛总?”

像是就在等待她这一声一样,笛安这才缓缓的转过了身,双手抱在胸前,一张脸帅的一塌糊涂,双眸五黑,线条坚毅,鼻梁高挺,简直就是万千少女喜爱的类型,但是他看向叶凌的眼神确实凌厉和冷漠万分的。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让叶凌觉得办公室记得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原来传说中的万人迷总裁是个万年冰山脸啊,叶凌心里暗暗的想着。

“笛安。”一声好听的声音传来,叶凌心里一震,他这算自我介绍?

叶凌抬头看他,他依旧一脸冷冽的看着叶凌。

叶凌觉得后背都出冷汗了,第一次碰见这种男人,冷的让人害怕,叶凌莫名觉得这眼神有些不明所以的熟悉感。

她深深的一口气,再度开口:“不知笛总找我有何贵干?”

笛安白了她一眼:“昨晚,你给了我五十块!”

叶凌蓦的抬起头,脸上满是震惊,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

她怀疑的看着笛安,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笛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像被雷劈了一样震惊的叶凌,似乎十分满意她的反应。说明163shenghuo.com

叶凌心里跑过了一万只,不无数只草泥马,昨天!

昨天的那个牛郎!

是他!

DM集团的总裁在酒吧兼职牛郎!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笛安,估计笛安要是知道她此时心里的想法会第一时间掐死她的。

“你…你…你…昨晚……”

笛安突然收起来了那一点点笑意,又是满脸冷漠的看着她:“据我所知,叶小姐,你们家破产了。”

叶凌简直想送给她一个父亲般慈祥的微笑了,拜托,全市都知道了,不用特意找她来再用这事刺激她一遍吧!

叶凌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对啊,破产了,SO?What?

他不会是叫她来付清昨晚的钱的吧,拜托,吃亏的是她好不好。她没有追究他敲诈他,他不应该已经偷着乐了么?

叶凌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So?”跟他一样简短。

“做我的女人。”还是一样的简短,却是命令一般传到了叶凌的耳朵里。

叶凌没忍住,噗的笑出声,笛安目光一沉,静静的看着她。163生活网

叶凌忍住了笑,认真的看着笛安:“笛总,昨晚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还并没有沦落到需要给人当情妇的地步。”

笛安听出了叶凌话里的讽刺,冷哼一声:“有骨气?但是你要明白,监狱是个什么地方。”

叶凌一惊,她知道笛安不会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她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笛总,冤有头债有主,不要牵扯到我爸爸。”她真害怕笛安会对牢里的父亲做什么。

笛安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我不做什么,那周旋,你那劈腿的小未婚夫呢?”

一句话惊醒了叶凌,是啊,她忘了这个,周旋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们的。

她恨恨的盯着笛安,果然,他抓住了她的软肋。

笛安薄唇微动:“只有我,能帮的了你,做我的女人,你不吃亏。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且,昨晚你也叫的很大声,不是么?”

这男人在羞辱她!叶凌眼里升起一抹愤恨,什么他的女人,就是情妇,人渣,简直就是和周旋一样的人渣:“我拒绝。”

笛安没有理会她:“一个月。一个月过后你就可以滚了。”

叶凌瞪着眼睛看着笛安,她怀疑这男的脑子里有泡,她为什么要答应啊,她为什么要滚啊。人渣,绝对的人渣中的人渣,极品中的极品。

叶凌气的说不出话来,笛安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有什么资格拒绝,要脸没脸,要胸没胸,嗯?”

叶凌觉得自己要爆炸了,这男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笛安好看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叶凌一圈,眉头紧蹙着,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只有三天的考虑时间,当然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话里不怒自威的语气让叶凌有一瞬间的冰凉。

呵呵,叶凌,你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叶小姐么?

笛少宠妻需节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笛少宠妻需节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