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能医王13章(第十三章生命的消亡)

2018/1/8 22:35: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全能医王

第十三章生命的消亡

“庸医!呸!他就是个庸医!”

走道里,李藏德狠狠的吸着烟,至少他这句话没有说错。163生活网刘尘远就是个庸医。想到自己因为这样一个庸医,而被张少飞赶了出来,李藏德心中就不平衡。

自己一心一意的跟随张少飞,替他办事,替他跑腿。

遇到一个庸医,还替他打抱不平,既然治不好嫂子,还要这个庸医做什么,就该来教训一顿。

这就是李藏德的想法。

而当时,李藏德就是想过去教训刘尘远的,只是他被张少飞给赶了出来而已。

“庸医,我呸!”

将烟头丢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踩灭。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李藏德的怒气不减反升,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比刘尘远更加讨厌的人。

“是之前那个乡巴佬,他怎么穿上医院里的白大褂了?”

本来就是怒气当头,加上又是冤家路窄,李藏德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一顿杜晨,拿他来出出气。

没错,李藏德看到的就是杜晨。

杜晨已经洗漱完毕,悠闲的吃过早餐,换好衣服,优哉游哉的走在医院的走道里。

他很享受此刻的感觉,因为在这里有无数的病人等着自己来救治,让自己把自己的所学完美的展现出来。

身为一个真正的医者,治病救人不仅仅是杜晨的天职,更是他的爱好。

“乡巴佬,真的是哪里都能遇见你啊。网站163shenghuo.com

李藏德忽然一声大吼,他从来都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自从上一次杜晨手里吃过那么大一个亏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报复。此时冤家路窄,李藏德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看脚!”

常年练习跆拳道的李藏德,习惯性的一脚朝着杜晨的脑袋上踢去。一脚踢出之后,李藏德就后悔了。他想到了上一次被杜晨一根手指头就制服了,眼前这个乡巴佬远远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啊。他眼神中泛起一股恐惧,连忙收力回腿,却失去了平衡,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个脸朝下,狗吃屎。

这样子颇为喜感。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乡巴佬,你等着,我会来找你报仇的。”

李藏德连忙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ICU重症监护病房冲去,他要去找救兵。

“额…”

“这是在耍猴戏么?”

杜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自然认出了这李藏德就是上次在医院门口跟自己发生冲突的公子哥。只是不明白,他跑到自己面前来自己摔个大马趴,又朝自己放狠话是什么个意思?

“单挑?”

“还是找人来群殴我?”

杜晨摇了摇头,表示这种公子哥的思维模式,自己不懂,也不想懂这种脑残的思维模式。不管李藏德有什么招数,自己接着就是了,这种脑残公子哥杜晨还从来不放在眼里。

“张少,张少救我啊!”

李藏德朝着ICU重症监护室跑去,“我又遇到上次那个乡巴佬了,张少,这次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他要找的救兵竟然就是张少飞,自以为是的他却没有想过,以此时此刻张少飞的情绪状态,会管他这些事情么?别说张少飞未婚妻董璃现在生死未卜,就只是一个董夫人,城府极深的张少飞都不会在这个未来丈母娘眼前亲自动手。如果董璃不死的话,不出意外,董夫人就是张少飞的丈母娘了。来自163shenghuo.com

可头脑简单到近乎脑残的李藏德是不会考虑这么深远的。

也该他运气实在太差,刚冲到ICU病房门口的时候,张少飞和刘尘远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尘远一脸死灰,就像是死了老爹一样。

事实上,就算是死了老爹刘尘远都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可董璃却死不得,更加不能在他的手里死。如果董璃真死了,他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张少飞也是一脸的阴沉之色。

虽然在董夫人面前发誓发的好,这一辈子非董璃不娶,董璃如果死了,他就终身不娶。全能医王13章(第十三章生命的消亡)

但实际上,他心里想的远远没有嘴上说的那么伟岸光正。

他想的只是,跟董璃联姻,会对自己的家族,以及给自己在家族中提升地位能够带来多大好处而已。可一旦董璃死了,这些好处他就一样也捞不到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恰好此时,李藏德冲了过来,嚷嚷着要他帮忙报仇。

“滚!”

张少飞正好气没处发,一拳击出刚好打在李藏德的脑袋上,只见李藏德就那样直挺挺的躺了下去,昏迷不醒了。

打晕了李藏德,张少飞依旧是满脸阴沉,阴测测的说道:“刘尘远,你最好让小璃别死,否则……”

“张公子,我,我…”

刘尘远支支吾吾,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然他眼前一亮,看见了不远处正朝这边走来的杜晨,大声叫道:“是他,就是他。董小姐三年来,从未这样过,就是他搞的鬼。昨天,是他,就是他说了一大堆谬论,还出手为董小姐施针。我本以为董小姐的病情有所好转了,可没想到,今天董小姐成就这样了。”

“他是谁?”

张少飞眼神凌厉的望向杜晨。

刘尘远连忙答道:“是我们医院新来的医生,是林主任介绍来的。”

“是林英男介绍的。”

张少飞若有所思的说道,他可不是刘尘远这样不入流的人,对于林英男的身份背景,也略有了解。听到杜晨是林英男介绍来的,不由得对杜晨心生了一些忌惮。

“刘尘远,你刚才说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温和的声音,但这温和的声音中明显带有一丝怒气。“你刚才说璃儿昨天不是你治好的,而是这个年轻人治好的?”

“是…是的。”

刘尘远一脸死灰,昨天杜晨出手稳定了董璃的病情之后,被他抢功,甚至还出口诋毁了杜晨。可今日,却怎么瞒不下去了。

‘这次死定了,但我死,杜晨你也别想好过。’

刘尘远心中有些万念俱灰,却泛起了一丝狠戾,就算是死也要拉杜晨垫背一样。他大声说道:“董夫人,就是他。您也知道,我为董小姐治疗整整三年了,这三年来我虽然没有把董小姐治好,可是也勉强能够稳住董小姐的病情。可是他,杜晨才给董小姐治疗了一次,董小姐就成这样了。一定是他搞的鬼,他想害我,把董小姐拉进去了想害我啊!”

“真是他害了璃儿!”

董夫人温和的脸上泛起了一股煞气,无论是谁,只要对自己女儿不利,她一定不会放过的,她快步上前拦住了杜晨。

“年轻人,昨天是不是你治疗了我的女儿?”董夫人的声音低沉而又有力的说道。

“有问题么?”

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看上去很是雍容华贵,实则却是一副要杀人模样的贵妇,杜晨心中难免有些疑惑。

“我女儿昨天经过你的治疗之后,虽然暂时看起来好了许多。但就在今天早上,就在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董夫人越说越激动,心里的想法也越来越多,到了她这一个层次,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是偶然,而绝对是必然,是有人刻意制造的结果。

董夫人眼神越来越凌厉,她沉声质疑道:“说,是谁让你这么干的?那人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害璃儿?你是因为我,还是因为璃儿的父亲?不管是因为我还是因为璃儿的父亲,你们这样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甚至不惜伤害她的性命,你们不觉得太龌龊了吗?”

“莫名其妙。”

对于董夫人的质问,杜晨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为了稳定住董璃的病情,他不惜消耗了大量的内气,虽然他也没想过要董璃如何来报答自己。可这董夫人身为董璃的母亲,不感谢自己也就算了,昨天还给自己脸色看,今天更是跑来质疑自己,说自己龌龊。

说自己受人指使来伤害董璃,这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么?

“抱歉,我什么病都能治,就是不能治神经病。”杜晨转身便要离开。

“杜晨你给我站住!”

刘尘远冲了过来,状若疯狂的拉住杜晨的衣领,大声吼道:“你害了人还想跑吗?”

董夫人又冷声说道:“年轻人,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受了什么人指使,我告诉你,璃儿不是一般人,你最好给我说清楚,求老天保佑她没事,否则这后果你负担不起。”

“我不用求老天保佑。”杜晨笑了笑,又道:“我跟你们去看看。”说着,他便带头朝着董璃的病房走去。

倒不是说他怕了谁,而是杜晨心中疑惑,按理说经过自己的救治,董璃今天应该很好了啊。怎么现在弄得她随时都会死一样呢?难道这刘尘远又给董璃胡乱用了什么药?

想到这里,杜晨又憋了一眼刘尘远,但见他一脸心虚不敢看自己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走进ICU病房,只见董璃面色苍白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睁大了眼睛,却毫无神采,瞳孔放大,仪器上显示她俨然是已经没有了呼吸。

全能医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全能医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