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阴阳诡路 大结局

2018/1/9 0:43: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阴阳诡路

:神秘的棺材

有一种人,能去祸免灾、驱邪避凶、普怨度灵、识破天机、断人生死、游走于阴阳两界,一个接一个的邪灵恶煞会出现于他们的面前,一件又一件的奇异诡事会发生在他们的身边,于是这种人通常被称作:阴阳先生。163生活网

我的名字叫岑若思,九岁即随湘西赶尸世家林海舟学习移灵走脚,驱邪避凶;十五岁认罡仙神婆白善琦为师,学习顶仙,识阴阳福祸、懂神通诸法。因此,我也获得了《应地尸经》和《通阴仙经》两部阴阳秘籍。

我就是一名阴阳师,与我一同走南闯北赶赴阴阳大会的朋友叫做高天意,他乃是《奇门心易法》的传人。

我每当想起在此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心中就会感觉到无尽的酸痛和沉重,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敢置信,我真想认为自己是记错了,但是事实终究还是事实。因为那是一段悲惨的故事,那是一段离奇而又暗黑的生活,充斥了太多的残酷。

我本是家里的独女,可我却无法享受正常的、幸福的童年生活。我从小就被人们认为煞命克人,因我出生时就克死了亲娘,七岁时又克死了亲爹,后来就连把我引向阴阳行当的两位师父林海舟和白善琦也先后因我而死。推荐163shenghuo.com为了破解我的命局,我唯有得到四部秘籍找到破解的法门。

现在我所讲述的故事,就是从两位师父先后离我而去、认识高天意以来所发生的事。这一段令我喘不过气来的恐怖景象,直到眼下,也还没有结束的真实生活:

一九八八年,季秋,湘西狮牌县城南郊外。

今天,是我和高天意在狮牌县滞留的第三个夜晚,也就是今晚,我们就要去小农庄见一个神秘人,因为:他,有一份礼物要赠与我!

小农庄坐落在一片平坦的地面上,周围种了不少的树。我和高天意走到了房屋前打量起来,只见这房子倒是咱们湘西农村很常见的土坯瓦屋房子,前面有院子,正房和两边厢房并起来有五大间。

不过这房子却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连屋顶都没有了,只有颓圮的墙身,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有些年头没有住人的了。

我们正要顺着微光进去的时候,高天意却拉着我的手说:“这四下一片荒凉,院中杂草丛生,房子毫无一点人气,且隐隐有一股阴气缠绕,只怕是个凶宅!”

高天意的意思我明白,而且我也感觉到了这个小农庄的不对劲,的确像是一个凶宅。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在我们阴阳行当里认为,凶宅一般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由于风水的原因而形成的自然大凶,住在里面的人不是生病就是离奇死亡;第二种则是宅子中本有过横死之人,怨魂在里面徘徊不去,住在里间的人便容易被阴魂缠身;第三种则是被人下过邪术,多为鲁班术中的厌胜之术。

我双眸紧锁,皱起眉头道:“管不了那许多了!今天我一定要见到那个神秘人,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样,约我来这种地方又有什么礼物要给我!”

说完,我就隔着栅栏踮着脚尖朝里面望去,借着苍凉的月光一看,只见院子里面果然长满了杂草,很是荒凉,当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奇怪的却是院中居然亮着一丝泛黄的油灯光。

我和高天意分别拿出罗经与八卦仪以检测此处的阴气,但我却没有发现我的罗经的指针上有任何异常反应,当然,高天意的八卦仪也没有。

接着我们就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损的大水缸倒在杂草中,乍一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人蜷在那里呢。接着就看到院子当中摆着两条又长又高的凳子,长高凳子上又架着一副长方体的像柜子一样的东西,外面用特大一块红幔子罩着。凳子下,点着一盏陈旧的油灯。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高天意蹙了蹙眉,满腹狐疑地问道:“难道这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秘人所送给你的礼物?我看着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当时我也没和他打话,只是朝四面大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回答我,破院子里和屋子里也没有丝毫的动静,此时我也不由有些紧张起来。但我总感觉这周围有什么人在监视着我,或者就躲在断墙后也说不定。

这个时候,高天意就走到了那长凳子的旁边,一把扯开了那块像床单一样的大红布,顿时一副黑漆漆的棺材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顿时吓得一怔,紧接着从外就吹进一阵凉风,长凳下的油灯光也瞬间熄灭,周围一下子变得幽暗起来,与此同时只听“哐当”一声,院子的栅栏门也紧紧关上了。

“谁!”我下意识地大叫一声。

喊声一落,院子里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此时此刻,一种浓厚的、离奇得难以形容的恐惧感,就以惊人的速度在我全身的血液中就开始奔流了。

高天意打开了他的小手电,微弱的灯光照在黑漆漆的大棺材上,我们仔细一端详,居然还看出问题来了。163生活网原来这棺材的棺尾并不像一般棺材那样用朱笔写一个“夀”字,而是有人写着“无常索命,阴帅勾 魂”八个血红大字。

我顿时一愣,这下我哪里还能不明白啊,分明是仇家来找我了。

高天意长吐一口气道:“若思!看来你平常没少得罪人啊!”

我脑中开始飞速回想自己在什么什么时候得罪了人,或者在无意间破了行规解了别人的法术,但我至始至终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高天意又提示性地道:“会不会还是以前的那个叫邹鸣的小子?”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心里也是猛地一怔,那家伙确实好久没出现了,或许还真的是他。他倒是喜欢玩这种神秘,玩背后设道道。不过,他又怎么会在狮牌县呢,或者又怎么知道我在狮牌县呢?

尽管我有些紧张担心,但是我越发的好奇起来,那人到底是谁,什么来头,我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心里总觉得有个梗。于是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们再找找看,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

高天意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想揭开棺盖,看看里面有什么,我连忙阻止了,然后敲了敲棺材身,发现是空的,看来那人还真是为我准备的呢。163生活网

接着我们就在棺材周身转悠了起来,结果就在棺头的小角上发现棺盖压着一张纸条,取下来借着手电微光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礼物既收,那就速来五里坟场!”

:五里村坟场

当时一见了那纸条,我的心里又是一怔,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就涌上心来,我感觉这是有人在向我下战书斗法。

高天意说:“若思,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指不定人家正设了什么局正等着你去呢。”

其实高天意说的我心里也想到了,不然那人何以送我一副大棺材还为我留下这么一张挑衅的纸条呢。但是我仍想弄明白那人到底是谁,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于是我坚定地道:“我要去!你还是回去吧,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没有必要牵扯进来!”

高天意闻言顿时薄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咱们不是早就约定好联手找到四部秘籍打败共同的敌人的嘛,咱们现在是盟友更是朋友,作为朋友我又怎么忍心让你一个女孩子去冒险呢!一起去吧!”

他说的这话,让我感到很是欣慰,老实说,我打心底还是希望他能陪我一起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去了会发生什么,于是我说:“好!谢谢你!”

他笑了笑,没再说话,然后就带着我出了小农庄院。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五里坟场在哪里,应该怎么走,于是决定先在这附近找户人家打听一番。

天已经黑的深沉,若不是有微弱的月光照亮,我们实在难以赶路。偶尔吹起一丝丝凉风,周围的树叶也婆娑作响,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心情现在又多了几分沉重。

我们往南继续走了一段路,然后就看见了一个小村庄,依稀中还有许多人家没睡,屋子里也亮着灯,于是我们随便找了一户人家。

那是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者,头发已经十分稀疏,半黑半白的,天都黑了还在门口坐着。我上前恭敬地打了招呼,然后问他去往五里坟场的路。

但是那个老者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嘴里也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就那么愣愣地盯着我和高天意,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痴呆老年。

高天意顿时就有些不耐烦了,拉着我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要让我再去找别家问问。我想想也对,这老者想来还真是个痴呆或者聋哑呢,要不然怎么会这般不理人呢。

可是正当我们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只听背后的老者突然又开口道:“你们这么晚要去哪里不好,偏偏要去那五里坟场!”

一听这话我们就顿时止住了脚步,我心说这话有来头啊,看来这个老者一定知道五里坟场的具体位置。于是我连忙回转过来再次朝他作了一揖道:“老大爷,我们要去五里坟场找个人,如果您知道在哪就请告诉我们吧。”

那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你们两个年轻人不像是本地人,还是打哪来的回哪去吧,五里坟场那地方可不是你们能去得了的!”

一听这话我就感觉五里坟场是个有问题的地方,这也更让我好奇于神秘人约那个地点的用意了。见老者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们,高天意的急性子上来,对我道:“算了!咱们还是去找别人问吧,反正现在还没睡的人还有很多!”他说着就要拉着我走。

但就在此时,那老者又冷笑道:“那个地方,村里的年轻人铁定不知,只有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才知道一二,但老头子我好心劝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啊!如果老头子我告诉了你们,不仅不是在帮你们,反而是在害你们呢。”

老者话说的不明不白的,更加激起了我的探究之心,于是我问:“老大爷,五里坟场到底是个什么邪乎的地方,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可怕吗?可是有人的确是约我在那里见面,而且我估计是一个邪师,如果我今晚不去的话,不知道他会对我施展什么邪法呢。”

老者听我这么一说,略微一惊,然后又长叹一口气,接着在身上缓缓地摸出一根烟,擦火柴点燃,然后像是陷入遥远的回忆一般朝我们慢慢讲述起来:

原来,五里坟场离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小村庄并不甚远,只要继续往南走上十来里就到了。据老者所言,五里坟场起先并不叫这个名字,而在解放之前就叫五里村。

那村子里当初也住着一二百来人,只是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那村长得罪了隔壁山里的土匪头子,于是土匪头子在一夜之间就洗劫了五里村,全村上下无一生还,村子也就变成了坟场。虽然后来解放了,人民解放军剿尽了那里的匪,但是五里村仍旧成了一个怨气冲天的地方。

后来外界的人都不敢去那地方,据说是闹鬼闹得挺凶。可总有一些不相信的人偏偏要打那经过,之前就有一个打猎的有次晚上从那里经过,于是那晚就看见许多人在里面搭台唱戏,十分的热闹,回去之后还把自己所看到的讲给自己的老婆听,没想到第二天就变得疯疯癫癫痴呆傻笨,又过了没几天就死球了,这可不是见到鬼了吗。

那件事传开以后,就更没有人再敢去往那里了,虽然时不时还是会有外地人误经那里,结果可想而知,都没落个好下场。再后来就基本没人往那里去了,而且年数多了,年轻一辈的人估计都没再听说那个地方了。

听到这里,我猛然想起我小时候迷路误闯进了一个荒废的村子,也看见过鬼唱大戏,后来被林师父所救,才告诉我那是死阴槽。我估摸着那五里坟场应该也属于是死阴坑吧。

讲完这一切之后,老者又抬头凝重地看着我们,轻声问道:“这下,你们还要坚持去那个地方见人吗?”

说实话,听老者这么一说,我心里的确是有些惧意了,当年要不是我命大,亏了已逝的吴老爹帮忙,只怕我压根都没法遇见我林师父咯,更别说活命了。

但此时此刻,我今夕已不同往日,遂朝高天意苦苦一笑,又对老者说:“谢谢您老了!但是我没有办法,今晚我必须去!”

说完,我和高天意就按照刚才老者给我们的方向开始赶路,这第一次去赴别人的局,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完好地回来……

:女鬼唱大戏

我和高天意出了村子之后就没有了较为平坦的大路,只有错综的羊肠小径,我们只是望着那个方向也不择路地前行。走上几里路之后,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块爬满青苔的青石碑。

那块石碑约有两米来高,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不少的风吹日晒和雨淋的,给人一种年代十分久远的沧桑感。借着高天意的手电筒一照,上面却刻着“五里村”三个大字。

看到这,我不由再次皱起眉头,心里也更加的紧张起来。不过此时既然已经来了,我就不能打退堂鼓了,因为现在的我一旦退缩,就会成为他人狞笑和嘲弄的资本。我已经经历了不少的事,早已明白人的一生,或多或少会经历许多惊险和磨难。

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高天意忽然指着前方咋呼道:“若思,你快看,前面有灯亮!”

他这一声咋呼十分的突兀,我猛地抬眼一看,果见前方百来米处隐隐约约灯火通明,顿时我的心就揪了起来。要知道五里村的人可是早已经死绝了的,这突然出现的灯火能不古怪嘛,于是我问:“你说那些鬼火灯是此处的阴魂作的怪,还是那个神秘邪师捣的鬼?”

高天意冷静地点了点头,说:“两者皆有可能,但是不管是鬼魂作怪还是邪师作怪,咱们去往村里一定要小心一些!”

我默然不语,然后我们各自掏出了护身符,首先保证一般的阴魂不敢近身,然后继续往村里面走去。

我们翻过一座小山坡,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茂密的杂草丛,一片荒凉,一片死寂。我们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提心吊胆地缓缓前行,忽然我就被什么硬物给绊了一跤,差点没摔倒,我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一跳。

高天意一面问我怎么了,一面打开手电筒照路,接着他也发现了,脸上也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没错,不止我的脚下,我们眼前的荒地上全都出现了一副副的黑漆漆的棺材。

两眼大致一扫那些突突兀兀的棺材,少说也有百来副,杂乱无章十分凌乱,像是被人随意地扔在这片土地上一样,在昏惨的月光的照耀下,更增添了几分诡异而阴森的气氛。此时,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五里村会叫做五里坟场了。

高天意比我先冷静下来,接着他就牵着我走到了一副棺材旁边,只见那些棺材都已经十分破旧,而且有的都开始腐烂,棺身的油漆也都脱落不堪,只有棺头上的“福”字和棺尾上的“壽”字还是那么的显眼。

打量完一副棺材之后,高天意就出其不意地掀开棺盖,打着手电往里面一照,只见里面却有一副尸骸,腐烂的只剩一些破碎的布片和白骨了。

高天意松了口气道:“还好!这算是正常的。”说着又将棺盖盖上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是啊,其实我们所担心的就是害怕里面的尸体尸变为萌尸。因为这里的棺材都是随随便便地露天堆放在这里,常年风吹雨浇,棺盖早已腐坏,再加上每晚经月光直射,如果里面的尸体多年不腐的话,吸收了幽阴月华就很可能变成萌尸。

我长舒一口气,说:“好了,咱们直接再往里走吧,相信那个邪师一定就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可就在我们举步之时,却发现前面刚才明明亮着灯火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又变得黑灯瞎火了。这事虽然蹊跷的很,但是我们都没有多想,我心说没有那鬼火还好些,起码不至于看着瘆得慌。

没走多远,我忽然就感觉我们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一样。因为我总听到一股奇怪的声音:“嘶,嘶,嘶……”

那声音有点像人的脚步声,但是跟人的脚步声又有些不同。

我怀疑是鬼。

它似乎特意与我们保持了一段距离。我暗暗开了天眼,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而且就连那奇怪的声音顿时间也没有了。

“若思,你怎么了?”高天意问我。

我镇定了一会儿道:“我怀疑咱们身后有什么脏东西跟着,咱们先停一停!”

说完我就和高天意就在一个小土丘后面躲了起来,虽说看起来是土丘,其实就是一个坟头,好在里面的棺材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只露出一个尖尖角。

接着,我就听到那“嘶嘶嘶”的声音再次响起,正向着我们这边靠近来,而且是越来越近了,我们也听得是越来越清晰,这的确是脚搔动杂草的声音。

这时候我和高天意都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且屏住呼吸朝后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惊叫出来。

只见朝我们这边走来一个女鬼,那女鬼脸色煞白,嘴唇红的像涂过鲜血一般,居然还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戏服,手里拿一把扇子,虽然她脚不沾地,但是身上所带的那股阴风正鼓动着脚下的杂草嘶嘶作响。

其实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脸上一直在笑着,而且笑得是那么地邪恶而诡异,那笑声尖利而阴森,听得我是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没想到那女鬼离我们大概还有几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却不往前走了,而是站到了一副旧棺木上,然后扭起了腰身,扇着手中扇子,唱了起来:

“先只说迎张郎娘把诺言来践,又谁知兄妹二字断送了良缘。空对着月儿圆清光一片,好叫人闲愁万种离恨千端。

抬泪眼仰天看月阑,天上人间总一般。那嫦娥孤单寂寞谁怜念?罗幕重重围住了广寒。”

听那女鬼唱了这一通,我其实也并不陌生,那正是《西厢记》里崔莺莺的唱词,这时我便知道她生前是个唱旦角的女先儿了。

说实话,我已见过不少的鬼了,这种女鬼看起来倒并不凶狠,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我与她无冤无仇的,只要她不作害索命,我倒是不必收她。

这时候高天意对我说:“不用担心,好像是个过路的鬼。”

阴阳诡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诡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小说名字: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八章带点感情说原来是刘韵发过邮件后没收到她的回应,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确认。骆荨表示已经收到,并且跟许风传说过原因后便提着包包外出了,目标自然是梧桐巷112号。悦安街梧桐巷属于滨城越城区,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个区了。近几年滨城发展迅猛,一些旧区改造就势在必行,但梧桐巷不但没有因为历史久远而被改造,反而因为以前的城市设计师规划的当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滨城的一大特色,连房价都翻了好几倍!一路匆匆赶到越城区,驻足在梧桐巷112号前,骆荨才清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八章沈爷怒怼萧爷,老子不爽就针对你沈爷暴怒,后果很严重。十分钟后。铂金帝宫整片区域电脑全部瘫痪,包括保安系统,所有的电脑屏幕只有一只猪在那里扭着屁股。一只猪……扭屁股……这种东西在平日里,萧爷怎么会放在眼里。今天!他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提醒他今天被扒裤的事。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鼠标,那脸上阴晴不定,嘴角的笑容令人恐慌。整个房间空气瞬间暴跌20度,萧莫言站在门口都冷得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小说:独宠豪门契约妻第8章你身上还有钱吗?病房中的墙特别白,是一种灰白,一种惨白,这种白就如同一种虚假的纯洁,一种虚假的安慰一般!米妈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凳子上!米苏在一旁忙碌个不停!米诺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旁皱着鼻子道:“我先回学校了!”从爸爸进了病房,米诺就一直在病房中喊着什么病房中有味道,什么都没有给帮上一点忙不说,反倒一直在那里嫌这嫌那,看她的样子,着实像一个在宾馆中挑剔自己房间的房客!米苏看了一眼米诺没有说话,妈妈在一旁看着米诺心中虽然不悦但是最终还是对女儿的不舍占了

  • 太阳的后裔8章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8章书名:太阳的后裔第8章再好不过她的面容虽然苍白,身段却极为曼妙玲珑,晚上只是穿了一件有点低领的白色衬衣,屈身的时候,露出若有若无的光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态,从外人看起来有多么暧昧。她微微弯下腰,樱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某个座位“唰”的一下,就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席可然被吸引了注意,便直起身来,也就避免了刚刚弯腰的那一抹春光的泄露可能性。林子刚开始也是懵的,不明白某人好端端的怎么站起来了。很快,林子后知后觉地留意到席可然的衬衣领口,这才反应过来,暗暗唏嘘了口

  • 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小说:冷情老公,解约吧第8章现在还误会我吗可是路勉却抢先一步,直接拽住了何扬晖的胳膊,然后稍微一用力就把何扬晖推倒在地了:“这里是宫先生的地方,由不得你胡闹!”“路勉,送客。”宫祁睿看到何扬晖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一副还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的模样,于是就下了逐客令。路勉也不给何扬晖任何哀求宫祁睿的机会,拽着何扬晖的衣领,便将他拽出了宫祁睿的办公室。可何扬晖的辱骂声还是字字清晰地落入她的耳中。江玥璃失魂落魄地耷下脸去,甚至忘了,自己此刻还坐在宫祁睿的腿上。“现在还骂我吗?”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小说名称: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8章被扫地出门“姜南希你不要太过分!南浩对我才是真爱,你本来就配不上他。”霍温迪有些恼怒,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惊动了别墅中的霍父霍母。见是姜南希,两位长辈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不管怎么说,霍家在江宁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原本好好的宴请宾客的婚礼,没想到竟闹出了那么大一出笑话,简直就是丢尽了霍家的脸。“姜南希,你还有脸回来?”程玫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霍成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紧抿嘴唇的表情也写满了对姜南希的不悦。姜南希知道自

  • 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

    原标题: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小说名:流年已尽爱未凉第8章这是个秘密“好哒。”安小贝举起刀叉,哗啦一下,鹅肝一分为二。“妈咪,你不吃吗?”吃?她哪里还有心情去吃?安雅摇头,有些焦躁不安的看了一眼时间,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的小纸条。眼前龙飞凤舞的签名她曾经见过许多次——在华娱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想起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曾经和司慕寒上演的情节,安雅脸‘唰’的一红,不自在的转开了视线。可细想一下,她心中却又陡然间滋生出那么一丝的忐忑。瞟了一眼大快朵颐的安小贝,安雅佯装做不在意的模样,试探性的凑近了问

  • 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小说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8章洽谈,速战速决戚晚开门见山,思维逻辑清晰明确的很,甚至没有一句废话。薄成钧的神色平静,幽邃的目光微微抬起,别有一番意味的望向戚晚,语气微扬,“话虽这么说,可你有什么自信就认为我们一定会跟你合作呢。薄氏帮助凯莎,换句话说,便是引狼入室。”“中国还有句俗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戚晚说着,一双清澈自信的眸子望向薄成钧。谈恰之前,自己早就把一切问题都预料到了,而此刻薄钧说的,也尽在戚晚的预料之内,“剧我分析,薄氏厚积薄发,几年之内迅速站稳商业圈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