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共赴一世情长在线阅读

2018/1/8 23:53:24 来源:网络 [ ]

书名:共赴一世情长

001:如坠如幻

炙热的夜晚,柔软的圆床。共赴一世情长在线阅读

她双手拷着皮链,被困在大床上,身后的男人体温灼热,吻如雨点,能感觉到他无比强壮。

“啊…”一股钝痛,倏地向四肢百骸蔓延!

可是后来却不疼了,沉沉的,如坠如幻……

耳畔绕着狂野的呼吸,低哑磁沉的问她:舒服吗?

……

“呃…!”云卿猛地睁开眼睛,从桌面上抬头,蹙眉捂住绯热的脸颊。

怎么总做这个梦?明明她没有任何经验。

起身到小水池扑了把脸,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请进。”

急诊科张娟探头:“云医生,来了个病人,男科的急诊,泌尿科医生不在,您过去一下行吗?”

“张医生,我这是……”云卿扫向门上标牌‘夫妻治疗室’,微笑不语。

张娟有些急,“那您也是解决那方面问题的!拜托?”

“稍等。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云卿穿上白大褂,跟着张娟走出科室。

“这男的啊,车里和女朋友那啥时,做的太激烈,车滑下山,伤了命根!年轻男女只要快活不要命咯。”

云卿听着,神色淡淡,医院什么奇葩事没有?

急诊部,高级单人病房——

张娟敲门推开,云卿翻着病历走进,嘴里一个‘顾’字随着抬头,看清楚病床上的人时,噤了声。

病历本上的名字写着,顾湛宇。

床边坐着一个小妹妹,十几岁呢?羞红的脸迷离的眼,戳男人的胸膛,“顾少,你的宝贝坏了怎么办?”

“你不是更喜欢别的?”

“你讨厌!”

正低语娇嗔,察觉到门口的动静,男人抬头,一怔,笑没了,眼睫阖了阖。

云卿站在光底下,刺眼的白光,将她的表情模糊成一片。

只觉得午睡后那股眩晕,像尖针刺着脑仁,疼。163生活网

指腹重重刮过病历本尖锐的棱角,她走进去,扫了眼男人腰腹盖着的白布,听张娟说具体病情。

听完,云卿出声:“用力过度导致充血,滚下山加重充血,没有大碍,建议住院两天。”

顾湛宇盯着她,匀净的脸,细眉淡眼抬都不抬,嗓音一如既往的清寡。

他眸子一瞬阴鸷,笑道:“也不看就诊断啊?”

云卿低头写病历。

手被男人猛地攥住,扯了下去:“你不就是看这个的?其实很喜欢吧?给我看!”

云卿笔头一顿,纤指反握,往那白布下左戳右戳上捅下捅,男人猝不及防的闷痛中,她轻轻落睫:“看样子得住五天院了。张医生?”

张娟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很快接话:“顾先生,住院的话,请问你的家属在吗?”

张娟知道那小美眉肯定不是,正想说需要家属办理手续,见云医生走了过来,“我是。”

“?”

云卿再次跟她确认:“我是他的家属,张医生,住院单给我吧。共赴一世情长在线阅读

张娟嘴巴张得老大,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

云医生是这位风流顾少的家属?!妹妹吗?可是长得不像啊,那…

病房里一瞬间,诡异的安静。

床头的小美眉凌步走过来,盯着这个白皙沉静的女医生,充满敌意,“老女人,你是顾少什么人?”

“哼,不管你是谁,我告诉你,我怀孕了!”

云卿把笔丢到垃圾桶,顺势挂了下耳边柔亮的碎发,浅粉的唇笑起来有些懒懒的:“跟我说干什么,我上你了?玻尿酸下次打准点,别打到脑子里去了。”

张娟嘴巴又张大,云医生平时看着温柔如水的……

小美眉愣是好久才明白过来,惊慌尴尬地去摸自己的脸。

云卿走出去。

顾湛宇下床。

门口,云卿猛地挥开男人擒过来的手掌,碰了脏东西一样浑身冷颤。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嫌我脏?你有多干净?”顾湛宇冷笑,高大的身影覆盖住她,阴狠的扫了一眼她白大褂上的名牌,“这些年我不碰你很寂寞是吗?所以当这种不三不四的医生,天天看男人那东西?”

云卿闭眼,轻声开口:“相互折磨五年,顾湛宇,我们离婚吧。离婚后你找你的嫩学生妹,我过我的日子。”

顾湛宇一愣,呼吸仿佛窒住,猛地攥住她:“知道我为什么专找嫩的吗?因为她们干净!”

手指抚摸她白皙的脸:“你也曾这样干净,卿卿,那时候的你没有脏,没有生别人的孩子。”

“我没有和别的男人怎么样过!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哪来的孩子?”云卿吼了出来。

顾湛宇一把将她掼在墙上,不顾走廊来往的人,掀开她的白大褂,手指碰到她腹上一条疤痕,像被刺了一样,他面目狰狞:“你夏天从不穿泳装,为什么?因为你心虚,云卿,我恶心你!离婚?做梦!就像你说的,相互折磨也好,我让你当一辈子活寡妇!”

力道消失,云卿一动不动,听着不远处小美眉冲他哀怨:“顾少你都有老婆了,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生啊,至少是我的种!”

云卿看着他唇边的轻笑,要把她打碎了,他搂着女孩进病房。

对面有护士低声道:“原来云医生结婚了。”

“这怎么回事啊?”

“挺惨的,丈夫和小三车震搞伤,她是就诊医生,唉……”

云卿茫然地瞠着眼,世界在转,慢慢转身,走着走着,也不知道哪里疼,实在太疼了,她弓下腰扶住墙壁。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慢慢地抬手捂住嘴,不准自己哭出声。

沈青豫边走边道:“老太太没什么事的,就是想俩小的了。二哥,既然都来了医院,顺道去一趟男科呗?”

做好了调侃被打的准备,沈青豫却察觉到身侧的男人停步了。

“二哥?我跟你说这家医院有个叫什么夫妻治疗室,专门咨询那啥的……”

云卿浑噩中听到自己的科室,睁开眼,才看到似乎是挡住了别人的去路。

她起身,眼前一双修长的腿,她后退几步,只看到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纯黑西装的身影,异常高大,面孔不清,一道分明的下颚。

002:先生,身体挺好

云卿颔首道歉,转身走了。

沈青豫望了那哭肿的女医生一眼,背影身材挺俏。

他吹个口哨,回头看二哥,只见男人俯身,修长手指捡起地上掉落的名牌,看了一眼,眸色不明。

“走吧。”

“啊?你不还给人家啊?”

……

夜晚的酒吧。

音乐震耳,光线迷乱,年轻的身体疯狂的舞动。

苏家玉一拍桌子,“下午我好死不死在手术室,要是我在,手术刀一把剁了顾湛宇那玩意儿再把小三的逼捅烂!”

云卿慢慢的喝酒,“支持啊,香肠切成两千片,鲍鱼剁成蒜蓉。”

“……”这特么有点狠了吧。

苏家玉是习惯了这妞平时仙气满满,私底下么……呵呵。

只是瞧她那自若的样子,恨得不行:“少装没心没肺,这偷偷哭肿的眼睛当我瞎了?”

“卿卿,你要龟缩到哪一步?今天闹的那么大现在医院谁不知道你的事了,你还怎么呆?这五年你过的是人的日子吗?从嫩模到网红到未成年,就差在你跟前直播了。顾湛宇摆明了是让你生不如死!算我求你,离婚吧!”

“我今天辞职了。离婚,也提了。”

苏家玉一愣,妈地就从不按常理出牌,说辞职就辞职!等等。

“你提离婚啦?靠,你这语气还舍不得啊?”

云卿轻笑一声,仰头,眼泪和酒一起吞入口中,“我也知道自己贱,五年了,还是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他已经变了,可我真的不明白,我那么干净,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就因为我没有膜?医院的报告都说是外伤裂了,还有我腹部的疤,六年前十二指肠手术留下的,他就是不信,我何必说谎,除了他我认识哪个别的男人?”

苏家玉一顿,神色有点讳莫,那份处女报告其实……

“唔,我得去趟洗手间。”

苏家玉回神,“用我陪吗?”

她摇头,离开吧台,循着标识穿过舞池。

只是舞池里人太多,妖娆扭动的身子将她挤着,云卿本就醉意上头,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皱眉回头,蓦地——

一股力道袭来,有人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口鼻,是湿纱布,极淡的药味还是被她闻了出来。

不好!

云卿迅速屏息,抬手朝着那条手臂的静脉打过去,男子不料,痛的松开了手。

抓住机会,她涌开人潮逃跑,后面狠戾的声音:“往那边跑了,快追!”

……

男厕所的门被嘭的一声踢开!所有男士回头,表情各异,惊慌的,尴尬的,脸红的。

因为闯进来了一个漂亮女人。

长裙摇曳,白腿婀娜,明明醉意朦胧,瓜子脸却长得冷冷淡淡,她细细的喘息。

这种矛盾的美,让人从心底惊艳,而这个地点,更让人遐想万千。

只是,她细长的美眸瞪了一瞬,微红的脸就淡定下来,“sorry,你们继续开闸放水。”

众男:“……”

云卿非礼勿视地偏过头,只是她现在也不能出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厕所藏身。

她飘忽地穿过男人们背后,打算找个隔间,那稀稀落落的水声却让她眉头一皱,职业病来了。

“一滴一滴的,大哥,前列腺该检查了。”

“一听就分叉,小哥,撸太多了啊。”

“憋一下,尿一下,中气不足,肾亏矣。”

几句下来,男人们涨红脸,却反驳不能,吓得纷纷提裤走人。

云卿挑眉,醉的水汪汪的眼无辜,“跑什么,有问题咱们治疗,我口碑不错的,专治X生活不和谐,治好的案例很多…怎么都跑了?咦,还有一个……”

她一瞥,最里面的便池前,男人高大的侧影纹丝不动,纯黑的衬衫西裤,笔挺犹如冷凝的雕塑。

有种男人,即便是连嘘嘘都散发着一股‘我很优雅’的气息。

云卿莫名的被那股强大气场静了静,复又糯糯笑了。

她走过去,“嗯,水声又高又长,蔓延不绝,先生,肾挺好,恭喜。持久超强,最少半小时以上,我说的对不对?”

“……”

没等来回答,周围的空气还冷凝了几度!

难道猜错了?

不可能,她这项绝活还从没失误过。

本着求真的原则,云卿晃着脑袋就转到男人的身前,弯下纤腰,俯身的动作有点猛,她的头离男人的西裤裆部很近,柔软温热的呼吸柳絮般穿过男人的右手,骨节分明的手掌里,某物瞬间停止放水——

云卿自顾自地伸出小手,拨开男人的大手,仔细凝视过去,就像在实验室看模型。

足足半分钟后,她抬头,雾气氤氲的眸子里满是专业,轻声喃道:“长得真标致。”

“……”

那两道已经盯了她一会儿的墨黑眼神,深邃如壑,此刻浮上碎冰。

气压低的吓人。

云卿浑然未觉,当她刚瞥到男人深刻硬朗的下颚,就听到耳畔一声低冷肃杀的:“滚!”

这还是陆墨沉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他老二。

长得真标…致?

披头散发的女醉鬼,究竟看过多少男人的?一副专业点评师的口吻。

不正经的浪……荡女!

男人的脸迅速阴沉下来,大手拉上裤链,修长笔直的腿沉步往外走。

什么人嘛。

夸你有吸引女人的本钱你还不高兴?

云卿挑了挑细长的眉,话还没说完,她也就跟出去,轻吹个口哨:“不过先生,很久没用了吧?我刚才就看了那么一下,小兄弟向我致敬了。这东西还是得常用……哎,人呢?”

她飘转眼眸,看着空空如也的走廊。

这男人是一阵旋风吗?

“好心和你说医嘱,也不听……”

她迷糊地站了两秒,忽然想起自己处境还危险。

酒喝太多,思维也迟钝了,她转过身,打算回厕所继续躲着,手机在苏家玉那,也没办法求救。

眼前突然一道黑影袭来。

“臭娘们,叫哥们几个好追,原来是躲男厕所了!”

云卿一惊,来不及挣扎就被猛地甩到了墙上。

她抬头,果然是舞池里捂她嘴的三个男人。

这条走廊很偏僻,两端又很长,云卿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忍下惊慌,冷静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共赴一世情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共赴一世情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小说名字: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八章带点感情说原来是刘韵发过邮件后没收到她的回应,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确认。骆荨表示已经收到,并且跟许风传说过原因后便提着包包外出了,目标自然是梧桐巷112号。悦安街梧桐巷属于滨城越城区,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个区了。近几年滨城发展迅猛,一些旧区改造就势在必行,但梧桐巷不但没有因为历史久远而被改造,反而因为以前的城市设计师规划的当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滨城的一大特色,连房价都翻了好几倍!一路匆匆赶到越城区,驻足在梧桐巷112号前,骆荨才清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八章沈爷怒怼萧爷,老子不爽就针对你沈爷暴怒,后果很严重。十分钟后。铂金帝宫整片区域电脑全部瘫痪,包括保安系统,所有的电脑屏幕只有一只猪在那里扭着屁股。一只猪……扭屁股……这种东西在平日里,萧爷怎么会放在眼里。今天!他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提醒他今天被扒裤的事。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鼠标,那脸上阴晴不定,嘴角的笑容令人恐慌。整个房间空气瞬间暴跌20度,萧莫言站在门口都冷得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小说:独宠豪门契约妻第8章你身上还有钱吗?病房中的墙特别白,是一种灰白,一种惨白,这种白就如同一种虚假的纯洁,一种虚假的安慰一般!米妈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凳子上!米苏在一旁忙碌个不停!米诺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旁皱着鼻子道:“我先回学校了!”从爸爸进了病房,米诺就一直在病房中喊着什么病房中有味道,什么都没有给帮上一点忙不说,反倒一直在那里嫌这嫌那,看她的样子,着实像一个在宾馆中挑剔自己房间的房客!米苏看了一眼米诺没有说话,妈妈在一旁看着米诺心中虽然不悦但是最终还是对女儿的不舍占了

  • 太阳的后裔8章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8章书名:太阳的后裔第8章再好不过她的面容虽然苍白,身段却极为曼妙玲珑,晚上只是穿了一件有点低领的白色衬衣,屈身的时候,露出若有若无的光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态,从外人看起来有多么暧昧。她微微弯下腰,樱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某个座位“唰”的一下,就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席可然被吸引了注意,便直起身来,也就避免了刚刚弯腰的那一抹春光的泄露可能性。林子刚开始也是懵的,不明白某人好端端的怎么站起来了。很快,林子后知后觉地留意到席可然的衬衣领口,这才反应过来,暗暗唏嘘了口

  • 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小说:冷情老公,解约吧第8章现在还误会我吗可是路勉却抢先一步,直接拽住了何扬晖的胳膊,然后稍微一用力就把何扬晖推倒在地了:“这里是宫先生的地方,由不得你胡闹!”“路勉,送客。”宫祁睿看到何扬晖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一副还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的模样,于是就下了逐客令。路勉也不给何扬晖任何哀求宫祁睿的机会,拽着何扬晖的衣领,便将他拽出了宫祁睿的办公室。可何扬晖的辱骂声还是字字清晰地落入她的耳中。江玥璃失魂落魄地耷下脸去,甚至忘了,自己此刻还坐在宫祁睿的腿上。“现在还骂我吗?”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小说名称: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8章被扫地出门“姜南希你不要太过分!南浩对我才是真爱,你本来就配不上他。”霍温迪有些恼怒,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惊动了别墅中的霍父霍母。见是姜南希,两位长辈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不管怎么说,霍家在江宁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原本好好的宴请宾客的婚礼,没想到竟闹出了那么大一出笑话,简直就是丢尽了霍家的脸。“姜南希,你还有脸回来?”程玫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霍成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紧抿嘴唇的表情也写满了对姜南希的不悦。姜南希知道自

  • 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

    原标题: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小说名:流年已尽爱未凉第8章这是个秘密“好哒。”安小贝举起刀叉,哗啦一下,鹅肝一分为二。“妈咪,你不吃吗?”吃?她哪里还有心情去吃?安雅摇头,有些焦躁不安的看了一眼时间,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的小纸条。眼前龙飞凤舞的签名她曾经见过许多次——在华娱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想起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曾经和司慕寒上演的情节,安雅脸‘唰’的一红,不自在的转开了视线。可细想一下,她心中却又陡然间滋生出那么一丝的忐忑。瞟了一眼大快朵颐的安小贝,安雅佯装做不在意的模样,试探性的凑近了问

  • 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小说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8章洽谈,速战速决戚晚开门见山,思维逻辑清晰明确的很,甚至没有一句废话。薄成钧的神色平静,幽邃的目光微微抬起,别有一番意味的望向戚晚,语气微扬,“话虽这么说,可你有什么自信就认为我们一定会跟你合作呢。薄氏帮助凯莎,换句话说,便是引狼入室。”“中国还有句俗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戚晚说着,一双清澈自信的眸子望向薄成钧。谈恰之前,自己早就把一切问题都预料到了,而此刻薄钧说的,也尽在戚晚的预料之内,“剧我分析,薄氏厚积薄发,几年之内迅速站稳商业圈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