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假如爱你是错误】小说在线阅读

2018/1/9 2:06:4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假如爱你是错误

第一章 阴婴

姚青焰是个人!

但是,她又和一般的人有点不一样!

因为,她是个阴婴。163生活网

何为阴婴?

据一位帮姚青焰批过八字的瞎子曾说过这样的话:阴婴乃母尸活婴,降生后非人非灵,是极不受欢迎的存在。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都无法如正常人般生老、病死、转生、轮回!当时还小,只觉得这瞎子说得很奇怪,谁也没有在意。

但是无可否认姚青焰是名阴婴!别人不知道,可是姚青焰却明白这阴婴代表什么,她从小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有路边喂鸟的老奶奶,死后担心鸟儿们回来看它们。有爸爸的同事陈阿姨,经常回来瞧瞧自己的孩子……至于每年的鬼节那天,整个儿就一个百鬼游街,别提有多“壮观”了……!

小时候说起父亲与奶奶总是担心,后来她渐渐的就不对别的吐露心声了。

时值隆冬,中国东北早被厚厚的、洁白的雪覆盖,放眼望去,一马平川却都是那单一纯真的颜色!

姚青焰出生与在这小小的城市,说不上富裕也说不上有多贫困。

整整十八年,除了这个城市外至今也没走出过超出百里的距离!

今天还好,猛鬼们大概都游荡的累了躲起来休息,从早上出来尚没见一只鬼魂。

突然,一条黑影急匆匆自拐角处那个高级公寓中冲出,奔向大街之中。163生活网可是不寻常的是,他分明是自姚青焰身体穿行而过,另她全身都不由起了一阵寒栗!

姚青焰猜到那是一只鬼,而且应该死了至少一年,所以才有着整体的真实感。

拍了拍起伏的胸口,姚青焰呧咕着:“走那么快做什么,急着去投胎吗?”刚要迈步离开,却听一个女人用颤抖的声音叫着:“求求你们……有听到我讲话吗?救救他,他在吐血……”

“先生,你看得到我吗,去帮忙救人呀,他……他会死掉的……”自然没人理会他,因为她已经死了!

听她急着叫人救命,姚青焰终还是硬不下心肠一走了之,于是回过头见那鬼。她大概是夏天时死去的,因为身上穿着华丽长裙十分飘逸美丽,她的容貌也很漂亮,可惜了……

她此时已经无奈的蹲在地上哭泣,姚青焰最见不得别人哭了,因为爸爸从前总是在无人的时候躲在房间看着妈妈的相片哭,那时她的心说不上有多难受,就似是自己将妈妈害死一般!

“这位小姐,你别在大街上哭啊!”

女人抬起了头,她还十分年青,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白嫩的皮肤让一直以为自己很白的姚青焰也为之自叹不如。

见有人与她讲话,忽地从地上跳起,由于太高兴跳得用力了些,在空中打个转才停下,然后兴奋的问她:“你……你能看见我吗?”

姚青焰用手推了推脸上那副深色眼镜,做为挡住她正与空气讲话的嘴唇的动作!眼镜本是用来阻挡见鬼魂的,但也只能减少看到那些几近透明的新死之鬼而已。

“大概能吧!总之我是好心告诉你,不要四处游荡了,快回到该去的地方……啊呀……你做什么?”

那个女人根本没有听姚青焰讲话,只是用她那无法碰触身体的手不停的想拉着她走。他每次从她身体划过,总不免打个冷颤。【假如爱你是错误】小说在线阅读

“小姐,帮我救救他……他快死了……”

“你总得告诉我他是谁,在哪救吧?”

“他是我的恋人,就在前面公寓中的第十一楼,302房间!求你快去,他在吐血……”

第二章 灵的请求

见她焦急的样子不似在说谎,姚青焰也顾不得许多,随他一起冲进公寓里面。 保安大概只以为她是来的客人,所以并没有挡着。

坐了电梯她们登上了十一楼。

果然是豪华公寓,装饰与摆设都与姚青焰所住的楼区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法比。

终于找到了1102房间,姚青焰被他追得连细看房间号码的时间也没有,用力敲了几下门并没有反映。

“我出去叫人的时候他已经晕过去了,所以没办法应门……”

“啥!你怎么不早说,这样可以叫楼下保安来将门打开呀,现在倒好!踢吧?”

姚青焰摆个架势,因为长时间处于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所以只要有空儿就到空手道馆练几招功夫,又随过世的爷爷学了些太极推手,总算还有些防身本事。至于这道看来极精致的防盗门能否踢开只有看天意了!

“嘭……”门咣当一声打开。【假如爱你是错误】小说在线阅读天意如此,只能说明那个人命不该绝!

可是那个漂亮的女孩却站在原地抽了抽嘴角,不知究竟这女孩还是不是人类,防盗门她也能踢开。

冲进房间,她连布局是如何也没瞧清楚就被那鬼带入了卧室之中,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面朝下趴在地上。床边除了大堆的酒瓶更有一大滩血,满房间都飘着一层淡淡的血腥与酒气夹杂着的味道。姚青焰见鬼见得多了死人什么的也并不怕,先走到那人身边将手伸在他颈动脉处探摸了下,没有关系还在跳。

“还活着!”

姚青焰松了口气连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并随着男人进了医院,当然那鬼也一起跟去。诊断结果是急性胃穿孔,需要马上动手术。而手术费用也要同时交清,姚青焰是放学回家的路上,根本没有带多少钱出来。阅读163shenghuo.com

而手术费加上住院费用要一万多块呢,这叫她去哪开?

家里情况她也清楚,即使是叫来父亲只怕也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脑中想到一个人,是她青梅竹马的朋友苏云谦。他与她同学,父亲是开有几家生意的大老板,有钱的很。

于是姚青焰打了电话叫他帮忙,因为是铁哥们儿的关系他一下子答应下来,可是因为要去什么补习班没有时间过来。于是他将钱汇到她的银行账号中来.

之后姚青焰又打电话的奶奶,告诉他只是在同学家中玩,要晚些回家。若不然奶奶急起来,还不下了楼来四下寻找呀!

手术十分成功,一个多小时后男人被送入了病房。那只鬼这才放了心,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林优美 ,小姐谢谢你!”

“姚青焰,你叫我青焰就好了。推荐163shenghuo.com林小姐,无论你是哪里人,死了就是死了。死后有死后的世界,你如此留恋人间,就是生者也为你担心的。”看惯了,有些场面话儿她也会讲几句。

林优美将身子俯在男人的床边,深情的看着他说:“如果他能好起来,那么就算让我下地狱都不怕!”

他们看起来十分相配,在姚青焰看来他们可说是自己见过最登对的恋人。一个帅气一个美丽,是什么样的死亡将他们分开呢?

“他叫安舜夜,虽然我一直吵着是他的恋人,可他却并没承认。我本以为他完全不在乎我,于是在家中自杀了。死去后,他却变了。甚至从A城逃到这偏远的小城市中,不再与任何人接触。宋小姐,我错了,不该自杀。 本以为是让自己与他解脱,可是没想到反而害了他。所以请你在我离开前可以答应我帮他完全振作起来,变回以前那个自信、轻狂、可爱的他吗?”林优美说完,带着祈求的眼神盯着姚青焰,只望她点一下头。

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姚青焰连考虑也没考虑就完全回决了她。

“不可以!”

第三章  最爱你的人

“为什么?”

“麻烦,太麻烦,很麻烦!”

“可是……可是……姚小姐,你难道不觉得夜他很帅吗?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子一定十分幸福,是不是?”

这个叫安舜夜的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帅哥,整张脸与身体就似上帝的杰作一般,精致得另人倒吸一口凉气。她在打量他后都忍不住惊叹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说实话对于这个条件她心中稍动,可马上又暗骂自己是“好色女”。为怕再看下去会改变心意忙将话封死:“我对帅哥不感兴趣。”

林优美蹲在地上,又哭了出来,自语说:“那我该怎么办,就算留在这里也不能照顾他,可是真的弃之不顾又放不下心。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能瞧见我,我只能拜托你了……可如果你不帮忙我又去找谁……”

天啊!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爱哭的女生,姚青焰实在没有法子。

天下间用眼泪攻势的女生见了他只能退而求次,更自叹不如其梨花春雨的楚楚模样了。

“好吧好吧!我答应就是,你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林优美喜极而泣,想起来拥抱她,可却抱了个空。

稍一怔,但也许想到这完全是正常情况吧,于是她又回到床边用手碰触了一下安舜夜的脸。天知道她有多喜欢这个人,只是她知道他从来没喜欢过自己。

即使这样抚摸着,他一点触感也没有,便似碰触空气一般,她的很痛,明明已经死了并应该有任何有痛感了。

姚青焰无法看下去,感觉眼中已经湿润。半晌,见他终于站起,笑着说:“太感谢你了,如果有来世,我定报答你的恩情。”

“等等……我借你,但不要做过份的事情。”

“借我什么?”

“身体,只有一分钟时间。”

林优美不解的看着姚青焰,瞧来他死后只顾着跟在恋人身边,完全没有去理解鬼有什么能力。

姚青焰摇头轻叹,猛的伸手抓住她,向自己身体中一带。接着便似旁观者一样,站在边上注视着她的行动。

林优美先是一怔,然后将她的身体蹲在床前,对着床上仍昏迷的安舜夜说:“夜,我是林优美。你最最讨厌的人,我要走了,但是你要幸福的活下去。对不起,我本不想勉强你。可是因为太爱你了,我无法控制那样的自己,所以才会接连的给你造成麻烦。夜!我爱你,就算我死了,就算我再转世为人,我仍然爱你!”因为共用一个身体的关系,思维共享,姚青焰的也感觉那股伤悲。

说完,她的身体深情的在安舜夜的额上一吻。

看到这里,姚青焰差点气晕过去,明明叫他不要乱来,竟然还用她的唇去吻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偏偏安舜夜似乎恢复了一丝知觉,嘴中喃喃叫着:“林优美,你别碰我……”

这得多让人伤心,果然见那个林优美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

“再见!”林优美将身体交给姚青焰,魂一入体姚青焰便觉得右手腕刀割一般痛,皱眉问:“那么多自杀的好法子不想,偏偏割什么动脉……”

“我并没有说我是怎么自杀死去的,你怎么知道?”

“你借用了我的身体,而我则共振般体验了你死前的痛苦。”

“对不起!”然后看着安舜夜微微一笑,似乎刚刚那段话与深情的吻已经完全另她满足了,最后,她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吻他,也是最后一次。”

她轻轻摸了一个安瞬夜安静的侧脸,道:“我在去年他生日的时候买了份礼物放在他家中的衣柜最下一层,因为吵了架所以没来及交给他,如果你有空可否想办法让他拿到那份礼物,这是最后的请求了!”

假如爱你是错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假如爱你是错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书名:偷香猎艳12章

    原标题:书名:偷香猎艳12章小说:书名:偷香猎艳第012章快开门看着她疲惫不堪的样子,我也无力再挑什么毛病了,叹息一声,“行吧。先睡觉。”小红似乎没什么睡意,从厨房的那台旧冰箱里搬出了几罐雪花,又拿出了一包黄飞红花生米,几根喜旺腊肠,“我得喝点。”看到这一幕,我笑道,“大半夜的,你精神头这么大啊。”“白天睡多了。你醒的时候,我也刚醒不久。”小红冲我挑挑眉,“来,穆木,陪姐喝点。”我其实挺喜欢喝酒了,但过去在村里,没什么机会,老爸还种地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自己喝点二锅头,我在炕上都能闻着酒香,他和

  • 书名:办公室情事12章

    原标题:书名:办公室情事12章小说名字:书名:办公室情事第12节莫怀仁考虑片刻,举手建议:“林总,我提议把两个仓管之中的殷然提前撤职,此人是有前科的,另一位仓管覃寿笙将其擅离职守的行为上报公司领导层后,殷然对覃寿笙怀恨在心,处心积虑以暴力报复覃,致覃不敢上班。”领导们纷纷点头,莫怀仁是公司领导,实际也不算入流的领导,算是个小部门的领导而已,而坐他上面两边位置的人才是真正有决策权的,然后很多人跟着提出来要尽早弄走我,毕竟在这样节骨眼上出错了不仅是处罚那么简单,搞不好全部撤职。林夕靠在凳子上听完发言

  • 书名:乡村猎艳记12章

    原标题:书名:乡村猎艳记12章小说名字:书名:乡村猎艳记第十六章神鞭阁遇见江书记下“嘿嘿,真是巧合啊。”萧铁柱冷笑道,他看到这江正明恨不得上去抽这厮耳光,踢爆他下身的两只鸭蛋。“哼!”江正明冷哼一声,声音压低道:“小伙子,事情你做的太过分了。”“我一个穷小子怕什么,贱命一条,谁若是想要我死,我就让他身败名裂!”萧铁柱狠狠的道,几乎青筋暴起。“希望你遵守你的诺言,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我知道你有很多家人的。”江正明冷冷的道。“我也不希望遇到麻烦。”萧铁柱冷笑道:“一旦我遇到麻烦,我相信江书记你会红遍

  • 书名:已婚主妇爱上我12章

    原标题:书名:已婚主妇爱上我12章小说:书名:已婚主妇爱上我第12章:网吧里的艳遇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陆鸿的心里非常的高兴,本想继续偷偷的享受这样的艳福,不料在心情激动之下,陆鸿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起来。这一下,朱梅立时就知道陆鸿这家伙已经是清醒过来了。朱梅狠狠的朝着陆鸿的脑袋拍了一下,顺手就将陆鸿的头给推到了一边去了,并且瞪了一眼陆鸿,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不是故意装睡,来占我便宜的?”“没有没有。”陆鸿坐直了身子,连连摆手道:“刚刚真的只是个意外。刚才真的是我太困了,不小心碰到的。再说了

  • 书名:山有木兮木有枝12章

    原标题:书名:山有木兮木有枝12章书名:书名:山有木兮木有枝12.宝贝快点万美美真的没有勇气看向万发达赤果果的身体。但是,在万发达的YIN威下,她又不得不看。男技师面无表情,当她完全不存在,两只手娴熟地从万发达的小肚子开始,推向他的脐下。那儿,嘈杂的茅草丛里,一件可怕的物事挺挺的矗立着,看得她心惊肉跳。早晨的时候,看到千载龙那年轻的裸一身时,她只是害怕心慌。现在再看万发达这中年男人酒囊饭袋下掩映的东西,她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他的这个,并没有千载龙的大,也没有他的长,可是,直径应该跟那个

  • 书名:圣墟12章

    原标题:书名:圣墟12章小说书名:书名:圣墟第十二章太行神山深夜,太行山脉中隆隆声不绝,成百上千座巍峨大山拔地而起,凭空出现,非常壮阔。有的山峰高逾千丈,宛若抵天神剑,刺向天宇,立上立下,极度陡峭,险不可攀。有的大山恢宏而雄浑,整体庞大,如同神话中的太古魔牛,带着莽荒气息,横陈在那里,高能有万米。在一些山体上,银瀑垂挂,远远望去,在月光下如同一道又一道匹练般,氤氲蒸腾,灵气浓郁。“这还是我认识的太行山脉吗?”周全震撼莫名,快咬破嘴唇了,确信这不是在睡梦中。变化过剧,天翻地覆!那些奇景让人瞠目结舌

  • 书名:修仙狂徒12章

    原标题:书名:修仙狂徒12章书名:书名:修仙狂徒第十一章转机第十一章转机叶家花厅。叶浩然把万玄真人让于主座坐下,待婢女送上香茗,叶浩然便示意叶财带着婢女侍者下堂而去,大厅里只留下他和叶威、二太太,还有一个不请自来,赖着不走的三太太。万玄真人看看没外人,也就长话短说了。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本雪白如玉的书本就出现在他手中,接着他把书本放在八仙桌上,慢慢地推向叶浩然那边,开口说道,“叶家宝书,万某参阅五年,感激不尽,现在原物奉还,请叶将军查验一下。”“哎?真人太客气了。”叶浩然伸手按住书本另一侧,把书推

  • 书名:道12章

    原标题:书名:道12章小说书名:书名:道第12章夺宝“小哥想必一直跟在妾身身后,也是起了那杀人夺宝的念头。妾身不敢有他求,只求能够痛快死去,不受死前痛楚。”这女子泫而欲泣,神色楚楚可怜,让人心底忍不住生出几分呵护之意。萧晨用力咬了咬舌尖,背后却是出了一层冷汗,刚才他脑中竟然生出要拼命保护这名女子的念头,若不是他意志较为坚定,恐怕现在已经被人控制了。果然,即便是受重伤的修真者,也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萧晨心中暗暗警惕,却是面无表情张口道:“不要再耍什么花招,乖乖交出那锦盒,否则休怪我出手无情!”那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