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今日20180110推荐小说之《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在线全文阅读

2018/1/11 11:39:23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

第一章 你竟然给我下药!

6月,毕业季。今日20180110推荐小说之《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在线全文阅读

KTV包房里音乐震天,酒瓶倾斜,男男女女喝的东倒西歪。

音乐大屏幕上放着《再见,朋友。》

大多数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简予妍从包房里出来,忍着几欲要吐的冲动,按下了手机上的接听键。

“小妍,你能出来一下吗?”电话那头一个男声响起。

酒气上涌,简予妍愣了好一会后,才开口“韩清,今天是毕业散伙宴,你为什么不来?”

“……”电话那头的韩清不语。

身后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喝的东倒西歪的女孩们正结伙朝卫生间走去,人群最后的霍小怡停了下来,伸手拍了拍简予妍的肩膀,问道:“韩清找你?”

简予妍转过身,点了点头。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你快去吧,这里我替你顶着!”

说完,霍小怡也朝着卫生间走去。留下一脸迷茫的简予妍杵在原地。

电话里,韩清继续说道:“小妍,我在罗马时光301等你。”说完挂断了电话。

当简予妍冲上街拦下一辆出租车时,一身的酒气,迎来了司机鄙夷的目光“请问,小姐要去哪里?”职业性的口吻夹杂着几分轻视。

“罗马假日301!”想也不想,冲口而出。

——

罗马假日,滨城最大的假日酒店。原文163shenghuo.com

诺大的总统套房301内,并没有开灯,黑暗中一身西装笔挺的男人正涨红着脸,面部表情微微扭曲,身下的火热正一波波被撩起,任他将加了冰块的冰水悉数灌下,也丝毫减轻不了身下的痛苦。

“温聿筠,你这个畜牲,竟然敢给我下药!”

男人对着手机低声咒骂着,将手中的水杯摔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君腾,你应该感谢我啊,我送你的生日礼物马上就到,祝你能有个开心的夜晚。”

电话那头温聿筠无耻的笑声还没散去,男人已经挂掉了电话,拎起大床上的外套,转身朝门口走去……

……

简予妍第一次来罗马假日。

她站在门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里面。

她不明白,韩清为什么要将她约到酒店里来?

难不成是因为毕业在即,他要了却心中所愿?

的确,和韩清相处这几年来,他们从没有发展到最后的那一步。

即便韩清想要,简予妍都会委婉拒绝,表示等毕业后参加工作,他们就一起同居。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现在,他们毕业了。

这句承诺,简予妍如今都还记得,韩清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301就在眼前,看着金碧辉煌的走廊,简予妍有些头晕。

酒劲上涌,头疼的更厉害了。

不管那么多了,简予妍深吸了口气,推开面前的门。

屋内一声闷哼,刚要伸手开门的男人,突然被从外推开的门撞到了额头,痛的低呼了一声。

屋内没有开灯。版权163shenghuo.com

“韩清?!”简予妍站在黑暗里,不确定的问道。

“他让你来的?”

男人一边揉着额头,一边开口问道。显然这个“他”指的是温聿筠。

这声音?!明明不是韩清。

而这里又是301的确没错,进门之前她就已经确认过了,简予妍有些不明所以,听到男人的询问,勉强答了一声“嗯。”

男人一声冷笑,扔掉手中的外套,将领口的领带左右拉开些,深深呼了口气后,说道“那还等什么?”

“呃?”简予妍有些听不明白。

不等简予妍明白过来,她的腰上已经多出一只大手来。今日20180110推荐小说之《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在线全文阅读

很快,腰上一紧,她被打横抱了起来。

空中旋转半圈,让酒醉的她更晕上几分,只能紧紧抱紧男人的脖子,深怕被摔在地上。

简予妍被甩到床上,随着床垫的起伏,颤了几颤。

不等爬起来,便被一身冷香的男人压在身下,黑暗中男人胡乱且急促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以及脖颈……

简予妍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要阻止男人正伸向她胸前的手,当她赤身luo体的与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相对之时,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反应过后的抗拒、踢打、撕扯,在男人眼里竟然已经变了味道。

男人的一声冷笑,原来这就是温聿筠口中“特别”的礼物。

当下,所有的反抗都被男人理解为欲拒还迎。

而对于简予妍的反应,接下来是更霸道的征服,以及索取。

简予妍想喊,却被男人堵住了嘴。

男人的吻是霸道的,蛮横中带着怒气,似乎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当一丝血腥气弥漫在口中之时,唇齿相缠,搅乱了简予妍一颗恐惧的心。

当男人身下的炙热抵在简予妍的大腿之处,简予妍不禁全身颤抖起来。

这算什么?!

毕业之际韩清亲手将自己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身下一阵剧痛传来,将简予妍从混乱的思绪中唤醒,男人的动作似乎顿了一顿,疑惑的看着黑暗中有些模糊的女人,她竟然是……第一次?!

……

第二章 昨夜过的怎么样?

虽然有些不能理解,但被灌下催情药的男人即便还有些理智,箭已经上弦,又怎能停的下来?即便她是处、女,那又如何?左不过又是一个为钱贪慕虚荣的女人,穆然挺身,贯穿直入,丝毫没有在乎身下女人第一次的痛苦。

许是酒精的作用,简予妍原本因疼痛而剧烈颤抖的身体正在慢慢放松,虽然不迎合,却也不在抗拒,身上的男人终于露出胜利般的微笑,是啊,他何曾被女人拒绝过呢?!

……

清早。

简予妍睡的很浅,手机低电量的提示音将她从梦中唤醒。

她伸手去摸床头包里的手机,“咕咚”一声,手机滚落到了床下。

简予妍起身,当发现这迷乱的一晚并非自己的梦境时,心跳差点停止。望着熟睡在自己身边,身上不着寸缕的男人,简予妍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

匆忙起身,抓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乱穿好后,轻手轻脚的去床头拎起自己的包包,男人熟睡的姿态很随意,清晨微熹的晨光照进室内,勾勒出男人英挺俊美的侧脸,让简予妍微微有些惊讶。男人轻轻翻身,将脸埋进枕头里,并没有醒,简予妍顾不得再多看,拉开门夺路而逃。

……

手机铃声响起,男人皱起眉角,朝着床头的手机摸去“喂……”

“charles,早。”温聿筠慵懒的声音。

男人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温聿筠继续在电话中说道“昨夜是不是很销hun?那可是我能找到身材最火辣的外国妞了,金发碧眼,36e罩杯的性感you物。”

身材最好?男人显然不太认可那勉强还能抓在手中的胸bu“等等,你说昨晚来的是个外国女人?”男人从半睡中惊醒,昨晚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明明是个中国女孩,即便室内没有开灯,可她模糊的面孔自己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并且一头长长的黑发,又怎么可能是温聿筠口中的金发碧眼?!

“怎么了?charles?”电话那头的温聿筠有些疑惑。

“没什么!等你回国,我再收拾你!”说完挂断了电话,回忆起昨晚那女孩身体的生涩,正如温聿筠说说,这一晚的确很销魂……

男人洗了澡,恢复了一身清爽,看着自己散落在地的衣服,皱眉拨通了电话。

“您好,路易威登男士精品,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楚先生。”电话那头职业性的微笑。

“送套男装到罗马假日……”

当男人穿着一新,正准备开门离去之时,被床底下一阵细碎的手机震动声响留住了脚步。

俯身朝床下望去,一款白色的三星手机正转着圈的震动,男人捡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着“霍小怡”的名字时,犹豫了片刻,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简予妍,你去了哪里?一整个晚上找不到你……”

后面的话显然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手机已经显示自动关机。

男人将手机扔回到了床上,冷冷重复了一声“简予妍……”

……

简予妍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罗马假日的总统套房里出来的,更不敢回头去寻找自己掉了的手机,当她得知韩清今天就要离开滨城时,直接冲去了机场,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简予妍没有哭,从小到大,很少有人看到她哭过,在韩清面前更不可能。

韩清被打了一巴掌,显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是满眼愧疚的看着正气红了脸的简予妍,淡淡的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简予妍嗤笑,对于昨晚的事她不想多说,却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韩清,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

韩清转过身看向一旁正拖着一个粉红行李箱的白衣女孩,正笑着朝自己走来,也朝着女孩笑了笑,直接挽住的女孩的手,转而对着简予妍说道“这就是原因……”

简予妍真想再甩他第二巴掌,却被白衣女孩捉住了手臂,白衣女孩依旧浅笑得体,说道“真想不到韩清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竟然这么粗鲁……”

韩清脸色红了红,看了眼机场的电子时钟,对着白衣女孩说道“算了,白晴,登机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白衣女孩松开了简予妍的手臂,简单整理了一下的自己的衣着,一身的名牌,拖着粉红色的lv行李箱朝着安检入口走去。

在韩清与白衣女孩一起消失在视线尽头时,简予妍终于流下眼泪,喊道“韩清,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

三年之后。

继续留在滨城工作的同学已经不多了,除了霍小怡动用家里的关系,留在了滨城第一人民医院,简予妍混的算是最差的了。

原因很简单,有哪个听过最有名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是个晕血的,连手术刀都没动过?简予妍就是这么一个奇葩,她总安慰自己,这完全归结于自己是个中医世家的出身,跟西医本就是天敌。

简予妍的家并不在滨城,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城秀城,她之所以不选择回去老家从事中医事业,而是留在这里的一个小广告公司做策划,是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听着她那总是酗酒的母亲,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讲诉着她爸爸是如何利用与她妈妈的婚姻,骗取了外公一个中医世家留下来的祖方,又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

当被领导劈头盖脸的骂过之后,简予妍终于将手中的方案放下,一个电话拨到霍小怡那里,假装哭道“霍小怡,我若是失业了,你会不会养我?会不会?”

电话那头的霍小怡噗哧笑了声“简予妍,你又发什么疯?今天是周五,下午我还有一个手术,晚上我去你那……”

“好吧,何以解忧?唯有啤酒……”简予妍沮丧回道。

“行,那我忙着,先挂了……”

霍小怡大多数时间在忙,简予妍并不会多打扰,不过是两个同在异乡的好朋友,相互偎依,相互取暖罢了。

……

第三章 他在你大腿上掐上几把,你什么反应?

火锅的红油低汤依旧在咕嘟着冒着泡泡,简予妍看着电视里的时政新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致。

霍小怡看了看一脸郁结的简予妍,问道“你那个变态的上司又找你麻烦?”

简予妍点了点头,装着一脸委屈相。

“其实潜规则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你的表现也太差劲了,跟他保持些距离就好了,或者若即若离,反正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你自己晓得分寸,就不会混的像现在这么难熬了。”霍小怡说的语重心长。

简予妍从沙发上直了直身子,瞪着说的一脸轻松的霍小怡,说道“你去试试被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老男人,在你大腿上掐两把,然后还要假装没事的冲他微笑看看?”

……

霍小怡将最后一口啤酒咽下,顺便关掉了火锅,也坐到沙发上来,指着沙发上的一本“商业风云”封面上面的男人,说道“如果这个男人是你的老板,又在你的大腿上掐那么几下,你还会不会那么大的反应?”

简予妍低下头,看着杂志上那个拥有冷峻外型,事业又成功的男人,幽幽念道“楚君腾,楷融集团的新一任年轻的ceo,经营范围地产,医药,汽车,以及餐饮等领域……估计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时间去掐女人的大腿,不过这人似乎很眼熟……”

霍小怡已经将电视台调成了电影频道,依旧忍不住取笑她“如果一个男人整天出现在杂志或者媒体上,你看着还不眼熟,那只能说明你与这个世界脱轨了,也可以直接定义为‘老了’”

“……”

天还不亮,留宿在这里的霍小怡将正在睡梦中的简予妍摇醒“简予妍,你妈的电话。”

“你骂谁?!”简予妍接起被强塞进手中的电话,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妈……”

“颜颜,你爸爸他……”电话那头,简予妍的母亲在呜咽。

……

在回家的长途客车上,霍小怡一路试图安慰正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意的简予妍,却收效甚微。

简予妍至今无法相信,她的爸爸就这么死了,车祸,连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

她无数次诅咒着她的老爸同那个女人一起死在外面,不要在出现在她们母女眼前,可今天事实真如她所想,她真的痛快了吗?显然没有。

霍小怡看着忍的眼圈发红的简予妍,小声说道“简予妍,刚刚韩清打来了电话,他……问你好不好?!”

简予妍的泪水再也没能忍住,对着霍小怡吼道“好,好的他妈的不能再好了!你就这么告诉他!”

满车的乘客都朝着简予妍望了过来,霍小怡终于闭了嘴,看着简予妍愤愤的抹掉眼泪。

……

秀城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天,葬礼置办的很简单,简予妍的母亲林悦已经出现轻度抑郁的情况,却依旧满身酒气。

简予妍知道,这些年她妈妈一直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在等待着老公的回归的这些日子里是如何煎熬,不管当初爸爸如何相逼,她都毅然决然的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可即使是这样,当林悦面对着一个自己的老公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时,彻底的崩溃,她摔碎了杯子,疯狂的朝着那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扑了过去……

女孩满脸惊吓的躲在简予妍身后,哭着紧拽她的衣角不肯松手。

当亲属正拦着林悦劝慰之时,葬礼场面却再次失控,原因是几个不速之客正挤进来。

出现在门口的并不是什么奔丧的亲属或者爸爸生前的友人,而是几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同站在门口,没有半点客气的样子,将一张合同拍在了茶几之上。

简予妍不明所以,望向来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中有人开口,语气粗鲁“你就是简世军的女儿,对吧?”

简予妍点了点头,脸上依旧不解。

男人再次开口“你自己看看吧,你爸爸生前欠我们的钱,既然他死了,我们自然找你来要!”

简予妍不敢相信的从茶几上捡起一张一百三十万的欠款合同,犹如晴天霹雳。

母亲听到声音,从人群中走出,看着来人问向简予妍“颜颜,怎么了?他们是什么人?”

不等简予妍开口,说话的男人便嚷嚷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简世军活着的时候,已经将他名下的百草堂抵押给了我们,如果三天之内,你们还不上欠款,那我们也只好收了那间中药铺子。”

简予妍的母亲林悦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林悦在病床上终于安静的睡去,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简予妍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轻轻的关上、门,走出病房,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响起“简予妍,我是韩清。”

“……”

简予妍不语,许多年没有听到韩清的声音,依旧温文尔雅,只是想不到竟然会在此时听到,忍不住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的韩清沉吟了片刻,说道“简予妍,我听说了你爸爸的事情,还请节哀,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我……”

“我很好,谢谢!”

简予妍打断了韩清的话,客气的回道“我妈妈刚刚睡着,我不想吵醒她,所以……再见。”

……

霍小怡周一有个医师学术会,十分重要,不能多留,简予妍只能拜托她先将那个叫简姚的“妹妹”带回滨城去,她无法想象母亲再次见到那女孩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能等她回去再做安排。

林悦醒后,面色憔悴,紧紧握着简予妍的手,说道“颜颜,妈妈不能失去百草堂,那是你外公的心血……”

简予妍安慰性的拍了拍妈妈的手背,牵强的笑了笑,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收了百草堂的……”

简予妍从医院里出来,摸了摸包里的银行卡,那是母亲的所有积蓄,还有一张深红色的房证。

当简予妍在房产中介,以74万超低的价格卖掉家里140平米的房子后,看着手中这70多万的支票,忽然想哭,她清楚,爸爸走了,家也没了。

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早安 或 一睡定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单身90后的五条相亲鄙视链,你在哪一环?

    今天的文章开始前文字君想先给你来一个宇宙级残忍问题:亲,你妈催你相亲吗?噢,你马上就要第一次相亲了啊!没关系,相完亲你就会知道万事开头难,之后会更难相亲只是开始,后面还有一系列恐惧怀疑厌恶麻木综合征在等着你呢!来来来,别怕,让文字君给你好好普及一下▽▽▽▽看到这里此刻的你没关系一切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到了下一步你的相亲故事,将会进行飞快的升华▽现在的你还对相亲抱有恐惧吗?

  • 祖坟挖出一把刀,却害了全村

    这是我在路过一个古村落,听村里的一位老人讲的奇事。老人说,以前这村叫陈家村,村里都是姓陈的人,祖先为同一人。村民大多长得又丑又凶,且为人自私。山上有一座坟,是他们的祖坟,每年清明,其他村村民都去祭祖,祈求平安富贵,可陈家村,却从没有人去祭拜祖先,以至于,山中的祖坟乱草丛生。有传闻,这陈家人,祖上是刽子手,一辈子不知砍下多少人的头颅。本来,刽子手少有子嗣,可这陈家倒是邪门,陈家村一百来口,也算是人丁兴旺,只是,从没出过富贵之人。这陈家有一个叫陈三的人,平日喜欢看些稀奇古怪的书,有次进山,无意中路过

  • 龙木之祸

    古木村,地处深山,终年云雾寥寥,犹如仙境。村里有个砍柴人,名林木,常年在山中砍柴,已到不惑之年,却仍未娶妻生子,只因为人恶劣,脾气暴躁,村里人见其贫穷,又不好相处,都巴不得他死,更无人愿意把女儿下嫁于他。说这林木,也是恶人一个,早年家中老母亲还在世之时,对母亲稍不如意,便拳打脚踢,一日,老太太突然吐血,昏倒在地,这林木一看,也不去找郎中,竟然把门一关,假意去山中砍柴,实则是想让老太太死在家中,果不其然,等到日落西山归来时,老太太已是一命呜呼,真乃大不孝之人!某日,林木正在山中砍柴,本是晴空万里的

  • 渔夫救了一条小龙,小龙报恩送财,却给渔夫惹来大祸

    古时,在一靠海的村落,有个渔夫叫曾二,刚过而立之年,为人忠厚、善良,村民们欺他老实,常常叫其跑腿,他也不知拒绝,结果,帮人做事,暗地里还被人喊二傻子。说这曾二,也是凄惨,十六岁时,父母出海打鱼,不幸被暴风雨卷入海,双双毙命,留下他一人孤苦伶仃。这日,又想起父母的曾二,来到海边,看着辽阔的大海,无意间,瞥到沙子中的一个贝壳,便随手捡了起来,却发现,贝壳中似有一金色的东西在游动,吓得直接扔出了贝壳。过了一会,见无异样,经不住好奇心的曾二,又小心翼翼的走到贝壳旁,用脚轻轻踢起贝壳,细看下,竟是一条金色

  • 加拿大即将取消“裸移”,中国富豪们的如意算盘要打空了?

    加拿大一直是中国富豪喜欢移民的国家。一般的做法是,先把老婆孩子送过去,然后自己在中国赚钱养家,这就是常说的“移民不移居”,也称“裸移”。为了移个民搞得一家人两地分居,也是蛮不容易的,可是,最近加拿大移民局似乎一点情理都不讲,人家已经那么不容易了,他们还要考虑取消“裸移”。2018年7月初,加拿大国会通过一项新的移民法案,这一法案对于很多移民来说,应该算的上是一个重磅打击。根据该法案,中国移民回国太久可能被取消各项福利。因为新法的目的就在于对加拿大人的出入境进行登记和管理,法案生效后,政府可以跟踪

  • 《脱身》连载3 | 第二章:相逢

    陈坤阔别9年回归荧屏一人饰两角牵手万茜,首触不一样的谍战电视剧持续双台破1网络播放总量突破17亿同名小说由盛世肯特独家策划出品双生双面,街头浪子+刻板博士,时代风云里大乔小乔血脉相连沉浮乱世,谍海脱身,绝恋惊情,时代巨变,纷繁乱世一场充斥着铿锵热血与惊天阴谋的冒险行动正在拉开序幕文汪启楠、李琳第一章:相逢-07-乘警不耐烦地呵斥:“有钱买二等座,没钱就活受罪!”旅客们虽然有些愤愤然,但谁也不想招惹这些蛮不讲理的乘警。不远处,一个儒雅的男人悄悄地将他所拎的皮箱放在地上,用脚轻轻地推到座位下面。他正

  • 广安区原区委书记苏利明,如何一步步走向贪腐?被司机坑了的前厅官

    苏利明在长期担任地方党政主要领导期间,一些行贿人“爱屋及乌”,在向苏利明输送利益的同时,暗中将好处送给苏利明的家人。于是,苏利明的兄弟经济困难了有人救助,老家房子坏了有人帮忙装修并送家俱,妻子、岳父过生日了也有人前来贺寿……司机揽工程,兄弟齐受益2001年起,苏利明从广安市人大调任武胜县委常委、副县长,从而开始了地方党政部门的任职之旅。从2002年起,苏利明一直在邻水、广安等地担任党政主要领导,2008年6月,升任广安市委常委、秘书长。彼时,孙人杰成了苏利明的专职司机。孙人杰是个头脑活络的人,他

  • 与魔鬼合作的华人首富:几十万人惨死,惊醒了他的幻梦!

    11998,华人的噩梦------1998年,全球华人都被一个噩梦笼罩。20年前的5月,在印尼,一场蓄谋已久,有组织无人性的针对华人的屠杀,正在进行。历史上,印尼发生过多起屠杀华人事件,但是现代文明发展到90年代,在一个号称“独立民主”的国家,发生这样“纳粹法西斯”般的种族屠杀,更让我们无法理解。后来人们把这次事件称为“黑色五月”,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光是首都雅加达就有近1200名华人被杀,468名华裔妇女被强暴,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被烧毁,经济损失难以估计。而在印尼全国范围内,估计